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他們獲得了機會

  台灣的初中叫做「國民中學」,簡稱「國中」。這次參觀的地點在新北巿,即昔日的台北縣,位於台北巿外圍。陪同的當地朋友提醒我,這兒有點鄉下,孩子都很純樸,意思是欠缺像台北的那種大都會的學生的那種機靈。  其實,不只是鄉下,記憶中台灣的學生都比香港純樸。十幾歲的孩子,男的「陸軍裝」,女的「清湯掛麵」,校服的襟前,還名字,就像電影《那些年》裏的男女主角一樣……如今,世代已經轉變,襟前的名字已經驀地消失,實行多年的髮禁也已悄悄地放寬,但這兒的國中生依然純樸,甚至近乎羞澀,但臉上充滿自然的陽光。  在走廊的盡頭我遇到三個男孩子,校服有點怪,熒光綠的T-恤,胸前一個哈哈笑,背後竟然是葵花King!沒錯,是撲克牌裏的葵花King,以三年級的王者自居,而沒有被校方禁掉!一問之下,原來他們是最高班的三年級生,當年他們是這所新學校的第一批學生,進來時,校方還沒有準備好校服,於是讓他們每班各自設計自己的專屬「班服」。難得學校有這種雅量,讓同學在顯示紀律和劃一的校服上展示創意,而又不以為忤。我想他們每天上課都會為這一件「班服」自豪,感到自己是特別的一群。  創意是一件事,紀律又是一件事。在這個炎熱的星期五的下午,他們一樣要和所有各級同學一樣,打掃課室。三個男孩子各自拿紅色的掃帚在工作,沒有老師也沒有風紀,是否勤快我不知道,但至少他們沒有跑掉。約二十年前,香港教育署也曾建議過讓學生清潔課室,可惜當局竟然打算順便藉此節約校工人手,輿論嘩然,合力把教育署的建議打進冷宮,卻連帶一個讓學生盡一點自身責任和服務別人的計劃也一併付諸流水,十分可惜。  其實學生打掃不一定乾淨,說不定還弄得一塌糊塗,要校工「跟手尾」。讓學生發揮創意,也不一定得出滿意的結果,反而可能要老師大傷腦筋「補鑊」。但重要的是過程。如果事事害怕他們弄糟,唯一的結果便只能是堵塞他們一切的機會。這幾位純樸的台灣男孩子是幸福的,在這些小事情裏,他們獲得了一個又一個的機會。...

Continue Reading

【成報】芷君的背後

今年的教育新聞爛透了,新聞愈多,愈令人沮喪。然而也有例外。誰想過嘴唇可以閱讀?偶而,會看到老花的朋友拿著報紙放在鼻上「嗅」(我也快加入這一族了),但誰都知道,「嗅」僅是無可奈何,真正讀報的仍是那一雙老去了的靈魂之窗。然而,芷君讀書的樣子就像患了老花的朋友一樣,把書本哄在臉上,不僅是「嗅」,簡直是用嘴巴去「嘗」了。就是這樣,她的嘴唇嘗遍了唐詩宋詞,天文地理,三角幾何。讀書的這種滋味,到底是怎樣的呢?而她,弱視弱聽,手指頭不夠靈巧,都攔不住讀書的決心,竟然鍛煉出唇讀的絕技,征服了一關又一關的考試,以令人五體投地的佳績,闖開了中大翻譯系的大門!芷君的努力贏盡了世人的掌聲。而她的成就,其實匯聚了許多人的努力。她的父母來自基層,教會她堅持努力。還有她的老師同學,是他們令芷君的個人努力有機會獲得回報,他們一定也曾經付出過超乎一般的努力。我擔任校長的時候,也曾經取錄過兩個女孩,一位坐輪椅,一位患有罕有的危疾,她們都需要特別照顧。當時,我們無需任何理由便可以把她們拒諸門外。因此也有朋友讚賞我們有勇氣。作為校長,我必須估量同事的承受能力,同學的接受能力。幸運地,同事和同學們都接受她們,非常努力地讓她們融入校園,這曾經是我的驕傲。然而,我想,如果有一天,有人把一位天生失明、嚴重弱聽、連手指頭的觸覺神經都遲鈍得無法閱讀凸字的女孩,帶到校長室,我敢錄取她嗎?我會擔心同事不願意,同學不接受嗎?我有信心、有能力把她培養成才嗎?說不,在這個關鍵時刻,特別容易。我不知道,在那個關鍵時刻,芷君的校長的腦袋裏盤旋過多少念頭?而最後,學校勇敢地接受了她,不僅僅是校長,而且是她的眾多的老師與同學,讓她得到溫暖。不僅僅是接受,而且千方百計地為她克服一個又一個困難,為她創造獨一無二的學習條件。我也不知道這個過程有多漫長,有多曲折,但我肯定這需要超乎尋常的愛心、勇氣和耐性!感謝英華女學校,感謝心光學校,感謝校長、老師和所有同學,為芷君帶來了機會和希望,也為香港,共同創造了這個奇迹!...

