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學生交流 老師倒貼

暑假剛過去,不少學校均安排各類型的境外遊學團、交流團、考察團,讓學生善用假期到外地增廣見聞。學生有機會離港學習自然高興,卻很可能苦了教師。教師除了犧牲放假休息時間率團帶隊,有些更要「倒貼」費用,輕則自掏腰包支付帶隊期間的額外開銷,重則要自付數千元旅費,情況極不合理,等同剝削教師。今年6月8日,我在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上提出此事後,即引起其他議員同事關注和不少教育同工的迴響。旅費自付 形同剝削近年政府大力推動中小學生到內地交流,今年《施政報告》更提出安排學生在中小學階段分別到內地交流一次,以及把本地與內地學校締結姊妹學校的數目倍增至600間。當局預計2017/18學年參加教育局交流團的中小學生人數將多達10.23萬人,比上學年4.64萬人多逾一倍;當中還未計算參加由學校或其他機構舉辦的交流團人數,預計未來教師處理有關交流的數量勢必以倍數增長。事實上,目前學校辦交流團已導致三大問題:一、部分帶隊教師須自付旅費;二、不少教師須自付離港帶隊期間所有額外開支,被迫「貼錢打工」;三、教師工作量大幅增加。關愛基金於2011年推出境外學習活動計劃,資助家境清貧學生每人最多3000元作遊學之用,3年後有關計劃改由優質教育基金提供,資助額上限提高至6000元,計劃推廣至一般學生,學校便無可避免更頻繁地舉辦交流團活動。不過,兩者的資助竟然也沒有明文包括教師的旅費,有學校會從撥款中支付全部或部分教師費用,也有個別學校要求帶隊教師自付旅費,開了極壞先例。當局美其名資助學生遊學放眼外地,卻把成本轉嫁學校,個別學校又把成本轉嫁教師,這種態度和做法,形同剝削。教協會早前分別去信勞工處和教育局,要求當局澄清教師旅費責任誰屬。勞工處回覆稱:「通常不應要求僱員支付因工作需要而引致的相關費用」;但教育局竟然含糊回覆:「資助學校可根據現行的撥款安排……以支付教師因工作需要帶領學生參加遊學團/交流活動等所涉及的隨團教師費用」;教育局本年8月也修訂了《營辦開支整筆津貼運用指引》,附註註明「校董會可批准教師為履行職務而帶領遊學團所涉及的隨團教師費用」。文件用上「可根據」和「可批准」字眼,是否表示學校可以「不根據」和「不批准」支付教師有關開支呢?我認為教育局有責任向學校發出通告申明政策,明文規定學校必須支付教師帶領交流團的旅費和相關工作開支。局長外訪 可領津貼另一個教師「貼錢打工」的問題,則是教師須自行支付所有帶隊期間的個人開支。我認為有關安排極不合理,政府及一般學術機構均會向外出公幹的僱員提供津貼,以補貼他們因離境工作而引致的額外開支;同樣地,經常外訪的教育局長吳克儉每次外訪也可申領津貼。為何局長外出公幹可獲發津貼,而前線教師帶學生外出交流卻要「貼錢打工」呢?教師為學生籌辦境外交流團,由前期籌備工作,到真正帶隊出發,到回港後的跟進工作,往往歷時一年半載;教師費盡心思和時間為學生安排境外學習活動,還要自行倒貼旅費、開支,情何以堪?此外,教師帶隊是額外工作,往往須犧牲原本用來休息或陪伴家人的假期,而事後通常不獲發補假。近年教育界感到被迫「不務正業」,虛耗精力,無法專注於教學工作,瀕臨枯竭,交流團的安排可見一端。隨着未來學校交流團與日俱增,為免同類情況持續下去,我認為教育局有責任把交流團的行政及相關費用包括在其對學校的資助之內,並向學校發出清晰指引,明文規定要求學校支付教師帶隊交流的費用,發放離港公幹津貼,並且提供足夠的支援,保障教師的應有權益。...

