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初識港大

最近經常要回港大。港大其實變了很多,在新落成的百周年校園裏是會迷路的,只有陸佑堂一帶的中央大樓,熟悉而近乎永恒。

早在進入港大讀書之前,就已經接觸港大。應該是唸中四還是中五,因為參加港大文社的一個甚麼活動,要到當時的港大學生會大樓開會。青年中心的主任告訴我過海後怎樣乘搭23號巴士,從北角一直西行,當巴士爬一條斜斜的上坡路就要注意,在看到左邊的一大幅石牆時便要下車了。在沒有手機的年代,憑着默記的指示,我竟然順利抵達了。23號巴士線仍在,石牆依舊,但當年開會的學生會大樓,卻早已拆卸了。

自此之後,我便因為參加文社、青年文學獎、中文運動中學生組等等活動,經常到訪港大,港大的師兄姐們也非常照顧我。好幾次在陸佑堂參加青年文學獎頒獎典禮之後,便與一些文藝中青少年一道,在學生會辦公室內談天,聽圖書館外的蛙鳴,通宵達旦。又曾經隨一些師兄到明原堂「屈蛇」(非法留宿)一夜,記得當時看到某個房間內的書堆成山,不禁肅然起敬。

我讀預科時開始關心教學語言問題,參加了中運聯委會委託兩大學生會照顧的中文運動中學生組。當時圖書館門禁不嚴,一位讀社會科學的師姐非常熱心地把我偷偷帶進港大圖書館去找資料。我很記得,她把1974年的教育白皮書找出來,讓我看到香港政府的政策文件。當時我們認為白皮書提倡學校自由選擇教學語言 (free to choose)是破壞母語教學的元兇。想不到經歷了港府的所謂「母語教學政策」之後的今日,我反而主張回到1974的原點,政府減少干預,給學校多一點活路。這個資料,其實是在港大圖書館看到的。

就這樣,我就經常從居住的藍田,乘車到觀塘碼頭渡海到北角轉23號巴士前往遙遠的港大。即使這樣,我這麼一個屋邨仔,是從沒想過自己會進入港大的。誰會想到歷史如此巧合,1980年的高級程度會考中文作文題竟然是「母語教學的我見」,我把在港大找過看過的資料,精心地搬到原稿紙上,再加鹽加醋,拿了一個A,敲開了港大的大門。

這就是我的港大前史,是一個混沌的少年人慢慢張開眼睛的經過。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