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讀書何以不開心?

香港讀書之所以痛苦,原因之一,是因為在一個「金字塔」的制度內,升學壓力極大。升中學要考一考,升大學要考一考,在想不出更好的替代品之前,考試就是「必要之惡」,有點無可奈何,大家都很明白。不明白的是,原來香港讀書之苦,近年竟出現了第二個原因:TSA。據政府說,TSA與升學無關,與前途更無關。它只是一個身體檢查,小三檢一次,小六檢一次,中三再檢一次。身體檢查,是不用打針食藥的,絕無痛苦云云。但現實是,為了應付這些身體檢查,大家都在為孩子狂打針,狂食藥!只要走進書店,就可以看到無數以「TSA」的名的補充練習,小孩子在學校做一本,回家父母又不敢不添加一本。這些練習重重複複,做來做去,猶如狂食補藥。走進學校,又可以看到一眾老師愁眉苦臉,不斷為學生補課補課再補課。有些是提前上學,有些利用小息午飯時間,有些是在課後甚至是週末假期。還有一種,是佔用其他科目的時間,音樂、視藝、體育隨時都可以成為犧牲品,為的就是給孩子狂打補針。可惜,孩子虛不受補,再多的針,再多的藥,都只會引起反效果!為了身體檢查而打針食藥,聽起來好像瘋了,但現實之中的確如此無奈。因為身體檢查已經變質,如果「肥佬」,後果十分嚴重。老師會告訴你,TSA成績差,校長不高興。校長會告訴你,TSA成績差,辦學團體不高興,教育局視學的督學也不高興。家長會告訴你,TSA成績差,考試成績也會差,因為考試的格式都是TSA翻版。原來TSA成績差,升學也是會出問題的。無論教師或家長,都是被一層一層地逼迫,結果「全民起動」,忍淚合力操練TSA,非把孩子操練得兩眼發直,四腳朝天不可!甚至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也破天荒在香港刊登廣告,告誡大家每天至少給孩子遊戲一小時……TSA已經變成了香港開埠以來唯一與升學沒有直接關係的高風險評估。學生為升學而承受壓力,廣大老師家長都深知其無奈;但與升學無關也要承受沉重壓力,TSA可真是無謂中的無謂!...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別把校董當作政治酬庸

港大副校長風波尚未解決,而圍繞院校自主的爭議聲音已經蔓延到嶺南大學。上星期,特首梁振英委任何君堯、陳曼琪、魏明德、羅詠詩和李漢祥為嶺大新校董,惹來師生、校友和社會的強烈反彈,令人憂慮梁振英把大學校董的公職當作政治酬庸,把校董會變成「梁粉俱樂部」或政治工具,令院校自主嚴重受損。根據《嶺南大學條例》第11條,校董會是大學的「行政團體」,「可行使大學所獲賦予的任何權力,亦須執行委予大學的所有責任」。校董會由33人組成,其中18人由特首直接委任,佔校董總人數的54.5%;同時,《條例》亦賦予特首委任校董會主席、副主席和司庫的權力。由此可見,特首擁有龐大的影響力,能夠直接左右大學的施政。雖然英治時期的港督與回歸後的特首同樣擁有相當大的權力,但歷任港督和前兩任特首相對上均能夠保持克制,不會濫權,行使權力時均尊重院校自主,沒有明顯的政治目的;他們委任的校董即使偏向保守,畢竟大都是社會廣泛認可、有體面的社會賢達,並無濃厚的政治背景和色彩,因此能夠得到一定的社會認同。事實上,校董會作為校內最高的權力機構,擁有人事任命、財務預算等權力,可決定一所大學如何發展。因此,特首應該委任一些熟悉高等教育界、尊重學術自由、院校自主原則、德高望重、爭議性不大的社會賢達擔任校董,參與大學的管治,促進院校的發展。可是,梁振英一改以往的傳統,近年多次委任一些極具爭議、親建制政治色彩濃厚的人擔任各所大專院校的校董,就以最近的嶺大為例,新委任的校董陳曼琪和何君堯同是「反佔中」旗手,陳曼琪曾在佔領期間代表潮聯小巴申請旺角禁制令,亦是民建聯的區議員。至於何君堯則是「保衞中環運動」召集人,曾經猛烈批評嶺大學生會舉辦的音樂會有樂隊唱粗口歌罵警察,要求警方拘捕相關人士,同時要求校方解散學生會,否則會要求政府整頓嶺大管理層云云;近日,他指做校董與維護院校自主、學術自由是「完全兩回事」,毋須承諾捍衞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言論令人側目,其爭議性之大,實為眾人之冠。另外3位新校董魏明德、羅詠詩與李漢祥,同樣也是親中、親建制色彩濃厚【表】。在過去的委任傳統裏,持這些政治傾向的人也會佔有一定比例,但如此「清一色」,實在令人無法不感慨,把政治帶進校園的不正正就是特首梁振英嗎?梁振英多次委任這些具爭議性、引發師生不滿的親建制人士當校董,怎能令公眾信服他是本着用人唯才的宗旨?這些委任只會令公眾質疑特首用人唯親,把校董的公職當作政治酬庸,只有「梁粉」、親中人士才獲委任,目的是要箝制大學的自由學術精神。大學是社會縮影,校董會內有不同政見和聲音十分正常。現在的危機是梁振英的委任一面倒,甚至不顧體面,把極具爭議的人物委進校董會,把校董會納入其控制範圍,缺乏多元聲音;其結果,院校還能確保自主嗎?關心香港高等教育的朋友能夠放心嗎?...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帶樂器搭港鐵 可以情理兼備

