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政府錯過三次機會消解TSA矛盾

小學三年級的「全港性系統評估」(TSA)經歷兩年多的討論,社會人士大概都理解到TSA是流弊極大、亟需改變的教育政策之一。可是,政府對於應否做(擱置或取消)和如何做(抽樣或隔年進行)的問題,一直沒有提供令人信服的答案。政府似是想堅持多一點時間,然後把TSA留給下屆政府收拾爛攤子。林鄭月娥明言將會擱置小三TSA,政府仍堅持今年全面短暫復考,引起家長反彈,「罷考」之聲此起彼落,並且把學校和老師夾在中間。這種無謂的官民對立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我認為政府至少錯過了三次消解TSA矛盾的機會,導致爭議升溫,這絕非教育之福。一、缺乏深入研究,拒絕吸納意見第一次機會是在2015年底。當年10月,數以萬計的家長在網上社交媒體集結力量反對小三TSA,加上教育團體在過去幾年的調查與批評,形成反對TSA的第一次浪潮。每一次危機都是一次清理自身問題的機會,政府的化解之道,應該是正視問題,吸納不同意見。可惜,政府不願意這樣做,它利用一個早已成立、由教育局官員擔任主席的督導委員會(俗稱「TSA檢討委員會」)對TSA進行檢視,排除了所有持異議的教師團體和家長代表。試問,這樣的一個委員會又怎可能反映全面意見,又怎會得出能夠服眾的結論呢?委員會最終忽略了反對聲音,於2016年2月公布建議,非常「有效率地」完成檢討。檢討文件首幾段已斷言「肯定系統評估的設立原意及價值,認同系統評估提供的資料具有回饋學與教的功能」云云。在整個檢討過程當中,政府從沒開展深入的研究,只進行了一個「試行研究計劃」。二、部分學校試行完結,強迫全港學生參加「試行研究計劃」在2016年5月開展,共有50多所不同類型的小學參加,約佔全港小學百分之十。本來一個認真的研究有助解決紛爭,可惜教育局官員再次錯過這次機會,竟然在完成「試行」不久,即在2016年底決定「擴大」研究至所有小學。政府是以「擴大研究」為名,強迫全面評估為實!到目前為止,政府都不肯明言學校和家長有不參加(opt-out)的權利。事實上,政府在推行「試行研究計劃」時,教育界和家長都沒有反對,而且證明了抽樣的處理方法已經可以滿足研究的需要,完全可行。但是官員一錯再錯,強行把50所學校的試行經驗推行至全港,政府我行我素,爭議馬上升溫。三、拒絕給予清晰答案,曖昧態度不利降溫兩個月前,立法會36位跨黨派議員聯署,建議政府考慮擱置將於6月舉行的TSA筆試,否則至少應讓學校和家長享有選擇是否參加的權利,後者其實包含了很大的彈性,展示了議員的善意。在剛過去的星期一,我們與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和教育局官員會面,陳述不同觀點;可惜,官員們只是重複過往觀點,對於學校和家長是否可以選擇不參與評估而無後顧之憂,始終不肯明確地回應。政府莫名其妙的「堅持」,一次又一次地錯失了「拆彈」的機會。最奇怪的是梁振英堅拒林鄭月娥討論是否暫停今年小三TSA的建議,似乎是把TSA問題視作政治鬥爭,而不以學生福祉為念,試問此等偏聽、孤注一擲的施政方式對香港、對梁振英本人有何益處呢?寄語本屆和來屆政府官員,勿再偏執,真正聽取民意,以開放態度處理TSA和各項社會爭議,才是社會之福。...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幸福黃手絹