Continue Reading

【信報】跨境學童選校新制問題浮現

為了紓緩跨境學童為北區帶來的學額緊張問題,在今年6 月的小一派位中,教育局臨急抱佛腳,臨時推出「返回機制」,讓派往大埔區小學的本地學童可返回原區就讀,導致北區學校收生人數忽增忽減。學校教育竟然出現這種非常的臨時措施,雖然勉強解決眼前問題,但當局欠缺教育規劃的不濟表現已表現無遺。筆者曾於8月13日本欄批評政府從來沒有掌握跨境學童的基本數據(包括「單非」與「雙非」的比例),也沒有按已有的數據做好長中短期的預測,種下教育規劃不善的禍根,將會不斷衍生新的危機。制訂政策兩大原則幸好的是,教育局在過去半年內願意聽取意見,從民間汲取智慧。早於本年1月份,筆者就曾經提出為跨境生另設小一派位校網的概念,並組織交流會,讓教育局官員、校長、教師與志願機構社工直接商討。教育局在8月中旬公布2014╱15學年小學統一派位的「跨境學童選校名單」(下稱「選校名單」),反映其跨境學童的政策方向的大調整,克服了部分問題,至少化解了北區居民的怨氣。可是,這項新的措施能否已經真正解決問題呢?是否已消除所有持份者的擔憂呢?恐怕又不是。首先,我們要問,為解決大量跨境學童所帶來的小學學額緊張問題,我們應該持哪些原則?我們認為,在制訂這項政策時,應確立兩大原則:政府必須同時照顧本地生和跨境生的教育需要,符合小學生「就近入學」的原則。所謂「就近入學」,是國際通行的小學入學原則。面對「跨境學童」的特質,應該有兩種演繹:對本地生來說, 「就近入學」原則上是以步行時間來衡量,現行分區校網已經能夠體現這一點;但對必須乘坐交通工具的跨境生來說,應以過關後的行車時間衡量,範圍可以比現行的分區校網大一點,但其交通時間仍應在一個合理的範圍內。這就是我在較早前提出的本地分區校網(小校網)與「跨境校網」(大校網)並行的概念,這樣,政府便可以通過範圍較大的「跨境校網」把跨境生分流到一定範圍內的不同地區。政府新方案讓本地居民繼續沿用現行的分區校網,但並沒有完全採納「跨境校網」的建議,而是推出一個「跨境學童選校名單」(不少媒體誤報為「跨境專用校網」,處理跨境生的需要。這個選校名單將鄰近深港邊境的四區八個校網(包括北區、大埔、屯門等地區),每間學校撥出每班最少兩個學額,組成一張新的選校名單供跨境學童選報。其他現時已有取錄跨境生的學校,例如東涌和馬鞍山區的學校,亦可自願參與。換言之,這個名單的覆蓋範圍非常遼闊,除沙田和荃葵之外,整個新界都在其中!新措施雖然能夠確保本地生就近入學,並將跨境生分流到不同地區讀書,但對於能否確保跨境生在合理交通距離內入學、是否已確保有良好的過關和交通配套、能否應付未來數年的需要、能否穩定維持學校的教育質素等一系列問題,大多數的答案都是不確定,甚至是否定的。措施公布之後,有電視新聞更加揶揄,有跨境學童可能要在新安排下每日都長途跋涉,每年加起來足足是「萬里長征」!雖然政府表明在派位時會利用電腦系統盡量遷就跨境生所選擇的地區,但始終不能保證學童不會派往「那遙遠的地方」,這顯然不是令人滿意的多贏方案。選校名單機制最大的弊病是,所涵蓋的學校分布太廣,不論跨境生從哪個關口入境也好,讓家長選擇的名單也是同一張。教育局未有考慮跨境生的過關位置來分配學位,名單上的學校遍布整個新界,甚至包括離島區。這做法會導致分流錯配的現象,根本無法確保跨境生能夠在合理的行車距離和時間內往返學校。這個做法,已經引起跨境學童父母的極大憂慮,現在已有報道指部分跨境童的父母正在想辦法到北區租屋,甚至租借假地址!