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報】自資課程 預繳學費新安排

  每年中學文憑試(DSE)放榜前後,都有不少學生為著升學安排感到惆悵,除了能否獲得心儀的院校或課程取錄之外,申請人預繳或被沒收大筆學費,亦經常惹起爭議,特別是對基層家庭的學生而言,可能構成一定的經濟負擔。因此,我爭取在DSE放榜前,在立法會提出口頭質詢,要求教育局與院校檢討留位費和預繳學費的政策,減輕學生和家長的經濟壓力。  事實上,我近月不斷收到學生和家長的投訴,反映部分大專院校過早收取學費,令他們損失不菲。例如其中一名求助人向我說,他於今年3月獲一所院校取錄修讀自資全日制學士學位課程,校方要求他繳交合共港幣3萬多元的首期學費和留位費,即相當於半年學費的款額。該名學生其後循非聯合招生辦法,獲取錄修讀資助學士學位課程,因而放棄該自資學位,這本是很正常的決定,惟校方拒絕退回部分費用。院校運作與學生負擔需作出平衡  由於距離開學尚有半年,而該名學生從未使用有關院校的任何設施,故他認為該院校的做法不合理。我明白院校有其運作需要,但同時理解涉及數以萬計的學費,對不少家庭確是沉重的經濟負擔。因此,我認為教育局應與院校商討有關的收費安排,以平衡各方面的需要,也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混亂。被「沒收」194萬元首期學費  根據教育局回覆我的質詢,在各自資院校當中,2015/16學年涉及申請人已繳付,但最終未有入學的留位費為1,899萬元,而被「沒收」的首期學費為194萬元,兩者合共約2,093萬元。對於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早前承諾,與自資專上院校商討收取首期學費的安排,亦終於有結果,大部分自資院校同意在今年開始實施以下新安排:  就應屆DSE考生或聯招申請者而言,有關院校可就其非聯招課程向他們收取首期學費的限期,將不早於聯招正式遴選結果公布之後的一日,即今年的繳費限期將不早於8月9日;就非聯招申請者而言,有關院校可就其非聯招課程向他們收取不多於5,000元的留位費,但收取首期學費的限期,將不早於7月中,即今年為7月15日。  我相信以上安排將有助學生掌握較多資訊,才決定如何選擇院校,並減少在繳交留位費和首期學費方面的爭議。與此同時,我也希望當局與自資院校能定期檢討有關報名和收費等安排,以減少學生為升學安排苦惱和奔波。 ...

Continue Reading

【星島日報】「教師語文能力評核」名稱誤導公眾

  名為「教師語文能力評核」的結果在上星期四公布,雖然這個評核每年一度,並且進行了十多年,但至今仍然有不少人誤以為該評核是專為現職語文教師而設,從而評核他們的語文能力,更有報章的大字標題為:「教師語文試英文寫作逾半『肥佬』」及「教師基準試,成績大倒退」,也有傳媒訪問我時,立即便問「是否顯示現時的語文教師的水平下降了」。評核非為現職教師而設  因着評核名稱的誤導,我必須撰文以正視聽,重申以下三點:一、現職語文教師全部都已通過語文基準,不用參加這個「教師語文能力評核」;二、準語文教師可以通過大學本科學位或相關課程獲得豁免,同樣不用應考這個評核;三、參加評核的人士,大抵希望通過評核入職語文教師或取得相關資歷,多一資格傍身。  因此,簡單直接而言,「教師語文能力評核」不為現職語文教師和準語文教師而設,評核的名稱冠以「教師」二字,是極為誤導的。  教協和我一直認為「教師語文能力評核」的名稱非常不恰當和誤導,必須更正,我們多次公開呼籲也無效,於是,我在去年曾經致函教育局,並副本給負責評核的香港考試及評核局,正式書面提議政府把評核改名,以更符合政策原意。  我在信上指出,政府自二○○一年起設立的「教師語文能力評核」,本來就是漠視現職教師資歷,教協會當年提出強烈反對。