Continue Reading

【立場新聞】為何企業和家長重視職業教育?德瑞考察日誌之二

德國政府大力推動職業教育,但到底企業和家長是否重視職業教育呢?在德國的第二天,立法會代表團一行七人前往黑森州的首府威斯巴頓(Weisbadan)。黑森州是德國十六州之中較大的州分,人口600萬,法蘭克褔是它最大的城市。在威斯巴頓的活動有兩項:早上拜訪州政府總部,下午到州議會與相關議員交流。雙元制職業教育課程在州政府總部的會議長達4個小時。我們得到州政府聯邦及歐洲事務部部長Ms Lucia Puttrich和六位不同部門的官員代表會面,講述一系列的政府政策,當中包括文化部的Mr Klaus Müller,向我們介紹德國的職業教育,特別是德國雙元制職業教育模式。Mr Müller介紹德國的雙元制職業教育模式覆蓋的職業和專業領域包括六大項:金屬技術,電工技術,建築、木材與塗料技術,經濟和管理,食品,衛生和養生。各州之間互相合作,互補長短,例如他們會把學習釀酒的學徒送到巴伐利亞州,因為當地有全國最佳的釀酒學校。在德國雙元制的職業教育模式下,學生每周有三日半在辦公室或工廠進行實習,一日半在職業學校上課。職業學校上課每周約12小時,整個課程一般為期3年半,合共1020小時,有嚴格的標準化課程。12小時之中,有5小時修讀語言、數學、政治和經濟、宗教和體育等共通課程,另外7小時則學習跟其從事職業相關的知識。為何德國企業願意投放資源?財政方面,整個職業教育的財政來源來自兩方面:政府和企業。政府負責營辦職業學校,而企業則負責企業內部的培訓。規模較大的企業甚至會設立專門的培訓機構,在各方面進行有系統的訓練。但德國企業以中小企為主,規模較小,有些小型企業的業務涉及的工作較為簡單和單一化。以專門製造窗簾的公司為例,為免課程過於狹窄,學生除了學習如何製作窗簾之外,也須學習其他技能,例如裝修、其他物品的生產製造等。在這種情況下,中小型企業除了提供工場內的實習機會外,還須借助企業外的訓練中心提供它們本身無法提供的實習訓練。Mr Müller介紹完畢後,議員們向他連番追問,特別是不少議員想了解企業何以願意付出大量成本訓練學徒呢?特別是學徒將來可能轉投其他企業工作,企業的培訓豈非血本無歸?Mr Müller指出,企業是有回報的,儘管培訓初期(如第一年)學員能力有限,培訓成本遠遠超過學員為企業賺的錢,可以說是淨虧損。但隨著學員能力不斷提高,學員為企業賺到的得益也相應提高,何樂而不為?德國各政黨均認同職業教育下午,我們到訪州議會(Hessischer Landtag)。州議會的建築Wiesbaden City Palace最初在1841年建成,加上2008年落成的新翼,成為一座新舊混雜的建築物。這座建築最初由拿騷公爵威廉姆興建,原為他的大宅。後來州議會開會,就徵用了這個地方。改建後,設計重視議會透明度,多處使用透明玻璃,令人印象深刻。我們與四位來自綠黨、自由黨、社會民主黨及左翼黨的教育政策發言人進行交流。當中來自自由黨的Mr Wolfgang Greilich是議會的副議長,他是一位律師,其餘三位都是教師或心理學家。在討論的過程中,我們涉獵了不同的議題,例如近期的難民問題、社會褔利問題,但主要仍是討論職業教育。我問他們德國家長對職業教育的態度如何?四位代表雖來自不同政黨,但意見十分統一,都認為家長對職業教育的重視程度近年有所下降。可是,四人都認為,修讀學術或職業課程各有好處,最重要是課程是否適合學生。當中副議長也提到自己的兒子曾在雙元制職業學校讀書,笑言享用過兒子賺錢,不用為兒子的花費操心。毫無疑問,德國企業非常重視職業教育,家長則偏好學術課程,但在觀念上也接受職業學校。德國朋友指出,如何令社會更重視職業教育和投入更多,令職業教育制度繼續維持高水準,是德國的挑戰。至於香港,要推動職業教育,鼓勵家長和企業參與,可能會遇上更多困難和挑戰。...

