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建源校長

新年伊始,先祝讀者新年快樂,健康平安!新一年本欄採用新設計,其實也是一個舊設計,是我多年前的個人化卡通。話說十多年前,我到一所中學擔任校長,做了三年。這所學校的師生關係特別親切,上任不久,已有同學們開始稱呼我為「建源校長」,甚至在道別時故意說:「『見完』校長了,拜拜!」這種親切的師生情,令我至今懷念不已。這學校也很有特色,不少同學喜歡藝術創作,其中有一位丁卓羚同學,當時就讀中四級,很有天份。當時藝術科教宋朝描繪開封繁華景象的宏幅巨製《清明上河圖》,我記得丁卓羚也曾仿照其概念獨力創作了一幅卡通化的現代《清明上河圖》,很不簡單。有一次,我們仍在紅磡青州街的臨時校舍上課,有記者來訪問我,想要拍一些能夠表現學校特色的照片。我就地取材,在操場的「跳飛機」圖案之上,單腳站立,雙手向左右伸直,有如一隻飛機躍躍欲飛;而一身校長慣常的西裝領帶打扮,更為這幅活潑的校園照片增添了趣怪的感覺。想不到這幅照片得到編輯的青睞,被刊在雜誌上;更想不到它吸引了丁卓羚的注意,激發了她的創作力。這不是她第一次把人物變成了卡通。我所知道的,當時的校監應該是第一人。我正式上任校長前,校監曾經代理過校長之職幾個月,與同學們很熟絡,深得同學喜愛。丁卓羚把校監的形象卡通化了,成為她筆下第一個既真實又卡通的人物。校監喜歡到不得了,把它印在名片背面,相信是全港最有創意也最有趣味的校監名片。當丁卓羚把跳飛機的我成功地轉化為可愛的卡通形象之後,她的作品當然順理成章地印在我的新名片背面。不僅如此,學校搬遷到聯合道的新校舍之後,這卡通圖案更搖身一變成為校長室門外的標誌,正式成為我的「形象大使」!不經不覺,離開校園投入政壇已經許多年了,但我仍然懷念昔日做教師做校長那種實實在在做教育的日子。校長室門外我那獨有的標誌早已拆下,被舊同事保存著,不久前送來給我留念——重逢丁同學的設計,回憶十多年前的一切,感動不已!...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止戈為武

漢字有象形文字,有如圖畫一樣,考究起來十分有趣。另外有些字並非圖畫,卻又兩三個字組成,很有意思,例如孔子儒家的核心思想「仁」,可拆成「二人」,古代權威字典《說文解字》解釋:「仁,親也。」單一個人沒所謂親愛可言,只有兩個人在一起才會產生一種關係,而良好的關係便是親愛,便是「仁」。又例如「信」字,所謂「人言為信」,人說的話應該有誠信。古人重視誠信,常言道「言而有信」、「民無信不立」等等,誠信和信譽,是每個人、每個在位者應有的基本品質。「二人為仁」,「人言為信」,都是把兩個字放在一起,構成一個新字,組成一個新的意思。這種造字方法,《說文解字》的作者許慎稱之為「會意」字。武力、武功、武器的「武」也是一個會意字。它也是由兩個字組合而成,分別是「止」和「戈」。(漢字字形不斷演變,當中的「戈」字有點變形,較難辨認。可試試先把「止」字抽出來,餘下的部分就是扭曲了的「戈」字。上古的篆書還沒有扭曲,可清楚看到上戈下止的結構。)據文字學家考究,「止」是腳趾,「戈」是兵器,士兵拿著兵器放在腳邊,「枕戈待發」,就構成了「武」字原始的軍事意義。這已經是多數文字學家的共識。不過,古人一早就為「武」字賦予了另一層意思:「止戈為武」,把「止」字解釋為停止、阻止、平息的意思,而「武」的最高境界,不再是使用暴力,而是平息干戈。這樣一來,「武」的字義就多了一層高超的哲學境界,也反映了中國人對用武者的期許。按照歷史記載,第一個這樣闡釋「武」字的,是春秋末期的楚莊王。他是「春秋五霸」的最末一位霸主,霸業之成,全靠他親自領兵,在「邲之戰」打敗強大的晉國。戰爭結束後,臣下向他建議把晉國陣亡士兵的屍首收集起來成一大墳,以表戰功。楚莊王回答說:止戈為武,武有七德,分別是禁暴、戢兵、保大、定功、安民、和眾、豐財,簡言之,戰爭乃是為了和平。因此楚莊王拒絕了臣下的建議,班師回朝。楚莊王的演繹未必符合「武」字造字時的原意,卻符合《孫子兵法》中「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慎戰思想,因而與「仁」、「信」等等,成為影響中國二千多年來人們的重要漢字,也成了重要的軍事倫理觀念。 【漢字趣談之二】...