近日,港鐵對乘客攜帶「大型行李」的執法引起公眾關注。攜帶樂器的學生、拿武術棍的市民,皆被指其攜帶的物品超出規定尺寸而被拒絕乘車,有學生更因此而被罰款。連串事件顯示港鐵有需要向公眾清晰交代對大型物品的執法準則及處理方式。我和黃碧雲議員非常關注有關事件,早前已去信港鐵、提交意見書並與代表會面。昨天,港鐵宣布即將試行登記制度,讓攜帶樂器的市民在情理兼備的情況下乘搭港鐵。我樂見港鐵回應市民訴求,並接納我們的意見,照顧攜帶大型物品的乘客。然而,登記制度的具體細節仍未公布,當中仍有不少討論空間。可參考台捷運處理手法現時港鐵規定每名乘客只可攜帶一件行李,行李長度不得超過一百三十厘米,同時長寬高總和不得超過一百七十厘米,並由前職員執行有關規定。綜合近日報章報道,本港不少專業音樂家一向攜帶自己的樂器乘搭港鐵。據悉,過往極少因尺寸超出規定而被拒絕入閘乘車。雖然這些器材有可能已超過港鐵運載行李的條件,但在方便市民通勤上學的大前提下,港鐵可以放寬對這些物品的尺寸規定。例如,根據台北捷運〈旅客攜帶隨身物品及行李限制規定〉,攜帶大型樂器的乘客可事先通過團體及學校提供進出站時間,申請豁免;類似的處理手法應可適用於香港。我明白港鐵可能關注「水貨客」會濫用放寬的尺寸而攜帶大型貨物乘車,因此,港鐵可在檢討有關規定時,向前員工給予清晰指引、確保執法做到公平公正,並盡早讓公眾知悉,相信能讓有真正需要的乘客安心乘搭港鐵。倡議設立機制方便乘客我建議港鐵積極考慮以下措施:(一)設立機制,讓有需要攜帶大型樂器或器材的學生,事先通過學校、樂團或個人提出申請一個有時限的准許證,並於申請時詳列攜帶大型物品的安全指引和注意事項,以便學生和市民在情理兼備的情況下乘搭港鐵;(二)研究將頭節或尾節車廂劃為行李專用卡,讓上述已申請豁免的人士使用;(三)檢討有關大型行李的規定和處理程序,並讓公眾知悉有關檢討結果;(四)長遠應完善對前員工執法的培訓,並提供清晰指引,給予客觀的準則和處理手法。港鐵對大型物品的規定是希望減少車廂擠逼的情況,亦避免因所攜帶的物品而引起意外。然而,港鐵經過數十年的發展,鐵路網絡已遍布全港。港鐵作為近百萬市民每天上班和上學的交通工具,宜長遠考慮如何處理攜帶大型物品的乘客,其執法亦要避免矯枉過正,才能令公眾信服。...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到底港大校委會是否違反程序?──回應程介明教授兩篇文章

