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制訂極端天氣學校指引

上周日香港碰上59年來最寒冷的寒流,市區氣溫跌至攝氏3度,大帽山山頂更跌至零下6度。不少市民冒着寒風到山上希望一睹結冰奇景,結果嚴寒天氣帶來的影響超乎預期,山上路面結冰,行人寸步難行,汽車無法下山,令大量市民滯留山上等待救援。市區的情況雖然沒有山上那麼惡劣,但街上颳着狂風,天氣極度寒冷。由於天文台預料嚴寒天氣會持續至翌日,交通情況難以預計,因此不得不考慮學童上課時的安全問題。我與教協會隨即於下午要求教育局考慮宣布幼稚園、幼兒中心、小學和特殊學校停課;教育局亦從善如流,最終接納我們的意見宣布停課。極端天氣 少有應對香港位處亞熱帶地區,且不在地震帶,面對的問題主要是颱風和暴雨,因此政府亦只有颱風襲港和暴雨期間的停課安排,即紅色或黑色暴雨警告與8號颱風訊號生效時,則會宣布停課。然而,針對寒冷天氣或其他特殊情況,則沒有相應的安排;加上香港較少天災,令我們對應付極端天氣甚至天災的意識較低。可是,全球暖化問題日益嚴重,溫室氣體過量排放導致氣候極度不穩,有專家更預計極端天氣將愈來愈多。今次香港面對的嚴寒天氣,也是超過半世紀以來最嚴重的,難保將來不會再次出現。本港學校校舍大多沒有暖氣系統,且建築設計較為通風;經過今次經驗,我們是否應考慮長遠建立一個極端天氣情況的應變機制,以確保學童的健康和安全得到保障?世界各地政府都有就學校處理極端天氣或天災的特別安排制定指引,部分以溫度作停課準則,有些則交由政府官員按當時情況作決定。各地氣候、環境不同,因此這些準則都是根據當地情況而定,例如加拿大天氣一向嚴寒,因此就寒冷天氣有清晰的上課指引,而溫度下限亦比很多國家為低,例如多倫多規定攝氏零下28度時學生必須留在室內,室外小息和午膳時間亦會縮短;安大略省的滑鐵盧則規定零下35度須要停課。此外,學校的恒溫設施是否完備,也是當局另一個考慮。去年,美國康涅狄格州曾因為天氣炎熱達攝氏34度,因此宣布部分沒有冷氣設施的學校停課或提早下課。回到亞洲,我們鄰近的地區亦有不同的停課安排,例如台灣位處地震帶,常受颱風吹襲,因此政府的《天然災害停止上班及上課作業辦法》便包括風災、水災、震災和土石流災害的停課停工安排,而是否停工停課則授權直轄市和縣市長根據「轄區地形、地貌、交通及地區性之不同」,作出最終決定。倘若須要實施全日或上午半日停工或停課,則必須於前一晚晚上7時至10時前發布。因此,市長的決定往往受到質疑,特別是市長宣布停課不停工時,不少上班的家長便要憂慮照顧子女的問題。學童安全 放在首位由此可見,基於天氣極度嚴寒或炎熱,或者因災害而宣布停課,其實並不罕見。今次停課安排引來一點爭議,有些人質疑純粹因為天氣寒冷而停課是縱壞孩子的做法。無疑,學童成長時有不同的經歷,有時吃點苦頭,對他們的成長未嘗不是好事,但這不代表我們可以完全忽視他們的安全和健康。現在,既然我們已經預見這類極端天氣會繼續出現,更應把握時間,制訂一套合乎本港情況的機制和指引,讓家長、學生、教師甚至校巴服務商皆有所適從,以確保學童安全放在首位。至於這套機制如何運作,純粹以氣溫還是考慮其他因素決定局部還是全面停課,則可由公眾繼續討論。此外,教育局、天文台和運輸處將來亦應加強溝通,衡量天氣和路面交通情況,以在極端天氣期間就學生的上課安排作出最恰當的決定。...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小孩子寫揮春

