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我大個仔喇!

「我大個仔喇!」很多年前,某大型連鎖快餐店推出一輯電視廣告,男主角大概是個小學生,他跑到銷售櫃位前點好餐後,興奮地回到家人身邊大聲說出了這麼一句話!對於他而言,能夠自己點餐,是個了不起的成就。不久前,我到一所幼稚園參觀,校方慇勤,招待我們與小朋友一起吃飯,並且由小朋友負責招呼我們。一堆小朋友走過來,每人伸手牽着一個大人的手,毫不羞怯,顯出訓練有素。很快,他們便把我們帶進飯堂,這一天,因為有客人來,吃的竟然是自助餐。牽我手的是一位小男孩子,大約六歲,名叫路一,長得相當英俊。他交給我一個碟子,然後問我要不要牛扒、蔬菜,便開始為我夾菜了。他的手很小,卻很靈巧,用夾子筷子條匙都很純熟,很快,我的碟子上已經滿是食物了。路一的成熟表現,令我驚訝,我相信我像他這麼小的年紀的時候,是不懂得這樣做的。緊隨我後面的是一個小女孩子,她牽着客人的手,也在慇勤地給他夾菜。客人大概心疼她是個小女孩子吧,很快便把她小手上拿着的膠夾子搶過去,反客為主,為她夾食物。在客人的強勢主導之下,小女孩子唯有貼貼服服地被侍候了。路一的遭遇和他的小女同學剛好相反。路一遇到的是一個「無所作為」的客人,可謂「一無是處」,所以路一要以他的能力照顧他。但小女同學的客人太能幹了,她想侍候他的企圖也落空了,在客人的熱情和關懷之下,她變得「無所作為」,「一無是處」。如果路一招呼十位客人,十位客人都讓他體貼招待,路一得到的十次鍛煉機會,也是對他的能力的十次肯定。如果那位小女孩也招呼十位客人,十位客人都因憐惜而反客為主,奪取了她表現能力的機會,那麼她得到的,便是對她的能力的十次否定!女孩的客人當然是出於一片好心,但客人的好心不一定能帶來女孩子的好報,這大概是他沒有想過的。為小朋友點餐、夾菜,對於成人而言,實在太輕而易舉了,但這又何益?孩子能力範圍內的,就讓他們自己做吧!正如那個電視廣告裏的男孩子一樣,能夠自己點餐,他會感到很自豪。...

Continue Reading

【成報】第一口煙

  最近有建議大幅提高香煙售價,寓禁於徵,人們議論紛紛,看來煙民的荷包又要再一次減肥了。   我不吸煙。但實情是,我吸過兩次煙。第一次吸煙,竟然是在讀幼稚園的時候!那時我一家住在雞寮(即今日的觀塘翠屏)的七層H型徙置大廈,即舊版《獅子山下》那一種公共屋,非常簡陋,廁所要到每一層的公廁,而廚房則設在走廊。一到黃昏,家家都在走廊燒飯炒菜,很不熱鬧!那時每家都有巨型水缸,人們都害怕制水,儲水以備不時之需。   有一天,沒人在家,只剩下我和哥哥二人。忘記是誰發起的,總之是找不到甚麼好玩的玩意,便想起爸爸平日吸煙津津有味,好奇心發作,便去找煙。我還記得那是一件白色的短袖襯衫,高高掛在窗邊,窗外便是走廊上的爐具和大水缸。我們從襯衫的口袋裏把香煙掏出來,非常興奮地點起一根煙,深深地吸了一口。這一口,叫我咳過死去活來!又苦又辣的滋味,到底大人們喜歡它甚麼?   唸中學時,開始有同學吸煙,我真不明白他們何以愛上此道。而他們可能以為我是個所謂「乖學生」,不願意接觸香煙。他們怎會知道,其實我吸煙的資歷,比他們足足早十年呢!我不再觸碰香煙,正因為我接觸過!   大學畢業之後,有一群同學一起在西環卑路乍街的舊唐樓租了一個單位,取名為「修遠軒」,我後來搬進去一起住。當時合夥的有幾個是煙民,於是我好奇心又起,想了解到底他們何以如此享受呢?是不是年紀大了,味覺會有變化呢?還是不同牌子有不同味道呢?於是我向其中一人要了一根香煙,燃點起來,作了人生第二次嘗試。   那久違的又苦又辣的味道又降臨了。我吸了一口,忍住了,然後讓香煙在我手上燃燒。等了好久,才吸第二口,而且是輕輕地吸,然後又把香煙拿在手上燃燒……周而復始,終於等到燒盡。   不知道其他人不吸煙的原因。我不吸煙,因為我吸過,兩次,很臭!...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建軍」方式處理青年問題適得其反

