【成報】禁歌

很努力地回想,總想不出一首禁歌。是見識太少了吧?還是香港百多年的歷史裡真的不曾出現過一首禁歌呢?

如果有過禁歌,按道理應該是知道的,因為被禁的東西最吸引,最引人遐想。記得在大學宿舍的日子,不知誰找了一齣禁片《巴黎的最後探戈》在宿舍裡「公映」,一個相當於兩三個課室大小的大廳,塞滿了趨之若鶩的男女同學,翹首以待,最後卻在呵欠頻頻中各自散去。原來那是一齣小眾的藝術電影,若非當中一個大膽的鏡頭被列為「禁片」,除了少數電影發燒友之外,多數同學恐怕只會聞風而遁。

當年的香港甚至以「禁書」著名,所謂禁書,是兩岸的禁書,並非香港禁的書。戒嚴時期的台灣,不允許看大陸的、共產主義的書,連三四十年代左傾作家的文學和學術著作都在禁止之列。著名作家陳映真受魯迅影響甚大,但魯迅作品都是禁書,只能偷偷地讀。他們都羨慕香港,只要飛到香港,魯迅、巴金、茅盾、錢鍾書、馬克思、牛克思,都可以隨意飽讀,享受「禁書」之樂。

就是這樣,在我成長的七八十年代,除了一些色情書刊和影片之外,香港並沒有什麼禁區,禁歌更是聞所未聞。

沒有禁歌,卻不意味著學生們會隨便亂唱,在學校裡唱什麼歌,學生都會看場合。例如歌星尹光有許多名曲,其實是流傳已久的市井歌曲,不少帶點黃色味道,有些中學同學頗好此道,喜歡閒來哼幾句過過癮;然而一到歌唱比賽,登台的作品,難道他會選唱這些市井歌曲嗎?當然是有板有眼的英文歌啦!在正常的社會氣氛裡,什麼歌該唱不該唱,什麼歌在什麼時候唱,大家自然會懂,不用勞煩政府教導。

進了大學,便不期然接觸一大批政治歌曲。當年已是七十年代學運高潮的末流,但大學生仍高喊「放眼世界,認識祖國,關心社會,爭取同學權益」的口號,特別是「認識祖國」。各院校學生會的迎新營,到處都是「紅歌」,新鮮人學習唱著《南泥灣》、《歌唱祖國》、《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陽》……多年之後,台灣作家龍應台問一批香港的大學畢業生,哪一首是當年大學生最喜歡的歌,八十年代初的大學生回答說是「一條大河波浪寬」的《我的祖國》,令她十分吃驚。而重要的是,這一些政治歌曲,從來沒有成為港英的禁歌。人們可以自由自在地歌唱,也可以選擇不唱,而不愁有任何後果。

歌曲反映人們的感情、社會的思潮,是禁不住的。年輕人的心理,越禁越追求,不唱《我的祖國》,還可以唱《歌唱祖國》;不唱《歌唱祖國》,還可以唱《我愛祖國的藍天》,要不然還有更政治化的《大海航行靠舵手》……如果你是港英政府,你打算禁多少首?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