Continue Reading

【立場新聞】人盡其才:德瑞考察日誌之一

九月二十一日清晨,立法會代表團飛抵德國法蘭克褔,開始我們考察德國和瑞士職業教育之旅。第一日行程給我的感覺,是職業教育的重要性在於人盡其才。德國不論政府、企業、工會、學校,對於職業教育的承擔均非常大,這是造就德國職業教育成功的關鍵因素。重視實踐的職業教育這一日我們考察了兩個機構,早上一間公立職業訓練學校,下午則到訪法蘭克褔的工業園Industriepark Höchst中的私立職業訓練機構,兩者都令我們眼界大開。我們共接觸了幾批學生。其中一批是修讀銀行課程的年輕人,表現有禮、斯文大方。他們大都讀過文法高中的課程,有機會升讀大學,但他們最終決定轉到公立職業學校修讀銀行的相關課程。他們每星期有兩日回校上課,其餘三日則到銀行上班,由基本的接待工作開始,逐步涉獵其他深入的工作範疇。他們告訴我們,在工作中獲得很大滿足感;老師也勉勵他們將來可選擇直接投身銀行業,或選擇繼續進修,待擁有更高學歷時再投身銀行界工作。然而,大部分同學都希望完成課程後立即投身工作,只有小部分表示會繼續進修。他們解釋說,直接投身工作可讓他們更了解銀行的工作實況,僱主亦可對他們有更深認識,對他們的前途和發展更有幫助。我們在工場接觸了另一批修讀電子學的學員,他們完成初中課程,但成績欠佳,找不到實習機會,無法升讀「雙元制職業教育課程」,但公立職業學校仍給他們機會,修讀兩年制「準備課程」,以爭取更佳的實習機會。其中一位女同學英文十分流利,她說雖然暫時未能到企業實習,但她不想像過去一樣讀書,吸收一大堆抽象的知識;她喜歡學以致用,親自動手,因此實用的學習對她來說十分重要。政府和企業均願意投放資源毫無疑問,實習在德國的職業教育中佔了極其重要的地位。德國職業教育最著名的是「雙元制職業教育模式」,學生通常每周有一天半在職業學校上課,學習包括語文、數學等基本知識,亦有跟工作直接相關的實用知識;同時學生亦要在相關的企業或公司實習,每周三天半。他們須完成兩方面的要求,並通過考試才可獲得資歷證書。這些資歷跟「歐洲資歷架構」掛鈎,令他們畢業後得到具認受性的資格。學生如果希望修讀「雙元制職業課程」,首先要到相關企業、工廠或公司申請實習,在得到對方聘用成為學徒後,才有資格申請入讀職業學校。值得注意的是,德國的職業教育有別於大多數國家,後者大都要求學生繳交學費接受培訓,但德國的職業教育學校不但免費,公司或工廠更會向學徒發放工資。雖然金額不高,甚至比法定最低工資還要低,但年輕人獲得工資後,至少可以邁向更獨立的生活。因此,對年輕人來說,職業教育也是一個有吸引力的出路。跟其他國家不同,德國政府提供全面的免費教育,企業則需要提供工資,並且要向學徒提供其他培訓,把政府和企業的投放加起來,德國職業教育所耗用的資源十分龐大。為何德國政府和企業要投放那麼多資源於職業教育呢?今日我在參觀私營職業培訓機構Provadis時,其執行經理向我解釋:企業家和政府均十分清楚,德國缺乏的是類似東亞的廉價勞工,因此必須致力進行人材培訓,提升質素,才可令相關產業繼續生存和發展。因此,他們十分樂意投資在下一代身上,這不僅對企業發展有利,也關乎社會的未來。職業教育令年輕人各展所長從參觀者的角度看,我們覺得德國對教育有非常大的承擔,但陪同我們參觀的當地政府官員卻私下對我說,德國對年輕人的投入和承擔仍然不足,不少問題尚待解決,例如德國青年的語文水平不足,未能書寫優秀的德文。她認為,問題在於每班人數較多,老師不能充份照顧每一位學生(雖然德國不論中小學,每班人數均在25人以下,相比香港而言已經好得多)。她又指出德國的一些校舍殘舊,沒有得到妥善的維修(香港的校舍陳舊的情況恐怕比他們更惡劣)。不過,她對教師質素整體是滿意的,德國教師的學養和能力都十分高,只是由於其他因素的限制,未能全面發揮。無論如何,我們在第一日的參觀看到,德國的教育讓不同類型的青年都獲得發展機會。任何一個社會的年輕人都有不同的才華,這些才華能否得到發揮,是決定一個社會能否成功的重要因素。德國通過學術型學校和不同層次的職業學校,令年輕人的才華得到充份發揮,十分值得我們借鏡。...