這些問題之所以湧現,正在於新方案並沒有好好地為他們解決實際問題。例如,有學生本來最方便是在落馬洲過關,但派到新界東的學校,又或者在羅湖過關的學童派到新界西。再者,一所學校只承擔幾名跨境生,如何確保交通配套(例如校巴)安排妥善,實在令人憂慮。為了避免上述的問題,筆者建議應以跨境生使用的關口為量度起點,設立兩至三個跨境校網,例如「新界東」和「新界西」,配合其過境的關口位置,確保跨境生在合理的行車距離內上學,以符合「就近入學」的原則。筆者相信,只要政府願意多行一步,就可以更徹底地解決問題,令全部家長更加安心。學額分布及早規劃無論是「選校名單」還是「跨區校網」,到底能否處理未來幾年的跨境學童的增長,仍是未知之數。筆者經常強調,未來跨境學童的需求是不確定的,要真正解決大量跨境學童所帶來的學額緊張問題,當局必須充分掌握基本數據和發展趨勢,做好預測和規劃,才能及早應對問題,否則,單靠「選校名單」或「跨境校網」的設計也無補於事。以今年為例,教育局指出有3200名小一跨境童將於9 月來港上學,其中1700 人到北區升學。這批學生大約是在2007 年出生,當年有27574 名由內地女性所生的嬰兒在本港出生,而在2008 年和2009 年則有33565 名和37253 名【表】,升幅分別為22%和35%。假設小一跨境童也按同樣比例增加的話,明年和後年的小一跨境童將分別增至約3900 和4300 人,累計幾年,跨境童將以萬計!到底課室和學額是否足夠?交通安排是否可行?邊境管制站的流量能否應付得來?對於這些已經看得到的趨勢,當局絕對不能夠放鬆手腳,由得問題爆破,必須掌握數據和趨勢,做好預測和準備。「學校不是一晚建成的」,教育規劃必須及早籌謀,這是非常基本的事情,希望教育當局認真應對,讓我們下一代的福祉不受損害。【表一】出生人數出生年份本地女性所生嬰兒數目內地女性所生嬰兒數目總嬰兒數目入讀小一年份「單非」「雙非」不詳小計200140,4097,190620-7,81048,2192007200239,7037,2561,250-8,50648,2092008200336,8377,9622,0709610,12846,9652009200436,5878,8964,10221113,20949,7962010200537,5609,8799,27338619,53857,0982011200639,4949,43816,04465026,13265,6262012200743,3017,98918,81676927,57470,8752013200845,2577,22825,2691,06833,56578,8222014200944,8426,21329,7661,27437,25382,0952015201047,9366,16932,6531,82640,64888,58420162011#51,4696,11035,7362,13643,98295,45120172012*58,1444,69826,7151,75633,19991,3432018#2011年4月8日起,醫院管理局屬下醫院停止接受非本地孕婦預約分娩。*2013年1月1日起,所有公立醫院和私家醫院均不會接受非本地孕婦的分娩預約。...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交代暑假期間的工作

