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隨和而不謙卑

牛津大學出版社的麥嘉隆兄送來書稿,書名叫《麥言回首:明串偽管理》,單是書名,便先聲奪人!。他大概不知道,我曾經做過出版社的工作。分別是,他是積累了多種工作經驗後轉到一家國際知名的出版社;而我,則是剛畢業後乳臭未乾便到一家超小型出版社工作。整間公司只有兩個人,同事是經理,我是總編輯!而時間匆匆,那竟然已經是整整三十年前的往事了……相同是,我們都與書有緣。讀書,編書,也寫過書,終身受書的恩惠。通過書,領受許許多多智者的教誨。讀他的書稿,可以知道他受惠於許多管理學的名著(包括聖經),讀他一本書,便可以窺見許多好書的精華。而麥嘉隆的特點是有話直說,毫不隱諱立場,要褒便褒,該貶就貶,可以刺激思考的火花。因此讀他的書,成本效益很高!我也曾輕輕涉足管理學。讀教育碩士時,主攻教育管理。可惜教育管理並不容易,它不如商業管理,有簡單的利潤指標直接衡量成敗。何謂好的學校與好的教育?可以爭辯一百年。麥嘉隆把香港教育的失敗歸咎於「公進民退」,我便不敢苟同。對我而言,民營教育是實驗進步教育思想的最佳場所,而高質素的公營教育則是促進社會公平的不二法門,二者各擅勝場。而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公營學校的急速擴展,正是香港教育的長足進展。至於今天的私營化,則沾染了太多商營化的概念,不一定是好事。讀編寫之外,我還教書,幾十年來一直做教育工作,現在即使誤墮政治的塵網,也仍以教育工作者自居。麥嘉隆原來也教過書,時間很短,而主要的工作是管理一家出版教科書和學術著作的大型出版社。讀他的書稿,可以看到他對教育的關注,也佩服他的銳利的觀察和深思。他認為品格教育比電腦教育更重要,他慨歎香港學生(其實是整個華人社會的年輕一代)語文成績居世界前列卻不喜歡閱讀,對於這些觀點,我只能舉腳贊成。麥嘉隆自稱「隨和而不謙卑」,知道他當年痛斥教育當局經過的朋友大抵都會同意。謙卑有時是美德,但正因為他不謙卑,故可以潑辣地把心裏話和盤托出,逼使聽者和讀者認真思考。因此不謙卑有時也是美德。讀他的書稿,感受他的不謙卑與「明串」,充滿樂趣。...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如何增加青年上流機會

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2013年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61.1%受訪市民認為現時向上流動的機會比十年前差,僅有14.6%受訪者認為有所改善;五成多受訪者表示,現今社會向上流動的機會不足,認為足夠的只有不足一成。究竟問題的根源在哪?教育工作者強調有教無類的精神,不論家境,每名兒童均可獲得免費教育的機會,憑自身的努力學習,由較低的社會經濟地位向上流動,避免出現階級世襲化的現象。可惜,現時資助大學學位嚴重不足,大量符合資助大學最低入學資格的文憑試考生,由於學額不足而被拒諸門外,得不到這張向上流動的入場券。今年,共有65000多名日校考生參加中學文憑試,當中符合基本入學要求的有26000多人,只有不足一半,即大約12000人能成功透過聯招入讀資助學士學位課程。大學學額不足,導致不少青年就算辛勤讀書,仍然遭大學教育拒諸門外。就算能夠獲得資助大學學位,很多同學未畢業便開始欠債,畢業後負債纍纍。根據學生資助辦事處的統計數字,2013╱14年度供資助院校學生申請的「資助專上課程學生資助計劃」,獲發放貸款學生人數有7000多人,平均每年貸款額約3萬元;至於獲得「全日制大專學生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發放貸款的學生人數有8000多人,平均貸款額為38000元。若以四年學制計算,連利息,每位貸款學生已經欠下10多萬學債。如今大學畢業生尋找工作困難,薪酬偏低,還要背負沉重學債,向上流動更是天方夜譚!修讀自資課程的大專學生情況更為惡劣,他們除了繳付高昂學費之外,伴隨的學債亦更沉重。