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等埋首副 壽終正寢

8月25日的港大校務委員會會議的重要意義之一,在於宣布「等埋首副」這個荒謬決定壽終正寢。

筆者身為港大校友關注組召集人,聯同其他23位校友,將於9月1日舉行的港大畢業生議會特別會員大會提出一組議案,其中第一項便是針對校委會6月30日與7月28日兩次會議中「等埋首副」的決定而作出的。議案呼籲,校委會應按既有程序和先例,在30天內處理副校長任命事宜,確認物色委員會的推薦人選,否則應向公眾交代其決定和理由。

否定推薦或爆管治危機

所謂「既有程序和先例」,其實非常簡單。首先,校務委員會成立「物色委員會」(Search Committee),按嚴謹程序進行全球公開招聘,經多輪篩選,在諮詢教務委員會(Senate)意見後,向校委會提交推薦人選。其次,校委會在收到推薦人選後,便予以處理。歷來校委會均尊重物色委員會的工作和建議,都會確認人選,而且毋須投票,從來沒有例外。

當然,按章程,校委會有權推翻物色委員會的建議,但這權力不會輕易運用。假如校委會認為物色委員會工作不力、程序失當,又或發現物色委員會未及考慮的重大新資料,校委會當然有權力、也有責任把關。但在一般情況下,如果校委會對經由嚴謹程序得出的推薦人選加以粗暴地推翻的話,可視為對物色委員會的遴選工作的全盤否定,身為主席的校長及其他成員勢將顏面無存,說不定會導致一場管治危機。

因此,當物色委員會於6月30日把推薦人選提交到校委會時,校委會當時應該做的是:(a)確認該推薦人選;或(b)在有充分理由的情況下,推翻物色委員會的推薦人選。可惜,校委會沒有這樣做,委員們經暗票決定,臨時「發明」和增加一個全新的程序:校委會要徵詢尚未成功招聘的首席副校長的意見後,再作決定。這就是令人嘩然的所謂「等埋首副」!

「等埋首副」為何是僭建程序

這個荒謬決定,自港大建校以來從未出現過的,在其他大學也不曾發生過,其荒謬處有三:

一、「等埋首副」乃6月30日當天突然提出,是後加的僭建程序,完全違反程序公義。

二、「等埋首副」毫無實際意義,因為首席副校長仍在招聘之中,不確知何時可以確定人選。兼且由於是全球招聘,新任首副極有可能對香港大學和副校長候任人選毫無認識,徵求首副的意見,有何意義?

三、綜合我們與多位校委會成員的訪談,確知馬斐森校長當天代表整個高層管理團隊(Senior Management Team)在會議上極力要求校委會不要拖延,以便高層管理團隊早日「齊腳」;但校委會一於不理會校長和整個高層管理團隊的意見,反而認為一位尚未有人選的「首副」的意見比其他人更重要,是明明白白地給校長和整個高層管理團隊狠狠打了一大巴掌!

籲請重返正常機制

校委會不惜背離港大一貫的行事傳統,僭建程序,違反程序公義,甚至不惜令校長和整個高層管理團隊難堪,也要拖延決定,等候一個未有人選的人的意見,這不是無理拖延,還是什麼?單憑這一點,我們便有理由要求校委會重返正常機制,立刻處理副校長人選的確認事宜。

8月25日會議上,「首副」依然懸空,校委會宣布不再等候,將會於9月處理副校長的任命事宜。事實證明,「等埋首副」是既不實際、也不必要的錯誤決定。

我們歡迎校委會不再作無謂拖延,立刻處理副校長任命事宜;我們更希望校委會回歸既有制度和程序,尊重物色委員會的建議,則廣大校友和巿民的憂慮和爭議,都可以一掃而空。這是我與校友們在9月1日畢業生議會特別會員大會上提出的第一項議案的精神所在。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