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從興德事件淺談校本管理制度缺失

興德學校事件可以更早地處理嗎?

教協會於本年2月收到學校教師投訴,指校長管治手法出現問題,我們了解後認為如投訴屬實,極有可能引發校政危機,於是即時致函教育局並多次促請其積極處理。當時,老師的主要投訴為:

一、不尋常的學生名單:學生兩年內共有近30位學生全年沒有上課,懷疑學校未有按規定向教育局申報缺課個案,也有多取公帑及欺詐之嫌。

二、制訂不合情理措施:強迫教師請病假後及不論原因遲到出席校務會議,都要以餅卡或現金補償,又經常以學生利益為由,安排教師連續10多天上班。

三、無視私隱監控教師:在學校多個地方安裝遠超需要的高清閉路電視,並且連接到校長的手提電話作出即時監控。

四、違規聘用校長助理:經常沒依據正常程序招聘及晉升教職員,及後更發現聘請一名有刑事紀錄且遭教育局吊銷註冊教師資格的校長助理。

五、課堂時間到關口招生:於上課時間要教師到邊境關口派發招生傳單,嚴重影響課堂安排,罔顧學生學習需要。

六、校長濫權欺壓教師:經常要教師寫悔過書或事件簿,給老師帶來巨大的精神壓力,教師離職率極高,有些甚至學期中段離職。

及後,學校再發生多宗事情,包括在2月25日的家長座談會中,不讓家長與老師發言而宣布為非法集會及報警、拒絕教育局官員列席學校會議、向多位老師多次發出口頭及書面警告、不按規定即時解僱兩名正放取病假的老師等等,由於還有一些事情可能涉及其他執法部門的介入,暫不一一細表。

校方沒採取合作態度

看到這裏,讀者或會疑惑,為什麼一所受政府資助的學校,可以做出這些荒謬和離譜的行為,教育局不會制約和監管的嗎?其實,這跟「校本管理」有關。

政府於2005年修訂《教育條例》,透過下放權責,以校本管治架構形式,讓學校有更大的自主權和靈活性來管理校務,學校要設立法團校董會,自行制訂學校的教育政策。簡單而言,法團校董會就是以受託人身份獲取政府的經費來管理學校,與過往教育局有頗大權力監管學校不同。

雖然《教育條例》規定每間學校的校董必須註冊,法團校董會也須確保學校的管理令人滿意,但政府沒有對校董有學歷和資歷的要求,更不用說需要他們修畢教育證書,了解學校運作;校董雖不受薪,但又擁有極大權力,有些並不熟悉《教育條例》及管理學校撥款的《資助則例》,甚至以僱主心態行事,權力沒有受到適當的制衡。

在校本管理制度生效後,就算校董會嚴重違反規定和管理不善,教育局擔心學生受到影響,一般不會採取強力措施例如削減資助或收回辦學權,大多只會提醒或警告,阻嚇力實在不足。

由於興德學校的情況極其嚴重,校董會和校長對教育局沒有採取合作的態度,致令教育局罕有地委派多名校董匡正管理。放權學校的校本管理制度推行12年,校董會的不恰當管治也有發生,現在是時候進行深入檢討,讓權力和公帑得到合理運用,避免擴大制度的缺失。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