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必投的一票!

投票,有輕於鴻毛,有重於泰山! 12月11日的選委會選舉投票,肯定屬於後者。在現代世界,我們難免會經歷許多選舉,也毫不介意錯過某些選舉。記得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出現區議會選舉,大家都感到非常新鮮,投票也非常踴躍。然而時間久了,次數多了,美麗的承諾兌現也愈來愈少了,投票也就難免冷淡了。此之謂輕於鴻毛——至少在選民眼中的確如此。然而,也有好些選舉確實重於泰山,例如最近的美國大選,共有一億多選民投票,而特朗普與希拉莉之間的得票差距,只是小小的二百萬票,相當於兩個百分點不到,就決定了誰勝誰負!美國今後的國運前途,福禍難卜,但肯定與這次選舉結果有莫大關係。如果你是美國選民,雖然只是一億多分之一的分量,你會願意放棄投這一票嗎?美國這次大選的啟示,是每一票都很重要。最近電視新聞報道法國共和黨進行的總統大選初選,訪問了一些選民,他們便表達了這個心情:不去投票,便是讓給別人決定你的命運!選舉可以如此重要,所以歐美的學校都十分重視選民教育,讓學生自小習慣選擇、投票。我當年做中學校長,碰巧遇上十年前的特首選舉,便舉行了一次模擬投票。當時我們向學生展示了兩位候選人曾蔭權、梁家傑的政綱,又邀請兩人到學校來現身說法,結果只有梁家傑接受邀請。同學有機會直接向其中一位候選人詢問,都十分雀躍;加以梁家傑辯才無碍,同學們更是興奮莫名,造就了一次頗為成功的摸擬投票教育。如果曾蔭權也現身的話,那便完美了。但事實上,當時的同學即使超過18歲,也無法直接把票投給曾蔭權或梁家傑的。根據香港的「小圈子」制度,只有一部分選民有機會選出1,200個選委,再由這一群人選出特首。回想當年那次模擬投票,其實並不符合事實。無論如何,星期日的選舉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想踢走某位人士,便好好地運用這手上的一票吧!...

Continue Reading

【香港01周報】評《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最終報告》 誰來珍惜學童生命?

