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優質教育基金?優質投資基金?

教育局轄下的「優質教育基金」較早前公布2014年財務報告,顯示基金去年進賬8.04億元,累積儲備高達82.59億元,比基金在1997年成立時的50億元本金,增加65%,創近5年新高。基金憑投資獲豐厚回報固然可喜可賀,但基金過去5年只批出3.9億元撥款,累積盈餘卻多達21.38億元,出現盈餘比撥款多逾5倍的情況,令人質疑這是優質教育基金抑或投資基金?這個「優質教育基金」,是特區政府在回歸後由董建華在其首份《施政報告》提出成立的,對幼稚園、小學、中學和特殊教育值得推行的「非牟利創新計劃」提供短期資助,包括購買服務、增聘人手等。不過,近年基金出現「有錢無處用」的情況,2010至2013年度期間,基金共接獲2088宗申請,最終批出764個項目,成功率只有36.6%。收入急增開支減少翻查基金賬目,基金投資收入由2010年4.33億元,增加至2014年9.25億元,但撥款開支卻不加反減,由2010年9920.7萬元,減少至2014年的7564.1萬元。基金撥款佔收入比例亦由2010年每賺4.5元有1元用於撥款給學校,下跌至2014年差不多每賺10元才有1元用於撥款。再細閱賬目,發現過去5年,基金每花3元,就有1元用作營運成本,餘下2元才是撥款。而營運成本中有三分二是投資經理費用、投資交易成本等開支,剩下的三分一則是宣傳費。如此開支安排不禁令人質疑,這是一個投資基金抑或提升教育質素的基金?目前的弊端已相當嚴重,有兩個大問題值得考究。其一,政府以基金形式為學校提供支援,是希望以利息投資收入,為學校提供額外資源,提升本港教育質素。可是,在過去5年基金收入急增、開支減少,顯示基金未能有效將手中龐大資源分配給有需要的學校,直接提升本港教育質素,情況等同浪費資源。事實上,在764個項目中,有86個項目是學校申請撥款設立校園電視台、111個是「運用新科技處理學校行政工作」,兩者合佔4年間獲批項目四分一。這些提升學校基礎設備的開支,理應由教育局經常開支承擔,現在卻轉嫁至優質教育基金,扭曲基金成立原意。其二,申請基金手續繁複、涉及大量行政工作,令業界卻步,並戲稱之為「陰質教育基金」!例如申請者需預留3個月供當局審批、申請書需要介紹項目目標、特色、成果等,除申請書外學校亦要提交中期報告、總結報告等。為免申請撥款所帶來的大量額外行政工作使教師工作百上加斤,是學校對申請撥款卻步的原因。批核短視成效不彰優質教育基金最大的問題,是成效不彰。十多年來,優質教育基金總撥款不可謂少,但能夠持續發揮作用的,令教育變得長期優質的例子並不多見,原因並非撥款項目質素欠佳,而是基金審批項目時目光短視,沒考慮項目的可持續性。要知道,教育界的新做法、新嘗試,往往需經長時間反覆試驗、改進後,才能真正開花結果。優質教育基金的例子同時引伸出一深層次問題:設立基金作為提升教育的方法是否有效?特別是目前教育局除優質教育基金外,還有多個同類基金;究竟這種以基金投資教育的方式是否符合成本效益、過往成效如何、能否真正做到提升本港的教育質素等等,實在值得社會深思。...

