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做足五個月!

袁國勇說,暑假前復課應該難矣!聽完他講這句話,相信不少老師和家長的心都沉到海底。數數手指,四月、五月、六月、七月、八月,如果袁國勇的話真確,那便還有足足五個月不能過正常的校園生活,學生一直要在家學習,在家遊戲,在家「發吽豆」。從老師的角度看,真的擔心九月開學時,不知道學生變成了什麼個模樣!信也好,不信也好,至少袁國勇的預言說出了一個情況,讓我們可以按之規劃未來五個月的人生。如果孩子真的還有五個月留在家裡,你會希望他「呆」在家裡?還是「活」在家裡?如果真的是五個月,從今天起,應該做什麼?疫情之弊,是它給生活設下了許多空前的限制,不能逛街,不能消費,不能看電影,不能上館子,不能與朋友聚首,不能乘飛機……生活的圈子猶如一個牢寵,和被軟禁差不多。問題就在於,在各種限制之中,我們是否還可以活得精彩?小時候的作文題目:停電的一晚。時代進步,停電早已絕跡,但小時候的確每隔一段日子就會停電一次。有一次從別人家的窗口俯瞰全港,看到全港大停電的過程,一區接著一區的燈光熄掉了,非常壯觀,然後一切都歸於黑暗了。停電,便是生活上的限制,沒電燈,沒電視,連吃飯、做功課都十分困難。有的同學覺得沒什麼好寫,胡亂堆砌幾百字便交稿。但也有的同學寫得很精彩,例如小孩子靠著燭光用手做出狗和蝴蝶的影子,十分快樂;又如一家人擠在床上講鬼故事嚇得小孩不敢上廁所,又喜歡又害怕,成為溫馨的記憶。停電的日子怎麼過,不完全決定於電之有無,還在於人的心態。疫情當然比停電嚴重,時間也比停電長得多,但是疫情也開啟了全新的可能性。舉個例,困在家裡,體育館、健身中心都關了,很多人無法出去如常做運動,這對很多人來說是一個限制。然而,對多數小孩子而言,不用上學,彈性的時間,卻又開啟了做運動的機會。香港的孩子缺乏運動,已到了可憐的程度,學校的上課時間表又長,體育課的時間又短,再加上補課補習,孩子最大的運動量可能只是背著書包上下課走的那一段路。對香港孩子來說,缺乏時間才是做運動的最大的客觀限制,而不是場地。疫情期間,上課時間表的限制被解除了,孩子完全可以在室內每天做一個半個小時運動,不管是柔軟體操、舉舉啞鈴、打一套拳、跳一支舞,各適其式,甚或偶爾到郊外遠足,都是可以的。已經有不少熱心朋友製作短片教人在家裡做運動,甚至可以跳繩、踢毽,如果親子一起做,持之以恒,做足五個月,一定可以讓慵懶的香港孩子脫胎換骨,連大人也得益呢!...