經歷今年初學生自殺潮的震盪,社會在傷心痛惜的同時,更期望政府可以為我們的下一代作出承擔,正視問題的根源,包括從政策和制度層面入手,堵塞與學生自殺有關連的漏洞,並為學生築起嚴密的保護網,盡力阻止悲劇蔓延。將自殺問題個人化為教育制度開脫社會強大的關注,促使教育局成立「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就近年的學生自殺個案進行分析,寫成報告並提出建議。但經過逾半年研究,於早前出爐的《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最終報告》(下稱「報告」)令人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在報告內前後出現過4 次之多的一個結論:「學生自殺的可能成因涉及多方面因素,與教育系統並無明顯和直接關係」!公眾不禁嘩然,教育局長吳克儉在記者會上回應追問時,亦只虛應了事,表示局方一向有檢討教育制度云云。各界本以為面對學生寶貴生命的嚴肅課題,教育局會認真應對,結果令社會失望極大。整份報告最着力檢視的,是學生個人層面的精神健康問題。我們當然不應忽略個人的精神健康問題,但教育制度呢?總不能只見樹木,不見森林吧!報告甚至提出學生自殺與制度產生的壓力並不相關,例如指出本港自殺率一直低於芬蘭及澳洲這些教育文化競爭較小的國家(第3.27 段),以顯示學業壓力不是導致高自殺率的必然因素。這種直接比較非常取巧,無視自殺原因的多元因素,特別是芬蘭自殺率高,很大程度受日照時間等氣候因素所影響,但報告由此認定自殺不宜過分強調壓力,問題反而出於青少年應付壓力的能力薄弱,以及缺乏社交支援所致。這顯然是要將問題個人化,並且為衍生沉重壓力的教育制度開脫。倒是負責制定這份報告的委員會主席葉兆輝教授在序言中切中要害:「我們(應)致力排除障礙及加強現有系統,以更全面方式應對學生自殺。具體而言,學校需要支援以騰出時間及空間去關愛他們的學生……」可惜,報告不少論點與序言背道而馳,因而提出的建議都是有氣無力,只不斷建議加強溝通、要求學校強化現行措施,但實質制度改善或新增資源卻少之又少。改善教育制度建議「被消失」事實上,報告書的論點有多處矛盾重重。委員會成員在討論過程中提出過不少改善教育制度的建議,例如改善班師比例、小學一校一社工,以及增加私家精神科醫生以減少服務輪候時間等,在報告書的正式建議中都全部「被消失」。報告書更兩度提到,有委員建議把檢討教育制度以減輕學生負擔列為長期措施,但同時亦出現學生自殺與教育制度無關的論點,更有相當篇幅為現行的教育制度護航,令人質疑這份報告在很大程度上受教育局的主導甚至操控。這可從委員會成員之一的香港大學學生會長孫曉嵐的口中得到引證。她曾公開批評教育局選擇性接受委員的建議,認為報告沒有就學生自殺問題對症下藥,對委員要求檢視教育系統置若罔聞,形容當局只是「做騷」。無可否認,自殺個案成因複雜,不能只歸咎於教育制度,但也不能排除教育制度的影響。兒童和青少年一般處於在學階段,到底學校生活有利於還是不利於學生的身心健康(wellbeing),研究學生自殺問題的委員會怎可能不過問、不研究呢?任何真誠的人都可以看到,現行教育制度為學生帶來很多不必要的壓力,老師缺乏時間關愛、支援學生,但報告建議未有觸及根本問題,反而提出有需要通過較長時間的觀察和再蒐集實際數據,「才能確證最近的學生自殺個案和香港現行的教育制度的關係」。這種推卸責任的手法,令我們錯失檢討教育制度的大好時機,實在令人遺憾。對策一:減輕教育制度帶來的壓力其實報告已有提及,研究的38 宗中小學個案,有9 名學生表示「在學習上遇到相當大的壓力」;另33 宗大專個案,更有過半數呈現不同類型的壓力,如學習及財務壓力等。若需要較長時間的實際數據,政府手上亦並非沒有。社會福利署委任的檢討委員會過去多年就學生自殺進行研究,包括《檢討兒童死亡個案先導計劃檢討委員會報告》及《兒童死亡個案檢討委員會報告》,發現學業問題與憂慮未來的壓力與學生自殺有關連,而且所佔的比重絕對不輕,詳見右表。除了有長達10 年的官方數據佐證,民間亦不乏相關研究。2011 至2014 年,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與香港理工大學暨世界衞生組織,就中學生焦慮及抑鬱情緒與個人、家庭及學校之間之關係進行了詳細研究,並於去年發表報告。研究發現,經常出現焦慮症狀的學生當中,逾八成半人感到功課壓力很大,而焦慮或抑鬱徵狀是隨年級遞增而加劇。今年,香港青年協會亦訪問了逾4,000 學生面對新學年的壓力指數,以10 分為最高壓力,近三成受訪學生的壓力指數達7 至10 分,學生最大的壓力來源是「面對測驗考試壓力」、「自己成績比不上別人」及「太多功課」。從多項研究結果可見,要針對學生自殺的主要根源之一,便應該從減低制度引起的壓力入手。當然,學業壓力背後還有更深層的文化根源,但改變社會「贏在起跑線」的競爭風氣乃是移風易俗問題,不能一蹴而就。政府可以做的,乃是減輕現制度所衍生的嚴重壓力,移除或改變為人詬病多時的教育政策。教育局應作出果斷決定,包括:.立即廢除小三TSA.檢視學校功課量.推動中學階段的職業教育. 全面精簡高中「校本評核」,真正做到納入課時. 檢視升學管道,減輕學生的升學壓力,增加資助大專學額對策二:提升教育制度的支援能量要提升學校對學生身心健康的支持,擔當「守門人」的最佳人選,莫過於最經常接觸學生的教師(尤其是班主任)和社工,他們都是學生身心健康的重要支柱,給學生身教、聆聽、協助、教導,在學生有問題之初加以察識,在問題發展過程中適當地介入輔導等等。報告按世界衞生組織(WHO)的指導原則建議設立三層支援架構,以預防、識別及支援有自殺風險的學生。其實,教育局早於2000 年已向學校建議設立由教師、社工及專業支援人員,按學生問題的嚴重程度有系統地分層把關,但何以成效不彰呢?明顯地,問題在於現有學校系統內,這些把關的「守門人」都面對着人手極度匱乏的困局,工作壓力之大,甚至已到了自顧不暇、危及個人身心健康的地步。在學校最前線把關的是老師。但自教育改革以來,自評外評、TSA、校本評核、融合教育、課程和學制改革、學校項目的招標和帶遊學團等等,令教師職務不斷膨脹。根據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一項調查,教師工時愈來愈長,但與教學直接相關的工作比例,已壓縮至整體工作的四成左右,要與學生有較深度的接觸並跟進輔導工作,已變得非常困難。加上近年教育局對學校需要的恆常人手,極其量只提供現金津貼,中小學惟有多聘請短期合約教師,目前已逾5,000 人。他們的特點是合約年期短,流動率高,正是學生未畢業老師已「結業」,與學生較難建立長期、穩定的關係。而隨着中學人口下降,不穩定的因素更不限於合約教師,學校無論自願減班還是被迫縮班,教師編制都在嚴重萎縮,識別及輔導學生的工作更難上加難。負責為有自殺風險的學生進行評估,進行第二層支援的學校社工或輔導人員,同樣面對人手不足的問題。中學一校一社工,推行16 年從未檢討人手改善,小學更連一校一社工也沒有,並只能以價低者得的招標方式聘請人手,工作量大,社工人手不穩定,根本難以長期跟進學生個案。至於處理學校高危個案的第三層支援人員,如教育心理學家,每人負責6 至10 間學校,平均每兩星期才可到校一天,亦遠遠未及所需。輔導服務以人為本,穩定和足夠的人手非常重要,資源投入無可避免,當局必須重新考慮委員曾提出但被「被消失」的建議,包括學界多年的共識:.改善班師比例,增加常額教師. 為小學配備至少一名常額社工和輔導人員.檢視中學一校一社工的人手需求結語:生命優先下一代接連輕生,整個社會都有責任反思,關鍵在於政府是否把學生的身心健康放在優先的地位。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已決定召開公聽會,我將要求成立更高層次的跨部門委員會,為檢討教育政策、增加資源和人手等,落實行動方案和推行的時間表。正如報告序言所說,「各種看似是微不足道的單一措施,當一併進行,便足以產生強大的抗逆力和積極能量」。我們有必要切實查找及填補教育制度的每一道缺口,敦促教育局不能再浪費時間。任何真誠的人都可以看到,現行教育制度為學生帶來很多不必要的壓力,老師缺乏時間關愛、支援學生,但報告建議未有觸及根本問題……這種推卸責任的手法,令我們錯失檢討教育制度的大好時機,實在令人遺憾。擔當「守門人」的最佳人選,莫過於最經常接觸學生的教師和社工……問題在於現有學校系統內,這些把關的「守門人」都面對着人手極度匱乏的困局,工作壓力之大,甚至已到了自顧不暇、危及個人身心健康的地步。...

