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面試補習班!

推薦各位看一部舊片:日本人拍的《搶錢家族》。這部片來頭甚猛,1990年在香港影藝戲院上映,映期長達一年半有多,票房超過一千萬,至今仍是一個奇迹!該片在諧趣中有諷刺,相信今日看仍可會心微笑。 其中一個情節,是日本人的小孩子竟然要參加面試補習班,當時的香港觀眾看了,都笑得前翻後仰,感到日本民族確實變態!想不到,四分一世紀過去之後,香港人也染上了這個絕症…… 上星期,除了政改,最吸引社會注意的是一則廣告,照片中的女孩淚流滿面,然後廣告警告你:你不愛競爭?但競爭會找上你!意思是:你要生存,就要參加我們的面試補習班! 香港教育生態的惡化,已經到了令人難堪的局面。兩三歲的孩子要為爭取進入名幼稚園而補習如何面試,四五歲的孩子則要為爭取進入名小學而補習如何面試……再加上形形式式的才藝班和不管有沒有興趣的興趣班,無辜的稚子在本應最幸福的時候,就被推進為了他們好的「競爭」的漩渦之中,永不超生! 是甚麼原因我們的社會變得如此樂於集體虐兒?我估計,有不少家長一邊罵這個廣告,一邊含淚乖乖地把親愛的孩子送去受訓。為了孩子的前途,家長又有甚麼辦法呢? 但真的沒有辦法?我不相信。這是成人世界集體作的孽,成人就有辦法、也有責任去解決。這些現象發生在日本和香港(很快也會蔓延到內地),因為我們這些東方人都有一個共同點:如果身邊的人都把孩子送去惡補,如果你不這樣做,會極度不安,你怕你會落後,更怕孩子會落後。我們都是「羊群效應」裏的羊。但這必然是我們的命運嗎? 我深信真正負責任的父母,夠膽說不!...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發言批評《財政預算案》 沒有顧及教育項目

今年的財政預算案,重點是「擴大優勢」及「多元發展」,相信不會有人反對以此作為財政策略,以推動香港的公共財政,問題在於政府所進行的資源分配,有沒有按著這樣的目的進行,亦即是說,是否說的是一套,做的卻是另一套;又或者所制訂的政策和措施,能否達到這樣的目的,換句話說,目的與方法是否配合。 作為教育界的代表,我完全感受不到政府在教育的投資,能夠達到所說「擴大優勢」及「多元發展」的目的,也感受不到這一年的教育政策,可以回應上年《財政預算案》「提升競爭力」的主題。相反,我感到的教育施政和資源分配,只會「扼殺年青教師機會,製造學校惡性競爭」這樣讓人失望的結果。 教育開支增長一直下滑和萎縮 政府一直聲稱重視教育,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先生也在預算案中指出,教育開支總額793億元,經常開支714億,佔政府最大的開支範疇。不過,政府沒有說,政府坐擁638億元盈餘及8,195億元儲備的情況下,本港的教育開支增長一直下滑和萎縮,最新的教育總開支佔公共開支比例只有16.7%,遠比高峰期的24%低得多,今年也是回歸以來第二低。回顧過去10年,教育公共開支平均增長只有3.1%,在十大政策範疇中僅排第九,增幅遠低於公共開支平均增長的4.9%,也低於去年通脹率4.4%。因此,新增的教育開支勉強只能維持既有的教育服務,而新增的教育項目,也要在舊有資源中競爭。 另一點政府也沒有說,就是如果我們把香港的教育經費與其他國家地區比較,本港公共教育開支佔政府開支比例也是持續下跌,教育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GDP)的比例亦嚴重偏低。今年預算案教育公共開支只佔GDP的3.4%,長期落後於其他發達國家和地區的5-8%。可見其他國家和地區已經在教育迎頭趕上,香港還在吃老本嗎? 錢用不得其所 教育界最水深火熱和最大不滿,是所有原有和新增工作,必須有足夠的人手支援,才能進行。但是,近年政府在教育投資上,一直不願意增加編制和經常性開支,大部分開支以一次過撥款或以設立基金形式作為財政支援,於是,學校只能聘用臨時教師或合約員工,這些短期而不穩定的資源,令教育界叫苦連天,我們沒辦法有長遠規劃,結果是每一個環節也不能做得好,教師不能有長遠計劃,與學生發展良好的長遠關係,錢是用了,但用不得其所! 我在立法會辯論發言中就以上面的說話回應今年的《財政預算案》,我還指出要政府必須認真履行15年免費教育、增加青年教師入職機會、增加中小學教師編制和妥善執行融合教育,我也促請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先生負責,向財政司司長提交適當的政策建議,讓《財政預算案》可以有相關教育的內容。...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杯子的確可以摔破