Continue Reading

【信報】避免專職醫療服務「人搶人」

政府計劃未來幾年,在教育、康復及醫療範疇加強言語治療服務,有關的新措施本是值得歡迎的。然而,在政府部門同步增設職位而相關的專業人手未有同步增長下,令人擔心出現服務「人搶人」,並影響專業發展和服務質素等後遺症。服務中斷或減半財政司司長及特首各自在去年發表的「工作報告」中,先後宣布增加言語治療服務的新猷,包括增撥資源,為安老服務單位提供言語治療服務,協助有吞嚥困難或言語障礙的長者(2018《財政預算案》175段),新措施於2018/19年度內推出,涉及約200個新增言語治療師職位;由2019/20學年起,分3年在公營學校開設校本言語治療師職位(2018《施政報告》170段),預算每學年需聘請100多位校本言語治療師。本港不同社群對言語治療服務有一定需求,以我較熟悉的教育界為例,除了特殊學校的學生外,公營普通學校有言語障礙兼有其他特殊教學需要的學生亦不少,由2016/17學年的23580人增至2018/19學年25510人。因應《施政報告》的承諾,教育局由本學年開始改變服務支援模式,由過去向學校發放「加強言語治療津貼」,讓學校聘請校本言語治療師或外購服務,改為本學年新推出的「加強校本言語治療服務」,分3年讓學校自組群組(約兩校一組)聘用常額言語治療師。新措施的成效或許尚待時間觀察,但自新學年以來,我先後接獲校長和言語治療師的意見,反映言語治療服務供不應求,例如有學校的言語治療師職位一直懸空,即使改用津貼外購服務也不得要領,服務被迫中斷,或學校所需的服務時數被迫減半。至於現時仍使用津貼外聘言語治療師或服務的學校,部分因受聘機構的言語治療師「跳槽」,以致經常換人,服務極不穩定。有資深言語治療師形容,學校近月出現的服務短缺,是自2009/10學年教育局為學校提供言語治療服務支援以來前所未見的,擔心政府各部門若缺乏協調及未來2年進一步增設職位下,人手失衡將會加劇。為切實了解服務供求,我早前在立法會向政府提出質詢,要求政府交代情況。先說供應,教育局在書面答覆中,未能提供言語治療師的最新數字,只謂按2014的統計約有640人。倘以每年約有100多名畢業生推算,估計現時在港執業的言語治療師或有1100至1300人。需求方面,現時特殊學校開設的言語治療師職位約160個、教育局有12個、中小學全面推行「加強校本言語治服務」時需要420名,即教育界合共需要近600位言語治療師。對於學校聘請言語治療師或外購服務皆有困難,教育局承認首年開設的118個常額職位有29個懸空,涉及58所中小學;如有需要,局方表示會按學校的意願調整推行有關服務的步伐。好心可能變壞事此外,社署轄下的資助安老及康復服務單位,同樣有大量服務需求,非政府機構的言語治療師編制由2018/19年度約380個,增至本年度約520個,以及下年度約530個。換言之,教育及社福範疇所需的言語治療師,將由現時的800多人增至2021年約1100多人,與整體的執業人數接近,惟數字還未反映專上院校、衞生署、醫管局、私營機構等的人手需求。除言語治療師外,新一期審計報告發現,特殊學校物理治療師及職業治療師的空缺高達44%及37%,情況令人關注。政策雖好,也需有相應人手配合。政府推出新猷時,必須加強與業界溝通及部門間的協調,全盤考慮各方面的條件是否俱備,避免出現服務「人搶人」,像學校現時既難以聘請言語治療師,即使成功聘用也擔心流失,服務欠缺穩定性,甚或真空,豈不是好心做壞事?...