Continue Reading

【星島日報】校舍消防安全的「真空」與漏洞

立法會上周通過「修改《消防安全(建築物)條例》」的無約束力議案,促請政府加強對「三無」大廈(沒有業主立案法團、沒有任何居民組織及沒有管理公司的大廈)的業主,按法例加裝消防安全設備的支援。議案和條例表面上與學校並不相干,但當保安局要求議員反思當年制訂這條例的「初衷」時,何以政府部門又隔岸觀火,對舊校舍出現的消防「真空」狀態視若無睹?針對舊樓消防裝置不足的隱患,政府於二○○七年實施的新《消防安全(建築物)條例》(下稱《條例》),規定於一九八七年三月一日建成的「商住兩用」及「住用」樓宇,須按法例要求提升大廈的消防設備,以保障住客和使用者安全。根據審計署剛發表的報告,公共屋邨雖不受《建築物條例》規管,但須按《條例》進行消防安全改善工程,估計覆蓋六十二條屋邨近二十四萬個單位。反觀同受《建築物條例》豁免的公營中、小學舊校舍,至今仍未有任何消防條例要求改善,情況令人難以接受。敲打鑼銅走火警究其原因,是學校屬政府的建築物,不受《建築物條例》規管;又因為不是「商用」或「住用」,不須遵守《消防安全(建築物)條例》。在「兩頭不到岸」的情況下,學校校舍成了法例真空,尤其是樓齡甚高的舊校舍。新建校舍雖然不受新法例約束,但大多在興建時已自動加裝消防安全裝置。可是,舊有校舍既不受新法例約束,而部分舊校舍受當時建築物興建和設計的限制,更根本沒有或不能安裝消防安全設備,至今仍未有解決!自今年三月開始,我先後走訪不同類型的低於標準校舍,包括一所樓齡超過五十年,且從未進行學校改善工程的小學。探訪當日,我發現該校的飾櫃有一個古董銅鑼,以為是學校的紀念物品。細問之下,原來該校至今仍沒有消防安全設備,每當進行火警演習,校長便是敲打這個銅鑼通知師生。使用打鑼通知走火警的情景,彷彿時光倒流幾十年前的粵語長片時代,何其荒謬!今年六月發生牛頭角迷你倉奪命火的相若時間,我因着校舍維修問題向全港公營學校進行問卷調查,結果有七所學校報稱校內沒有消防安全設備,當中包括兩所小學及一所設有實驗室的中學,它們均是來自樓齡超過五十年的低於標準校舍。據校長透露,消防人員不定期到學校巡查消防系統,清楚知道學校的消防真空狀態,奈何部門的「潛規則」認為舊校舍不須跟新條例加裝適當的消防安全設備。消防部門坐視不理,教育部門又置身事外,校舍一旦發生火警,後果真的不堪設想。勿忘初衷與隔岸觀火其實,舊校舍是否真的不能加裝消防安全設備呢?相信政府非不能也,實不為也。事實上,舊式建築物過去因為設計和天台加設水缸涉及荷載力的限制,在安裝消防系統時可能存在困難,但按照消防處的《最低限度之消防裝置及設備守則》,例如新設的折衷式喉轆系統等,已配合不同樓宇的安裝需要,並提供了相當的彈性。我也曾非正式尋求政府部門和註冊結構工程師的專業意見,他們不約而同對教育局拒絕批准學校加裝消防安全設備,感到難以理解。牛頭角迷你倉的奪命火,揭示現有消防安全條例的規管範圍,並不包括一九七三年前落成的工業大廈或倉庫。亡羊補牢,保安局急忙巡查全港的迷你倉,並承諾檢視法例,以提升這類處所的安全要求。迷你倉奪命火的教訓記憶猶新,保安局上周在回應議員有關議案時也不忘提到,歷年來舊式商住大廈的大小火災,奪走不少寶貴生命,呼籲議員不要忘記《條例》的「初衷」。但對於學校的消防隱憂和法例潛在的漏洞,保安局又何以避而不談,甚至隔岸觀火?學校本應是最安全的地方,每日有數十萬師生需要長時間在學校學習和活動,校舍消防安全絕對不能掉以輕心。就着以上種種問號,我早前已分別去信發展局和教育局,並在上周有關議案發言時,強烈要求保安局在檢討法例和加強支援業主的同時,別忘記有學校仍未獲安裝消防安全設備,特別是舊校舍消防安全同樣需要改善,師生的人命安全也同樣需要保障。...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屋邨的書局