現時,由於名稱上的誤導,引致不少社會人士誤以為該評核結果就是反映了現職語文教師的水平。例如曾有傳媒作出評論時,形容「觀乎每次考試及格率未如人意,令家長和社會關注會否影響學生英語水平。」另有媒體更將不達標情況形容為「肥佬教師一批又一批湧現」。  這些評論與事實絕對不符,對現職語文教師不公,我在信中除了強烈要求教育局必須把評核改名,也要求教育局在公布評核結果時,同時公開統計數字,顯示及格和不及格的成績中現職教師所佔的比例,清楚展示情況,避免公眾繼續誤解本港專業語文教師團隊的語文水平。  可是,教育局的回信雖然肯定了:「現職英文科和普通話科教師均已達到語文能力要求」,但其餘內容都是重申政策目的,更竟指如果刪除「教師」二字,則不但未能突顯評核的性質及對象,亦會令「希望通過評核取得教授英文或普通話資格的教師的認受性受到質疑」。這的確荒謬,教育局竟只在乎資格的認受性會否受到質疑(先不去討論這個推論是否合理和正確),那現職教師的教學水平受到評核名稱誤導而遭到質疑,教育局不是更有需要處理嗎?還是打算借助這種誤導企圖抹黑語文教師呢?極少數傳媒能掌握實況  我不是要聳人聽聞,上面我已提過不少傳媒也受到了誤導,作出了不大恰當的標題和報道,不少市民也因而誤解。可是,教育局仍然不肯把評核改名,使誤導仍然持續;今年,只有極少數的傳媒能夠掌握情況,不在標題凸顯「教師」二字,以免繼續誤導公眾,例如《星島日報》的標題是:「基準試英文寫作不足一半達標」,內文也讓讀者充分明白該評核不為現職教師而設,報道因而顯得更清晰和真確。  其實,要消除誤導,必須更正「教師語文能力評核」的名稱,方案可以很多,教育局有責任認真研究,不讓誤導持續,不讓現職語文教師的水平受到不合理的質疑。 ...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六四傳承

 「不想回憶,未敢忘記。」  也許正因為平日「不想回憶」,講得太少,歷史傳承終於面臨斷裂。當一個信念莫名其妙地被否定的時候,才發現那深處的信念如此頑強,「未敢忘記」,也「不能忘記」。在好幾代香港人的生命之中,六四是最強大的集體回憶,它流淌在我們的血液裏。  六四不僅僅是悲劇,它曾經是強大的希望。在1989年進入炎夏之際,北京的大學生開始悼念胡耀邦,開始喊出了民主自由的呼聲,使香港人憶起了70年前的五四運動,彷彿歷史可以重來,一個新的時代即將開始。我們為古老的京城裏的青春力量而鼓舞,從4月底到6月初,每一個晚上,我們一直貪婪地收看着電視傳來的遠方的每一格影像。京城大遊行,香港也大遊行,就算在八號風球的暴雨下,我們也在所不辭。陽光中,百萬人上街,無論左中右,幾乎可以走上街的成人都參加了。我們擔憂,我們興奮,遠隔千里卻是同一個脈搏在強烈地跳動、呼應。  那年的5月,見證了許多香港人的政治啟蒙。第一次,那麼多香港人為着純粹的正義感而一起行動。我們看到北京學生絕食的悲情,看到北京市民為了保護學生空群而出攔阻圍城的軍隊,看到廣場豎起的民主女神像……許多人第一次上街,只是因為感動。  我還記得,5月底的香港大學黃麗松堂舉行研討會,讓在職中學教師討論怎樣傳揚愛國民主教育。有一位我認識的老同學激動地問台上的講者:「我一直只會教書,但面對這大時代顯得那麼蒼白,我從來沒有學過可以怎樣做!請告訴我該怎樣做?該怎樣做?」  這就是1989年的5月,那一年的會考生無心考試,在灣仔的新華社舊址前的請願市民絡繹不絕。我們多麼希望京城裏那些可愛的大學生和可敬的市民,終於能夠成功。  六四之令人心碎欲裂,不僅僅因為它是悲劇,而且因為悲劇發生前長時間的關注和希望。鎮壓之後,許多中學都無法上課,有些開特別的周會,老師們輪流演說,噙着眼淚,泣不成聲,就像是痛失了摯愛的親人……  此後每年我們在維園,一點一點的良知匯聚成燭光的海洋,是華人世界裏的唯一。這27年來的堅持,不僅心繫中華,我們也發現了香港之所以為香港。  讓我們抱緊記憶,好好傳承,良知不滅,未來才有希望。...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教局須跟進校園綠化

