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宗教探討的是人生終極的問題。我們往往會敬重真正虔誠的信徒,不管是何種宗教,因為他們常有超越世俗的信念,令他們顯得專注、純正,遠離困擾人心的慾望和恐懼。

過去一個星期,金鐘的示威演變成硝煙四起的戰場,催淚彈刺鼻攻眼的煙霧使人想起了早想忘記的五年前的景象,而這次還加上了橫飛的橡膠子彈和布袋彈,人群奔跑、么喝、號哭,空氣中瀰漫著焦灼與不安。

然而,在一條通往政府總部和立法會的高架行人天橋上,這幾天,卻洋溢著天使般的歌聲,令經過的人,無論是否信徒,都可以得到一刻的寧靜。那歌聲,從早到晚,毫無間斷,反覆地唱著同一首聖詩——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Sing Hallelujah, Sing Hallelujah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全首歌只有四句歌詞:用歌聲讚美主,用歌聲讚美主……憑著優美的旋律,那些虔誠的信徒走到衝突的最前線,從早到晚,從早到晚……

如今回想起來,我並非一開始就留意這群唱歌的信徒。示威現場素來開放,誰都可以進出,有人喊口號,有人唱歌,各適其適。不過這麼一大群信徒唱歌,難免會留下一點印象。記憶中,他們首次出現在添美道,在立法會停車場入口對開的空地,早在六月八日晚上,他們就在這裡唱歌。

六月九日清場,我曾經這群信徒一起面臨暴力的恐懼。我當時被拒於立法會門外, 無法進入, 與這群信徒站在一起, 他們仍在唱歌, 唱那首榮耀歸於上主的歌, 也許是想用歌聲感化現場的人。然後, 全副武裝的警察衝過來了, 催淚彈也來了, 刺鼻攻眼的催淚煙也來了,這群和平的信徒與其他市民一樣要狼狽奔逃……

奔逃了的市民會重新集結,而這些信徒也一樣回到衝突現場的最前線,在清場之後,他們便到了天橋之上,繼續馬拉松式唱歌。我沒有問他們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次數會否已打破世界紀錄,也沒有問他們唱歌的原因。不過我想,倘若沒有那一種屬靈的專注與毅力,怎可能抵抗硝煙,鍥而不捨呢?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