踏入2015年,教育界籠罩着一股政治陰霾,先有陳佐洱提出教育局須受中央「監督」的言論,後有梁振英以《施政報告》炮轟《學苑》,同時大灑金錢擴大姊妹學校計劃和內地交流團。公眾還未及消化這些消息,上周日竟出現一隊新制服團體「香港青少年軍」,並由梁振英、張曉明等人出任榮譽贊助人,解放軍駐港部隊更參與其中。特區政府無視教育真正需要,對教育界的訴求充耳不聞,反而把精力和資源投放於實現其政治化的項目。梁振英當年說好的「教育回歸教育,讓校園生活回歸正常」去了哪裏?香港青少年軍以一個民間團體的姿態成立,實質卻充滿官方影子,由特首夫人梁唐青儀擔任「總司令」,多位特區政府、中聯辦和解放軍駐港部隊中人皆有角色,可見這是一個高政治規格的組織。青少年軍以「報效祖國」為誓詞,更為學生提供軍事訓練,令人擔憂這支制服團體最終淪為「洗腦」工具。影響解放軍形象另一方面,解放軍駐港部隊在青少年軍的角色,同樣令人關注。自回歸以來,解放軍駐港部隊的活動十分低調,市民在街上不會看見身穿軍服的解放軍人員,就算我每天往返立法會,除了路經添馬艦軍營會看見幾位站崗的軍人外,也不會見到其他軍人在軍營附近行走。駐港部隊除了參與「毅行者」、國慶活動、軍營開放日外,甚少參與公開活動,是因為中央也熟知解放軍在香港的敏感性,且《基本法》第14條亦列明駐軍不得干預地方事務,故此自1997 年進駐本港以來,均保持十分低調的姿態。可是,青少年軍的成立,卻令人憂慮解放軍的角色已出現改變,甚至逾越《基本法》的限制。制服團體的功能,在於培養青少年的正確價值觀和發展領袖才能,提升紀律和自理能力,實屬青年事務的一部分。解放軍駐港部隊為本地制服團體提供成立儀式場地,日後為成員提供訓練和培訓,有否違反《基本法》第14條,值得關注。青少年軍的制服採用解放軍軍服的樣式,是另一個引起公眾憂慮的源頭。有傳媒甚至指出,青少年軍成員身穿的制服為解放軍07制式軍服。解放軍軍服向來受國務院《軍服管理條例》嚴格規管,禁止在市面流通、出借、贈送,甚至連「仿照軍服樣式」也不容許。是次青少年軍竟可以解放軍軍服作制服,難免令人懷疑解放軍在青少年軍擔演重要的角色。過去駐港部隊在青少年解放軍體驗營中皆有提供軍體拳、武器分解結合、實彈射擊等軍事訓練,這次青少年軍的成立,這類軍事訓練會否恒常化令人擔憂,而且有觸犯法律之嫌。事實上,《公安條例》第5條清楚訂明,任何社團的成員或附從者不得「被組織和訓練,或被組織和裝備,以便藉使用或展示武力以宣揚任何政治目標」;若該訓練「會引起他人合理地恐怕他們是為此目的而被組織和訓練,或被組織和裝備的」,亦屬違法。過往,因為駐港解放軍部隊長期保持低調,他們在港人心目中的形象並不負面,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於去年年底的調查顯示,46%市民滿意駐港解放軍的表現,不滿的只佔10%。然而,隨「雨傘運動」期間有關出動解放軍和最近《國家安全法》的討論,公眾對於政府的一舉一動甚為敏感。在現時的政治氣氛下,駐港解放軍貿然協助成立政治色彩濃厚的青少年軍,實屬不智,因這勢將進一步加劇青年對對中央政府的不信任,對於改善青年工作,可能恰恰適得其反。...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歷史博物館

