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報】檢討公營教育系統 紓緩中產教育負擔

 立法會在本月初曾討論積極研究成立中產事務委員會,議案最後在修訂後獲得通過,從針對性及更高層次的角度全面檢討與中產相關的政策或措施,紓緩中產面對的種種問題,及鞏固中產的力量,以重新推動經濟發展及強化整體社會向上流動的動力。中產階級一般受過良好教育,具有專業知識、擁有較強的就業機會及較高的消費能力。同時,他們大多具有良好的公民意識和文化修養。中產階級有進步的一面,也有保守的一面。保守的中產可能易於滿足現狀,滿足於個人生活的基本條件;也有部分中產會追求更高的自我和社會的實現,除了本身的健康和快樂,更會進一步熱衷於追求社會制度的完善,爭取民主、自由、人權和公義等的普世價值和目標。中產重視子女的教育但無論是怎樣的中產,都會相對地重視教育。因為中產階層大部分是教育制度的成功者,他們知道教育對於他們自身成功的重要性,因而渴望子女也能獲得良好的教育,無論在自我的實現,以至社會的流動,教育成為了重要的階梯。雖然中產均重視子女的教育,但會引申不同的行為,有些可能適得其反,例如虎爸虎媽的出現,揠苗助長和要子女贏在起跑線最嚴重的,也可能是中產階層。但同時間也有不少中產十分懂得安排子女的教育,按他們的性格和能力給予合適的機會,讓他們各自發揮。所以,最保守和最進步的,也可能在中產階級的家長。但無論是怎樣的家長,怎樣的教育訴求,現時政府對這些家長和教育訴求的回應均十分失敗。為甚麼我們的中產階級對現時香港的評價這樣低?為甚麼那麼多中產家長要讓子女離開公立教育系統,去找私營甚至海外地區的教育系統入學?這是我們必須反省的地方。這情況跟二、三十年前的分別十分大!以前的公立系統能夠容納不同的階層,他們均可以得到不同程度的成功;但現在中產家長因為對公立教育系統的失望,轉投私營或海外教育系統而要負擔額外的教育開支,雖然他們不會吝嗇,但也會覺得沉重。因此,倘若政府能夠提供良好的公營教育,讓中產樂於讓子女重返公營學校,中產的經濟壓力必然大大減輕。公共教育就是政府規管的教育,中產寧願付費逃離政府對教育的規管,轉到昂貴但政府規管較小的教育體系,情況真是十分諷刺。政府的規管出了甚麼問題?TSA就是典型的例子。我聽說不少中產家長,就是為了逃避TSA,而要其子女轉投私營的教育體系。因此,我期望未來的行政長官,在擱置或取消TSA的同時,也要檢討教育政策,努力做好公營教育,讓我們的中產家長,重復信心,回到公營教育系統。...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書店街

「發現」田園書屋之後,書的世界便開始大了。七十年代後期的奶路臣街,在西洋菜街與洗衣街之間的一段,成為了我不斷發現的小天地。奶路臣街書店林立,除了售賣課本的漢榮書店之外,大部分書店都開在樓上。憑着樓下的招牌,讀者摸着一幢幢唐樓的樓梯拾級而上,經過理髮店、模型店之類的商號,找到一家家為了節省成本而開在樓上的小型書店。為了招徠顧客,通常提供折扣優惠,九折、八折甚至更低。那個年代的閣樓書店,店主大多是愛書人,因此書店也帶有濃烈的個人風格。例如田園的書,多是台港的文藝作品。又例如寰球,全部是古典文史哲。這寰球書店全名好像叫「寰球文化服務社」,店主是一位老伯伯,非常有性格。第一次踏足這書店,便發現全程被店主嚴厲的目光追蹤,彷彿害怕我會偷書似的,非常不自在。我到處瀏覽,看到桌上陳列着一本台灣出版的雜誌,叫做《食貨》,感到很奇怪,便隨口讀出「蝕(sik)課」─想不到店主馬上厲聲糾正:「字(zi)貨呀!不懂就別碰!」於是我這個臉皮薄的高中生就不再上去了。但升讀預科後,卻又不得不去!那錢穆的著作,一本本藍色封面,不懂得是正版還是盜印本,總之兩塊錢就有交易;厚厚的《國史大綱》兩冊,也只是10塊錢,窮學生又怎能抵抗這誘惑呢?而店主似乎很願意鼓勵學生讀書上進,門口張貼了告示,會考成績好的學生可得獎金。我的會考成績只是一般,拿不到,也不知道有沒有人真的領取過,但店主這宏願卻叫人印象深刻。我最終沒有成為寰球的常客,但偶然也會憶記起,曾經有這麼一家小書店,曾經有一位如此愛惜所賣的書又愛惜勤學的學生的老店主用心經營。後來,我在洗衣街發現了位於三樓的南山書屋,店名應取自陶淵明的詩句「悠然見南山」。我當時是學校的中文學會的主席,想推廣閱讀,便與店主人何月東先生商議,以較低的折扣優惠同學買書,第一本是何其芳的散文集。當時賣了多少書早已忘了,大概不夠五本吧,但店主也不介意。再過幾年,何月東離開旺角,與青年文學獎的朋友到灣仔創辦青文書屋,我也適逢其會,書的緣份可謂奇妙且偶然。而寰球、南山和很多當年經常造訪的書店俱往矣,只有田園和少數幾家依然屹立,屹立在旺角這鬧市之中,見證數十年間閣樓書店的興衰。葉建源,自預科起便想從事教育,結果心想事成,教過中學、教育學院,做過校長。最近從政,成為立法會議員(教育界),仍然回味教書育人的日子。...