Continue Reading

【成報】輕鬆防疫

流感可以奪命,而小孩子、老人家都是流感的高危群體。流感肆虐,過去幾年都曾出現過因為流感高峰而停課的情況,而且小孩子在課室互相傳染之後,不但對他們自身的健康是一種威脅,更有可能把病毒帶回各自的社區和家裡繼續傳播。學校和學童,不知不覺成了其中一條病毒的社區傳播鍊。應對的辦法是提高學童的抗流感疫苗的接種率,打破這條傳播鍊。香港學童接種率一向低得出奇,遠遠低於其他先進國家,連鄰近的澳門也及不上。原因很簡單,香港過去靠家長自動自覺,但家長忙於生計,對於以為「可打可不打」的流感疫苗也就不太在意了,直到流感高峰,有孩子出事才緊張起來,已經太遲。其實大部分家長都願意打針,只要提供一個方便,就可以大大提高接種率,而免費到學校集體防疫便是最佳的方法。香港近年急起直追,逐步擴大免費到校打針的計劃,學童的接種率已經大大提升,今年更首次擴展到一部分幼稚園。不久前我去過一間幼稚園考察,問過家長,家長舉起大拇指大讚。她說,家長對學校和衛生署有信心,由學校安排,由衛生署派人注射,比起家長自己找私家醫生,又方便又放心。在學校打針還有一個好處,不少小孩子到「白雪雪」的醫務所打防疫針,往往緊張兮兮,還未目到醫生已經號啕大哭,弄得父母姑娘都狼狽不堪。而學校是非常熟悉的環境,沒有增加半點心理威脅;打針時,校方還特意安排家長義工摟著小孩,老師和姑娘則千方百計引開他們的注意力,哭的小孩明顯地少了,家長都安樂得多。但打針畢竟還是打針,多數小孩子還是怕痛的,因此科學家發明了噴鼻式疫苗,在鼻孔噴兩噴便成了。香港大學正在推行一個試驗計劃,我最近去中西區一所小學參觀他們的「噴射」(不是注射)過程,沒有一個小孩子害怕,沒有一個小孩子哭,不用勞煩家長做義工,連校工叔叔姨姨們也無須如臨大敵。這種輕輕鬆鬆的防疫模式,令一切都更如意,更快捷。(可惜的是,這種噴鼻模式並不適合年長人士。)噴鼻的疫苗貴一點,但效率高,應可節省其他成本。最重要是有機會減低孩子的抗拒感,提高接種率。無論如何,多一個途徑,多一種選擇,對家長、老師孩子而言一定是好事。聖誕來了,順祝各位讀者聖誕快樂,人人健康!(後記:這次參觀拍了短片,有興趣了解詳情的讀者可到我的Facebook專頁觀賞。...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對財政預算案的一些建議

