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赤足之行

光着腳走路,在童年,在沙灘,代表了自由自在。

為了公眾的事而光着腳走路,至今只有兩次。若干年前,香港大學學生會的中國教育小組為了幫助山區的孩子讀書,舉辦「赤足行」籌款活動,大伙兒從香港大學步行登上太平山,脫掉鞋子,赤着腳,在籌款之餘,讓大家稍稍感受一下山區孩子同樣赤着腳攀山越嶺的上學之路。然而,從港大到山頂,一路都是水泥與瀝青,縱然赤着腳,也沒法踏足泥濘,遑論山區的烈日和風雨。雖然與山區難比,不過籌備的同學的那份心意,卻也是一片赤誠,這已經足夠了。

今天,再次光着腳,在城市的水泥與瀝青間穿行,一大群人,也是為了孩子,不過這次是為了本地的,不幸輕生的孩子。

籌辦者在特首辦門前的街上展開一匹黑色的長長的布條,上面寫着過去兩年的74個日子。我們剛剛赤足走完了路,把一雙雙鞋子整整齊齊地放在黑布條的兩邊,像是給黑布條綑上鑲了七彩的花邊。我們站在黑布條的後面,橫排成長長的一列,在秋日溫煦的陽光下,注視着這條彷彿伸向無盡的黑布,守護着我們本來應該色彩斑爛的鞋子。

仍然赤着腳,我們站着。那布條是那麼的沉黑,如同深夜,與此刻秋日的藍天成了強烈的對比。那74個日子,用粉筆寫在黑布上,用淡黃色,像閃過的流星,快要消散在黑夜之中。每一個日子就是一個年輕的生命的隕落,最近的是10月12日,一連三個。

我們站着,赤着腳,不自覺地低着頭,像在祈禱,為眼前的這74個日子,74個早逝的孩子。在他們每一個腳上,也曾經有屬於他們自己的鞋子,由小的尺碼,換成較大的尺碼,一次又一次,是不斷的成長的蛻變──直到這一個淡黃的日子,他們不再需要換新的鞋子,那麼突然,那麼令人傷痛。

我們以赤足呼喊,那黑布上的一個個逝去的日子,已經無法喚回。但我們寄望於未來,這秋日的朗朗藍天,最應該配上孩子的歡聲笑語。我們呼喊,每一個人,無論是父母、師長、局長、特首,都可以做一點份內的事情,讓今後的孩子赤着腳也好,穿着鞋也好,笑着在這藍天之下自由奔跑。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