Continue Reading

【成報】閣樓書店

中四是我成長的一個轉捩點。初中三年,我是個聽話的「屋邨仔」乖學生,好讀課外書,學業成績則不甚了了。我家靠近學校,每天回家吃午飯,沒機會到處蹓躂,及不上同學「醒目」,算是書呆子一名。這幾年,被學校選進了問答隊,晨操晚練,一心要在中四級代表學校參加校際問答比賽,更因此謝絕了所有其他活動,因此就更「呆」了。世事難料,升上中四那一年,舉辦校際問答比賽的兩家電視台不約而同都宣布停辦比賽,問答隊解散。百無聊賴,同學呼朋引伴,讓我加入了中文學會做副主席。湊巧地青協的藍田青年中心來了一個文藝青年做主任,把屋邨裏兩所學校的中文學會拉在一起。就這樣,1977年,藍田青年中心與兩所中學的中文學會竟然合辦了一個全港性的徵文比賽:「藍田中文寫作比賽」。那年頭,這樣的比賽很少,而兩間大學學生會舉辦的第四屆青年文學獎剛好停辦,這比賽也就成了當年文壇的盛事了。而我這個甚麼都不懂的中四學生,就是這件盛事的籌委會秘書,每天都到青年中心登記來稿,也每天都在接觸一個新的世界。那位青年中心主任在大學唸書時,本來就是青年文學獎的搞手,因此辦比賽的模式也如出一轍,除了徵文,還舉辦講座、書展。回想當年,原名為「咸田」的「藍田」本是個文化的荒涼之地,那次書展把半家小型書店的書都搬到社區中心去展銷,轟動一時。那一次,是我平生第一次看到那麼多課外書,尤其是台灣出版的文藝作品;第一次幫忙賣書;第一次搬書,把一個又一個又一個裝滿書的生果箱,從貨車搬到社區中心,然後沿着樓梯搬上去。那年頭,社區中心沒有電梯,我們搬得汗流浹背,卻搬得很高興。比賽結束之後的某一天,我終於花了四角錢乘坐16號巴士去尋找那家幫忙辦書展的書店。巴士經過亞皆老街那幾層樓高的高架天橋,仿如跨過一個新的領域,讓我跨出藍田與觀塘,到陌生的旺角探索一個新的世界。書店開在西洋菜街與奶路臣街交界的繁華鬧市裏的一個閣樓,是我所認識的第一家由愛書人開的書店,叫做「田園書屋」。那時候曾經夢想,將來在這樣的書店裏做一個小小的店員,免費看書,太棒了!...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各界同心反對復考小三TSA