曾經與一些香港朋友聊起,他們說經常到博物館去,甚麼大英博物館、巴黎羅浮宮博物館、台北故宮博物館,講得出的,通通去過,都是被旅行社安排的,就是沒有去過香港的大小博物館。可惜!看盡天下珍奇,卻遺忘了家中瑰寶!說是瑰寶,絕不誇張。例如尖東的香港歷史博物館,除了名為「香港故事」的常規展覽之外,近期有兩個「亮點」,值得大力推薦!一個是「俄羅斯宮廷文物展」。如果你到過聖彼得堡的冬宮和夏宮,曾經被那兒的富麗堂皇震撼過的話,這一次,你可以不必長途跋涉,就可以重新體驗一次。因為,博物館把俄羅斯的國寶「搜掠」一空,通通搬到尖東讓我們看個飽了。而更好的是,這次「搜掠」的對象是聖彼得堡的「皇村」﹙Tsarskoye Seto ﹚,香港的旅行團極少安排到這裏,但其瑰麗堂皇之處,卻與冬宮夏宮相仿。一踏入展廳的360度投影區,就有如置身「皇村」裏號稱「世界第八大奇觀」的「琥珀廳」,腳踏馬賽克的木地板,頭頂巨大的壁畫。如果碰巧展廳無人,可以靜靜坐着,看光影變遷,細味俄羅斯皇族數百年的浮華幻影。展廳中間最搶眼的,是六匹馬拉動的馬車,是皇帝皇后到莫斯科出席加冕典禮時乘坐的。據說這個形態在俄羅斯也看不到,那六匹馬的配飾,原本是分散放置的,到了香港,工作人員打造了馬的模型,把配飾放上去,還原了馬車的全貌。而那馬車本身重達數噸,因為是國寶的緣故,不能拆開,只可整件搬運,要把它從千里之外運送到尖東的展廳,極費周章。而博物館的工作人員成功了,他們付出心思和汗水,讓我們適意地慢慢欣賞。參觀博物館,猶如享用一頓廚師細意經營的盛宴,就是這麼一回事。其實,這次在香港參觀還有兩大好處。其一,不會像旅行團般有時間限制,一次不夠,還可再去。其二,在俄羅斯看不懂俄文,但這裏每件展品都有詳盡的中英文介紹,「母語教學」,看得明白舒暢。累了,便可到館內新開的餐廳歇歇。這是第二個亮點:又一山人的設計,集香港各式傳統食肆的大成。徜徉其中,又是另一番味道。...

Continue Reading

【信報】一國兩制不容倒退 中央官員務必慎言

上星期,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屬下的全國港澳研究會舉行「香港教育、青年專題座談會」,會長陳佐洱的一番言論再次引發市民對法治和憲制的憂慮。陳佐洱在總結發言時,不僅批評香港青年在雨傘運動的表現,更把矛頭直指教育局,認為教育局局長等主要官員須接受中央政府和香港社會隨時監督;而教育局局長及行政當局須「正確指導」辦學團體、諮詢組織和各級各類教育工作者如何培養合格公民繼承人。眾所周知,目前香港政制改革裹足不前,人心鬱結敏感,每有風吹草動,造成的漣漪甚可覆舟。全國港澳研究會為中央政府就對港事務的高層次智囊機構,受國務院港澳辦監督和管理,陳佐洱身為前港澳辦副主任,且為回歸前中英談判的中方代表,其言論有一定代表性,也會受到重視。正因如此,是次言論令港人再次憂慮港人治港理念倒退,「一國兩制」已名存實亡,並在特區政府中製造寒蟬效應,影響高度自治,是非常嚴重的政治事件。陳佐洱提出「監督論」的依據,是《基本法》第48條中特區政府主要官員由中央政府任命的條文,認為中央既有任命之權,就有監督之權。可是,《基本法》第136條和第137條清楚規定,香港教育政策由特區政府「在原有教育制度的基礎上,自行制訂」,屬於本港高度自治範圍;而《基本法》除第43條規定行政長官向中央政府負責外,並沒有條文規定問責局長須受中央政府監督。試想像,假若主要官員皆受中央政府「隨時監督」,變相令中央直接管理香港各政策局,甚至可以處分免職主要官員,這豈非違反《基本法》訂明「高度自治」的原則?更重要的是,中央官員高調點名指教育局須直接受監督,除了教育局局長受壓外,其他問責官員難免感受到無形壓力,日後制訂政策時,容易時刻顧慮中央評價,處處猜度中央意旨,出現寒蟬效應。這樣下去,「一國兩制」勢必名存實亡!此外,「正確指導」辦學團體之說,亦令人擔心辦學自主和學術自由受壓。現時,香港約九成公營學校均由宗教團體、慈善團體等辦學團體主辦,對它們施加壓力,無異於對所有學校施壓。事實上,教育局與辦學團體的關係有清晰規管,學校亦有一定的辦學自主性及學術自由,這亦受到《基本法》第13條明文保障的。辦學團體的辦學方針和內容,並非只聽命於教育局,而是須要謹守教育專業的要求、並聆聽老師、學生和家長的意見。「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是《基本法》確立的特區管治基本原則,訂明中央政府與特區政府的權力關係。近年,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亦經常把「依法辦事」掛在口邊,可是,近年我們卻看見中央政府不斷干預特區施政,而特區政府亦無法捍「一國兩制」。陳佐洱的言論,令我們更擔心教育事務進一步受政治干預。因此,中央官員務必慎言,教育界和公眾也要慎防政治缺口,繼續監察政府一舉一動,避免「一國兩制」進一步失守!...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打破學位教席上限 憑學位得學位教席

