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多管齊下改善學生閱讀態度

最近,香港大學教育學院發表2016年「全球學生閱讀能力進展研究」(Progress in International Reading Literacy Study, PIRLS)報告,當中有好消息,也有壞消息。

好消息指的是香港學生位居三甲之內,成績卓越。PIRLS由國際教育成績評估協會(IEA)主辦,它是一項評估全球小學四年級學生閱讀能力的比較研究,由2001年開始,每5年進行研究一次。去年全球共有50個國家或地區參加,香港學生得576分,比排名第一和第二的俄羅斯和新加坡只是少12分和7分而已。雖然香港比2011年排名第一時有輕微下調,但成績仍然驕人,反映老師和學生均付出不少努力,值得讚賞。

至於壞消息是,香港學生閱讀的成績雖然表現優秀,但整體閱讀態度的表現欠佳,則是極大的隱憂。

投入程度陪末席

所謂「閱讀態度」,分為「閱讀興趣」(Students Like Reading)、「閱讀信心」(Students Confident in Reading)和「閱讀投入程度」(Students Engaged in Reading Lessons)三方面。香港學生在「閱讀興趣」一項排名第33,「閱讀信心」排名第41,「閱讀投入程度」更敬陪末席,包尾排第50名!顯示香港學生閱讀的成績和能力雖然卓越,但興趣、信心和投入程度則甚低,問題非常值得關注。

香港學生閱讀興趣偏低,研究者指與家長的閱讀態度有關。可是,為什麼香港學生在課堂的「閱讀投入」表現這麼差勁呢?研究者並未給予圓滿的解釋,筆者謹大膽猜測幾個可能的原因:

一、可能與全港性系統評估(TSA)操練有關。小三和小六的TSA操練帶來很多問題,學生不僅為了測驗而讀書,而且有相當時間放在題型的熟習與操練;這種學習生活,不會帶來閱讀樂趣。舉例說,由於評估時間有限,學生要與時間競賽,都會先看問題再從文章找答案,令閱讀變得支離破碎而毫無意義,因而不能投入課堂。

二、「普教中」(中國語文科使用普通話上課)也可能影響學生的課堂投入程度。要留意,學習普通話和使用普通話作為學習媒介,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小學生完全應該學習和學好普通話,但勉強年幼的小學生使用一種尚未掌握的語言作為學習媒介,結果只會大大增加學習的難度,減少課堂的趣味,打擊學生的課上參與,令他們怯於表達和提問。PIRLS研究中發現「普教中」的學生的成績稍遜於「粵教中」的學生,可資證明。

三、政府也帶頭忽視閱讀的重要性。雖然10多年前政府把「閱讀」列入小學課程4個關鍵項目之一,表面上十分重視,但去年當局竟然悄悄地取消向學校發放閱讀津貼;閱讀津貼跟學校圖書館功能息息相關,反映政府實際上並不支持學校推動學生閱讀。事實上,由於教師編制緊絀,不少圖書館主任老師均要抽調兼任大量教學和行政工作,未能專心辦好圖書館,更妨礙他們推動學生閱讀的工作。

分數偏高,但興趣、信心、投入度均是偏低,顯示香港學生在閱讀方面的起跑線領先,而後續力卻成疑,那是一個警號,我們不能掉以輕心;老師和家長都有非常重要的角色。至於上述3個問題,某程度均是政府政策造成的,政府應該正視和尋求改變,各方面合力,才能多管齊下改善香港學生的閱讀態度。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