昨天(3月5日),由教協和家長聯盟發起的「各界反對復考小三TSA大聯盟」正式成立,目前已經有包括立法會議員、區議員、學生、家長、教育及社會等共146個團體加入。我們的立場十分清晰,就是我們最關注的是兒童的健康成長。我們認為,小三TSA並未達致明顯的正面成效,卻嚴重扭曲了正常的課程與教學,帶來巨大的操練壓力,令年幼學生、老師和家長全都苦不堪言。擱置或取消小三TSA,已經是社會的強烈共識。可是,教育局在暫停全港實施小三TSA一年之後,漠視立法會、老師、家長及社會各界的反對聲音,宣布將於本學年在全港實施所謂的「新版TSA」擴大研究,欺瞞市民,企圖以「研究」之名,行強制之實,變相全面復考小三TSA,令全港師生家長嘩然和震怒!近日,三位行政長官候選人曾俊華、胡國興和林鄭月娥均先後表態,明言支持擱置或取消小三TSA,並納入政綱。意即任何一位候選人當選,只要他們履行承諾,下學年度的小三TSA都必定不會恢復推行的。可是,掌管政策的教育局仍然一意孤行,至今繼續堅持於今年5月全面恢復小三TSA測考,還聲稱這並非「復考」,而是「擴大研究」。既然是研究,那便不是應該讓研究對象決定是否參與嗎?但教育局竟然強迫學校和家長參加。自公布復考決定至今,從沒有向學校提供正式途徑,讓學校按校本情況自決是否參加,反而表明「如學校有特別情況或困難,教育局會深入了解並提供協助。」由於學校別無選擇,這說法對學校只會構成壓力,形同脅迫。同時,家長的選擇權也沒有得到尊重。教育局至今仍未能向家長出示2016年進行的研究的「家長同意書」的樣本。這次「擴大研究」,也未有看到當局有提供「家長同意書」的計劃,完全違反一般研究的專業操守。37%學校不願參加小三TSA教協會為求知道學校的真正意願, 於是在3月1日向全港小學校長發出問卷,於隨後兩個工作天共收到71間學校回覆。結果顯示,當中有26間(37%)表示不願意參與今年的小三TSA,亦有23間(32%)表示沒有意見或未決定,只有21間(30%)表示願意參與,與教育局所指「所有公營小學已經安排參與研究計劃」相距甚遠。37%的學校不願意參與今年小三TSA,若以此推算,全港應有接近200所公營小學在不情願地被迫參與,反映當局並沒有尊重學校的專業決定,名為「研究」,實為「強迫」,我們絕不能接受!不少校長在回覆我們的問卷時指出:他們沒有途徑提出不參與復考,也沒有選擇權,因為教育局已公布復考決定;也有校長說,如還不上載學生資料,便會收到教育局分區辦事處電話而感到受多方壓力。有校長更感謝我們為學校發聲,協助反映。否則,公眾會誤以為學校真的百分百同意復考。我們不希望小三TSA事宜令社會對立、令學校和老師成為磨心。故當局必須臨崖勒馬,尊重教師、家長和孩子的聲音,停止強推TSA,還學校正常的教學環境,還初小學生正常的學習生活。我們本月中將約見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先生,明確要求現屆政府停止強推小三TSA,否則我們會有更進一步行動。...

