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不枉此生

一位比我年輕的老師離開了。不知道是折磨還是恩賜,他的病雖然令他身體痛楚,但卻有一段較長的時間,讓他可以忍著痛楚繼續上課,把應做的工作做完。然後還有一段日子,可以與老朋友和舊學生碰頭,敘敘舊誼。他在走向生命終結的時候,還追隨他當年的中學老師,在大學認真修畢了一個關於生命的課程。他對生命應有另一番體會吧;而老朋友和舊學生都知道他正走在歲月的最後一程,既以能敘為喜,復以將別為悲,看著他強忍痛楚,臉容逐漸憔悴卻仍樂觀豁達,很多人的心裡都仿如打翻五味架,不知道如何形容那種滋味。

我和他不算相熟,在我快要離開中學教書生涯之時,非常年輕的他來到做過短暫的同事,那已經是二十多年的事了。在我的印象裡,他是個頗為沉默的小伙子。我離開學校到教院任職,聽說他好像也離開過卻又旋即返回原校,一直工作到退下火線,二十多年了,為學生留下許許多多豐富的回憶。

我和他不算相熟應該還有另一個原因。在追思會上,同學們輪流上台,講述老師生前的一點一滴,說他關心學生,相隔多年仍能講出學生的全名,更不用說由他當年熱切起的暱稱(花名);說他別有風格,崇尚品味,教導他們如何配搭衣飾;說他坦然直率,毫無掩飾地表達對某些藝人的欣賞……在他們的描述中,這位老師熱情奔放,精力充沛,創意無限——但只要有其他老師在場,他便會馬上變得嚴肅起來。難怪在我的記憶裡,並沒有關於他的這些別開生面的記憶。

然而我深信,這些都只是花邊的小故事。舉殯的當晚,座無虛席,外邊的歷屆舊生還排了長長的人龍要進去致最後的敬意,老師留在他們腦海裡的記憶各有不同,但一定都很深刻。

靈堂擺滿了學生送來的鮮花,鮮花上寫滿了不同屆別的學生的名字,其中有一個名字很特別,肯定是我認識的一位曾經做過記者的朋友,有點詫異。關絡上之後,她告訴我老師當年教她預科,是她整個中學階段裡遇到的最有心的老師,她相信很多人都這樣想。

只憑間接的敘述,我無法想像他上課的實況。但我相信這一切的描述,歷屆幾百個舊生的眼睛最雪亮,他們的評語最中肯。你教到最後一刻,也學到最後一刻,你全程投入,Kane,李景能老師,不枉此生。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