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修改議事規則削弱議員監察權力

第一次認識《議事規則》,是在港大讀書的時候,當時開學生會評議會(相當於代表會)會議要跟從standing order行事,這就是學生會的「議事規則」。已故的黃麗松校長告訴我們,這套開會方式與真正的議會差不多,可以說是一種實習。因此我早就知道,《議事規則》對成熟的議會非常重要:它是議會自行制定的規則,同時約束多數派和少數派。在比較成熟的議會裏,佔多數的一派不會為了短暫的政治目的而隨便修改《議事規則》的。

最近幾星期,是我擔任立法會議員以來最為感慨的日子。建制派議員對《議事規則》的大量修訂,是趁幾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被取消資格的「空窗期」提出的,意圖於補選前完成,限制少數派的監察力。這本身就是趁火打劫、「大石壓死蟹」的不君子行為。這是第一重感慨。

趁火打劫 非君子所為

主席主持會議有一定酌情權,但必須在合理的範圍內才能服眾。可是,建制派的主席梁君彥一方面壓縮議員的發言機會,要我們用短短15分鐘辯論多達49項的修訂議案,完全超出常理;另一方面卻無限延長會議,意圖於聖誕節前務必通過。

一場球賽本來只有90分鐘,但裁判限制少人的一隊不得在後場「搓波」,同時無限期延長時間,直至多人的一隊射入為止,如何談得上公道?這是第二重感慨。

其實,表決結果早已寫在牆上,誰都知道建制派提出的修訂必然通過,差別只在於時間的早晚而已。建制派完全可以採取一種較合理的方式進行,以維持議會的尊嚴。

可是建制派並不如此,為什麼主席要用壓制的方式,限制議員合理的發言空間?為什麼面對如此龐大的《議事規則》修訂,卻採用合併辯論的形式,每位議員只能發言15分鐘呢?這種以人多的優勢,乘人之危、濫用權力的做法,本來好好的一個公平、合理的議事平台,就這樣粗暴地破壞了!

據說,我們每名議員的英文銜頭都冠有」Honourable」(尊貴的)一字,意味我們應表現君子、公道、有誠信,《議事規則》也是這個前設之上制訂出來的。如此這般修改《議事規則》,視公道如無物,還如何配得上這個字呢?看到議會文化淪喪至此,實在非常難過。

目的削弱議員監察力

其實修改規則,並非反拉布咁簡單!建制派這次修改《議事規則》,聲稱是為了反拉布,但誰都看得出,目的還為了削弱議員的監察力。

舉例說,《議事規則》容許20位議員可以用站立呈請方式,成立專責委員會處理這些議員提出的問題。立法會之所以能調查湯顯明任職廉政專員期間涉嫌收受禮物事宜、調查行政長官梁振英的UGL事件等等,均依靠這個安排。建制派要把呈請人數門檻增加至35人,請問與反拉布有何關係?除了令民主派從今以後都不能再調查湯顯明、梁振英等問題,還會有什麼意義!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