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勿把政治失誤推卸教育界

今年開學絕不容易,學校除要處理一般開學事宜,亦要疏導學生因修例風波而起的各種情緒,甚至要應對罷課、人鏈等各種校內外的情況。整體而言,學校處理得當,均能以專業、良好的方法應對。可惜,有個別人士卻意圖把政治責任歸咎教育界,更派員以巡視為名,實則是以點名方式干擾校園運作,做法等同把學校捲入政治漩渦,令人難以接受。相關人士必須立即停止這種近乎「無賴」的政治干預,還校園安寧。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早前成立的「民間監察罷課關注組」(下稱「關注組」),於上星期開學日一連兩天派員到超過100所中學巡查。據何先生公布的資料,關注組派出46組義工到校巡查,義工以2人或3人一組,視察學校於開學日有否「黑衣人在校內或外徘徊」、「學生有否帶黑口罩」、「學生有否展示標語、叫口號」等情況。何先生更點名6所學校,指校方涉嫌支持罷課,指會把相關資料整理為報告交予教育局,監察行為更會不定時進行云云。早在8月底,已有業界向筆者投訴關注組的行為令學校感到非常困擾。關注組近日的「巡視」與點名批評更是變本加厲,對學校施加不必要的壓力,或把學校捲進政治漩渦當中;該行動的成效根本與「還校園安寧」的社會共識背道而馳,無助解決對立。相反,他們的做法更是火上加油,在學校新學期極度繁忙的工作中添煩添亂,阻礙學校運作。事實上,關注組是一個沒法律權力的外界組織,他們自稱視察學校、點名學校,更明言會把報告上報教育局,做法等同向校方施壓,屬赤裸裸的政治干預,必須立即停止。關注組的做法不但阻礙學校,亦蔑視了教育專業。歸根究柢,學校正是反映社會問題縮影的地方,罷課活動正是源於社會爭拗,政府是有責任聽取市民訴求,並設法解決。以「監師會」製造白色恐怖此外,日前在民建聯的立法會議員聯同香港警察家屬與保安局局長、教育局局長及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會面,要求3名局長回應警察家屬要求,當中包括成立「監師會」、在課室安裝閉路電視等。筆者對他們的建議大感震驚和憤怒。現時教師需要受訓及註冊,受校方、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及教育局監察,本身已有既定程序處理專業操守問題,根本毋須另設「監師會」架床疊屋地處理。在課堂增設錄音及錄影設備,除了對教學完全沒有正面作用,更會在學校製造白色恐怖,絕不可取。他們的說法,實際亦是把修例風暴的政治責任推卸給教育界。筆者嚴正呼籲,各界應立即停止政治干預教育界的行為。面對現時的政治紛爭,各界與其把老師作為政治風暴的代罪羔羊,還不如盡快促成林鄭政府正面回應市民的廣大訴求,以免讓警隊成為政府施政錯誤的犧牲品。我亦呼籲警方高層正視前線警員情緒失控和濫權問題,以免情況愈演愈壞,再次出現年輕人甚至是未成年中學生被捕受傷的情況。...