反修例抗爭持續逾半年,香港經歷嚴峻的政治危機,問題根源在於政府的連番施政失誤及錯過修復失誤時機,加上警方對示威者的濫權濫捕,令民憤積累,終爆發一連串衝突。面對巨大民憤,教育界被當成是政治問題的代罪羔羊,屢受各方攻擊和干預,面對嚴峻挑戰。政府即將制訂新年度的《財政預算案》,加強投資、持續發展教育界固然重要,但際此動盪時刻,跟政府正常地談政策投資,有點平行時空的感覺。但作為業界代表,也要盡力反映對教育投資的意見。不過,政府亦要明白民生政策是絕不能解決政治問題,只有政府以公正態度處理事件,回應社會訴求,香港社會和校園才能回復平靜,讓學校重新上路,專注提升教育。為處理近半年的多次衝突,我認為政府在是次《財政預算案》中,首要是向學校發放一些非經常性的緊急開支,如派發清洗催淚彈殘留物津貼等;另外,政府亦應優先處理一些教育界長期積存的問題,包括落實幼師薪級表、改善教師編制等。發放非經常性緊急開支警方自6月起至今已在示威場合發射逾16000枚催淚彈,當中有一定數量的催淚彈射近校園範圍,催淚彈殘留物或影響師生健康,令校園有健康安全的隱憂。可惜,政府不但拒絕公布催淚彈成分,亦欠缺詳盡的清潔指引,更沒有提供額外資源予受影響學校進行有效的清潔工作。有學校需要自費及墊資聘請清潔公司、添購防護衣物。就此,我建議局方主動承擔清潔校園的費用,例如仿效強烈颱風「山竹」時提供實報實銷的一筆過津貼,保障師生健康。同時,政府亦疑因建制派議員有意否決撥款,因而把理大、港大、中大的合共3項醫療學系翻新或興建大樓撥款議程抽起,這做法嚴重阻礙香港培訓本地醫療人才。醫護人手短缺,勢影響全港市民。我認為,政府應立即向立法會申請把3項議程編排到優先位置審批,可讓市民知悉議員在表決時是否支持撥款。因應反修例風波及警暴問題而引發的示威,亦令個別大學校園受到嚴重摧毀,這筆未有規劃的開支,令大學難以調撥足夠資源復修;就此,教育局應對相應項目發放資助,協助大學復修校園。同時,政府應盡快處理教育界積累多時的問題,例如,落實幼師薪級表。政府自2017學年起,只以幼稚園薪酬中位數資助幼師薪酬,自此幼師流失率創下新高。特首林鄭月娥參選時曾高調回應幼教界訴求,承諾設立幼師薪級表,以保障及提升幼教專業。可是,政府近期提出薪級表的初想,非但未有與公務員總薪級表(MPS)掛鈎,當局亦可能不會以實報實銷方式承擔幼師薪酬,與業界共識訴求落差甚大。我認為,當局應在《財政預算案》中落實幼師薪級表,該表必須與MPS掛鈎。此外,教育局亦應在預算案中提高幼教資助,如增加全日制幼稚園學額、規劃幼稚園校舍用地、為幼師病假提供代課津貼、增設幼稚園特教統籌及課程發展主任等;在中、小學及特殊學校方面,則改善教師編制及學校的人事編制和薪酬架構,如增加班師比和教師中層職位、改善校長或副校等職系的編制等相應措施。長遠而言,政府亦應考慮在小學落實「一加一」輔導服務、增加融合教育支援、檢討學生資助政策等方向。總括而言,教育政策,需要的是充足而穩定的資源投入。可是,對比公共教育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GDP)比例,歐美發達國家的比例約佔5%,本港卻一直只佔約3.5%;縱使上年度相關比例達4.1%,屬近年...

Continue Reading

【成報】近視

時局動蕩,大新聞也被忽略了。報載:中大醫學院團隊發現,香港六歲兒童近視率(11.4%)冠絕歐亞,九歲兒童近視率更高達44%!這麼嚴重的兒童健康問題,見報一天之後,便沒有更多的討論了。差不多二十年前,有一位內地教育界朋友來港考察數天之後向我說:香港教育有一個大問題,怎麼近視的孩子這麼多?!有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香港絕少人關心近視眼,反而局外人一眼就看出了問題所在——不單是因為近視,也因為這反映出香港社會太輕視兒童的健康!我本身是個大近視,部份原因可能是先天的,最初發現患有近視時是小學四年級,一驗出來已經是300度近視,自此度數與日俱增,不斷更換眼鏡。長大之後,近視已深至千餘度,常開玩笑說自己是個「有深度的人」!很多香港小孩都是因為功課繁忙,沉迷打機,缺乏戶外活動而患上近視,因此常有朋友問我是否也是因為多讀書才患上近視?答案是否定的,小四配戴眼鏡之前,我根本不知課外書為何物。愛上課外書,是小學五六年級以後的事,也恰恰是配戴眼鏡之後。後來讀中學時閱報,有報導說有外國學者發現戴眼鏡和好成績兩者之間有一定的相關性,於是研究其間的因果關係,到底是讀書多所以近視,還是因為近視才讀書呢?結果出人意表,研究的結論是後者,多數近視人戴了眼鏡之後,很多活動(例如體育活動)都不方便,因此轉向讀書云云(可惜這並非必然的,如今更可能轉向打機!)。這報導也不知道是否可靠,不過是我第一次接觸到研究之中「相關性」和「因果關係」這些有趣的概念,更重要的是,我也懷疑自己之所以愛上書本, 實與近視有關——讀中一時連續幾次踢足球每次都踢爛一副眼鏡之後,我就意識到,近視帶來生活方式的局限,又何只是足球呢!淺近視還好,深近視便麻煩了,有些人無法適應隱形眼鏡,超過一定度數的人也不能做激光矯正手術。年紀大了,深近視更容易衍生其他嚴重的眼部疾病,例如視網膜較容易脫落等等,真可謂後患窮。香港一成多孩子六歲就患上近視,比例之高冠絕歐亞,如果度數一直加深下去,對他們今後的生活也真是後患無窮。香港的家長、老師、教育和公共衛生的決策者們,請不要掉以輕心,要想方法避免孩子患上近視,患上後也要設法避免加深。近視的成因大部分是與生活習慣有關的,多戶外活動,睡眠充足,少打機,減少功課量,不時讓眼睛休息,近視是有可能控制的。...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截取通訊不能侵害市民權利