Continue Reading

【成報】超然

過去一星期,最令香港人嘖嘖稱奇的詞語,莫過於「超然」。這使我想起三十五年前的9月,我入住港大的新宿舍太古堂,上下九層,各自要起一個名字。我住三樓,有感於大學生活之自由,故建議稱為「武皇館」,取「冇王管」之諧音,復有男士嚮往之霸氣,得堂友贊同,使用至今。另有一層,主意大概是來自文學修養高的堂友,採蘇東坡《超然臺記》的遺意,取名為「超然台」。蘇東坡是中國文學史上著名的達觀主義者,高中文學科曾收錄他一首《定風波》:「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簑煙雨任平生。」讀這首詞,難免令人想起那個「打波先嚟落雨,唔通連個天都唔鍾意我」的著名廣告,「其實落雨又有乜好怕喎!」陰天晴天,騎馬步行,東坡同樣享受,人生路上的不如意事,都可以拋諸腦後。這種曠達的心態,對東坡特別重要。他才高八斗,但官運不佳,一貶再貶,常被派到窮山惡水去做個小小的地方官;但東坡不執着,隨遇而安。這一次,他從美麗的杭州調遷到山東的密州,是個連年鬧飢荒的地方,其他人難免深以為苦,唯獨東坡照樣工作,且自得其樂。《超然臺記》的開頭。「凡物皆有可觀。苟有可觀,皆有可樂,非必怪奇偉麗者。」美麗的西湖固然令人心動,平凡的密州也有其「可觀」之處,東坡身在其中,仍然「可樂」。東坡又說:「人之所欲無窮,而物之可以足吾欲者有盡。」用道家的觀點看人生,人生之苦,正在於以有限的人生追逐無窮的慾望。因此東坡這麼一位智者,對於權力、物慾,也就不會強求了。壓卷之句:「余之無所往而不樂者,蓋遊於物之外也。」不被權力、物慾牽引,自然快樂,而「超然物外」一語,正源於此。因此,超然乃是一種修養,並非任何人都可以自稱超然的。過去一個星期,大家在報章上、電視上被「超然論」轟炸的時候,有沒有那種不強求權力物慾的「超然物外」的感覺呢?...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別過分解讀大學排名

