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根除TSA嚴重流弊 還學校正常教學生態

圖一是一條小學三年級的數學題!題目不是個別學校給學生的課後作業,可以慢慢思考,而是政府給全港小三學生的統一考核!大家認為只有8歲左右的學生,能夠在1分鐘內答到嗎? 考題超出學生能力這題目出現在政府給小三學生的全港性系統評估(Territory-wide System Assessment)(TSA)中,題型在2006年首次出現,要求學生在特定格式上進行除法,數學老師稱為蟲蛀算。題目要求學生全對才給分,即3個空格內依次填上3、8及2才得到總分的1分。學生的確未必應付得來,因此當局的報告指出,學生的除法計算能力較薄弱,這題目的表現明顯倒退。圖二是翌年即2007年的題目,要填的方格由已經由3個增加至4個,但報告指出,學生的表現明顯稍遜。表現由「明顯倒退」變為「明顯稍遜」,即是有進步。為甚麼只是一年時間,並且題目的要求更高,學生的整體表現會有進步呢?相信答案也很明顯,這是操練的結果!之前的年份,還只在考核學生的短除法或減數的蟲蛀算,但突然出現被除數三個位的蟲蛀算,老師便因著這種題型,在課程設計及教學內容上改變及加深!但是,這種高層次思維的能力,是小三學生應具備的嗎?這是TSA一直宣稱考核的只是學生的基本能力嗎?為了要應付這些題目,學校的教育發展和學生的學習興趣被犧牲和磨滅了多少,當局知道嗎?學生答得對,我們的社會值得高興嗎?那究竟TSA是甚麼?成年人如沒有子女就讀小學或初中可能並不知道。根據官方的介紹,TSA是全港統一執行的評估,2004年首先在小三施行,是一個能提供客觀數據以幫助學校了解學生在初小、高小及初中學習階段完結時在中、英、數三科的基本能力,用作促進學與教的評估。換句話說,全港的小三、小六及中三學生,在學期接近完結時均要接受中、英、數三科的統一考核。排名效應引發操練本來,考核屬於當局宣稱的低風險,旨在讓政府掌握全港整體學生的學習能力及數據,從而促進學校教與學,願景是不錯的。可是,現在的TSA已經異化變質,因為學校在學生考核後會收到總結報告及學校報告,詳列全港和自己學生整體表現的資料數據。教育局在與辦學團體或學校管理層見面時,甚至在視學和外評時,往往以TSA的成績作為其中一項評定學生表現的範疇。辦學團體也可在屬校間互相比較和排名,「排名效應」便會自然產生,導致排名較低的學校的管理層,不斷向下即校長和老師施壓,做好TSA成績,於是操練便由此而起。還有,TSA各科試題愈趨艱深,考核時間也趨長。以小三評估為例,中文科兩篇閱讀篇章由最初500多字增至現在約1,200字,學生要在25分鐘完成20多條包括填充、選擇、短答和排序等問題。英文科的讀寫卷也限時25分鐘,學生必須完成5部分試題,包括一篇約30字的引導寫作。數學科更被強烈批評考題未能對準考核重點、擬題準確性不足及評分挑剔、考核內容超出課程要求和學生能力等。此外,TSA成績會影響學校開班數目的說法更甚囂塵上,早年,本港出生率下降,TSA的引入正值縮班殺校的高峰期,學校之間的競爭愈趨劇烈,同區尤甚,為了提升評估表現和學校形象,學校因此而操練學生。倡五方面著手改善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於2011年通過問卷調查及焦點小組訪談,收集前線老師的意見。結果清楚顯示,TSA已異化為高風險的「評核怪獸」,令整個小學甚至初中階段都籠罩在評核壓力和操練之中,學生、家長及老師均深受TSA遺害而疲於奔命,TSA的壞處和惡果比以前已廢除的升中試和學能測驗更長期和嚴重。學校要不斷補課,家長購買額外的TSA補充練習加壓,TSA成為了校內課程編排及測考模式的指揮棒,教學不再以學生為本,而以TSA為首,完全本末倒置。但TSA最重要的禍害,是小小年紀的學生已被操練得只看題型和關鍵字便要迅速找到答案,或者用「排除法」這些應試技巧作答多項選擇題,學生在小學階段已經失去對學習的興趣,教與學嚴重被扭曲!因此,我提出要根除TSA嚴重流弊,還學校正常教學生態。可從以下幾方面著手:  一、當局必須對TSA所引起的嚴重流弊進行全面的調查和政策檢討,這並不是單單通過早前公布在小六隔年舉行便能解決。二、當局應該引入《正確使用TSA內部守則》,供官員及學校使用及嚴格遵行。三、把TSA變回真正的低風險評估工具,如不要再向學校發表全港及學校各科的達標數據,反而需要積極增撥資源,為能力較低的學生提供適切的支援。四、全部年級的TSA可隔年甚至更長時間才進行評估,而且更可以小規模的抽樣形式進行。五、從速檢視TSA試題的難度、長度及普遍程度,讓評估真正符合學生的基本能力。正如教育局所言,「評核促進學習」並不是一個新概念,我們也不反對,但「評核帶動學習」,甚至「學習只為評核」,便是我們所說的本末倒置,必須堅決反對。TSA由2004年實施至今,學校已經歷了10年動盪和虛耗,我們必須撥亂反正,還學校正常教學生態。否則,TSA必須廢除,學生才不會繼續成為操練工具。...