程介明教授在其《信報》專欄一連發表了兩篇剖析港大副校長任命的文章,一篇是10月2日的〈程序.理性.法治〉,另一篇是10月6日的〈誰也幫不下,誰也不會贏!〉,其中第一篇他花了好幾百字點名批評我,指我「這位教師代表,為了政治,就可以不顧一切,鼓勵學生採取過激的行動」,又指我(反對者)「根本志不在程序,而是旨在委任某人」,罪名之大與無稽,直指我的動機不良,令人瞠目結舌,實在想不到會出諸程教授筆下。雖然他只點我的名,但也有很多持相類觀點的人,故不得不為文回應。首先得申明的是,程教授是我在港大唸教育文憑和碩士的老師,我也曾跟隨他參與數個研究和培訓的項目,有師生之誼,也有合作經歷,我獲益良多,也一直十分尊敬程教授。回到程教授的兩篇文章,最大的問題是立場晦昧不明。雖然他對港大校委會作了一些指摘,但對於校委會有否違反程序這一重要關節,卻相當含混。他在第二篇文章一開始就投訴《明報》報道他前一篇文章時,大字標題指他說「沒違程序,輸的要服」,他說「沒違程序」這一句並不是他的話。匆忙的讀者一看,大概會有一種印象,程教授認為校委會違反了程序。可是,翻查第一篇文章,他不是清楚寫着「校委會裏面可以有很多討論,但是沒有違反程序」嗎?再看第二篇,他不是又寫着「(校委會)的確違反了以往的慣例,但又不至於算是破壞程序」嗎?令人一頭霧水。程教授對我的批評,其實是基於校委會沒有違反程序這一前提的。校委會是否違反程序,是整件事的關鍵,如果判定校委會違反程序,馮敬恩同學以「重大公眾利益」作洩密的抗辯理由便可以理解。相反,程教授既然認定校委會沒有違反程序,校委會按程序作的決議就應該視為最終決議,因此輸了就要服。我不服輸,反而認為洩密的馮敬恩同學選擇了公義,就是「志不在程序」、「為了政治,可以不顧一切」?但事實勝於雄辯。就在程教授發表第一篇文章的同一天,我在《明報》發表了題為〈港大校務委員會任命程序中的致命錯誤〉的長文,正正就是「志在程序」。決定過程犯致命程序錯誤我借用立法會在任命高級司法人員時必須尊重「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的推薦為例,引伸港大校委會在任命副校長時,是借助物色委員會中的校方高層和專家意見,為其作出慎重的挑選,因此,校委會應該尊重物色委員會的意見,不應該鹵莽到自以為可以取代物色委員會的角色評斷候選人的資格;我由此指出,校委會在9月29日的任命決定過程中犯下了致命的程序錯誤:會議極度不尊重物色委員會的工作,竟任由部分委員以其外行的意見或輕率的個人感受,凌駕於物色委員會的專業意見之上,並基於這些理由投票,結果造成災難性的後果。我在文章也指出,校委會擁有實質權力,並非不能推翻物色委員會的建議,但這一定是非常例外的做法,校委會有責任向公眾解釋推翻其建議的原因。可惜,校委會程序犯錯在先,不肯解釋在後,因此,我的結論是:校委會無合理解釋並違反了程序。程教授不一定要認同我對程序的結論,但重要的是尊重事實,指我「志不在程序」,「為了政治,可以不顧一切」,即使他不曾看過我上引的文章,請問究竟還有些哪些事實基礎呢?程教授在第二篇文章末這樣寫:「像港大校委會,假如摧毀了她的機制,即等於打開大門,讓各種政治勢力肆無忌憚地操縱校務決策。」初看時,我還以為他指的是破壞校委會既有制度和習慣的校委們,想不到筆鋒一轉,他才徐徐點出:「『摧毀』似乎是目前反對者的主要意向」!想不到摧毀制度的校委「不至於算是破壞程序」,反而愛護大學站出來捍衞大學的朋友,竟被指為「摧毀者」,實在情何以堪!至於程教授指我「旨在委任某人」,實在也夠憑空猜想。我已經多次申明,我與陳文敏教授並無私交,連他的私人電話號碼也沒有,事件之初是《文匯報》披露資料並對當事人肆意攻擊,然後4位同期招聘的副校長已經按程序交由校委會任命,但這個副校長仍然給「等埋首副」這個荒謬理由拖延任命,可以說,如果這人不是陳文敏,我作為教育界議員,作為港大舊生,也會認真跟進,因為這絕對不是人的問題,而是我們珍視而行之有效的程序制度,以及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受到了嚴重的破壞。...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校委會權力不應濫用 必須從速交代理據

香港大學副校長任命一事,擾攘數月,校務委員會終於在9月29日在沒有合理解釋下否決物色委員會的推薦,這樣的結果無疑為港大的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敲響喪鐘。 我在暑假期間,與一群關心事件的港大校友組成校友關注組,密切跟進事情。我們將意見寫成議案,並在9月1日的畢業生議會特別會員大會高票通過。 關於重要人事任命的既有制度與行事習慣,我在9月29日向校委會全體委員提交了一封信,詳述一些重要觀點: 校委會歷來處理重要人事任命,都是馬上確認物色委員會的建議,以共識通過(即毋須投票),這個行事習慣並無明文加以規定。 因此我參考了立法會通過高級法官人選的辦法。根據《基本法》第88至90條,終審法院法官等一部分資深司法人員的任命,須由一獨立委員會推薦予行政長官,並須徵得立法會同意。立法會認為,此一「同意」屬實質權力;而立法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曾就此作出詳盡的討論,其意見包括: (一)根據基本法第88條及《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條例》(第92章),推薦委員會獲授予職能,就法官的任命向行政長官作出推薦。 (二)鑑於推薦委員會的成員是法律專業人士,最具資格(best qualified)考慮候選人的司法才能,法官任命的工作最好由該委員會執行。 (三)立法會不應重複推薦委員會在作出建議前所作的詳細商議過程。 (四)立法會在同意法官任命方面的權力是實在的,因立法會能擔當最後把關人,制止明顯有違公眾利益的法官任命。然而,該項權力只應在特殊情下行使,而立法會接納推薦委員會作出的提名,應屬憲制慣例。 立法會對運用法定實質權力如此小心,是因為它必須維護「三權分立」,不能隨便介入任命程序,衝擊司法獨立。 立法會任命法官與港大校委會任命副校長在權力和功能上當然有所差異,但性質基本接近,值得參考。把上述原則應用在副校長任命,可得出以下原則: (甲)物色委員會的推薦職能源於校委會的委任,並按校委會規定的職權範圍行事。 (乙)物色委員會由大學管理高層、資深學者及校務委員組成,加上非常嚴格而周詳的招聘及審查程序,因而最具資格考慮候選人的學術表現和合適程度,相關任命的工作最好由該委員會執行。 (丙)校委會不應重複物色委員會在作出建議前所作的詳細商議過程。 (丁)校委會在相關任命方面的權力是實在的,因校委會能擔當最後把關人,制止明顯有違公眾利益的任命。然而該項權力只應在特殊情下行使,而校委會接納物色委員會作出的提名,應屬慣例。 因此,我致函校委會時便提出,校委會討論副校長任命時應先決定是否滿意物色委員會的工作表現。如果滿意,校委會應按慣例確認其推薦;如認為物色委員會犯了致命錯誤,又或者其他非常特殊的原因,才可以推翻物色委員會的建議。 校委會把自己等同於物色委員會 可惜,事情並沒有按正常的邏輯運作,校委會輕忽了物色委員會才是「最具資格」作這些判斷的機構,重複物色委員會的商議過程,並在沒有合理理由下否決推薦人選。這次極不公正的決策過程勢必加深公眾對當中存有政治動機的疑慮,完全不符公眾期望,校委會對此應負起全責。我要求校委會正視其錯誤決策過程和決定,公開交代決定理據,否則有可能引發來自校內外各方的挑戰。...