年近歲晚,做二叔公擺檔,在教協會所為會員寫揮春。會員很熱情,排隊輪候,很有耐性,也令我這個寫字的很有滿足感。寫甚麼由會員挑選,今年最多人指定要寫的是「身體健康」,其次是「萬事勝意」,都是好意頭的吉利說話。有些會員帶着小孩子,就幾乎一定要寫「學業進步」,今年還有一位要我寫「快樂成長」。有老師問我練習書法有多長時間。說來慚愧,我雖然喜歡書法,但一直很懶惰,疏於練習。最認真練字的時候,要追溯到高小至中學的幾年,由於家父、大哥和鄰居李伯的影響,花過一點時間練字。最初臨摹柳公權的《玄秘塔》和《神策軍碑》,其後見異思遷,王羲之、趙孟頫、米芾……都曾經嚮往過,卻都是蜻蜓點水,淺嘗輒止。工作之後,便把筆墨都擱在一邊,雖然未至於束諸高閣,但已很少碰。如今寫字最勤的時候,就只是為會員和市民寫揮春的這幾天而已。每次擺檔寫揮春,就知道傳統書法仍是受欣賞和重視的。我擺的攤檔有兩個選擇,一種是新鮮的,即場揮筆;另一種是「罐頭」,大量印備。後者不用等待,即選即取,還可以多拿幾張。而現場書寫的,難免要等十幾分鐘,而且還要等候墨迹風乾才可拿走,但不少老師們還是選擇排隊。很明顯,他們偏愛現場的書寫。排隊的還有小孩子。去年,有一位男的小學生隨母親來排隊,他似乎看得津津有味,我便請他也寫一個。我握着他的小手在紅紙上一筆一筆地塗寫,就像我小時候被長輩握着手寫最早的作品一樣。小男孩所寫的第一張揮春,就是這麼誕生了。這本來是出於貪玩的,可想不到,男孩竟從此愛上了書法。最近他母親把他寫的許多張揮春拍成照片發送給我,寫得有板有眼,非常不錯。意料之外,非常高興!這次,我又邀請了一位讀小學一年級的小女孩寫她的第一張揮春。我握着她的小手,在紅紙上一筆一筆地塗寫,重施故技,奢望有同樣的效果,而這次還有她的小弟弟在旁觀看。其實,我不知道這一對小姊弟會否從此喜歡拿起毛筆,但我相信,這次無壓力的新嘗試,加上家長在旁的笑聲與鼓勵,至少應該是一次愉快的經歷,那也不錯啊!丁酉雞年,預祝大家身體健康,萬事勝意;各位小朋友學業進步,快樂成長!...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清拆灣仔運動場忽視學生需要