Continue Reading

【立場新聞】警方須以行動展現承擔

不少幼稚園總會擺放幾套制服,讓學生扮演不同的職業,除了醫生、消防員等角色外,還有警察。這令我想起小學的課堂裡,總會談到「我的志願」這個題目,當中警察也是其中一個常見答案。以往警察給小朋友的形象,是維護法紀、正直無私、鋤強扶弱。事實上,警察在小朋友心目中的形象向來正面,是屬於正義的一方,「遇到壞人要告訴警察哥哥/姐姐」。確實,警員在撲滅罪案的表現向來不俗。可是,近年警方在執法期間屢起爭議,近日智障人士被錯誤拘捕事件,更令全城震怒。有說,警方已經承諾檢討指引,應該向前看。可是,這次事件的嚴重性不容低估。事件的核心問題並非警方沒有相關指引,而是有人涉嫌不遵守指引。保安局局長在2012年回答張國柱議員的質詢時,便清楚指出警方內部指引規定警務人員在錄取口供時必須安排合適成人在場。但警員錄取筆錄口供期間並沒有跟從這指引;在羈留期間,警方沒有安排用藥;在院舍提供了不在場證據後,警方仍一度控告事主誤殺。假若事主並非住在院舍(事實上,因為院舍不足,不少智障人士等候多年都無法獲得院舍服務),有清晰的紀錄,事主可能已被警方落案提堂,就算法官在審訊過程中發現證供有問題,還押和提堂過程需時,事主及其家屬很可能要經歷更長時間的煎熬!因此,事件中警方要負上的責任,明顯有待追查,而非草草了事。試想想,如果不遵守指引又不用負責,那麼指引就算如何完善,那只成一堆空談。而對於智障人士及其他精神上無行為能力者而言,他們必須獲得更大的保障,以維護他們的權利!警方失信於民,絕非一日之寒。除了連串執法失誤的事件外,其中一個主因,在於前任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對於警方執法失誤抱著死不悔改、不肯認錯的態度,令市民對警隊信任盡失。我們作為教師,時刻教導學生要做正直的人,有錯要認,承擔責任,最重要是認錯後願意反省,糾正問題。可是過往四年,這種承擔卻完全不見於警隊。是次事件,警隊願意主動表示「抱歉」,是正確的一步。但問題是抱歉之後,如何讓人看到警方是真誠道歉和反省,並且承擔責任?這就在於警方是否願意全面調查是次事件,還事主一個公道,並且全面檢討現時對精神上無行為能力者的指引。我亦期望日後的檢討,必須有不同的專業人士,例如心理學家、社工、教育工作者等,而警方亦應加強相關的訓練,合理對待智障人士及其他有特殊需要的人士。只有用行動去證明警方願意承擔責任,願意改正問題,才可重獲市民的信任。...

Continue Reading

【成報】自發的力量

上星期六,我看到了老師們自發的力量。幾間學校的老師,有中學,有小學,有名校,也有成績較一般的。他們走在一起,自發組成一個聯盟,在平地上響一聲雷,舉辦了一個規模不小的「IT Running Man」活動。幾百個學生就在他們的安排下度過了一個充滿科技創意的周末。 我一直不明白香港學生的科技水平為何能夠在國際比較中脫穎而出。論正規課程,我們的學校非常重視語文,但對科技的重視程度是很一般的,有些小學生甚至從來沒有做過實驗,而觀察、推理等培養科學頭腦的要素也欠奉。但這一天,我看到這一批「發燒」的老師,就開始明白了。 老師們各自講解他們的活動設計,我是半懂半不懂的。但只看各人講解時所散發的能量,就可以知道他們的投入程度。他們告訴我,砌跑車模型不僅是玩玩,它涉及物理、力學、數學、美學……。他們告訴我,學生都知道:距離÷速率=時間,但從來沒有應用的機會,但在模型車大賽之中,他們想知道彎彎曲曲的賽道的長度,便要活用這一條簡單的數學公式,利用已知的時間和速率,求得跑道的長度。學生不單興奮,而且感受到這些本來枯燥不堪的數學公式的美麗和意義。 科學精神不能只靠一次活動的璀璨,必須深化為日常的行為,才可以持續發展。這一天,我順便參觀了舉辦活動的地點:一所小學,看他們如何打破傳統的電腦室的沉悶格局以開闢出一個活動空間,如何把儲物室改造成為放滿自製模型的數學室,就可以知道,這一腔熱誠並不是「爆」出來的,支持着這種努力的,是持續幾年、十幾年的持續努力。 教育的光芒,源自教師的熱情。我有幸遇到這些「發燒」的年輕老師,在已經繁忙不堪的教學工作之上還要主動增添自己的工作量。沒有政府的支持,也沒有甚麼優質教育基金的贊助(他們嫌手續太煩了),憑自己的一雙手,憑火一般的熱情,就創造出新天新地。看着也聽着他們的歡聲笑語,但願這股自發的力量,持續不斷,讓老師感到專業發揮的滿足,讓學生在他們的指引下,有更豐富的成長!...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勿把學生變政治工具

