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報】關注學校無障礙設施不足問題

近月我出席區域校長會的會議,席間一位校長提起,現時仍有不少校舍的無障礙設施不足,連年未有改善。過去兩年我曾走訪多間未有升降機的學校,當中有學校曾經邀請坐輪椅的嘉賓來校分享,卻由於缺乏升降機,只好讓熱心的學生合力連同輪椅把嘉賓抬到四樓禮堂,過程雖然感人,但卻不無危險性。還有一次訪校,我得知一位患有大肌肉發展不良的學生,由於不欲轉校,堅持每日四次上落共百級樓梯。種種情況都不甚理想。 為甚麼學校增設無障礙設施變得那麼困難? 2012年,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成立改善殘疾人士無障礙通道及設施小組委員會,跟進為殘疾人士提供無障礙環境和設施的事宜。根據教育局提交的文件,當年有140間公營學校沒有升降機。扣除單層建築、已計劃重建或重置,以及已獲批加建升降機的學校,局方承諾會為餘下的119所學校研究加建升降機的可行性。及至去年12月,教育局回覆本人在立法會的質詢時解釋,正處理74所學校加建升降機的申請。可是,教育局以工程複雜和費用高昂為理由,限定每年只為五至六所學校加建升降機,令學校連年都無法提供無障礙設施,罔顧使用者的需要。 教育局若以資源有限,年復一年地拒絕學校加建升降機,實在難以服眾。事實上,現有法例和有關的《教育實務守則》已有清晰指引,要求負責機構必須提供合理方法讓殘疾人士進出處所,除非能提供合理的理由,否則如有人感到受屈,可提出民事訴訟。另外,如果有殘疾學生因學校缺乏無障礙設施,被迫放棄入讀或要轉校,此舉不但與融合教育的政策背道而馳,更有違反《殘疾歧視條例》之嫌。 以上行動不便者遇到的障礙,絕對是有方法解決的。正如現時的政府建築物和公共服務機構,例如醫院、屋和港鐵,以至行人路等,大部分已透過改建或加建,提升無障礙設施,方便有需要人士進出及使用設施;各政策局亦有推行無障礙統籌制度,安排專人負責改善處所通道,並進行定期審核檢查和處理投訴,確保轄下場地提供適當的無障礙設施。我將在立法會展開跟進工作,希望政府改善現況,盡快為有需要學校加設無障礙設施。 ...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嫌疑人的權利應受保障

近日林子健聲稱遭人擄走、禁錮和毆打事件,引起公眾和傳媒廣泛關注。事情發展其後峰迴路轉,當日報案的林子健於上周被警方拘捕,及後更被控以明知地提供虛假資料以誤導警務人員罪,公眾對此事議論紛紛。 違無罪推定原則之嫌 執筆之時,「林子健案」仍有眾多疑團未解,本文並非要討論「林子健案」的內容,我認為事情真相未明下,不適宜對「林子健案」作任何判斷,事情真相應留待警方繼續作出深入調查;可是,警方處理「林子健案」的過程,不少做法令人難以理解,更有可能令公眾感到警方的做法有「未審先判」之嫌。 林子健被捕後,警方迅即於當晚凌晨3時會見傳媒。過往,警方急於會見傳媒,通常是要發放迫切或重要的信息,可是,當晚西九龍刑事總部鄭麗琪警司會見傳媒時,未有透露更多有關案件的實質進展,反而會見記者時突然話鋒一轉,表示「虛稱被非法禁錮是很嚴重的罪行,不單嚴重浪費警力,亦引起不必要市民恐慌,我對此行為強烈予以譴責。」 可是,當時林子健仍未被警方落案起訴,也未經法庭審訊,而警方亦未有進一步展示掌握哪些確實證據,在這個時候便作出公開譴責,客觀上影響社會對嫌疑人的觀感,甚至亦有違反「無罪推定」原則之嫌。 簡單來說,「無罪推定」原則是指疑犯未由法庭判處罪成之前,必須假設為清白,這是普通法體系下保障公義和人權的重要原則。《基本法》第87條亦訂明「任何人在被合法拘捕後,享有盡早接受司法機關公正審判的權利,未經司法機關判罪之前均假定無罪。」警方未落案起訴嫌疑人時便以「嚴重罪行」和「強烈譴責」等字眼形容事件,不僅未有尊重「無罪推定」原則,對嫌疑人也不公平。 事實上,警方於作出拘捕時便高調譴責嫌疑人及其行為,這類情況並不多見。舉例而言,警方處理其他案件,例如販賣毒品等嚴重案件時,會否於拘捕嫌疑人後高調透過傳媒作出強烈譴責?警方又會在哪種情況下才會在法庭未審訊,甚至警方仍未落案起訴嫌疑人的情況下便作出嚴詞批評?今次鄭警司的言論,又是警隊哪個層級作出的決定? 拘捕程序應公平公正 有論者認為,警方當日是譴責虛報案件這個行為,而非譴責嫌疑人。然而,警方選擇於拘捕嫌疑人後便在其住所樓下高調作出譴責,加上虛報案件跟其他罪行有所不同,只有身為報案人的林子健才可以是此案的嫌疑人,因此警方當日的言論難免令人相信矛頭是直指林子健本人,客觀上亦會增加嫌疑人承受的輿論壓力。 就以上種種疑問,我已去信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要求作出回應。我認為不論嫌疑人最終是否有罪,他們被捕和審訊過程的基本權利,必須得到保障。 公平審訊和「無罪推定」原則受到《基本法》、《香港人權法案》以至眾多國際人權公約的保護;至於「林子健案」的真相,我期望警方繼續調查下可以早日水落石出。無論事情真相最終如何,我們亦應重視嫌疑人的基本權利,並應確保拘捕期間的程序公平公正。...