4月17日,我在本欄發表《立法會音樂會》一文,說:「新年以來,立法會舉辦過兩次音樂會,都是由中小學生的樂團演出,十分精采,這得感謝立法會秘書處的構思和努力。」後來得立法會秘書處告知,這個構思其實源自本屆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謹在這裏更正。 說起音樂會,許多年前母校舉辦的午間音樂會,印象至為深刻。 全日制的中學有一個長長的午飯時間,同學們吃完飯之後,百無聊賴,還可以到處流連。由於母校位於舊型屋邨之內,沒有甚麼娛樂場所,更兼那個年代連遊戲機中心也尚未出現,午飯之後,最佳的流連之所,仍是學校本身。 可能因為這個緣故,老師們便興起了在禮堂舉辦自由參加的午間音樂會的念頭,又因為當時同學們喜歡唱英文歌,音樂會又變成了英文科的一種有趣的延伸。 每一次音樂會只有大約20或30分鐘,由老師和同學主持,有同學拿著結他伴奏,每位進場的同學都獲發一張歌詞。當時每次進場都有幾百位同學,一起學唱一首英文歌。我還記得,其中一首是Tie a Yellow Ribbon Round the Old OakTree。 這首歌的本身是一個故事,來自美國,後來被日本著名導演山田洋次拍成電影《幸福黃手絹》。對我們這些仍在青葱歲月的男孩而言(母校是男校),這首歌是滿滿的感動:一個監獄釋囚在忐忑不安的回家路上,渴望在家附近的橡樹上看到一條代表愛與寬恕的黃絲帶,一條就夠了;誰知他最終看到的黃絲帶,竟然掛滿整棵橡樹,代表了他的妻子的完全的寬恕與擁抱。 於是老師們又以此為題舉辦英文作文比賽。所謂比賽,其實是英文科的一次普通的作文而已,寫得好便有獎,絲毫沒有增加師生的負擔,但同學們寫得很高興。我沒有得獎,但學會了唱一首好聽的歌,而且學會了歌詞。 而最開心的,其實還是師生同樂的那種感覺。在嚴肅的禮堂裏一起放聲高唱大家喜歡的歌曲,那個情景,至今難忘。...

Continue Reading

RTHK 3 Letter to Hong Kong

In less than 50 days, the new government will take office. The community is full of expectations tinged with doubts as to whether the new Government will be able to improve relations between the executive authority and the legislature.Together with six other Legislative Council Members...

Continue Reading

【明報】林鄭月娥政府改善行政立法關係三大挑戰

還有約50天,新一屆政府將就職。對於新一屆政府能否改善行政立法關係,社會充滿期待,也不無疑慮。本星期一,我和「專業議政」合共7 名立法會議員與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會面,就新一屆政府施政方針和具體政策交換意見,其中一個討論主題就是改善行政立法關係。林太當天開宗明義表達了改善行政立法關係的意願,雖然在重啟政改等大題目上未能帶來驚喜,但就教育施政、引入檔案法、改變中央政策組角色等等顯示了相當開放和正面的態度,是個好開始。修補關係首要提高互信過去5 年,梁振英以鬥爭為綱,朝綱敗壞,問題叢生,行政當局與立法機關的關係惡劣到極點。在林鄭月娥當選行政長官後,部分官員的態度已較前從容,政圈氣氛也隨着政府換屆而有所改變。然而,即將卸任的梁振英作風依舊強悍,一連串針對立法會議員的法律訴訟接踵而來,連一些無關政治的議題如小三TSA(全港性系統評估)╱BCA(基本能力評估),也刻意對着幹,既嚴詞拒絕林鄭暫停今年全面評估的要求,更無視36名議員不分黨派的聯署呼籲。不管梁振英的主觀意圖為何,其客觀效果只會是維持社會對立狀態,難以紓緩。要改善行政立法關係,雙方的信任度必須有所提高。而信任度的提高,則必須有客觀的基礎。要取得突破,端視乎林太和她的新班子能否做到以下3點。尊重制度程序回應議員聲音第一,新一屆政府必須尊重香港社會既有的核心價值和正常的制度程序。過去5年,梁振英政府之所以失去社會信任,正由於政府漠視核心價值,有權用盡,不時以長官意志凌駕正常的制度與程序,港視事件、港大副校長遴選風波均是顯例。崇尚法治自由、尊重制度程序,乃是香港社會的基石,不可或忘。林鄭月娥本人也應該汲取在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風波的教訓,重視諮詢和透明度。只有當新班子重新展現香港管治的應有本色,自我制約,才可以逐步重建市民以至議會對政府的信任。第二,新一屆政府必須尊重立法會內不同的政見和陣營。事實上,不同陣營和政黨反映了社會上存在着廣闊的政治光譜。重視不同陣營的意見,實際上就是重視各方民意。因此,當議員把不同聲音和訴求帶入議會時,新政府應積極聆聽、迅速回應,乃至與議員商議解決方法,而非像以往一樣採取迴避以至輕蔑的態度,與議員針鋒相對,甚至向民選議員提出司法覆核取消議席。若新政府願意改變作風,將會是修補行政立法關係的重要一步。開放數據及提高透明度第三,新政府須提高透明度,並樂於接受市民監察,更要在制訂政策上達到與民共議。過去5年我擔任立法會議員期間,經常感到政府在不少政策上拒絕交代詳細數據和資料,阻礙議員監察政府施政。即使在議會提出質詢,官員的答覆往往是答非所問,或是帶議員「遊花園」。例如較早前我在審核財政預算時要求教育局按以往做法提供詳細的空置校舍資料,當局竟然刻意迴避,在再三要求下仍拒絕提供相關資料。議員提出質詢也難以取得相關資料,更何况是一般市民了。事實上,林太在會面時也同意,開放數據和資料是國際趨勢,政府有責任提高透明度,讓市民有足夠資訊,共商各項政策的內容和方向。這不僅可以提高市民參與度,更可在政策制訂過程中吸納意見,理順官民關係。信任是要逐步建立的,林鄭月娥的新班子倘能做到上述3點,行政立法關係便有可能解凍。林太採取的方法之一,是在上任之初,選擇市民共識最強的教育範疇,藉着尋求立法會批出50 億元額外經常開支的撥款,嘗試突破行政立法不合作的僵局。這無疑是聰明的做法,但無論如何,理順行政立法關係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在5年任期內,始終會碰到許多有爭議的事情。行政立法關係的真正改善,在於能夠在彼此爭論得臉紅耳熱之際仍能夠彼此尊重且不懷疑對方的動機。因此關鍵仍在於信任的建立,而信任必須有客觀的基礎。真正崇尚香港既有核心價值、尊重制度和程序、尊重議會不同陣營、提高透明度、回應市民關注,才可以恢復市民對政府的信任,甚至是對香港前途的信心。...