Continue Reading

【明報】教協從不煽動學生 ——與《人民日報》海外版商榷

剛結束的暑假,香港風雨飄搖,老師、同學都不可能無感。學校是社會縮影,各種對立、衝突、矛盾、壓抑和無力感都很可能會反映到校園內。今年開課日,肯定是香港教育界從未經歷過的巨大挑戰。希望師生都能互相體諒尊重,在風雨飄搖中守護寧靜的校園;更希望校外人士不要為學校帶來不必要的壓力。眾多挑戰中,其中一個是罷課問題。8 月28 日《人民日報》海外版頭版刊出作者張盼的署名評論文章〈這樣的香港老師,太毁師德了〉,點名批評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和本人,指我們煽動學生罷課,「甚至鼓動老師在校內搞衝突」!文章又批評有些香港教師向學生「植入其激進政治立場,煽惑學生拋棄學業和前途,甚至揚言罷課不設期限,不排除會將行動升級為『每逢周一罷課』。他們綁架無辜學生,妄圖挑唆長期大規模罷課,為失去民心而氣數將盡的示威暴亂『續命』,連不知政治為何物的小學生都不放過,主動將混亂和暴力引入校園,實為教師之恥,也讓香港教育蒙羞」。脫離事實,滿紙荒唐,莫此為甚!人民日報作為中國第一官媒,實應展示良好的報格,持平客觀,核實資料,而不應這樣向壁虛構、隨便臆測,繼而侮辱整個香港教育界。教協從不推動學生罷課事實是怎樣呢?教協只曾發動教師罷課,而且只是在校內罷課不罷教,從來不推動學生罷課,這兩者是有分別的。學生不是教師的工具,教師不應要求學生作任何政治表態。8 月16 日教協公開發表給全港中小幼學校校長、老師的〈為新學年開學做好準備〉信件,清楚表明我們對罷課的態度。關於學生罷課,我們寫道:「請大家留意,教協並沒有發起或支持任何中學生罷課行動。教協一向認為,大專學生有足夠成熟程度自行決定是否及如何罷課;至於中學生的成長有快有慢,對社會事件的獨立判斷能力十分參差,故不會推動集體罷課或要求學生作政治表態。與此同時,的確有個別同學較為成熟,對社會問題十分關切。如果他們提出罷課的要求,我們建議學校按過去的先例,安排學生在校內停課;如申請者希望在校外停課,可按一般請假方式(例如家長信證明)處理。」我們也呼籲,希望任何抗議行動都應該和平,未成年的中小學生也應遠離衝突現場,以策安全。這是我們總的態度,請問人民日報在哪裏看過我們煽動學生罷課呢?教協未有計劃號召罷課號召教師罷課是有可能的。但作為教師,我們也重視學生的正常學習和教師的照顧責任,因此不會輕率決定罷課。直至執筆之日,教協仍未有計劃在新學年號召罷課。但如果形勢急轉直下,例如出現市民基本權利遭嚴重威脅的極端情况,我們絕不排除號召教師罷課的可能。回顧最近兩次教師罷課,都是非常情况下臨時號召的(一次是佔中時施放催淚彈,一次是近期的開槍事件)。教師罷課有不同形式,過去兩次是「罷課不罷教」,老師和學生仍回到學校,只是不按時間表上課而改為對時局的關注而已。上述信件和教協過去罷課的做法,全部有案可稽,只要上網就可輕易核實。但人民日報沒有求證,反而張冠李戴,把「香港眾志」提出的「每周一罷」主張也加在教協頭上。鬧出這樣的笑話,令人惋惜。除罷課外,人民日報這篇文章對香港教育其他方面的攻擊也不遺餘力,有些是人云亦云,有些是以偏概全,限於篇幅,這裏無法一一闡述。不過我必須強調一點,由修例風波演變到今日的管治危機,主因乃是政府一連串荒腔走板的錯誤決定。憤怒的不僅僅是青年,而是跨世代的;而青年的激進抗議也只是對政府一錯到底且異常僵化的自然反應。人民日報不去尋找問題根源,卻想把焦點轉移到香港教育,要香港教育界揹起「暴動」的「黑鑊」,這不僅對香港教育界絕不公允,對解決目前危機恐怕也有害無益。...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往內地交流必須保障師生安全