梁振英上周發表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當中教育政策繼續乏力,筆者亦在當天即時指出,政府繼續忽視教育的緩急先後,令教育界非常失望。除了教育政策外,《施政報告》另一項受到教育界關注的新措施是,政府提出2019年把灣仔運動場改作綜合發展,包括在上址興建新會議展覽中心,意味這個用作舉辦學校運動會、比賽和孕育不少精英運動員的運動場將面臨清拆。灣仔運動場向來是不少學校舉辦陸運會的地方,港島區一直缺乏運動場地,假如政府執意2019年把它清拆,鄰近學校將要另覓場地舉行陸運會。據傳媒報道,政府打算於2022年啟德體育園啟用後,把香港大球場改為社區設施,清拆部分座位以加建跑步徑。可是,改建工程需時,按政府現時的時間表,可以預期灣仔運動場清拆工程開始後,將有一段頗長的時間沒有替代場地;鄰近學校很可能要另覓場地,甚至跨區舉辦陸運會,對現時體育場地已經不足、需長時間輪候的情況,肯定雪上加霜。對學生運動員來說,訓練場地不足的問題向來阻礙他們的日常訓練,本港現時亦只有灣仔運動場及將軍澳運動場符合國際田徑聯會(IAAF)的標準,可是後者的設施和環境一直為運動員詬病,運動員亦視灣仔運動場為唯一較合適的訓練場地。雖然政府正興建啟德體育園,但要遲至2022年才完成,如今急於在兩年後清拆灣仔運動場,屆時運動員將失去這個重要的訓練場地,卻沒有任何同規格的替代場地,對培育運動員的工作將大打折扣。由此可見,是次灣仔運動場面臨清拆,同時未有合適的替代場地作無縫交接,令學生和運動員直接受到影響。更重要的是,政府竟把是次項目的可行性研究交由貿易發展局全權負責;貿發局的主要職責是推廣會議和展覽業發展,卻非負責康體場地和體育發展,由貿發局作可行性研究,會否只集中於研究興建會展場地,而忽視拆除灣仔運動場造成的場地短缺問題的影響?當中會否涉及利益衝突的問題?政府面對上述批評,只反覆強調會議展覽場地供不應求的問題,並指根據政府委託顧問公司所做的研究估算,香港至2028年將欠缺13萬多平方米的會展場地。可是,筆者翻查同一報告,發現報告提到的15項建議當中,無一提及要透過清拆灣仔運動場以換取會展場地,而僅有兩項建議涉及在沙中線會展站上蓋興建會展設施。政府於2015年《施政報告》(第40點)中提到考慮2020年左右在會展站上蓋興建新會議中心。兩年過去,政府在毫無先兆下突然改變計劃,反要犧牲毗鄰會展站的灣仔運動場,當中的轉變理由為何,當局未有解釋。《施政報告》公布之後,不少人對清拆灣仔運動場感到突然,事前未有任何諮詢或半點風聲。體育界人士抱怨他們總成為被犧牲一群,教育界則憂慮場地供不應求,對學生造成影響。當局有必要盡快就這個項目向公眾詳細解釋,並應就這項目到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接受議員質詢;否則,在沒有任何合理解釋和提供合適替代場地予學生和運動員的情況下,強行拆卸灣仔運動場,只會招致公眾進一步的反感。...

Continue Reading

【成報】觀塘書店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的藝術表演行政總監茹國烈曾經寫過:「我從小的志願,就是當書店店員。小學時住觀塘,裕民坊銀都戲院旁有間觀塘書店,是我打書釘的地方,第一本自己買的書,就是在觀塘書店買的《雙城記》。」無獨有偶,我第一本自己買的書,也是在觀塘書店,是李唐撰寫的《岳飛新傳》,應該是唸小六或中一的時候。四十多年前,書價五元六角,對我而言是貴價書,須傾盡利是錢去買。小時候住藍田邨,屋邨裏的書局名為「書局」,卻都沒有書。後來發現了小童群益會在社區中心設立的圖書館,才知道世界上有「課外書」這回事,眼界大開,並且看了很多本關於岳飛的小故事書。但是,坐困藍田的我一直納悶,何以書局裏找不到圖書館裏的書,直至找到觀塘書店。已經忘掉是如何從山上的藍田邨跑到山下的觀塘市中心,在裕民坊附近的輔仁街找到這間真的有書可買的書店了。到底當時是乘搭三角錢的小巴?兩角錢的15C巴士?還是徒步走下山把車錢也省下來呢?都有可能,反正我這個「大鄉里」開始走出藍田的邊緣了。觀塘書店應該不很大。說「應該」不大,是與今天認識的大書店相比。但對於年少的我而言,這小店已經夠大了,我很明白茹國烈何以會萌生在這小書店當店員的念頭。它和旁邊的銀都戲院,及戲院樓上的重生中學,都屬於左派系統。書店裏有不少簡化字書,當時正值文革期間,不少書都在扉頁以粗體字印上馬克思、毛澤東等的語錄。我對此不太認識,也不去理會,只是驚歎於書種之繁多,只顧去找自己感興趣的書來看。唸中二時,我動了大手筆,買了中華書店出版新式標點本的一整套《史記》,共10冊。那時候受中史科老師影響,對歷史很沉迷,在學校圖書館早已把《史記》囫圇吞棗的看完了一半,徘徊再三,終於狠下心跑到書店把書買下來,據為己有。記憶中書價是六十大元,我一定又是傾囊而出了。買書的時候,看來是書店老闆的女士對這個小伙子感到好奇,勸我不如買那些有白話文注釋的選注本。回想起來,其實她是對的,我最終並沒有把《史記》讀完,而且只是一知半解。後來書被鄰居借去,已經不知去向。書店早已結業,它只是一家不起眼的左派書店,不會勾起許多人的思緒。但老老實實的它確實曾為不少居民提供了精神食糧,包括我這個曾經在「打書釘」的人群之間鑽來鑽去找書的初中小伙子。在我找到旺角的二樓書店之前,它就是我的書的世界。...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教育專業守則及實務指引諮詢實屬荒謬