2013╱14年度,供自資全日制學生申請的「專上學生資助計劃」,每位學生獲發放的貸款額平均為27000多元;「專上學生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獲發放的貸款額平均更高達46000多元。要解決上述問題,政府必須調升資助大學的入學率,增加受公帑資助的大學學士一年級學額、副學士、高級文憑及副學位銜接學士學額,並監管自資課程的質素;更要檢討學生資助政策,減輕學生畢業後的經濟負擔,不致令他們在畢業後負債纍纍。此外,年輕人的未來應有多元選擇,讓他們發展自己的專長。政府必須加強職業教育,在高中課程增加職能訓練的元素,或發展職業高中,讓學生有更多元及可銜接的職業導向課程,增加向上流動的機會。同時,政府亦要扭轉社會對職業導向課程必然比傳統文法課程次一等的刻板印象,鼓勵青年發展不同領域的工作,亦讓他們可以實踐自己的才能。...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如沐春風

想不到單老師仍然記得我的考試卷子——那三十年前的卷子如果仍在,也應該發黃了。聽說單周堯老師擔任一個公開講座的主講,便匆匆趕去,一來是重溫單老師的風采,二來是想把十多年前的一本有關文字演變的舊作送給他。他講完之後,我上前自我介紹,他不假思索便說:「我記得,你的考試答卷寫得不錯,是B+嗎?別的同學都是背講義,你用自己語言寫,也回答得不錯。」其實我生性疏懶,讀得不熟而已。熟讀的話,我也希望能照講義背出來,在他手上拿一個A。而這,其實不是第一次講的了。我記得很清楚,畢業幾年後曾經偶遇,他向我講的幾乎是同樣的一番話,但如今三十年過去了,他依然記得,彷彿就如昨天一樣!單老師是文字音韻學的大師是公認的了,但他對學藝不精的學生也如此關注,相信並非人人知道。不為人知的,是他曾經給我一對一補課。當年他在香港大學教文字音韻學,一年文字學,一年音韻學,兩年一個循環。我在二年級唸完文字學後,休學做學生會的工作,相隔一年後回到課室上課,而單老師已結束一個循環,又在重新教文字學了。單老師怕我沒學過音韻學,便在課餘抽空單獨為我補課。老實說,單老師根本沒必要這樣做,休學是我的選擇,後果也只能由我負責,但他沒有介意,主動給我補課,我能不感激嗎?只可惜,我限於才情,文字音韻都沒有學好,白費了他的許多精力和時間。其實,他的認真我是一早就領受過的。早在唸預科的時候,我參加了中文運動中學生組,幫忙編輯一份叫《中鳴》的刊物。當時一位港大學生建議我們就中國語文的學習問題訪問單周堯老師。我還記得,單老師在港大的辦公室向我這個乳臭未乾的中學生分享他學習的經驗,諸如讀小學時最大的娛樂就是閱讀用蠅頭小字印刷的《七俠五義》之類的舊小說等等。更令我感動的是,我其後把訪問稿送了過去,他把稿件修改後送回給我,那原稿紙上布滿了他用鉛筆寫的蠅頭小字,那麼工整秀麗,那麼一絲不苟!這件小事,恐怕單老師早已忘懷,而我則是感銘於心。單老師退而不休,如今轉到能仁書院擔任副校長,繼續培養後起之秀。這次講座的出席者之中,還有幾位是他近期的弟子,能夠領受單老師的春風,是他們的幸福。...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檢討文憑試不應受政治因素影響

教育局正就新高中課程進行中期檢討,通識科及中史科再次成為焦點,當中都有非常濃烈的政治因素。例如有人把最近青年人積極參與社會運動歸咎於通識科的設置,因而主張取消通識科的必修或必考的地位;又有人認為青年人認識中國不足,要提高歸屬感,便鼓吹把中史科「重設」為初中必修科;更有人提出因為修讀中史人數下跌,要以中史科取代通識科成為高中必修科。可是,教育政策、課程和考核制度的變更,絕不應以政治因素為先,最重要是看清現在文憑試存在什麼問題,方可對症下藥,始能讓學生真正獲益。「退修潮」廣見於不同學科自新高中課程推出以來,各選修科的人數大幅下跌。以中史科為例,選修人數由末代會考(2010年)的26186人,下跌至今年文憑試的6464人,下跌比率逾七成。就算學生在中四時選修中史,中途退修的人數也不少,以2011/12年入學那屆中四生為例,他們當中最後僅六成學生最後出席該科考試。考生人數下跌和「退修潮」的問題,絕不局限於中史科,而是廣見於不同學科。