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法理

兩位年輕的立法會議員在宣誓時使用侮辱性的言詞,其中一位更涉嫌夾雜粗言穢語,令不少人非常反感,希望兩位年輕議員正視錯誤,認真改正,表現出承擔的勇氣。這一點,上周已在本欄講過。不過,事情變化之快,令人咋舌。上星期的議事廳,一天之內可以經歷春夏秋冬,令香港人喘不過氣來。新的爭論焦點是:兩人是否可以再宣誓?是的,很多人不喜歡這兩位年輕議員,甚至叫出請他們辭職的呼籲。然而,對於應否禁止他們宣誓,不少人卻又非常猶豫,因為香港人都知道,這涉及另一個大問題:法理。眾人都認定是十惡不赦的罪犯,在香港,一樣擁有法律保障的權利,可以申辯,可以聘請律師,甚至有可能獲得法援。在法律面前,他們與所有人一樣,權利和責任都是平等的。有些審訊的結果未必令眾人高興,有些甚至會令大家憤怒。但無論如何,這些人都要經歷一絲不苟的審訊程序,定罪與否,並非大眾決定,而是由法官基於既定的法律宣判。市民不喜歡審訊結果嗎?也只能依程序上訴。這就是法治的精神。在議事堂,兩人能否再宣誓,一樣不能由輿論決定,只能由主席按法律和議事規則裁決。主席的權力當然很大,但不能任意妄為;他的每一個裁決,都必須依據法律和議事規則,否則就有可能面對司法覆核的挑戰,甚至引起憲政或政治的即時危機,必須非常小心。這也是法治的精神。因此,要阻止二人重新宣誓,只有一個做法,就是從既有的法律和議事規則找出堅實的依據。如果找不到堅實的法理依據,無論喜歡與否,都只能服膺於立法會主席的裁決。道理,就是這麼簡單。...