本月初,立法會安排議員出席截取通訊及監察事務專員的年度滙報,可能多個會議重疊,只有涂謹申和我出席。議員出席專員每年滙報,看似是例行公事,但其實意義重大,專員透過經常而密切的監察,確保執法機關在截取通訊或使用監察器材進行秘密監察時不會侵害《基本法》保障市民的通訊權利。在《基本法》的保障下,「香港居民的通訊自由和通訊秘密受法律的保護」(第30條),當中亦包括了「得到秘密法律諮詢」(第35條),甚至是傳媒機構亦會透過秘密方式取得一些與公眾攸關的資料與訊息。當然,我們明白在特殊情況下,例如涉及嚴重罪行,需要為執法部門提供一些豁免安排,就這些秘密通訊進行有限度的截取,而為了同時平衡對市民的保障,於是出現了這條《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條例》規定相關行動須由執法機關一定職級人員向專員提出申請,獲批准後才可進行有關行動;行動期間,執法機關更要定期向專員滙報狀況,以確保該等行動不會超越刑偵的需要及損害市民秘密溝通的權利。執法人員連犯同類錯誤因此,社會是十分需要專員及其秘書處成員的努力、認真審查每宗由執法部門提出的申請,並覆檢他們的秘密監察紀錄,以確保執法部門的行動不會違反《條例》。回顧專員剛發表的《2018年周年報告》,去年有27宗執法人員違規個案,較前年的18宗增加五成。有執法機關人員及其上司,二人連續兩年犯同類錯誤,未有按規定保存截取得來的成果,分別遭口頭警告及書面訓誡;2018年執法部門申請截取涉及法律專業保密權的個案,亦比2017年的93宗急增至183宗,情況令人關注。2018年內,專員一共批核了1337宗執法部的秘密監察工作,並抽查覆檢了419項截取成果,佔總數的三分之一;秘書處不單只是紀錄了各項數字,更對各個違規個案有頗為詳盡的文字描述,供公眾監察執法機關的違規行為,這些工作對只有22名職員的秘書處而言,實在是不簡單。我在專員的簡報會讚揚他們的努力,專員反而謙虛表示因為人手限制,只能選取相對重要的部分來覆檢,我希望政府當局能夠增加對秘書處的支援。事實上,即使在目前人手限制的情況下,能夠做到三分一的覆檢工作,並敍述執法部門的各種違規情況,已經是對執法部門一種警惕,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執法工作會受到高度監察。增加監察權力減低濫權執法部門的職務固然是打擊罪案、維持治安,但在他們以法律名義行事時,亦需要有機關密切而用心的監察他們的行動,以免對任何人造成不必要的侵害。反觀另一個監察執法部門的機構──監警會,一直以來被批評欠缺法定調查權,現時的人手亦不足以處理自6月以來發生的各種大大小小衝突,因此才會出現接二連三有警員在示威現場使用過分武力的事件。縱使《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同樣有其不足之處,例如無權監察執法部門截取市民以通訊軟件傳遞完成的訊息,亦不能主動傳召及調查違規執法人員的箇中原因,但專員及其秘書處同事在《條例》所賦予權力之下盡了最大努力監督執法部門的工作,我對此表示感激,並寄望政府明白加強對執法部門監察的重要性,賦予更多權力予這些機構,以減低執法機關犯錯或濫權的機會,保障市民所享之權利與自由不受侵害。...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政府需正視及改善特殊學校積存的問題