香港廣西社團總會最近在其主辦的一個暑期美國遊學團的甄選面試中,要求面試的中學生發表對政改方案的意見,其後有7位中學生的發言影片在互聯網上發布,全屬支持政改的發言;有部分學生所讀學校隨即相繼發表聲明,表示該團體在拍攝時曾聲言片段僅作內部參考,不會公開,但現在未經許可下擅自上載到互聯網,對有關學生及學校造成極大困擾和壓力。本來,一個美國遊學交流團純屬教育性質,與政改和政治毫無關係,但最後弄得學校要馬上發表聲明保護學生,更有學生及其家人精神受壓,事件釀成這樣大的風波,實屬遺憾。主辦單位最少犯了兩大錯誤。首先,教育界一直堅持:教育歸教育,政治歸政治。學生學習和認識政治,要以培養獨立思考為依歸,社會人士絕對不應試圖把學生變成政治工具。今次事件最令人憤怒的是,有關團體要學生表達政治取態,企圖利用學生推銷政改方案,赤裸裸地把無辜的學生變成政治工具。其實,要學生表達的立場無論是支持還是反對政改,也是不能接受的。其次,是侵犯隱私。我們都知道,無論是升學或求職,面試都是非常敏感的,主事者必須設法保障面試者的隱私。要求面試者發表政治意見,並予以公開,對面試者絕不公平,也有違隱私的保障。何況,學生可能猜想若拒絕錄影要求,或影響取錄的機會,因而無奈地參加錄影。事件真相尚待查證就上述兩項,該團體已經應該鄭重道歉,而私隱專員也應深入調查,還同學和學校一個公道。還有一點,該主辦團體與學校對事件的披露並不吻合,到底過程中有沒有說明公開影片,仍待進一步查證。如果證實該團體在過程中有誤導或欺騙學生,則情況更為嚴重。另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是網絡欺凌。香港資訊發達,網絡發展一日千里,人們對互聯網,又愛又恨。在這次事件中,因為有學生穿校服錄製影片,很快給人辨出學校名稱,也有人作「人肉搜尋」,連學生及其家人也被找到,他們均受到精神壓力和困擾。網民的義憤是不難理解的,但這種網絡攻擊是否適合呢?眾所周知,我是泛民主派一員,明確反對在8.31框架下的政改方案。較早前,我獲邀出席一個中學生模擬立法會辯論活動,學生跟我討論政改問題時,多數學生發言反對政改,但也有學生支持,社會上存在正反不同意見,是正常不過的。所謂「言論自由」,就是人們有自由發表意見的權利,而毋須憂慮其意見會帶來不利後果。我記得在該活動中有學生舉了一個比喻,因要跑步,他想父親給他買一雙「運動鞋」,最後父親買的只是「拖鞋」,不是「真運動鞋」,他寧可不要;但也有同學認為,「拖鞋」雖然不理想,但仍可保護腳部,總比「赤腳」好。以此比喻政改不一定恰當,但無論持哪一種意見,只要是真誠的,認真思考過的,那都是學生的想法,值得我們老師尊重。在這次事件中,我接觸了當中幾位校長。學校素來行事謹慎,在短時間相繼發表聲明,極之罕有,說明事件對學校及學生已經造成困擾。有校長告訴我,事件嚴重影響學生的情緒,發表聲明是為了保護學生免受進一步的攻擊,為他們討回公道。這種因關懷學生挺身而出的態度,十分值得欣賞。暑假將至,我也呼籲教師同工和家長,協助學生和子女參加暑期活動時,必須提高警惕,不要容忍誤導和利用學生的行為。前車可鑑,大家更應慎防重蹈覆轍。保護學生個人私隱,避免學生成為受政治工具,是每位成年人的責任。...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基本法》視像教材扭曲三權分立原則

