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淵源與傳承

政治低氣壓之中,有時需要轉移一下視線,以免過度抑鬱。於我而言,到學校參加畢業禮,看看老師,看看學生,便恍如呼吸一口清新的空氣,令我心曠神怡。
 
這一天,我到民生書院小學參加他們的畢業禮。學生一身白色校服,樸素整潔,常帶笑容,有禮而謙和,討人喜歡。他們坐滿禮堂的左邊;右邊則是他們的父母親人。
 
我在演講時對學生說,我雖非民生書院的校友,但與該校很有淵源。第一層淵源,是我在香港大學唸書時的校長黃麗松博士,也是港大第一位華人校長,正是民生的第一批畢業生;而黃麗松校長的父親黃映然老先生,正是民生1926年創校的校長!
 
我因為擔任學生會副會長的緣故,有機會與其他閣員一起獲邀到校長宿舍晚宴,得以近距離與校長接觸。他平易近人,鼓勵我們做好學生會工作。他說,大學學生會由學生自我管理,參照英國的國會的形式,經常要進行辯論,因此是培育未來議員的好地方(當時怎麼也想不到我在三十年後成為議員,他這番話會應驗在我的身上。我在黃校長的追思會上也提到這番說話,民生書院中學的陳嫣虹校長聽到之後,特意在我其後探訪民生書院時送我一冊黃麗松校長撰寫的回憶錄《風雨絃歌》,而且是珍貴的作者簽名本。)
 
第二層淵源,是我的學生之中,不少人到了民生書院小學任教。畢業禮當天共有四位老師與我相認,大多數是我在教院任教時的學生,如今都成了學校的中層骨幹。我非常高興地與他們合照——身為老師,看到學生成材,在各自的領域中發光發熱,是莫大的安慰。
 
我向現場的同學總結說:「我的校長是這裡的校友,他的父親是這裡的創校校長;而我教的學生,又是你們的老師,你們說,是不是很錯綜複雜的淵源?」同學之間突然爆出一聲「是啊!」不禁閧堂大笑!
 
也許,這也是一種傳承,一種連接上下近百年、綿延不絕的傳承。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