Continue Reading

【成報】中學裏的圖書館

升上中學,感到學校很大很大,有實驗室、地理室等各種各樣的特別室,有禮堂,有籃球場……相比甚麼都沒有的「火柴盒式」舊型屋邨小學,這所在70年代建起來的屋邨中學實在大得多。但課室與小學的大同小異,不外幾十套椅桌,面向着黑板。我被編在1D班,班主任說,課室裡要有一個書櫃,便有同學真的動起手來,利用周末的時間買木鋸木,居然弄出一個棕色的大書櫃來,還塗上「瀝架」,放在課室的後面,也算似模似樣,老師大讚。然而書櫃有了,卻沒有甚麼書,這個中一級的圖書角並沒有發揮甚麼作用。要找書,還是要去四樓的圖書館。那個年代,小學是乾巴巴的,沒圖書館,甚麼都沒有。而中學竟有一個相當於兩個課室那麼大的圖書館,放滿了中西圖書,對我們這些「屋邨仔」而言,當然是大開眼界。到圖書館找甚麼書看呢?回想起來,我讀課外書的興趣其實受到老師和課程的影響。中一喜歡讀簡單的英文故事書,原因是當年的英文科挑選了馬克吐溫的《湯姆歷險記》簡易版作為小說讀本,我十分喜歡,便去圖書館找類似的故事書看。英語水平在這一年大有進境,肯定與大量閱讀英文故事書有關,可惜後來興趣轉移,英語能力便一直停留在原有的水平。中二級,中史科老師的精采講課令我們如痴如醉,我便開始到圖書館找歷史書看。初生之犢不畏虎,我竟然很快就盯上了司馬遷的《史記》原書,一冊一冊地讀去,囫圇吞棗,竟讀了半本。遇到不明白的地方,我捧着書去向老師請教,老師便建議我改讀《史記菁華錄》之類的選本,容易一點,而且集中讀其精華,得益會更大。可惜我沒有聽從,生吞活剝的結果,是一知半解,事倍功半。讀預科時,有選修科,遇到沒有修讀的選修科上課,我們便被安排到圖書館自修,因此更名正言順在圖書館流連。這種屬於學生的「空堂」對我甚有稗益,課本上的疑問,經常要到課外書上尋找答案,像中文科裏的先秦諸子選讀,如孟子論人性,讀來讀去都只感到迷惘;而圖書館裡竟有徐復觀的《中國人性論史》,勉力研讀之後,竟然有點豁然開朗之感,由此更愛上了課外書。就這樣,常到圖書館流連,東翻西看,就如一葉輕舟,在學問的海洋中東飄西蕩,所得雖不多,卻是非常快意。...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教協選委提名曾俊華的考量

行政長官選舉提名期進入倒數階段,從不同的傳媒報道,疑似中央或其代理人介入的程度也愈來愈嚴重,由早前中聯辦的密集式接見和傳話,到近日港澳辦主任王光亞與政協副主席董建華的「預警」,均有操控特首選舉的況味。民主派選委好不容易,才從小圈子選舉中得到300多票,他們手執的每一張提名票,都有重要的作用。目前,提名期仍未結束,4名比較受關注的參選人暫時仍未報名參選特首選舉。我所屬的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參照會員的意見調查結果、參選人的教育政綱、施政能力、對政制發展的取向,以及當前香港社會的需要,決定把30張教育界、4張高等教育界、1張立法會教育界議席(即筆者)的提名票,全數支持曾俊華參選。根據教協早前進行的電話語音調查,在受訪的1161位會員中,83.5%認為教協應在是次特首選舉中提名候選人,當中接近六成(59.9%)支持曾俊華,其餘各參選人的支持比例均不足兩成。會員意見是這次決定的最大考慮。至於教育政綱方面,教協選委自本月初至今,先後與4位參選人會面,我們認同他們均是重視教育,特別是現屆政府堅拒考慮而又對教育長遠發展有裨益的項目,包括增加教育經常性開支、設立幼師薪級表,以及改善班師比例等,4人皆不約而同地採納教協的訴求,可謂不分軒輊。以曾俊華為例,在教育經費方面,他與林鄭月娥都有提出實質的增長指標,以國民生產總值(GDP)4-5%為參考指標,增加經常經費不少於50億元。他又率先高調主張取消TSA,並考慮把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SENCo)常規化,讓所有公營學校都可以開設。他也同意我們提出在公營學校開設資訊科技統籌員,處理學校複雜繁瑣的電腦科技問題。大學自主方面,他提出檢討特首應否出任校監。而對教育界的最大訴求,即改善中小學的班師比例,他也提出善意回應,將與我們共商切實可行的方案。可以說,幾位參選人的教育政綱打成平手,各有優勢,而曾俊華的長處是最為全面。過去5年,梁振英治下的教育施政乏善足陳,開支是有些增長,但都用在不是急切的項目上,任命低效無能的教育局局長,更讓校長、教師、學生和家長叫苦連天,政府在不同層面上,以政治干預教育專業的情況更變本加厲。經研究各參選人的政制政綱及會面後,胡國興的政制政綱無疑最為進取,而曾俊華則顯示有誠意處理分歧、求同存異,在衡量各人的背景和能力,綜合多方面因素後,包括會員調查、教育政綱、政制政綱和社會的需要,最終決定全數提名曾俊華,期望促成有競爭的選舉。提名入閘是關鍵性的第一步,待提名期結束後,我們也將繼續留意各候選人的政綱和表現,並邀請候選人出席教育界選舉論壇,詳細闡述其政綱和政見,特別是候選人如何在任內重啟政改及推動香港邁向雙普選,以及如何切實落實其政綱內的各項教育政策主張,在參考會員的意見後,再投下我們決定性的一票。...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港大校長須走出弱勢困境