在德國,幼稚園的老師告訴我,他們不願意欺騙小孩子:杯子是可以摔破的!他們沒有像香港般選用塑料杯,而用特選的玻璃杯——杯子的碎片不會很鋒利,受傷的風險會大大降低,但不會是零。小心使用杯子,杯子的確是可以摔破的。 在香港,我們已經習慣了把孩子的起居生活保護得密不透風,愈來愈多家長會因為孩子在學校受了小傷而大興問罪之師,因而香港的孩子長期成為受保護的對象,養在美麗的囚籠裏,所有照顧者都小心翼翼,唯恐有半點差池。極端的例子是某些富貴人家的子弟,竟然認不出蘋果的模樣,原因只是父母擔心孩子不會吐核,每次送到孩子面前的蘋果都是削成雪白的一片片。孩子從來不曾見過一個完整的蘋果。 一位德國友人最近向我推薦日本一家幼稚園的校舍設計,說這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幼稚園校舍。校舍其中一個特點是容許孩子冒險,可以爬樹,可以戴上頭盔在橋上攀爬。德國友人說,她同意這校舍的建築師的意見,孩子需要一點自由,須要經歷一點危險,還要受過一點小的損傷,才能了解和掌握自己的能力與限制。 她的話使我想起多年前到廣州的某小學參觀,操場上設有十大固定體育設施,大部分我已忘掉了,但有兩個我仍深深記得。其一,有如一座吊橋,幾十塊木板晃來蕩去,我們這些做老師的要從一邊走到另一邊,心驚膽顫,走不了幾步便失去平衡敗下陣來。然而校長隨意吩咐一位路過的孩子,便在我們面前變魔術一樣颼的一聲跑了過去,真個如履平地! 其二,是可從二樓下滑到地下的一條柱,就像消防局裏面,消防員為趕時間抱着從天而降的那一種。香港的小學校長看了都不禁大驚失色,在小學校園裏,怎可能有這種設施,無人看管,任小孩自己玩呢? 校長告訴我們,內地學校大多都不會這樣做,但經驗告訴他,孩子不但喜歡,而且能夠做到。每一個孩子都會一個一個慢慢嘗試,在每一次嘗試的過程中不但能掌握技巧,而且認識自己的能力與限度,因此很少受傷,頂多只是一些小傷。他經驗中受傷最嚴重的,往往是從來不玩,一下子做劇烈運動,由於不知輕重,毫無風險意識,用力過猛有之,煞掣不及有之,後果反而更不堪設想。 我不敢說他的做法值得效法,但他的話卻很值得咀嚼推敲。我們當然不會讓孩子承受過大的風險,但完全不會受傷的運動,與不會破碎的杯子一樣,可能只會令孩子失去風險意識,更容易在未來受到更大的創傷。因此問題可能不應該是如何杜絕一切風險,而是如何把風險控制在可承受的範圍之內。...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劉婆婆的公義