暑假結束,新學年開始,我先祝各位會員及教師同工新學年進步,事事順利!這是我第一年有議員身分的暑假,經歷過去一年繁忙緊迫的議會生活,本應好好放假休息,可是工作接踵而至,並且不斷延續,至今尚未得一日清閒。過去兩個月,津助學校轉制直資的事宜上,聖保祿中學和聖士提反女子中學分別被拒及擱置轉制,我堅信教育是促進學生向上流動的機會,資源和彈性不能只向直資學校傾斜,公營學校也應同時享有。我在立法會將繼續爭取改善教師編制和教學環境,讓教育界有合理的工作條件。現代書院學生在校本評核上作弊,我歡迎考評局基於公平原則,撤銷取消涉事考生中文科全科成績的決定,改為只取消校本評核成績。但這不表示我同意作弊可以從寬,相反,我重申考評局應以嚴格標準評核考生的作業和試卷,維護香港中學文憑試學歷於本地及海外的公信力和認受性。對嚴重違規行為如作弊等,考評局應按規定統一嚴格懲處,並檢討現時學校與考評局處理校本評核違規行為處罰不一的情況。新學制開始,仍有一批高考考生,透過今年最後重考以非聯招方式報讀資助大專院校。我收到這批學生投訴,指他們考得不錯成績,但因為放榜太遲,或其他技術因素,致令院校沒有考慮他們的入學申請。我分別兩次去信多間資助院校和教育局,反映考生訴求及關注。我重申無意干預院校行政和收生自主,但如果有關考生受到不公平對待,我有責任為他們反映。事件仍在進行,期望為他們帶來合理結果。教育局公布2014學年跨境學童分流措施的新安排,我在暑假期間與教育局、志願機構和部分校長會面討論。總的來說,我認為當局教育規劃不善,未能掌握「單非」和「雙非」數據,致令措施倉卒粗疏,收生壓力一直由學校承擔,這對學校和家長非常不公平。我認為要以增設跨區校網以改善當局的「跨境學童選校名單」,並從速蒐集相關學童資料和數據,做好學位規劃,不能只要求學校小班加至大班,大班加至超大班,進而影響教學質素。關於林慧思老師事件,本期《教協會》已解釋本會立場。我只重申教協會和我必定堅守專業原則和堅持正常程序,反對任何人採用群眾運動方式向林老師及其學校施壓,這種行為嚴重損害教師、學生和家長的人身安全,以及影響學校的正常運作,本人必須強力譴責。另外,我已致函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女士,要求政府提高警覺,跨部門合作,確保任何人不會妨礙師生正常上學,讓開學日得以平和及順利進行。同時,籲請警方高度戒備,公正執法,以保護當日市民的人身安全。8月22日,我們教協會理事往見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討論中學縮班殺校的最新情況、改善教師編制的具體建議和積極協助年青教師入職。我們在暑假期間向學校查詢中一收生的情況,回覆令人憂慮。我們認為減派力度不足,要求檢討成效,並重申必須在中學盡快推行小班教學。至於教師編制,我們認為目前政府財政能力健全,合資格教師供應充裕,當局應從速改善中小學的「班師比」,小學由1:1.5改善至1:1.8,初中由1:1.7改善至1:2.0,高中則由1:2.0改善至1:2.3,回復至舊學制預科班的水平。在協助年青教師入職的問題上,我們促請教育局制訂時間表,例如分3年逐步降低中、小學聘用的合約教師及常額合約教師的比例至合理水平,以常額編制教師聘任,避免教師長期受剝削或年年轉工,影響教學質素和經驗傳承,維護教師專業發展。另外當局有意結束資助中學教師提早退休計劃,我們要求保留餘款並延長退休計劃的限期,以助解決超額教師健康退任和增加年青教師入職的機會。...