行政長官的第三份《施政報告》將在1月14日星期三發表,現時有一些「放風」項目,包括擬資助中港學校結盟和增撥內地遊學團款項,這些均不是教育界最急需的項目。我認為教育界重中之重,是改善教師編制,增加年青教師入職機會和提升教師士氣。因此,我剛提出《2015年施政報告教育界前瞻》,倡議「休養生息,積極扶持」的理念,列出五大重點項目,21項補充建議,均是教育界爭取多年,極待撥款落實的教育施政。五大項目中,我在這裡重點提出增加學位教師比例。近年來,教協會收到許多教師投訴,他們持有學位資歷,在校內工作亦與學位教師無異,但多年來仍只能擔任非學位教師職位,不但薪金有所損失,士氣更大受打擊。目前,中小學分別有98.2%及95.2%的教師持有認可學位,但中學學位教師比例只有85%,小學更低至50%。以人數顯示,共有超過1萬4千多名教師具有學位資歷但只能擔任非學位教席,當中包括1萬位小學及4千多位中學教師,他們共佔5萬名中小學教師編制的3成。換言之,3成教師資歷受到歧視,但政府無視現狀,敷衍塞責。其實,2004年後已沒有非學位教師的培訓,而在職非學位教師絕大部分已進修增值至擁有學士、碩士甚至博士學位。隨著教師退休或自然流失,非學位教師數目只會越來越少,相反,學位教師則越來越多。現時的學位教師比例僧多粥少,既剝削未能改編為學位教席的教師,也造成教師分化和人事矛盾,嚴重打擊教師士氣;另外,有相當部分學校未盡用學位教師名額,形成「有位沒人用」的不理想現象。因此,我向行政長官提交的教育施政建議,提出打破學位教席上限,採取憑學位得學位教席原則,盡快先由校內合資格的非學位教師透過改編職系填補學位教席。同時,教育局需監察學校未有盡用學位教席情況,從而紓緩「有位沒人用」的不理想現象。我的《2015年施政報告教育界前瞻》已提交給行政長官、政務司司長、財政司司長和教育局局長,我衷心期望我的建議獲得接納,為教育界積極扶持,休養生息。(網址:http://www.hkptu.org/8384)...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戴眼鏡

最近換了眼鏡, 問助理好不好看,回答說:「看久了便會習慣」,答案真老實!其實那是舊眼鏡,框比較大。在台灣的華山1914看展覽時,戴着的眼鏡不堪輕微撞擊而斷裂了,於是本已淘汰的舊眼鏡搖身一變,成為我2015年的新款眼鏡。眼鏡是近視人的恩物。在發明眼鏡以前的古代,究竟近視人是如何生活的呢?是在跌跌撞撞中艱難地走完一生嗎?我在這方面倒是有一點經驗。現在回憶起來,我應該是個天生的大近視,在戴上第一副眼鏡之前,應該算是個輕度視障,終日生活在迷迷糊糊之中。也許是這個緣故,我對我唸的第一所小學,幾乎沒有留下任何視覺印象!那所學校叫佛教內明小學, 是老屋邨火柴盒式學校,我在那裏唸小學一二年級,除了一位曾經近距離懲罰我的兇巴巴女老師之外,我記不起任何老師的形象,也看不清黑板上的字。幸好,那年代的老師只是教書而已,書上的字我湊近一點便能看到,練習簿也一樣,測驗考試照樣過關。一班四五十人,誰會去留意這個不起眼的小伙?於是我在模糊的世界中度過了這兩年。三四年級,我轉到藍田循道小學讀書,一切如故。直到有一天,來了一輛車,停在學校附近,同學輪流登車檢查視力。結果出來,我的近視眼已經三百度!於是父母親帶我去配戴平生第一副近視眼鏡,簡直就是重獲光明!據說詩人徐志摩也是大近視,當他第一次戴上眼鏡時,抬頭發現滿天繁星,感動到不得了。我沒有他的詩意,初次戴上眼鏡,只感到暈眩,因為近視較深,一時無法適應。無論如何,我終於看得見黑板上的字了,我至今仍記得四年級班主任劉老師的樣子。到五年級,我再一次轉學到愛德華小學讀書,留存在腦海裏的視覺記憶也變得豐富了。我也考得了平生第一次全班第一名,回憶起來,眼鏡應記一大功!有人問我,何以對近視一直噤聲?早一點說,不就早一點配戴眼鏡嗎?可是,他們怎會理解,一向迷迷糊糊,便會以為迷迷糊糊正常不過。從來沒有看清楚過,又怎會認為模糊是問題!所以我在教育學院任教時會跟同學說,將來在小學教書,請留心那些瞇着眼睛看黑板、經常聽不見老師叫他們名字的同學,他們不一定是笨或分心,也許只是看不見、聽不清而已。老師注意一下,就可能會改變一個孩子的命運,正如當年那輛開到學校替我檢查眼睛的車一樣。...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撥亂反正 還本地學生升學機會