Continue Reading

【立場新聞】讀書可以好開心——德瑞考察日誌之五

香港讀書之所以痛苦,原因之一,是「冇得揀」。一樣米養百樣人,但百樣人都要讀同一個課程,是以淒慘。這次到德國和瑞士考察,精彩的地方,是看到人家的學習「有得揀」,因此讀書可以好開心。說「有得揀」,當然並非絕對的。第一,幼稚園到初中課程都是統一的,一樣「冇得揀」,不過除了有特殊需要的學生,這階段不太需要揀。第二,不是「任你揀」,你揀人時人亦揀你,要揀得到喜歡的就要努力。無論如何,只要有心有力,德瑞的高中學生就有得揀。首先,是在文法高中和職業學校(高中)之間,二擇其一。其次,如果選讀職業學校,還可以選擇讀哪一門專業。他們告訴我,共有二百多門專業可供選擇!選讀職業學校,也不是輕易的,因為它們採用邊學邊做的「雙元制」。入學資格除了分數之外,最重要的一點,是找到公司聘你做學徒。沒有公司錄取,就沒緣進入職業學校。因此一開始,年輕人便要為著自己的理想而去努力爭取,爭取得來的,特別值得珍惜。在瑞士的蘇黎世,我們去一所高中階段的職業學校參觀,校方安排我們和學生分組傾談。那些年輕人的眼睛充滿自信和樂觀,興致勃勃地向我展示他們的繪圖習作。到職業學校讀建築,是他們自己的選擇。畢業之後,有人想繼續升學,有人考慮投身職場,各適其適。重要的,是喜歡這種工作這種學習,覺得自己勝任,能夠發揮所長,並且知道自己要什麼。我想,解決了這些,香港學生的人生問題已經解決了一大半!他們的制度也容許選擇錯誤,有人升讀大學,感到學習很乏味,於是急流勇退,轉到職業學校重新開始;也有人入讀職業學校後,想升讀大學,一樣可以,只要把學科成績補回來便可以。只要有心,便不怕遲。一樣米養百樣人,有人喜歡埋頭讀書,夢想做學者、科學家、律師等等;也有人喜歡動手做事,學以致用,夢想做工程師、服務員、廚師等等。能夠讓不同志趣的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路,在不同的位置得到各自的滿足,不是最好的嗎?何況,他們的廚師只要做出成績,收入說不定還高過律師呢!行行出狀元。我們的制度呢?十五年中小幼教育,只有一條路,終點就是文憑試,能夠跳進大學的才算成功,結果大部分人都成了失敗者。什麼時候,我們的學生才會感到,讀書其實可以好開心呢?...