在電影《五個孩子的校長》裏有一幕,一些土豪惡霸為了發展土地, 把泥頭傾倒在別人家的周圍,逼人家搬走。故事主人翁呂校長看不過眼,也為了幫助她的學生,憤而動手剷走泥頭,為孩子一家剷一條出路;再跑去找當地區議員幫忙,抵擋惡霸的欺凌。我看這一幕時,心裏難免懷疑,在21世紀的香港會發生這種橫蠻無理的事嗎?事後看到一些報道,說這齣電影內容都是基於事實,心裏更難平伏。 想不到電影仍在上映,已經有真人版在法庭上演! 一位85歲的劉婆婆在上水河上鄉耕種,一直與世無爭。想不到有地方勢力要發展丁屋,在六年前到劉婆婆的耕地上傾倒泥頭,把地皮上的農作物全部毀掉! 原來這種事,一直都有發生! 這種目無法紀、欺凌弱小的豪強,就像《黃飛鴻》電影裏的「奸人堅」,人見人憎。在清末民初發生這種事,只能靠黃飛鴻這種武功高強的大英雄來鋤強扶弱,拯救村民。想不到在21世紀的香港,這種事仍然發生,難道劉婆婆又要去找黃飛鴻、蜘蛛俠嗎? 香港之所以為文明社會,是因為我們有制度維護公平。專橫的惡霸,即使財雄勢大,也必須在法律前面俯首稱臣。上星期五,法庭判處劉婆婆得直, 土豪敗訴, 要向劉婆婆賠款140多萬。法官在庭上更直斥被告抱着一種「夠膽便來捉我」的態度,是香港這個法治社會絕對不能容忍的。法庭這一判,真可謂人心大快! 劉婆婆的公義,就是社會的公義。雖然事件最後得到解決,但劉婆婆的遭遇始終是令人遺憾的。一位婆婆老老實實地在田裏工作,以汗水換取簡單的生活,這種與土無爭的生活竟無端地被破壞了,官司一纏就是六年!而土豪竟敢如此放肆,在光天白日之下欺凌弱小,可見我們的制度對這種土豪缺乏足夠的阻嚇力。由電影的屏幕到法院的現場,處處都提醒我們,公義是來之不易的,我們必須不懈堅持。...

Continue Reading

【成報】以繩帶路

最近有一個展覽,小學生參觀的時候用繩索穿在一起,讓導賞員牽着走,以維持秩序。這個景象看在其他參觀者眼裏,深感不妥,何以學童竟然成了犯人?於是照片上網,再被報章引述,成了城中熱話。 利用繩索管理學童秩序,我曾經看過,但那是幼稚園裏的幼兒班,並非小學生。幼兒班的小孩子只有兩三歲,走起路來「論論盡盡」,聽老師的語言指示也是「糊裏糊塗」。如果一個十多人的班要從一個課室轉移到另一個課室,怎辦呢?我曾經參觀過一間幼稚園,老師很聰明,他們用一根七彩繽紛的彩帶,讓每個小朋友用手拿着,由老師牽着走。一拿繩子,孩子就自然成列,也有了方向感。老師一邊走一邊帶小朋友唱歌,竟然也成了另一種遊戲。 孩子的成長速度是驚人的。一到了四五歲,不要說走路,奔跑跳躍也非常在行,而且對於老師的指示也可以掌握得很好。因此,在同一間幼稚園裏,稍高一點的高班中班,已經不再使用繩子了。以繩帶路,只不過是幼兒階段的一個輔助工具而已。小學生,六歲以上,很可能是八歲、九歲甚至十一歲了,還用繩子引路,合適嗎?我們不了解展覽的詳情,但社會人士的質疑,是非常有道理的。 我估計,舉辦者可能擔心展覽人多擠迫,孩子走失了,又或者孩子「手多多」,弄壞了展品,才想到以繩帶路這個計策。但換一個角度看,如果不能讓孩子自由地參觀的展覽,又為何勉強要小孩子去呢? 大家不妨嘗試代入小朋友的角色去感受一下:如果你是一個讀小學三年級的小朋友,你要參觀一個精采的展覽,偶然你看到一個感到興趣的展品,但你無法逗留,因為你的手早已套在繩圈之中,導賞員拉着你走了。現在你要去看下一個展品,不管你是否感興趣。導賞員的講解節奏,就是你參觀的節奏……你會有怎樣的感受呢?下次大人問你要不要參觀另一個展覽,你還會答好嗎? 兒童的上課方式與大人不同,兒童參觀展覽的安排也不可能與大人一樣。愈來愈多博物館美術館都另闢兒童專館,小孩子可以參與進去,玩得不亦樂乎。關鍵是:到底是要小朋友配合展覽,還是要展覽配合小朋友的特質呢?...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教師培訓不能配合政治動機