大學排名機構QS(Quacquarelli Symonds)日前公布2015年最新世界大學排名,香港多家大學均排名前列,科大、城大、理大、浸大的排名更大幅上升,其中科大的排名由去年40位躍升至28位,成為排名最高的本地大學。排名反映本地各家大學實力與世界其他大學相若,期望院校未來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不過,社會不少討論均聚焦在港大今年排名下跌兩位,給科大超越,其實當中只涉及輕微變動;事實上,只要改變排名的項目比重、項目計算方式,便會直接影響大學的排名高低,社會對排名毋須過度解讀。準則改動 影響評分以今次排名為例,科大以總分88分排28位,港大則以87.8分排第30位,兩者實際分數僅相差0.2分,排名卻相距兩位,可見排名差距誇大了科大與港大的實際差距;情況就如學生測驗考試分別獲得88分和87分一樣,兩家大學實際上不相伯仲。不過,大學排名的最大問題,在於排名結果受排名準則左右。不同主辦單位的排名因計算準則、各項目評分比例、收集資料方法不同,而出現不同結果,甚至同一機構主辦的不同排名榜,也會因計算準則有異而有不同結果。今次世界大學排名本港大學以科大排名最高、港大次之;而今年6月中公布,同樣由QS主辦的亞洲大學排名,港大排名第2位,排名高於第5位的科大;因此高等教育界一直對大學排名的評審方法和細節等有所非議。事實上,今次世界大學排名變動,亦與主辦單位改動評分準則有關。儘管社會有意見認為,港大排名下跌的原因是港大師生「重政輕學」,過度參與政治,以至近期副校長任命風波等,令港大無法專注學術研究。不過,港大校長馬斐森對排名下跌一事另有解釋,認為今年主辦單位降低醫學研究比重,令港大排名下跌(由於校委會處理副校長任命事件所顯示的港大院校自主與學術自由有可能受威脅,如不能妥善解決,將對院校長遠發展有深遠的負面影響,須特別說明)。根據主辦單位解釋,由於醫學、自然科學發表論文量較多,而人文學科、社會科學、工程等學科的論文量較少,所以調整論文引用一項評分,降低科學類的比重以作平衡,以更準確反映院校實力。事實上,同樣設有醫學院的中大亦同受影響,今年排名亦由去年46位下跌至51位,相信亦與研究評分比重改變有關。教學質素 未能反映現時大學排名的另一缺點,是無法反映教學質素,因為排名主要以各種統計數字,例如師資、學生人數、論文引用量等計算分數,但無法計算教學質素、大學對學生的關顧等不能量化的元素。例如一家教學型大學的排名或遠遜於一家研究型大學,實際上前者的教學質素、畢業生質素,以至就業出路未必差於後者,社會不能單憑排名而抹殺教學型大學的努力和貢獻。說到底,大學排名可以看作是一場數字遊戲,因為每當主辦單位改變各項目所佔比重,或更改計算各項目分數的方式,即直接影響排名。情形就如今次QS更改世界大學排名論文引用比重,即令排名有所變動,而排名亦不能完全反映大學的真正情況,期望社會不應過度解讀排名結果,並繼續支持大學的未來發展。...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改善中小學教師編制刻不容緩

香港中學及小學長期受教師編制人手不足困擾,直接影響教育質素。特別是過去十多年來前線教師在「校本管理」的名義下,財政管理、招標、宣傳、自評、外評、遊學團等大量行政工作接踵而至,令前線教師苦不堪言!我在議會內外多次要求教育局正視問題,然而當局一直漠視教育界的實際需要,只繼續以「短期措施恆常化」的手段,即只向學校提供原屬短期措施的現金津貼,處理學校長期編制人手不足的問題。換來的結果,是短期合約教師和教學助理的出現,令不少年輕教師要接受待遇和穩定性較差的短期教席,最終影響教學質素。人手不足直接影響教學質素現時,香港公營中、小學的常額教師編制以「班師比例」(Class-Teacher Ratio)計算,即教師人數按班級多寡決定。現時小學的班師比例為1:1.5;初中和高中分別為1:1.7和1:2.0。這個比例的改善一直極為緩慢,追不上現時的教育環境所需,更比不上鄰近的內地、澳門和台灣等地。人手編制不足,為教育界帶來不少問題,特別是影響教學質素。教師工作量過多已非近年之事,這情況在新高中學制推行後更為惡劣。新高中學制課程既廣且闊,加上校本評核更令師生叫苦連天。然而教師編制未見改善,現有人手要兼顧越來越多的校本評核和更大的學習差異,令教學難度大增。教師的平均教學節數過多,加上為了追趕課程進度而要進行補課,難免令教學質素受到影響。另一個影響,是學校開設新高中選修科數目有減少趨勢。由於要應付縮班殺校,特別是「自願優化班級結構計劃」和「三保」政策即將在明年完結,因此學校要開始減少編制以外教師的數目以符合規定,而其中一個方法則是透過減少選修科以削減整體課時,從而節省教師數目。去年,至少65所學校削減高中選修科,其中8所更削減超過一科。這不但犧牲學生報讀選修科的選擇,更與新高中學制均衡而寬廣的精神背道而馳,對高中學制有深遠影響。還合約教師合理待遇更重要是,教育局一直以現金津貼處理學校編制不足的問題,令學界出現不少合約教師和教學助理。他們不少都是滿有熱誠的年輕教師,亦具備擔任教師的資格,但絕大部分只獲得一年合約,職業前景十分不明朗。教學助理情況更為嚴峻,即使是需負擔教學工作的教學助理,他們的薪酬亦遠低於一般教師。長此下去,教育界留不住這些人才,更無法提供穩定環境讓年輕教師發展教育專業,長遠會導致教育界出現人才斷層。由於當局視若無睹,在中學人口下降、學校工作量有增無減的情況下,合約教師和其他因編制不足帶來的問題日益加劇。政府必須正視學校人手編制不足的問題,立即檢視學校的教學和行政人員編制,並提高班師比例改善編制。我亦會繼續跟進學校人手編制的問題,並編制了具體的政策建議書,在議會內外爭取,讓學校有足夠的人手應付教學所需,並讓更多合約教師和須教學的教學助理可被納入常額編制,還他們合理的待遇!...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平民化的港大