在地鐵、電腦、互聯網出現之前,我們的世界,很大程度上就是身處的那個小小的社區。尤其是我們這些「屋邨仔」,交通費能省便省,社區以外的更廣闊的世界,只能靠書報、收音機,以及後來出現的電視來了解。我生於俗稱「雞寮」的徙置區。讀幼稚園的時候,舉家遷至新建成的藍田邨。那一共二十四座(其實缺第九座)的十六層徙置大廈,加上屋邨背靠的當時尚未開發的荒山,就是我年少時的世界的全部。小時候我很聽話,可能是近視戴眼鏡的緣故,打球並不方便,於是迷上了讀書。小學一二年級,喜歡的是連環圖,迷上了鹹蛋超人、先鋒號、老夫子等等,因此最喜歡理髮,在理髮店外輪候的時候,坐在小板凳上免費看完一本又一本。當時我並不知道世界上還有其他類型的課外書。四年級上體育時跌傷手臂,校長和班主任來醫院探望我,送我兩冊翻譯故事書,一本是《圓桌武士》,另一本是《古堡藏龍》。這個意外,使我知道除了課本和連環圖之外,還有一些書,有很好看的故事。從此開始了漫長的尋書之旅,我開始留意社區裏的書局。很快我就知道,七十年代的藍田邨至少有三家書局,第二座的華生書局,第六座的恒生書局,還有遠一點的第二十二座的東誠書局。名為書局,實際上是文具店,我有時會去這些書局流連,買買文具,看看那些打包出售的舊郵票,要不然就買一些字帖或字格練習書法。可是,在這些「書局」裏並沒有甚麼書,像《圖桌武士》那一類故事書,連個影兒也沒有,只有幾本中英文字典辭典放在玻璃櫃裏供我們遠觀而已。賣得較多的,是各式各樣的升中試補充練習而已。後來這些書店兼營影印服務,「濕印」,使用塗上感光藥水的特製紙張影印,價錢貴到不得了,往往是五角錢一張,成為我們日後忍痛光顧這些書局的原因,但那已是高中年代的後話了。正如一條魚根本無法想像一個沒有水的世界一樣,在書局裏找不到書,當時絕不感到稀奇,因為那就是我全部的經驗。後來在一些書店裏竟然找到很多很多書,就彷彿是我人生中的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為我打開了一個嶄新的世界。而那要走出藍田,離開我固有的邊界。...