近年,社會矛盾激烈,市民對特首梁振英及其班子的滿意度極低;無論是特區政府以至中央政府,要找代罪羔羊,教育總被責為罪魁禍首:政府管治失效,不循管治找問題根源,便責難是教育之過;港人抗拒中央,不去檢討政策之高壓,便指斥是教育之過;港獨城邦論起,不去關心其社會根源,硬要指是教育之過。因此,有人認為新高中的通識教育科惹了大禍,讓學生變得激進;有人諉過於學生對國情認識不足,要硬推強制性的國民教育科。類似的言論,到了近期兩會期間,更是此起彼落,不勝枚舉。最近,行政會議成員兼港區人大代表羅范椒芬也加入評論,她接受內地媒體訪問時指出,為增強港人對國家認同感,建議師訓加入國情教育,強制年輕準教師到內地的大學上一個月國情課,才可以入職成為教師;她認為,香港的家長很難抓,所以只能抓教師,而且要從新教師及年輕教師抓起。她又建議香港的大學要讓每位大學生到內地修讀一個學期的學分課程。此議一出,輿論嘩然,因為按此計劃,年輕教師勢將變成政治灌輸的工具,嚴重地干擾教育自主,直接影響千千萬萬的學生。社會不能接受,教育界也絕對不會接受!先從師資培訓這個教育專業角度說起。首先,本港的師訓過程不是隨隨便便訂定的。無論在課程設計和教學策略,均經歷了數十年發展和反覆論證,方能達致現在的框架,其中包括教育理論、教學技巧和到校實習等。要學什麼、怎樣學、學到什麼水平,才能成功畢業註冊,相關的規定必須符合學理和教育實踐,是專業而嚴謹的。雖然在學科設計和課程安排間中或有所修訂和更改,並非不可改變,但必須從專業角度出發,讓師訓更趨至善,而不是通過由上而下的行政指令,更遑論配合達官貴人的政治動機。其次,認識中國無疑是重要的,不過認識必須全面。國家的經濟發展、國力強大固然應該了解,但國家貪腐和違反人權的事情屢有發生,無論正反例子的「國情」,我們也應該深入認識,才算全面了解。然而,近年的「國情」是,內地規定大學有所謂「七不講」、「紅七條」,禁止講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等,更不准背離黨的路線。試問在這種大學教育環境中所進行的「國情課」,會是全面的嗎?教育範疇須高度自治而且,師訓的目的,是致力培育具備專業知識、關懷社會及放眼世界的教育工作者和社會領袖。本港作為國際都會,師訓必須全面照顧各方需要,「傳道、授業、解惑」之餘,市民的多元公民身份必須得到充分重視。因此,教育的過程應重視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應該同時關懷本地、以及更遼闊的國際社會,也應該讓準教師接觸多元觀點,培養獨立思考。把準教師送到內地大學去集中培訓,灌輸單一化的資料和觀點,又豈是合適的方法呢?還有一點很重要,回歸前草擬的《基本法》規定「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其核心就是在回歸之後,保持港人生活方式不變,而教育正正屬於高度自治的範疇。香港人所以對這個建議的反應強烈,正因為這個強制年輕老師到內地受訓的主張令香港人感到既有的生活方式、特別是教育和思想的自由,受到嚴重的威脅和侵擾!總理李克強在十二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閉幕的記者會上重申:「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是「國家的意志和人民的意願,不能輕易改變。」姑勿論這番話是否全面準確反映北京當局的立場,但教育屬高度自治的範疇,而港人生活方式維持不變,都是不能輕言更改的。...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德國的反省