記憶中的港大,是平民化的,那是八十年代初期。 聽說,早期的香港大學十分貴族化,聖約翰書院宿舍有專門的房間給傭人留宿,伺候上學的少爺姑娘。 到了八十年代,這一切已煙消雲散。當然,例外還是有的,據說醫學生聚居的大學堂宿舍的高桌晚宴,宿生仍要穿上綠袍。而我目睹的,還有法律學會的周年競選活動,候選內閣閣員都會穿上一身黑色套裝,令人側目。除此之外,已經再看不到甚麼貴族化的傳統了。 平民化原因應該有兩個。其一是七十年代的左傾學運傳統,以樸素為榮。到了八十年代之初,雖然學運不再火紅,但樸素的傳統仍在。 更重要的是,大學的確開始平民化了。收生增加,大學之門稍微敞開一點,給我這一類來自公共屋邨、並非就讀傳統的名牌中學的平民百姓提供了一點機會。基層學生多了,樸素便更加理直氣壯。 那個年代,學生組織的「制服」,大多數是絲網印製的T恤。我早期參加「青年文學獎」,有幾位師兄便精於此道,用木框架起絲網,再用油彩,一件一件地把圖案刮印在純色的菊花牌T恤上,十分漂亮。但偶然也會失手,刮印不均,顏料不夠,又或者錯手印花,濺出一大灘,一件大好的T恤就會報廢。故此,大家只會買廉價的T恤。 另一種「制服」便是學生會毛衣(冷衫)。那個年代,港大也好,中大也好,其他院校也好,都喜歡把學生會的英文縮寫印在毛衣下端的兩個口袋上,再在手袖上加一兩條橫線,設計簡單之極。穿上這款毛衣,行人一看就知道是某院校的大專學生,也可算是身份的標記。 而在真實的大學生活裏,其實是沒有所謂「制服」的。大學的特點是自由,夏天是T恤和牛仔褲的世界,冬天則是毛衣或各式的外套,各適其適。實際上,在那個平民化的世代,很少人關心穿甚麼。 現在,據說學生會評議會開會時,評議員都要披上綠袍;各學生團體競選時,候選閣員都會穿上全套套裝,不知道這些是甚麼時候興起的新傳統?不過,一代有一代的特色,各領風騷,說不定幾十年後,這一代大學生也會像我今天思念八十年代的樸素一樣,懷念他們今天的綠袍和套裝呢!...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敬師不應只是掛在口邊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敬師日,本港將有一系列的敬師活動,包括表揚約1000名卓越教師,希望藉此提升教師專業形象。現時全球多個國家均設有教師節,日子各有不同,中國內地、香港、澳門的教師節或敬師日同樣定於9月10日(今天),希望趁新學期之初讓學生培養敬師的精神,為未來一年的學習打下良好基礎。香港的敬師運動源自1995年,由教協在內的15個團體共同成立敬師運動委員會舉辦敬師活動。1998年特區政府參照內地教師節設立敬師日,及後每年撥款資助委員會舉辦各類型敬師活動,包括「表揚教師計劃」,鼓勵學校提名教師接受嘉許。應體現於教學環境和教師待遇不過,敬師不應只是掛在口邊,還應體現於尊重教師專業,包括為教師提供穩定的工作環境和待遇。無奈教育局一直對本港的教育困境視若無睹,因此,教協趁今天敬師日發起聯署,促請教育局立即啟動中學小班教學和「班師比例」(class-to-teacher ratio)檢討,增加常額教席,為教師締造穩定教學環境。聯署今天於報章刊登,共有2700名教師聯署,希望教育局立即檢討中學小班教學,以及中、小學「班師比例」,徹底解決香港教育發展面對的困境,以實質行動作回應。目前教師均需應付大量教學、行政工作,結果令他們沒有足夠時間備課、關心學生需要,直接影響教學質素。更令一眾教師悲涼痛心的是,教育局一直拒絕因此按比例增加人手編制,反而選擇長遠影響教學質素的方式,長期向學校發放短期現金津貼聘請臨時教師,導致現在每6名教師就有一名是合約教師的局面。在此政策下,學校只能以短期合約形式聘請年輕新入職教師,結果令不少滿懷熱誠、視教師為終身事業的年輕人,淪為即用即棄的臨時工,每年均須擔心明年會否「飯碗不保」;再加上合約教師雖然工作性質與一般教師無異,但薪酬待遇、晉升機會等均相距甚遠,令不少年輕教師入職短時間後,即放棄教席轉投其他行業,亦難以吸引優秀人才入行,長此下去,本港未來將缺乏具經驗的教師領導學校發展,導致教學質素下降,教師團隊青黃不接。另一方面,在新高中學制下,教育局要求學校提供足夠選修科讓學生揀選,不過現在已有學校因應教師人手不足而削減選修科,未能達致教育局提出在新高中學制,學生的學習內容應闊而廣的要求;也令學生未必能夠因應個人興趣報讀選修科,影響未來升學。改善「班師比例」徹底解決問題現在本港教育面對的各種問題,無論是落實融合教育、照顧學習差異等教學上的問題,以致年輕教師入職困難、工作不穩的問題,均可透過改善學校「班師比例」,增加常額編制得以解決,並且同時提升本港教學質素。期望教育局能盡快檢討「班師比例」,從合理薪酬待遇、教學環境上體現敬師,讓教師得以專心培育下一代,而非繼續犧牲教學質素,利用短期合約剝削有意入職的年輕教師。...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團結港大