2月初,香港大學校長馬斐森突然宣布辭職,明年1月將正式離任,轉到蘇格蘭愛丁堡大學擔任校長。消息引起師生校友甚至整個社會嘩然,說到底,一位大學校長於任期完結前突然辭職,實屬極不尋常,究竟原因何在?港大經歷過去兩三年的風風雨雨後,能否回歸正常呢?馬斐森解釋,請辭乃出於個人原因;校委會主席李國章亦否認校長的辭職與政治原因有關,但此說未能令關心港大的社會人士釋懷。自2014年底左派報章密集式攻擊陳文敏開始,港大便不幸地捲入政治漩渦。整個2015年,港大陷入副校長遴選風波的動盪之中,師生校友紛紛站出來捍衞院校自主;2016年,李國章在一片強烈反對聲音中走馬上任校委會主席;一年下來,激烈的對抗從校園轉移到法庭。校園之內,不少人都感到校長活在李國章的專權陰影之下;馬斐森決定未滿約便離開,也就不難理解了。說校長活在李國章的專權陰影之下,是有一定依據的:一、他履任兩年多,連建立大學高層管理團隊(Senior Management Team)也有困難。他主持的物色委員會任命陳文敏為副校長的建議遭校委會推翻,便是第一個大挫敗。此後,首席副校長一職找不到合適人選,一直懸空,只能找人署任;聘人之難,相信也與陳文敏事件的陰影不無關係。二、最能顯示馬斐森窘境的,應是去年1月28日的港大校委會記者招待會。該次記者會名義上由校委會召開,但大約一小時的記者會,馬斐森只有短短數分鐘的發言時間,其餘時間全由李國章一人壟斷。李國章肆意發表大量失實的個人意見,騎劫整個記者會,意見之極端與偏頗令人震驚。筆者曾以港大校董身份向校務委員會投訴,得到的回覆是李國章的言論全屬個人意見,然而個人意見為何可以假校委會之名而宣示呢?校委張達明亦曾在電台節目表示,馬斐森一直被校委會架空,那一次記者會其實是被李國章戲弄!三、去年11月30日,李國章出席港大畢業生議會的論壇,與校友交流(https://youtu.be/zGFWURMR8I0)。論壇上,他舊調重彈,批評港大教職員利用學術自由掩飾自己的平庸;又批評港大的全球排名不斷下跌,甚至跌出全球100名之外。筆者在現場質問他的評論有何根據,他卻拿不出任何證據。校委會主席如此抹黑自己的大學,實在難得一見。上司這樣抹黑自己的大學,身為校長可以做些什麼呢?去年12月15日港大一年一度的校董會會議上,馬斐森發表校務報告,對一向不以為然的大學排名作了非常詳盡的分析,以3幅圖表證明港大在世界3個主要大學排名榜中,過去10多年來的排名有升有跌,整體維持平穩。對於來自上司的攻擊,身為校長的馬斐森只能低調補救,加以澄清,不是太委屈了嗎?無論如何,馬斐森的離開已成定局,當務之急是聘請下一任校長。如無意外,港大將馬上開展全港招聘工作,然後進行遴選。所有持份者及社會人士,都會非常關注這次遴選工作能否做到公平公正,是否具公信力和透明度。我們希望,港大可以從混亂中恢復過來,要做到這一點,新校長必須能走出弱勢的困境;校委會主席本人也必須律己以嚴,謹言慎行,愛護港大,緊守制度,重新確立香港大學制度的信譽。...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低於標準學校的教育精神

