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教協為什麼啟動罷課不罷教

因應最近嚴峻形勢,警方向示威市民施放大量胡椒噴劑、催淚彈、橡膠子彈和布袋彈等,教協宣布啟動罷課。

香港的「罷課」與外國的不同,實際上不是一般的「罷課」;自1973年以來,每一次都強調「罷課不『罷教』」,師生仍要回校,仍然有教和學,只是擺脫平日的教學內容,改為關注某一個重大的社會議題而已。我完全明白,臨時安排全新的教學內容並不簡單,相信校長和老師們一定為此忙得不得了。

警方拒絕議員溝通

我們收到逾千位老師在短短一兩日間要求教協號召罷課。但坦白說,做校長和老師的,誰想罷課!罷課完全是倒行逆施的政府逼出來的!修訂《逃犯條例》固然激起了上星期日(6月9日)百萬市民上街反對,但更令人反感的是政府無視民意,竟在遊行結束後馬上宣布照常審議法案,簡直是與民為敵,視民意如糞土!

然後,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在星期二(6月11日)突然宣布加快審議法案,把本來最少要3至4個星期才完成審議的法案,用天天加會的方式,趕在下周四投票,明目張膽配合政府行為!當多數社會領袖呼籲至少應該暫緩立法的時候,當權者的回應方式竟然是加快!我們更憤怒了,本來計劃把罷課的日期提早到下周初,那學校仍有好幾天時間籌備。然後,是前天(6月12日),催淚彈、橡膠彈、布袋彈橫飛,警棍亂舞,如同5年前的9月28日的87枚催淚彈一樣,令我們不得不宣布馬上罷課。

直到如今,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林鄭月娥那麼堅持修改一條法例,即使各界反對、百萬人遊行也在所不顧,還要強行並且加速通過?我更不明白,6月12日,警察何以要如此粗暴對付年輕人?

我向來是尊重警方的,這一天,我親歷了刺眼的催淚煙,目睹了整體相當和平的示威群眾如何被追打,還看過無數由市民攝製的短片,重傷的明顯大部分都是市民。香港應該是第一次有被槍傷的示威群眾,其中一位受傷者是我們的會員老師,還有某傳媒機構的採訪車司機受重傷一度瀕危……他們就是政府口口聲聲的暴徒嗎?還有,我們議員過去會在警方和示威者之間居中調停,希望避免誤解,減少傷亡,警方一向對我們也很尊重。

不過,今次也變了,我和張超雄、莫乃光兩位議員星期三晚上在金鐘道現場嘗試與警方負責人溝通,警方負責人不僅拒絕溝通,還馬上轉身離去。不久之後,警方就向群眾進攻,連我們幾位也要與群眾一起奔逃!

年輕人創造小奇蹟

我感到心寒,為什麼不肯作出事先溝通和警告呢?為什麼不願意讓人群和平散去,非得要打人不可呢?試問,這怎能改善市民對警方的印象呢?而且,把輕微的衝擊定性為超嚴重的「暴動」罪,務必把一腔熱誠的年輕人打入十八層地獄,又是一種什麼心腸呢?這一晚,香港的燈飾依然璀璨,香港卻一下子變得陌生了……罷課,未必可以改變什麼,但至少是分清是非黑白,喊出強烈的呼聲!有一些朋友誤以為教協宣布罷課,是推學生到危險前線;其實剛好相反,罷課是把學生留在安全的校園,在校園也可以表達他們對事件的看法。

昨天,我也參考了一些校長的意見,特意一再呼籲所有師生都要注意人身安全,尤其是未成年的中學生應避免到危險地段,應該回校和留在安全地點。我們也一再呼籲,希望所有參加者都抱持和平、理性、堅定的態度。

經歷了這幾天,我看到了黑暗,但也看到光明。6月9日的100萬市民震撼了全世界!6月12日早上的金鐘則是數以千計的熱切的年輕人,非常和平,非常有禮,非常有創意;是他們的團結,創造了暫時延遲法案審議的小奇蹟!

當然,我還是希望大家堅持和平的方法,這是團結社會的重要原則。我明白長時間的等待是不容易的,不過當一部分人在某個時刻按捺不住,開始使用較為激烈做法的時候,就會授人以柄,被狡猾的對手拿來做鎮壓的藉口,轉移社會的注意力,得不償失啊!老師們,你也不妨與同學分享、討論這些觀點。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