1980年,我考進香港大學,唸中文系,但沒有好好唸書。我常說,當年主修搞活動,副修中文。雖則我喜歡泡圖書館,買書也不少,但回想當年沒好好唸書,至今仍引以為憾。 當年,學生會大樓樓高四層,與圖書館相連。樓下是擺放大字報和告示之處,四面通風。大字報多用毛筆或箱頭筆書寫在報紙般大小的紙上,紙則釘在爛木板上,隨處擺放,供人品評。有些連篇累牘,反資反殖,一篇長達數十呎也不出奇。因學生會位處大學心臟地帶,常有人駐足圍觀,直到風吹紙破,不成片段。 二樓是學生會管理的飯堂,還有合作社。三樓,是當年經常流連之所。往左是各個屬會辦公室,往右則是學生會總部。大學四年,在這裏消磨的時間最長,其次還有後來在太古樓新建的學生會東翼辦事處。 四樓,則是禮堂和會議室。禮堂可坐一二百人,印象最深的是一年級參加學生會競選諮詢大會,座無虛席,我只能坐在最後一行,聽師兄師姐們口沫橫飛。兩年後,我自己參加競選,同一地點,只能湊合一小群人,大都是熟悉的同學,不好意思不來捧場的。七十年代火紅學運,到我們那年頭已經七零八落了。 大樓下的一條石柱上,釘着一小塊銅匾,上書兩行大字:「團結一致,獨立自主」。當選學生會幹事之後,前輩專門把我們帶去看這塊銅匾,解釋說:「這『獨立』不是開玩笑的。港大學生會獨立註冊,不隸屬港大校方,這大樓屬學生會物業,我們自己管理,大學也管不到!」可惜,由於大學圖書館擴建,學生會大樓拆了,埋葬了幾個世代的集體回憶。 至於「團結」,我倒是記起唸一年級的時候,大學要加學費,學生會全體三四十個評議員到鈕魯詩樓十樓的大學會議室外默站抗議。有幾位唸二年級的師姐閒聊,大意是人家喜歡抗議便去抗議,與自己無干云云。剛巧一位三年級的師姐經過,便義正詞嚴地訓斥二年級的小師妹:「你以為與自己無干嗎?不是那幾十個評議員去抗議,學費早加了。你們看看學生會的英文名稱是甚麼? Union, 是Union,我們不團結,人家便可以為所欲為!」 不知何故,這段話的印象特別深刻,當港大陷於危機之際,又不期然想起了這番話。Union,是Union,不讓人家為所欲為,便必須團結港大!...