「感想校園」每期專訪的學校與人物,讓我充份感受他們對教學的熱誠。在分享他們的教學心得之餘,我們也不要遺忘社會上還有為數不少的低於標準學校,教學空間和設施嚴重匱乏,校長和老師要加倍付出時間和心血,為學生提供最優質的教育,同樣值得我們讚賞和致敬。過去一年,我走訪了超過三十間不同類型的低於標準校舍,對於不少「N無學校」、「劏房校舍」和「納米校園」的情景,歷歷在目,對於每一個不足為外人道的故事,更是點滴在心頭。實在也沒有想過香港教育的貧富差距,可以這麼的懸殊。時至今日,仍有不少學校欠缺禮堂、圖書館、音樂室、視藝室、醫療室、輔導室等。教育局一直標榜優質教育,何以學校連這些基本的教學設施也欠奉?納米「N無」學校「葉議員,你可唔可以幫我學校變大呀?」小孩子的說話往往是最直接和最真心。這位小學生是來自一間樓齡超過六十年,並且從未進行過任何一期學校改善工程的小學。儘管學校位於高尚住宅區,但學校卻被形容是「N無」的「納米學校」,學校沒有室內操場,遇上打風落雨,學生最愛的體育課便要取消。校內僅有的一個小禮堂,被「劏」成會議室、課室和英語室,其他醫療室、輔導室和儲物室等,都要一室多用。校舍佔地面積只得1,200平方米,只及標準校舍的五分一。老師的工作空間和職業安全健康同樣值得關注。有一次訪校,老師要背對背坐之餘,還要側著身子遷就,適逢有老師身懷六甲,空間就更加買少見少。教師的工作壓力經已夠大,十多二十人被迫在狹窄的斗室,更有些被迫在走廊上放一張小學生的桌子改簿。此情此景,即使逗留一陣子,也令人感覺難受,更何況老師每日要長時間在這樣的環境下工作。香港繁華的背後,師生竟要忍受這樣惡劣的教學環境,是社會的不幸、是教育的不公,還是香港的悲哀?教育路上的互勵互勉儘管低於標準校舍的設施條件不足,學生來自基層家庭、弱勢社群以及有特殊學習需要的比例也相對較高,但師生沒有因此而氣餒,他們的成績也毫不遜色,在不少全港性的體育、資訊科技、設計,甚至國際性比賽都屢獲殊榮。背後實有賴一班校長和老師的悉心教導和額外付出的努力,包括忙於為學生爭取資源,讓他們可以增廣見聞、提升自信,設法減低各方面的條件差距。有教無類、言傳身教,我特別感覺到這股充滿拼勁的教育精神。「我完全體會低於標準學校老師的額外辛勞,但我不斷鼓勵我的老師,學生長大後不一定記得學校的環境有多惡劣,但他一定不會忘記老師如何愛惜他們。」我清楚記得這位火柴盒學校校長的一番鼓勵說話,讓我更有責任和動力為師生據理力爭。事實上,低於標準校舍問題經曝光及獲得社會關注後,在維修上有一定進展,但距離全面改善則還需加倍努力。感謝一班在異常艱難環境下默默耕耘的校長和老師,在教育路上以及在爭取改善教學環境過程中的互勵互勉。兩間從未進行學校改善工程學校...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新年願望

做議員之後,有很多新玩意,其中一件是寫揮春。華叔司徒華書法了得,每年都在維園寫揮春,據說大排長龍。張文光繼承衣鉢,也在維園擺檔,從不間斷。到我和馮偉華,也只好獻醜,一個寫,一個派。今年,除了在維園和教協會所之外,我還創了兩個新猷,其一是跑到美孚與黃碧雲議員一起為居民寫,其二則是在立法會擺檔為記者寫。為記者寫,因為過去幾年都有記者行家專程到維園找我寫,今次特意移船就磡,把檔口放在記者最容易到達的地方。還記得三年前,當報章的編採自主受到普遍關注的時候,我第一次把「新聞自由」和「編輯自主」寫在紅紙上,並且被貼到某報館的採訪部的告示板上。揮春都是吉利說話,不是恭喜別人,而是祝福自己或家人,因此最可以看到市民關心甚麼。一般市民,最受歡迎的,離不開「身體健康」、「學業進步」、「萬事勝意」。當然,新一代創意澎湃,甚麼「人靚聲甜」、「貓狗平安」以至較嚴肅的「民主勝利」、「取消TSA」等等,都有不少人指定要寫。偶然也有外國人前來「光顧」,趁趁熱閙。有一位加拿大青年在維園也想寫一張,但他不懂中文,不知寫甚麼好,我便把他的英文名字Jeremy翻成中文,寫成「謝樂民Jeremy」,一則為他起個中文名字,二則成為happycitizen,也算是祝福之語。經我們解釋之後,他很高興地拿着揮春走了。據說自從有議員寫揮春,而且愈來愈多之後,商店裏的揮春銷情也受到頗大的影響。議員寫的揮春大都是免費贈送的,而且是自選文句,又出自名人手筆,雖然寫得不一定好,但取一個意頭,圖一個吉利,不少居民都甘之如飴。既然有免費揮春唾手可得,那些漂漂亮亮、七彩繽紛的貨品就難免滯銷了。看來商人面對政界的免費攻勢,也要好好想一點新主意。過去為了滿足教協會員和市民的願望,我印備了「身體健康」、「學業進步」兩款揮春給各界朋友。今年我請教育界前輩、書法家羅澄波校長寫了一幅「終身教樂」, 送給本欄讀者,特別是教育界的同行,祝各位教得健康,教得快樂!...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教育界對財政預算案期望