今天是中小學的開課日,就着近期社會上的衝突事件,師生們或許未能像往年般保持愉快的心情,但我希望大家盡量控制情緒,注意身心健康和安全。這個多月來,傳媒報道不少香港市民往內地時,被內地相關執法人員扣查個人物品、審視手提電話和社交平台的資訊和相片,甚至被扣留,這引起了學校及前線教師和學生的憂慮。眾所周知,無論老師還是學生,都有需要往返內地,有些因為跨境上學的原因,有些則是內地遊學團,以及培訓及交流的需要。如屬前者,每年2萬多名跨境學生每天往返邊境,不少小學老師也須擔當接送工作;至於後兩者,則涉及更多老師和學生,規模更大。因此,若老師或學生在邊境時發生問題,甚至有人不獲准過關,情況將十分嚴重。有見及此,教協在8月下旬向會員進行問卷調查,就安排或帶領內地遊學團及跨境學童等的安全隱憂問題,詢問及收集小學、中學和特殊學校會員的看法。短短兩天,已收到1665份回應,當中近95%為前線的教師或主任。結果反映教師非常憂慮自己、同事以至學生會被內地執法機構扣查。我們認為,教育局應正視事件及作出相關措施,確保師生安全。九成教師憂過關被扣查調查結果顯示,有93.6%受訪者「非常擔心」或「頗擔心」在帶領遊學團或跨境學童時,自己或同事會被內地執法機構扣查;91.4%受訪者「非常擔心」或「頗擔心」學生會被內地執法機構扣查。除了帶領學生參加內地遊學團及跨境學童過境,前線教師亦不時需要參與內地的教師培訓或交流活動。根據教育局的數字,只計算教育局資助的內地交流團,2018/19學年已經有約40200位中學生及33600位小學生曾前往內地交流,如以教育局要求的師生比例1:10計算,估計有約7000多位教師曾帶領內地交流團。當被問及是否擔心參與內地的教師培訓或交流活動,同樣有逾九成(90.5%)受訪者表示「非常擔心」或「頗擔心」。當中有部分受訪者表示,學校已就目前情況延遲或取消內地遊學團,或是讓學生及家長自行決定是否參加;然而更多的是「目前沒有任何應變措施」,佔受訪者總數近七成。而被問到有何方法可以有效減少教師的憂慮,91.2%受訪者認為暫停內地遊學團屬有效方法;74.8%受訪者認為讓教師自行決定是否帶領內地遊學團的方法有效;另68.9%受訪者認為讓教師在香港邊境接送跨境學童而不須過境的方法有效。跨境學習活動及跨境學童的人數龐大,是一個迫切的問題,教育局必須作出相關解決方法或安排,讓教師在安全的情況下帶領或參與跨境活動。教協亦呼籲各學校校方以師生的安全為重,與前線老師和家長商討,尋找各方皆可以接受的做法,為內地遊學團制訂適當的應變計劃。倘未能確保師生的安全,校方亦應該暫停前往內地的交流活動。除中小幼學校外,由於大專界也有不少到內地交流實習的安排,故教協亦已致函各大專學校,呼籲各校妥善制訂應變措施,確保學生的人身安全。...