Continue Reading

【星島日報】措施粗疏 分流錯配──評論跨境學童選校名單新機制

近日,教育局公布了2014/15學年小學統一派位的「跨境學童選校名單」(下稱「選校名單」),這項新措施將鄰近邊境的四區八個校網,包括北區、屯門、大埔等地區的學校大部分學額預留給區內學生,然後再每班撥最少兩個學額,組成新的選校名單供跨境學童選報。其他地區的學校亦可自願參與,當中東涌和馬鞍山區有學校將會加入。其實,筆者早在本年一月就曾經提出為跨境生另設小一派位校網的概念,並與教育局官員、校長、教師和志願機構社工多次磋商。筆者一直強調,要解決大量跨境學童所帶來的學額緊張問題,必須掌握數據,確保有足夠學額,同時把跨境生有效而合理地分流到不同地區,以免北區學額「爆煲」。在設計新方案時,也必須照顧本地生和跨境生的教育需要,還要符合政策公平和「就近入學」的原則。對本地生來說,「就近入學」是以步行時間來衡量,即現行分區校網;但對跨境生來說,則是以過關後的行車時間來衡量,即跨境校網的概念。政府現時推出的選校名單,無疑是吸取了民間的建議。可是,要評論新措施是否可取,我們可以提出以下幾條問題:新措施能否同時照顧本地生和跨境生的需要?是否已確保有良好的過關和交通配套?能否應付未來數年的需要?能否穩定維持學校的教育質素?然而,大多數的答案都不肯定,甚至是否定的。增設對應關口的跨境校網先不談論技術細節,例如一所學校只承擔幾位跨境生,交通配套如何安排。最令筆者質疑的,是分流措施所涵蓋的學校分布太廣了,幾乎橫跨整個新界(包括離島),當局如何在派位時有效安排跨境生在合理的行車距離和時間往返學校呢?新措施最大的缺點,是不能排除有學生本來最便捷在羅湖過關,但被派到新界西的學校,或在落馬洲過關的學童被派到新界東,這完全違反了「就近入學」的原則。所以,為了避免分流錯配現象的出現,筆者建議當局以跨境生使用的關口為量度起點,設立兩至三個跨境校網,例如「新界東」和「新界西」,確保跨境生在合理的行車距離內上學。另一個問題是,選校名單未必能夠應付未來數年的變化。政府一直沒有掌握跨境學童中的「單非」和「雙非」數字,沒有追蹤他們的跨境趨勢,所以無法估計今後幾年整體學額是否足夠。由於幾年前「雙非」出生人數龐大,於今後五年,「雙非」學童入讀小一將會進入高峰,但到底有多少會通過跨境方式進入香港入讀小學則是未知之數。如果學額根本已不足應付未來龐大的跨境學生數目,選校名單也形同虛設。學額將嚴重求過於供根據教育局提供的小學學額空缺資料,截至本年六月底,全港小一學額空缺為1,684個,但在新界東和新界西只佔769個,即是說學額空缺大多集中在港島和九龍區。當局又指出11/12、12/13及13/14學年小一跨境學生人數分別為1,500人、2,300人和3,200人,以這個趨勢並結合出生人口的粗略推算,14/15學年小一跨境學生最少4,500人。以現時的空缺學額情況,就算全港學校也同時收錄跨境學童,明顯地也是嚴重地求過於供。在此情況下,除了建校或重用空置校舍,便是加班加派,即增加現時學校的小一班級,以及每班加派學生。建校或重用空置校舍耗時,且「雙非」學童幾年後已經大大減少,但加班加派必然發生,可以想像,每班學生人數,由現時的25人小班,可能增至30人的大班;30人的大班,也會增至35人的超大班。何況,「單非」和「雙非」兩類學童性質完全不同,人數變化的趨勢也有很大的差異,對策也應有所不同。因此,筆者多次強調政府必須掌握數據,及早做好規劃,並與學校緊密聯繫,否則「選校名單」難以應付未來的變化。數年前當局殺校手起刀落,學界腥風血雨,如今學額又告不足,現在回想,就是規劃不當所致,但影響的便是我們的穩定教學環境和教育質素,禍延我們的下一代。 ...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單非」「雙非」到底有多少?— 教育規劃不善危機現