若比較末代會考及2014年文憑試考生人數,大部分學科均錄得超過一半的人數跌幅【表】,其中中國文學、歷史等科的跌幅約七成;然而,除了文科學科外,物理、生物等理科,甚至經濟科的跌幅均達到五至六成。須全面檢討問題根源究其原因,當然需要當局及學界認真研究。但筆者認為,有幾個潛在因素導致考生人數下降及退修情況。首先,中學文憑試的選修科科數要求比中學會考少,以往考生平均修讀4.04科選修科,如今卻跌至2.01科,整體選修科科次自然減少(2014年中學文憑試選修科應考科次為130742科,比中學會考時的335909科,下跌逾六成);各科考生人數下跌,實屬正常現象。另一方面,從學生揀選選修科的選擇,亦可發現學生多選擇理、商科科目,以出席人數計算,最多學生選讀的學科為經濟、生物、化學、「企業、會計與財務管理」等。這可能由於中學文憑試是直接決定升讀大學的公開試,學生考慮選科時除了個人興趣外,更會重選修科對升學機會的影響;課程內容的深淺程度和總量,亦影響了學生報考選修科的選擇。一個理想的教育體制,當然鼓勵學生多嘗試和涉獵不同的知識,而高中文憑試亦鼓勵學生在中四時多嘗試不同的科目,再根據自己的能力和情況決定是否繼續選讀這些科目。可是,由於課程負擔太重,現在大部分考生只會在文憑試選修兩科選修科,不論學生的學習興趣如何廣泛,都需要對選取科目進行取捨。更改必修科事關重大由此可見,修讀人數下降,背後牽涉到學制改變、課程總量及學生升學考慮等問題,凡此種種,均為文憑試大部分選修科面對的共同問題,要改善這情況,必須整全地檢討。至於更改必修科的問題,事關重大,因為輕言改變必修科,將大為影響文憑試的學科結構,甚至影響其國際認受性。由此可見,如果高中課程檢討受政治因素影響,隨便更改通識科的必修必考地位,不但無助改善教育質素,更無助解決現在文憑試出現的問題,對學生和老師又有何益處?...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改善教育規劃 增加財政資源 ——向特區政府提交《施政報告》教育建議

新一份的《施政報告》將在明年1月14日由特首梁振英先生在立法會發表,現正進行諮詢階段。今年,我們23名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為展示集體力量,決定聯合向特區政府提交共同建議書,期望政府當局能將建議納入報告內。我們的建議涉及政制、醫療、房屋、勞工及教育等15 項公共政策範疇、合共102 個項目,其中教育項目由我負責撰寫。由於建議只能列出重點,不能巨細無遺,因此我主要強調必須從改善教育規劃及增加財政資源落墨,才能扭轉近年香港教育從區內領導地位節節後退的局面。 我在建議書指出,本港的教育經費,並不足以應付社會期望,既緣於整體投入的不足,亦緣於資源分配準則的不公。政府短期內要提升教育開支達GDP的4.5%(現時3.6%),以趨近發達國家平均5.3%的水平。長遠而而,當局必須進行長遠及全面的學額規劃,搜集最新及最準確的預測和真實數據,及早諮詢教育界及公眾,妥善規劃幼稚園及中小學的學位,避免見步行步,維護各級的學校穩定及教育的健康生態。 大學方面,首要調升資助大學的入學率,主要措施包括增加受公帑資助的大學學士一年級學額,以及增加受公帑資助的副學士、高級文憑及副學位銜接學士學額,並監管自資課程的質素。 中小學方面,盡快開展中學小班教學,立即將每班學生人數降至30 人,長遠降至25 人,以銜接小學小班政策。小學更應繼續堅守25人的小班教學政策,教育局不應因人口暫時上升而隨便向小班學校增派學額,犧牲得來不易的小班教學效果。另外,我們也提出要改革職業教育,以幫助學生轉型。 關於融合教育,我們建議增加於主流學校就讀的特殊學習需要學生的單位成本,用以改善特殊教育措施及增聘校內主任級教師,統籌特殊教育需要學生事務。 當然,建議書也提出必須增加中小學常額教師教席,另外更要減低教師每周教學節數以及改善班師比例。 至於學校的資訊科技教育,我們提出增加學校津貼額,資助學校改善網絡及軟硬件,更新中小學資訊科技教育課程,開設常額資訊科技統籌員職位,資助基層家庭購買平板電腦或手提電腦,縮窄數碼鴻溝。 幼兒教育方面,我們要求盡快落實15年免費教育,爭取全日制得到加權資助,確立幼師薪級表並直接資助幼師薪酬。 