Continue Reading

【明報】港大校務委員會任命程序中的致命錯誤

6月30日,港大校務委員會在副校長任命一事上,作出了聲名狼藉的「等埋首副」的錯誤決定。當時我們批評校委會「禮崩樂壞」,置港大既有制度與行事習慣於不顧,在任命一事上故意拖延,理由是因為按一般情況,校委會應該確認由物色委員會(Search Committee)經嚴謹甄選程序後提出的推薦人選;如果情況非常特殊,校委會要推翻物色委員會的建議,則必須提出有信服力的理由。這個重要的觀點,已經寫成議案,在9月1日的港大畢業生議會的特別會員大會上獲得高票通過。9月29日,港大校委會不再拖延,終於毫不手軟地否決了物色委員會的推薦人選。這一次,它沒有推出「等埋首副」那麼荒謬的藉口,但其背離港大既有制度與行事習慣的性質,其實並無分別,同樣是「禮崩樂壞」。而且,感謝本科生代表馮敬恩同學的勇敢與承擔,披露了會議的一部分內容,這些內容倘若屬實,則可以確證校委會已背離既有制度與行事習慣,及其討論與決定過程如何荒唐,令整個任命無法公正進行。我們有理由向校委會提出要求,馬上審視其採用的程序是否出現了致命錯誤,公開解釋及承擔責任。若校委會不願承擔責任,則有可能需要引入其他程序矯正其錯誤。參考司法任命的例子關於重要人事的任命的既有制度與行事習慣,我在9月29日向校委會全體委員提交了一封信,詳述了相關的觀點如下:大家都知道,港大校委會歷來處理重要人事任命,都是馬上確認物色委員會的建議,以共識通過(即毋須投票),這個行事習慣並無明文加以規定。因此我參考了立法會通過高級法官人選的辦法。根據《基本法》第88至90條,終審法院法官等一部分資深司法人員的任命,須由一獨立委員會(即由首席大法官擔任主席,主要由資深法律界人士組成的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推薦予行政長官,並須徵得立法會同意。立法會認為,此一「同意」乃是實質權力;而在2009年11月23日,立法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就其安排作出了詳盡的討論,其意見可歸納為以下4個重點:(一)根據基本法第88條及《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條例》(第92章),推薦委員會獲授予職能,就法官的任命向行政長官作出推薦。(二)鑑於推薦委員會的成員是法律專業人士,最具資格(best qualified)考慮候選人的司法才能,法官任命的工作最好由該委員會執行。(三)立法會不應重複推薦委員會在作出建議前所作的詳細商議過程。(四)立法會在同意法官任命方面的權力是實在的,因立法會能擔當最後把關人,制止明顯有違公眾利益的法官任命。然而,該項權力只應在特殊情況下行使,而立法會接納推薦委員會作出的提名,應屬憲制慣例(註)。立法會如此小心翼翼地運用它的法定實質權力,是因為它深知其必須維護「三權分立」此一重要原則,如果隨便介入任命程序,便會衝擊司法獨立,損害市民對司法獨立的信心,導致司法任命政治化,後果非常嚴重。因此立法會雖然確定這是實質權力,但也保持高度自我約束,非不得已不會使用。無疑,立法會之任命法官與港大校委會之任命副校長在權力和功能上有一定差異,但其性質基本上是接近的,故值得參考。港大校委會按其守則,首要任務必須確保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等核心價值不受衝擊,維護市民對香港大學的信心,故必須同樣要小心翼翼地運用其實質的任命權力。4項原則司法任命的例子之所以值得參考,是因為立法會通過討論把本來並無成文規定的行事習慣以明文確定下來,可以幫助我們作更清晰的討論。將同樣的原則應用在港大校委會處理重要人事(如校長或副校長)任命之上,可得到以下原則:(甲)物色委員會的推薦職能,源於校委會的委任,並按校委會規定的職權範圍行事。(乙)鑑於物色委員會的成員包括大學管理高層,以及多位資深學者及校務委員,加上非常嚴格而周詳的招聘及審查程序,物色委員會最具資格考慮候選人的學術表現和是否適合有關職位,相關任命的工作最好由該委員會執行。(丙)校委會不應重複物色委員會在作出建議前所作的詳細商議過程。(丁)校委會在相關任命方面的權力是實在的,因校委會能擔當最後把關人,制止明顯有違公眾利益的任命。然而,該項權力只應在特殊情況下行使,而校委會接納物色委員會作出的提名,應屬慣例。上述原則,其實沒有超越常識範圍,並不稀奇,只不過是把不成文的慣例用明文確定下來而已。儘管港大校委會從沒有明文把這些原則寫下來,但在過去的任命實踐上,一向符合上述原則。我在9月29日致函校委會,基於上述原則,提出一項具體的要求:校委會在開會討論副校長任命時,首先要做的不是討論具體的人選,而是應該先決定是否滿意物色委員會的工作表現。如果滿意,校委會應按慣例確認其推薦;如認為物色委員會犯了致命的錯誤,又或者基於其他非常特殊的原因,校委會才可以推翻物色委員會的建議。兩大致命錯誤可惜,事情並沒有按正常的邏輯運作。根據馮敬恩同學透露的會議內容,校委會把自己等同於物色委員會,非常熱中地議論陳文敏教授的學歷水平、學術表現等等,而輕忽了物色委員會才是「最具資格」作這些判斷的機構,重複物色委員會的商議過程,並據之否決了物色委員會的推薦。這個做法,已嚴重背離了上述(乙)、(丙)、(丁)3項原則。在這個過程中,校務委員會犯了至少兩個致命的錯誤:(一)對物色委員會的工作表現出極度的不尊重。相信將來擔任物色委員會成員的資深學者都會擔心,今後他們花一年半載的精力進行嚴格遴選的結果,會給一群學術水平整體不高的校外委員隨意否定。(二)由馮同學透露的資料可知,部分校委會委員隨意地以其外行的意見或輕率的個人感受,凌駕於物色委員會的專業意見之上,例如使用Google Scholar的搜尋次數、博士學位之有無,甚至個人的慰問與否等理由,對獲推薦人選作出全面的否定;可惜他們的觀點已經被許多國際和本地知名學者否定和社會人士訕笑。這些委員基於這些不能成立的外行觀點投票,對候選人極不公平,令結果更是災難的。作為信託人(trustee),他們棄行之有效的慣例而胡亂投票,實在有負公眾的付託。結論偏離既定制度和行事習慣的結果,是荒腔走板。整個決策過程既不公正,更加深公眾懷疑當中有政治動機的疑慮,完全不符公眾期望,校委會對此應負起全責。筆者要求校委會正視其錯誤決策過程和決定,公開交代決定理據,否則有可能引發來自校內外各方的挑戰。後記:本文寫作過程中得到朋友的啟發及法律界朋友對初稿的意見,特此衷心感謝。註:4個重點的內容,直接引述自立法會秘書處為2013年4月23日資深司法任命建議小組委員會會議擬備的《資深司法任命建議小組委員會》背景資料簡介之中就2009年11月23日會議討論的報告原文,見文件第4及13至14條。...