政府公布截至去年底的本年度財政盈餘是654億元,財政儲備更高達9083億元,兩者均高於去年《財政預算案》的全年預算;如果沒有突然新增的龐大開支,相信本年度跟過去多個財政年度一樣,政府繼續預算錯誤,並坐擁豐厚的財政盈餘和儲備。有遠見的政府,都應該好好利用這相等於兩年政府開支的盈餘和儲備解決社會的重大問題,以及用作長遠的投資,而首先必須把教育做得更好。可惜,政府過往只會推出一些一次過的「派糖措施」,縱有短暫紓困作用,但很快又復歸於無,始終無法解決長期積壓的問題;更壞的情況是閉門造車,胡亂派到一些莫名其妙的措施之上,予人不知民間疾苦之感。近年教育問題因欠缺資源投入而積壓不斷:人口規劃不善,令中小學面對不穩定、編制教師不足、大量年輕教師入職困難、中學小班無期、免費幼稚園政策嚴重縮水、欠缺薪級表的幼師薪酬沒法得到保障、大學資助學額不足導致年輕人轉讀昂貴的自資學位等,均亟需資源改善。資助增至合理水平上月政府發表《施政報告》,特首梁振英自詡「迎難而上」,我只能以「停滯不前」形容他對教育範疇的施政。梁振英一直迴避教育界的強烈訴求,毫無承擔,令人失望。究竟即將公布的《財政預算案》會否重燃教育界的希望?我有3個重點建議:一、政府應大幅增加教育經常性開支,改變過往以短期津貼應付教育長期需要的做法。二、必須改善中小學教師編制,增加合約教師的入職機會。我們推算,連同官立和直資學校,全港中小學及特殊學校約有數千至一萬名短期合約教師和教學助理,佔學校教學人員總數約兩成。他們普遍是年輕、有幹勁、學歷高、具正規師訓資歷,可惜他們面對合約期短、續約機會不確定、同工不同酬及轉任常額無期等問題。我們曾多番警告,短期合約職位成為常態,將為教育帶來重大危機,近年爆發的合約教師和學童自殺個案便是一個重大警號,可是政府仍然置若罔聞。三、同樣重要的是,政府必須落實真正的免費優質幼稚園教育,增加新計劃的資助至合理水平,當中必須全額資助不同營運模式的幼稚園,包括半日制、全日制及長全日制幼稚園。不過,新計劃的資助模式,只以半日制幼稚園為基礎計算,並以長期被迫壓縮的營運成本視作長全日制幼兒學校的平均營運成本計算,導致「貧校愈貧,富校愈富」的局面。當然,解決幼教質素的大前提是,讓幼稚園教師得到合理保障,以穩定團隊士氣。不少家長說,幼師質素好,幼童也會學得好,因此政府必須盡快確立幼師薪級表制度,全額資助幼師薪酬,取締受強烈非議的整筆過撥款和中位薪酬資助,以建立優秀的教師團隊,同時應提供優質校舍,讓教師在良好的環境中發揮專業。我期望即將發表的《財政預算案》能夠掌握真實的民情,對準問題,讓教育界積壓多年的問題得到解決,讓教育界感到政府真正的關懷。...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