Continue Reading

【成報】陳美齡

上星期五早上,嚇了一跳,記者來電查詢我對陳美齡的看法,因為有報道說,她被邀請擔任下一屆教育局長云云,這是我從沒想過的!更沒有想過的是,社會輿論對她的評論的變化。同一個陳美齡,在這一天形象突然大變身,一下子,便出現了不少各走極端的評論觀點,非要把她定性為黑白、黃藍、是非、對錯不可。其實,她好長時間遠離香港,年輕朋友之中不少沒有聽過她的名字,對於這位「少小離家」的女士,又何須過早地套用本地現成的二分法生硬地加上標籤呢?我對陳美齡的印象較為特別。幾個月前,我與陳美齡有一面之緣。在香港電台主辦的「全港中學生聲演比賽」決賽上,我是主禮,她是評判,我隨即表示希望訪問她,而她也爽快地答應了。想訪問她,因為我知道她有異於一般香港人的經歷。四十多年前,我和一般香港人一樣,聽她唱Circle Game, 僅知道她是形象溫柔的歌手。然後她嫁到日本去了, 自此很少聽到她的消息。稍為不同的是, 我在30年前偶然看到她寫的一篇1985國際青年年的得獎論文《以歌聲呼籲和平》,是她的自述:怎麼從一個自卑的小女孩因唱歌而建立自信,怎麼退出娛樂事業轉向學習,怎麼看世界的和平與不幸,怎麼在中日的身份認同與愛恨交纏之中掙扎……很有意思,她不斷的蛻變,不斷的遷移,帶來了對成長、對世界的特別的視角。我把這篇大約七八頁的論文複印給學生們作為閱讀教材,而我也記住了這個名字。(這篇論文原著是日文,我看到的是中文版,而她本人竟然不知道她的作品已給翻譯成中文了!)去年,久違了的陳美齡的新書《五十個教育法》譯成中文出版,我方才知道她是半個教育界的同行。老實說,我對於誇耀自己對子女教育方法的著作很抗拒,但由於讀過她的舊作,使我對她的新書有不一樣的期望。看完全書,我並不完全贊同她所有的方法和見解,但她不愧是一位曾經攻讀教育心理學的母親,實踐中處處融會了不少基本理論,也有不少很有啟發的觀點。如果有時間的話,我或許會寫一篇書評。這樣一位女士,儘管我認為她並不適合領導香港的教育局,但她的獨特的經驗和豐富的學識,仍是值得我們珍視和平心靜氣對待的。平常心吧,對於我們其實仍然一知半解的陳美齡。...

