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發叔

呂君發先生,早年稱「發記」,隨著年歲漸長,大家改稱為「發叔」,服務香港大學學生會四十四年,1997年退休。  發叔是無數盡忠職守的勤奮員工的寫照。他十八歲就加入港大學生會做一個小小的辦公室助理,十六年後晉升為經理,便一直工作至退休。我猜想港大學生會應該是他一生唯一服務過的機構。  樂天,認真,能幹,盡心,使他成為歷屆學生會幹事的好朋友。學生會幹事一年換一批,機構也就變得健忘,但因為有發叔,很多陳年故事就得以牢牢記住,代代承傳。例如有前輩幹事回憶,當年發叔曾經告訴他們,港大學生會的精神是獨立自主,它是獨立註冊的,並非依附於大學校方。這個精神,寫在當年學生會大樓樓下的一塊銅匾上:「團結一致,獨立自主」,我就任學生會幹事時前輩會長還特意帶我們去看一次。  昔日的學生會大樓真教人懷念,飯堂、合作社、幹事會室、評議會室、屬會室,以及各個活動的空間,都是我們流連的處所。這些表面上都由同學自我管理,實際上是由一群默默工作的職員在幫忙,才能亂中有序。發叔不徐不疾,總管大小事務,好像甚麼都懂。我們交給他的文稿,他拿起毛筆一揮而就,一張張大字報就面世了,張貼在大樓樓下的告示板上。那些熟悉的字迹大概已經沒有流傳下來,但我相信不少人仍會深深記得,當年學生運動中一場場的激辯就是用這一手瀟灑的字體盛載。那些火花,那些激情,無不與發叔的毛筆字有關。  如今學生會大樓已經遷拆,遺址成了圖書館的一部分以及人群聚集的咖啡店。發叔也一早退休了。往事如煙。  但大家並沒有忘記往事,經過歷屆幹事的努力,發叔終於獲香港大學頒授院士榮銜,表揚他近半個世紀的投入與貢獻。大家還特意為此舉行宴會,由1960年代到2010年代的幹事都來了,也橫跨半個世紀!我說,隨便哪一屆學生會幹事獲頒院士榮銜,都不可能召集這麼多年的新舊幹事;有此號召力的,唯有發叔一人!祝願發叔和所有勤懇貢獻一生的職工們,健康,長壽,快樂!...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歡迎瀏覽我的網站 / 同工可以幫個忙嗎?

出任議員剛好一年,除了在《教協報》外,我一直以面書(facebook)向各位交代立法會工作。最近,我的立法會個人網站(網址:http://www.ipkinyuen.org.hk)也開通了,讓我在這裡介紹一下,希望得到各位的批評和指正。現時,我的面書專頁會繼續發放我的最新資訊,而個人網站則有系統地記錄我的工作,例如發出的聲明與新聞稿、立法會的辯論全文與質詢紀錄、報刊撰文、行動影片、媒體訪問等等……資料分門別類,希望能夠清楚地向教育界交代我的立法會事務,讓大家可以更好地監察我的工作。除此之外,我的個人網站還有英文版介面,希望能夠照顧外籍人士的需要。網站正不斷加入新的元素,例如在未來將會收錄我的政策研究報告,如果各位有任何意見,歡迎賜教!這個網頁,盛載著我們的奮鬥與成果,也同時鞭策我前行的努力與堅持,全心全意為教育界服務!同工可以幫個忙嗎?在過去的一年間,除了經歷繁忙緊迫的議會生活之外,我每天也要處理不少市民的求助個案,當中有部分令我印象深刻。今次,希望在這裡為一位熱心求學的學生徵求補習老師,嘗試協助他達成心中的夢想。尹同學現年22歲,天生患有大腦麻痹症,需以電動輪椅代步,本來就讀香港公開大學中文學士課程一年級。他在公開大學的一年間,每天往返住處及大學的交通時間長達四小時,在上學途中和校園內亦曾發生意外。由於體能不勝負荷,他希望能轉讀其他傷健設施較佳的大學,以改善學習環境,讓他能安全地在校園內繼續大學課程。可惜,尹同學未能成功透過非聯招途徑入讀心儀的大學,所以他決定以自修生方式報考文憑試,再經聯招途徑報讀大學。儘管有人可能覺得,尹同學這個決定不一定最佳,但當我與他一起分析不同選擇的利弊,並了解他心底裡的想法後,我十分尊重他的這個決定,相信他經過深思熟慮。與尹同學會面時,我熱切感受到他雖然傷健,但卻從未減低其求學的熱誠,與他對談的畫面仍烙印在我的腦海裡。能夠協助學生達成他們的夢想,是教育工作者的理想。各位同工,如果你有興趣為尹同學定期或不定期地補習新高中通識科、數學科或英文科的話,可電郵到 ikyoffice@hkptu.org 或致電2780-7337聯絡我的助理林先生查詢詳情。如能得到各位同工的幫助,我與尹同學也不勝感激!...