  上周五(20日)的城大塌頂事件,震驚全港。當天我前赴城大現場,目睹發生意外的大樓滿目瘡痍,幸好年終考試已經結束,加上學生及時疏散,不然將導致十分嚴重的人命傷亡。可是,即使這次僥幸逃過一劫,我們不禁要問,為何會發生塌頂意外?現時不少學校都設有綠化天台,我們如何確保事件不再發生?  過去10年,政府一直鼓勵綠化工程,並於2007年向環境局的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注資10億元,同時擴大資助範圍,鼓勵團體在合適建築物屋頂或平台進行綠化。自2008年起,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的環保教育與社區參與項目(小型工程項目),鼓勵學校申請以進行環保工程,當中綠化天台為最多學校申請的項目之一。由2008年至今,全港估計有過百所學校透過計劃進行天台綠化,獲批款項大部分為20萬以上。此外,部分學校亦會透過申請其他私人機構營辦的基金或自行籌集資金進行綠化天台工程,可見天台綠化工程現時已十分普遍。修葺安排 支援不足  校園綠化天台如此普遍,且一直獲政府大力推動,當局卻未有為學校提供足夠的指引和支援。事件發生後,教育局亦只向學校發出信件,提醒學校「若察覺綠化天台下層的天花板出現任何滲水、裂痕或石屎鬆脫的情況,應盡快徵詢認可人士或註冊結構工程師的專業意見,以確保校舍安全。」然而,綠化天台的檢查和修葺費用可大可小,當局只要求學校自行處理,迴避了相關開支的問題。而這類工程涉及專業知識,學校只能依靠承辦商及其他專業人士的意見。因此,要求學校自行處理檢查和修葺工作,難以令學校放心。當局應該為學校提供更多支援,更應主動為學校進行覆檢,而非把責任推回學校自行處理。  教育局又呼籲學校可根據現有機制,提出緊急修葺工程申請,以跟進綠化天台的問題。可是,緊急修葺工程安排一直存在不少問題,例如申請手續繁複,部分維修進度緩慢等。我跟進低於標準校舍的問題時,有學校的音樂室在今年1月因為嚴重漏水而封閉停用,學校馬上申請緊急維修,但至今超過4個月仍未獲當局批准,可見當局的批核標準和效率明顯亟待改善。綠化天台一旦出現問題,可構成嚴重危機,而且發生意外可能只涉及十分短暫的時間,因此,教育局只以常規方式處理非常情況是不能接受的,當局應該特事特辦,盡快安排及承擔這些設有綠色天台的學校的檢查和修葺工程。緊急檢查 刻不容緩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昨天在立法會回覆我的緊急質詢時指出,現時當局的紀錄只有66所設有綠化天台裝置的學校,明顯跟實況有所差距。當局應抱持協助學校的態度,盡快紀錄所有設有綠化天台的學校,盡快安排合資格的專業人士替學校進行覆檢,以確保師生安全。  事實上,多年前學校開始進行這類綠化天台工程,緣於政府大力支持和鼓勵。除了相關的基金資助外,亦有不少跟綠化校園的比賽和活動。城大塌頂事件發生後,吳克儉亦特別呼籲不要因這事而令綠化校園變得負面。既然綠化校園屬於政府長年支持和推動的政策,當局便更有責任確保這些綠化建築的安全,為學校提供更清晰的指引,並且提供一切所需要的支援。...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夏夜奇遇