Continue Reading

【星島日報】關於TSA爭議的幾點澄清——敬覆邵苑芬修女

小學校長邵苑芬修女在四月二十六日於《星島日報》發表評論文章〈一場反對BCA的鬧劇〉,有幾點需要澄清。1.關於四月十日會議首先,文中提到四月十日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的情況,指包括她在內的二十三位獲邀人士「看到一場反對BCA的『鬧劇』」,更被議員「操控『偏聽』」、「禁絕不同聲音人士發言」。作為教育事務委員會副主席,本人有責任澄清,是次會議的核心問題乃在於不符合立法會的議事規則。《議事規則》規定政府官員列席會議,但官員絕對無權廣泛邀請其他人士參與會議。其他人士若有需要列席,則須按照《事務委員會主席手冊》,由委員會邀請代表出席會議。最佳做法應該是根據《手冊》以公聽會形式邀請團體或個人,就某事項向委員會提交意見書及作口頭申述。事實上,不論民主派(包括本人)及建制派的議員均有公開清楚表明,議員尊重當天特地到訪立法會並準備列席的所有人士,但認為立法會不能開此先例。根據翌日的報章報道:「經民聯石禮謙也說希望召開公聽會,不是只聽政府講,也要聽社會講。獨立謝偉俊認為,如議會程序不正確,不能接受團體發言,主席邀請代表發言時宜慎重,不應隨便開先例。民建聯李慧琼則建議讓委員投票決定是否容許代表發言。新民黨葉劉淑儀認為,即使建制派做主席也不需要『盲撐政府』,主席應獨立,而非成為政府工具;若舉辦公聽會,平衡雙方意見,觀感上會較好。」因此,委員會絕非「偏聽」,而是議員要緊守《議事規則》,不能明知而容許不符合程序的會議繼續進行。上述要點,本人已於會議後兩天以書面形式向二十三位獲邀人士(包括邵修女)詳加解釋,並附以相關條文,希望各位理解箇中原委。委員會亦安排五月八日舉行公聽會,保證所有持不同意見人士均可參與,議員絕不會「偏聽」和「禁絕」不同聲音人士發言。2.關於教協問卷調查邵修女又指責教協早前一個小學校長問卷調查為「有心誤導」、「不曉計數」。作為教協副會長,本人亦有責任再次解釋清楚,教協就TSA爭議一直採取專業的態度。我們過去六年已完成四次「TSA問卷調查」、舉行至少兩次TSA研討會,並出版評論文集。本人完成《TSA政策實施研究》,並在網上公開(https://goo.gl/MHQ5OX),歡迎討論和指正。要評價上述的問卷調查,宜對該調查的背景和脈絡有所了解。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於三月一日,在立法會發言時指「已經有超過百分之九十九的公營學校安排參與研究計畫的評估部分」,讓人以為學校都願意參加。不過,根據前一天的傳媒報道,引述「消息人士」表示,有百分之五的官立及津貼學校表示不希望讓學生應考。但根據我們的了解,小學對這次TSA全面復考意見分歧,於是教協即日向全港小學校長發出問卷,驗證局方的說法有否誤導。我們於隨後短短兩個工作天共收到七十一所學校回覆,當中有二十六所表示不願意參與今年的小三TSA、二十三所表示沒有意見或未決定,只有二十一所表示願意參與。結果顯示,願意參與的學校比例不足三分一,與教育局暗示的所謂百分之九十九願意參與的說法相距甚遠。該調查清楚反映,局方沒有尊重不願意參與「研究」的學校意願。另外,該問卷可以自由填寫不願意參與的原因。不少校長回覆指,他們沒有途徑表達不參與的意願。亦有校長感謝教協為學校發聲,否則,公眾會被誤導以為學校真的百分百同意復考。難道這些學校的意見不應被公眾知悉嗎?難道教育界又容許這種「偏聽」和「禁絕」嗎?教協一直以專業態度對待TSA爭議,不少學者、專家和同工都同意我們的意見,與我們同行。事實上,量化研究的特徵在「可重複性」,是可以通過重做證明其可靠性的。假如有朋友認為該調查有問題均可進行同樣的調查,驗證教協的調查結果。3.關於其他指控本人亦必須就邵修女於三月十六日刊於《星島日報》的文章〈回應扭曲TSA之言論〉作簡單回應。文中指責「一群家長在教育界立法會議員領導下……」、「學校校長收到立法會議員帶有近乎恐嚇言詞來信」,但並無提出實質的證據。本人為立法會唯一教育界代表,其實不可能「領導」有獨立思考的家長們,更沒有對任何人作出任何形式的恐嚇。如果真的「恐嚇」校長,一定會令教育界譁然,這是不可能。教協和我本人絕對尊重不同人士發表不同意見。如果認為教協的工作有不足之處,我們歡迎任何實際而具體的意見,共同以專業態度進行討論。...