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操守議會)於上月中,即聖誕節和新年假期前夕,發表兩份對教育工作者極其重要的修訂文件,諮詢持份者意見,其中一份名為《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及實務指引》(《守則》),就涉及教育工作者的糾紛或指稱行為失當個案,向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提供意見,最嚴重的結果是取消教師註冊。至於另一份則是《個案處理程序》(《程序》),就投訴個案和研究個案修訂工作程序。諮詢期只有一個多月這兩份重要文件的諮詢期只有一個多月。操守議會更指稱,《守則》的基本原則和內容並無重大修改,主要修訂包括把條文重新排序和歸類,並且適當地加入闡釋和例子,使條文更清晰具體,易於理解。不過,我們翻看全文,發覺除了形式上的修改,頗多涉及內容和例子的更新,某些更可能是對教師專業工作的陷阱,不能不察。不過,本文暫不討論新修訂條文和程序,因為例子繁多,不一而足,只集中揭示現時的操守議會是一個缺乏合法性、認受性和代表性的組織。我在這裏作一項簡短的歷史回顧:操守議會每屆任期為兩年,原有第11屆成員的任期理應於去年4月30日屆滿,然而,教育局為了改組操守議會,企圖大幅增加教育局委任議席、削減教師直選和教育團體選舉議席,以及削減議會的聆訊職能,貿然濫用職權,自創延任安排,跳過選舉過程延任任期屆滿成員,令有意參選的教師或教育團體失去競逐的機會,也令全港教師失去投票選舉新一屆議會成員的權利。操守議會欠合法性而原有27名成員中,有13名(包括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全部的9名當選成員)不接受這種沒有認受性的延任,在任期屆滿便卸任。可是,教育局仍然一意孤行,容許只有14名成員、議席類別殘破不全的操守議會繼續運作,情況極其荒謬。教協會當時已經提出嚴正警告:在操守議會缺乏民意基礎的情況下,不宜展開任何重大議題討論。我們更特別提到,《守則》早於1987年展開為期3年、我們稱為「三上三落」、包括教育團體、教師和社會的廣泛諮詢,凝聚共識後草擬而成,不應因任何政治理由輕易改變,更不應由缺乏合法性的現有操守議會處理。可是言猶在耳,操守議會竟急不及待提出上述兩份諮詢文件。對於教育局一再拖延和迴避成立教育界爭取多年的「教學專業議會」,並且不按行之有效的程序辦事,延誤操守議會的換屆選舉,這是教育局粗暴踐踏教育專業的拙劣舉措,必須予以強烈譴責。我在此呼籲操守議會必須撤回諮詢文件,任何重大討論,必須待新一屆的議會成員在正常選舉後方能進行,否則,諮詢結果必會遭到包括法理上的挑戰。...