3月初,香港立法會應德國政府的邀請,前往柏林和不來梅考察當地的政治制度。這次考察,距離德國二戰戰敗已經七十年了,但我們仍然處處感受到德國對侵略戰爭的省思。 行程非常緊湊。在柏林,除了國會和政府辦公大樓,我們基本上沒有任何觀光的機會,連著名的勃蘭登堡門,也只是乘車經過而無暇駐足;至於集中營、博物館,更加連影也看不到。然而,儘管這樣,二戰的省思仍是可以看到。有一次乘車途中,在街角看到一個像是公園的藝術設計,應有好幾個籃球場那麼大,放滿了幾千幾萬個長方型的黑色石塊,排成方陣。遠望去,猶如一大片寂靜的墓塚和林立的墓碑。據陪行的人員說,人走進去,愈走愈深,墓塚之間的小徑愈走愈窄,兩邊的牆愈來愈高,會有一種有如置身集中營內的窒息感。 德國無疑曾經創造偉大的人類文明, 古典音樂、哲學、科學,偉大的人物多如汗牛充棟,不少諾貝爾獎得獎者都來自德國,所佔比例遠遠超過它的人口所佔的份額。但同一個國家,在二十世紀裏發動了兩次世界大戰,貶抑和集體殺害猶太人,並且把專制獨裁的希特拉推上了權力的高峰。偉大與邪惡,都曾經主宰過這個民族,這個國家。 二戰之後,令世人安慰的是,大家看到了德國人深刻的反省。他們沒有逃避歷史,他們興建二戰博物館,在教科書裏講述這一段歷史,在生活中思考這一段歷史。在這一次訪問中,我們詢問他們的政制發展,他們無不提到二戰的反思,例如在政治制度的設計中,採用各種不同的方法,防止毫無制衡的一黨獨大。甚至在幼稚園,他們也談到了如何在昔日的劃一的制度之中,增加對個人需要和意願的尊重。 1970年, 西德總理勃蘭特在華沙下跪,請求世人原諒,重新贏得了世人對德國的尊重。2015年,德國總理默克爾在東京向日本人勸說,請日本人誠心面對歷史。德國人的誠意,日本聽到了麼?...

Continue Reading

【信報】諮詢前須放下預設立場

 近日,包括我在內的立法會代表團前往德國,就其政制發展、青年事務等範疇進行訪問交流,其中,德國在公眾參與(public engagement)一環所下的工夫令我留下深刻印象。適逢香港處於政改諮詢的紛擾之中,而第二輪諮詢期也剛剛靜悄悄地結束,相比之下,德國的經驗確實有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近年,香港面對多項爭議性極大的政策問題,非常糾結,雖然政府做過不少諮詢,卻無助確立政策的認受性。就以政改諮詢為例,先有有限度的「有商有量」,後有8.31框架之下的「機不可失」,論調由頭到尾就是要市民「袋住先」,預設立場相當明顯。至於諸如新界東北等城巿發展問題,諮詢也有做過,但始終無法取得社會共識。問題固然與現行不民主的政制、政府的整體認受性有關,但諮詢的態度是否開放、過程是否細膩也是問題的關鍵所在。德國擁有成熟的政黨和代議政制,但仍然用心做諮詢工作,這當中對我們應有不少啟示。行程第四天,我隨代表團到訪德國北部城市不來梅(Bremen)。當地政府如何推動公眾參與呢?不來梅巿環境建設及運輸部的官員向我們闡述一個有關公共運輸政策的制訂過程。這項計劃的諮詢工作由州議會在2012 至2014 年進行,在漫長的兩年間,他們經歷四個階段的諮詢:第一階段,界定計劃目標;第二階段,對現況作強弱機危分析(SWOT-analysis);第三階段,進行情境分析;第四階段,分析成本效益,選定計劃;最後把最終方案交予州議會決定。負責講解的不來梅官員強調,諮詢的重點是讓市民了解整個計劃的詳情,做到知情參與,讓每名市民知道其抉擇可影響最終結果。這種商討使州議會在決策中獲得高度認受性,而市民也得以充權(empowerment)。香港政府就爭議性較大或對民生有重大影響的問題進行諮詢時,往往帶有預設立場,以諮詢過程推銷政府的想法,並為日後的決策找尋認受性。有這樣的前設,面對紛紜的意見時,人們就順勢轉向製造意見的「數量」與相關論述,導致某些持份者的聲音過大,其他意見就顯得過於微弱。顯然,這種「諮詢」並不均衡,也不見得市民能在諮詢的過程了解事情的關鍵。第一輪政改諮詢出現大量一式一樣的意見書,不就是落入上述的情形?就此,德國官員的總結很有參考價值:一、高質素的市民參與,須做大量工作,特別是溝通工作,社會要有足夠的心理準備;二、要避免一些可能出現的「偏差」(bias),導致某些社會群體得不到充分的發言機會,又或者某些群體佔去太大的份額。利用諮詢確立政策的認受性,是殖民地政府的強項。特區政府繼承了這個遺產,但無法與時並進,甚至有倒退的跡象,諮詢往往與宣傳無異,巿民沒有真正當家作主、共同籌劃的感覺。當然,香港的限制很大,政制不民主,政治考慮往往凌駕於政策思考,推動公眾參與難上加難。不過,香港的公民社會已比過去有所發展,我們是否能在這個獨特的環境中走出自己的路?在一個認受性不足的體制之中,我們又是否能夠迎頭趕上?...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立法會通過四項校舍工程撥款