Continue Reading

【信報】補漏拾遺 新一輪抗疫基金刻不容緩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嚴峻,隨着世衞宣布「全球大流行」,疫情可能會延續一段頗長時日,無論疫情的規模、持續時間以至感染及死亡人數均進入新階段。政府早前已宣布啟動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以下簡稱抗疫基金),支援未被納入首輪基金支持的行業。就此,我已去信政府提出六項建議,促請政府盡快於第二輪抗疫基金加大力度、補漏拾遺,協助市民渡過難關。政府雖於2月通過「抗疫基金」,但疫情持續,原本的措施已不足以回應實際需要,有需要盡快啟動新一輪「抗疫基金」。雖然教育界主體是由公共財政支持的公營學校體系,影響相對輕微,但仍有不少學校需要購買防疫物資,為開放校園、未來復課等作準備。因此,「抗疫基金」及通過教育局向學校發放的「防疫特別津貼」均有延長或加大的必要。同時,我們不應忽略私立學校,或教育中心等非正規教育機構和個別教育自由業者,他們在疫情中處境困難,亟待支援。我們希望第二輪「抗疫基金」能夠補漏拾遺,協助他們。就此,我已分別去信特首林鄭月娥、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就第二輪「抗疫基金」提出六項建議,以下將簡述內容。加大力度助教育界持續防疫第一,教育局應加強向全港學校發放一筆過「防疫特別津貼」。教育局早前發放津貼,協助約2200所學校補充防疫物資、清潔校園,發放由1萬至2.5萬元的津貼,涉及額外開支約4200萬元。可是,業界反映,由於防疫物資價格急升,現有資助已不足夠。我建議提高資助額一倍,改為一次過發放2萬至5萬元。第二,政府應加強資助幼稚園和幼兒中心。為應對疫情下幼稚園及幼兒中心的營運困難,教育局及勞福局在2月分別宣布為他們提供一筆過支援津貼,參加幼稚園教育計劃的學校可獲得6萬至16萬元津貼,非參加計劃學校可獲8萬元津貼,涉政府額外開支約1.2億元;幼兒中心則獲總共2.2億元的4個月津貼。可是,停課延長,家長讓子女退學情況更嚴重,我建議教育局應為所有幼稚園提供多一倍的一筆過津貼,勞福局則應在4個月限期結束後繼續撥款予幼兒中心。第三,政府應增加給特殊學校宿舍的特別津貼。資助特殊學校宿舍停課時一直保持運作,為加強宿舍防疫工作,教育局早前為21所設有宿舍的特殊學校提供一筆過由5萬至15萬元的津貼,涉政府額外開支225萬元。由於停課延長,特殊學校宿舍工作需額外資源才能維持。我建議教育局應為他們提供多一倍特別津貼,讓學校可用津貼應付採購防疫用品、員工超時工作支出等開支。第四,政府應支援私立學校。現時全港約有10多間私立大專院校和80多間私立中小學,疫情下,不少學生退學令學校收入大減,但同時學校要開放校園。雖然私立中小學可獲局方「防疫特別津貼」補貼,但對學校損失只屬九牛一毛。我建議政府盡快為每所私立學校提供一筆過支援津貼,金額可按學校規模和人數而定。第五,政府應支援補習社和教育中心。全港現時約有數千所小型補習社及教育中心,他們多以初中和小幼學生為服務對象,有功課輔導、課餘託管、才藝培養等功能,對雙職父母和中下層家庭來說不可或缺。然而,疫情及教育局下令停課,對他們造成雙重打擊。據教育中心聯盟在3月的調查,每間補習社或教育中心已由平均9.1個員工裁至2.5個員工,短短2月至3月中的個半月,每間平均虧損約22.5萬元,不少補習社面臨倒閉。我認為政府在停課上有道義責任,應在第二輪「抗疫基金」給予實質協助,協助他們渡過難關。第六,政府應支援提供培訓服務的導師。學校有恒常聘請運動員、藝術工作者等兼職教育工作者出任課外活動或培訓班導師,他們不少人以此維生,但自停課後課外活動已相繼停辦,導師生計大受影響。我建議政府向他們提供特別津貼,按他們與學校在本學年已簽訂但因疫情而無法履行的合約,支付某一比例(例如六成)金額,以濟他們燃眉之急。疫情持續,本港各界包括教育界均面對嚴重打擊,我期望政府能積極回應上述建議,盡快啟動第二輪「抗疫基金」或加強教育局的「防疫特別津貼」,協助教育界及廣大市民,共渡時艱。...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漫長的停課