Continue Reading

【成報】請轉寄一下

 「有沒有人想養狗?因為有狗店結業。費用全免,只收回晶片費,如果無人收養會被人道毀滅。如有心人想收養請三日內回覆,因店舖要『交吉』。有六隻貴婦狗、兩隻西施、十二隻北京狗、一隻chow chow、一隻阿拉斯加husky,全部兩歲以下。如有興趣看相片,可聯絡Miss xxx,電話xxxxxx。」  看到這裏,動心嗎?想撥電話嗎?如果還沒感動的話,短訊最後還有這兩句話:「可以的話轉寄一下,生命可多一分希望!」  可能就因為這兩句話,這則短訊就通過繁忙的what應用程式,登陸我的手機。  一天之內,在三個不同的群組裏讀到這則短訊,說明了這兩句話的確打動了不少朋友──於是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萬地廣發開去了,成了最利害的免費廣告。  很快,就收到另一則中英夾雜的短訊:「My friend told me:原來這是騙人的,把電話號碼改一改就變身。一年前已經post過,收千多元晶片費。是假的,經常收到,把錢騙到手卻沒有狗!」  果如所料,是假的。網上流言極多,而我發現,手機應用程式的流言更多,因為「轉寄一下」的成本太低了。現在收到的轉寄短訊每天都不下十則,有無傷大雅的笑話,有奇聞異事的短片,而更多的是健康的忠告,以及好心人的呼籲。這些短訊不請自來,由於是熟悉的朋友轉寄的,不能算是「垃圾郵件」(junk mail),但當中有多少訊息是真的呢?有多少不是「垃圾」?有誰能說得清?  回想小時候,要散播同樣的流言要費的氣力大得多!收過連環信嗎?信裏說:只要你把信件誠心地抄二十遍寄給朋友,就可以逃過一劫,或是獲得來自南美洲的意外之財……有一些人信以為真,便在上課時大抄特抄,還要花錢買二十個郵票和信封。連費這麼大氣力的事情也有人上當,何況一粘一貼,一按「送出」便轉寄成功的短訊?輕鬆省力,何樂而不為?  但轉寄者往往忘記了,誰寄出信件,誰就要負起責任,這當然包括短訊的轉寄者在內。把上面的「養狗」短訊轉給別人,用心善良,卻因一時之快,把朋友送到騙子的手上,最後又怎會安心呢!...

Continue Reading

【明報】操弄數據,低估民情──教育局還可以讓人信服嗎?

