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別讓PISA變中學版TSA

現代的教育制度,評估學生的學習能力和進度是重要一環。在重視數據的年代,評估工具和項目愈來愈多,評估的原意是透過不同的評核和數據,分析學生學習能力的強弱,以改善學習情況,甚至為學生制訂個別的學習計劃,提升教育質素。部分評估工具以學生為本,也有些是以學校甚至地區作單位,比較不同學校或地區的表現。

忽然收集學生身份

自2000年以來,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推行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目標是評估世界各地接近完成基礎教育的15歲學生是否具有足夠的知識與技能投入社會。評估主要分為閱讀、數學、科學三個領域,最終各地的研究數據會作比較分析。這項國際性研究每隔3年進行,香港亦有參與其中。根據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香港中心的資料,2015年的PISA測試便有超過130間學校參與。由於數據只用於分析香港的整體表現及國際性比較,因此個別學校和學生的表現和數據會保密處理,研究人員亦不會向政府提供相關資料,學校因而放心參與其中,不用擔心學生在PISA的表現會影響學校發展。

過往,PISA一直由教育局以招標形式聘請大學獨立研究。然而,近日教育局在2018年PISA的招標文件中,突然加入新規定,稱當局將會收集包括學校和學生身份在內的研究資料作進一步使用和分析,旋即引發學界擔憂這項新規定對學校和PISA研究工作的影響。

學校一直願意參與PISA,是由於這項研究屬低風險評估(low-stake assessment),研究人員只會就香港的情況作整體分析,不會向任何人披露參與學校和學生的身份資料,學校亦毋須為學生安排額外的操練。可是,加入這項規定後,勢必令學校憂慮當局會把PISA的數據用作評估個別學校的表現,甚至以此監察學校的水平;為免PISA成績影響學校發展,初中勢必出現催谷操練之風,嚴重影響學生的正常學習和健康發展。

此外,PISA的研究工作亦會因這項新規定而備受影響。PISA自開始至今已舉辦五次,透過比較每一次研究的數據,可反映香港教育生態的變化,因此整項研究具有連續性。可是,假若教育局收集學校和學生身份資料,校方可能因為擔憂PISA成績會影響學校發展而不願參與,從而增加研究人員尋找參與學校的難度;即使有足夠的參與學校,學校為提升學生成績,可能會為學生提供額外操練,令評核結果無法反映學生的真實情況,研究人員也難以把數據與以往的PISA比較,影響評估的真確性和延續性。

勢釀操練之風

事實上,評估計劃引發操練風氣的憂慮絕非無的放矢,現實中早有先例,小學全港性系統評估(TSA)便是明顯例子。教育局於2004年推出TSA的時候,同樣強調TSA屬於低風險評估,學生毋須操練,並稱個別學校的成績不會公開,整個評估只是方便政府為有需要的學校提供支援和監察教育政策的成效。

不過,TSA很快便嚴重異化,學校為應付評估,替學生購買補充練習和補課,師生飽受壓力,學界要求取消TSA之聲不絕!這不僅無法達到評估的原有目標,反而令正常的教學受到影響。

TSA對學生的影響嚴重,師生與家長均有深刻體會。如今教育局突然要求收集PISA的學校和學生資料,學校容易產生疑慮,擔憂PISA成為評核學校表現的指標之一,導致學校之間製造惡性比較,操練之風蔓延至初中,最終令PISA走上TSA的舊路,成為一項高風險評估。

香港的學生已面對很多不同類型的評估,為催谷成績被迫不斷補課和操練,對學童發展已造成嚴重影響,前線教師亦飽受壓力。學界一直要求教育局取消TSA,停止這類不必要的評估,卻一直未獲教育局正面回應。如今當局竟進一步要求收集PISA的學校和學生資料,隨時令PISA成為另一個加劇師生壓力的評估計劃。教育局應懸崖勒馬,撤回收集學校和學生身份資料的要求,別讓PISA成為中學版的TSA!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