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學校修葺受機制限制

日前筆者在臉書貼上某低於標準校舍申請更換球場地墊的艱辛,以及變身前後的「對照」,吸引不少網友「讚好」。

事實上,這則校園的小故事,除了揭示教育局的維修準則未能與時並進,也反映出現有學校主要依賴「年度大規模修葺機制」(Major Repairs, MR)的工程作為大型維修,根本難以徹底解決學校在維修方面的困難。

低於標準校舍先天不足

該帖文提到一所小學用了數十年的石屎操場,因為損毀甚多,所以要求整個更換,獲覆只能以「維持原有標準」為審批準則,即是校方只能更換石屎用料,而不會換上新標準並更能保護兒童的膠粒用料。

大家可以想像,學校唯一可以跑動的操場破爛了,學生惟有冒着皮膚破損的危險,小心翼翼在操場玩耍,畢竟這是學校唯一一片空地;學校於是向當局申請更換新標準的操場用料,一個簡單而卑微的要求,就是要讓同學可以安心嬉戲。

後來筆者聯同幾位校長召開記者會,反映低於標準校舍的種種困境後,學校終獲准更換膠粒地墊,感覺煥然一新,學生也開心多了。

值得深思的是,教育局以「石屎地只能更換石屎地」作為審批準則的僵化例子,也是多不勝數,例如廁所水箱是手拉式則不可轉為按掣式、原有安裝窗口式冷氣則不可轉為分體式、長期發霉而受蟲蛀的木門則不得更換為鐵門等。

根據筆者2016年向全港學校進行的問卷調查,近九成學校認為現有的維修準則不應只限於「維持原狀」;尤有甚者,教育局只為學校「見爛補爛」,令不少學校的設施仍停留在數十年前的標準。

事實上,校舍不論新舊,每年少不免也要保養和維修。低於標準的校舍由於樓齡偏高,建築物老化,維修的需求更形殷切;根據現有安排,公營學校每年可透過MR向教育局申請維修。自低於標準校舍問題曝光、筆者與教育界的努力爭取下,去年的《財政預算案》終有「學校恒常修葺機制撥款將增加9%至12億元」的着墨,而「維持原有標準」的成規,近年亦見明顯放寬。

新增撥款無疑有助教育局加緊處理積壓的維修個案,確保校舍安全之餘,也減少石屎剝落的震撼畫面再現眼前。

治標不治本,正如不少校長反映,MR只能應付一般保養和維修,對於早年落成的低於標準校舍,像「鹹水樓」和「空心磚」的結構性因素,以至教學空間和設施遠低於現代標準,可說是無補於事。

重啟學校改善工程計劃

儘管教育局向學校發出的通函列明,大規模修葺適用於「改建工程」,但學校過去成功獲批的數量相對有限,特別是在資源限制下,教育局須優先處理涉及安全、衞生或法例要求等必要的項目,倘有餘力和資源許可,才會考慮其他的非緊急維修申請。

事實上,教育局由1994至2006年投放數以百億計的「學校改善工程計劃」,正是按不同年代的教學標準,分階段為學校提升教學空間和設施,以配合法例和教學發展需要,例如加建升降機、中央圖書館、提升消防安全設備等,倘若個別學校的工程成本過高,或因技術困難而不能進行工程,政府會與學校研究其他改善方案,包括原址重建或重置新校。

不過,自計劃告一段落後,涉及較大規模、費用較高的改建或擴建工程,已經不再有系統地進行。筆者近年走訪的低於標準校舍中,不少連上述幾項2000年前的標準教學設施仍然欠奉。

想當年,政府透過跨部門合作,多管齊下,為低於標準校舍提供出路。到了今天,當局只是重申「不同年代落成的校舍皆合乎當時的建校標準及相關要求」,政策是不是在退步呢?

在工程技術和財政盈餘皆不遜從前的情況下,政府是否更有空間,包括於新年度提供大筆非經常性開支,重啟新一輪「學校改善工程計劃」,並配合重建和重置的政策,讓低於標準校舍的師生免受建築物老化的潛在威脅,獲得公平的發展機會?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