Continue Reading

【信報】為新學年開學做好準備

今年是不尋常的一年,整個暑假香港都在驚濤駭浪中度過,由修例引發的警民衝突,至今仍沒有平息跡象,暴力事件也時有發生。我一直反對任何形式的暴力,無論是警方的過量武力行為,還是早前示威者於機場圍困和傷害懷疑內地公民的行為,這些均不能接受。我理解示威者經歷8.11警員假冒示威者、毆打及向示威者近距離開槍事件的憤怒,可是,示威者應保持克制,不要讓仇恨掩蓋理智,亦不應作出傷害他人的行為,大家要謹守和平、理性和非暴力原則,以理服人,才能得到更多人認同。就着新學年開始,我最近給學校校長和老師寫了一封信,提供一些建議和資料,讓學校作為新學年開課作準備的參考。由於篇幅所限,我在此簡述內容。一、抱持良知與教育專業原則1. 凡事要顧慮學生安全及身心健康,促進學生身心成長及尊重其見解,可參考《香港教育專業守則》。2. 在多元社會中接納不同觀點,保持寬容,理性討論,維護良好團隊關係。二、師生的情緒與心理健康我們建議校長和老師與學校社工、其他輔導人員合作,協助跟進:1. 或有師生或其親友在衝突中被捕或受傷;2. 或有師生經歷家庭、朋友關係劇變,對社會感憤怒或沮喪而消沉、抑鬱等。3. 開課後,同學、師生、同事之間可能出現對立或撕裂;學校宜安排輔導計劃,老師應以同理心細意聆聽同學感受,如校長或教師本人有情緒困擾,亦應盡快尋求專業協助。三、教師的表達權利與專業責任教師與其他社會人士同樣享有表達意見的權利,同時要注意專業守則的要求。在課堂上——1. 教師往往會分享人生觀和生活體驗,這是重要的教育傳承。在爭議問題上,教師分享時要注意不要把自己觀點強加在學生身上。教師有責任提供盡可能全面的事實和觀點,促進學生思考。2. 目前社會泛濫虛假和錯誤資訊,教師施教時應盡力核實。3. 教學如涉政府、警察、示威等議題,或會觸發師生不同情緒,教師須小心處理。4. 對學生一視同仁,公平公正。無論其家長從事何種職業,學生都不應受歧視。在課堂後──5. 在私人領域教師享自由表達的權利。在公開或半公開領域(如社交媒體)教師同樣享自由表達的權利,但宜注意言詞,以免被指破壞教師專業形象。6. 教師應身教言教,忠於其良知和專業責任。四、關於中學生罷課1. 教協並沒有發起或支持中學生罷課行動。我們一向認為大專生有足夠成熟程度自行決定;中學生的成長則有快有慢,對社會事件獨立判斷能力參差,故不會推動集體罷課或要求學生作政治表態。2. 如有中學生要求罷課,我們建議學校按先例安排學生在校內停課;如申請者希望校外停課,可按一般請假方式處理。3. 教協一向主張和平非暴力,我們希望個別同學的抗議也能和平非暴力;而且中小幼學生尚未成年,在發生社會衝突時,教協也呼籲同學遠離衝突現場,以策安全。五、關於教師罷課教協目前並沒有計劃號召教師罷課。過去兩次罷課(師生仍回校,只是不按正常課堂施教)都是在非常情況下(佔中時政府施放催淚彈及近期開槍事件)所作的強烈抗議。如局勢趨向平靜,教師不會隨便罷課;但如局勢惡化,出現極端、無法接受的情況,教協不排除號召罷課,一切均視乎實際情況而定。六、教育局的責任1. 有責任保護學校進行正常教育,不受外界干擾。2. 應尊重師生表達政治意見的權利。對個別教師過激言論應公正地按正常程序和準則處理,不應作針對性打擊。3. 應力求持平中立,不向學校或教師施壓。無論如何,我們盼香港能度過這次難關,亦望政府盡快積極回應市民合理訴求,紓解社會矛盾,讓廣大師生的生活和教育可盡快重回正軌。祝願公義得以伸張,矛盾化解,校園重歸寧靜!...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為落實新政保留多一點過渡彈性

