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李白也瘋狂

誰會想過活在唐朝的大詩人李白就像八爪魚保羅一樣,竟然能夠準確預言二十一世紀的世界大事! 巴西在主場以「七個一皮」的紀錄慘敗於德國腳下之後,我便接連在手機群組收到同一首李白的七言詩,詩云:「二月春風最芳華,零星雨色映流霞。一番跋涉幸有酒,四方睥睨此獨誇。巴山蜀水鍾靈秀,西川佳釀醉萬家。慘我魂魄蝕我骨,敗絕天下震邇遐。」群組的短訊中把這首詩的每句頭一字用醒目的紅筆圈出,連在一起看,竟然就是「二零一四巴西慘敗」! 不知道好事者會否在《李太白全集》中再找出另一首「藏頭詩」預言下一屆二零一八的賽果?或許已經有另一首講二零一四的盟主到底是德國還是阿根廷?總之,近幾個月我經常讀到手機群組中流傳李白的各種令人震驚的預言。例如有一首是這樣的:「馬騰駕祥雲,航行闊海郡。失於蓬萊閣,蹤跡無處尋。」每句首字串起來,竟然就是「馬航失蹤」!問你服未?! 還有,還有……有一首是「北京申奧一定成功」(詩人忘了北京申奧曾經失敗) …… 而且李白關心股票,有一首說「騰訊必勝三六零」,另一首說「三六零必定滅騰訊」(不知道詩人到底是何立場?)……更想不到的是,詩人李白也關心起娛樂圈,大陸一位藝人叫做文章,傳出有婚外情,李白竟寫了兩首詩,一首隱藏了「文章出軌」四字,另一首長詩就更顯露了:「文章愛上姚迪 棄馬伊俐」!……問你服未?! 還有,還有……最令民心振奮的是李白的強烈的民族感情,生於西域的他最痛恨的是東洋的日本。有一首詩,句首串起來竟是「日本人地震都得死」!還有一首,句首串起來是「日本去死」,句末則是「安倍定亡」,對千多年之後的安倍晉三,李白真可謂恨之入骨! 西漢末的王莽為了謀朝篡位,便出了很多「符瑞」,例如某地的井下找得一塊寫着王莽應該做皇帝的白石,這些「奇迹」的唯一功能,是說這些都是「順天應人」,命中注定。 千百年後,李白也因此而無法停下來,繼續要寫一首又一首預言詩,繼續滿足「天人感應」的傳統心理需要。 補充一下,上面的那首「巴西慘敗」的詩原來還有另一版本,最後兩句改為「奪我魂魄蝕我骨,冠絕天下震邇遐」。八句字頭連起來便是「二零一四巴西奪冠」!哈哈,鼎鼎大名的李白的預言也要作兩手準備啊!有人說:網上流傳,九成博亂!大家「執生」啦!...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未來土力工程師

近年一碰到工程問題,政府官員都很擔心交到立法會討論,一者工程經常延誤,二者造價奇高,三者還有種種政治因素(如港台新大樓),因此每每遭到議員百般審問,最後也不一定肯開綠燈。但有一類工程例外,就是斜坡維護,1972年的「六一八雨災」導致的嚴重山泥傾瀉記憶猶新,斜坡工程涉及的是純粹的安全問題,沒有議員會輕率否決。 斜坡的維護和保養,屬於「土力工程」(Geotechnical Engineering)的範疇,是土木工程的一個分支。除了斜坡之外,土力工程還涉及土地平整、隧道工程等等。香港地少山多,這類工程陸續有來,需要不斷有新一代的土力工程師投身和接棒。 上星期六,土木工程拓展署舉辦了一個「未來土力工程師日營」,大約有一百位中學生參加講座,然後是校際比賽。說是比賽,不如說是遊戲:同樣數量的泥沙,看哪一隊堆得最高?簡單到不得了。 不過,這個堆沙比賽也講一點學問。參賽同學同時獲派發水和一點廁紙;按照講座的內容,摻入不同比例的水可令泥沙的黏力加強或變得鬆軟,而廁紙之類的物料也可能強化泥沙的組織,使它變得更堅固。 夏天聽講座或許單調沉悶,但科學學習的好玩之處,是可以做實驗。這個比賽雖然不能算是實驗,但也是一種體驗和試驗。同學們把弄着泥沙,嘗試加添不同分量的水分,探索物料(廁紙)的特質,再嘗試用鏟和木板等用壓力加固,最後當然要考慮沙堆的形狀,不僅要堅固,也要夠高。 表面上,年輕人只是在「玩泥沙」,把臉和衣服都弄得髒兮兮的。實際上,這是寓學習於實踐。經歷了這個遊戲,理論不再只是屬於死記,而是深有體會。如果能在比賽結束後來個回顧與總結(debriefing),加固與理論知識的連結,那就更完美了。 有一位中一的女同學在比賽之後對我說,她很有興趣成為土力工程師。這可能只是短暫的衝動,但誰能預計,這一顆小小的種子日後會否發芽成長?十幾年後,或許有一位年青人成為新進的土力工程師,就是源於2014年的一個偶然!...