對於有傳言指政府有意向中學通識教育科「開刀」,包括刪減課程內與政治相關的內容,甚至將通識改作選修科等,以圖減少學生對政治的關注和參與。我們強烈反對政府以政治干預教育專業的粗暴做法,認為當局不能以教育服務政治,而應尊重教育專業,讓教育回歸教育,通識教育科課程若有任何修訂,必須經過專業諮詢和按正常程序處理。 另外,我們爭取盡快落實「中文為第二語文」的課程指引及考評準則,全面檢討為少數族裔學生訂立的中國語文課程,引入更多教授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元素,並加強相關的師資。 關於學生福祉,我們建議為清貧學童提供津貼,以支援他們參與不同的學習活動,以滿足新高中學制中對「其他學習經歷」的要求。另外,也要增設課外活動津貼,申請程序和經濟審查準則可跟隨書簿津貼。 現時,政治氣氛低迷,但我仍然期望特區政府能夠對應教育的施政不足,努力改善,才不致讓我們的教育江河日下,被其他國家和地區迎頭趕上。...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敬悼何國鏇先生

12月2日,驚悉前政府教育人員職工會(前稱官立學校非學位教師職工會,或簡稱「官非會」)會長何國鏇先生當天早上不幸辭世,令人悲慟。何先生是香港教育發展歷史上的重要人物,特別是對官立學校教師的工會運動,貢獻尤鉅。他個子高,外號「高佬」;嗓門大,先聲奪人。加以樣子嚴肅,其威嚴足以令人震懾。八十年代初遇到他,我這個後輩是不太敢走近他的。但他意志堅定,為學生和老師謀取最大的公義和利益,形象與立場都極其鮮明,當時我們已經知道教師工會運動有兩位中流砥柱,一位是已故司徒華先生,另一位就是何國鏇先生。何先生是教師運動的百科全書。每一次遇到他,他都侃侃而談,記憶力驚人,能夠回憶人和事的各個細節,並且分析其中的關鍵。他曾對我說,運動的領袖必須分析能力高,而且講得有力寫得夠快。而他和司徒先生,都屬這一類難得的人物,故能引領教壇風雲數十年。他擔任北角官小校長期間,勤於校務,關愛學生,使北官成為極受歡迎的學校。他最為人稱道的,是在政府實施小班教學政策之前,在本世紀初,自行調撥資源,積極推動校本的小班教學,開風氣之先,使眾多學生受惠。當時社會上有些人不喜歡學校推動小班教學,經常把推動小班教學抹黑為學校收生不足的不得已的辦法。但何國鏇先生就是不怕,他以受歡迎的學校推動小班教學,打破那些沒有根據的謬論,結果學校更受歡迎。而我也因小班教學的關係,與他結緣,熟悉起來。近年何先生養病在家,身體日漸消瘦,不過他目光仍是那麼深邃,炯炯有神,常以教育為念,給我寶貴的意見。積數十年的經驗與智慧,屢屢令我茅塞頓開。最後一次與何先生相見,是教協四十周年會慶,他撐着瘦弱的身軀,堅持前來銅鑼灣會所向我們祝賀。這一切仍歷歷在目,只可惜今後已無法重溫。何先生功在教育,風範永存,謹致哀思,並請何太太及其家人節哀。(本文同時在《教協報》發表)...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完善規劃小一學額 滿足未來人口需求

教育局剛於11月下旬公布2015/16學年小一入學自行分配學位的結果。當天,傳媒追訪北區小學的派位情況,新聞片段播出家長忐忑的身影,緊張地查看張貼學校門前的「成績表」。一如以往,小一派位,有人歡喜有人愁。值得留意的是,今次自行派位的成功率偏低,僅得42.9%,幾乎是近十年來最差的一年,僅輕微高於上年度(42.3%),我認為情況是反映小一學額緊張。假使教育局仍不就小一學額做好規劃,滿足未來的人口需求,情況只會進一步惡化,對派位結果失望的家長和孩子只會一年比一年多。眾所周知,無論參加「自行分配學位」抑或「統一派位」,能否博得一席學位,孩子的成績表現固然重要,但很多時候都是付託於計分制度和運氣,相信不少家長均有深刻體會。不過,影響學位分配結果的,還有一個媒體較少論及的因素,就是教育局對小一學額的規劃問題,而這正是整體成功率下降的主因。雖然輿論一般認為跨境學童是對小一學額供應構成壓力的主因,不過,據上月傳媒報道,今年跨境學童人數對小一學額的供應已有緩和的趨勢;同時,其影響也主要集中在新界邊境地區。