Continue Reading

生命影響生命——從課外活動思考教育的變質

初讀《明報•星期日生活》10月9日的報道,直覺得《青春的(單車)尾巴》的題目太文藝腔。誰知讀了之後,第一句跳進腦海的話,竟然是「生命影響生命」,更加老土,但此刻卻更加分明。鄭美姿的這一篇報道,講述五育中學的一群學生在老師帶領下,在暑假踏單車環遊台灣全島。《明報》網上還有一段影片(https://goo.gl/B6NPjF),不論文字報道或影像紀錄都十分吸引。試想想,十位學生(最小的中一)、五位老師、兩位教練、十二天、一千公里,日曬雨淋,到底是怎麼樣的經歷呢?何以竟然有一所香港的中學會貿然進行這種冒險的活動, 「攞苦嚟辛」呢?沒有獎項的汗水報道把故事的來龍去脈娓娓道來。十個學生在台灣的公路上,與老師一起奮戰,有人受傷,有人丟失,師生一起生活,一起流汗。然後有學生恍然大悟說: 「捱落去,原來就會做到。」我隔着報紙讀這個故事,非常感動,這些經歷、這些體會,都不是常規課堂上可以得到的。當中最令我觸動的,是五月間的「高層會議」爭論應否舉辦這次課外活動。一般報道都會把這一段省略掉,但作者保留了這段情節,似乎有意讓我們窺探校方高層老師的掙扎。報道說會議上充滿了反對聲音,老師們首先考慮到的是安全問題,也擔心學生是否應付得來。無論贊成反對,都是出於對學生的關懷。而這一切反對聲音都在Ms Ma 和Calvin sir的堅持下融化了。這不是比賽,沒有獎項,何况是境外團,加上要在公路上踩單車,還有旅費和安全的疑慮,責任太大了……如果沒有兩位老師的委身與堅持,怎有可能成事?為何兩位老師願意這樣做呢?原因十分簡單,兩位老師本身是踏單車的發燒友,他們愛單車,也愛學生,深信這樣對學生的成長有好處。通過這十二天,他們把自己喜愛並認為有益的興趣,傳給十個學生,並藉他們的經歷和分享傳給了所有同學。這,就是教育中的承傳。因着熱誠,他們把生命中最精彩的東西,傳給了下一代。不是比賽,也不是為了獎項。帶領學生踏遍高山我想起我的一位中學老師,人稱「劉英雄」的劉培基老師。這位近乎傳奇的老師身故之後,近千人到他靈堂致祭,於今已一整年,校友們對他的思念仍不絕如縷。他對學校和學生有三大貢獻,其一是用「吹牛教學法」把中史故事教得活靈活現,令我們一生受用。其二是帶領問答隊參加校際問答比賽,獲獎無數,令校譽昌隆。單憑這兩點,已足以令他在母校聖言中學成為傳奇。不過,劉英雄令人懷念不已,可能更是因為其三:他自己喜歡遠足爬山露營,也樂於帶領學生,踏遍香港的高山。很遺憾,我沒有追隨劉英雄遠足。但他逝世後,同學為他在臉書設了「懷念劉培基老師」專頁,從各個年代的校友撰寫的點點滴滴的回憶之中,可以看到大多數同學對他的最大感受,其實是在遠足爬山。最近有校友為他籌辦了一個小型照片展覽,以百計的展出的照片,佔最多的是郊野。塔門、東平洲、蚺蛇尖、大浪西灣、大磡營地等等,無數的高山皆留有他和學生的足迹,還有更多的是已經認不出是攝於哪座高山頂峰的「威風」照片。據校友憶述,即使劉英雄退休之後,仍與學生一起遠足郊遊,帶他們到新界考察氏族文化。臉書上有一張照片,幾位年已半百的校友為紀念他的忌辰,相約再度登上蚺蛇尖的山峰,捧着老師的遺照合照。可以想像,某一年,劉英雄曾與他們在此留連,搭營, 「講古」;他們去過的,肯定不只是蚺蛇尖……在多次的分享裏,校友們對劉英雄的深深思念,都可追源到這些遠足露營,在這些共同的經歷之中對他的身教言教都有更深的體會。他教我們守信、義氣,他的不怒而威與關懷,他淵博的知識和對山嶺的感情,都不是課堂裏的空言,而是見諸實踐,自然流露。帶領學生遠足爬山,沒有名,沒有利。我相信在他那個年代裏,他可能根本沒有向校方報告,沒有獎項,靜悄悄的,也沒人注意。他帶領學生遠足爬山,只因為他自己喜歡,也樂意與學生一起,讓學生有機會分享自己喜歡的也是有益的活動。喜歡遠足爬山的劉英雄,帶學生到蚺蛇尖遠足。喜歡踏單車的馬老師和Calvin sir,帶學生到台灣踏單車。他們都把他們的興趣,連同做人的信念和態度,送給了各自的學生。教育的變質原來,生命燃點生命是有可能的。可惜,近十多年來,當局的行政措施有意無意地把教育帶上了歧途。大多數老師已經在正常和不正常的工作量下被擠壓得死去活來,像Ms Ma一樣還能夠發展自己的興趣已經愈來愈罕有, 枯竭的生命又如何潤澤其他生命呢?二十多年前,我鼓勵學生參加校際朗誦節比賽,勸勉學生得獎固然可喜,即使不能得獎,參與已是意義。但經過縮班殺校的低潮後,教育界大都無奈地感受到教育的變質。例如課外活動,往往由着重參與、經歷,變成以得獎為前提。獎項能夠提高學校聲譽,校門外的橫額又多一條,便可以提高報讀學校的吸引力……我並非要否定獎項,競賽得獎的確可以提高參加者的趣味,然而當獲獎的目標遠遠凌駕於言教身教之上時,我們能不儆醒嗎?而官方也在有意無意地鼓吹這種競爭文化。教育局制定的「中學、小學及特殊學校表現指標」(KPI)當中,在「參與和成就」方面,列明「學生在校內課外活動的參與情况和取得的成就」、「學生在校際活動及公開國際比賽的參與情况和取得的成就」是主要考慮因素。在校外評核報告裏,當局也會特別關注學校有否參與一些比賽、或在比賽中獲獎。影響所及,連家長也孜孜地把年幼的孩子送去不同的興趣班,參加不同的比賽,收集各式各樣的證書和獎項,以增加孩子的市場競爭力。無論學校和家長,即使課外活動,也在追求看得到、可量化、可發表的成果。這些是上世紀所無的。相信當年劉英雄帶領學生遠足爬山之時,一定沒有想過要把這些活動記在外評報告之中,也不會想着要參加一個什麼國際比賽。他只是一心想着帶領學生走進一個想要與他們分享的世界。返璞歸真當我閱讀五育中學學生踏單車環遊台灣的報道時,我在想,對,課外活動就應該是這樣。老師從心喜歡這個活動,擅長這個活動,帶領學生,與他們分享。我深信,即使沒有《明報》的報道,沒有那好看的短片,不為世人所知;甚至它並沒有那麼成功,成功環遊台灣的學生一個也沒有……它的意義,它的教育,仍是豐盛的。正如劉英雄當年帶領學生征服不同的高山和荒野,根本無人知曉,一切只留存在學生心中。又正如許許多多默默耕耘的老師,教學生下象棋、學編織、看天文,帶球隊,把自己的喜好、強項、視野、風格,簡簡單單、點點滴滴地澆灌着學生的生命。生命影響生命的過程,就是承傳與轉化。做老師的首先要有豐盛的生活,才有可以影響學生生命的能量。什麼時候,我們的教育界可以擺脫不健康的競爭和比併心態,讓前線教師享有空間和時間,將課外活動的目標回歸教育之上呢?今天的教師面對課程的追趕,以及大量的行政工作不斷催促,雜務纏身,既沒時間跟學生遠足踢球,也不會有空間跟學生談天,更在重重規限下成為追逐績效的棋子,還有可能打開課外活動的一片藍天嗎?我相信是有可能的,如果制度真能鬆一點綁的話,香港的老師一定會更精彩。感謝劉英雄,感謝Ms Ma 和Calvin sir,感謝許許多多默默耕耘的老師,學生的生命因你們的努力而更加豐盛。...