  話說30多年前,因為兩大學生會合辦「青年文學獎」的緣故,我這個港大人是馬料水中大校園的常客。物換星移,重臨中大,竟多次有迷路之虞。去年7月,因事到中大山頂的新亞書院作客,晚飯結束後,晚風徐來,便忽然興起,想走路下山,重溫多年前的足迹。  走了不久,到達一處平地,像是個小小的球場。夜已漸深,卻竟有一群青年人聚集,影影綽綽,彷彿在舞刀弄劍,紮馬練拳。走上前去,但見十幾位紅衣黑褲的青年,真的在這炎炎夏夜裏練武,其中一位稍為年長,甚為面善,一想,原來是幾十年沒見的「青年文學獎」之友林漢明。  回想多年之前,我是第九屆「青年文學獎」主席,漢明是第10屆的執委,彼此常有見面。當年,他很有自己的見解,經常與其他同學辯論;而他又有柔情的一面,很快就看到他與一位小師妹在幸福地拍拖了。  畢業後好像一直沒見過了,只聽說唸化學的漢明走上學術研究的路,好像出過國。這次重遇,才知道他已回到他的母校中大教書,已經是研究大豆的權威,也是一個學生宿舍的舍監。但最令我好奇的,是他怎麼會跟一群學生練起武來?  我在教院教過十一年書,深知今日大學的生態,Publish orPerish (不發表論文便「玩完」)!因此一般教授都會把研究發表視作第一位,至於教學、師生關係、課外活動、舍堂教育、社會服務……等等,其重要性當然都是不言而喻,但通常都只限於口頭。能夠付諸實踐的,恐怕為數不多。  而此刻,眼前紅衣軍團練習國術的景象是多麼愉快,一位化學大教授兼舍監居然放下研究工作不做,與民同樂,在今時今日,實在有點令人吃驚!知道嗎?這樣做,會有人批評你「不務正業」的!  正到前兩天,我和漢明又見面了,還包括他當年拍拖的小師妹,如今已是他的夫人了。他在商務印書館尖沙咀分館舉行新書《教授札記》發佈會,一個不算太小的演講廳,擠得水洩不通,大都是他教過的學生。我想,不僅僅是教過,而且是共同生活過,因此感情特別深,畢業多年後仍趕來捧他的場,這場景真叫當老師的我羨慕啊!  至今,那夏夜裏的奇遇仍非常難忘。當年我們一起舉辦「青年文學獎」,在稿紙上言志,在營地裏放歌,與那夏夜裏所看到的一種對培育學生的執着,形式雖然不同,精神應該是一脈相承的。...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改善特殊學校社工編制

  隨着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一致通過支持東灣莫羅瑞華學校的遷址工程,相關爭議總算暫且休止。上周我曾經在本欄介紹群育學校的現況,但香港還有不同類型的特殊學校,為有不同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提供教育機會。多年來,這些學校肩負起培育和照顧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童的責任,但公眾對他們所知甚少,而且這些學校正面對多個問題, 其中一個為社工編制不足,亟須當局正視和處理。  現時,本港共有60所特殊學校,包括視障、聽障、肢體傷殘、輕度智障、中度智障、輕中度智障、嚴重智障、群育學校和醫院學校等,每班學生人數相對較少,介乎8至15人,教師人手則以班師比例釐定;學校的社工編制則以學生人數比例釐定,兩者比例為0.5:35,即每35名學生可獲0.5名社工編制人手。可是,這個人手比例,並不足以應付特殊學校的日常需要。  社工對於特殊學校十分重要,入讀特殊學校的學生均有不同的特殊教育需要,因此需要社工仔細跟進每位學生的情況,並與學生的家屬緊密聯絡,跟進他們的家庭狀況。可見足夠和穩定的社工人手對特殊學校極為關鍵。現時,由於社工編制與學生人數掛鈎,而現有編制比例不足以應付特殊學校的需要,加上特殊學校的學生人數浮動情況比主流學校為大,導致不少學校每年均要面對社工流失的問題。  更重要的是,社工的輔導和跟進工作有其延續性,編制不穩,直接令社工無法延續原有學校的工作,令學生的輔導和跟進工作大受影響,直接禍及學生的福祉。  早前,我就特殊學校社工比例的問題在立法會提出質詢,局方回覆指出,現時剔除醫院學校及另一所正在主流化的特殊學校外,其餘58所學校獲編配116.5名社工,當中接近一半(27所)學校僅獲一至兩名社工,其他則獲兩名或以上。由此可見,不少特殊學校的社工人手明顯不足。