今年是《基本法》頒布第25周年,教育局最近推出新一輯的視像教材套,學習目標指明包括:了解《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的關係、認識《基本法》中「一國兩制」的理念基礎、認識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了解高度自治在香港的落實情況和認識《基本法》中港人治港的理念基礎等。目標本來尚算清晰明確,不過,教材套推出當天,隨即引起公眾議論,認為教材內容偏頗,部分更明顯存有誤導性。 政府一直把近年政治爭議的起因,歸咎為青年認識《基本法》及國情不足,於是大力推動《基本法》及國情教育。作為香港的憲制性文件,《基本法》列明市民的基本權利、中央和特區關係及政治制度等,如由政府推出的教材套,理應中肯持平,符合教育原則,不應為了灌輸某一種政治取態;教材內容也必須客觀全面、兼顧不同觀點和不應有引導性。可是,這份教材套卻未能達到這些目標。 最嚴重的偏頗例子,是有關中央和特區政府的架構圖,竟把港澳辦設於行政長官之上,並加上「直轄」和「授權」兩詞,令人以為《基本法》規定特首須聽命於港澳辦,有矮化香港之嫌;另一方面,當談論到三權分立時,教材套竟指「行政、立法和司法機關既互相制衡,也能互相配合」,明顯扭曲三權分立的原則。就算及後教育局解釋這是指三個機關「各司其職,工作關係行之有效」,但「互相配合」和「行之有效」的意思明顯不同,難以讓人信服。一部由教育局編制的教材,怎能存有這樣嚴重的扭曲和誤導之處? 矮化香港 另外,教材套明顯迴避了不少跟《基本法》息息相關的重要議題,亦缺乏讓學生討論和思考的空間,只強調中央和特區政府的關係。例如談論政治體制時,只把重點放在特首須由中央政府任命,對特首產生辦法和政制發展幾乎隻字不提,明顯迴避了這個回歸以來有關《基本法》最重要的議題,亦忽視了對於市民在《基本法》下享有各種權利(包括普選)的討論。事實上,整個教材套均把重點放在中央和特區政府的關係,對於市民的個人權利和義務甚少討論,違背了憲法教育和法治教育的理念。 迴避爭議 對於一些政治敏感的課題,教材套亦迴避了不少核心的討論內容,令學生難作深入了解。例如談論人大釋法時,教材套略去回歸以來四次釋法所帶來的社會爭議和討論,只著學生透過查找《基本法》條文找出人大釋法的法律依據,明顯是簡化事實和忽略社會就釋法問題的不同看法。教材套曾提到1999年特區政府就居港權問題尋求人大釋法,當年法律界人士便指出由政治機構以閉門方式改變法院判決,將對司法獨立帶來極壞影響。可是,教材沒有提及這些爭議和各方的論點,只強調《基本法》第158條訂明了人大常委會的解釋權。試問這樣的教材設計,學生怎會有足夠的資料和空間進行討論?教材內容又怎會客觀全面呢? 雖然,《基本法》並非一部憲法,但其在香港特區亦為一憲制性法律。因此,《基本法》教育可說是憲法教育或法治教育的一種,而憲法教育應該把重點放在人民和國家的關係、個人權利和義務等部分。可是,這份教材套卻甚少就這些課題進行討論,只側重強調國家與特區的關係,集中處理「一國」和「兩制」的問題。無疑,有關「一國」和「兩制」的討論亦是回歸後其中一個爭議焦點,但若要在課堂處理這個課題,至少亦應兼具不同人士的角度和觀點,讓學生全面地理解和判斷《基本法》在香港的實施情況,而不是只側重官方的說法,令教材染上政治灌輸的色彩。...