暑假即將結束,學校又開始忙起來,為迎接新學年作好準備。教育界爭取多年的教席全面學位化,亦將於新學年正式落實。新政策為改善學位教師過去的不公平待遇,無疑是值得肯定的,惟當中有不少技術性細節和過渡安排,教育局必須實事求是,盡快理順及解決。隨著師訓課程學位化,加上在職老師的持續進修,新入職和現職教師之中,已接近百分百持有學位。因此,舊有政策限制學位教師職系的比例,導致已持有學位的教師無法全數入職學位職系,部分只能任職文憑教師,明顯不合時宜,對教師專業也是一種剝削。經教育界多年的據理力爭,政府宣布在2019/20學年於公營中小學一次過把教師職位全面學位化,學校可因應校本情況,在2020/21學年或以前全面落實。突然「落閘」令人無所適從就有關政策落實的時間表,從我接觸不少的學校當中,絕大部分都傾向在新學年一次過落實全面學位化,避免引起校內不必要的爭。不過,當中發現部分現職及新入職老師卻未能順利過渡,這是由於現有政策規定,持有中學師訓而在資助小學任教的老師,必須先入職為文憑教師(CM),並於原校改編為學位職系(APSM),但在全面學位化後,當局不再接受文憑教師入職,導致這些持有學位但屬中學師訓的老師,在新學年便不一定能入職小學或轉職學位教師。有關規定只在入職小學出現,入職中學則沒有此規限,即持有小學師訓及認可學位的教師,也可入職中學學位教師職系。以我近月接獲的求助個案為例,有中學教師教師原已獲安排在新學年入職小學,但因新政策突然「落閘」,令他頓失入職資格,對他們來說,是有欠公平和彈性的。此外,有持中學師訓的現職合約小學教師反映,他們的「不對咀師訓」,以及不能入職文憑教席,讓他們不能入職小學常額教師;也有常額小學文憑教師投訴,礙於他們持有的是中學師訓,所以他們不能以原有師訓轉到新校任教。不論是受影響的教師或學校,彼此也感到無所適從。特殊學校的過渡安排?除了小學,特殊學校面對改編和過渡的問題可能更加複雜。由於特殊學校是一校兩制,既有中學也有小學,有些老師甚至中學部和小學部也有任教。因此,全面學位化後,學校便要正式區分哪些教師屬中學部,獲中學學位教師職級;哪些是小學部,獲助理小學學位教師職級。我也聽聞,有學校在處理這個問題上,也存在不少困難。以上個案及情況,正反映政策不設緩衝期,讓老師不能順利過渡所出現的「副作用」。為此,我已再次去信要求教育局交代情況,並為學校提供足夠的彈性及緩衝期,例如讓受影響教師在2019/20按以往一樣先任職文憑教師,然後在2020/21學年全面實施學位化,這既沒有延長全面學位化的推行年期,又能妥善解決受影響的個案。...

Continue Reading

【信報】香港與美國議員的交流

香港是國際大都會,無論商界、政界以至教育界,國際交流都非常頻繁。作為立法會議員,與國際交流接觸更屬日常工作的一部分。這個8月中下旬,我將應美國The Maureen & Mike Mansfield Foundation(暫譯「曼斯費爾德夫婦基金會」,下稱基金會)邀請,赴美與美國國會議員交流。美國是香港的重要貿易夥伴,作為超級大國,其香港的政策也對我們的影響極深,香港立法會議員與美國國會議員也時有往來。早在本年3月,本港《逃犯條例》修例爭議尚未升溫之時,我收到基金會與美國駐港領事館聯名發出的邀請函,邀請香港立法會議員前往美國蒙大那州一間酒店出席交流會,至6月終於落實該項邀請。值得注意的是,獲美方邀請的香港立法會議員共8人,包括民主派和建制派各4位,這個安排,相信是主辦者刻意讓美國有機會全面接觸香港政壇的不同觀點。最終共有6位議員答允赴會,包括民主派之中民主黨涂謹申、公民黨的楊岳橋和郭榮鏗,以及我本人,也包括建制派中的新民黨葉劉淑儀,以及自由黨鍾國斌。這個組合,相信可以確保美方能夠全面接觸民主派和建制派的政見和觀點。至於美方則暫時共有4位國會議員參加,涵蓋民主、共和兩黨,也涵蓋參眾兩院,因此也可以幫助我們從中了解美國政壇的多方面觀點。屆時,雙方會就共同感興趣的議題進行交流,包括港美關係、中美貿易戰及近月本港持續升溫的《逃犯條例》修訂風波等。這些都是港人關心的議題,因此這次交流也顯得特別重要。過去數年,作為立法會「議會聯絡小組」的主席,我曾在本港接待不同國家的議會代表,包括歐盟、英國、緬甸、美國、愛爾蘭、比利時、加拿大、日本、南韓、新加坡等等,這反映了世界各地對香港的關注,也希望促進與香港在各方面的合作和交往;亦曾以香港立法會代表團團長身份,於去年參訪英格蘭與蘇格蘭的議會。這些交流活動,都有不少議員同事一起參與。值得留意的是,近年與美國議會的交流一直受到立法會同事的重視。每次接待美國議員來訪,無論建制派或民主派,參與會面的人數都特別多。我希望,這頻繁的交往不但會增加雙方的彼此了解,也可以帶來積極的成果。...