Continue Reading

【成報】默念華叔

平日難得到郊外。元旦日,為了華叔的緣故,大伙兒到柴灣的歌連臣角墓園去。這一日,天上飄着幾片浮雲,藍得溫柔。山野之上,空氣清涼也清新,令人舒暢。我們一行幾十人,便在這溫煦的冬日裏,每人手持一枝白花,排成橫列,在華叔的墓前低頭默思。 華叔離開已經三年了。聖安德烈堂的葬禮依然歷歷在目,但歲月飛馳,不知不覺間已流走了一千多個晝夜。種種的哀傷已經沉澱成長久的思念,在靠前看你的時候,身邊的朋友竟親切而不脫輕浮地喊你一聲「靚仔」,想你泉下有知,也會不禁莞爾。 直到今天,華叔的魅力依然不減。他的老練,他的堅持,他的博學,他的赤誠,他的律己,他的智慧,以至他自成一格的書法,無論在教協內外,至今人們仍津津樂道。他的形象也已經超越黨派,不少政敵提起他也禁不住舉起大拇指。 我是他看着長大的。念預科的時候,因為參加中文運動中學生組的緣故,我常到佐敦道文景樓的教協舊會址開會和工作。念大學時參與學生會事務,又多次到尖沙咀的基督教工業委員會會所,與他和劉千石開監管公共事業聯席會議。那些年,中文運動、反日篡史、監管公共事業……舉凡關乎民族的、社會的大事,幾乎都有他的身影,都有他的呼聲。而關注這些事情的年輕人如我,也一定會經常與他碰頭。 大學畢業後,我特意到順天邨他工作的小學探望他,向他請教今後的路應該怎麼走。當時中英正要簽署香港前途的聯合聲明,社會形勢複雜而多變,而我也正面臨離開校園、開始工作的轉捩點,渴望着前輩的指點。那是我與華叔唯一的一次單獨的詳談,他特別囑咐我,多讀點書。直到多年之後有一次偶然與他在教協超巿的書坊相遇,他仍舊熱情地向我推薦好書。他的確是關懷後輩學習的老師、長者。這一刻,他一定會因為許多老友的前來而高興。也許,他仍在思考香港的未來、中國的未來……...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意外遇上書