Continue Reading

【成報】「豪」給外傭

上星期一,我在本欄說:小孩子也可以做一點事。的確,孩子的能力要從小培養,孩子的責任心也應該從小培養。不做事,就談不上能力,更談不上責任感。要讓小孩子做一點事,就要設法限制外傭姐姐的責任範圍,不要讓外傭把小主人的事情都攬上身。小主人能夠做的事情,讓小主人自己負責,讓小主人自己做。這個意念,與一般的消費意念相矛盾。從消費者的角度看,聘請了一個傭工,當然是用到盡才合化算。小孩子綁鞋帶,難道傭工只是在旁邊看着嗎?她豈不「白逗人工」?精明的僱主猶如精明的消費者,不會做這樣的蝕本生意。可是,主人太精明,小主人就變愚鈍了。我們的許許多多小王子小公主淪落到升中學還不會綁鞋帶的田地,正是因為主人太精明而外傭太勤奮的結果。因此,要小主人變得能幹,主人就不能太精明了。「豪」給外傭,除笨有精!主人要做的,是限制外傭的職責範圍。隨着孩子一天一天的長大,能力一天一天的增強,外傭的職責範圍就一天一天的縮減。父母一方面教導小主人綁鞋帶,一方面吩咐外傭:「從今天起,綁鞋帶的小主人自己的事,不容Mary你插手了!」孩子再長大一點,父母一方面要求孩子自己管理好自己的床鋪,一方面吩咐外傭:「從今天起,床鋪的管理是小主人自己的事,Mary你不用管了!」其實要限制的,不僅僅是外傭,還有父母自己。看見七八歲的孩子綁來綁去都沒法把鞋帶綁好,哀憐地看着你,心軟了,便替他綁,或者馬上恢復傭工姐姐的職責,今後繼續幫他。這一幫,可是無底深淵啊!說到底,是傭工的角色問題,她究竟是階段性的「協助」,還是永久性的「取代」呢?階段性的「協助」的話,即是孩子還沒有能力的時候幫他一把,等他能力長成了,責任便要歸還給孩子了。但如果是永久性的「取代」的話,最終,能力歸於傭工,無能歸於王子公主,是完全可以預期的了!因此,「豪」給外傭,除笨有精啊!...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與張曉明會面