Continue Reading

【成報】自發自主

最近一間小學的管理問題引起了軒然大波,教育界開始談論所謂「校本管理」的利弊問題。本欄不談政治政策等大問題,但「校本管理」中的自主精神,卻勾起了不少我在中學執教時的回憶。我曾在三間中學任教,在第一和第二所學校任教時,尚屬新丁,而且位居最低層,談不上甚麼管理,關心的只是課室裏的教學問題,以至一個個活潑潑的學生。轉到第三間中學任教時,因已有一點經驗,被委托為「主任」。不過,當時仍然年輕,憑着一點理想和熱情,也因為校長的信任和放手,我便與一些志同道合的同事在一起,「自把自為」做過不少新嘗試。有一年,我被編排負責整個中二級,與六七位班主任一起緊密工作。我們當年在全級大宿營裏厲行禁煙,結果還是有多名女同學被查出違反禁令,於是我們為這幾名女同學度身訂做一個密集的輔導計劃,群策群力,找生物科老師為她們做實驗,讓她們看清楚尼古丁對內臟的壞處;安排她們靜心做功課的時間,訓練她們的自我控制力等等……已經二十多年了,內容細節已開始淡忘,也實在不肯定是否為這群女生帶來甚麼好的影響。但那一群同事的合作精神,至今仍是令人緬懷的。又有一年,學校開辦預科,我和幾位同事一起負責。我們很希望新的預科能夠辦得成功,於是密密地開準備會議,由招生、迎新日、開課、迎新營以及組長營……一路走去,都是前人沒有走過的路。由目標的訂定,到具體的執行,我們都是盯着學生的特點──那年我們主要招收了一批外校生,目標是讓他們在最短時間內建立歸屬感,建立起對學校的信心。我們首次與同學們在校內過夜,師生共同談天說地。我們讓他們自己推動屬於他們的迎新營……那兩年過得非常充實愉快,我們也自覺相當成功。兩年後,學生預科畢業,我問其中一位同學的感受,她說過去在舊校五年從來沒有像這樣受到重視過。我知道,這完全是一群老師超常付出的結果。回想起來,校長對我和同事自發做的這許多事情,完全沒有干涉過,一切都是自主自發,自我問責。我深信校長當年絕非不聞不問,但既然手下樂在其中,他便放手好了。從旁觀察,任其發揮,在某些情況下,也可能是一種良好的管理方法。...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從興德事件淺談校本管理制度缺失