  喜歡一件事,往往非常偶然。而我喜歡讀書,則是個意外。  讀小學四年級的那一天,我如常地上體育課。屋小學裏我們的校園算是比較大了,老師在空曠的操場上放置了六個欄杆,分成兩排,每排三個欄杆。我們便可以連續不斷地跳欄。我個子矮,跳得不夠高,不久便在其中一個欄杆摔了下來,左手手臂壓在欄杆上,骨折了。輾轉送到伊利沙伯醫院做手術,在病房裏過了好幾天。就在百無聊賴的時候,校長和班主任來探望我,還帶給我兩本小故事書,都是翻譯小說,一本是《圓桌武士》,另一本是《古堡藏龍》。  回想起來,我應該沒有看懂那兩個故事。但在電視機還沒有普及的年代,我赫然從書中發現了新天地,原來只要認識幾個字,只要翻開書,就可以回到千年前的歐洲,參與驚天動地的探險和決鬥,甚至想像自己像故事的主人翁一樣大展身手。  接下來的五年級和六年級,每天放學,我就在附近的小童群益會辦的小型圖書館消磨時間,通常是每天在館館讀一小冊,再借走一小冊,都是些成語故事、歷史故事、人物傳記之類,從沒有想過有甚麼益處,就是感到很有樂趣。  回想起來,如果不是經歷過這些意外,也真的不知道要到那年那日,我才會與書結緣。我生在基層的家庭,父母親受過的教育不多,除了課本之外,家裏並沒有其他的書。老師鼓勵我們看書,但我從來沒有接觸過課本以外的圖書,也不明白老師說的讀課外書是個甚麼意思,直到我翻開那兩本小故事書……  一場意外,兩本故事書,一個小圖書館,慢慢地,改變了我一生的方向。  其實書就像糖。小孩子嚐到糖的甜味,要他不喜歡也不行。小孩子一旦嚐到了書的樂趣與滋味,要他停下來也是很難的。  我的幸運,在於我在一場意外之後,不但在左臂留下了長長的手術疤痕,也留下了至今沒有磨滅的讀書的習慣和興味。 ...

Continue Reading

【成報】聖誕傳統

  平安夜,東方世界並不平安,人們紛紛離家,聚在巿中心狂歡。  同一晚,西方世界的人們紛紛趕回家,留下一個個冷清清的巿中心。剛好是完全相反的方向。  這一晚,聖誕老人在西方世界沿煙囪爬進人們家裏,在熟睡的人們夢中放下小禮物。  同一晚,聖誕老人來到東方世界,既找不到煙囪,即使偷偷溜進人家,也可能發現屋裏無人,特別是找不到年輕人,有點寂寞。  聖誕來到東方的香港、台北、上海、北京之後,便變成了狂歡和花錢的節日,尤以香港為甚,因為它遵照英國的傳統有兩天公眾假期和十幾天學校假期。熱鬧的是酒店、餐廳、酒吧、卡拉OK,要不便是飛機場──人們都趕「遊埠」。  而在西方,這一夜來臨前,飛機場、火車站擠滿了人,是交通運輸極度繁忙的日子。人們買齊了給家人的大小禮物,擠上長途汽車或滿載的飛機。這景象,或許會令你聯想到中國的「春運」,人人趕乘火車回鄉。  曾經有一位朋友到牛津留學,以為可以一嘗英國白色的狂歡聖誕的風味,誰知到了這一天,同學都走光了,宿舍裏空蕩蕩的,他呆望窗外,平日熙來攘往的街上竟然整整一小時沒有走過一個人影!他這才知道,聖誕原來是有不同版本的,當西方人講「Merry Christmas」的時候,他們心裏想的,與我們幾十年來所過的,根本是兩回事。  一位新近來香港工作的美國人,一談到聖誕,便想家了。她幽幽地說,今年將會是她平生第一次不與孩子一起過聖誕。她當然不會想到,在這個城巿裏,不能與長大了的孩子一起過聖誕的父母,應該是多數,但這裏的父母一定不會像她那麼傷感。  她又告訴我,聖誕翌日是boxing day,親人還會彼此登門拜訪──噢!那不正是我們的農曆新年嗎!原來東西方過聖誕節的習慣南轅北轍,但各有一個屬於家庭的節日卻完全相同。如果不計算教堂和聖詩,與西方的聖誕相對應的,其實是東方的農曆新年。無論如何,聖誕快樂!我們沒有義務恪守西方的傳統過聖誕,如何定義你的快樂聖誕,便悉隨尊意了。...

Continue Reading

【信報】行政長官候選人應該有「若干名」?