  預測的真義,在於掌握趨勢,洞燭先機,認清問題,及早準備。因此預測必須客觀、務實,教育規劃中的預測尤其如此。唯有這樣,才可以確保教育政策能對準問題,解決問題。不幸的是,近期教育局在北區幼稚園的學額需求所作的預測,已淪為錯誤決定的護航和藉口,成為決策不濟的一塊遮羞布。  在北區幼稚園學額短缺的問題上,教育局一直不肯向公眾披露相關數據。直至事情鬧大了,教育局便力圖安撫北區居民,說該區幼稚園學額是充足的,同時開始披露部分數據,力指民間團體(包括教協和民主黨)的推算方式有誇大之嫌。每一次,無論教育局如何調整計算方法,其結論總是:北區幼稚園K1 的學額剛好滿足需求,居民不用擔心!  筆者10月10日於《明報》撰文〈差之毫釐,謬以千里——為何教育局的預測大錯特錯?〉,批評教育局的估算沒有考慮跨境比率不斷提高的趨勢,以2012年的數據直接套入2014年,因此嚴重偏離事實。統計偽術  事實勝於雄辯,該局也無法不在事實面前低頭,於是馬上修改有關數字,把跨境童來港就讀K1 的比率,由本來維持兩年不變的6.8%,改為2014學年的7.7%,足足增加了近一個百分點,承認了跨境比率不斷提高的趨勢。可是,教育局一方面提高跨境比率,另一方面卻同時調低跨境童入讀北區K1 班的比例,由57%下調至50%。左手調高,右手調低,教育局變戲法的結果是:北區學額4000,需求仍是4000,剛剛好,居民不用擔心!  可是,大家都會問:憑什麼作這樣的調整?為什麼總是剛剛好?  答案很簡單,這是「統計偽術」。無論57% 也好,50%也好,這個數字所顯示的,並非跨境童的需求,而是最終能夠進入北區讀K1的學生數量的結果。打個比方,某巴士線載客上限100 人,由A 區出發,通常接載70 乘客;再途經B 區,在B區等車排隊的有400 人,故只能用盡餘額接載B 區的30 位乘客。B 區居民向政府投訴需求無法滿足,當局卻反過來利用B 區的乘客只有30 位的事實,「證明」已經滿足其需求。試問居民能服氣嗎?  如果2014 學年北區K1 學額只有4000個,那無論需求有多大,就讀於北區K1學生人數必不能多於4000人,多出的需求就只能轉到鄰近其他地區入學。當跨境學童愈來愈多,北區無法滿足之後,大量跨境童唯有轉到元朗、屯門、大埔入學,北區所佔的份額當然隨之而下降。試看附表,就可見:  ●整體跨境K1 生數字不斷大幅增加;  ●北區最初幾乎包攬全部跨境童,近期增幅放緩,因為學額已經飽和;  ●其他鄰近各區跨境童人數及比率不斷增加;  ●北區佔全部跨境童比率不斷下降。  單雙非學童來港就讀K1比率不斷上升表一:各區之跨境K1生及所佔比率年份全港總數北區其他區總和其他各區元朗屯門大埔沙田、荃葵、東涌2008641(100%)568(89%)73(11%)24490020091000(100%)782(78%)218(22%)1061066020101400(100%)988(71%)412(29%)22117911120112098(100%)1334(64%)764(36%)38036419120122551(100%)1443(57%)1108(43%)5854465918數據來源:教育局  種種象都有力地顯示,這是典型的「滿瀉效應」(Spillover effect)。如果北區佔全部跨境童的比例果然由2012年的57%進一步下降至50%,只能說明北區無法容納跨境生的「滿瀉效應」已經愈來愈嚴重!滿瀉效應  可恨的是,教育局只會跟我們玩數字遊戲。它把北區4000學額減去本地需求,得出最高跨境生的容量,再除以全部跨境生人數,得出北區所佔的比例,然後竟然回過頭用這個比例乘出北區的跨境生的「學額需求」!然而,這怎麼會是真正的學額需求呢?這只是一種「循環論證」,是當局擺弄數字的結果。  這是「文過飾非,意圖含混過關」(《明報》社評語),是典型的結論先行,然後操弄統計數據以誤導市民支持其結論的伎倆。教育局這樣行事,如何能取信於市民?如何能令北區和鄰近地區的居民安心呢?...

Continue Reading

【明報】差之毫釐,謬以千里──為何教育局的預測大錯特錯?

