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請政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

政府已在上周三(3日)立法會會議為《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下稱《逃犯條例》)進行首讀及二讀,法案委員會即將成立以進行審議工作,意味正式進入立法程序。

今年2月13日政府公布有意修訂《逃犯條例》至今,立法會只曾一次在保安事務委員會進行討論,而公眾諮詢更只有19天時間讓市民提交書面意見,對於這麼一條極其重要、爭議性極大的法律草案而言,整個諮詢和討論程序可謂極其倉卒。

公眾關注內地沒有「公平審訊」

不論是環繞人權還是商業角度,大家最關注的是嫌疑人被移送後,能否享有公平的審訊——他是否由一個獨立於政府的司法機關負責審訊?他是否有權自行聘請律師?有關審訊是否公開透明?有沒有申請保釋的權利?這些都是衡量一個地方是否具備公平審訊機制的準則。

以內地維權律師王全璋為例,他2015年被捕後杳無音信,3年半後才上庭受審;曾聘請的律師,不是被威逼退出,便是被捕。到正式開庭,又以「涉及國家秘密」為由作閉門審訊。最終今年1月被判顛覆國家政權罪,判監4年半。王全璋在庭上是否有充足機會答辯?控方所提的證供是否合理?公眾完全無從得知。

政治檢控「非政治化」

政府說,凡涉及政治性質罪行、因政治意見而蒙受不利或被檢控或懲罰者,是不會被引渡至內地的。然而,艾未未在2001年時被指逃稅,2015年香港禁書出版人姚文田則被指「走私普通貨物罪」而判監10年及罰款25萬元,均非以政治理由檢控,但公眾普遍相信當中涉及政治檢控。

法庭把關能力有限

政府又會搬出第二個理由:法庭會把關。然而,正如前立法會法律界議員吳靄儀表示,這個說法是有誤導的。

法庭的所謂「把關」其實只是檢視由要求引渡一方發出的文書是否資料齊備,包括該人所犯何事、有何證據、是否正式簽署的公文,以及特首是否已簽具「證明書」等等,如果有關引渡要求沒有涉及政治罪行,而文件中的資料正確的話,法庭就要批准。

法庭無權自行審議這名被要求引渡的嫌疑人是否真的犯了要求方所提述的罪行,或該等證據是否充分。因此,我懇請政府,不要再把政治責任推卸到司法機關上,讓他們承受不必要的壓力。

台灣當局抗拒 修例不治本

雖然這次修例源於台灣殺人案,但台灣已經多次表達對修例的疑慮,甚至抗拒。立法院已於3月12日通過一項議案,要求「陸委會及法務部應積極與香港特區政府協商,以適用範圍僅及於台、港兩地間之協議,務實解決個案引渡之需求」。更甚者,陸委會在接受香港傳媒訪問時,更不排除會向香港發出旅遊警示,若真如此,香港的國際聲譽一定受到損害。

當局一方面強調修例是回應台灣殺人案,但目前又引起這麼多的爭議:台灣方面不接受、最近又有萬多名香港市民遊行反對修例、商人劉鑾雄亦已提出司法覆核……若特首目的是為了處理台灣殺人案,倒不如主動邀請台灣陸委會和法務部的代表一同商議可以怎樣具體應對這宗案件,相信比現在港府一意孤行會來得更實際。

請政府認真考慮,早日撤回《逃犯條例》的修訂。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