兩星期前,立法會通過了四項與學校有關的工程撥款,可以說,這是近月來立法會罕有的好消息。 不用諱言,立法會因為政改紛爭,建制派及民主派議員在政治立場上的對立態度非常明顯,各不相讓。建制派議員強調要「袋住先」,通過政改方案;但泛民議員重申拒絕接受假普選,而在民生項目上仍然一如以往,以民生優先的方向繼續積極爭取。 政府為了要通過成立創新及科技局,不惜把包括興建學校等的數個工程撥款押後,我提出了強烈抗議,認為要以先易後難原則,盡快通過爭議性不高的撥款。及後,當局終於把四項學校工程撥款,包括重置東華三院馬錦燦紀念小學、在土瓜灣崇安街興建兩所特殊學校、為沙田浸信會呂明才中學興建新翼大樓及在觀塘彩興路興建新辦的女童育學校,交來立法會工務工程小組及財務委員會審批,最後在2月27日通過撥款,相信各項工程將盡快展開。 關於重置東華三院馬錦燦紀念小學一事上,預期工程落成日期是2017年5月,我的辦事處職員從校方得知學校最關注是希望新校舍可配合在2017-18學年開始使用,否則將錯過適齡入讀小一人口高峰期。另外,這項學校工程採用多種節能安置和可再生能源技術,包括採用熱能回收及太陽能光伏板系統,這對學校來說,是較新科技,不太掌握詳情。因此,我在會議上促請當局必須就裝設的環保設施設計及相關的開支安排向學校提供更多資料,並且不應將維修或其他消耗開支等新增費用轉嫁學校。 學校關注節能安置和可再生能源技術 至於在土瓜灣興建的兩所特殊學校,目的是重置現時保良局陳麗玲(百周年)學校及慈恩學校這兩所中度及嚴重智障兒童學校,以解決這兩類學校學額不足的問題。我同樣關注新校舍的節能安置和可再生能源技術,工程還包括太陽能熱水系統。我在會議上指出,支持重置包括這兩所的特殊學校,但希望當局多為校方釋疑,派員到學校詳細講解此等綠化裝置的運作安排。 沙田浸信會呂明才中學興建新翼大樓的工程上,我轉達校方最關注的是可否加快第一階段的建造工程,讓學校有充裕時間進行新翼大樓於2017/18學年啟用的籌備工作。教育局承諾會在建造工程期間與學校保持緊密溝通, 並盡量加快建造工程。 另外,在觀塘興建新辦的女童育學校是要應付該類學校暨院舍不足的問題,以便為有中度至嚴重行為及情緒問題的女童提供普通教育及院舍服務,以及推行新高中課程。這所新建學校會有18個課室和多個睡房,供約200名學生使用。目前,女童育學校很多都辦得不錯,幫助有行為及情緒問題的學童接受輔導和教育指導,讓她們克服在成長階段中出現的適應困難、提升生活技能,以便盡快重返主流學校。 我希望上述工程盡快開展及順利竣工,學校可按計劃迎接新校舍,為學生作出最好安排。...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數據突顯教育經費增長停滯不前