Continue Reading

【成報】黃麗松校長追思會後記

5月6日黃昏,我們在香港大學的黃麗松堂憶念黃麗松校長。多位前任校長都到來了,嘉賓填滿了整個演講廳。這是個簡單而富心思的追思會,台中央擺放着一支小提琴,不知道是否黃校長的遺物?嘉賓一個個輪流致詞悼念這位三十多年前的校長,配上熒幕上一張張的舊照片,牽引着大家的思緒,回到從前。 坦白說,大學校長和學生之間,猶如隔着大海,只有遠距離的認知,少有近距離的接觸。我也只因做過學生會的幹事,比其他同學有多一兩次與校長談話的機會。 而事實上,他並非熱情洋溢的外交家,他只是一位學者、紳士,像當晚的嘉賓的描述一樣,他會選擇在宴會裏靜靜地坐在一角,帶着微笑。他曾經在校長府邸請我們一群學生會幹事吃晚餐,我的感覺是,他沒有令人一見傾心的魔力,也不會帶動甚麼氣氛,談吐平實,不徐不疾,溫厚而隨和,勉勵我們在學生會好好鍛煉辯論技巧和決策能力。這就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大學校長,不用面對電視鏡頭,也不用花太多心思籌款,可以做個平實的學者和老師。 對於黃校長,當年的我們其實沒有甚麼特別感覺,偶然甚至會埋怨校方不太關心學生會。直至30多年後的今日,回憶起來,大家才不約而同地另有一番體會。那一年,香港前途談判,社會風起雲湧,我們這些學生確如初生之犢,不畏天高,不知地厚,也搶着發表意見,而內部也爭論不休,危機紛至沓來。當年,黃校長沒有說過一句話,也沒人要求黃校長管束學生會、懲罰學生。不說話,不介入,原來是重要的,也是東亞家長式心態最難避免的!港大學生會至今仍自詡獨立自主,與黃麗松這位港大首任華人校長所奠下的典範,關係至大。 黃校長太太晚年患腦退化症,在港大走失,疑失足墮山,數月後才發現遺體,是令人萬分遺憾的事。黃校長到英國伯明翰定居,原來是要實現對太太的諾言,並且在寓所內留了一個房間給她,其傷痛可想而知。黃校長喜愛小提琴,據說能動手製琴,曾演奏《人在旅途灑淚時》一曲,也許是追懷妻子之故。在這一晚的追思會上,也安排了四位同學演繹這首重新編排過的樂曲。 在優美而哀怨的琴音之中,我們懷念這位深情的先行者,願他與妻子重逢,願他倆得到安慰、安息。...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基本法》教材不合格