興德學校事件可以更早地處理嗎?教協會於本年2月收到學校教師投訴,指校長管治手法出現問題,我們了解後認為如投訴屬實,極有可能引發校政危機,於是即時致函教育局並多次促請其積極處理。當時,老師的主要投訴為:一、不尋常的學生名單:學生兩年內共有近30位學生全年沒有上課,懷疑學校未有按規定向教育局申報缺課個案,也有多取公帑及欺詐之嫌。二、制訂不合情理措施:強迫教師請病假後及不論原因遲到出席校務會議,都要以餅卡或現金補償,又經常以學生利益為由,安排教師連續10多天上班。三、無視私隱監控教師:在學校多個地方安裝遠超需要的高清閉路電視,並且連接到校長的手提電話作出即時監控。四、違規聘用校長助理:經常沒依據正常程序招聘及晉升教職員,及後更發現聘請一名有刑事紀錄且遭教育局吊銷註冊教師資格的校長助理。五、課堂時間到關口招生:於上課時間要教師到邊境關口派發招生傳單,嚴重影響課堂安排,罔顧學生學習需要。六、校長濫權欺壓教師:經常要教師寫悔過書或事件簿,給老師帶來巨大的精神壓力,教師離職率極高,有些甚至學期中段離職。及後,學校再發生多宗事情,包括在2月25日的家長座談會中,不讓家長與老師發言而宣布為非法集會及報警、拒絕教育局官員列席學校會議、向多位老師多次發出口頭及書面警告、不按規定即時解僱兩名正放取病假的老師等等,由於還有一些事情可能涉及其他執法部門的介入,暫不一一細表。校方沒採取合作態度看到這裏,讀者或會疑惑,為什麼一所受政府資助的學校,可以做出這些荒謬和離譜的行為,教育局不會制約和監管的嗎?其實,這跟「校本管理」有關。政府於2005年修訂《教育條例》,透過下放權責,以校本管治架構形式,讓學校有更大的自主權和靈活性來管理校務,學校要設立法團校董會,自行制訂學校的教育政策。簡單而言,法團校董會就是以受託人身份獲取政府的經費來管理學校,與過往教育局有頗大權力監管學校不同。雖然《教育條例》規定每間學校的校董必須註冊,法團校董會也須確保學校的管理令人滿意,但政府沒有對校董有學歷和資歷的要求,更不用說需要他們修畢教育證書,了解學校運作;校董雖不受薪,但又擁有極大權力,有些並不熟悉《教育條例》及管理學校撥款的《資助則例》,甚至以僱主心態行事,權力沒有受到適當的制衡。在校本管理制度生效後,就算校董會嚴重違反規定和管理不善,教育局擔心學生受到影響,一般不會採取強力措施例如削減資助或收回辦學權,大多只會提醒或警告,阻嚇力實在不足。由於興德學校的情況極其嚴重,校董會和校長對教育局沒有採取合作的態度,致令教育局罕有地委派多名校董匡正管理。放權學校的校本管理制度推行12年,校董會的不恰當管治也有發生,現在是時候進行深入檢討,讓權力和公帑得到合理運用,避免擴大制度的缺失。...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加快為殘疾學生掃除障礙

「對於大多數有肢體傷殘的學生而言,他們要克服的第一道難關,就是要找到可使用的通道。」類似平等機會委員會形容有這種障礙的公營學校,估計全港約有70間,部分原因是校舍環境限制,更大部分原因是,教育局每年只限為5至6家學校加建升降機。殘疾學生因學校缺乏無障礙設施,被迫放棄入讀或要轉校,此舉不但與融合教育的政策背道而馳,更有違反《殘疾歧視條例》之嫌。 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2012年成立的改善殘疾人士無障礙通道及設施小組委員會,跟進為殘疾人士提供無障礙環境和設施的事宜。根據教育局提交的文件,當年有140家公營學校未設有升降機,扣除單層建築、已計劃重建或重置,以及已獲批加建升降機的學校,局方承諾會為餘下的119家學校研究加建升降機的可行性。及至去年12月,教育局回覆筆者在立法會的質詢時解釋,正處理74家學校加建升降機的申請。 教育局以工程複雜和費用高昂為理由,限定每年只為5至6家學校加建升降機,令學校無法提供無障礙設施,是罔顧學校的需要。儘管《殘疾歧視條例》規定,教育機構不得歧視有殘疾的學生,並須為有特殊需要的學生提供合理的遷就,除非此等遷就對該機構造成不合情理的困難;但殘疾學生若明知學校缺乏無障礙設施,又怎能不考慮這「第一道難關」? 過去兩年,我先後走訪10家未有升降機的學校,深切體會學校加建升降機的需要和迫切性,例如早前有學校邀請一位因意外導致下半身癱瘓的運動員,向同學分享他的勵志故事,學生只能合力連同輪椅把講者嘉賓抬到4樓禮堂,過程雖然感人,但卻不無危險性。還有一次訪校,一位患有大肌肉發展不良的小六學生,由於不欲轉校,堅持每日4次,辛苦上落5層共百級樓梯。 以上行動不便者遇到的障礙,絕對是有方法解決的。正如現時的政府建築物和公共服務機構,例如醫院、屋邨和港鐵等,大部分已透過改建或加建,提升無障礙設施,方便有需要人士進出及使用設施;各政策局亦有推行無障礙統籌制度,安排專人負責改善處所通道,並進行定期審核檢查和處理投訴,確保轄下場地提供適當的無障礙設施。 事實上,現有法例和有關的《教育實務守則》已有清晰指引,要求負責機構必須提供合理方法讓殘疾人士進出處所,除非能提供合理的理由,否則如有人感到受屈,可提出民事訴訟。教育局若以資源有限,年復一年地拒絕學校加建升降機,又是否合理? 政府推動全校參與模式的融合教育,不僅要在課程作出調適,硬件設施的配合同樣是必不可少;加建升降機,更是建立無障礙校園的重要一步。...