本文刊出的前一天是3月29日,全港學校開始因為沙士而停課。不知不覺便已經十七年了。十七年前覺得停課很漫長,當年的中學高年級在4月22日復課,停課不足一個月;小學和幼稚園在5月19日復課,足足一個半月有多,仿如多了一個暑假。但今年更長,如果由1月25日宣佈停課算起(當時是農曆年假期間),至今已經滿兩個月,而且復課無期,不知何時才到盡頭。學生天天困在家裡,對家長的挑戰最大。論困難,最難的應算是沒法在家工作的雙職家長,真不知道他們怎樣照顧留在家中的小朋友。其次是經濟條件差,家裡沒有電腦,沒法上網,或者上網速度太慢,小朋友無法充分參加學校的網上教學。再其次是本身教育水平不高的家長,本來樓下有補習社卻也停了業,孩子又見不到老師,孩子的功課難題便成了一大煩惱。還有一類,是家長或孩子本身健康不佳,或情緒有困擾,或親子關係不佳,那麼停課有可能變成漫長的困獸鬥。撇除上述四種困難,那麼親子停課在家,不一定是壞事。如果可以把握好這段時光,說不定可以把它變成一段難忘的親子時光。我建議父母首要關注孩子的教養。很多家長只關心抗疫和追趕學習進度,這些當然重要,但在漫長的日子裡,不妨關注一些平日可能忽略了的重要事項,為孩子的成長做一個梳理。例如,培養孩子良好的作息習慣,何時就寢?何時起床?又例如,培養孩子的自我管理能力,參與做一點家務。又例如,讓孩子培養出一兩種興趣,不會感到苦悶。又例如,培養孩子的禮貌,對別人的關懷,在不出門的日子裡,問候老人家和好朋友。又例如,以身作則,關懷世界其他地方在疫情中受苦的人。又例如,關心孩子的健康。上課日子就算沒有體育課也得走很多路,如今停課在家,一動不動,只顧看著手機和電腦,很容易養懶身體。做父母的便要設法減少孩子看屏幕的時間,讓孩子做一點室內運動,最好是親子一起做。(最近體育界很熱心做了不少網上短片可用)是的,停課期間,老師在遠,家長在近。父母既是父母,也是班主任,是體育老師,是輔導老師,無論願意不願意都要扛起來……希望大家享受這份沒有薪酬更沒有「OT補水」的工作。...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別讓「數碼鴻溝」成為「學習鴻溝」

自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爆發以來,學校2月起便一直停課至今,為了不讓學生因為疫情而失去學習機會,學校都奉行「停課不停學」原則,把班房式面對面學與教,改為使用網上遙距教學繼續授課。然而,這種教學模式的實際效果卻可以十分參差,尤其是部分基層學生無論在硬件及軟件的設備和支援都十分不足,比如說家中沒有電腦、或電腦數目不足子女同時使用、手機上網費用昂貴、數據容量不足、網速太慢等等,根本不利甚至無法讓學生暢順地參與網上遙距學習。早前,我在出席關注學童發展權利聯席的一個有關「疫情期間基層學童網上學習情況」的發布會,當中六成半以上受訪學童只能使用電話進行網上學習,接近三成基層學生家中未能使用電腦做功課。究其原因,主要是家中沒有電腦或家庭成員之間要同時使用;即使有電腦,但又可能因為網速問題而無法有效進行網上學習,甚至早前有新聞指有學生要到學校外、便利店門口借用無線熱點(WiFi)。結果,設備上的不足,或網速問題而導致他們在學習上事倍功半。家中沒電腦 停課即停學教育局於2015/16學年起推行「第四個資訊科技教育策略」,以「促進學生善用科技及資訊科技能力」為目標,並首次提倡使用「自攜裝置」(Bring Your Own Device, BYOD)來輔助教學。當時我和教協已關注這項措施會加深基層學童的「數碼鴻溝」(Digital Divide)的問題,並建議政府應大幅增加資源以協助所有學生都能夠享有同等的基本設備以應付電子學習。然而,在2017年嶺南大學一項調查中顯示,有兩成受訪的基層家庭家中沒有電腦,即使計算所有受訪者的電腦總數再平均除開後,有三成的基層學童不能擁有自己一部電腦。這個問題來到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爆發以後,則愈趨嚴重。在政府的圖書館及文娛中心等都關閉,家中電腦已經成為疫情下學童的唯一學習渠道,但當基層家庭連這項基礎設備也欠缺時,「停課即停學」。隨着疫情愈趨嚴峻,復課日期亦不斷押後,硬件配套不足而長時間無法有效學習,更可能導致「學習鴻溝」的問題,這對學童的個人成長有着十分嚴重的打擊。流動電腦成學習必需品政府目前有兩項應急措施協助基層學童的學習障礙問題。第一是聯同電訊商為學童提供手機數據SIM卡,讓他們在接着兩個月可以免費上網;第二因應不少學生需要在停課期間使用自己的流動電腦裝置在家中進行電子學習,關愛基金在上星期宣布,把現時「資助清貧中小學生購買流動電腦裝置」資助計劃擴大至所有推行電子學習的公營中小學,可為合資格的學生向教育局申請基金資助。換句話說,由現時有推行BYOD政策約270所中小學的學生,放寬至所有合資格的學生,截止申請期雖過但仍具彈性接受處理。不過,這些都是短暫措施,在可見的將來,網上遙距教學這種教學模式將會愈來愈常見,甚至成為學習環節的一部分,這亦是當局的政策目標之一。而且,資訊科技打破了時間和地域的限制,讓教與學更具彈性地進行。目前的中、小學生資助計劃中已經把書簿、車船及上網開支視為學習必要開支,政府已為有需要學生提供資助。我們不願看到學生因為「數碼鴻溝」,進一步惡化為「學習鴻溝」。在經歷過這場疫情下的教學模式轉變後,流動電腦裝備明顯已成為學生的學習必需品,教育局有責任確保所有學生獲得同等的學習需要,包括為有需要的學生提供經濟援助。...