香港政改之路,長路漫漫。教協會一直堅持爭取民主,在現階段,教協會作為「真普聯」的成員,支持包括政黨提名、公民提名、擴大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提名的「三軌方案」,作為爭取方向。最終,我們會以會員的意見為依歸,決定是否支持最後的政改方案。 理事會在這個問題上,決定爭取每一個機會爭取民主,包括4月中旬的上海之行(已在4月12日的會員代表大會作書面報告)。5月28日,我繼續以議員身分應邀與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會面,反映教協會的立場。我在會面前三次向理事會同仁報告,並按建議在5月21日發出電郵通知有提供電郵地址的七萬多會員,也在事後就會面的內龍去脈與談話內容作了詳細的交代(參閱 http://www.hkptu.org/489)。可惜的是,我沒有在會面前通知傳媒,引致傳媒和社會人士的不滿意見,我謹為這一失誤向會員及公眾鄭重致歉。 重申支持三軌方案 會面當天,我重申教協會支持的三軌方案,即包括公民提名、政黨提名及低門檻的提名委員會提名的行政長官普選方案。我同時將教協會就政改的立場書交給張曉明,當面向他重申我們的立場,就是市民絕不會同意有政治篩選的假普選方案,因為有政治篩選的方案扼殺香港真正的普選,不能達致公平和民主的社會。 我同時將三份與我個人有關的文獻副本送給張曉明,這些都是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前夕的重要文獻。第一份是1983年中由香港大學學生會發表的 《就「港人民主自治」的意見書》、第二份是1984年初港大學生會《致趙紫陽函件》,第三份是1984年5月趙紫陽總理《回覆港大學生會函件》。 我是當時港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曾參與第一、二份文件的起草。這些文件強烈地表達當時的青年大學生,對回歸後實現民主和普選的期望。沒想到趙紫陽總理幾個月後會有覆函,並且清楚指出:「將來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民主化的政治制度,即你們所說的『民主治港』,是理所當然的」。「民主治港」的一個重點,正正是「將來香港地方政府及其最高行政首長應由市民普選產生」。 我向張曉明強調,這份覆函在1984年5月發出,至今剛好整整30年。趙紫陽總理當時是代表中央政府回覆香港市民的,中央必須落實「民主治港」這個莊嚴的承諾。 「雙認許」最重要得到市民認許 張曉明對於我重提30年前中央對香港民主治港的承諾,並無異議,但他認為香港未來的普選方案應該得到「雙認許」,即中央認許和香港市民認許。「雙認許」這個說法,之前沒有從中方官員聽聞,算是一個較新的說法,我即時回應說,爭取香港市民認許是非常重要的,而任何假普選方案都難以獲得大多數市民的認許和支持,而且會在選舉前後不斷挑戰行政長官及政府的法理地位,現時越來越嚴重的管治難題將會延續和惡化,無法解決。 我向張曉明表達市民爭取真普選反篩選的決心,他對我的觀點也算認真聆聽,但我必須承認,會面仍是各自表述,雙方立場未見改變。可能有人會質疑會面是否有用,但我認為應該把握每一個爭取真普選的機會,不能將與中央溝通的平台拱手讓給建制派,使中央及駐港官員無法直接聽到大多數市民的真實訴求。...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小孩子也可做一點事

香港的社會愈富裕,小孩子愈是不幸。不幸之一,是失去了勞動的機會。小孩子不需要為了賺錢工作,但需要勞動,讓他體會到自己的能力和價值。這一點,要數日本人最善長,電視節目裏常看到日本人安排小孩子出門到遠處替父母買些甚麼或做些甚麼,那是超高難度的,但在平日裏,日本人的孩子的確習慣為家庭分擔一點勞動。在學校裏,日本小孩子也會幫忙做一點清潔,吃午飯固然要自己動手吃,更要彼此分擔工作。其實,能夠為父母做一點事,為自己做一點事,可以是很愜意的。不久前有一個電視廣告,一個小男孩自己去快餐店點餐,成功之後,心滿意足地說:「我大個仔啦!」這正是心理學家馬斯洛所描述的「自我實現」的喜悅。有意義的勞動,是通向自我實現的重要路徑。六七十年代出生的這一代,小時候大多很窮,幾乎都要分擔家務,例如洗碗掃地等等。我們這一代並不見得喜歡勞動,有時也會想辦法逃避,但勞動的經驗告訴我們,地板是不會自動乾淨的,碗碟也不會自動清潔,總是要有人做的。有時候,把髒兮兮的地板擦乾淨,躺上去,涼快乾爽,也會有一種成就感。不過,自小分擔家務不純粹因為窮,這其實也是中國的家教傳統,有教養的富家子弟也要自小勞動。著名的《朱子治家格言》一開首便說:「黎明即起,灑掃庭除,要內外整潔。既昏便息,關鎖門戶,必親自檢點……」但現在,富人的子弟的勞動機會被菲傭姐姐、印傭姐姐搶走了,窮家的孩子的勞動機會也被過度熱心的父母或祖父母禁止了。二十多年前,教育署想推出小學生清潔課室計劃,也在群情洶湧之下被推翻掉了。孩子變成了大爺,習慣了被服侍,而沒有服侍的機會。毋須勞動,不用操勞,看似幸福。但無法體會地板因自己而變得清爽乾淨,沒有機會講一聲「我大個仔啦!」其實並不幸福。其實,每個小孩子都可以做一點事,由家務開始。...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少年履歷