事實上,由一名社工跟進70名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工作量之大也顯而易見,為何政府檢討社工編制,並調低社工的編制比例,為特殊學校提供更足夠和穩定的社工人手?  現屆政府並非完全沒有回應特殊學校的訴求,例如政府於2014年《施政報告》中,便調低視障兒童學校及群育學校的每班人數,由15人減至12人,改善了學校的教學環境。可是,政府並無因應班額減少而調低社工與學生比例,仍然維持舊有人手比例,導致這兩類學校獲編配的社工人數因而減少,學校必須削減現有社工人手,影響至為嚴重。  特殊學校一直在我們的學制扮演重要角色,持續地支援着各類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教育局回應我的質詢時,提出不應該只着眼學校的社工人數,而應同時考慮特殊學校的特有情況和服務模式。可是,正因特殊學校的特有情況,社工在這些學校的角色特別重要。因此,當局不應繼續迴避這個問題,漠視他們的迫切需求,而應盡快檢討所有特殊學校的社工編制,調低學生與社工比例,讓社工人手足以應付特殊學校的基本需要。...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兒童也去博物館

  上周末, 國際博物館日,香港42間博物館和文化場館免費開放。我因傳媒安排到了尖東的歷史博物館和科學館。一看,果然人頭湧湧,雖未至於「爆棚」,但也算很有「人氣」,不少父母拖男帶女,博物館成了這個周末的好去處。  我算不上博物館迷,但近年開始留心博物館。成了立法會議員之後,開始更宏觀地看教育,便發現教育並非學校專利。學校無疑是正規教育的基地,博物館則是重要的社區教育資源。  很少聽說香港人有逛博物館的習慣。每逢周末,不少人都慨嘆除了戲院茶樓之外無處消遣。其實不少博物館都分為幾個場館,且會定期更換專題展覽,情況就像戲院之內分幾個影院,不斷更換上映的電影一樣。因此只要喜歡逛博物館,便不愁沒有節目。  有些人抱着過時的觀念,以為博物館之中只是放着塵封的古董,參觀者必須屏息靜氣,不能發出半點聲音。那當然大錯特錯了,博物館當然也其嚴肅的一面,但今日的設計者往往千方百計要讓你感到猶如就在現場,或者可親身參與其中。較極端的例子是尖東的科學館,走進去,你會發現很多參觀者正在陶醉於各自的遊戲之中,仿如置身大遊樂場一樣!  然則小孩子怎樣參與這個遊戲呢?  兩年前,在丹麥哥本哈根的歷史博物館蹓躂,在一個角落裏發現一個有趣的兒童館(TheChildren’s Museum),為我初步打開謎底。這兒童館的特點是所有展品都是可觸碰的,有一個房間被布置成近代課室,桌椅都是木頭做的,很簡樸,牆上掛着丹麥地圖和黑板。孩子一進去,就自動進入角色,有人扮演老師,有人扮演學生,各自憑想像演出自己的角色。  再走進去,是一個中古的市場,一個小女孩走到「檔口」便做起小販來,讓母親做光顧的客人,於是小女孩把弄着古老的秤重工具,把貨物秤了又秤,「賣」過不亦樂乎!此外還有一艘帆船,可以跳上去;有一匹真馬大小的假馬,可以坐上去;還有小木劍,可以比武……  比武?不用擔心,這個兒童館規定進去的孩子必須有成人陪同。館內很熱鬧,小孩在古代世界裏跑來跑去,卻很平和。這也許不像是傳統的博物館,但卻讓孩子參與進去了,一切猶如遊戲,卻獲得了一種與讀歷史書完全不同的歷史經驗和感覺。這未必能學到多少實質的「知識」,但引起進一步探究的興趣,這可能更加重要。  太有意思了!我想,博物館的確應該照顧兒童參觀者的特質,而兒童也應該愛上博物館。去年立法會討論香港藝術館的重建,我向當局建議應該開闢一個專門給兒童的場館,獲得當局接納。希望未來的香港孩子會愛上藝術館。  我站在尖東兩個博物館的入口,看到很多很多小朋友,都是父母帶來的。他們在學校之外還有博物館,比我們那一代幸福好多好多。但願更多香港老師和父母都能夠好好善用這些寶貴的社區教育資源──不過切勿數算孩子每次學了多少「知識」;在博物館教育之中,引發興趣可能比學會知識更加重要!...

