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加強支援基層學童

早前筆者發表了《2019年財政預算案—教育開支及政策前瞻》,並以「持續投資教育、積極發展人才」為副題,向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反映教育界的意見。在這份《前瞻》中,特別針對不少兒童貧窮情況,並以「學生資助政策」為題提出實際建議,期望局方可透過政策協助基層學童。

兒童貧窮率微升

2018年11月,扶貧委員會發表《2017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在政策介入前(包括減稅和發放現金福利等),2017年全港貧窮人口高達137.7萬,貧窮率達20.1%。

兒童貧窮方面,政策介入前18歲以下兒童的貧窮人口高達23.4萬,兒童貧窮率達23.1%,比2016年微升0.1%;就算是以恒常現金政策介入,兒童貧窮人口亦有17.7萬,貧窮率達17.5%,比2016年微升0.3%。兒童貧窮率高,兒童不但難以得到公平、良好的教育機會,亦會對拉近社會貧富懸殊及促進社會流動帶來一定程度的影響。

政府在政策上雖有協助基層兒童,惟力度明顯不足,未能覆蓋有需要學生及家庭。例如,現時「在職家庭津貼」內的兒童或青少年額外每月津貼,申請時仍要視乎住戶入息及工時而定,造成未能提供工時證明的兼職或零散工(沒有連續性僱傭合約)的僱員子女無法享用兒童津貼。

又例如在課外活動資助上,新成立的「學生活動支援基金」(前身為「香港賽馬會全方位學習基金」),領取綜緩或全額書簿津貼的中、小學生每年津貼額,分別只有350元及650元,金額不足,資助活動更需抽籤;「學生活動支援基金」及「校本課後學習及支援計劃」對象則為學校,學童選擇受限,活動亦未必是恒常舉辦,難以持續培養學童技能或手藝。

縱使社署的「地區青少年發展資助計劃」增加資助上限至2000元及提升服務名額至1萬名,但是計劃卻宣傳不足、審批程序不透明,不足以覆蓋全港近25萬名基層學童,津貼額亦難以完全支援基層學童需要。

為學生多方減壓

在資訊科技學習方面,現時政府上網費津貼偏低,每個合資格家庭全年只有1500元(半額津貼為750元),甚或難以覆蓋居住劏房、偏遠地區的基層家庭;關愛基?資助清貧中小學生購買?動電腦裝置計劃,亦未能完全覆蓋所有清貧學生。為針對此情況,我建議直接資助基層家庭購買電腦及增加上網費津貼額,以縮窄數碼鴻溝。

在大學方面,2016/17學年仍有約11萬名透過政府的大專生貸款計劃貸款的畢業生。他們平均需要還款15年,當中申請了「專上學生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的畢業生,在2016/17學年平均每年更要還款近1.2萬元,這無疑對剛畢業的年輕人來說,是一筆沉重財政壓力。

我建議,政府應全面檢討現行各項大專學生資助計劃的助學金上限,亦應該在機制上取消現時用作抵消政府為學生提供無抵押貸款風險的「風險調整系數」,同時降低免入息審查貸款的年利率。

政府亦應修改還款方式,讓畢業生在有財困時延遲還款(只還利息),令學債不會增加他們負擔。

此外,整體來說,現時大部分學生均須通過「香港中學文憑考試」(DSE)入讀大專,然而每位考生的考試費卻高近3000元,這對學生、尤其是基層學生來說是沉重負擔,我認為政府應把公開考試費列入免費教育。

至於政府在未來批出新的公共交通服務專營權或經營權協議時,亦應加入取消學生優惠年齡上限的條款,以支援工作數年後重返校園的青年,減輕他們的生活負擔。

總結而言,政府除了應在政策上為學生創造有利的學習環境,持續投資教育,為本港培育優秀的人才,亦應該增加基層兒童的教育資助,令他們得到一個公平、良好的教育環境,此舉亦有助促進社會流動性。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