  行政長官候選人應該有若干名?我認為,答案應該就是「若干名」,不必再作具體人數的規定!這個最簡單直接的答案,最符合國際上對普選的認知,也最符合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相關規定。  有關特首候選人的人數,社會上已爭論了一些日子。以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為首的三人小組,在12月4日公布了題為《有商有量,實現普選》的政制改革諮詢文件(下稱《諮詢文件》),就普選提出了一系列問題,諮詢公眾意見,也在第3.22段很認真地提出了這個問題:「提名委員會應提名多少名行政長官候選人?」  問題的源起是全國人大常委會2007年通過的《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2012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及有關普選問題的決定》(下稱《決定》),《決定》這樣寫:「提名委員會須按照民主程序提名產生若干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全體合資格選民普選產生行政長官人選,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有些人認為,既然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了「若干名」,我們就應該回答這個「若干名」到底應該是「多少名」?按照這個思路,《諮詢文件》中鄭重其事,臚列不同的意見,既在第3.21 段指出在2007年時較多人認為以二至四人為宜,又在註釋中羅列應至少三人、應設定為五人,以及完全不設限制等建議,要求巿民選擇、回答。最符合全國人大決定  然而,這實際是一條問錯了的問題。  首先,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所提出的並非一個問句,而是一項規定。所謂「若干名」,並非詢問大家要有「多少名」(how many),而是規定候選人可以有超過一個人。在政府網頁提供的《決定》英譯版本裡,「若干名」被譯成a certain number of candidates。據台灣教育部編製的網上《國語辭典》,「若干」被定義為「大約計算之詞,即多少、幾許的意思」。這些都表明,「若干」的特點是開放的,可以是二,可以是五,可以是十,可以是一百。它並非實指一個數目,任何人要為它加上一個具體固定的數目,都是畫蛇添足,偏離了其原有的意義。  事實上,「若干」是中國法律中的常用詞。例如《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65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由下列人員組成:委員長,副委員長若干人,秘書長,委員若干人……」,這是一個很生動的示例:沒有標明「若干人」的委員長和秘書長,均只有一人;標明「若干人」的副委員長及委員,則有多於一人。事實上,最新一屆的副委員長有13人,而委員更多達161人。再看內地的官方英文譯本,這段話給譯成「the Chairman; the Vice-Chairmen; the Secretary-General; and the members」,「若干人」在字面消失了,直接把Vice-Chairman和members寫成眾數形式(plural)!由此可見,「若干」是中國法律中的常用詞,表明是多於一的眾數,僅此而已。  從沒有人要求為《憲法》中「若干人」定出一個實數。同理,我們也不必為全國人大《決定》中的「若干名」定一個實數。最不違反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做法,就是把這一句話照抄一次,搬字過紙。任何為它定下一個具體數字的企圖,都是把原有的規定收窄了,偏離了《決定》的原意。  其次,在筆者有限的知識中,也從沒聽說過國際上有哪一個國家會規定政治首腦候選人的人數。須作規管的,是候選人的資格和提名程序而已。例如某國採用政黨提名,凡在議會獲得多少席位的政黨都可以提名一位候選人,那麼,有多少符合資格的政黨就可以有多少個候選人,毋須再就候選人的多寡另作規定。否則,問題便大了,假設現實上有五個符合提名資格的政黨,卻同時規定最多只可以有四位候選人,那麼該怎辦呢?是抽簽淘汰一人?還是進行某種篩選呢?平白增加抽簽或篩選的程序,既無助於提高當選者的公信力,又會製造更多麻煩,甚至後患無窮,何苦呢?  人數的問題,只能隱藏在候選人資格和提名程序之內。採取某種資格及提名程序,便自然會形成某個人數上限,例如提名的門檻高,獲提名的候選人便不會多;門檻低,則可以容納較多候選人。這是相關規定的自然結果,而斷不能獨立地為候選人人數設限。  結論很清楚,從法理上、技術上,都沒有理由為候選人人數專門設定上限。《諮詢文件》中要回答的只是候選人資格和提名程序的問題;至於候選人人數這一題,是不必問也不必回答的。...