Continue Reading

【信報】你給我迷途羔羊 我還你可造之材

  曾聽到一個動人的真實故事:一位群育學校畢業生邀請校長出席她的婚宴,並請校長上座敬茶,校長見新娘子的母親在場,不好意思上座,但新娘子的母親卻說:「你比我更值得飲這杯茶!」盛情難卻,校長最後站着喝了這杯「嫁女茶」。  相信這是群育學校無數動人故事的其中一個。群育學校收錄的學生雖然行為或情緒出現問題,但後來得到群育學校老師的教育與愛,總會知恩圖報。那麼,群育學校是什麼?該校是由政府資助的特殊學校,主要取錄在主流學校、家庭和社交方面有行為及情緒問題的學生,並為有需要的學生提供寄宿服務。多年來,有關群育學校的興建未有引起社會爭議,但最近有人反對群育學校遷到屯門,事件令人感到非常遺憾和失望。  位於大嶼山石壁的東灣莫羅瑞華學校(莫校)建於1960年,前身是建築工人的宿舍,辦學團體香港學生輔助會早於1965年於上址開辦兒童之家。時至今天,校舍早已殘舊,靠大大小小的緊急維修「延命」,而且可用面積不足3000方米,課室和基本設施不足,加上校址範圍有多幅斜坡,危機處處,原址重建困難,已獲教育局批准遷校。  遷校一事在正常程序下通過了區議會層面,最近來到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一切本來非常順利和正常。始料不及的是,在學校工程提上會議的前幾天,新校舍毗鄰的中學的校長撰寫公開信函,要求擱置學校工程,而且對群育學校的學生有相當負面的描述,媒體開始爭相報道,也為這項工程能否通過增添變數。主流學校中途站  平情而論,群育學校的生源,或許是引起社會人士誤解的原因之一。當年政府設立群育學校,同時也引入了中央統籌轉介系統(CCRM),哪些學生才會被轉介到群育學校是有嚴謹的程序,學生的行為亦可分為「輕微」、「中度」和「嚴重」三種,而且只有社工、學生輔導人員、教育心理學家、臨床心理學家及精神科醫生才可作出轉介。  不過,學生被轉介到每班人數較少、老師和社工照顧及支援較佳的群育學校,背後最大的原因也莫過於家庭問題,而且這些學生不是突然從天而降,而是來自主流學校,即是說,群育學校只是主流學校的中途站,給有需要的學生一個及時的緩衝!所謂「你給我迷途羔羊、我還你可造之材」,就是群育學校的使命。  過去,也有不少例子證明群育學校的學生在社會上作出了很好的回饋和貢獻。是次風波引起社會各界的議論,20多名主流學校校長馬上致函立法會支持遷校工程,多位群育學校的校長、前校長,以及特殊學校的朋友都願意走出來聲援,希望社會正面看待群育學校。群育學校在香港的學校系統裏長期發揮不可或缺的功能,透過教育同工的努力,多少學生重拾信心,重回正軌,得到社會人士的欣賞,也不應受到社會的歧視。讓認識消除誤解  危中有機,社會經過今次的討論和經驗,反而對群育學校的認知有所增加。教育事務委員會日前亦已一致支持莫校遷址屯門,接下來將交到工務小組和財務委員會審議,希望趕及年底動工,2019年可望落成,屆時為香港的群育學校服務整體增加120個中小學學額,以及增加81個宿位供應。  我期望社會對群育學校能夠多點包容,並透過認識來化解偏見,珍惜群育學校的存在和功能;同時,期望社會對曾提出反對的中學能夠多點空間,讓新鄰居之間可以充分認識和交流,消除不必要的誤解。友善相處,互相尊重,彼此接納,讓學生能在平靜的空間和友善的環境裏繼續奮進和學習。 ...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東灣莫羅瑞華學校

