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蔡元培的叮嚀

何為大學?大學為何?1918年11月,蔡元培校長在《北京大學月刊》發刊詞說:「大學者,囊括大典、網羅眾家之學府也。」擲地有聲,從此北京大學成為了中國學術自由的標竿。翌年五月,遂有五四運動之爆發。

所謂「囊括大典、網羅眾家」,前一句指學問之深,後一句指學問之博。高等學府的學問要深,誰都明白,因此重點在後一句:學問有各家各派,大學的使命,並非定於一尊,而是兼容並包,以成就其博。在蔡元培管理下的北大,只問水準,不問政見,他聘用的教授,有以清朝遺老自居而留辮的辜鴻銘,有五四新文化運動的大旗手陳獨秀和胡適,網羅眾家,匯聚北大。

蔡元培改變了北大,北大改變了中國。大學之所以為大,正在於此!

青山有幸埋忠骨。蔡元培旅居香港柯士甸道,原想取道前往西南,因體弱滯留,想不到就在1940年3月5日因胃潰瘍病逝於養和醫院。這位中國一代文化巨人,便長眠在香港仔華人永遠墳場這小小的墓園裏。

1999年5月,我陪同當時的香港教育學院校長許美德教授前往香港仔瞻仰。那一年,五四運動八十周年,我向許校長提議做一個簡單的紀念活動,舉辦研討會和徵文比賽。許校長雖是加拿大人,卻是有名的中國教育通,一口氣答應了。她聽說蔡元培葬在香港,大吃一驚,便想親自去看一下。

蔡元培的墓地遠眺大海,曾在1978年重修,除了葉恭綽為碑石題字,還新增了一堵青麻石牆,上書《蔡孑民先生墓表》,記載他的一生事迹,彷彿是一巨幅靜默的叮嚀。我們在墓前低徊,沉思他留給世人的精神寶庫。

2013年5月4日,教協會四十周年會慶,由當時的香港教育學院副校長鄭燕祥教授主禮。我把「囊括大典,網羅眾家」兩句寫成直幅,送給鄭教授留念,一則借以形容鄭教授本人學問之深與博,其次是隱含教院升格大學的祝願;更重要的,是藉着當天正好是五四紀念日,弘揚高等教育應有的思想獨立精神。

今天,可能有更多人追念蔡元培先生。穿越時空,歷史在冥冥中或有某種接合,1939年5月20日,蔡先生最後一次公開演講,正是應香港大學的邀請而作的。餘音不絕,百年港大仍記得這位老先生懇切的叮嚀嗎?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