Continue Reading

【成報】郊遊

中午,開完會議,在初冬的馬路上吸一口清涼的空氣,忽然有一種久違的心曠神怡之感。我心裏明白,因為從一刻開始,我可以完全拋卻俗務,與老同學們去拜訪樹林與輕草。這種「完全拋開」的感覺,雖然只會是短暫的半天,畢竟是多個月來不曾有過的。天色灰濛濛的,但遊興不減,元朗大棠的楓葉林更是遊人如織,一群一群的年輕人圍着紅色的楓香樹取景拍照。我們也學着年輕人的樣子,恃着身上的衣服顏色鮮豔,也起勁地拍照留念。如今拍攝實在方便,隨身的手機便可拍出不錯的照片;但回想當年,照相機並不普及,拍照更是昂貴的玩意,我們這群老同學實在沒有留下幾張合照,今天總算可以好好地補償一下。從石屎路轉入泥路,這是元荃古道,據說是百多年前元朗十八鄉村民送貨到荃灣墟巿販賣的小路。古道在森林與溪澗之間蜿蜒開去,路上鋪滿細碎的落葉,踏上去悉悉率率,猶如加上一層鬆軟的薄墊,十分愜意。我們走的這一段並無人煙,十分寧靜,也許是入冬的原故,連一聲鳥鳴也不曾聽到過。我們談天的笑語,與腳下的碎葉聲,幾乎是唯一的聲音。走過一爿小廟之後,雨便來了。天文台的預報果然準確,讓我們六天前就知道這雨的來臨,但有時候我們寧願天文台失準,例如在這寒冷的冬天,誰想在山上遇雨?幸運的是,這雨是平心靜氣的,沒有夾着風,並不冷。我們打開傘或披上斗篷,聽雨水安靜地落在樹上、泥上、身上,看雨裏的景色更加迷濛、平靜。就這樣,在兩個多小時的行程裏,一切的雜亂與煩惱都完全拋給了山林與溪澗。我呼吸着郊野的清涼,享用着老同學間的情誼,一切都來得那麼平凡,那麼簡單。只可惜,今時今日,平凡與簡單並不易得。期待着不久之後,大伙兒再次結伴郊遊。...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曼德拉

曼德拉逝世了,舉世同哀。南非人載歌載舞,送別他們的「國父」,更在意要彰顯他一生的光榮。的確,他的影響力超越了時間與地域,所謂永垂不朽,曼德拉肯定是一個典範。 曼德拉的一生經歷過三個階段的奮鬥,其一是武力抗爭,其二是和平抗爭,其三是民族和解。在第一個階段,他是一個黑人,為了受壓迫的黑人同胞全力以赴,與統治者的白人不共戴天。第二階段,他仍是一個黑人,但願意與白人共存。到了第三階段,他是人,超越了黑白的藩籬,成為舉世的楷模。 不同階段有不同的目標,有不同的領悟。曼德拉的偉大之處,在於他能夠超越、轉化,不僅是超越自己的固有的思考方式,也帶領世人跨進一個新的範式,不是白壓倒黑,也不是黑打倒白,而是黑白共存共榮。 曼德拉帶領黑打倒了白,是民族英雄,已經是了不起的成就,就像是我國的朱元璋驅逐蒙古人建立明朝一樣。可是,那只不過是一個封建王朝取代另一個王朝,黑人的民族尊嚴建立起來,白人的民族尊嚴被壓倒下去而已。明朝取代了元朝,仍舊是一個封建王朝。 曼德拉沒有停留在朱元璋的層次,他有點像孫中山,從主張驅除韃虜到主張五族共和,以民主共和的政體,實現民族之間的平等關係。從清朝到民國,不再是封建王朝互相替代的永恒循環,而是一個政體的飛躍。而曼德拉在這一點比孫中山做得更徹底,因為滿族其實已近乎完全漢化,民國成立時已經式微,與曼德拉面臨的黑白對峙和互不信任相差甚遠。 曼德拉必須非常努力,才能夠填補黑白之間的距離。在電影《不敗雄心》(Invictus)記載了這一段歷史,這位新當選的黑人總統(由著名黑人演員Morgan Freeman飾演,Freeman這個姓氏在這兒配合得特別好)在1995年的世界盃欖球賽大力支持白人的國家代表隊,最終全國人民,不分黑白,共同分享一場由白人為主的國家隊的勝利。國家不再屬於某一種顏色,而是黑白共有。 曼德拉成功了。南非不但民主,而且融和。南非還有很多問題,要他的接棒者繼續努力,但曼德拉的貢獻已經把南非帶進一個新境界。不僅南非,還有全世界。...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保育大自然守護大浪西