政府一直把近年政治爭議的起因,歸咎為青年認識《基本法》及國情的不正確和不夠深入,於是大力推動《基本法》教育,更於上周出版《基本法》視像教材套(下稱教材套),旋即引來爭議。《基本法》作為香港的一部憲制性法律,列明了市民的基本權利、中央和特區關係及政治制度等,讓學生對《基本法》有更多認識,本屬無可厚非,甚至是公民教育其中一個重要環節。然而,這份教材套能否讓學生全面及多角度認識《基本法》及相關課題,則令人產生不少質疑。一份合格的公民教育教材,最少要具備以下元素:首先,教材要有清晰的教學目標,而這目標必須符合教育原則,不應為了灌輸某一種政治取態;其二,教材內容必須客觀全面和兼顧不同觀點(balanced approach);其三,教材提供的探究問題不應有引導性。當局在教材套的前言指出,希望「幫助學生從不同角度思考《基本法》與日常生活的密切關係,並加深學生對《基本法》及『一國兩制』的理解」。可是,這份教材套卻未能達到這個目標。首先,教材套明顯迴避了不少跟《基本法》息息相關的重要議題,亦缺乏讓學生討論和思考的空間,只強調中央和特區政府的關係。例如談論政治體制時,只把重點放在特首須由中央政府任命,對特首產生辦法和政制發展幾乎不提,明顯避開了這個回歸以來有關《基本法》最重要的議題,亦忽視了對於市民在《基本法》下享有各種權利(包括普選)的討論。事實上,整個教材套均把重點放在中央和特區政府的關係,對於市民的個人權利和義務甚少討論,違背了憲法教育和法治教育的理念。避敏感課題 內容存誤導此外,對於一些政治敏感的課題,教材套亦迴避了不少核心的討論內容,令學生難作深入了解。例如談論人大釋法時,教材套略去回歸以來4次釋法所帶來的社會爭議和討論,只學生透過查找《基本法》條文找出人大釋法的法律依據,明顯是簡化事實和忽略社會就釋法問題的不同看法。教材套曾提到1999年特區政府就居港權問題尋求人大釋法,當年法律界人士便指出由政治機構以閉門方式改變法院判決,將對司法獨立帶來極壞影響;可是,教材沒有提及這些爭議和各方的論點,只強調《基本法》第158條訂明了人大常委會的解釋權。試問這樣的教材設計,學生怎會有足夠的資料和空間進行討論?教材內容又怎會客觀全面呢?更嚴重的是,教材套部分內容明顯存有誤導性,例如有關中央和特區政府的架構圖,竟把港澳辦設於行政長官之上,並加上「直轄」和「授權」兩詞,令人以為《基本法》規定特首須聽命於港澳辦;另一方面,當談論到三權分立時,教材套竟指「行政、立法和司法機關既互相制衡,也能互相配合」,明顯扭曲三權分立的原則。就算及後教育局解釋這是指三個機關「各司其職,工作關係行之有效」,但「互相配合」和「行之有效」的意思明顯不同,難以讓人信服。一部由教育局編製的教材,怎能存有這樣嚴重的扭曲和誤導之處?雖然,《基本法》並非一部憲法,但其在香港特區亦為一憲制性法律,因此,《基本法》教育可說是憲法教育或法治教育的一種,而憲法教育應該把重點放在人民和國家的關係、個人權利和義務等部分。可是,這份教材套卻甚少就這些課題進行討論,只側重強調國家與特區的關係,集中處理「一國」和「兩制」的問題。無疑,有關「一國」和「兩制」的討論是回歸後其中一個爭議焦點,但若要在課堂處理這個課題,至少亦應兼具不同人士的角度和觀點,讓學生全面地理解和判斷《基本法》在香港實施的情況,而不是只側重官方說法,令教材染上政治灌輸色彩。...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坎坷不是必然的