近來常聽到家長在煩惱孩子的升學問題,有的人想孩子升讀名校,便想辦法滿足名校的要求,在還沒進入學校之前,便千方百計報讀各種類型的課程,參加各種各樣的比賽,務求把學前學歷與獎項編成一本亮麗的少年履歷,吸引名校的眼球,給孩子一個學額。這些家長一邊投訴報讀學校的歷程極度艱辛,一邊全力以赴,做到最好。他們的苦心誰不明白?在他們心目中,進了名校,就像為孩子打造了一張通向成功的長梯,方便孩子爬上社會的上層。這個報讀學校的遊戲很辛苦,有些家長問我有沒有捷徑,很抱歉:沒有。問題是,為甚麼要參加這種「遊戲」?我想,如果我是辦學者,憑甚麼要求三五歲的小孩子修讀那一大堆課程,取得那麼多獎項呢?這是哪門子的教育學呢?如果我真是辦學者的話,我會把那些沉甸甸的履歷退回給家長,對他們說:孩子需要的,不是這些。我會看看孩子是否健康活潑,我會看看孩子與老師是否投緣,看看他是否還有童真……他是否懂得英文普通話有何關係?他進來學校後我自會慢慢教他。他是否懂得西班牙語拉丁語法語德語就更沒關係了,兩年後包保他全部忘掉!並非每間名校都嚴選學生,但我很明白,如果我根據那些沉甸甸的少年履歷挑選學生的話,我會獲得一批文化資產(cultural capital)豐厚的家長,他們自會努力教導孩子,不用學校操心。家長的文化資產自動過戶成為學校的文化資產,而學校也因而自動移向社會的上層。我也很明白,經過十幾年的縮班殺校,這是不少學校不得已的辦法。而家長,也借助學校的名氣……但是這要付出沉重的代價,給犧牲了的,是孩子的童年,也就是孩子生命最初幾年真正的幸福,以及未來成長的基礎。大膽地說,那些厚厚的少年履歷表面上色彩斑斕,實質血淚斑斑。我真慶幸生於上一世紀,至少父母不用把我的童年時光堆砌成一本少年履歷,取悅一個莫名其妙的收生制度。...

Continue Reading

【成報】生日大過天

文化往往是在不知不覺間改變的。曾幾何時,慶祝生日從不屬於我們這些小孩子。也許因為小孩子太多,家家戶戶都有五六個小孩,又或者因為大家都窮,故沒有慶祝生日的雅致。如果媽媽記得我的生日,便會大清早給我煮一個紅雞蛋,就完事了。有錢的人家我不知道,但在我住的公共屋邨裏,那年頭,只有老人家生日才有資格在酒樓擺壽宴。 當我們已經長大,不再是小孩之後,便開始聽說有人為小孩子慶祝生日。其中一個熱門的地點,是麥記快餐店,招待的不僅是小孩子一家,還有同學,以及同學的父母。 大概二十年前,我有一個同齡朋友打算為她的年幼愛兒在快餐店辦生日會,我不以為然。我當時問她:有必要嗎?她回答說:當然必要,其他父母都這樣做,如果自己不做,她和孩子都會感到自卑的。 時代大輪滾滾向前,我顯然已經落後了。 然後我發現,給老人家舉辦的壽宴的重要性,已經被小孩子的生日會慢慢地取代。給老人家做的壽宴儘管仍在做,但大家的緊張程度,無論如何及不上新生的小孩。小孩的生日會非是全家總動員不可,而老人家的壽宴,年輕人有活動就可以不去了。 時移勢易,物換星移,文化正在不知不覺地改變。假如我生於今日,恐怕也不會滿足於那一隻小小的紅雞蛋。我一定會要求成為全家、全場的焦點。總之,生日大過天,我就是主角,請其他人讓路!...