Continue Reading

【明報】請教育局正視閱讀的重要

教育局長吳克儉去年曾鼓勵年輕人多閱讀,豐富人生閱歷,又指在大學畢業後要求自己每月閱讀30本書或雜誌。然而,教育局卻在本年8 月決定停止向學校發放廣泛閱讀計劃津貼,學校於本學年起將失去為數約8000至3.4萬多元不等的資助。由於教育局沒有按慣常做法以獨立通告的形式通知學校,只將有關決定以附註形式加插在營運津貼的運用指引內,以致大部分學校於開學時仍未知悉。及後有圖書館主任準備動用該筆津貼舉辦活動時,才發現津貼已被削減。事件令學校措手不及,更有校長表示教育局於事前並無廣泛諮詢學校的意見,惹來很多校長和老師的不滿。削減經常津貼牽一髮動全身廣泛閱讀計劃津貼自1997年起成為中小學及特殊學校的經常津貼,供學校每年作購置圖書、期刊及多媒體閱讀材料之用,讓學生盡量多接觸中文和英文書籍,以落實教育局「從閱讀中學習」的教育目標。雖然津貼資助金額不算多,但教育局突然取消這筆津貼,卻會對學校造成嚴重影響。首先,由於大部分學校早於暑假期間擬定下學年的閱讀計劃,但教育局於8 月才向學校公布停止發放該筆津貼,故學校需要急忙重新制訂閱讀計劃。教協會於9月進行問卷調查,有近六成學校表示需要刪減在推廣閱讀上的計劃,當中近兩成學校更要大幅刪減甚至全部取消。有七成半學校表示津貼削減後,學校推廣閱讀的難度將會增加。富了政府窮了學生有消息指,教育局因應財政司長要求各部門於2016/17年度開始「節省1%開支」的指令,決定於新學年停止或減少發放一些經常性津貼,包括這項津貼。因此,我致函教育局查詢有關詳情,吳局長回覆稱: 「在不影響教育質素的大前提下,進行了檢討及調整以提升資源運用效率,包括檢討資助撥款的計算基礎,整合及理順現有資源,以及減省部門內部運作開支。」明顯地,吳局長沒有否認因為節省而削減津貼,但是否影響教育質素,不是由他一人說了算。教協會的調查已經明確顯示,超過九成學校不同意削減津貼,並且需要用其他範疇的資源補貼計劃。另外,吳局長也沒有回覆我在信中質詢教育局有否首先檢視局方工作的優次,從而評估哪些項目或開支可以透過局方內部節省,而不是削減學校資源,直接影響學生利益。事實上,削減閱讀的開支,給外界的印象非常差勁,讓人以為學校以至政府不重視學生的閱讀風氣。雖然電子刊物漸趨普遍,但印刷書籍對成長中的兒童更形重要;教育局所辯稱的,指有關計劃已推行20年,學生閱讀模式已改變,圖書已非唯一閱讀方式,非常站不住腳。教協會的調查也反映,津貼對學校推廣閱讀十分重要,教育局顯然低估了有關計劃對學校的重要性。而削減該筆津貼後,不單影響本學年的閱讀計劃,長遠更會增加學校推廣閱讀的難度,甚至影響學生在其他範疇上的資源,學生的利益將被犧牲。况且,有學校更反映,倘若事實真如局長所指,學生的閱讀模式已由紙本閱讀改變成電子閱讀,那教育局更應增加資源予學校而非削減。我們促請教育局立刻收回成命,重新向學校發放廣泛閱讀計劃津貼,讓學生能於求學期間享受閱讀的樂趣。...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李燊的故事

上星期六, 是司徒華教育基金舉辦的第五屆「好學生.好老師」表揚計劃頒獎典禮的大日子。與一般的傑出學生獎、優秀教師獎不同,「好學生.好老師」表揚計劃秉承華叔的教育理念,嘉獎的對象,是不屈不撓、克服困難的學生,是不離不棄、充滿愛心的老師。唯其不屈不撓與不離不棄,因此每位得獎者身上都有一個感人的故事,充滿力量。只要在現場,就不難感受到那種感動的力量。今年,我負責頒獎給可藝中學中六級的李燊同學。李同學遇到的困難是多方面的,其一是自幼氣管有問題,要在胸前裝上人造氣口協助呼吸;其二是深度失聰,要戴助聽器;其三,失聰會影響幼童學習講說話,而人造氣口又會影響發音,因此他學習講說話的困難大於常人百倍;其四,他還被診斷出患有自閉症。只要在現場,就不難感受到李燊同學面對的困難。他拿着米高峰,非常用力地講話,所發出每一個字的讀音,都來之不易。可是,你會看到他的眼神充滿自信。他讀得吃力,可也讀得昂揚。最令人感動的,是他走路時的那股衝勁,比之常人更加有力。你完全可以感到這位年輕人心裏的那一團火!但他的歷程一點也不容易。人造氣口容易受感染,經常因病缺課。下顎突出,難免被同學嘲笑。加上自閉症的脾氣,容易與人發生衝突。在主流中學的融合教育環境中,並不容易真正做到融合。然而他做到了。這固然因為他個人一往無前的毅力與靭力,令他能夠追趕課業,絕不輕言放棄。而且,幸運地,他遇上一群關顧他的老師,嘗試委託他協助管理低年級同學,而他竟然不辱使命,表現出色,得到老師和同學的信任。只要在現場,就不難感受到那強大的生命力。是這生命力,令他的困難得以破解,性格得到轉化。而這生命力的背後,我們看到老師們溫柔的心和手。學生有志,師生有情。李燊在老師的鼓舞中走出陽光之路,而李燊的故事也在鼓舞着現場的每一個人,包括老師和學生。恭喜李燊,也恭喜李燊的老師們。而李燊的故事,是當天頒獎典禮的十三個感人師生故事之一。...