Continue Reading

【信報】現屆政府對教育「三不」態度

立法會正審議新年度的《財政預算案》,教育佔政府經常開支的比例再創回歸以來新低,公眾對教育局局長的評價同樣跌至谷底。總結現屆政府對教育的投資和界內的訴求,可用「漠不關心、置之不理、避而不談」這12個字來形容,簡稱就是「三不」。漠不關心中小學教師團隊首當其衝,工作量嚴重超標,合約的顛沛流離,年輕的成為教育現場的過客;教育界人心不穩,青黃不接。要求改善教師編制,應付教師不斷新增的工作量和壓力,從而吸納年輕教師、穩定教師團隊、提升整體教育質素,可是教育局漠不關心。我們爭取延續「自願優化班級結構」計劃及「三保」措施,凍結中一班數,確保中學人口下降導致學校縮班及面對超額教師的困境可以「軟着陸」,教育局愛理不理;對於接連有學童自殺,我們認為小學必須至少有一名常額社工和輔導人員,並檢視中學社工人手,教育局更充耳不聞。教育質素如何,取決於教師質素如何。對於幼教界質素最關鍵的幼師薪級表,教育局置之不理,極其量只是向已到頂薪的資深幼師提供兩年過渡期津貼;在職業沒有保障的情況下,對留住資深人才和穩定團隊發展皆沒有好處。小三TSA的重大爭議,也源於政府自把自為,罔顧學界和家長的反對聲音。置之不理事實上,教育範疇急須解決的事項多不勝數,例如低於標準校舍的重建和重置、增加行政人員、文憑教師轉職學位教師、檢討小學人事編制和薪酬架構、開設資訊科技統籌員職位、全面檢討「整合代課教師津貼」、回復發放廣泛閱讀計劃津貼、把冷氣納入標準設施等,這些配合教育政策發展,甚至是學校基本需要的措施,有些所費不多,何以教育局對本應是夥伴的學校一直毫不眷顧?避而不談教育施政不得人心,公眾對教育制度的極度不滿,非一朝一夕形成,更不是借頻頻外訪取經可以「補底」。本來,透過與業界多溝通,問題雖不一定能夠完全解決,但總可以加深了解、收窄分歧。像最近的TSA爭議,來自不同黨派的36位議員去信約見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結果他只向議員們拋下一份教育事務委員會文件,對議員避而不見,連同不少財政預算開支的提問,教育局也多是避而不答。教育界經歷多年的痛苦後,期望新政府可帶來曙光。林鄭月娥承諾,立即每年增加50億元新增教育經常開支,包括改善中小學教師編制、把短期合約教席轉為常額、訂立幼師薪級表、增加對融合及特殊教育的支援、改善學校軟硬件設施、資助高中畢業生升讀自資學位課程等,這些都是教協會和我多年來向政府提交的方案,說明了我們的訴求,非不能也,實不為也。來者可追前者已矣,來者可追。除了上述的50億元,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昨天(4月26日)突然在立法會表示,決定把額外的180億元盈餘作為教育用途,包括加強高等教育界的學術和科研發展資源。不知道是否需要透過換屆才能解決問題,但我們已經對50億元新增教育經常開支撰寫了初步建議,準備向林太提交,我同時會就這些額外的新增資源約見教育界不同的持份者,務求在界內尋求最大的共識,合力為教育界換上新的一頁。...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教書快樂!