Continue Reading

【信報】給中央政府的公開信

7月29日,國務院港澳辦公室就香港局勢召開記者會,我們專業議政5位立法會議員聽畢記者會,認為中央政府未能回應香港當前的問題,港澳辦官員的發言也顯示他們並未完全和準確地掌握香港民情,以及錯判香港形勢。我們深恐言論令局勢更趨嚴峻,因此隨即致函國家主席習近平,希望習主席認真考慮我們的意見。把香港全體市民遺漏了我們認為港澳辦官員在記者會發出的訊息中,有一點是切中香港市民感受的,就是對香港近來的衝突感到非常焦慮,希望亂局盡早結束。惟除此之外,發言並未觸及香港的核心問題,甚至錯判形勢,令我們感到十分憂慮。首先,記者問到是否應該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時,發言人回應說目前的首要任務乃是「堅決依法懲治暴力犯罪行為」,即表示其他方法均屬次要。我們認為這正正是本末倒置,嚴重的錯判形勢。事實上,警民衝突和暴力是「果」,管治連連失誤導致矛盾激化才是「因」。管治失誤必須透過政治手段解決,正途是正面回應市民的訴求。期望警察加強執法可以解決政府製造的管治失誤問題,恐怕是緣木求魚。其次,記者會發言人多次對香港警隊讚賞有加,更致以「崇高敬意」,這與香港民情有巨大的落差。香港警隊曾經長期是亞洲區、甚至是國際間公認的優秀警隊,惟情況已急劇轉變,6月以來多次警民衝突,警方使用過度武力,彷彿視民眾為仇敵,甚至攻擊無辜平民,都是昭昭在目。至7月21日大批白衣人到元朗地鐵站暴力襲擊群眾,警方卻在收到事前預警,以及市民報案的情況下,沒有及時到場拯救市民和拘捕暴徒,均足以令市民合理地懷疑警方疏忽職守,偏袒暴徒,甚至與暴徒勾結。中央政府仍然向警隊致以「崇高敬意」,恐怕只會令市民認為中央政府不單錯判形勢,更是黑白不分和欠缺公允。發言人在記者會上表示,中央政府堅決支持特首林鄭月娥、香港警方、有關政府部門和司法機構,以及狹義的「愛國愛港」人士,但很明顯,這個名單把香港全體市民遺漏了。多達200萬參加和平遊行的市民,代表性已接近「全民參與」了,他們依法追求公義,共同提出訴求,中央政府也一樣支持和重視嗎?我們希望,中央政府應多顧及市民的感受,避免出現民情誤判。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此外,記者會發言人指香港年輕人需要的是解決房屋和就業問題,我們認為是以偏概全。房屋和就業等問題無疑是重要的,但年輕人與其他年齡層的香港市民一樣,更加珍惜「一國兩制」下應有的核心價值,包括言論、集會和新聞的自由、法治,以及渴望一個民主政制,讓社會更公平,這些都是他們長遠地安身立命的基礎。作為專業界別的議員,我們所屬界別的專業人士,一直與本港和外地的專業人士及投資者有非常密切的聯繫。我們深切憂慮,如果危機不能在短期內化解,不少本地專業人士將會離開香港,外來投資者亦會撤資,香港的金融和貿易中心地位將岌岌可危。這對香港和國家的形象及利益,勢必會帶來難以估計的破壞。習主席曾說過: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正義是最強的力量。正所謂「天下何以治?得民心而已!天下何以亂,失民心而已!」香港市民提出五大訴求,尤其堅持依照香港法律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整個事件,讓香港社會總結經驗,重新出發,正是當前的主流民意。我們希望中央在考慮香港民情時要作出準確的判斷,否則症不能對,藥會下錯,解決不了當前的香港情況,更會愈積愈深,我們實在深以為憂,並期待中央正面回應。...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教師全面學位化的幾個問題