  汽車在大嶼山的馬路上迂迴前行,進入優美的南部,有青山綠樹和湛藍的海灣。汽車進入這一帶是要「禁區紙」的,的確是遠離市區。  東灣莫羅瑞華學校就在這麼一個環境裏,利用當年石壁水塘施工後廢置的工人宿舍改建而成,已經50年了。散落的建築物大都是平房,使我懷念起讀大學時到長洲宿營的明暉營和愛暉營,但作為學校,就恐怕不很適合了。  這是一所小型的「群育學校」,舊稱「適應困難兒童學校」,學生都是在其他學校無法好好適應,有相當困難,才被轉介到來的。有些人不曾見過,望文生義,誤以為都是窮兇極惡的少年;但實情是,只要親身到這些學校看一看,跟學生有真實的接觸,便會了解,便會改觀。  東灣學校只有小學段,學生都是單純的少年人,見到陌生人,還少不免有點靦覥。有個學生到這學校後愛上甲蟲,飼養了一大堆,一講起來就如數家珍,與主流學校的孩子其實沒甚麼分別。  這裏,幾乎每個學生都有一個故事。有一個表演英語話劇的男孩,英語好得閉上眼會誤會是外籍小朋友。差不多離開的時候,老師才告訴我,男孩家裏的巨變曾經見報,辛酸得令人淚下。家庭崩壞了,孩子的成長便出問題,這男孩挺過來十分不容易。類似的故事,多得很。另一類孩子家庭很好,但本身有社交適應困難,有些是過度活躍,有些很有才華,卻無緣無故地與老師或同學作對。主流學校沒辦法,便經中央轉介到這裏來。有一位媽媽的孩子屬這一類,她說很感恩,看到孩子到這裏來逐漸變好。只是學校的位置太偏遠了,家長要探望孩子太困難,說群育學校要遠離民居,是難為了家長。  這裏有三個宿舍,其中一個專門訓練孩子自理,準備適應回家生活。學生一週在校六天,教育不僅是讀書寫字,而是深入到生活的每一個細節。學校有一本編得很有特色的刊物,載有他們的《東灣莫羅瑞華學校品德教育與紀律執行基本法》,只有六條,很精闢,照鈔如下:「第一條:先教育,後懲處;重誘導,輕禁制。第二條:只有藉著全校的參與,共同建造良好的校風,才能使推崇的美德成為學生修身待人的態度。第三條:日常生活就是最佳的教育時機;必須把握日常與學生相處的每一個教育機會。第四條:對學生良好表現的嘉許,或是對錯誤行為的糾正,都應含有對善與美追求的價值教育元素。第五條:『校規』只是習慣的稱謂;它不應是外加的規定,而是內化之德行;不是『你們不准……』,而是『我們應當……』。第六條:作為師長,重視身教,服膺與學生要求相同的行為準則。」寫得好極了!  學生情況改善之後,半年也好,兩年也好,便會回到主流學校繼續升學。「群育學校」只是過渡性質的學校,它們為孩子服務,為主流學校服務,我們也應該支持他們的工作。  我很高興來到東灣,認識這麼一所為有需要的孩子默默耕耘的學校,謹向東灣以至其他群育學校的校長、老師、社工和所有工作人員致敬!...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從速改善低於標準校舍問題