Continue Reading

【成報】侮辱

兩位年輕的立法會議員,在宣誓時使用侮辱性的言辭,其中一位更涉嫌夾雜粗言穢語,令不少人非常反感。議事堂乃匯聚不同政見之地,你有你的主張,我有我的觀點,不論和平交流也好、火花四濺也好,都是正常不過的事。言辭激烈,甚至青筋暴現,都不是問題。但語帶侮辱便不同了。有時候,議員對議員、議員對官員,偶然也會出現侮辱性的言辭,會議常規並不容許,我也不敢苟同。不過,倘若論嚴重性,比起這一次,那些都是小事了,因為這次侮辱的對象,是一整個民族。我們都知道,侮辱一個民族、家族或其他族群,很容易會挑起仇恨,惹來憤慨之情。一般人都會明白,從政者更應知所避忌。在歐美的多種族國家,一句侮辱性的話,足可以惹起一場腥風血雨,連運動員在球場上也要小心說話。這樣的教訓,古今中外觸目皆是,難道還不夠多嗎?問題是,一個人憑甚麼去侮辱別人呢?何況是侮辱一整個民族呢?再者,侮辱別人者,既傷了別人,也往往自招其辱,值得嗎?香港雖然算不上是個多元文化社會,但向來十分包容,不同族群、政見、信仰之間,在此彈丸之地和平共處,很少發生衝突。我們明白兩位年輕的議員有其本身一套的國族認同,這是他們的自由,別人無法勉強,但這不代表他們可以肆意攻擊別人。而這,也絕非香港的傳統。在現代社會裏,每個人都享有表達和人身自由,但也同時必須為自己的言論和行為負責。希望兩位年輕議員正視錯誤,認真改正,表現出承擔的勇氣。...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朝花夕拾