Continue Reading

【成報】B仔記圖書館

日前參加學校圖書館主任協會的活動,一位資深圖書館主任向我鄭重地說:要讓小朋友懂得使用圖書館。我當然同意,回想昔日,我很幸運,家裏附近有一家香港小童群益會的圖書館。當年的環境遠遠不如今天,我唸書的「火柴盒式」屋邨小學不單沒有圖書館,就連課室裏的圖書閣也沒有。在學校的範圍內只有課本和練習簿,此外再沒有甚麼課外書。已經記不清楚是怎樣走進圖書館的,大概是哥哥帶我去吧。在藍田聖保祿女子中學旁邊,有一座已經清拆掉的藍田東區社區中心,五樓全層,就是圖書館的所在。當年我讀小學五六年級,從來沒有見過那麼多書!很快我便迷上了這個地方。大概是升六年級的暑假的前後,我幾乎天天都跑到這間B仔記(小童群益會的暱稱)圖書館去,找尋喜歡的成語故事、歷史故事、名人傳記。通常是在圖書館裏看完一本,再借一本回家看;第二天還書後,又在館裏看一本,借一本……如是這般,一個月看的書何止三十本,而且不包括任何雜誌呢!當然,那些都是給小孩子看的小書,薄薄的,算不得甚麼。但數量還是很可觀的。那年代的借書證是一張黃色的卡紙,今天手機的大小,正面和背面各分為許多小格,每借一次書,圖書館管理員便在借書證上蓋上借書的日期,蓋滿了就要換新證。我當時把自己的借書證丟失了,於是拿哥哥的借書證來用,很快,我就換了至少兩次新證。這就引起了圖書館的工作人員的注意,特別是當年我長得又矮又瘦,鼻樑上已架着三百多度的近視眼鏡,每天都去看書。我想他們對我應該是又愛又憐。做圖書館工作的,難得看到這麼一個有儍勁讀書的小孩,怎能不愛?但他們又是社工,看着這個只會看書的呆頭呆腦的小子,怎會不憐?於是,一位工作人員在我又來看書的時候,坐下來跟我搭訕,問我在讀書之外,有沒有興趣參加別的活動……他也許會感到迷惘,為何他這一席話會把那個呆頭呆腦的小子馬上給嚇跑了?其實原因無他,只因為他用了我哥哥的名字稱呼我,我怕冒充哥哥的行藏敗露,從這一天起,就不敢再去了!這一段和B仔記圖書館的邂逅非常短暫,但我很清楚記得那是自由自在的日子,去圖書館看書借書,全是我自己的興趣和決定;而且那明淨的環境,有趣的圖書,確實令我非常沉醉。與B仔記圖書館,要到幾年後讀中四五時方再續前緣。但一生的讀書興趣,卻和這一段短短的經歷無法分開。...

Continue Reading

【香港01周報】TSA是怎樣成為教學的指揮棒?