如果還沒看《五個小孩的校長》,趕快去看吧!這是一套誠意十足的電影。如果你已看了,也推薦你到網上去找幾個被剪掉的片段看看,再感動一次! 上星期六,電影故事的主人翁呂校長到教協與教師舉辦分享會,席間有另一位幼稚園校長表示她很喜歡這部電影,很想學校的老師也去看看,但包場昂貴,如果規定老師一起去看,又恐怕佔用了老師已經不多的家庭時間。於是她心生一計,如果老師想看,只要憑票尾,再寫五十字感想,便可以報銷─變相是校方請看戲,而且時間自由。結果,那五十字,其實只是意思意思,並不是認真的。想不到的是,她收到了其中一份感想,三千字! 三千字,校長沒有透露內容,但完全可以想像,是一位老師邊擦着眼淚邊憤筆直書到不能自己的情景。那三千字的長度,就是多年來心情被壓抑的程度。 這一個早上,呂校長分享了電影拍攝過程中的感想。她告訴我們,導演堅持要拍攝她的故事,因為她的經歷坎坷。這是我們早知道的,但她還告訴我們,導演拍這齣電影,也很坎坷,因為他開拍時手上根本沒有預算。這部電影一開始是沒人看好的,但很多人都不計較,由演員到戲院院線,都因為感動而給它一個機會,一點支持,才終於克服萬難,成功上畫。就這樣,一個坎坷的校長遇上一個坎坷的導演,憑着各自的堅持,分別成就了兩個奇迹,感動了許許多多的人心。 當初沒人看好,是因為它沒有商業味道。感動人的,是故事本身,和樸實無華的手法。回到家裏,我又陸續在網上看了幾個被剪掉的片段,就更能了解故事的來龍去脈。電影在戲院上映,時間有限制,有些拍好了的片段往往要被犧牲。這幾個外流的片段,相信就是導演感到很滿意但最後終於忍痛剪掉的,因此也是精品。希望電影將來出影碟的時候,可以補回去,讓喜愛本片的觀眾得窺全豹。 電影感動了很多人,它告訴我們,幸福不是必然的。而電影本身的故事,連同呂校長的故事,卻告訴我們,坎坷也不是必然的!只要堅信,只要邁進,那三千字所代表的壓抑,完全可以煥發成熊熊的一團火,感動更多人,創造更多的奇迹。 願幼師們攜手努力!並再一次向大家推薦這套誠意十足的電影。...

Continue Reading

【信報】落實真正的免費幼兒教育

大約一個月後,「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將向政府提交方案,提出如何落實免費幼稚園教育,這絕對是本港基礎教育的關鍵時刻!回顧本港幼稚園教育的發展歷史,實在讓人唏噓!教育界20多年前已爭取免費幼稚園教育,可是政府從來沒有在政策和財政上把幼兒教育放在優先位置,幼教就算不是可有可無,也只能算是聊勝於無。一直以來,政府讓幼稚園放任自流,自然難以持續改善質素。根據最新的預算指出,2014至15年度政府投放幼兒教育的撥款不足35億元,只佔各個教育範疇總開支的4.7%,更只佔本地生產總值的0.16%。這數字不但遠低於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成員國的平均值0.6%,也低於鄰近國家如日本和南韓(兩者分佔本地生產總值0.2%及0.3%)!若以全港約14萬名在非牟利幼稚園就讀的學生計算,每人全年只獲政府資助25000元,當中還包括學券計劃、學費減免計劃和向幼稚園發還租金、差餉及地租等費用。試問在這些少得可憐的教育經費下,幼稚園捉襟見肘,又如何確保持續發展具質素的幼兒教育呢?在上述方案正式施行之前,我必須向委員會和政府提出嚴正警告,方案和最終政策必須是真正的15年免費幼兒教育,不容變質。當中有三點重要原則,幼教界是絕不退讓的:一、政府必須承認半日、全日及長全日制幼稚園各有其不同功能,確立多元資助模式,配合不同的幼兒服務需要和家庭狀況,不能以半日制標準的資源來作全日制及長全日制的營運。二、必須建立能穩定幼師人手、吸引人才的薪酬機制,這對免費幼兒教育成功至為關鍵。任何以整筆過撥款形式來計算薪酬的機制,我們都會全力反對。我們要求有競爭力的薪酬結構,並反映年資和資歷,因此必須設立幼師薪級表,並強制執行。三、教師專業發展對幼兒教育的質素有正面影響,因為教育質素如何,取決於教師質素如何。政府10年前已指出:「我們深明由擁有學位或以上學歷的幼師擔任校長及教師,是國際的大趨勢」。因此,政府要建立明確的幼教專業階梯,支援幼師進修,並訂立幼師邁向學位化的時間表。環顧世界各個先進國家,均視幼教為基礎教育的重要一環,有些國家還把幼師的入職學歷設在必須持有碩士教育的學歷之上。同為中國特區的澳門政府,也已落實15年免費教育。反觀本港經濟充裕,財政儲備高達8000多億元,但幼教發展的步伐,卻遠遠落後得令人震驚和不安。幼兒階段非常重要,錯過了是無可挽回的,倘若15年免費教育正式出台時,政府仍然抱殘守缺,不肯正面回應教育界的訴求,那便錯失了這個重要的歷史里程,也讓將來本港的免費幼稚園教育徒具虛名,靈魂缺失。相反,政府必須為幼兒教育重新定位,成為基礎教育的起點,糾正幼師得不到合理薪酬導致流失率和流動率雙高、學校挽留不到人才、全日制學生得不到合理支援等等的弊端,幼兒教育才能真正導入正軌,持續提升質素。...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杯子的確可以摔破