敬愛的「劉英雄」劉培基老師逝世已一年多了,老同學對他的懷緬之情並未稍減。臉書「懷念劉培基老師」專頁上的照片和文字仍在不斷更新。母校圖書館為他設置專門的紀念角落。他在紅磡的故居,不少校友趕在售出前憑弔,也有些年紀不輕的老校友不怕艱辛,把他的遺照帶到蚺蛇尖的山峰,重溫昔日他帶隊遠足的美好時光。還有這兩個星期,小師弟李創鑫和曾肇弘把收集得到的照片和資料匯集成「朝花夕拾──懷念劉培基老師相片展覽」,在石硤尾的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展出;他們還舉辦了小型座談會,十幾位師兄弟和他的舊同事分享各自的記憶和感受。試問,一位中學老師能夠在身後得到學生們如斯愛戴和景仰,還有甚麼遺憾?劉老師以「吹牛」奇技,令中史變成多年校友讀書時最大的享受,打造了「劉英雄」的金漆招牌,早已是母校以至是本港教育界的傳奇。但他的攝人力量,又何只是講故事講得動聽呢?深深被他打動的校友,橫跨40年,站出來分享的,年輕力壯者有之,已屆退休者亦有之。試問,堅持不懈數十年,而魅力又能維持數十年不衰的,在香港中學教育界,能有幾人?特別的是,大家分享之時,都感到對劉英雄的認識,在他逝世後的這一年多,逐步增加。他就如一隻靈氣迫人的巨象,每一個受教的門生都因為摸着他的一條粗壯的腿、或是尖銳的長牙,震撼不已。但當我們在分享會裏,在臉書專頁之中,聽到、讀到他還有長長的鼻子、如芭蕉扇般的耳朵……那拼圖才漸漸變得完整,他的形象才變得更加鮮明且更加震撼。那位讀書成績彪炳的小夥子,把他一生的時間和精力,都奉獻給他任教的學校和學生。他留給自己的極少,迹近苦行;付出給學生的極多,非常慷慨。他是傳統的讀書人,最重情義,一身傲骨。他卻又不囿於傳統,嚴格又出格。他對着學生「吹牛」認老認「叻」,在同事之間卻寡言慎行。退休之後,更加沉靜,帶點抑鬱……必須感謝年輕的師弟們,孜孜追尋英雄昔日的足迹,整理他留下的照片遺物,搜尋與他有關的檔案,甚至寫信給英雄少時在台灣的老同窗以求發現一鱗半爪。鈎沉雖勞,卻樂在其中,當然是出於對劉老師深深的敬與愛。後記:分享會中得知,原來不少校友都因老師教導而背誦了《長恨歌》和一大堆詩詞。來一次集體背誦《長恨歌》,懷緬劉老師,不失為一個好主意。...

Continue Reading

【成報】短短兩個半月

本欄7月中暫停,今天重新開張,暫別兩個半月,謹向各位讀者問好。短短兩個半月,世界變了不少。最厲害莫如《成報》,近日的報道和長篇評論,都是城中熱話,吸引極多眼球,相信也吸引了不少新讀者。有資深報人私下向筆者說,《成報》已成他心目中的一等大報,每天必讀。短短兩個半月,也可以令事情變得很糟糕。例如廉政公署,本來是「香港的驕傲」,誰會想到只是一瞬之間,聲望便受到重創。一個一個要員相繼離去,原因竟然都是個謎!廉政是今日香港之所以為香港的重要支柱,這根支柱竟在不明不白中崩裂,試問我們怎能坐視不理呢?短短兩個半月,也可以橫空爆出新的危機。例如橫洲事件,好端端的一個建屋計劃,何以在口不停講建屋的特首親自指揮之下,突然「縮水」幾倍呢?一連串不應該發生的事情竟然都發生了,能不令人憂心忡忡嗎?短短的兩個半月,也可以令一個機構忽然變得年輕。在立法會,一大批資深的議員退下來,一大批新鮮人進去,一出一進,平均年齡可能一下子降了10歲!議會年輕化,有人擔心傳統丟失,議政和立法水平下降;但從另一角度看,也許更有活力、更有新意也說不定。到底是凶是吉,議會開鑼,很快就會露出端倪。而短短兩個半月後,我也不再是議會新人了。新的立法年度,好戲連場,有危有機,香港能否從低谷重新彈起,就看未來這關鍵的日子。我們這些連任的議員既已再作馮婦,「洗濕了頭」,唯有像「過河卒子」一樣,拚命向前了。希望各位讀者今後繼續督促、鼓勵、支持!...

Continue Reading

【星島日報】削減學校閱讀津貼 豈能當小事一樁?