Continue Reading

【信報】《2022年人力資源推算》有疑問

較早時,政府公布《2022年人力資源推算》(下稱《推算》),預測八年後本港將欠缺近12萬勞動力。與兩年前發表的《2018年人力資源推算報告》中的預測相似,個別教育程度組別的人力資源預計將出現供求嚴重失衡的問題,引起社會人士的關注。教育是人力資源規劃和發展的基礎,要滿足社會需求,同時避免資源錯配,嚴謹的推算和客觀的分析是關鍵。然而,《推算》中對不同教育程度組別人力資源供求的詮釋有值得商榷的地方,值得注意。一、碩士生過剩?最為人關注的當屬研究生供求情況的估算。數字顯示,到2022年,達研究院學歷的人力資源供應將大大超出需求53400人【表2】,數字大得有點驚人,令不少社會人士都擔心碩士過剩。例如《明報》5月20日報道的大標題為「2022年碩士過剩5.3萬」,同一天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召開會議,更有三位議員質詢政府有否向社會提出警示,勸年輕人不要去讀碩士或博士,甚至要求減少研究院學位!然而,這是對《推算》的嚴重誤讀(misread),如果按此發出訊號叫香港年輕人不要進修,將會是大錯特錯!事實上,學士為基本學歷,極少招聘廣告會特別註明要求碩士學歷。但基本要求不等於實際結果,年輕人都明白,隨教育程度普遍提高,更高的學歷會帶來競爭的優勢。因此,不少在職人士會在工餘時間繼續進修,以謀求升職或轉職。以教育界為例,公營中學教師入職資格為大學畢業或教師文憑,但今時今日,只持有教師文憑者已完全絕,而持有碩士或博士學歷的申請者則愈來愈多,整體教師隊伍的學歷水平不斷提高。在這種趨勢下發出叫年輕人不要進修的訊息,不是錯得太可怕了嗎?無論推動經濟轉型,或滋潤社會的人文素養,更多年輕人進修更高學歷是必不可少的。香港的高學歷人才數量已遠遠落後於日韓台星,如果因誤讀數據而壓抑本地研究生數量,那是香港的噩耗!勞福局常任秘書長譚贛蘭當日在人力事務委員會會議上指出,學士生與研究生的數字應合併計算,結果只會輕微超出需求2600人。基於可能出現的誤差,供求可謂大致平衡,這才是比較符合實際的說法。值得注意的是,兩年前的推算報告把學士和碩士納入同一組別(見【表1】),但在新《推算》中則分列兩項,雖然提供較詳盡的資料,卻反而招致社會的誤讀,相信是當局始料不及的。筆者希望各政策局不會因此而作出錯誤決策(例如壓抑碩士課程的數量等),同時今後再公布新數字時,應重新考慮分類,避免社會繼續誤讀。二、高中、文憑和副學位畢業生不應混為一談《推算》中另一個值得商榷的數據,是把高中、文憑和副學位學歷視為同一類,得出2022年此等學歷的人力資源將缺少64800人的結論。問題是:高中、文憑和副學士三種學歷,應該混為一談嗎?在傳統的分類之中,文憑和副學位課程均屬於高等教育的範疇,學生須在中學畢業後多讀兩至三年,付出頗為高昂的學費,才可完成。無論從畢業生年齡或受教育年期,其攀比對象都不可能是高中畢業,而應是學士畢業,或稍稍低於學士畢業。因此,《推算》的歸類方式是值得質疑的。但事實是非常殘酷的,過去幾年的就業數據顯示,副學士生畢業後的工資水平與高中生相差不遠,而且還要欠一屁股「學債」。因此如果從畢業生的工資水平考慮,把三者歸為一類,又確有其合理性。但這樣做,便恰恰說明現行的副學位課程缺乏應有的增值作用。這個殘酷的事實,由於過去的推算數字(見【表1】)沒有列出細項,三個數字混而為一,以致無法進行有意義的分析。今年的新推算數字把三者分項列出(見【表2】),便首次提供有意義的分析基礎:到2022年,高中程度的勞動人口短缺94100人,相反,文憑和副學士畢業生卻分別超出需求16300和13000人,兩者加起來高達30000人之多,那會積累多少年輕人的怨氣!結論只有兩點:今後的《推算》,應好好檢討其分類。而文憑與副學士的問題,的確是到了必須正視和檢討的時候了。...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未敢忘記

