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尊重少數派是應有的議會精神

立法會委託秘書處資深職員編撰《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歷史、規則及行事方式參考手冊》,巨細無遺羅列出香港立法機關的歷史發展,會議規則的緣起、精神及演變。當中提出了一個重要的觀點:立法會繼承英國議會制度的重要精神——緩和的氣氛及公平的精神。前者是指議員之間的理性辯論,後者則是保護少數人的權利。最簡單的例子就是任何一名議員動議議案,議會就要處理,確保每個人都可促成議會討論。

表面阻拉布實際削議會監察權力

可是建制派似乎不予理會,DQ(取消議員資格)事件後,乘着民主派失去關鍵否決權時,急不及待隨即宣告修改各項議事規則。表面目的是所謂「阻止拉布」,實際而言卻是削弱議會監察權力,也就是壓迫少數派的權利。

是次修訂可謂近年來最大規模,但由於信息分散,很多人並不知悉。為了讓讀者大致了解建制派的「修訂大計」,我在此簡單列舉一下已公開的資訊:

(1)使立法會主席有權揀選是否接受、接受哪些由議員提出的修正案,並可要求提出的議員解釋提出該修訂的原因,以限制議員提出大量修正案;(2)立法會進入法案審議期間出現法定人數不足,將回復為大會,變相可有多15 分鐘召回議員;(3)若立法會流會,主席可按需要決定何時復會,包括當日稍後時間復會;(4)不容議員就縮減表決鐘聲進行辯論(包括財委會);(5)提高以呈請書成立專責委員會的門檻,由20 人增至35 人;(6)加強委員會主席權力,使其有權中止重複發問的議員繼續發言。

以下4 項則是特別針對財委會:(1)將原有兩節財委會合併成一節,使被主席趕離會場的議員無法在第二節重返會議;(2)取消財委會休會機制;(3)限制議員只能提出一項修正案(37A);(4)若有委員在工務或人事編制小組要求就某財政建議在財委會分開討論及表決,須得到小組委員會表決支持,若純粹個人向財委會要求,則僅能分開表決而不容討論。

最明顯體現對少數派的壓迫就是提高呈請書門檻。本來立法會可以透過「權力及特權法」(P&P)成立專責委員會,強制傳召證人接受議會調查。但由於建制派通過扭曲的選舉制度壟斷了功能組別多數席位,可利用分組點票制度否決P&P 議案,因此即使上屆政府百病叢生,竟然也不曾通過任何一個P&P 議案成立有強制傳召力的專責委員會。因此民主派唯有變陣以呈請書方式成立沒有強制傳召權的專責委員會,在一定程度上迫使當局面對議會質問。這是無可奈何的次等選擇,但至少也可以有一丁點兒監察作用。

修改議事規則建制多數更能專權

但如果這次建制派修改議事規則得逞,則通過呈請書成立專責委員會的方法便立刻成為泡影,而「多數派專制」將會成為事實。試問立法會今後還可以如何監督政府呢?如果專制多數繼續恃強凌弱,壓迫少數派能夠周旋的空間,那不單單是修改議事規則,更是破壞香港立法機關百多年一直秉持的公平精神。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