教育局近日突然在開學前停止向公營中、小學發放中、英文兩項「廣泛閱讀計畫津貼」,令校長、圖書館主任和前綫教師措手不及,感到蒙在鼓裏和極不受尊重!事件惹來很多校長和老師的不滿,認為教育局作風獨裁,對局方選擇性地犧牲學生的利益更是不可接受。有校長向我說,教育局官員指稱是因應財政司司長要求各部門於一六/一七年度開始「節省1%開支」的指令,遂決定於新學年停止或減少發放一些經常性津貼,包括「廣泛閱讀計畫津貼」。由於每所學校的班級規模和獲批金額不同,小學和中學大概會因此而被削減萬多元至三萬多元不等。相關總額可能只是幾百萬元,但直接損害學生利益,影響學校財政預算和教學質素,絕非小事一樁。昔為閱讀增加資源 今為節省犧牲閱讀政府於九七/九八學年推出中小學中英文科的「廣泛閱讀計畫津貼」,並於二○○○年的教育改革文件倡議發展四個關鍵項目,「從閱讀中學習」乃其中一項。通過在課程內加入廣泛閱讀活動,學校可以讓學生多接觸中、英文,培養良好的閱讀習慣,提升閱讀能力。學校也可運用津貼購買中、英文圖書、學報及多媒體讀物,津貼推行至今近二十年,成為學校的恒常津貼之一。教育局這次選擇在與學生學習直接有關的項目開刀,不但與教育改革文件和基礎教育課程指引鼓勵閱讀的理念背道而馳,更有違財政司司長指示各部門進行資源增值的原則。曾俊華先生在網誌中強調,「節省措施」是鼓勵部門檢視工作的優次,看看那些工作已經不合時宜,可以取消,那些可以進行整合,以提升效率。財經事務及庫務局的內部通告列明,措施旨在控制政府整體開支的增長,並非縮減開支;部門因應其實際運作情況,更積極地通過重組工序及重訂優次,更有效地為資源增值,以騰出更多資源內部重新分配,改善現有服務及推展新的公共服務。由此可見,「節省措施」是針對決策局和部門的內部運作開支,而非針對前綫服務對象,更不應是犧牲學生的利益。事實上,任何津貼的變動都是牽一髮而動全身,教育局不可能不明白這個道理。即使學校可以靈活運用各項津貼,但「學校及班級津貼」長期捉襟見肘,學校或有需要運用其他津貼補貼,故受影響的不但是閱讀,其他教育的需要也勢必受牽連。如果局方堅持學校可以使用「學校及班級津貼」支付推廣閱讀的相關開支,請局方向學校交代津貼額的計算方式是否與時並進、計算基數是否合乎今天的需要?低估削資對學校的連鎖效應今次事件反映局方的三低估:低估削減學校資源帶來的連鎖效應、低估溝通工作的重要性、低估前綫同工的反響。削減資源茲事體大,但局方只是將有關決定載於一份指引的備註當中,不少校長在收到我的新聞稿後才恍然大悟。局方連向學校發一封獨立的通告也欠奉,實在比寫錯一封祝賀信更難堪!最低限度,局方應向學校交代節省開支的理據,並充分諮詢學校,看看有沒有其他解決辦法。事實上,很多校長和老師說,單在局長辦公室,已經可以節省不少開支,例如局長龐大而沒裨益的外訪開支。猶記得教育局月前因應學童自殺的高峰,這邊廂高調宣布向每所學校撥款五千元特別津貼,那邊廂竟無聲無息地取消學校閱讀津貼萬多至三萬多元,教育局真是除笨有精!我已經致函吳克儉,要求他交代節省開支的細節,以便我進一步監察政府的開支。我重申,再窮也不能窮教育,何況政府擁有健全的財政能力!「廣泛閱讀計畫津貼」是直接用於學生身上,借節省之名而犧牲學童的利益,我絕不能接受,定會繼續跟進。...