在德國,幼稚園的老師告訴我,他們不願意欺騙小孩子:杯子是可以摔破的!他們沒有像香港般選用塑料杯,而用特選的玻璃杯——杯子的碎片不會很鋒利,受傷的風險會大大降低,但不會是零。小心使用杯子,杯子的確是可以摔破的。 在香港,我們已經習慣了把孩子的起居生活保護得密不透風,愈來愈多家長會因為孩子在學校受了小傷而大興問罪之師,因而香港的孩子長期成為受保護的對象,養在美麗的囚籠裏,所有照顧者都小心翼翼,唯恐有半點差池。極端的例子是某些富貴人家的子弟,竟然認不出蘋果的模樣,原因只是父母擔心孩子不會吐核,每次送到孩子面前的蘋果都是削成雪白的一片片。孩子從來不曾見過一個完整的蘋果。 一位德國友人最近向我推薦日本一家幼稚園的校舍設計,說這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幼稚園校舍。校舍其中一個特點是容許孩子冒險,可以爬樹,可以戴上頭盔在橋上攀爬。德國友人說,她同意這校舍的建築師的意見,孩子需要一點自由,須要經歷一點危險,還要受過一點小的損傷,才能了解和掌握自己的能力與限制。 她的話使我想起多年前到廣州的某小學參觀,操場上設有十大固定體育設施,大部分我已忘掉了,但有兩個我仍深深記得。其一,有如一座吊橋,幾十塊木板晃來蕩去,我們這些做老師的要從一邊走到另一邊,心驚膽顫,走不了幾步便失去平衡敗下陣來。然而校長隨意吩咐一位路過的孩子,便在我們面前變魔術一樣颼的一聲跑了過去,真個如履平地! 其二,是可從二樓下滑到地下的一條柱,就像消防局裏面,消防員為趕時間抱着從天而降的那一種。香港的小學校長看了都不禁大驚失色,在小學校園裏,怎可能有這種設施,無人看管,任小孩自己玩呢? 校長告訴我們,內地學校大多都不會這樣做,但經驗告訴他,孩子不但喜歡,而且能夠做到。每一個孩子都會一個一個慢慢嘗試,在每一次嘗試的過程中不但能掌握技巧,而且認識自己的能力與限度,因此很少受傷,頂多只是一些小傷。他經驗中受傷最嚴重的,往往是從來不玩,一下子做劇烈運動,由於不知輕重,毫無風險意識,用力過猛有之,煞掣不及有之,後果反而更不堪設想。 我不敢說他的做法值得效法,但他的話卻很值得咀嚼推敲。我們當然不會讓孩子承受過大的風險,但完全不會受傷的運動,與不會破碎的杯子一樣,可能只會令孩子失去風險意識,更容易在未來受到更大的創傷。因此問題可能不應該是如何杜絕一切風險,而是如何把風險控制在可承受的範圍之內。...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