今天是公司收取業績報告的日子,老闆在會議上將報告投映於大熒幕,與同事齊來觀摩前線拼回來的業績到底「高於」還是「低於」全港平均水平。各人「金睛火眼」集中於報告上每個分目與「全港平均」之間的差異,如有「低於全港平均」,負責的同事便要向老闆解釋……以上是真實情節——不過,公司是學校,報告是TSA(全港性系統評估),成績是小學三年級學生拼回來的。這,合理嗎?下學年的小三TSA 是否應全面覆考呢?政府委任的檢討委員會認為,應該全面實施,因為剛結束的試行研究計劃「回饋正面」,操練的誘因已經移除,因此TSA 乃是「低風險」評估云云。這顯示教育局的態度依舊,按照這個說法,「異化」並非源於制度出錯,師生們為這個評估忙個不停,只能歸咎於個別學生、個別老師、個別學校的問題了。究竟是否個別學校出問題呢?要回答這問題,不妨到兩所學校看看。上游學校要領先得夠多不可鬆懈首先是一所收生及派位情況良好、區內家長爭相報讀的小學。校長收到辦學團體傳來一份「排行榜」,原來是利用TSA 等資料編製而成,自己的學校在辦學團體內各屬校之間的排名,可謂一目了然。在會議上,校長向老師解釋:「雖然我們學校的成績一直良好,可是我們仍要保持學校的領先位置。TSA 成績不止要高於平均,還要看領先得是否夠多!大家不可鬆懈。」TSA 是弱勢學校頭上的一把刀來到另一所取錄弱勢學生為主的學校。TSA 學校報告送到學校之際,校長收到教育局分區主任致電,表示學生的成績「麻麻」,暗示校長「要做啲嘢」。雖然沒有提及按什麼作判斷,可是校長心中明白,教育局手中的憑據,當然就是TSA 成績。這位校長曾在面臨殺校的學校任職管理層。他憶述,當年除了是小一收生人數不足,TSA 成績正是教育局官員說要殺校的理據。自此一役,學界上下都深明TSA 的真正用途。即使殺校潮已過,大家仍然意識到TSA 成績是教育局評估學校的一把尺。新學年,校長聘請了新的英文老師。老師問教學的首要任務是什麼?校長答:「搞掂個TSA。」教學應試化 課程狹窄化不論成績好與壞,10 多年來,學校各自都累積了一套「TSA 應付策略」,TSA 已經成為「真正的」課程。老師特意為TSA 剪裁的課程、習作,星期六進行的模擬試操練,沒有停止過。過往不少學校利用課前及課後時間補課以操練TSA 題型,現在大家都發現此策略令人太勞累,已改為將每天的日常教學「對準」TSA 來教,把日常教育變成全面TSA 化。在我們的研究過程中,我們也碰到過認為要教好學生,就不能只教學生如何答試題的老師。他堅持在昔日受專業師訓時所學的教學法,跟學生進行有趣的課堂活動,可惜被科主任批評,屢屢催促他快教TSA 題目。至於學生,上課這回事已變成答試題,他們很可能覺得課堂很沒趣,概念很難懂,練習做不完。本來用於培養學習興趣的時間,都變成趕快做TSA 題目;本來有10 種說話技巧要學,卻只集中於學習TSA 評估的兩三種說法技巧;本來學習欣賞文章和感受情懷的時間,卻用作學習寫生日派對邀請函,邀請朋友去學生階段從不會舉辦的嘉年華會……以上例子都是教育界同工的證言。考試指揮教學(Teaching to the test)、課程狹窄化,就是這麼回事。教育局近來不斷強調,考評局已向學校提供不同形式的TSA 報告、現在沒有殺校潮云云,但教育局從來沒有認真處理過TSA 在各方面已然造成的壓力和深層次問題。因此,現在絕對不應輕言全面覆考TSA,因為扭曲教學生態的因素從來沒有消除。學校的TSA 評估報告,仍然像公司業績報告般讓教育局和辦學團體繼續評頭品足,令師生疲於奔命。...