Continue Reading

【明報】吳克儉信任盡失 何不退位讓賢

  本屆特區政府的教育施政屢起爭議。政府雖然不時強調他們已投放大量公帑,對教育有所承擔;可是,現實是不少師生關注的問題未有解決,政策亦沒有考慮緩急先後,導致教育亂象不止,要求教育局長吳克儉下台的聲音亦不絕於耳。早前吳克儉推銷涉及10億公帑的「一帶一路獎學金」,可說是沒有「急教育所急」,卻把公帑投放在沒有急切性的項目的又一顯例。  我在議會內外不時收到教育同工對教育施政的不滿,教協會亦曾進行多次相關調查。在這些意見和數據之上,我着手深入了解整體教師和公眾對於教育政策的看法,並且委託「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進行調查,了解他們對教育問題及教育局長的看法,希望透過民調得出的客觀數據,更真實呈現教師和公眾對教育議題的看法。吳克儉施政評分偏低  是次調查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有關教師和學生的壓力調查,其結果已於6月底發表,顯示不論公眾跟教師本身均認為教師壓力極其嚴重,更有兩成公眾認為教師正承受10分即最嚴重級別的壓力。至於第二部分,是有關教師和公眾對教育局長吳克儉的意見。調查分別以電話抽樣方式訪問公眾及教師各1000人,除了問及受訪 者對吳克儉的信任程度外,亦訪問他們心中教育局長應具備的條件。本文將集中評論這部分的調查結果。  從調查結果顯示,不論公眾及教師,均對吳克儉不表信任。以0至100分作為支持程度,公眾及教師分別給予吳克儉的分數只有37.7分及28.3分,支持程度偏低。值得留意的是,兩個組別均有超過 兩成受訪者給予0分。這個結果,跟教協會以往自行做的調查結果相若。若進一步分析受訪者的背景,則會發現男性、較年輕、教育程度較高和擔任行政及專業人員 的受訪公眾,以及男性、年齡組別為30至39歲、任教中學和大學、教學年資在10年內的受訪教師給予吳克儉的支持度最低。罷免吳克儉是教師共識  吳克儉自上任以來,一直是民望最低、最經常被公眾要求自行請辭的局長之一。是次調查亦顯示,教師對於應否罷免吳克儉具有清晰意向。調查沿用港大民調過往採用的問題模式,透過假設受訪者在翌日有權投票續任或罷免吳克儉,以衡量局長的民望。結果,扣除「棄權票」後,投下「罷免票」的教師達九成四;公眾方面亦有超 過七成五受訪者投下「罷免票」。當問及受訪者有關吳克儉的教育施政與香港教育發展的信心的關係時,亦有五成三的公眾及七成八教師認為吳克儉的表現令他們對教育發展的信心減少。由此可見,罷免吳克儉不但獲得相當多公眾支持,亦可說是絕大部分教師的共同心聲。公眾及教師最期望局長有誠信肯承擔  這項調查並非只問及公眾及教師對現任局長的看法,亦希望受訪者表達對教育局長的期望。結果顯示,不論公眾或教師,最多受訪者認為「有誠信、肯承擔及不會逃避責任」是教育局長最重要的條件。此外,對教育有使命感、熟悉教育政策、肯聽取意見和回應訴求等,均有超過一半教師視為重要的條件。執筆至此,讀者大可自行解讀,為何吳克儉的評價長期偏低。這些公眾和教師的期許,吳克儉做到多少?  事實上,過去4年教育施政表現拙劣,明顯跟局長未有做到上述期許相關。最核心的問題,在於教育局長未有在施政上顯示對教育的承擔,逃避了作為掌管教育政策的官員應有的責任。一些極為迫切的議題,例如為幼稚園教師設立強制薪級表、增加中小學班師比例、落實中學小班教學政策及增加大學資助學額等可以直接改善教育界環境的措施,當局完全「交白卷」。而在一些具爭議的政策,例如全港性系統評估(TSA)、推行一帶一路獎學金、內地交流團等,吳克儉卻無視教育界及公眾的意見,大力推動,令大眾及教師對教育施政信心盡失。  有人也許認為,不應把問題歸咎於一個人身上。可是,過去4年特區管治班子未有體現高官問責精神,不論政策出現問題抑或官員失職,均毋須承擔應有責任,令市民對政府信任盡失。今天教育施政劣迹斑斑,吳克儉的拙劣表現有目共睹。為修補公眾及教育界對教育施政的信心,並提升政府有效管治,吳克儉亦應考慮為這4年教育施政失誤承擔責任,退位讓賢。至於有意成為下任局長的賢士,更應正視公眾及教育界對局長的期許,展示對教育的承擔,盡快撥亂反正,還我們一個更理想的教育環境。...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再見 資深議員

