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教育局應加強監管國際學校發展

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不少外國人均會來港發展,包括外國投資者、來港工作的外籍人士,當中更有不少人選擇長期定居香港。他們的子女有接受教育的需要,而且他們的教育亦須銜接外國的教育制度。因此,本港需要發展國際學校,我們一直支持及關注本港國際學校的發展。可是,本港國際學校發展一直惹人質疑。

不少外國人均向我反映入讀本港國際學校非常困難。他們大多指本港的國際學校學費及其他費用高昂,不得不提,來港工作的外國人待遇普遍雖不俗,但卻不一定能負擔這些高昂費用。他們更提到,對比我們在亞洲的主要競爭者──新加坡、台灣,外國人入讀當地國際學校顯然容易得多。

雖然我支持發展國際學校,但當中仍有不少值得商榷的地方。本年5月,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就討論「為四所非牟利國際學校提供免息貸款」。政府打算尋求教育事務委員會支持並向財務委員會申請撥款,涉及約14.4億元免息貸款。就此,我在會前發信要求教育局解釋國際學校的管治和收費情況。可是,教育局的答覆無助議員釋疑,不少議員均質疑現時國際學校的情況,結果貸款建議未獲多數委員支持,未能通過。

管治與收費惹質疑

我必須強調,這筆貸款對這四所國際學校是非常重要。假如貸款在本屆會期前趕不及通過,部分學校將有財務危機,或面臨倒閉,影響國際學生。但為何不少議員明知此情況,仍然不支持方案?

第一,部分國際學校的管治不透明。過往就有報道指出,有以非牟利掛帥的國際學校被揭附屬於私人商業性質公司/機構。這些非牟利國際學校收取高昂學費及雜費後,向母公司支付高額服務費,甚至有國際學校公司高層兼任母公司董事,並在母公司支取薪酬及花紅。這不禁讓人質疑,當中是否有「左手交右手」的利益輸送?管治制度是否出問題?政府又是否有足夠及有效的監管?縱使這只是個別學校的情況,但我們亦要確保同類事情不會出現。

第二,國際學校的收費普遍高昂且未被監管。現時教育局每年只審批國際學校學費,未有監管其他費用。不少國際學校以債券、提名權、建校費之名,向家長收取學費以外的費用,費用可高達數百萬元。雖然學校解釋費用是用作興建校舍,但亦有部分學校以雜費換取學生優先入學權。惹人質疑的是學校邊收天價雜費邊向政府申請免息貸款,做法是否合理?

該四所學校的免息貸款方案在5月會議未能通過,教育局隨即向議員、公眾提交補充文件,解釋現時申請貸款的四所國際學校情況,並希望貸款計劃能夠在6月的會議上獲通過。

面對議員對國際學校管治與收費的質疑,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在6月的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上確認,未來教育局會改善國際學校監管制度,提高透明度。據我們與國際學校的交流,亦得悉現時國際學校在與政府簽訂服務協議時,政府對國際學校的管治架構、公司董事收取費用上作出監管。這方面有一定進展,我會持續跟進。

另外,楊局長回應議員質疑時,亦明確表示教育局會在2020/21學年起審批國際學校的所有收費,意即會監管債券、提名權等雜費。早前有國際學校向我透露,未來待校舍興建完成,會降低現時收取的建校費,僅向家長收取用作保養維修的雜費。這些方向均極好,讓我們拭目以待教育局、國際學校的實際做法。

結果四所國際學校貸款方案在6月的會議上獲一致通過。這除了反映立法會在監察公共事務上有一定實效,實際上亦回應了公眾對國際學校的疑慮。我們有需要繼續完善及監察國際學校發展,滿足學額需求及提供優質教育,這亦可對本港的整體環境帶來裨益。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