Continue Reading

【成報】真相最重要

龍振邦和袁國勇兩位學者因為撤回一篇文章,受到多方關注,也引起了爭議。我不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也不願意隨便猜測,不過我很同意袁國勇向媒體的一句話:最重要的是面對真相。學者最重要的信條是求真。古往今來,不少學者便是為了捍衛真相而不惜與權力抗衡,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哥白尼、伽理略等中世紀科學家都受過苦,甚至犧牲性命,他們最大貢獻,是讓全人類有機會從愚 的禁錮中釋放出來,走近真相。學者要求真,還要戰勝自己。即使真相可能令自己不快,作為學者,也必須摒除既有的成見,臣服於真相的腳下。就像盡職的偵探一樣,他們必須忠於證據,無論關係有多好,也必須把疑犯繩之於法。這種求真的科學精神,在五四期間高唱入雲。新文化運動的大旗手胡適說:要「大胆的假設,小心的求證」;又說:「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有七分證據,不能說八分話」。正是這種精神,令學者得到令人尊敬的光環,社會上發生了什麼大事,記者便一窩蜂去追訪學者的意見,不僅因為認真嚴肅的學者學富五車,更因為他們這種不偏不倚的求真精神。而袁國勇講的,不僅是求真,而且是面對真相。哥白尼求真,講真話,但羅馬教廷不願意面對哥伯尼講出的真相,繼續堅持大地是平坦的,不可能是圓的。他們消滅了哥白尼,可惜消滅不了真相,但由於教廷不願意面對真相,真相終於遲了很久才得以彰顯。除了追求真相的學者,我們也需要一個能容得下追求真相和講真話的學者的社會。如果有一天,記者不能再去訪問有真知卓見的學者,又或者學者出於某種顧慮而不能再發表忠於自己、忠於學術、忠於真相的意見,那麼我們便與真相距離越來越遠。其實,整個社會都渴望真相,追求真相。我們必須保護學者們求真的精神和努力,希望學者們今後繼續忠於真相,為人類福祉作出貢獻。...