  《明報》10 月9 日報道,分析政府與民間在推測跨境學童的時候,為何出現巨大的差距?按照這則報道,教育局的推測依據是2012 年度的數字,當年只有6.8%的單非和雙非童來港讀K1,根據同一比例,2014 年度的適齡單非和雙非童只有1704 人,加上本區生2304 人,合共4008 人,與北區學額4000只差8 個云云。  問題是,教育局怎能用2012年的比例推算2014 年的需求呢?在教育規劃上,這是嚴重的失誤,因為它假設需求是靜止的,完全忽略了出現不斷上升的趨勢!  如果不是企圖混淆視聽,只要做一點小工夫, 便可以知道,單非和雙非童跨境來港入讀幼稚園的比例一直上升。  2009 年,這個比例只是3.8%,其後每年都上升,直到去年的6.8%。按照常識,除非已經有可知的變數,否則我們應該按照同樣的升勢進行對未來的預測。樂觀一點,按去年的升幅每年0.6% 推算, 兩年之後即2014 年度的比例可假設為最少8%。悲觀一點,按前年的升幅每年1.1%計算,2014 年度的比例則可假設為9%。由於難於確定,故我們可以採用彈性規劃(flexible planning) 的原則,把2014 年的比例定為8%至9%之間。一般而言,由於學位不足的後果非常嚴重,當局應該採取比較保守的估計,以較高的比例作為準備的基礎。這並不是太難理解的做法。跨境童連年增長的趨勢  可是,教育局竟然無視幼稚園跨境童連年增長的趨勢,以超乎樂觀的心態,用2012 年的數據去預測2014 年的學額需求。表面看來,6.8%和8%或9%之間的差額微不足道;但差之毫釐,謬以千里,由於適齡的單非和雙非童的總數巨大,達43,982 人,即使以最樂觀的8%來計算,其間的差額(1.2%)也會導致學額短缺529 個。如果以較悲觀的9%計算,差額(2.2%)更會高達968 人,接近北區4000個總學額的四分之一!  教育局的預測可謂超乎樂觀,把可能出現的巨大差額變成單位數(8人),令嚴重的問題變成「不是問題」!但我們都知道,預測失準,將會導致錯誤的決策。今日北區居民遇到的困境,擔心孩子因學額不足而要被迫跨區就讀,教育局實應負起無可推卸的責任。  單雙非學童來港就讀K1比率不斷上升年份200820092010201120122014(教育局預測)2014(按過去數字樂觀估算)2014(按過去數字悲觀估算)滿3歲單非及雙非兒童數目1953826132275743356537253439824398243982跨境K1生數目6411000140020982551299035193958單雙非學童來港就讀K1比率(與去年比較)3.3%3.8%(+0.5%)5.1%(+1.3%)6.2%(+1.1%)6.8%(+0.6%)6.8%8.0%(+0.6%x2)9.0%(+1.1%x2) ...

Continue Reading

【成報】赤足行

 不知道是誰想出「赤足行」這種籌款方法?脫掉鞋,大伙兒從山腰的港大步行到山頂,到底會是痛苦還是歡樂呢?但如果我們想到山區的小孩每天都光腳在崎嶇不平的泥路上走幾里路,為的只是上學讀書,那麼在主要是「石屎」路上完成的「赤足行」就真的不算甚麼了。  這是香港大學學生會中國教育小組的籌款活動,一年一度,今年將會在10月27日舉行。主其事的同學邀請我主禮,我一口就答應了。  三年半前,我與他們(噢!不!應該是他們已畢業的師兄姐)一起去山區考察。當時,他們剛完成了在廣東省的服務計劃,想前往更有需要的地方開展長期服務,找我幫忙物色新的服務地點。我通過內地教育界的朋友輾轉推介,找到廣西一個偏遠的縣。  於是我和幾位港大同學一起出發。同學們有男有女,旅費都是自己出的,出奇地幹練,熟習「國情鄉情」。一問之下,原來都是到內地服務的老手。  從省城到縣城,從縣城到鄉,從鄉再到村,一路上風光明媚,而房子也就愈來愈殘舊破落。一位品學兼優的初中女生把我們引領到她在農村裏的家,土牆已呈破損,卻貼滿了幾十張獎狀。我們知道農村裏很多女孩子都被迫輟學,原因是觀念落後,也是因為家貧,而她還非常努力,渴望升讀高中。  其中一位港大同學十分認真,聊天不久,聽到女生說學英文有困難後,便爭取時間幫助她溫習。就像是家庭補習老師一樣,一對一地教授、提點,相處了大約兩個小時,女生便上了一個多小時的英語補習課!  後來他們再自行舉辦了一次更深入的考察,最後選擇了另一個更有需要的地點。無論如何,那是非常愜意的旅程,不知道畢了業的他們會否回到校園支持師弟妹的「赤足行」呢?所謂「赤足」,其實只是一種象徵,代表赤誠與踐行。他們以赤誠與踐行為山區的孩子帶來希望,我卻從他們的赤誠與踐行看到了香港的希望。...