Continue Reading

【星島日報】教育局對安裝冷氣的雙重標準

大家可曾想過,二○一六年的香港,政府為辦學團體興建學校,添置不少家具例如雪櫃,但不會添置冷氣,學校需要自行籌措經費才能在禮堂、有蓋操場和課室等安裝冷氣,而日後冷氣引致的電費和其他開支,也要由學校自行承擔。奇怪嗎?只因冷氣仍然不被列為學校的標準設備,而教育局亦以「不符環保原則」為理由,拒絕為學校安裝冷氣。不過,室內安裝冷氣是否過分要求?政府和教育局的建築物可以沒有冷氣嗎?出入冷氣的教育局高官,以環保理由拒絕將冷氣列為標準教學設施,這種選擇性的環保原則,豈不是雙重標準?根據現行政策,教育局只會為受交通噪音或固定噪音源影響的學校課室和特別室安裝冷氣,並提供「消減噪音津貼」支付電費及相關費用。然而,有關津貼的發放準則異常脫節和苛刻,正如不少校長反映,教育局只會在學校入伙時量度學校受噪音影響的水平,往後不會覆檢;而且按個別受噪音影響的課室安裝,不是全校安裝;至於防止蚊患、降低室內溫度、平和學生情緒和改善空氣質素等,從來在考慮之列。冷氣應納入標準教學設施教育局對標準教學設施的定義明顯已不合時宜,而冷氣開支對學校和家長亦帶來沉重的負擔,從我上月向全港公營中、小學及特殊學校校長進行的問卷調查可見一斑。在收回的一百九十一份(超過兩成公營學校回覆)的有效問卷中,百分百的受訪校長認為冷氣設備必須列為標準教學設施,近九成八認為政府必須承擔禮堂、有蓋操場和特殊學校宿舍冷氣設備的開支。儘管受訪學校皆有安裝冷氣,但當中超過四成須自行承擔,平均開支為七十三萬元,最高的一所更高達三百多萬元。至於維修、保養和電費等後續開支也不菲,學校每年平均支付二十一萬元,最高的一所為九十七萬元。有關的費用主要是向家長每個學期收取的「特定用途費」中支付,這筆原可直接用於學生的身上,例如為學生提供課外活動經費和購買電子教材等寶貴資源,結果大部分用於應付冷氣設備和電費,無異是攤薄了學生的資源,並將教育局應有的責任轉嫁學校或家長承擔。事實上,不少學校籌足十年八載,才能分階段在校內安裝冷氣;早年首批獲環境及保育基金和優質教育基金資助安裝的冷氣,亦陸續到達使用年限而要更換,以禮堂冷氣設備為例,動輒數十萬元甚至過百萬元計。學校不忍師生捱熱影響學習情緒而左支右絀,坐在冷氣間工作的教育局高官不識師生疾苦,還說資助學校安裝冷氣不符合環保原則,諷刺不諷刺?有校長說,最近為新校舍籌措冷氣設備動輒數百萬元,工作集中在籌款上,影響了日常的行政和教學工作。而一些人數較少的學校例如特殊學校、或收取社經地位較低學生的學校,在籌措經費和收取家長費用更倍感困難。心靜自然涼?全球氣候暖化,香港今年更錄得三十八天破紀錄的酷熱天氣日數。今時今日,屏風樓四周林立,冷氣散出的熱氣從八面圍攻,不少靠近山邊的學校蚊患特別嚴重,難道學校可以不顧現實,教導學生心靜自然涼?我的調查發現,所有學校都有為課室自費安裝冷氣,而禮堂和有蓋操場更是學生集會、跨學科活動、舉辦講座和考試的常用地方,根本不可能沒有冷氣。環境局對環保和香港的可持續發展,有以下的定義:「在追求經濟富裕、生活改善的同時,減少污染和浪費。」也就是說,環保的精神不是要學生忍受暑熱的煎熬,而是減少浪費。事實上,調查顯示不少學校也訂有環保節能政策,例如氣溫達到攝氏二十七度或以上才可使用冷氣,沒有人使用的房間則會嚴格規定關上。政府帶頭響應環保,不但要身體力行,更加要一視同仁。因此,教育局必須與時並進,將安裝冷氣和電費正式納入標準教學設施,包括讓已接近使用年限、耗電量高,或證實損壞的冷氣設備,可獲資助更換,讓師生都有一個合理和舒適的學習環境。...