Continue Reading

【信報】疫症當前 教育界面對嚴峻挑戰

隨着世界衞生組織宣布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全球大流行」(Pandemic),疫情對整個世界的影響已進入新的階段。本地醫療專家也警告,在世界各地都有爆發的環境下,本地的疫情極有可能因外地輸入新個案以致沒完沒了。過去我們用2003年沙士的經驗推測疫情可望在夏天炎熱氣溫來臨時結束的估計,極有可能不再適用。如果疫情不再是短暫的、局部的,而是中長期的、全球性的,其對公共衞生、經濟、政治、教育等各方面的影響,都需要重新估算。3月12日,民主派議員與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會面,我便向官員表明,政府的第一輪抗疫基金已經趕不上形勢了。有很多行業被忽略,而且疫情對經濟民生造成的衝擊極可能會持續和深化,政府有必要推出第二輪抗疫基金,協助在第一輪被忽略的行業,例如教育領域中的補習社及教育中心、為學校提供課外活動訓練的兼職導師和教練等等;也有需要加強對失業和半失業人士的扶持,以及加強使用貸款協助中小企業渡過難關。相對於其他國家,香港擁有驕人的儲備,這正是使用一小部分儲備的關鍵時候。與此同時,香港也必須留意這次疫情對全球經濟格局的衝擊及短中長期的影響和變化。疫情對教育界的影響遠超金錢,學校停課已經兩個多月,還不知道要停到什麼時候。遙距授課的「停課不停學」雖然可以彌補停課的代價,但效果是非常參差的,只能視為一種迫不得已的補救性措施。遙距授課暴露出社會貧富懸殊和「數碼鴻溝」的嚴重性,部分中下階層學生家中沒有電腦,或沒錢上網,或網速太慢,根本無法參與網上遙距學習。網上教學基本建設的高速公路無法連接到基層兒童,他們就只有「停課即停學」了。我們不知道將來會否再有類似的長期停課,無論如何,填平「數碼鴻溝」肯定是要優先解決的長期問題。復課的考慮關鍵何時復課是社會上的熱議課題。從教育的角度看,我們當然希望早日復課,恢復正常的學校生活。但我們也必須關注公共衞生,師生的健康與安全應該得到更優先的考慮。目前有兩個主要的考慮點:一、疫情必須已得到控制,例如在28天內沒有來歷不明的確診個案,才可以考慮復課。二、學校必須有足夠的防疫物資,其中以口罩問題最為突出。一旦全面復課,每天要消耗100萬個口罩,絕非小數目,而且要有不同的尺碼切合青年和幼齡學生的不同需要,政府是否有把握解決呢?除此之外,文憑試的安排、湖北和歐美各地的香港學生的回港、私立大專、學校和幼稚園的經濟壓力等問題,都惹人關注。疫情對教育界的挑戰甚多,這些只是冰山一角,希望政府和各界共同努力,把難題一一克服。...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停課不停學

停課不停學,表面上很容易,實際上很難。2003年沙士的時候也有學校嘗試進行網上教學,但當年上網仍未流行,不少學校還是用傳統的方法,請同學在家做練習,有些學校還會請家長每隔一段日子到校交收習作本。但到了2020年的今日,我們都假設家家有電腦,人人能上網,因此大家都實行遙距網上教學。但這個假設並不成立,不少基層孩子家裡沒有電腦,即使有電腦也不定能上網,能上網也不一定有足夠的網速,也不一定負擔得起長時間上網。因此,有些民間團體為學生提供免費Sim card,幫助很大。不過問題還未解決,如果一家有兩三個孩子,同時要遙距上課,卻只有一部電腦,怎辦?即使有電腦,能上網,也只是解決了一部分問題。學生長時間呆在家裡,呆在電腦前面,也實在難受。有些同學在課室上課也會魂遊太虛,如今安坐家中,干擾極多,又怎會長時間集中精神呢?老師也不容易,要吸引同學的注意力,了解他們的學習狀況,真的要出盡法寶,但老師的本業確實不是電視演員啊!智育之外,德育、體育、美育、群育怎麼用遙距方式教授呢?有些老師努力克服困難,在網上教體育,學生隔空跟著做,也很有意思。事實上,困在家裡,不做點運動,整天坐、睡、吃、看著電腦(上課、打機),兩三個月下來,身體一定變差。如果有辦法遙距教體育,最好能天天都做一點。有些學校想盡方法,令網上教學豐富一點。例如有一所小學邀請社會人士與同學網上交流,社會人士不用親身到場,上網就可相見,十分方便。我也獲邀參加一次交流,「千里傳音」,網上互動,對我而言也十分新鮮。也有些同學非常主動,例如一所小學的幾位同學自己編寫歌曲,自行製作,在「疫境」中為大家打氣,唱作都很出色。是的,疫境之中,困難重重,但與其呆坐家中,何不動動腦筋,搞搞新意思呢?...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歸心千里遠