早前應邀出席香港特殊學校議會(議會)一年一度的專題講座暨周年大會。適逢議會換屆,我也在此感謝特教界同工的努力,並祝願議會會務順利。會上,香港教育大學冼權鋒教授向與會者分享特校畢業生的情況,令人獲益良多。審計署日前亦審核了政府的特殊教育工作,結果,報告指教育局、社會福利署在特殊教育工作上有多項不足。當中包括特殊學校宿位不足、教師流失率偏高、培訓不足,以及聘請專職醫療人員困難等問題。其實這些問題存在已久,無論是教育界、社福界及專職醫療業界,均一直要求政府檢討和處理,以免影響教育質素及耽誤學童所需的支援,可惜,政府一直未有重視業界意見。一個成熟的教育系統,必須照顧不同學生的需要和發展。特殊學校多年來收錄不同類型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而處理特教生的困難不少,同工需要付出愛心和忍耐,當局必須給予更多扶持。可是,觀乎我早前到不同類別特校的探訪經驗,現時特校需面對的困難與挑戰甚多,政府必須立即正視。宿位學位長期不足部分特殊學校的學位及宿位不足,背後源於當局的規劃及協調工作不當。引述審計報告,局方就未有計劃在離島區提供肢體傷殘兒童學位,未有在沙田、西貢區域提供嚴重智障兒童學位,令有需要學生須跨區申請學位及上學;按審計署推算,宿位至2025/26年仍是供不應求。現時輪候每周7天寄宿服務超過1年的申請者就多於六成,情況嚴重。政府必須立即與業界商討,跟進改善,例如增建更多宿舍和彈性處理宿位問題。特校員工流失率高報告亦指出特校教師流失率高,由2014/15學年的6.8%上升至2018/19學年的8.5%,遠較主流學校同年的4.4%高,甚至呈上升趨勢,令人憂慮。現時,特校教師往往兼教小學、中學部,壓力繁重,當局須對症下藥,從調整工作量、理順中層管理和薪酬架構、調低班額、改善師生比例及強化培訓等多方着手,才能吸引及挽留人手。報告亦指出特校其他編制人手包括專職醫療人員及非專職人員的空缺偏高,當中,物理治療師及職業治療師的空缺高達44%及37%。事實上,我與特殊學校、專職醫療業界早已向政府反映問題,建議政府改善宿舍人手編制、增加專職人員、檢視培訓學額、改善薪酬條件、工作環境等。政府必須立即正視特校所面對的困難,並與業界商討並作出實際、可行的改善措施,以免影響有需要學生的學習支援。...

Continue Reading

【成報】芬蘭教育的「少勞多得」

不久前,芬蘭駐港領事館舉辦了一個論壇,邀請幾位曾經考察過芬蘭教育的本地人交流交流。我今年去過芬蘭兩次,也獲邀為分享嘉賓之一。其實一國的教育非常複雜,只去過幾次,也只不過是管中窺豹,只知其一,未知其二,因此只能談一談心得。一談起芬蘭教育,我們往往就會把它說成是香港教育的反面——比方說,香港教育呆板,芬蘭教育活潑;香港教育壓力大,芬蘭教育很輕鬆??。這裡的「芬蘭」二字,幾乎可以用任何西方國家(諸如美國、英國、瑞士??)取代。但其實芬蘭人很有特色,與其他國家並不相同,比方說,芬蘭人十分安靜。「Words are silver. Silence is gold.」(說話是銀,沉默是金)就是芬蘭人的金句。因此,不要把所有我們認為屬於西方人的「特點」都套在芬蘭人的頭上,芬蘭的教育也自有芬蘭的特點。其次,不要以為芬蘭的成績比香港好。是的,公元2000年的PISA研究,芬蘭獨佔鰲頭,但那已經是將近二十年前的事。剛發表的PISA 2018,芬蘭在閱讀的成績排第七,而香港則排第四。論成績,我們比芬蘭好得多呢!芬蘭應該倒過來向我們學習啊!然而芬蘭的強項,正正在於不太計較排名的升降。芬蘭人引以為傲的, 用他們的一句話概括, 是「less ismore」(少勞多得)。當香港學生每天呆坐課室六七個小時,回家再奮力做作業、補習六七個小時的時候,芬蘭的學生只須上課四五個小時,做一個小時作業, 餘下的時間就是遊戲、運動、做喜歡做的事情,包括閱讀。如果雙方的成績差不多,到底哪一邊的教育制度成功呢?正常情況是「less is less. Moreis more」,投入和產出成正比。有些國家兒童學得少,成績差,是「少勞少得」;香港人學得多,成績好,是「多勞多得」,看來都很正常。然而多勞的結果是壓力沉重,PISA 2018發現香港小朋友的生活滿足感極低,正是「過勞」(加上其他複雜社會因素)的惡果,是「多得」也難以補償的。難得有一個地方能做到「少勞多得」,這就是值得借鏡的地方,是英國、美國也做不到的。這說明了芬蘭的學習效能比其他地區高,每天用功五六個小時,勝似我們每天用功十幾個小時。到底他們是怎樣做到的呢?我們又是否可以放下貪多務得的思維,讓老師和學生都可以喘息一下呢?倘能解開這個謎,就功德無量了。...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政府須正視及改善特殊學校積存問題