  本屆立法會已經到了尾聲。7月15日星期五晚上11:59,無論大會討論到甚麼階段,主席都要宣布會議結束,曲終人散。  這一天,也將會是一大批已宣布不再尋求連任的資深議員在議會的最後一天。雖然理論上議員的任期要到9月底才完結,但新一屆立法會議員的提名期已隨即開始,除非有緊急事務,否則這些資深議員,都不用再到議事廳開會了。  泛民之中,這些名字,大家都會記住:劉慧卿、何俊仁、梁家傑、單仲偕、張國柱,還有被劃入激進派的陳偉業。除此之外,當然還有大主席曾鈺成,以及葉國謙等等,市民一定會懷念他們的滔滔雄辯。  這幾年,我得以近距離觀察其他議員的工作,與一般市民在鏡頭前了解議員,不完全一樣。鏡頭以外的世界其實很重要,例如有些議員非常用功參與法案委員會的工作,與相關社會人士見面和商討,對交上議會的法例草案逐字逐句地斟酌審議,工作繁重、而且重要;但由於誇張的動作、激烈的言詞一概欠奉,通常都不會得到鎂光燈的青睞。上面列舉的大部分議員,都非常認真地履行這方面的職務,但這些工作,是不會讓議員得到「加分」的。  議會還需要負起接見外賓(例如外國的議會或使節)的責任,這是立法會極少數不公開的活動。不公開,也就沒有鎂光燈,不會帶來知名度。  然而議會必須開放視野,了解不同地方的議會運作,拓展對外商貿和文化教育交流機會,這些對外關係也是極為重要的。將告別的議員之中,像劉慧卿、梁家傑就承擔了不少這方面的責任,這也是罕為人所知的。  其實資深議員的貢獻,更重要的,是對議會傳統的了解。議會既有規程,也有習慣,很多事情之所以是今天這個樣子,都有一個古老的根源,以及在漫長的歲月裏不斷演變,而當中都醞藏着某些精神和原則,必須持守。  物換星移,人事更替,是無可避免的事。謹預祝他們的議會生涯結束後,迎來更自由、更豐盛的日子,而數十年來努力爭取的心願,也會在不久之後一一實現。...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成就與幸福

  與昔日的學生重逢,學生埋怨說:「老了!」我笑說:「如果你也算是老了,我怎辦?」   歲月不饒人,但歲月也見證成長。20多年前我在這所中學任教,如今我被邀為校董,昔日學生紛紛以校友身份出現。忽然間,他們改穿西裝、結着領帶,告訴我工作如何如何、孩子已經多大,然後加一句「老了」,簡直令人啼笑皆非。看着他們比過去略為成熟但仍然幼滑的臉龐,說「老了」,哈哈哈……   可是,看着他們,不就是看着當年的自己嗎?昔日的中學生,20年後的今日,30多歲,風華正茂。而20年前,正當我做他們的老師之時,不也是這個年紀嗎?他們花了20年趕上了我當日的年紀,而我也在同樣的20年裏變得更年長或年老了。阿Q地想,在歲月這一場競賽之中,他們永遠無法超前,趕得上我!   但我們總希望年輕的一代在成就上不僅趕上,而且超前自己。所謂「成就」,並非收入,也不是甚麼社會地位。每一個人能夠盡一己所能,對社會做出貢獻,無愧於己、無愧於人,自己過得愜意,也讓身邊的人過得愜意,就是成就,就是幸福。這一天,學校畢業禮,他們回來與我相認,各自有很不錯的發展,當中有同學還捐出獎學金呢!但這些並不重要,在他們一張張自信和開朗的臉龐上,在他們侃侃而談自己的小孩的天真爛漫時,我看到和聽到他們各自的幸福。   在一些人心目中,衡量學校的成就,應該是收入,是勳章,是名牌大學的畢業證書。在某些畢業生的聚會中,各人都會互相打量,眼睛變成一把把量度成就的尺,把各個校友的姓名標注在各個固定的刻度上。我不會否定那些都是「成就」,可是作為老師,就有點像是父母,看着孩子們一個個表面上的成就,我還是不禁問深一層:孩子,你幸福麼?你身邊的人也因你而幸福麼?幸福才是最大的成就。眼前風華正茂的年輕人,祝福你們!你們不必趕着和我拼年紀,但願你們好好生活,一代比一代好、一代比一代幸福。...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免費幼稚園教育三大陷阱