武漢,1月23日封城。其後新聞陸續傳來熟悉的地名,辛亥革命的武昌、劉備借的荊州、諸葛亮的赤壁、兵家必爭的襄陽……一一變成病毒圍困的愁城。此後我們又聽到各種消息,關於醫生李文亮、公民記者陳秋實、武漢的千萬市民、湖北的六千萬人口……回憶17年前的「沙士」,看著今日更為慘烈的湖北。然後,我們意識到,還有幾千個香港市民圍困在當中,有家歸不得。某日,我接到某校長寄給我的五言古詩七首。校長舊學根柢深厚,舊詩和對聯都寫得很好。我讀到最後一首,題為《學生在湖北》,赫然以驚,知道是一位中六的應屆文憑試考生。全詩是這樣的:「學生在湖北,封村未能返。公考自有期,歸心千里遠。問訊及有司,『暫難安排矣。疫患人傳人,於今未遏止。中途恐有失,求安唯滯此。』校園靜無聲,望雲愁不已。」我連忙問,學生是否一人在外?回覆說與家人在一起,還好。看來應是舉家趁年假回鄉探親,被突如其來的封城封村殺個措手不及,無法回家。「公考自有期」,今年的文憑試筆試在3月27日開考。從湖北回港,還要經歷14日隔離,但當時政府還沒有包機的聲氣,實在看不到曙光,難怪「歸心千里遠」。遇到這種情況,試問誰能不焦慮呢?因為這個個案,促使我在2月19日的立法會特別大會緊急質詢中向政府提問,是否知道滯留港人中有多少學生?能否協助當中的應屆文憑試學生和幼齡學生盡快回港?能否盡快安排包機到武漢?校長想像學生的心情,又寫了另一首詩,詩中有句云:「悵思騰飛遠,荊港萬里長。逾月春門閉,疫癘恐相將。車停村落靜,道阻難啟行。會試期將近,心焦意猶狂。急我多援手,鐵翼乘風航。」在多方面的努力下,到三月初,「鐵翼」終於降落武漢機場,接走第一批滯留的港人,校長的學生和其他多位文憑試考生也登上第一批包機,順利返港。「急我多援手」來自四方八面,我特別感謝站在第一線的駐武漢辦。有一次我深夜發去一些資料,竟然馬上收到回覆,完全可以想像那工作的艱巨與繁忙。滯留湖北的港人尚有二千,我們的名單上還有六十多學子。但願滯留的港人早日回港,湖北的人民早日脫困。...