教育界幾經爭取的教師職位全面學位化問題,終於在9月新學年正式落實,教育局的官方說法是,在2019/20學年於公營中小學一次過把教師職位全面學位化,學校可因應校本情況,在2020/21學年或以前全面落實。這是教育界專業發展的重要里程碑。中小學的常額教師一直分為文憑和學位職系兩大類,按照字義來說,獲得學位的教師可入職學位職系,只有文憑或證書的非學位教師,便要以文憑職系入職,後者的入職和頂薪薪點、以至晉升機會都比前者為低。持中學師訓不能入職小學然而,在過去十多年來,香港學生升讀大學的機會比前增加,且不少教師入職後也努力進修完成學位,於是新入職和現職教師之中,擁有學位的已經接近百分百,餘下少數沒有學位的教師,大多是即將退休的資深教師。可是,由於舊有政策規定,當局設立學位教師職系的比例,使取得學位的教師無法全數入職學位職系,部分只能任職文憑教師,政策對這些教師造成剝削,是十分不公義的。隨着教師職位學位化政策全面落實,對教師和學生都是好事,因為教師的專業階梯提升,在支援學生的學與教、統整課程發展和配合學生需要,都提升了整體教師團隊的專業能量。不過,新政策下還有一些技術問題,需要當局盡快處理,以免形成政策的漏洞。首先,按照現行政策,持有中學師訓及認可學位的教師若要於資助小學任教,須先入職為文憑教師,並於原校改編為學位職系。這規定只在入職小學出現,入職中學則沒有此規限,即持有小學師訓及認可學位的教師,也可入職中學學位教師。由於全面學位化政策的推行,當局不再接受文憑教師的入職,導致有些持有學位但屬中學師訓的老師,在新學年開始便可能不能入職小學。由於政策突然推行,且沒有緩衝期,據悉有少數中學教師本來已安排在新學年入職小學,但在新政策影響下,他們可能突然失去入職資格,對他們來說,是有欠公平和彈性的。此外,如持中學師訓的現職合約小學教師若要入職小學常額教席,他們的困難更加明顯,因為他們不是常額教師,若在原校入職會被視為新入職處理,但礙於他們持有的是中學師訓,所以將不能入職小學常額教師,這對學校和老師都造成一定困擾。還有特殊學校的複雜編制問題。由於特殊學校是一校兩制,既有中學也有小學,有些老師甚至中學部和小學部也有任教。因此,全面學位化後,學校便要正式區分哪些教師屬中學部,獲中學學位教師職級;哪些是小學部,獲助理小學學位教師職級。我們也聽聞,有學校在處理這個問題上,也存在不少困難。因此,好的政策也要有好的寬容空間。在此問題上,當局有需要運用酌情權,容許在政策推行的過程中有適當的過渡期。例如,上述的中學師訓不能入職小學問題,當局可以讓他們在2019/20按以往一樣先任職文憑教師,然後在2020/21學年全面實施學位化,這既沒有延長全面學位化的推行年期,又能妥善解決現在的少數個案。此外,《資助則例》下不少積壓的問題也要逐一處理,包括因沒有合適的中小學師訓而要扣減薪點的問題。...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威廉王子的清白