Continue Reading

【明報】致香港大學校友的公開信 ——副校長爭議須言歸正傳勿倒果為因!

各位香港大學的校友:大學是社會的縮影,校內有不同政見和聲音十分正常,而大學的社會使命之一正是保衛這片自由淨土。恆久而來,保護大學這片淨土的是:.社會尊重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是制度規章。當中包括當權者行使權力的制約,尊重校方管理層的專業判斷!對於母校「等埋首副」風波,校友互相討論、爭論實屬正常,但必須基於事實。港大校友關注組對近日社會討論中一些不符事實、倒果為因、以偏概全,甚至上綱上線的言論深表遺憾;部分言論竟出自個別校務委員之口令人擔憂!就校委會處理副校長任命一事,我們希望釐清以下事實。一、事件近因明顯是有校外勢力認為法律學院與去年佔領運動有關,並希望影響港大管理層的任命。《文匯報》去年11 月26 日率先披露陳文敏可能升任副校長。今年2 月該報發表涉及陳的負面文章多達70 則;本月截至28日該報同類文章多達116 則。《人民日報》海外版更在8 月3 日刊登署名文章直接「勸退」陳文敏,攻擊之密集令人震驚!二、馬斐森校長任期過了四分一仍沒有完整管理團隊,校長本人也認為盡快任命學術人事及資源副校長對港大非常重要。如果校委會繼續拖延校長組班以致他無法實踐工作計劃,將對港大發展不利。三、是次風波突顯校委會組成問題:校外人士校委佔大多數,代表大學管理層和師生的校委佔少數,投票時校內意見被結構性壓倒!特別是校委會主席年底退任, 接任人的公信力、是否為港大人接受,關乎港大基業!關於港大校友關注組,我們必須澄清兩點事實。一、港大校友關注組並非由政黨支配。關注組是個別校友有感「等埋首副」一事極度荒唐而組成,成員不屬任何黨派。參與聯署的千多位校友來自各界;其中包括多名前政府高官或親建制人士。無疑,個別校友是政黨成員,但有校務委員竟把關注組等同政黨是以偏概全。二、港大校友關注組對副校長的人選沒有任何立場,我們只關注港大校委會應按既定程序任命副校長。港大校友關注組強烈呼籲校友出席9月1 日的港大畢業生議會為副校長風波而召開的特別會員大會,投票支持我們的議案,敦促校委會按既定程序確認副校長任命建議;如偏離建議,必須有令公眾信服的理由。另外,我們支持改革校委會,取消由特首兼任校監, 或確保特首任校監只屬禮儀性質。最後,港大校委會主席必須為港大師生所接受。不久前,港大附近4 棵百年老樹被斬。不少港大人傷感。破壞百年基業,全繫於掌權者一念之間!老樹無言。港大校友們,我們不能無言!港大校友關注組召集人葉建源...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