這幾年,立法會議員多次向政府查詢,到底「跨境學童」之中,有多少屬「單非」,多少屬「雙非」?政府每次的回覆均令議員十分失望,原來當局從來沒有掌握這方面的數字!令人困惑的是,如果連這些基本數字都不掌握的話,政府憑什麼預測未來的學位需求呢?成功的教育規劃(educational planning)有助我們掌握未來。首先, 要做好預測,根據已知的數據推測未來的趨勢,包括出生率的變化、人口的構成和遷移等等。其次,在預測的基礎上作出相應的計劃,例如興建或合併學校、調節教師供應量等等。更積極的是策略性規劃,在滿足供求之餘,考慮如何提高質量,比方說,人口減少,就可以實施小學全日制和小班制。沒做好教育規劃,就會出亂子,例如今年新生嬰兒特別多,六年後他們入讀小學,我們就要利用這六年空檔,計劃興建新小學;不及早計劃的話,事到臨頭,就已經來不及興建新校舍了!近十多年,教育規劃問題多多,例如著名的「2000 年教育改革藍圖」便完全沒有規劃的基礎,決策者根本沒有意識到已經進入學童銳減的階段,這邊建校、那邊殺校的消息時有所聞。「大肚班」漸成形同樣問題多多的是「跨境學童」的應對。坦白說, 「跨境學童」的規劃是有難度的,但也不至於無從掌握。過去幾年裏,教育當局在北區逐年張羅學位,幾乎看不到提前規劃的跡象,結果是該區小學嚴重失衡,除了令北區學生要越區到大埔入學之外,還出現一種現象,行內叫「大肚班」。何謂「大肚班」?【表1】為兩所北區學校(甲、乙校)的真實案例,幾年前處於收縮期,高年級班數少,空置課室較多,於是在過去幾年盡用來取錄新增的人口,以至低年級班數極多,形成一種無法持續的班級結構。由於課室有限,小六畢業生離開後,騰出的空置課室只有兩個,因此估計來年只可以開兩班小一, 「大肚」結構正式出現。這意味過去幾年教育局已把北區小學的空置課室用盡,竭澤而漁,雖然未來幾年北區的跨境新生不斷增加,但北區小學的實際可用學額,可能比今年還要少!當局現在急於推出「跨境專網」,把跨境生疏導到其他社區,原因之一,正是北區的學額根本已不足應付了!至於「單非」、「雙非」問題,兩類學童性質完全不同,人數變化的趨勢也有很大的差異,因此對策也應有所不同。當局一直把兩類學童混為一談,很可能將會犯下更大的錯誤!所謂「單非」,通常父親是香港居民,母親為內地人,過去十多年來, 「單非」子女的出生人數大致維持穩定;由於人數穩定,在有需要的時候,值得為他們建新學校。焦點只在「單非」生至於「雙非」,通常父母都是內地人,其子女藉在港出生而獲得居留權。「雙非」是新生事物,出生人數大起大落,由於人數驟起驟跌,為免校舍最終荒廢,浪費硬件投資,故理論上應盡量避免興建新校舍,改為採用增加每班人數、加建臨時課室之類的權宜方法。不過,根本的問題是,到底跨境的「單非」和「雙方」學童有多少呢?上述方法能否足以解決問題呢?這要視乎兩類跨境學童各有多少比例。要回答這個問題,我試舉曾到訪的一所取錄跨境學生的小學為例,其特點是「單非」人數穩定增長, 「雙非」人數則正在急升,馬上就超越「單非」,見【表2】。由於樣本只有一個,只能管中窺豹,不能反映全面情況。不過,該校的跨境生數量,與「單非」和「雙非」的出生趨勢非常脗合,因此有一定的參考價值(值得一提的是,《人民日報》7 月8 日指出「雙非」目前只佔跨境學童大約十分一的觀點相脗合)。這意味什麼呢?簡單說,過去這幾年教育局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嘗試解決的,基本上是人數穩定的「單非」問題,人數大有可能急升的「雙非」跨境生,到現在才大量出現!換言之, 「雙非」跨境新生將進入急升期,在未來幾年或會以倍數上升,直至2018 年稍為回落,然後在2019年遽然消失。問題是,這個「倍數」是多少?由於缺乏「單非」和「雙非」的統計數字,根本無從預算,我們只知道,可能很大!上述分析有何政策含意呢?第一, 「單非」跨境生數字是長期而穩定的,值得為他們興建新校舍,或如最近民主黨提出復修北區廢置村校的建議;如果不增加學校,勢將令北區的大班教學變成定制。須掌握「雙非」生數據第二,理論上不應為驟升驟跌的「雙非」跨境生興建新校。問題是,我們根本不知道將有多少「雙非」生!如果按照政府的說法, 「雙非」將有半數在二十一歲前來港,那將會是個驚人的數字【表3】,特區政府有作好準備嗎?我認為,最好的做法,是盡力搜集可靠的數據,包括近年來港入讀幼稚園和小學的「雙非」生數字,以掌握「雙非」兒童的來港趨勢。只有這樣,才還有一點規劃的可能。結論很簡單, 「單非」生和「雙非」生的數據是非常重要的,政府必須盡快全面掌握!...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大學校長遴選最重要的準則