Continue Reading

【成報】變變中文字

中文字很難寫,但也很好玩。很多年前,我的姪女唸幼稚園,功課是「蝴蝶」二字,寫滿一版,共五十次!寫到最後,小姪女臉上已經沒有任何表情了。這樣的中文字,實在可怕!可是中文字真的可以很好玩啊!很多中文字本來是一幅幅的圖畫,生動有趣,像「龜」字,筆畫那麼多又那麼複雜,很多小朋友就算喜歡真的小烏龜也會害怕這個字。然而如果你懂的話,就可以告訴孩子,右邊是烏龜背上的殼,左邊是它的兩隻小腿(側看嘛,只看到兩隻),上面是頭,下面當然是它的尾巴了,看得出來嗎?如果你進一步把「龜」的小篆(二千年前的字體)拿出來讓孩子看看,他一定能看得出,那是一隻活生生的小烏龜在爬呀爬呀……說不定他就會愛上這個繁複得不得了的「龜」字。我就是這樣記住了龜字的寫法,一點都不費力─或者,準確點說,應該是龜字的「畫」法。中四、中五兩年,教我們中文科的吳老師寫得一手漂亮的王羲之書法,遇到有趣的字又能隨手在黑板把它的小篆體「畫」出來,簡直是神乎其技,看得我們這些小鬼頭心悅誠服。後來進大學唸中文系,隨單周堯教授學文字學,學藝不精,趣味卻是愈濃。九十年代時,蒙報刊編輯劉美儀小姐的邀請,在給中學生看的副刊上連續寫了幾十篇小文章,把一些好玩又有意思的中文字拿來分析一番,例如「果」可以看到長在樹上的果實,「孕」畫的則是一位身懷六甲的女士的大肚子,而「鹿」的古字還可以看到它美麗多姿的鹿角呢……這些文章後來編成《漢字變變變》一書,最近交由彭志銘兄的次文化堂重新出版,並承蒙曾鈺成兄賜序。16年後,這本小書變了一個更漂亮的模樣。在新書發布會開始之前,有一個五六歳的小朋友路過,看見書的封面上那些圖畫一般的漢字,便一個一個地指着看,非常感興趣的樣子。朋友捕捉了這一刻,拍成照片。我想,若能幫助更多大朋友、以及這樣的小朋友,點燃起學習中文字的興趣,就像當年我的老師啟發我一樣,這本小書就算大功告成了!...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快樂時,要快樂!

上星期五,一男子突然宣布不再尋求連任,令各界大嚇一跳,不敢置信。在確定之後,有人非常愉快,晚上狂歡慶祝,然後睡了一個五年來難得的好覺。但也有人擔心一男子的諾言信不過,說不定將來會反悔;更擔心一男子走了之後,會換一個同樣糟糕的男或女,心裏焦慮,不敢放鬆,左思右想,徹夜不能成眠。前一種反應是「釋懷」,五年來的鬱悶,一掃而空。如果換了是在其他國家,民眾可能會奔相走告,然後集合在一個標誌性的廣場或街上狂歡,煙花,巡遊,酒,載歌載舞……慶祝醜惡的事物終於成為歷史,盼望美好將來的來臨。很明顯,上星期五的香港並未出現這種狂喜,最多只是上餐館吃一頓好的,只此而已,極度的平和。而後一種反應,是「懷疑」,因為五年來負面經驗的不斷累積,人們早已被習慣了絕望,即使那段話出自一男子自己的口中,大家仍然不敢貿然相信,擔心有變卦。人們不敢希望,以免希望愈大,失望愈大!例如今晚我在宴會上認識了一位新朋友,他便一口咬定這是特區政府虛晃一招,等到接近提名結束之際,說不定一男子會來個絕地反擊,重新宣布尋求連任。若然如此,今天的歡笑豈非中了計嗎?五年的負面經驗早已挫傷我們的神經,使我們不敢樂觀。可是,我們都沒有水晶球,誰能看得穿未來的事呢?小心謹慎是應該的,但為了不可知的將來而終日擔憂,連夢寐以求的事發生了也不敢輕信,這不是反映了近五年我們的這個社會實在太抑鬱了。我呢?我會選擇「謹慎地快樂」─在謹慎的同時,讓大家高興一下。畢竟五年的抑鬱太長了,輕鬆一下,對身心都有好處。香港人,放開懷抱吧,應該快樂時,便好好地快樂一下,無論多麼短暫,都請讓陽光重新回到我們的社會來吧。...