Continue Reading

【立場新聞】瑞士的職業教育制度──德瑞考察日誌之四

今日是立法會考察團第四日,我們到達瑞士首都伯恩繼續行程。早上,我們參觀了瑞士教育研究創新部 (State Secretariat for Education, Research & Innovation, SCRI),下午則拜候瑞士國會和探訪商會,行程緊密。接待我們的各個單位均就瑞士職業教育制度作了十分詳盡而且有系統的介紹,我們收獲極豐。瑞士的職業教育制度歷史悠久,與德國十分相似,同樣由過去以行業商會主導的學徒制慢慢演變而成,並與德國一樣採取「雙元制」(dual system) 的模式,學生進入高中階段,可入讀文法學校或職業學校。就讀職業學校的學生,每周有一至兩天上課日,其餘三至四天則到公司或企業工作。讀書是免費的,工作則有一定報酬。市場推動的職業教育瑞士人認為,職業教育主要由市場推動,而非由政府規劃。初中生畢業後若有意報讀職業學校,首先要去公司或企業申請學徒職位,只要獲公司聘請,便可入讀職業學校。因此,職業學校的學生人數並非由政府控制或主導,而是取決於每年學生的申請情況和企業願意開設多少職位。政府相對是被動的,但好處是學額完全按照勞動力巿場的情況而訂定,不會出現職業教育與勞動力巿場脫軌的流弊。特別的是,由於學生需要先獲僱主聘用才可報讀職業學校,因此社會網絡顯得重要,特別是鄉郊地方的小企業,根本就是子承父業,這對於香港人而言確實有點不可思議。當然,學生也可以透過各州的輔導人員尋找職位,企業亦可透過同樣方式尋找合適的學徒。在瑞士,就業情況與職業教育息息相關。一般而言,高等教育畢業生比高中畢業生在就業上有明顯優勢,高中畢業生又比初中生有明顯優勢。但如果在同一個層次作比較,則可發現,職業教育畢業生在就業方面較修讀傳統學術課程的畢業生略勝一籌。因此從就業的角度考慮,職業教育確有其吸引之處。與Lynn和Fabio的對話考察期間,我們有機會與兩位修讀職業教育的學徒交流,分別是Lynn和Fabio。問他們何以入讀職業學校,Fabio說對傳統學校課程感到厭倦,希望有所轉變。Lynn則說小時候曾在父親的公司工作,認為就業有很大滿足感,適合自己的性格;她還直率地說,希望盡早出來工作賺錢!問他們對「雙元制」職業教育模式的看法,Fabio認為在職業學校上課可彌補在企業工作的不足,因為不少公司的業務較為單一,學徒有時候難有機會接觸工作範疇以外的其他事情。而Lynn則覺得在工作崗位可接觸不少成年人,可向企業內的前輩學習,而在學校上課時則可接觸同齡的年輕人,兩方面的接觸和交流對她都十分重要。至於讀什麼學科在社會的地位較高,Fabio的回答很有趣:告訴人家自己讀大學,當然很不錯;但告訴人家自己在同齡人還在上學時已經工作,正在累積工作經驗,也是很自豪的事!何者較佳?這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而已。...