Continue Reading

【明報】中史科真正面對的挑戰

由於政治環境的劇變,中史科成了當前最受關注的中學學科之一。社會上普遍希望提高中史科的教育成效,可惜不少討論基於不正確的資料以致嚴重失焦。遠的如北京《人民日報》海外版11月12日刊出的文章,指稱特區政府在2000年取消了中史必修科的地位,又指2009年「削減選修科目」後「無人問津」,中史在特區政府連番摧殘下日漸式微,因而港獨思潮逐漸滋長云云。近的如包括丁新豹等300 多名本地歷史專家在梁頌恆游蕙禎宣誓風波中發表聯署聲明,要求「全面恢復」中史作為獨立必修科的地位,意指中史曾經一度是中學的獨立必修科,其後被政府廢掉。社會因而聚焦在「必須恢復獨立必修科」這個偽命題上,以為錯在特區政府,只要把中史科地位撥亂反正,便可全面解決問題。這反而把中史科面對的真實困境輕輕錯過,對特區政府固然不公平,也對改進中史教育成效沒有幫助。限於篇幅,本文討論僅限於初中部分。歷史必須基於事實。但事實是什麼呢?回歸前大部分學校均開設中史科,甚至因此一度被稱為「核心科目」(core subject),但從來不是官方指定的「必修科」,教育局曾多次公開澄清過。根據1993 年課程發展議會《中一至中五課程指引》,中史科被列於文法中學「人文及社會科目」之內,學校可以在這個組別的5 個學科中自由挑選開設其中兩科。在舊制的職業先修學校之中,中史科連被列為初中選修科的機會也沒有。由此可見,中史科過往並非是中學必修科目,亦不存在「2000年課程改革後廢除中史必修科」的說法。不過,中史已被政府列為現在初中必修內容,約88%本地中學以獨立科目形式教授中史,其他12%採用合併科目方式教授中史。不教中史的本地中學已經不再存在。有論者認為,基於初中中史科並非必修,因此導致更少學生在高中不再選修中史科。可是,高中修讀人數下跌,並非中史科獨有的現象。自中學文憑試實施後,學生選修的學科數目由會考的5至6科,減至文憑試的1至3科,加上日校應考人數不斷下降,選修科的報讀人數都大幅減少,中史科只是受影響的科目之一而已。中史科面對三大問題要提升中史科的地位、改善這科的教與學,首先應該釐清問題所在。筆者認為中史科面對三大問題,必須從速改善:一、課時不足:根據教協會去年的調查顯示,超過四成回覆的教師指出以每周5 天、每節35 分鐘計算,只有不足兩節的教學節數,低於教育局現時訂立的標準。在課時不足情况下,教師難以完整地教授整個課程。前線教師對我說問題緣於現在的學科太多,學校根本無法安排足夠的中史課時。結果老師只能不斷濃縮課程。二、缺乏專科專教:要扶持一門學科的發展,具備足夠專科教師對於提高學生對學科的興趣十分重要。可是,跟其他學科一樣,中史科未能做到專科專教,而且兼教情况嚴重。調查發現51%老師認為初中中史教學問題源於「老師多是兼教,本科知識不足」,75%認為應該「專科專教」。這肯定直接影響教學質素。三、具質素和合時的課程綱要:初中中史科的課程綱要在過去近20年均未有修訂,課程發展議會最近就課程綱要進行諮詢,但諮詢時間只有短短一個月,不足讓學界深入討論;而諮詢分兩階段處理,把課程的宗旨和目標,以及內容和評核分割,這種方法令老師難以評核諮詢稿的方案能否有效改善教與學。此外,當局發出的諮詢問卷只讓校長或科主任填寫,無法反映前線教師意見。歷史教育是中學教育重要一環,尤其是學習歷史可以幫助我們的學生建立世界觀和視野、認識世界的發展源流。筆者贊同中史科應獲得更多重視,但不應忽略中史科真正面對的挑戰和問題。不然,我們會再一次錯失改善中史科的機會,令課程停滯不前,窒礙學科發展。...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最愛