因此,現時全港性小一學額供應漸趨緊張的主因,應是過去十年本地女性生育率持續上升;今次小一派位結果反映的是2009年本地女性生育數字(44842人),隨後三年,該數字將增至47936人、51469人、58144人,增長速度驚人,而且未見有改變象。這些數字的影響範圍,將會遍布全港十八區。事實上,當局對小一學額規劃不善的後果已非常明顯。今年5月,教育局在觀塘、元朗東、元朗西三區共五個校網的小學實施暫時加派措施,小一每班加派五人至三十人,天水圍區更加至每班三十一人。小學被迫放棄落實小班教學政策以來的良好教學效果,為當局小一學額規劃不善而承擔了後果。技術官僚只視學生人數為一個數字,為求行政方便,隨時可加可減,沒有探求措施的合理性及其對學校和學生的影響。上述「加派」的例子可見,當局的學額規劃混亂,學額不足,不惜浪費小班教學的部署和經驗,擾亂學校原有的規劃。如果當局再不準確掌握未來小一學童人數、再不及早完善學額規劃、再不提出長遠的有效對策,企圖以短暫措施回應學額需求的話,問題只會不斷蔓延至各區,最終影響整個小學的教學環境。因此,當局須特別留意本地女性生育率上升所帶來對全港各區小一學額的壓力,相關的準備工作亦應提前展開,避免日後牽連其他小學政策,衍生例如「加派」等混亂。...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創意·朱鼓勵

台灣觀選,很好玩。我們去了三個地方。台中,勢均力敵。台北,綠強藍弱。新北,藍強綠弱。整體而言,綠的聲勢比藍強得多。本文刊出之時,結果應該一早出來了,大家不妨對照一下投票前夕的形勢與投票的結果是否相符。但這裏先不談黨派政治,只想記下幾個小觀察,也許由小見大,更有趣味。第一站,台中巿,我們拜訪了兩位巿長候選人的競選總部,雙方都不約而同地給我們看一段競選的短片。特別的是,兩段短片都採取了從上空俯瞰的拍攝方式,恍如在重溫紀錄片《看見台灣》,可見這部轟動台灣的紀錄片確實帶動潮流,香港的候選人大可學習。空拍的鏡頭使人感覺猶如撫摩大地,有說不出的關切之情,候選人在這背景中大談他們的建設遠景,這裏蓋一個歌劇院,那裏要打通一條高速公路……都是實實在在的建設。第二站,新北巿,只去了其中一位候選人朱立倫的競選總部。朱立倫的政績據說甚佳,而且在選前的民調中佔有非常大的優勢,因此在他的總部裏感到一種輕鬆優游,一方面減少文宣的數量,另一方面讓年輕人做很多有創意的東西。他自詡是做實事的人,形容自己是「doer」,繪畫了許多漫畫形象。他又玩「食字」,香港人叫巧克力做「朱古力」,他的青年助選人員便弄出一個「朱鼓勵」,請支持者給他寫下一些鼓勵的話。據說,用台語來念,「朱古力」正好是努力做事的意思,都蠻有意思。第三站,台北巿,兩位候選人的造勢晚會都看了一會。連勝文的晚會比較傳統,而柯文哲的晚會則採用了新形式,以音樂為主,一個又一個的歌手和樂隊輪流上場唱歌。當地的朋友說,傳統的造勢晚會不外乎恭請黨內大老一個個的上台致辭,幾個稍有名氣的歌手唱幾首老歌,上面呼,下面應,「凍蒜凍蒜」(當選)之聲不絕於耳,如此而已。但年輕人怎麼會吃這一套呢?這次能夠在競賽中領先的,都是富有創意的候選人,用音樂會取代傳統的造勢晚會只是其中一例。時代在變,精神在變,想不到選舉也在變哩!...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教育需要真正的休養生息

新一份的《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正進行諮詢,我們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聯合向特區政府提出包括政制、醫療、房屋、勞工及教育等15項公共政策,合共102項建議,其中的教育建議強調,必須從改善教育規劃及增加財政資源着手,才能扭轉近年香港教育從區內領導地位節節後退的局面。梁振英首年的《施政報告》主調是休養生息,但他竟將焦點弄錯,誤以為放手不顧便是好,於是特區政府在兩年來沒有教育藍圖和願景,不能把錯誤政策撥亂反正,連教育開支也縮減了。但是,教育政策千瘡百孔,怎能一句休養生息了得!教育界認為,經過逾十年不斷改革,教育人員的確需要不受干擾、政策不會朝令夕改地發揮教育專業功能,但是,當中必須得到政府充分支持才能做好教育工作,包括良好教育規劃、持續資源投放、改善教師入職機會和編制條件,這才是休養生息的真正意義,否則只是「不理死活」,要教師繼續容忍惡劣的教學環境,教學工作又怎能做好呢?