Continue Reading

【星島日報】八成半教師不贊成復考小三TSA

  上星期,「基本能力評估及評估素養統籌委員會」(檢討委員會)完成對二○一六年全港性系評估(TSA)試行研究計畫(「試行計畫」)的檢討。檢討委員會認為「試行計畫」對師生有益,並稱操練誘因已經消除。不過,教協會最新進行的問卷調查發現,高達八成半的小學中文、英文及數學三科的科主任並不贊成教育局於下學年全面復考小三TSA,與檢討委員會的意見完全截然不同。  檢討委員會認為學校對「試行計畫」的反應正面,我不感到意外。原因是今次「試行計畫」規模較小,參與的學校大約只有五十所,作為試驗計畫,教育局對學校的協助不但可以更為充分,也可避免某些負面的因素。可是,在「試行計畫」剛剛結束,仍待深入檢討成果之際,檢討委員會便急不及待宣布,建議於明年把「試行計畫」「推廣」至全港小學。問題是:這個官員口中的「改良版TSA」是否已真正消除操練誘因呢?TSA又是否已回歸「低風險」的政策原意呢?參與「試行」學校 操練壓力未減  為要了解小學對明年復考小三TSA的意見,教協會最近向全港小學的中、英、數三科科主任進行問卷調查。調查顯示,高達八成半受訪科主任不贊成教育局於下學年全面復考小三TSA。其中,非常不贊成全面復考的接近一半(45%),而贊成全面復考的只佔約百分之六(6.2%)。值得留意的是,有參與「試行計畫」的學校當中,認為本學年的操練壓力大大減少的回覆是零!贊成全面復考小三TSA的回覆亦都是零!超過一半的回覆表示操練壓力沒有減少。  檢討委員會指稱已從不同渠道和持份者得到正面而積極的回饋。然而,沒有參與「試行計畫」的前綫教師並不同意。根據上述問卷調查,在沒有參與「試行計畫」學校的回覆當中,約佔兩成教師認為即使本學年暫緩進行TSA評估,但在事態懸而未決的情況下,TSA的操練壓力並沒有減少,超過六成認為只略有減少,認為大大減少的不足兩成。  事實上,市民只要查閱檢討委員會今年二月提交教育局的檢討報告,「初步建議」的第五點已一早表明「委員會認為……應在二○一六年先以試行方式實施,總結試行成果,於二○一七年在全港實施。」檢討委員會一開始便以此立場處理TSA問題,只會凸顯官方持有既定立場。教局未自我檢討 「復考」怎能服眾?  我一直指出,TSA有監察本地學生整體學業水平的功能,亦同時是官方手到拿來的問責工具。只要注意教育改革以來的政策脈絡就不難發現,TSA與問責總是緊扣在一起的。教育局利用TSA成績以明示或暗示的方式向學校施壓,帶頭破壞學校和局方之間的信任,在教育界亦非秘密。事實上,如果要向學校問責,現行教育制度當中已有完善而整全的質素保證機制,指標亦非常多,包括學校管理、課程、學生情意等,也包括學業表現。如果「改良版TSA」一推出,就能一次過釋除上述的副作用,此等想法未免過於簡單了吧。  TSA的重重壓力,來源正是教育局,並且散布整個制度。局方近來不斷強調「一切已是新的」,吳克儉局長更呼籲各界要「放下對舊版TSA的看法及理解」,但單憑這一句話便可以釋除教育界多年來的疑慮嗎?試問深受TSA操練壓力影響的學生、家長,以及承受TSA教學壓力的前綫教師,又怎能相信「改良版TSA」正是「保證低風險,不帶任何操練」的靈藥,從而擺脫TSA的評估壓力呢?  今天下午,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將會就TSA的最新進展進行討論,聽聞不少團體也會到來請願。我將會提出動議,促請政府切實回應社會人士的訴求,不應接納在明年全面恢復推行小三TSA的建議。我們相信,要徹底消除TSA的操練誘因,真正讓評估回復低風險,重建學校跟官方的信任的話,必須由教育局主動做起。...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