最近,政府建議由2016/17學年起,所有修讀副學位、學士學位及研究院修課課程的非本地新生,應通過核准教資會資助學額指標以外的超收方式錄取。筆者歡迎建議,因為新政策踏出了撥亂反正的第一步,把公帑資助的本科生學額歸還給本地學生,輕微紓緩資助大學學位不足的問題。而院校仍可以用非資助學額的方式,最多取錄核准學額指標20%的非本地生。在2013/14學年,在15,000個核准教資會資助第一年學士學位課程學額中,資助院校錄取了14,643名本地學生及2,446名非本地學生。事實上,國際知名大學均會取錄一定數量的非本地生,以促進文化交流,提高本地學生的質素,以及提升本地大學的研究能力。問題的關鍵,在於公帑資助的高等教育如何在保障本地生升學利益和促進大學國際化兩者之間,取得一個合理的平衡。非本地生入讀本港資助學士學位的歷史源於1996年。教資會在1996年10月發表報告書指出,為了促進香港作為亞太區高等教育中心的地位,政府應容許院校在學士學位及研究生修課課程的學額中,收取不多於4%的非本地學生,其中2%計算在核准教資會資助學額指標內,其餘2%則不計算在內。香港高等教育收生國際化自此開始。回歸之後,政府對高教國際化的期望愈來愈高。2002年,政府指出,為了使香港成為卓越的高等教育中心,院校應取錄更多內地和其他國家的優秀學生,以提高本地大學的質素;因此,在2003/04學 起,學士學位課程和研究院修課課程中的4% 的非本地學生學額,全部納入資助範圍,也就削弱了本地中學生升讀大學的機會。其後政府多次放寬非本地生收生限額。到2007/08學年,政府把非本地生的收生限額再進一步提高至20%,限額分為兩部分:4%在核准學額以內,即受資助的學額;16%在核准學額以外,即自資學額,收取較高的費用。這就是現行的政策。香港市民一直要求增加大學學額,很多中學生因為學額不足,即使考獲大學入學資格,也往往被摒諸大學門外。2014年未能經聯招入讀資助學士學位課程的「失落者」達14,000多人!這些學生如要繼續升學,唯有被迫入讀自資課程,或者到外地就讀。問題是,資助學士學位(一年級)其實共有15,000個,這本來已經是僧多粥少,非常珍貴,但透過本地文憑試升讀的學額卻只有12,000個,當中出現的差額,原來有600個被上述的非本地生政策佔用了;此外,還有「另類途徑」的「非聯招考生」。過去十多年,政府不增加資助學士學額,卻令文憑試考生的升學機會在不知不覺中減少,這是不能接受的。政府決定把600個資助學位還給本地生,是合理的做法,政府必須增加對高等教育的承擔,投放更多資源在高等教育上面,例如增加資助學士學位課程學額、對自資專上院校學生提供資助等等,提高本地學生入讀資助大學的機會,方可解決現時的問題。...