Continue Reading

【明報】致港大校委會的公開信

尊敬的梁智鴻主席及各位委員:我們是一群非常熱愛母校香港大學的校友,我們一向非常尊重校務委員會的工作和決定,直至6月30 日,得悉校委會在副校長任命一事,以「等埋首副」的理由無理拖延,感到事態嚴重,才不得不挺身而出,組成「港大校友關注組」,並通過聯名廣告,以及在9 月1 日的畢業生議會的特別會員大會上,提出兩組議案,表達港大校友對目前情勢的憂慮和立場。凡此種種,各位委員想必已大致清楚。9 月1 日的特別大會,高票通過的其中一項議案,為「港大畢業生議會敦促港大校委會根據既定的任命程序和行事習慣,在30 天內確認副校長物色委員會的任命建議,任何偏離上述建議的決定,校委會必須向港大畢業生議會和公眾提供令人信服的理據」。這個議案有兩個重點,其一是請校委會在30 天內確認副校長物色委員會的任命建議。這一點我們得悉校委會已決定在9 月29 日的會議上討論副校長的任命事宜,不再「等埋首副」,回應了校友的訴求,令我們稍感寬慰。現在大家的關注落在第二個重點:到底校委會在9.29 會議上討論副校長任命時,會否按照既定程序和行事習慣,尊重物色委員會的推薦,要麼便是確認,要麼便是提出具說服力的理由,推翻物色委員會的建議。我們的擔心是:校委會在6 月以等同於「莫須有」的藉口拖延任命,如果在9月會議上,復以「莫須有」的理由推翻物色委員會的建議,即提不出任何具說服力的理由的話,勢將眾憤難平,其所可能引發的危機,將可能會令校委會完全喪失公信力,同時令百年老校陷於前所未有的危險境地!眾所周知,我們關心的並非某一個特定人物被任命與否,而是港大的制度和傳統有否遭到破壞?到底校委會是否遭到外界政治力量的左右,否則何以會不惜一切破壞既有制度和行事習慣?我們的擔心並非無中生有。8 月27 日的《星島日報》報道,接近政府消息人士透露,校委會在副校長之戰勢成騎虎「不能輸」,又指: 「校委會勢必否決陳文敏的任命」。他們有把握在校委會有足夠票數,推翻物色委員會的建議。這報道令人寒心之處,是政府通過對校委會控制大學,而且打算利用手上的多數票予取予攜。若然報道屬實,香港大學的院校自主現已蕩然無存!我們懇請各位校委會委員留意,按照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委員的行事指引及守則》(Guideand Code of Practice for Members of the Council),無論是委任或選舉產生,所有委員都是以信託人(Trustee)的身分參與校委會工作。他必須基於大學的最高利益行事。所謂「大學的最高利益」,各人或有不同的詮釋,但《行事指引及守則》的前言開宗明義指出:大學必須重視教學和研究,除此之外, 「大學恪守學術自由的原則,即質疑傳統智慧以及提出新鮮的可能帶有爭議性的意念的自由。與此密切相關的是,院校自主的概念。意即大學自行負責管理和確立其發展的策略方向。校務委員會委員必須認識和恪守這些高等教育的重要原則和精神,以確保他們的工作對大學帶來貢獻」。恪守學術自由院校自主由此可見,恪守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的原則,肯定是「大學的最高利益」的所在,任何委員作決定時,都不應違反這兩大原則和精神。而按照該《行事指引及守則》,在考慮副校長任命時,人選的政治觀點或學術見解是否有爭議性,這個人選是否為政府和其他權勢所接受,都不應該成為否決的理由。否則,人事任命便要臣服於政治審查之下,聽命於政府或其他權勢,其所傳遞的信息,勢必帶來學術界的「寒蟬效應」,後果堪虞。我們懇請各委員注意,《行事指引及守則》第5.1至5.3 條,要求各委員在行事時恪守最高標準,並建議各位遵守七大原則:一、無私(Selflessness):指考慮公眾利益,排除私人考慮。二、獨立(Integrity):不應受制於與外界組織或人事的關係。三、公正(Objectivity):特別是在任命人選時應考慮人選的能力(merit)。四、問責(Accountability):其決定和行動均需向公眾問責,被公眾審視。五、公開(Openness):所有決定和行動均應盡可能公開,解釋理由,並只有在更大的公眾利益的情况下才可以限制公開資料。六、誠實(Honesty):在有潛在利益衝突時作利益申報。七、示範(Leadership):委員應以身作則,支持上述各項原則。我們深信各位都同意秉持上述七項原則,這些原則是校委會成員的基本責任,也是整個校委會確立其公信力的基礎。我們深深感受到在過去幾個月裏,這個基礎已經大大動搖,只有嚴格遵守這些原則,才可以挽回校委會的聲譽。而社會大眾也會審視各位的這項決定是否符合這些原則和精神。濫用權力為社會所不齒我們更懇請各位委員注意,根據《行事指引及守則》,校務委員會雖然是港大的最高決策機構,但校委會應該與校長及其領導團隊保持良好關係。第5.17 條指出: 「校委會工作能順利推行有賴校委會主席和校長之間的建設性的工作關係,這關係固然與性格有關,但更重要是分清兩者的角色。他們的關係既應按大學章程,按其各自角色互相制衡,同時也應該互相支持。」在副校長任命的問題上,校長已表明有急切需要委出人選,以便高層領導隊伍盡快「齊腳」,相信各校委會委員都會同意這要求是非常合理的。校長作為物色委員會主席,加上其他由校委會委出的成員,對該副校長空缺的人選已作出慎重的甄選和建議,剩下來的就看各位今次的決定了。我們期望各位的決定,能體現出對校長及其團隊的尊重,如果推翻其決定,必須有說服力的理由;否則,一個聲稱要尊重一位尚未選出的首席副校長的意見的校委會,在實際行事時卻隨意踐踏現任校長及其團隊的尊嚴,則一定會被公眾視為表裏不一,濫用權力,為社會所不齒。我們尊重校委會的權力,但也要求校委會遵守既有制度和行事習慣,這是合理不過的:要麼確定推薦人選,要麼推翻物色委員會的建議,並毫不含糊地向公眾交代理由,只此而已。我們不厭其煩地引用《行事指引及守則》,因為公眾將會據此判斷校委會的決定是否可以接受。堅持正道港大則可穿越危機最後,我們寄語校委會主席梁智鴻校友:港大已走到一個危險的十字路口,堅持正道,港大則可以穿越危機,絕處逢生;偏離正道,則禮崩樂壞,港大將難以保持其國際聲譽而江河日下,這是梁主席為港大服務多年所願看到的結果嗎?各位校委會成員,你們每一位的一念之間,將會決定港大的命運,以至影響整個香港今後的命運。人在做,天在看,校友們、社會人士都在看,而歷史也將牢牢記住這一頁。懇請各位委員堅持正道!葉建源港大校友關注組召集人...