對於往事,人們可以選擇遺忘,還是記住。例如對於二戰,德國人選擇記憶,不敢忘掉侵略的罪行;而日本人則選擇忘掉侵略,只記住原爆,由加害者變成控訴者。記住甚麼,忘掉甚麼,是可以選擇的。 對於六四,香港人選擇了記住。每年到了這一晚,維園裏如海洋般的燭海,每一點光,都代表了一個頑強的記憶,一個歷時二十五年而尚未湮滅的記憶…… 六四的確是香港人集體的傷心往事。二十五年前,在中環,在維園,在馬場,在軒尼詩道,在皇后大道東,到處都曾經有過大型的群眾聚集。最初是聲援北京學生民主運動,其後終於轉化為流血鎮壓後的哀慟。那個時候,香港與北京的脈膊同時跳動,同喜,同憂,最後同悲。 六四之後的幾天,幾乎所有學校的老師都無心上課。 據說許多學校在翌日都馬上舉行周會,眼睛通紅的老師前一晚一直留意?電視台的直播消息,此刻在講台上只能泣不成聲…… 是這麼巨大的集體創傷造就了維園燭海,經歷了二十五年的歷史而不衰。我們就是藉着手持的一點微弱的燭光,照出了黑夜中的希望,也代表了薪火相傳,生生不息。 「不想回憶,未敢忘記」,是許多人的心情的真實寫照。是的,誰能忘掉那些無辜學生的犧牲?誰能忘掉那些坦克摧毀了扭轉中國命運的機會? 如果你沒打算忘掉,那麼,六四晚上,維園見。...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外遊的局長

執筆之際,立法會正在財政預算案辯論中討論是否應該削減吳克儉局長的全年工資,而吳克儉本人呢?正在芬蘭。 吳局長到芬蘭幹什麼呢?理由當然很充分,因為芬蘭教育近年在國際上極負盛名,各地政府紛紛前往朝聖,吳局長也順著國際潮流去看一看,也不會有太多人有異議。 問題是,這並非吳局長第一次外訪。在短短的一年半任期內,吳局長已經外訪13次,花費公帑高達262萬,離港日期也超過一個月。吳局長足跡遍布五大洲,這麼頻繁的外訪,又有什麼理由呢? 據說,他是去宣揚香港教育的輝煌;據說,他是去外地招生;據說,他是去學習外國的好經驗……可是,香港教育的問題這麼多,他為何不留港認真了解和思考呢?教育局人才濟濟,要招生,要學習經驗,為何一定是由局長出訪呢?他真的是傑出的推銷員嗎? 大家都知道,吳克儉並不熟悉教育政策,但不熟悉便去好好地研究學習啊!可是吳局長更熱衷的,似乎是外遊。 可以肯定的是,削減其工資的議案在現有體制中是無法在立法會通過的,吳局長仍可以繼續他的逍遙外遊。但同樣肯定的是,在他這樣的領導之下,香港教育勢將每況愈下……...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