學生同樣感到辛苦和不滿。不少修讀副學位的學生須繳付高昂學費,可惜,政府對自資副學位課程接近零支援,除撥地、學校貸款和少許學生貸款外,學生畢業後得到的是一身「學債」,以及就業困難,工資也偏低,向上流動機會狹窄,這將成為香港長期的難題,年輕人亦感前景黯淡。不過,很多人會認為本港的教育經費已經很多,政府不是經常說教育開支絕不手軟嗎?為什麼教育還是做得那麼差呢?我認為,本港的教育經費並不足以應付社會期望,除了整體投入不足,也因為資源分配準則做得不好;因此,政府未來教育施政,必須從改善教育規劃及增加資源為主,短期要提升教育開支達到GDP的4.5%(現在3.6%),以趨近發達國家平均5.3%的水平。另外,教育當局必須進行長遠及全面的學額規劃,搜集最新及最準確的預測和真實數據,及早諮詢教育界及公眾,妥善規劃幼稚園及中小學的學位,避免見步行步,維護各級的學校穩定及教育的健康生態。在大學政策方面,近年本港大學排名不斷下跌,雖然排名不需要過度重視,但本港的競爭力也受到大學入學政策影響,所以,調升資助大學的入學率,主要增加受公帑資助的大學學士一年級學額,增加受公帑資助的副學士、高級文憑及副學位啣接學士學額,以及監管自資課程的質素等,是不能繼續拖延的政策。中學的小班教學已爭取多年,也有需要啣接小學的小班政策;增加常額教師及改善班師比例,減低教師每周教學節數,增加於主流學校就讀的特殊學習需要學生的單位成本,盡快落實「中文為第二語文」的課程指引及考評準則,全面檢討為少數族裔學生訂立的中國語文課程,引入更多教授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元素,並加強相關的師資,也是改善我們教育政策的當務之急。最後,15年免費教育已經是全港的共識,政府必須付出決心和能力,排除萬難,盡快落實免費幼稚園教育,為幼師和家長爭取合理的教學空間,讓教育政策從良好的基礎做起,延續以後。...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兒童有話說

最近很流行的一句話:「勿忘初衷」。如果是短短的幾個月,要勿忘初衷,應該不難;但如果要放大到幾十年甚至一生,那就很不容易了。例如,今天很多家長都在驅趕着子女參加一大堆課外活動,他們可曾回憶起自己年紀小的時候,是否曾經痛恨自己父母強制參加某些活動?是否曾經渴望過擁有一點自由時間?當他們監視着子女的一舉一動的時候,他們有否回憶起自己的童年,在父母不知情的時候最能學會自己解決難題?也最快樂呢?政策制訂者也一樣,他們都會為了兒童的好,而做出最終是折磨兒童的決定。他們很少從兒童的角度看問題,很少會主動徵詢兒童的意見——雖然那些政策的中心對象是兒童,例如教育政策。在教育制度的制訂過程中,兒童往往是缺席的。上星期六,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召開「兒童議會」,近百位中學生扮演議員,就「促請政府增加兒童在制定教育政策的參與程度」的提案展開辯論,我有幸獲邀聆聽。這些年輕人一點也不馬虎,做了問卷調查,走訪了專家,寫出了他們的意見。他們認為兒童有自己的思想,兒童發出了聲音,政策才會更貼近他們的實際需要。有些兒童議員提出了一個有趣的問題:「如果兒童提出偏激或幼稚的意見,例如取消功課,怎辦?」相信不少成年人都抱有類似的觀點。但另一位兒童議員回應說:「兒童提出這些意見,可能正是因為功課太多、太難,這不正是政策制定者要注意的事情嗎?」說得好極了!兒童不想做功課固然可能是出於個人的懶惰,但問題也有可能出制度和政策的層面,好像現在小學的TSA與高中的校本評核,都是政策問題導致功課過多過難,這些政策的推出,為政者的出發點都是好的,以為對兒童有好處。但如果為政者關心和重視兒童的心聲,就會知道,孩子討厭功課憎恨功課,主要的原因是制度和政策造成的。其實,參考一下兒童的心聲,最能幫助決策者發現問題,了解問題。兒童不一定能夠提供最好的答案,但他們才是「當事人」,可以為我們找到最好的答案提供大量「貼士」。...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