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以時間換空間討論小學一校一社工

今年《財政預算案》的教育部分着墨不多,較巨額的撥款不少是預留開支,不會馬上動用,例如建議再增撥的20億元經常開支,用在什麼地方?何時使用?當局至今仍沒框架,隨時在新學年仍未派上用場,可謂「蜑家雞見水,得個睇字」。

業界提出「1+1」模式

相反,另一項新政策卻突然急步推展,立法會特別財務委員會還未討論相關措施,大會也要個多月後才開始辯論和審議預算案,教育局竟在欠缺諮詢的情況下,打算於復活節長假後向學校發出通函,把政策定調;傳聞的安排令業界感到十分震驚和不安,擔心造成政策的倒退,最終損害學生的利益。

說的是將在小學推行的「一校一社工」政策。預算案提出於2018/19學年開始,增加公營小學的資源,鼓勵學校按校本情況,加強和優化社工和輔導服務,最終達致「一校一社工」。

沒錯,教育界和社福界普遍渴望小學可以實施「一校一社工」,以支援學校的輔導工作,但我們的建議是在每間小學設立一名學生輔導教師及一名駐校社工,即建立「1+1」輔導政策;這是我們看到青少年問題低齡化、兒童遭虐待、欺凌、吸毒、缺課、精神健康等問題湧現,性質亦愈見複雜,極需專業人員及早介入、深入輔導及長遠跟進。這政策我們倡議多年,但政府過去一直不為所動。

目前的小學輔導工作,主要分為學校聘用的編制輔導教師(SGT),其餘學校則採用全方位學生輔導服務津貼所聘用的合約輔導人員(教師/社工,SGP)。

今年「臨臨」疑遭虐待致死的悲劇,以及相繼發現懷疑兒童受虐個案,引起社會關注如何加強小學輔導服務,我們提出的「1+1」模式,即可同時加強輔導教師和社工的支援,以取得協同效應。因此,「一校一社工」本是來得及時,是一項德政,可以在現有的基礎上再加入社工。

可是教育局卻偏偏打算在3年內要學校以新聘的社工取締現在的SGP,以及要其餘百多家聘有SGT的學校為他們安排教席,工作則由新聘社工代替;這種以新換舊、因此失彼、明加實減的安排,令不少校長、相關教師和輔導人員憤怒不已。

有校長跟我說,局方完全沒諮詢他們,或者只是有限地向極少數校長提及方案,其他校長均毫不知情,政策說推便推,卻影響小學輔導服務深遠,現在是新不如舊,是政策的倒退。

有校長說,自從有了學生輔導人員和專業支援,他過去幾年已經不用到警署「搵仔、接仔」;也有老師說,小學輔導服務需有教育和輔導背景的SGT守護,加上社工專業及其他專業才是真正的優化。

不能取代輔導教師

我深信教師在小學輔導工作上扮演重要角色,而曾受專業輔導訓練、具備長期經驗及技巧的小學輔導教師,其角色至為重要。目前本港學校急須提升小學輔導工作,SGT具豐富經驗和知識,對學生了解亦深,學校即使增加社工,也不能取代輔導教師;教育局更不應貿然要求SGT重返教席,這是極不專業的做法,計劃勢將嚴重打擊他們的士氣,貶抑他們的尊嚴。

過去數天,我一直與教育局商討,多次要求局方押後發出通告的日期,以時間換取空間,讓各方在平心靜氣的環境下,討論一個各方皆可接受的方案,最後局方接納我的建議,暫緩發出通告。與此同時,我發起聯署,得到26位立法會議員支持,要求立法會召開緊急會議討論此事。我期望事件在諮詢和討論下得到圓滿解決,好的政策不會因錯誤的執行而失敗告終。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