大浪西灣的保育問題最近在立法會引起很大爭議,鄉議局的立法會代表劉皇發議員更罕有地提出決議案,要求把大浪西灣的「不包括的土地」在政府的修訂令中剔除,意即該處的土地可無規限地發展。在深入討論這個議案前,我想先讓大家更掌握情況。大浪西灣,是香港最著名的海灘之一,列於西貢「四灘一尖」之中,是甚多行山愛好者和遠足人士的重要郊遊聖地。除了香港人喜愛這帶自然山水之地,還有很多居港或旅港的外籍人士慕名而至。最為人所知的,應該是任期最長的港督麥理浩爵士,當年他在大浪西灣游泳後,在電視節目中稱讚香港最美的沙灘,就是大浪西灣,因此,大浪西灣的美景便為人所熟知。很久以前,大浪西灣也有小學,由教會興辦,名為海星學校。戰後初期有3班共30人。由於當地村民不是捕魚就是務農為生,小孩往往跟隨大人捕魚或落田工作,其後村民遷居,學童也逐漸減少,導致收生不足,最後剩下2名學生,海星學校於1992年光榮停辦。把「不包括的土地」納入郊野公園本來,大浪西灣一如其他郊野公園用地,一貫寧謐恬靜,與世無爭。但上市公司蒙古能源主席魯連城於2010年在大浪西灣不包括於郊野公園範圍的土地,進行違例挖掘工程,開發私人花園,此事引起公眾高度關注,市民一般期望政府能夠加強保護香港的郊野公園及其「不包括的土地」。在《2010-11施政報告》中,政府承諾會把郊野公園「不包括的土地」納入在郊野公園範圍內,或透過法定規劃程序確立合適用途,以照顧保育和社會發展需要。其後,當局根據指定郊野公園的原則和準則作評估,向立法會提交《2013年郊野公園(指定)(綜合)(修訂)令》(修訂令),確定第一輪把三幅位處西灣、金山及圓墩三幅郊野公園「不包括的土地」納入郊野公園,並歸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管理局總監(即漁農自然護理署署長)管理和管轄。三幅不包括土地中,只有大浪西灣受到爭議,因為其他兩幅是政府用地。現在有鄉民視政府建議為侵犯他們的傳統及土地權益,限制了有關地區的發展潛力,認為當局變相充公鄉民私有產業,因此大力反對。不過我認為,修訂令並沒有侵吞市民私產,市民仍然可以根據既定法例和程序,向政府提出,並配合周邊環境申請發展。修訂令旨在保護和保育大浪西灣附近的環境,以免被人用作與該處環境不協調的發展,從而破壞大自然美景。我強調的是防止不協調發展,大家請想想,如果這邊的海灘風景怡人,但在不遠處的那邊竟有密集而高聳的建築物,觀感是絕不協調的,也破壞了大浪西灣的自然景觀。大浪西灣極具生態價值我知道很多中學老師也很喜歡帶學生到大浪西灣旅行和進行實地考察,因為在環保教育的角度來看,大浪西灣的林地和溪流具有很高的生態價值,我們可以找到一些受保護的植物和瀕危及稀有的動物。而且,大浪西灣是本港受光害污染極少的地方,學生到達之後,除了驚嘆於其自然美景,也讓同學反省保育香港天然景色的重要性。因此,大浪西灣這帶「不包括的土地」的橋頭堡不能失守,而在立法會的辯論中,議員壁壘分明,支持和反對政府的均積極發言,在數小時的辯論後,最終劉皇發議員的修訂被否決,環保工作算是勝了一仗!...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PISA