Continue Reading

【立場新聞】關於職業教育的愛情故事──德瑞考察日誌之三

在德國的考察進入第三日,也是最後一天。我們早上參觀聯邦政府設立的勞工處 (employment agency),下午拜訪法蘭克褔的工商業商會(chamber),內容與前兩天大同小異,但加深了解,特別是商會在推動職業教育的重要角色,日後有機會跟大家詳細分享。這一回,倒不如跟讀者分享一個在旅程中聽到的愛情故事。故事主角是一位年輕的金髮的德國女孩子,是這次考察團的陪同人員,幹練而自信。她在大學畢業,卻有一位讀職業教育出身的男朋友。離開大學轉讀職業學校兩人在讀大學時認識,她男朋友修讀社會學和英文,女孩子說他英語講得比自己好,聰明才智更遠在自己之上,說的時候甜絲絲的,充滿欣慕之情。可是,她男朋友對自己在大學的學習十分困惑,並非能力不逮,而是不知道為何要學習那一大堆抽象的知識,實際用途何在?困惑的嚴重程度,使女孩子不忍男朋友終日如此苦惱,勸他不如考慮退學。她男朋友原本希望捱到大學畢業,但最終還是決定跟父母商量應否退學。父母十分開明,向他表示父母總是希望子女讀畢大學的,但如果他真的認為不適合,會尊重他的決定。就這樣,男孩子決定退學,轉到職業學校修讀保險課程。在德國,像他這樣的例子其實並不少 (例如考察第一天參觀那個銀行從業員課程,就有不少學員已考獲大學入學資格)。他轉到職業學校後,年紀比其他同學稍大一點,也是常見的。職業學校在某些情況下可讓曾修讀大學的學生扣減學分,但由於他大學修讀的學科跟保險無關,因此無法受惠。女孩子說,德國職業教育的哲學十分獨特,不是為遙遠的將來做準備,而是一開始便已進入工作現場,實實在在地工作。每個星期來回於工作現場和學校之間,在學校所學的知識和技能,馬上可與真實工作環境互相印證。她認為男朋友較適合這種學習方式,十分支持他轉讀職業學校的決定。保險是十分實用的職業課程,也頗為艱深,涉及複雜的運算,也涉及投資、金融和法律知識,對於學習能力的要求一點也不低。這位女孩子在大學修讀語言學,當男朋友向她講述一大堆複雜的金融知識時,她都大惑不解,對於男朋友的能力更是推崇備至了!人人都可以是狀元事實上,她男朋友確實也表現出色。保險課程非常熱門,報讀者眾,他闖進去了。畢業後表現優秀,收入亦很可觀。雖然底薪不高,但由於工作能力強,懂得向公務員推銷且頻頻得手,佣金令他總體收入比大學畢業的女朋友為高。以假期為例,女孩子的有薪假期每年只有12日,但她男友賺回來的有薪假期多達40多天,令她自愧不如。她認為德國人無疑較推崇大學教育,但職業教育也可以是另一條很好的出路;只要發揮才華,人人都可以是狀元。出色的廚師,出色的維修人員(她舉了一位懂維修古董車的朋友作例子),收入可比大學生豐厚得多。而更重要的是不埋沒才華,才是對社會最大的貢獻。她說:做個熱愛烹飪而又表現出色的廚師,不是比一個平庸的大學畢業生要好得多嗎?大學開始加入學徒課程回顧她男朋友的抉擇,他倆都認為是正確的決定。數年過去,她男朋友對事物的看法也開始有了改變,現在正考慮返回大學深造。這多得德國教育制度的彈性,可以讓學生來回於職業教育和學術課程之間。女孩子也提到,現在的最新發展是大學階段的學徒課程,即是大學生讀書同時到公司現場實習,為大學課程注入職業教育的元素。發展如何,且拭目以待。上周末,男孩向女孩求婚成功。這是一個大學畢業的女孩子和職業學校畢業的男孩子的愛情故事,非常美滿,我謹在此祝願他們愛情永固,甜甜蜜蜜!...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