  免費幼稚園教育如箭在弦,但目前的政策設定陷阱重重,對幼稚園營運者、幼師,以及整體業界發展將造成不同程度的壞影響。其中資助額不足是致命傷,這支箭,已預早插在幼教同工的胸膛上。陷阱一:資助額不足夠「埋單」  政府一直強調落實免費幼稚園教育每年將花費67億元,但當局要求業界提升教育質素的同時,卻不願意提供充足資助。不少校長已向我反映,按當局計劃的「基本半日制單位資助」32900元計算,幼稚園營運將會非常困難,因為現時學券制度下,半日制幼稚園的學費上限為33770元,若以每年4%通脹計算,到2017學年,學費上限已相當於36526元,資助額竟然低於營運收入,學校將會入不敷出,左支右絀下,必定影響教學質素。  我特別向教育局提問,2015/16學年參加學券計劃的幼稚園(包括只營辦半日班,以及同時營辦半日班和全日班的),有33所現已收取32900元、甚至33770元上限的學費,其中21所半日制幼稚園只可以因租金因素而加收學費,意味資助額將未能配合幼稚園的需要和發展。  至於全日制和營辦全日班的幼稚園,亦有超過200所預期必然超過日後的資助額(42770元),這些幼稚園在2017學年已須收取學費,如政府堅持資助水平不變,有可能推高收費,情況對家長不公道,這也是對整個「免費」幼稚園教育的最大諷刺。  由於32900元的資助額是以校長的頂薪點和幼師的中點薪金計算,故幼稚園營運者無奈要在其他方面節省開支,例如暫時不改善師生比例,或不增設主任和副校長職級,直接影響教育質素。試問這是我們推動免費幼稚園教育的意願嗎?  須知道,營運成本會因通脹、幼師年資增長、租金上漲等因素而愈漸逼近資助水平,資助很快便會「見底」,不敷應用。我認為當局必須面對現實,回應業界的訴求,調整資助水平,也不能只按通脹調整其增幅。局方有責任讓幼稚園營運者看到繼續營運前景,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陷阱二:資深教師額外津貼只有2年過渡期  就上述問題,我不止一次直接向局方反映業界的憂慮,局方卻以「個別幼稚園可獲其他額外資助」作為解釋。事實上,在整筆撥款制度下,資助額的六成或以上將用於幼師薪酬,當局已經拒絕為幼師設立薪級表,更只打算按綜合消費物價指數(CCPI)調整增幅,隨着幼師年資日增,整體資助水平只會嚴重偏低!  此外,當局提出可向聘有較多資深教師的幼稚園提供額外的薪酬津貼,但只給予2年過渡期,學校根本沒有充足時間處理問題,隨時引發裁員或減薪潮,最後浪費資深人才。因此,我在立法會要求必須延長過渡期,副局長楊潤雄表示會認真考慮。陷阱三:改善師生比至1︰11屬空中樓閣  幼稚園的規模不大,部分更欠缺文職人員,而且幼師沒有空堂,學校不少工作都是「一腳踢」,但當局偏偏沒有提供額外資源。例如早前推行的「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試驗計劃」,幼師在上課期間,要與復康團隊就訓練內容和進度溝通,既困難也令計劃的成效大打折扣。  2014學年本地非牟利幼稚園上午時段的平均師生比約1︰10,下午時段為1︰8.4。據悉,現時幼稚園師生比的中位數為1︰11,但新政策預期有不少額外工作,例如加強問責、上述的到校復康服務等,幼師工作量只會有增無減,所謂改善師生比只是空中樓閣。  總體而言,資助額不足是最大問題。幼教界熱切盼望政府因着推行免費幼稚園教育的契機,一併提升整個業界的教育質素和就業環境,為本港的幼兒教育製造良好而長遠的發展土壤。可惜,我們由盼望變為失望,失望變為憤怒。當局必須盡快提出具體的解決方案,不要讓一心一意服務幼教界的同工失望而去。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