新一屆PISA結果公布,又一次成為全世界最注目的教育新聞。這一回上海成了大贏家,香港緊隨其後,與新加坡分佔第二三位。華人地區可謂獨領風騷!PISA是主要由歐美國家組成的「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舉辦的一個跨國研究,調查對象超越歐美國家,已經擴大至世界各個角落。可是範圍越擴大,便越令舉辦者心寒,因為歐美國家的排名越來越落後,連素來排名甚高的北歐國家也大幅下滑,再無法與華人地區平起平坐。不過,只看排名榜是有偏差的。例如上述三個華人社區都是經濟發達的單一城巿,英美法德則是包含城鄉的大國,根本不能直接比較。肯定的是,如果研究對象不是上海,而是整個中國,結果肯定很不一樣。而且,排名看的只是最後的結果(outputs),但沒有考慮起點的inputs。比方說,成績較好的,往往是民族較單一、移民較少的地區,可見排名高低的因素有多方面,教育制度的效能只是其中之一。香港在PISA成績好,是好事,無疑應該肯定。不過,我們還應該看PISA的其他報告,看看在好成績之外究竟我們有沒有付出其他代價。例如過去的PISA也會告訴我們,我們學生成績雖好,但學習的興趣,其實不高!...

Continue Reading

【成報】他們高興就好

  今天媽媽很苦惱。她對爸爸說,要我多見識見識,今早報了一個遊學團,前往一個叫甚麼「何躝」的地方,欣賞一個叫甚麼「煩哥」的畫家的作品。可是,我上學的幼稚園今天又派發了通告,說在復活節安排了一個遊學團,去那個叫甚麼「三煩巿」的地方。媽媽一看,哎喲一聲,原來兩個遊學團撞了期。媽說,「煩哥」頂瓜瓜,不能不看;學校的團更不能不去。媽媽還說,錢不是問題,如果可以像幼稚園一樣,早上一間,下午另一間,那就好了。我大可以早上去「何躝」,下午去「三煩巿」,那就一天光晒!  我知道爸媽最終會給我決定的。我其實沒有甚麼所謂,反正也習慣了,他們高興就好。記得去年他們帶我去「巴泥」,說那兒有個頂瓜瓜的「煩耳菜宮」,要我去見識見識。我很興奮,因為爸媽說要飛過去,我以為爸媽會變成超人帶着我飛!後來才知道是乘飛機。不過我想乘飛機也很好啊,很刺激,可以和天上的鳥兒一起飛。然而飛是飛了,沒看到飛鳥,十幾個鐘頭困在座位裏,我只想回家和小貓貓玩。  我想和小貓貓玩, 爸媽是知道的。我想和Sabrina和Susanna玩,他們卻未必知道。我和兩位同學住在附近,曾經在幼稚園裏一起砌過積木,玩過「煮飯仔」,很開心。但放了學之後,我們三個都要去參加各種各樣的課程,從來沒有機會走在一起。如果讓我安排自己的復活節假期,我會希望到她們家裏遊學。  爸媽也不會知道,我最高興那次,其實是爸媽同時放假,帶我到大尾篤騎單車,放紙鳶。爸媽告訴我,水壩的一邊是淡水,另一邊是海水;我又知道騎三輪單車比兩輪容易。我們在壩上躺着曬太陽,吹海風,真是太快樂了。可惜自此之後便假期不再,因為我要上繪畫、音樂、英文班,媽媽給我做了所有計劃,就是沒有再去那個叫做大尾篤的地方。  其實我不太想去那些「煩」來「煩」去的地方。那個「煩耳菜宮」,我只記得要走很多路,腿都痠了,看到很多屁股,但其實一棵菜也找不到,不知道為何還好意思叫「煩耳菜宮」!但爸媽看來很高興,他們經常驕傲地向朋友宣布,女兒三歲時曾經在「煩耳菜宮」拍過美麗的照片。  我其實對爸媽的決定也沒有甚麼所謂,反正習慣了。他們高興就好 (註:文中名稱用諧音)...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