如果可以選擇,我猜你此際已化為飛鳥,一身鮮艷的羽毛,顧盼自豪,乘風而起,在藍天裏迎着呼呼的秋風,在澄明的水面照見自己美麗的形象,再順勢颼的一下銜起一條肥美的魚。記憶裏,你是饞嘴的,鮮美的魚生對你的胃口嗎?還是要紅燒、清蒸?要一點甚麼調味料嗎?但你更愛自由,對麼?不知不覺,已經三十多年了,第一個殘留的畫面是23號巴士在香港大學的站頭。巴士停下,已忘掉是我下車還是你下車,反正我們相遇了。你眯着眼鏡片後的小眼睛看着我,很歡迎似的。我那時只是個好管閒事的預科生,因為表達過一點對母語教學的意見,你便代表大學學生會來幫助我們成立中文運動中學生組。那時候,我以為所有大學哥哥姐姐們都和你一樣,那麼有理想衝勁,那麼笑容可掬。然後是青年文學獎,我們是不同年代的籌委,為一個當時傾注了熱情的夢想,大夥兒常聚在一起。彼此雖然年代不同,卻像同屆般親切。幾年後,在一家酒樓裏,我看着你披上不同彩衣在不同的酒席間穿梭敬酒,好像是在尖沙咀。記得有人說:看她多漂亮!我心想:你一定是非常幸福的新娘。又過了一些日子, 在一個難忘的晚上,在港島西端的你家裏用過晚飯後,你把丈夫撇在房裏,留我在廳裏談天。那一年,林子祥、張艾嘉主演的《最愛》上演,你問我對電影和插曲的感覺。我說我是在觀塘的戲院看的,那中產的電影情調與基層的社區環境格格不入……這麼無聊的答案,你一定在暗暗偷笑。而你呢?若有所思,滿懷感觸。見證你結婚,然後聽到你離婚、再結婚的消息,震撼極大!我本以為婚姻必定是與子偕老的;但當晚你沒有完成的剖白──為何離別了,卻願再相隨?為何能共對,又平淡似水?──卻是那麼清晰而悠長,還有甚麼不明白呢?你不竭地追求真愛,而恨也格外分明。你是第一個向我埋怨那個新來的局長一心只想遊埠,一上任的頭一件事,就是策劃一系列外訪大計。你說:不應該是這樣的!不應該是這樣的!當時還不明白,過了一兩年後,我和世人才終於曉得你的憤怒的所在。亂世擾擾,你大概也不想再恨下去了。這一年多以來的臥床,也太辛苦你了。此際,也許你已解脫了形骸的枷鎖,在彼岸一處風景絕佳的勝地停足暫駐,品嘗喜歡的紅酒,吟誦喜歡的《詩經》,如同過去一樣,一往情深地守護着最愛的人。...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吳明欽與他的女兒

參加吳明欽女兒的婚禮,十分高興,也十分感觸。明欽女兒繼承了母親的美貌,是標緻的新娘子,但臉型輪廓則與父親很相似,帶點硬朗。她從事法律工作,丈夫也是法律界,高朋滿座,不少都是她父親當年的戰友。第一次看到明欽的女兒,是在五年前何俊仁競選特首的誓師大會上。她發言的時候,我坐在遠處看着她,眼睛不禁模糊了,想不到明欽的女兒這麼大了!數一數,明欽離開我們已經24年頭。那一年,他女兒只有三 。1983年的一個黃昏,我在香港大學學生會在太古樓的東翼辦事處認識吳明欽。他在中大畢業不久,是教育行動組的領袖人物,已有點名氣,於是同學們邀請他來分享討論。他講教育,講香港前途,他的俊朗、英氣、理想、陽光,令在座每個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畢業後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出版社編輯,明欽把他的一疊教育評論交給我,希望出版。他的字很潦草,看得出寫作速度很高。由於中英聯合聲明簽署不久,香港前途仍是個熱門話題,我建議他多寫一篇有關香港前途的文章,把書名定為《教育發展與香港前途》。可惜印數不多,很多熟悉明欽的朋友也未必知道這本書。明欽的厲害之處,是他的魄力。當時他打算參加區議會選舉,考慮幾個選區,其中一個是大角咀。剛好我認識一位老同學在當地政務處工作,便安排兩人在某餐廳見面。明欽一到場,便拿出兩個厚厚的文件夾,問了一大堆問題。結束後,老同學對他的資料搜集工夫簡直是五體投地。明欽最後選擇了屯門,他在那裏的一所中學任教,可能因此感到更為合適。我住九龍,很少到屯門,但我們經常在滙點的聚會碰頭,特別是參政小組會議。滙點多學者,理論多,熱情高,但實幹少,肯投身前線的更少,明欽是個異數。那時候的參政小組算頗認真,每月開會,十幾人席地而坐,我負責紀錄。我們看着他闖過一關又一關,最終成為屯門區、區域巿政局和立法局三料議員,一點也不驚奇。智、仁、勇、毅,在他身上那麼完美地結合,鼓舞着我們,也鼓舞着許多許多市民。但他也許過早也過度地燃燒自己了。他的衝勁與疲憊都是出名的,一生傳奇,最終以37歲的壯齡被血癌打敗。二十四年了,我們仍然懷念明欽。這一晚,他的女兒出嫁了,他也有在看着他寶貝的女兒嗎?...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