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高等教育「3年撥款」 「零和遊戲」困獸鬥

政府最近向立法會提交新一輪的高等教育「3年撥款」(Triennium funding),文件提出向八所資助大學撥款605億元,並在2019年增加超過150個與醫療有關的學士課程學額;議員如不仔細考究,可能誤以為資助學士學額數量有所增加。

某些學系成「被宰羔羊」

事實卻是不然。第一年資助學士課程學額仍將維持在15000之數,不多也不少。學額總量不變,卻要增加指定學科的學額,唯一可能的安排,就是把原屬其他學系的一部分學額轉移至指定學科;無論其他學系表現如何出色,總會有某些學系成為「被宰羔羊」。這就是八大學額「零和遊戲」(zero-sum game),每3年,就要上演一次殘酷的「困獸鬥」。

一般人並不了解這個「零和遊戲」內有乾坤。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下稱「教資會」,UGC)資助的八大,第一年學士課程學額長期維持每年15000之數,當中分為兩大類。

第一類:一般學科(為方便起見,也稱為「非人力規劃範疇」學科),例如歷史學、物理學、建築學等等,政府不會為院校指定學額。

第二類:「人力規劃範疇」學科,例如教育、法律、醫學、中醫學、牙醫、護士、社工等,政府會通過教資會向院校下達學額指標,理由是這些學科或專業的畢業生主要由公營部門僱用,或者有強??由需要確保某些範疇有足夠的人才。上文提到未來3年加開與醫療有關的逾150個學額,便屬於第二類「人力規劃範疇」。

「人力規劃範疇」學額的釐定是自上而下的,教資會或院校均無權拒絕。例如未來3年增加的超過150個學額(包括60個醫科、60個護理、30多個牙醫及專職醫療學科),按文件介紹,是政府參考《醫療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策略檢討報告》後作出的決定,當中縱有可能參考院校的意見,最終決定權卻仍在政府手裏。

或打擊高教界人員士氣

這並不表示政府增加醫療學額不合理。人口老化,需要大量醫療人才應付未來的社會需要,大方向是正確的。問題是,增加這150個學額的代價,在零和遊戲之下,很可能由人文社會學科、理科這一類科目付出。

2017年,香港大學理學院宣布由翌年起取消天文學、數學╱物理學兩個本科生主修,實際理由不得而知,但如果是由於被「人力規劃」擠壓掉的話,類似的結果豈是我們想見到的呢?

學科有興衰榮枯,筆者不認為所有學科都要千秋萬代,但如果純粹因為要增加「人力規劃範疇」學額,便要削減某些學科,那不單對受影響的學科不公道,也打擊了整體高教界人員的士氣。

我們的具體建議是,以現有15000個學額為基線(baseline),「人力規劃範疇」和「非人力規劃範疇」兩類學額的增減互不影響。這一輪的「人力規劃範疇」學額增加約150個,總額便相應增至15150個左右。當中的增幅甚微,對質素影響不大,市民樂見,高等教育也不為受到無謂的挫傷,何樂而不為?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