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青年的吶喊

我反對暴力行為,過去如此,今後也將如此。無論警方在6月12日對示威者使用的過度武力,還是年輕人7月1日在立法會的破壞,這些行為,都不能接受,都應該反對。作為立法會議員,對於立法會大樓遭到的嚴重損害,更是痛心。

暴力只會帶來傷害,它不能夠為運動帶來更大的道德感召力量。相反,小部分人使用暴力,容易被對方用作藉口,轉移社會視線,並且令自己的支持群眾分化。

五大訴求清晰 政府為何不理

6月27日,我在立法會辯論張華峰議員的休會待續議案的15分鐘發言中,用最後一分鐘講了以下的總結:「我希望無論什麼人都應該克制,無論警方或市民都應該克制、和平。警方由於濫用武力,失去了道德高地;市民如果濫用暴力,也同樣會失去道德高地。」所以我殷切希望,大家今後選擇行動方式的時候,能有更多的思考。

不過,對於目前香港的困境,暴力與否只是問題的一端;我們同時應該要問,好端端的年輕人何以非衝擊不可?

感謝眾多記者朋友在即場的詳盡報道,讓我們得以略為了解現場的年輕人的心態。他們在現場破壞象徵香港政治制度的議會設施,同時互相提醒要保護立法會圖書館的文物等。

他們很清楚闖入立法會將要承受的後果,卻仍然選擇以這個方式表達訴求,是向社會傳達強烈的訊息:何以經歷了100萬、200萬市民和平上街,政府竟然都可以巍然不動,對市民的訴求不聞不問?

儘管我不同意他們採取的手法,但我們應該留心傾聽他們發自內心深處的吶喊,他們的掙扎、焦躁、失望與渴望。當晚立法會示威區內外還集結了成千上萬沒有參加衝擊的青年,他們代表了香港整整一代的青年。

幾次大型遊行,幾乎可以說是全民示威了,5大訴求如此清晰,政府何以至今還不理會、不回應呢?整個6月,除了道歉之外,政府做過什麼呢?青年躁動,成年人不也一樣躁動嗎?青年人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同樣,政府更要為自己的作為(及不作為)負責!

如果政府及早回應市民的訴求,我們是否可以避免生命的損失,避免市民焦慮升級,避免這一切不必要的衝擊呢?我們是否可以避免讓一整代的青年在躁動和恐懼中,墮入可能非常嚴重的法律羅網呢?

在事情變得無可挽回之前,請政府真誠而負責地回應市民的訴求!暴力是必須反對的,但更重要的是,化解社會矛盾,杜絕產生暴力傾向的根由。政府負有最大的責任。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