嶺南大學校董會決定聘為校長的鄭國漢教授,有指他在政治上屬梁振英的支持者(即所謂「梁粉」),又曾表態支持《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後來又指他曾涉嫌僭建等等。此外,該校學生會力陳整個校長遴選制度不公,並且打算於9月開課後繼續抗議,甚至不惜罷課;該校校董會主席陳智思則反駁學生的政治審查,更有人批評學生無權參與校長遴選。一時之間,此事鬧得滿城風雨。  一談到大學校長,我們自然想起一百年前的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他革新北大校風,標舉思想自由,兼容並包,「囊括大典,網羅眾家」,使大學獲得社會尊崇。今天,我們如何在香港遴選出新一代的蔡元培校長呢?  陳智思曾經向媒體表示,遴選校長主要看候選人的學術成就和管理能力。據悉,嶺南此次遴選,曾列出九項條件:一、認同博雅教育;二、學生為本,與學生關係緊密;三、認識香港和中國;四、國際視野和願景;五、學術能力和認受性;六、專業;七、領導和管理能力;八、籌款能力;九、最少服務五年。  單看這九項條件,就不難發現有一項重大的遺漏──對思想自由的包容,以及捍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的決心。思想自由是本港的核心價值,而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則是《基本法》第137條賦予高等學府的權利,近年這些重要價值屢遭挑戰和威脅,為何捍這些價值沒有成為大學校長遴選的重要條件?最重要的遴選準則  筆者同意不應對校長候選人作政見審查,但無論其政見為何,大學校長都必須確保院校自主、學術和思想自由。嶺南的遴選委員會大可向來自科大的鄭國漢詢問:當科大副教授成名飽受中聯辦和左派報章圍攻的時候,他當時抱什麼觀點?做過些什麼?有沒有參與捍學術自由的聯署行動?(考查往績)  對於標舉學術自由的《利馬宣言》,他有何評論?(考查知識)  如果有行政會議成員在宴會上說「佔中」猶如盜竊,大學校方不應施加援手,然後請你表態,你會唯唯諾諾、還是不卑不亢地據理力爭?(考查立場與能力)  坦白說,如果身為「梁粉」的鄭國漢曾經在「成名事件」中力抗政治干擾的話,其「梁粉」的背景也就不足為慮了。又如果一位民主派的候選人屢次在政治壓力下不能挺直腰板,即使有民主派的背景也毫無意義。關鍵不在於政見,而在於是否具備錚錚風骨?能否垂範學林?對內能否包容不同的學術流派和思想?對外能否頂住來自各方面的無理干預?在學術界頻遭滋擾的今天,這已變得太重要了。  可惜,嶺南的遴選過程無法令社會人士對最終勝出者有信心。鄭國漢在獲選後雖然信誓旦旦地說要維護學術自由,但除了這單薄的幾句話之外,他的往績、知識、立場和能力是否有說服力?有什麼可以讓社會人士建立對他這方面的信心?  筆者希望今後各大學必須把院校自主、學術和思想自由列為校長遴選的重要準則之一。以香港大學為例,它馬上就要開展新校長的遴選了。回歸以來,港大飽歷政治干預的風風雨雨,在未來也難免各種不必要的干擾,因此選出一位有原則、有勇氣的學者,在此時此刻特別顯得重要。學生可參與遴選校長  至於學生參與遴選校長,在海外是常見的。在香港,多所大學的條例亦容許這種情況發生,例如:一、香港大學條例規定,校長的聘任須諮詢教務委員會,而教務委員會的成員包括三名學生代表。二、中文大學的校長則由校董會成立的委員會聘任,委員包括校董會指定的三名校董及教務會指定的三名教務會成員;而校董會和教務會的成員中,有學生會會長、各書院的學生會代表,以及校友評議會成員。三、理工大學、城市大學、科技大學的校長均由校董會投票通過,而校董會成員包括學生代表。  雖然法例沒有確定必須有學生代表參與校長遴選,但也預留空間,讓學生代表爭取參與校長遴選過程(事實上,港大學生會會長在最近的校長遴選中自動當選為遴選委員會成員)。但嶺南大學條例卻很奇怪地寫明,作為校董會當然成員的學生會會長無權參與審議個別主管人員、教師及其他教職員的委任、晉升或個人事務。嶺南大學這項有別於其他大學的規定,令人大惑不解,也有違其博雅教育及以學生為本的精神。  其實,學生代表往往只佔一席,而遴選過程大部分時間保密,對大局影響不大。可是,學生代表的參與,顯示校方對學生的重視,也可加強透明度,對學生代表也是一種歷練,同時具備象徵和實質的意義,可謂有百利而無一害。嶺南大學應該主動提出修例,趕上時代。...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非聯招成為入讀大學的捷徑?