Continue Reading

【成報】無冷氣夜

夏天,城巿裏密封式的大廈猶如一座座巨型電冰箱,裏面涼快,外面散熱,整個城巿便愈是熱氣蒸騰。  中秋過後,漸有秋意。今晚,何不嘗試不開冷氣?推開一扇窗,說不定可以納入一點清風。不久前,有民間團體發起「香港無冷氣夜」,呼籲各界珍惜用電,少用冷氣,找了一些朋友拍照支持,我是其中一個。我把照片上載到「臉書」,一位有文采的網友看後,留下了一首打油詩:「一夜無冷氣,其他夜如何?十寒來一曝,裝腔作勢多!」抵死非常,我不禁莞爾而笑。  老實說,這類象徵性的行動都只是盡力而為,能否帶出一個可以持之以恆的運動,有誰回答得上?不過,如果有人試了一夜,體驗到舒適和愜意,又有誰敢肯定說它一定沒有影響呢?在天氣不再那麼炎熱的日子裏,這樣的嘗試並非完全沒有成功的機會。  我們這都巿不僅常開冷氣,而且冷氣開得極大。有外國旅遊指南提醒旅客說,夏天到香港旅遊,要提防涼,因為每一個商場都是一座大冰箱!  前幾年到泰國旅遊,才知道冷氣不必開得過大,溫柔的冷氣可以很舒服。泰國天氣之熱是不用說的了,在沙灘行走,沙都是燙熱的。走進附近開冷氣的商場,以為必須像在香港般添衣,誰知一件T-恤、一條短褲、一對拖鞋,出入無礙。商場裏的冷氣非常柔和、恰到好處、可驅炎熱,但與香港的「狂冷派」可謂天壤有別!  回看我們的夏天,室外抵抗酷暑,室內對抗嚴冬,不僅極度耗費電源,而且不時令體弱的港人敗下陣來,真是何苦?香港人素來以精明自居,其實有時超笨!  10月到了,秋意漸濃,大自然正在醞釀本身的冷氣,室內的人工冷氣也就可以開小一點,甚至完全關上。移風易俗不易,前幾年香港有過24.5度的運動,早已無蹤無影;但我們每個人都可以讓自己舒適一點,也讓環境好過一點。 ...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小醉是福

  赴台的最後一天,當地教師工會的朋友陪我前往一個朗誦節會場,我還以為要參加文化活動。誰知道文化的確是文化,卻不是朗誦文化,是酒文化。會內有會,節外有節,這個叫做「日本清酒節」!  我不大喝酒,從前滴酒不沾,近年遇到高興的時候,會陪朋友喝一點。難得這幾位新舊朋友高興,我便陪他們跑遍全場,甚麼清酒、梅酒,無論是知名或不知名的地方的出產,每個攤位都嘗一點。每一種酒只嘗一口,僅能嚐出味道,但全部加起來,恐怕也喝了一瓶以上。如果我是酒癡,一定非常歡喜。誰知他們還嫌不夠,竟從喝過的眾多佳釀中,挑出最喜愛的品種,再買一瓶,到場外去再喝!一邊喝酒,一邊縱談世事,新知舊雨,在溫煦的陽光下,度過了一個難忘的下午。  小飲怡情,但並非所有地方都容許小飲。十多年前在內地參加研討會,遇到一位嗜酒的台灣老教授,他來敬我,說被敬的必須把酒乾了,我不得不乖乖的把一整杯烈酒乾掉。過了一會,我學乖了,不等他來敬,我便拿酒去敬他,想不到老教授得意地說:後輩敬前輩,必須把自己的一杯乾掉!赫!那一頓午飯之後,我足足昏迷了五六個小時,難受極了。還有一次,在東北豪飲之地,宴會上,酒來酒去,喝的機會比吃的多,朋友之間總是以勸酒來表達敬意。我總是想辦法淺嘗輒止,但終於無法避免災難的發生。一位當地年輕的女校長前來敬我,要我這個前輩把酒乾掉,我推搪,她堅持,堅持到最後,她杏眼圓睜,罵我太不給她面子了,簡直要與我絕交的樣子!  不同地方有不同習俗,只是我無法適應豪飲而已。  在台北的這一次,酒是溫柔的,使人醺而不醉,步履之間有點蹣跚,別人看來應是東歪西倒,自覺倒是飄飄欲仙。於是不禁想起了李白,沒有他的才情,但比他幸福,他只能在月下對影獨酌,而我則在晴日之下,在花樹之間,與一眾友人分享微微的醉意。...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爭取高考生報讀大專院校 獲得合理公平的考量