財政司司長上周三(2月25日)發表新一份《財政預算案》,我看到的是政府愈來愈不重視教育,教育開支佔公共開支總額,由高峰期的22.7% 下降至現在的16.7%,是二十年來的最低,反映政府對教育的投資是「假增長,真萎縮」。可是,教育局回應傳媒查詢時,還不點名批評教協「不熟書」,並呼籲教協「不要糾纏於數字遊戲」;「一起為香港教育做實事、作貢獻」。我真希望局長吳克儉也能「做實事、作貢獻」,緊記「兼聽則明,偏聽則暗」,不要昧於事實,報喜不報憂,對現時的教育一直走下坡這結構性問題視若無睹。政府幾乎每年也強調教育開支是各政策範疇之冠、投放資源繼續增長。不過,單憑這些說法其實沒有太大意義。綜觀世界大部分國家及地區,均視教育為最重要的政策範疇,投放最多資源在教育之上,這情況並非香港獨有;而「資源繼續增長」更是語言偽術,單憑通貨膨脹的因素,就足以導致教育開支在數值上每年增長。因此,單憑上述這些指標,不能反映政府有多重視教育。要分析一個國家是否重視教育,要看她用在教育的撥款是否與她的財政狀況相符。我們可以採用兩個指標:一、教育公共開支佔公共開支總額百分比;二、教育公共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GDP)百分比。同時,我們還要把這些數據作橫向和縱向比較。「橫向」是指把數據與其他經濟發達地區的國家作一比較;而「縱向」是指對同一指標在不同時間的發展變化進行比較。【表】中列出五個年度香港政府的教育公共開支佔公共開支總額的百分比變化,可以清楚看到,數字由2008-09年度高峰期的22.7%,下降至2015-16年度預算的16.7%。即是說,在2008-09年度,政府每花五元,其中大約1元多是投放在教育之上,現在已跌至每花六元,才有大約1元投放在教育之上。這個下跌幅度,不就是反映出港府對教育的重視日趨下降嗎?此外,再分析過去二十年港府的教育總開支佔GDP百分比,便會發現數字長期徘徊在3 至4% 左右。高峰期是2003-04年度的4.56%,漸漸下跌至2015-16年度預計的3.41%。根據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資料,2011年其成員國政府的教育公共開支佔GDP百分比平均為4.65%,而且普遍比十年前有顯著增長;其中最高的是挪威(6.5%),亞洲區內最高的是南韓(4.09%),中國也達到4%,突顯出香港政府對教育的承擔嚴重不足。還有更多數據以及一直節節下降的競爭力排名可作佐證,港府投放的教育經費,相比起其他發達地區,是嚴重偏低的,直接或間接影響了香港的競爭力。不過,荒謬的是,政府坐擁龐大財政儲備,多年來穩定上升,至2014年度更達到8195億元,反映政府有財政能力加強對教育的投資,但政府偏偏不做。政府一方面批評「不要糾纏於數字遊戲」的同時,卻沒有制訂一套評估教育開支是否足夠的指標;相反,教育公共開支佔公共開支總額百分比,以及教育公共開支佔GDP百分比,都是一些公認比較可靠的工具,去說明一個地區的政府在教育方面的投入。香港政府經常標榜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但對教育的承擔完全不符合國際標準。現時教育界千瘡百孔,包括全日及長全日制幼稚園仍未得到合理資助、中小學年輕教師入職問題、副學位學生學債纍纍等,《財政預算案》通通沒有回應,對教育的承擔每況愈下,這不是「假增長,真萎縮」嗎?局長,請不要不思進取,像鴕鳥般繼續埋首沙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