新一份審計報告上周出爐,署方審核了教育局、社會福利署在特殊教育方面的工作,並點出多項不足及改善建議。審計署提出的問題,包括特殊學校宿位不足、教師流失率偏高、培訓不足,以及聘請專職醫療人員困難等情況,這些問題在特殊學校存在已久,無論是教育界、社福界及專職醫療業界,均一直要求政府檢討和處理,以免影響教育質素及耽誤學童所需的支援,可惜一直未獲政府重視。一個成熟的教育系統,必須照顧不同學生的需要和發展。特殊學校多年來收錄不同類型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為他們提供合適的教育。處理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的困難不少,同工需要付出愛心和忍耐,當局必須給予更多扶持。我近年親身走訪多所特殊學校,包括嚴重智障、中輕度智障、視障、肢體傷殘和群育學校等等,向校長和教師同工了解校內的問題與挑戰,認為困難甚多,政府必須立即正視,作出改善。特殊學校長期有學位和宿位不足的問題,背後反映當局的規劃及協調工作不足。舉例說,審計報告指局方未有計劃在離島區域提供肢體傷殘兒童學位,又未有在沙田、西貢區域提供嚴重智障兒童學位,令有需要學生須跨區申請學位及上學。此外,中度智障學生輪候寄宿服務等候期過長。截至2019年6月,學童輪候每周5天寄宿服務的輪候期超過1年的有29%,最長輪候時間更長達5年10個月;輪候每周7天寄宿服務的亦有63%須輪候超過1年,最長輪候期也達3年9個月。縱使教育局計劃在東涌、大埔、粉嶺、九龍塘增設宿舍或設有宿舍的特殊學校,惟審計署仍預計2019/20學年會欠缺161個宿位、2020/21學年欠缺125個宿位,整體宿位至2025/26年仍是供不應求 。加上教育局處理宿位亦欠缺彈性,如未有用5天寄宿的剩餘宿位,滿足7天寄宿需要申請者的部分寄宿需要,令宿位短缺問題一直滾存。政府必須立即與業界及持份者商討,改善情況,例如增建更多宿舍和彈性處理宿位問題。特校員工流失率高審計報告亦指出特校教師流失率高。主流學校教師流失率長期維持在4%至4.8%之間,相對穩定,但特殊學校教師的流失率卻由2014/15學年的6.8%上升至2018/19學年的8.5%,不但比同年主流學校的4.4%教師流失率高,且有上升趨勢,情況令人憂慮。現時,特殊學校教師往往需要兼教小學部及中學部,工作壓力繁重。當局必須對症下藥,包括從教師工作量、理順中層管理和薪酬架構、調低班額、改善師生比例及強化培訓等多方面着手,以吸引及挽留教師人手。報告同時指出特殊學校其他編制人手,包括專職醫療人員及非專職人員的空缺偏高,當中,物理治療師及職業治療師的空缺更高達44%及37%。事實上,我和特殊學校、專職醫療業界去年已分別向政府反映聘請相關專業人手的困難,並提出不少改善建議,包括改善宿舍部人手編制、增加專職醫療人員、檢視相關的培訓學額、薪酬服務條件、工作環境、政府部門間的協調規劃等。總結而言,審計報告再次揭示特殊教育界一直面對的困難,如政府再不重視,問題只會一直惡化,政府應盡快檢討,並與業界商討並作出實際、可行的改善措施,以免影響有需要學生的學習支援。...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