最後一屆高級程度會考已於今年舉行。制度的變更使考生不能像以往透過聯招方式報讀教資會資助的大專院校,只能以非聯招方式報讀,但過程中遇到不少問題。我收到數十名考生投訴,指出他們雖然考獲理想成績,有些甚至考獲3A、2A等成績,但制度削弱了他們升讀資助院校的機會。主要的原因,是非聯招方式提供的學額相對地少,競爭劇烈並且來自多方面,包括海外學生和本地副學位銜接學生。較早前,我與應屆高考生代表召開記者會,表達制度對他們的不公,並且去信各大專院校查詢詳情。其後,我陸續收到考生求助,於是再致函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查詢有關高考成績放榜時間的安排,並於兩日後連同收集所得的考生成績,再次去信各大專院校跟進事件,要求校方更詳細地解釋取錄非聯招申請人與否的準則。吳克儉局長的覆函中指出,截至上月22日,有至少70位高考生獲教資會資助的大專院校取錄。他又指放榜日期早於上年5月中公布,各院校亦已透過網站發布透過非聯招申讀入學的相關資訊。由於大專院校於收生上享有高度自主,各院系的收生要求亦會按每一年的情況而調整,教育局「不宜干預」。八大院校重申收生擇優取錄八大院校亦已先後回覆。各院校均重申收生基於擇優取錄的原則,校方會全面評審每一個申請,包括申請人的本港∕國際公開考試成績、其他學歷如副學士或高級文憑課程的成績、英語水平、校內表現、所報讀的課程的要求和面試或筆試表現。以下略述各院校的回應:● 香港大學指非聯招收生已進入最後階段,有小部分高考生的申請仍在考慮中。申請結果通知將於新學年開始前全部發出。● 香港中文大學指截至目前已取錄9名高考生。有部分高考生的申請仍在考慮中。● 香港理工大學指非聯招收生程序直至開學前才結束。截至上月28日共有22名持有高考成績的申請人和6名持有高考重考成績及副學士 ∕高級文憑一年級成績的申請人獲取錄。申請人不被取錄多因分數未達最低要求或面試表現欠佳。如有剩餘學額,各院系仍會考慮未獲取錄的申請人。● 嶺南大學指收生程序仍在進行。今年共有586人獲取錄,當中5人為高考生。● 香港科技大學指去年共收到140位申請人以高考成績報讀本科課程,至今已有14位獲取錄。● 香港城市大學指一共向47位持有高考重考成績的申請人發出取錄通知,其中16人在高考成績放榜後獲正式取錄。● 香港浸會大學指本年度共取錄5名持有高考成績的申請人,其中1位放棄取錄資格。● 香港教育學院指校方在考慮個別課程的申請時會重點評核相關科目的高考成績。例如申請人報讀語文研究榮譽文學士課程,校方會重點評核申請人中國語文及文化科和英文科的成績。如有學生於9月9日前放棄學籍,則由輪候名單中的申請人補上。申請人若於上述日期前仍未接獲通知,可當落選論。公平對待考生以免浪費人才綜合院校的回覆,以及考生最新獲取錄情況,我認為事情有了好的轉變。就在我發出信件以及考生們向公眾展示訴求的同時,獲資助院校取錄的考生人數繼續增加。我極期望這些考生獲得公平公正的處理,各有關院校應重新考慮考生的申請,以免浪費人才。而有關當局,包括教育局,考試評核局和各資助院校的責任是珍惜人才,公平公開對待所有考生,並確保收生準則透明一致,讓申請者有明確制度依循,獲得合理公平的考量。...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