隨著文憑試及香港高考考試結束,莘莘學子進入升學尋出路階段,資助大學學位相信是大部分學生的首選。不過,15,000個教資會學士學額,只有約八成透過大學聯合招生辦法(聯招)取錄文憑試和高考考生,持其他學歷的本地學生則直接向大學申請,透過「非聯招」(Non-Jupas)入讀資助學位。有學生家長向筆者反映,有些本地學生以海外公開考試成績,透過「非聯招」入讀資助院校一些極受歡迎的學士學位課程。而一些平時在校內考試成績更優異的學生,以文憑試或高考成績,透過聯招報讀,卻不獲錄取,因而質疑資助院校招生過程對聯招生不公平。對於這項質疑,我們嘗試向政府和院校尋求澄清。據悉,在「非聯招」生中,部分是外地及國內學生,但這些學生並不佔用本地學生的學額,因為院校另有20%超收學額給非本地學生。因此,15,000個資助學額中,「非聯招」以近兩成學額所取錄的都是本地學生。根據政府回覆筆者提出的立法會質詢時所提供的資料,副學位和同等學歷約佔一成,其他的大都是海外學歷,包括國際預科文憑(IB)、英國普通教育文憑高級程度考試(GCE)。以海外學歷入讀資助大學的學生,近年有所增加,2010/11年有1,033人,到2012/13年已增至1,370人,佔學額的9.6%,比例頗高。這些持海外學歷的學生,入讀的確是較受歡迎的院校和學科:‧ 2011/12年,香港大學、科技大學和中文大學招收最多持海外學歷的本地生;‧ 香港科技大學所招收的183名學生,117名入讀商科及管理科;‧ 香港大學所招收的370名學生,78名入讀醫科、牙科及護理科;‧ 香港中文大學所招收的285名學生,77名入讀醫科、牙科及護理科。單以成績比較,海外學歷的本地生和聯招生大致相若,但確實也有少數個別學科所招收持海外學歷的本地生,似乎較聯招生略遜。例如,2012/13年,香港大學的人文學科的聯招生,不計中文和英文,平均最好兩科的成績約等於2B,而GCE的平均成績是1A1B。表面上GCE成績優於聯招生,但是,根據英國文化協會在2007年進行的研究結果,GCE的B級成績相當於香港高考的D級成績,A級則相當於高考的A、B和C級。故GCE的1A1B,實際水準應低於高考的2B。是甚麼原因令持海外學歷的本地學生在個別科目裡獲得優勢呢?有人質疑是教資會鼓勵院校國際化,而資助院校取錄持海外學歷的本地學生可當作「非本地生」,製造國際化的假象,因此傾向取錄這些學生。然由筆者向政府和院校管理人員了解所得,只有持學生簽證來港的學生才會被列為國際學生,本港居民即使以海外學歷入讀,仍屬「本地學生」。故這項質疑並不成立。此外,政府表明,「非聯招」的目的除了是確保非主流學歷的本地學生有機會升讀資助學位,招收在香港或海外修讀國際公開試的學生,亦可令院校多元化。那麼,院校會否因此而傾向取錄這些學生?迄今為止,院校並沒有就聯招和「非聯招」所錄取的本地學生設定比例,在招生過程中亦沒換算和比較本地和海外成績的公式,這就難免令人懷疑,院校是否真的會確保聯招和非聯招生有公平機會競爭資助學位了。無論如何,聯招是本港學生入讀資助大學的主要途徑,政府、教資會和大學有責任確保這是主要的收生渠道,而「非聯招」不會成為學生入讀大學的捷徑,持海外學歷的本地學生不會獲得優待。...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