網上流傳一幅圖,共包含兩幀照片。第一幀照片從側面拍攝,一位酷似英國威廉王子的男士正在車旁舉起右手,向公眾顯示不文的姿勢。毫無疑問,這是一幀足以令英國社會沸騰的照片。第二幀照片從正面拍攝,真相大白——原來他第三個孩子剛出生了,他高興地向祝賀的群眾舉起三隻手指。然而,從側面拍攝的照片只看到竪起的中指,看不到隱藏在中指後面的,其實還有無名指和小指!圖的標題是「The dangers of a one sided story」,即「單方面故事的危險」。這種危險,充斥在今日的網上世界。偶一不慎,便會墮進網上陷阱,並且在順手的轉發過程中,不知不覺成了幫兇。要避免墮入網上陷阱,我輩市民必須磨練出更高強的分辨真偽的能力。在社會爭議不斷,假消息和錯消息層出不窮的今日,尤為重要。首先,要依靠常識,更要有開放的心靈。假設朋友把第一幀照片傳給你,說威廉王子竟然向公眾做不文手勢,證據確鑿。正所謂「有圖有真相」,一般人都會相信,你大概也不會例外(我肯定信了八成)。不過,聰明的你或許會使用「常識」多想一想:威廉王子平日文質彬彬,何以竟會公開做不文手勢呢?這不符合他的一貫風格。你可能在相信之餘,對這個「孤例」有點存疑。這點存疑很重要,因為存疑,喜歡威廉王子的粉絲們無須馬上憤怒地毀掉所有與威廉王子有關的紀念品,你也可能會嘗試從多方面了解真相。而所謂「開放的心態」,就是願意考慮新的證據。當有人把第二張照片傳給你時,你明白了,立刻修正之前所下的結論,還威廉王子一個清白。不過,有些人很頑固,先入為主,無論怎樣都不肯調整立場,更不肯認錯。這種人思想封閉,恐怕很難救藥。開放的心態需要鍛鍊,多接觸不同立場的媒體,多結交不同立場的朋友,在反駁別人之前,要把別人的意見聽完整,而反駁時也可以平心靜氣。這是一種修養,在亂世中尤其不易。其次,要拒絕做幫兇。現在不僅錯誤的消息多,虛假的消息更多。威廉王子的第一張照片本來是一個純粹的誤會,但他的政敵刻意拿來編輯、剪接、附會,甚至改造,錯消息便馬上變成有目的的假消息了。你把它轉發出去,便成了幫兇。拒絕做幫兇,就必須培養核實資料(fact check)的習慣,不核實不轉發,做個負責任的轉發者。糟糕的是,轉發消息實在太輕而易舉了,以至不少人成了網上的幫兇也不自知——而且不少是你信賴的好朋友,你可能還要教育你的朋友成為負責任的轉發者!難吧?...

Continue Reading

【成報】John Lennon與非暴力

最近在香港到處都冒起的「連儂牆」緣起於「披頭四」樂隊的已故英國歌手約翰‧連儂 (John Lennon)。這位偉大的歌手曾經就暴力的使用講過一番著名的說話,如今仍可在網上看到相關影片。他說:「當抗爭向暴力升級,你便墮入建制的把戲內。當權者會不惜一切地惹怒你,拉扯你的髮鬚,搧你的耳光,引誘你動粗。只要將你迫為暴徒,他們便有方法收拾你。唯一令當權者束手無策的,是非暴力與幽默。」暴力的本質是傷害。印度國父「聖雄」甘地 (Mahatma Ghandi) 提倡非暴力,是出於一種哲學理念和道德原則。他反對使用暴力,因為以暴易暴只會令人們變成他們的敵人一樣。對於甘地來說,英國在印度的殖民者沒有權利使用暴力傷害抗議的印度人,印度的抗議者一樣也沒有權利使用暴力傷害對方。使用暴力,不會帶來更大的道德感召力。甘地因此成為主張非暴力的「聖雄」,鼓舞了全世界為公義奮鬥的人們,包括約翰‧連儂。而約翰‧連儂的那番說話,則又在實際的層面對甘地的哲學作了補充。與今天一樣,當時不少人都懷疑非暴力的成效,認為暴力更加管用。約翰‧連儂的意思是,暴力的抗議最終也不會有用,因為只要你被冠上了「暴徒」的名義,敵人就有更多的辦法收拾你。當權者有更強大的武力機器,有法律、監獄做後盾,還有其他各式各樣的方法,讓你陷入泥沼之中。而且,一旦使用過度暴力,運動的正當性就會受到質疑,支持者就會分化,一部分支持者會變成運動的反對者;而且社會人士的注意力也會從原本的中心議題,轉移到便受注目的暴力問題上,客觀上令本來喪失了正當性的當權者獲得喘息的空間。抗議者本以為通過使用暴力,可以有更大的力量逼使對方屈服,但往往適得其反,削弱了抗議運動的力量。約翰.連儂的結論說:「唯一令當權者束手無策的,是非暴力與幽默。」是的,在現代社會,非暴力往往比暴力更有力量!...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