  學校本應是安全,並且有足夠的教學空間,讓學校可 有效地推動教育多元化發展,讓學生可有接受平等教育的機會。但現實裡卻有不少學校仍在長年累月忍受校舍環境擠迫、四周滲水、鋼筋外露,甚至備受石屎剝落和 危險斜坡的威脅,對於同在公營學校教與學的師生公平嗎?對於學校因為教育局政策失當而被限制發展又合理嗎?  我特別走訪了不同類型的低於標準校舍,期間更經歷了樓底風扇鬆脫下墜的驚險場面,學生對於校內的突發事故已見怪不怪,他們更清楚地告訴我那裡曾有石屎掉下 來。這批低於標準學校的樓齡普遍已有40-60年歷史,校園老化的痕跡隨處可見,加上舊式設計,課室噪音特別嚴重,空氣不流通,學校被迫要打開防煙門,影 響師生的安全和健康。校園維修 全年無休  除了應付繁重的教學工作,學校更要為 全年無休的維修工作疲於奔命,教職員都感到不勝其煩,更煩惱的,還有教學空間不足。學校因課室不敷應用而被迫縮班,或要一室或一個操場多用。師生的活動空 間也有限,教師用膳和休息迫在同一斗室,學生只能在「樓層小息」,校內連一個像樣的籃球場也沒有,學校管理和學生發展所面對的困難可想而知。  事實上,不少學校早已三番四次申請重建和重置尋找出路,但絕大部分結果都是落空。例如局方常以區內沒有增加學額需要而拒絕學校重建,過去10年,每年獲重置的學校平均不足2間,而低於標準學校更需與全港學校一同競爭校舍,這無疑是最大的不公平。有校長對我說,自99年底獲教育署通知確定無法進行學校改善工程,需與學校另作研究重建或重置後,至今杳無音訊,學校求助無門,自行申請重置無望,學校都感到無所適從。政策失當的後遺症  此外,房委會為舊屋邨進行重建時,也沒有顧及邨內同期落成的學校也有重建需要,導致問題遺留至今。加上政策缺乏協調,即使低於標準學校毗鄰有空置校舍,教育局寧願主動獻給國際學校,甚至交給房署興建單幢式公屋,也不考慮讓有急切需要的學校作重建。學校改善工程計劃自06年後已無以為繼,今日低於標準校舍問題叢生,可說是政府當年處理失當的後遺症。  事實上,《教育規例》對學校使用者的「健康及安全」、「通風及照明」和「防火安全設備」等均有指定要求,教育局不能倒行逆施,以低於標準校舍符合當年的標準和法例要求,來逃避對保障師生安全和健康的應有責任。同樣地,低於標準學校的校風和辦學方向仍深受家長歡迎,教師在惡劣環境下仍努力為學生提供優質教育是值得肯定的,但教育局不能以此將問題合理化,掩飾政策失當對學校所帶來的不公與苦果。制訂短中長期措施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將與學校及教育局代表,就處理低於標準學校的問題召開工作會議,我要求教育局因應緩急先後,透過跨部門合作,制訂短、中、長期措施,盡速和徹底解決問題,包括:• 為滿40年樓齡的學校進行全面勘察,並逐一與學校商討解決方案;• 推行新一期以學校為本的學校改善工程計劃,與2000年後落成的校舍安全及設施最新標準一致;• 在每區撥出空置校舍(hotel school),以便學校進行改善工程、重建或納入原校擴建的一部分;• 為學校提供維修及保養工程撥款,讓學校自行招標及彈性安排時間維修,開支實報實銷;低於標準校舍可獲額外撥款作過渡或補償;• 經勘察確定不能進行改善工程、沒有空置校舍可供學校過渡或原址重建,教育局須主動及積極為學校物色地方重置。  我特別要感謝學校對我的信任,並給我不少寶貴的意見。我將會繼續到學校探訪,以便了解不同學校的實際需要,為師生爭取公平和合理的教學發展空間。...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