有記者問我,在議會快樂,還是教書快樂?我毫不猶豫地回答:教書快樂!議會生涯不快樂,也許是命運不好,這幾年碰着一個不願意聽取民意的官府,希望未來會有好轉變。而教學生涯之中,教中學的日子,又比在教大專的日子更快樂。雖然在大專的教學擔子輕得多,自由度也大得多,不過,與學生見面的機會很稀疏,大部分同學都是一周只見一次,每次兩個小時,而且是大班講課。很多時,每個課程大約只有十節課,還沒有記住樣子,還沒有叫過名字,課程就已經結束了。因此,議會生涯比不起教書快樂,而教大專又比不上教中學(當然,教大專又有另一些樂趣)。還記得第一年教書,做中一級的班主任,卻與中四甲班的學生最熟絡,原因無他,接觸的時間實在太多了。當時校方安排這個班修讀六個公開考試科目,我負責教中國語文和中國文學兩科,六佔其二──每天七節課之中,少者兩節,多者三節。終於有一天,有一位同學向我說:「葉Sir,每天見你比見『老竇』的時間還要長啊!」幸好說時帶著笑容,看來還不至於太討厭。我要學生寫周記,寫甚麼都可以,但我不要流水帳,每篇都要起一個題目,確保有一個中心內容,一來練筆,二來也是師生的紙上交流。周記的字數不限,開始時,有些同學只寫一兩行,也無不可。我會像批改作文般勾出錯別字,指出病句,要他們改正(改正一次而已);但最重要的,是回信。於是周記成了我和同學之間的通信,建立信任之後,有些同學開始把生活經歷和感受寫出來,愈寫愈長,最長的是一口氣寫了十頁之多!感謝當年學生們打開心扉,讓我分享他們生活中的甜酸苦辣,也願意聆聽我的回覆與分享。我不一定有甚麼真知灼見給予指導,但我相信每一個年輕人在成長歷程中,都需要有值得信賴的成人同行。而我作為老師,能夠與那麼多年輕人的心在一起,不是很幸福嗎?許多年後,很多同學都驚訝於我記得他們當年那麼多的細節,儘管有些我只教過一年──但這樣相知一年,確實勝過好多人相交十年啊!...

Continue Reading

【成報】立法會音樂會

新年以來, 立法會舉辦過兩次音樂會,都是由中小學生的樂團演出,十分精彩,這得感謝立法會秘書處的構思和努力。立法會的主要功能是議事,往往給人一種嚴肅、沉悶的感覺。其實立法會還有一個功能,就是公民教育,每年都有不少市民通過實地參觀,了解立法會的運作。有時,在立法會的地下大堂,會看到一團又一團的參加者,有些是某區的街坊,也有些是中小和幼稚園學生,更有不少是「散客」,在不同的角落取景拍照。想不到這個平日空蕩蕩的地下大堂,可以變成一個優雅的音樂場地。那階梯自然變身成為演出的「舞台」,牆上立法會的徽號和抽象的風景畫變成了不錯的背幕。最難得的,是那五六層高的玻璃牆,讓春夏的陽光透射進來,令整個畫面更加開闊明朗。那些抱着琵琶二胡或各色提琴之類的中小學生們,就在這個搖身變成的演奏廳裏,佔滿整個「舞台」,使勁地拉出美麗的旋律,敲打動人的節奏。我想,單是這個場地所帶來的特別經驗,對這些年輕人而言,已經非常有意思了。在立法會工作的人們都可以前來欣賞,議員、工作人員……平日湮沒在文牘和會議中的各種人們,偶然在午飯前後,到這個特別的演奏廳欣賞由年輕人演奏的音樂,特別心曠神怡。大家都站着,在「舞台」前自然地圍成一道弧形的曲線,近距離地欣賞年輕人的演奏。每次都有記者問我會不會演奏樂器,真慚愧,如果懂得就好了!我在看着年輕人飛快地拉撥着琴弦,都不禁讚歎與羨慕,心想,如果能夠像他們一樣,一管,一弦,就可以創造出千變萬化的優美的旋律,那多好啊!做不成演奏者,做一個欣賞者,也是很不錯的。立法會的同事說今後還會邀請其他學校來演出,期望着在這個特別的演奏廳裏,聽到更多年輕人優秀的演出。...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