Continue Reading

【成報】乞靈

「三十如盤……」許多年前,背得出許多乞靈的詩句,但記憶經不起年來的風吹雨蝕,如今竟只剩下這麼一行了。問原因,可能只是一直不懂得。對乞靈這位詩人本身,也有太多不懂得,例如他為何遠赴英倫定居?為何熱切的心一直不改?但詩人如詩,只須會意,不一定要懂,對嗎?「乞靈」是筆名,本名叫吳呂南。三十八年前,他到藍田的青年中心做主任,把文學帶到那片荒涼的山上。那一年,兩間大學學生會合作的「青年文學獎」停辦,他居然聯合區內兩所中學的中文學會,舉辦全港性的「藍田中文寫作比賽」,竟也成了一時盛事。而我,一個中四學生,就這樣遇上了乞靈和青年中心。如今回想,如果不是那個小小的偶然,我也許一直會醉心古典世界,在教育制度的四牆之內做一個馴良的學生,冷眼也不去看外面一眼,然後升學、工作。但因緣際會,青年中心成了我的一個小小的中轉站,沿着乞靈成長經歷的線索,我慢慢打開一道又一道的窗和門,走近二樓書店、雜誌、學生運動、青年文學獎……但與乞靈的相處,其實只有一年。那一年,他做寫作比賽的籌委會主席,我代表學校的中文學會出任籌委會的秘書。每天放學,我便揹着書包到青年中心去登記來稿資料,然後聽他發表許多在學校裏從來不曾聽過的奇怪的經歷和偉論。那時他喜歡穿鮮艷顏色的襯衫,經常因為不適應新配的隱形眼鏡而眨眼,在那個年代不是很正派的樣子。但他充滿熱情和精力,拉起衫袖就帶着義工們去做服務,然後又成立寫作班,帶領我們在原稿紙上塗鴉。後來他離開了,新來的主任要一切回歸「正常」,我們一群會員跑去機構總部投訴,說青年中心不該那麼一板一眼。投訴不果,大家便陸續散伙了。這段後來的故事,他也許並不知道。世事如盤, 他後來輾轉到英國定居,做社區服務,轉眼竟然就是幾十年了。他依然浪漫,依然寫詩,依然關心,憂思忡忡,特意在這個冬季回到他成長的城巿, 搭一個帳幕,感受添美道在風中的寒意。三十多年之後,帶點滄桑的臉容之下仍然是熾熱的熔岩。寫詩不僅用筆,而且用人生。...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動力來自肯定

在台北,我們參觀了一所職業高中。學校裏有一個大型的展示室,足有香港兩個中學課室那麼多,恒常地展示着同學的設計作品,有室內設計模型,有立體壁畫,有以色彩對比為主題的裝置設計……一進去,就有一種美不勝收的感覺。試想像,你是其中一個學生,在苦苦經營一個作品之後,發現自己的作品被選中放在學校的展示室裏長期展示,那是多麼興奮的事啊!游目四顧,這房間裏的幾百件作品,就是幾百個同學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成果。而每一次,一個作品被選中,就是一次激勵,令一個或者多個同學的心血脈沸騰。參觀之後,是一次座談會,有香港的老師問學生的學習動機如何,該校的老師回答說:作品獲得展示,就是學習動機的重要泉源,所以他們刻意開闢一個這麼大的作品展示室。一進去,低班的新同學就知道,優秀的作品應該達到一個甚麼的水平;他們也會想像和希望,自己的作品他日也會放在這裏。一個展示室,不僅鼓舞着創作者,也鼓舞着後來無數的參觀者,為他們開拓更廣闊的想像空間。這印證了我當年的經驗總結。我曾經做過一所以藝術為主的高中校長,幾年之後,我做了一個簡單不過的總結:藝術教育之動力來源之一,就是展示。畫畫、模型要有展覽,音樂、戲劇要有演出,文學創作最好能夠出版……所有的這些展示,都是一種肯定;而且也訓練學生的膽量,畢竟讓自己的作品展露於公眾之前,接受公眾的注目以至批評,都是跨出自己的小小世界的重要一步。其實更重要的,不是形式上的展示,而是展示背後隱藏的重視。我很記得,高中參加一個青年中心的寫作班,每人每月寫一篇文章匯編成文集,然後在導師帶領下逐一討論。有一次,我們偶然知道工作極度繁忙的導師,無論怎樣也要讀完我們的作品才前來開會,甚至在茶樓一邊吃着碟頭飯一邊讀我們的作品,我們都很感動。因為我們知道,至少,我們有一位非常認真的讀者。公開的展示,認真的關注,是每一個創作者無法抵禦的動力泉源。...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