Continue Reading

【信報】盡快接回滯留湖北的香港居民

新型冠狀病毒肆虐。1月23日,武漢封城,鄰近縣市陸續仿效,整個湖北省成為疫區,與外隔絕。時值農曆新年假期,大批探親或旅遊的香港居民未能及時離開,滯留湖北各處,竟達數千之多。他們看到多個國家用包機接走各自的僑民,望穿秋水,等候了一個多月,終於在上周迎來了四架來自香港的包機,接走469位身處武漢市的香港居民,當中還包括多位散布湖北各地但有特殊需要的人士,例如孕婦、病患者,以及文憑試考生。作為教育界的代表,當我發現在湖北省滯留的香港居民當中,有文憑試考生,也有幼齡的小朋友(如小幼學生),不禁緊張起來。2月19日,立法會因疫情停擺多時之後,舉行了一次特別大會,讓議員就疫情問題向官員提出緊急質詢,我在會上特別提出了文憑試考生的問題。當時我得悉有一位中六學生,與其家人滯留在武漢西南的荊州,校長十分焦急地告訴我她的情況。此外我也零星地收到一些求助個案,涉及幾位其他年級的中學生。這次緊急質詢收到不錯的成效。首先,官員表達了已經有派出包機的打算。其次,顯示了政府對滯留湖北港人之中的學生情況掌握極為有限(官員只能答覆有三位學生在武漢,與實際情況相差甚遠)。更重要的是,官員馬上答應,會十分重視文憑試考生的迫切需要。其實有迫切需要的何只是文憑試考生?在疫區被禁閉,長期生活在隔離、恐懼和焦慮之中,而且生活物資逐漸短缺,身心歷盡煎熬,都需要盡快撤離。只不過文憑試對考生的前途影響巨大,社會人士都理解如果因為滯留湖北而錯過考試,勢必令考生蒙受多一重打擊,這是無論如何都應該避免的。至少涉及78名學生緊急質詢之後,我們開始擴大收集資料的範圍。2月28日之前,我們分批把收集到的學生資料轉交給負責包機事宜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以及駐武漢經貿辦事處,一共涉及78位學生,包括35位中學生、41位小學生、2位幼稚園學生。當中有3位是文憑試考生,滯留在荊州和宜昌。身在武漢的只有9人,其他69位散布在其他縣市。絕大多數有家人在一起,健康正常。有幾位表示物資缺乏,例如口罩、藥物等,我們也通知了駐武漢辦。我們相信,這78人名單只佔滯留學生一部分;但這個樣本表明,身處武漢以外的滯留港人是大多數。第一批滯留港人得以回來,是令人高興的,特別是有一位校長在群組中宣布他的一位中六學生順利抵港時,恭賀之聲此起彼落,大家都恍似放下心頭一塊大石。然而,請勿忘記,已經回港的只是少數,還有以千計的港人在遠方焦慮地等待着救援。此外,有一位不在我們聯絡名單的中六文憑試考生,因無法通過體溫檢查而無法登機,據悉現時在醫院隔離。不少校長和老師都很關心這位同學,希望並非染病, 在疫境中保持樂觀、積極,並盡快回港。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的角色是作為第二條溝通管道,確保每一位學生的資料都到達政府的執行前線,也讓學校能夠及時掌握情況,其間也協助解決了一些特別的需要。不過,主要的工作是由大量政府人員負責的,在溝通過程中,我們明白工作殊不容易,未來要從分散的各處接這麼大量的人士回港,更加複雜和艱巨。我感謝他們,更希望他們再接再厲,盡快把仍滯留的大量港人接回家。他們已經等得太久。...

Continue Reading

【成報】謠言滿天飛

網絡世界裡,謠言滿天飛,想不中招,真的太難!不久前,有一幅圖很流行,出現在我多個朋友群組之中。那是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絡(CNN)新聞報導的一張截圖,圖的上方加了一句驚人的中文說明:「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承認第一個新肺病毒起源於美國」!報導者是美國本土的CNN,內容出自美國疾控中心之口,自然充滿了說服力。且慢,請仔細看看,這則報導的標題是:「CDC confirms first coronavirus case of“unknown” origin in U.S.」,正確的意思是「美國疾控中心確認美國出現了第一宗來歷不明的新肺病毒個案」,根本與新型冠狀病毒的起源無關。然而大量英文不夠好的人、粗心大意的人都可能上當,誤信了這句附加的中文謊言,以為美國真的已經承認病毒的起源就在美國!英文好,便可以識穿這個謊言了。可是,萬一謠言是用韓文編寫的,你又能夠不上當嗎?最近有一段採自北韓電視新聞的短片在我的多個朋友群組中流傳,短片裡,穿著粉紅色傳統服裝的女主播中氣十足地作了21秒鐘的報導。她嘰呢咕嚕地講了什麼,大家都聽不明白,但不要緊,有中文字幕:「勞動黨報傳來喜訊,新型病毒全球肆虐,我國確診一例,槍斃一例,防疫奪取了全面勝利!」很多朋友轉發時都笑著慨歎,北韓就是如此野蠻和荒誕。但我有一點懷疑,便轉給懂韓文的親友請教,回覆是:畫面上的標題寫得清楚,非關疫情,而是關於人造衛星發射成功的。噢!搞不清惡作劇到底有何目的,只知道很多受過高深教育的朋友又上了大當!這些加工的謠言越來越多,因為相信的人不少,大有市場。不同立場、不同目的的人都在大量製作加工謠言,在網絡世界裡穿州過省,連不少受過高深教育、自命社會精英的人們都紛紛上當——純粹惡作劇的人大呼過癮,別有用心的人更是歪起嘴角奸笑……在這謠言滿天飛的年代,只能奉勸大家:小心!...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