Continue Reading

【明報】委任蔡若蓮 嚴重破壞教界與政府互信

雖然已有足夠的心理準備,知道壞消息有機會到來,但當政府發稿公布教聯會前副主席蔡若蓮獲委任為教育局副局長之際,心裏仍然滿是不安和遺憾。筆者懷疑,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委任蔡女士一事上有否猶豫?因為她清楚明白,蔡女士極具爭議,主流的社會意見和教育界都反對這項任命,倘若她一意孤行逆反民意,結果必然會破壞以至摧毁與教育界的合作和互信基礎;但另一邊支持甚或推舉蔡女士的人士,不少來自建制,有權有勢,得罪不了。最後,林鄭選擇了離棄民意,殊甚可惜。本來,林鄭在選舉期間及當選後在教育界開了一個不錯的局面,包括清楚表明不會續任劣迹斑斑的吳克儉為教育局長、出席由教協會主辦的教育界選舉論壇——這也是唯一一場3名特首選舉候選人參與的業界論壇——以及吸納教育界的意見並兌現選舉承諾,在上場後立即增加教育的經常開支等等。這些舉措,讓教育界對新政府有所盼望,尤其經歷了過去5年的撕裂和分化的痛苦時期。林鄭在當選後提出「管治新風格」,強調用人唯才、與民共議及釋出善意,給人希望,本來這些都是好的管治準則。可是,蔡女士的委任便徹底與這些原則背道而馳。當有傳媒報道蔡女士有可能獲委任時,教育界即時自發啟動聯署及一人一信方式,表達對蔡女士獲委任的憂慮和不滿,聯署的參與人數超過17,600,當中近6000人來自教育界。另外,不少知名人士、民間團體、學生組織及政黨亦公開表達不認同這項任命,反映蔡女士普遍不為社會及教育界接受。根據蔡女士的工作經歷,她過去在教育局只擔任中層職位,職責範圍甚為狹窄;不少校長跟筆者說,她出任中學校長一職亦年資甚淺,並無突出表現,遑論在校長之間建立什麼聲望。還有,她在去年立法會選舉期間多次違規拉票,並且被選舉主任裁定投訴成立,可能涉及觸犯法例,選舉主任要將個案轉交警務處跟進,在在反映她的個人操守亦受到質疑。而最終她在立法會選舉(得票率僅為28.3%)以至選舉委員會選舉(得票率更跌至23.2%,居第32位)敗選,均反映蔡女士的立場和表現,在教育界中不獲接納和認同。而最令社會憂慮的,是蔡女士過去長期擔任副主席的教聯會,曾經不當地推行國民教育,並多次出版偏頗的教材或資料套,其中最為人關注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更誇張地以「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來形容現時的中國大陸政府。筆者必須強調,我們並不反對國民教育,讓學生正確認識國家是應該的,但我們反對以偏頗、扭曲和不全面的資訊及以情緒灌輸的形式來進行國民教育。教聯會作為民間團體,他們的政見和操守如何,我們管不了;但現在政府委任該會的前副主席(剛辭任)出任教育局問責制官員的第二把手,讓她擁有了政府的實權,可以直接制定並執行教育政策。於是,社會還能不擔憂她在教育政策和資源分配上有否傾斜?她會否以專業為先的原則去處理教育事務?以至她有否肩負額外的政治任務?林鄭摑教界選民一巴也自打嘴巴林鄭一直宣稱政府必須以專業領航,但問題正正出現在教育的專業層面上,讓人擔心從外給安插了一名有政治目的的人士,直接進入教育的決策核心。林鄭的做法不僅摑了教育界選民一巴掌,其實也是自打嘴巴!事到如今,筆者作為立法會教育界議員及教協會副會長,將會一如既往,在議會內外為學生、教師、家長以至社會整體利益,爭取改善教育施政。同時會因應新的形勢,嚴格監察政府施政,特別是在推動國民教育時會否偏頗、扭曲,在資源分配及人事任用上會否出現偏私,以及在日後有否推出與教育專業相違背的政策等等。我們更要呼籲政府上下應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公務員必須秉持政治中立的原則;更呼籲廣大教育工作者緊守崗位、提高警覺、恪守專業,守護孩子、守護我們的核心價值。...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字典

手邊有幾本大型字典和辭典,例如《辭海》、《辭源》,都是動輒千多頁的「硬東西」,打開來看,蠅頭小字,密密麻麻,填滿了一頁又一頁。 真難以想像,在前電腦年代,一代又一代的前輩們是如何把這些巨型工具書編纂出來的?日本電影《字裏人間》為我們提供了一些視覺的上的線索,那些大型工具書的編輯室應該是堆滿了書和卡片,堆得到處都水洩不通吧。 今天進入了電腦世代,大概已經沒有人再抄卡片了。我在上世紀八十年代進入大學中文系,還見識過抄卡片的工夫。那年代的學者做資料搜集工夫,就是抄卡片,一張卡片就是一條資料。一篇好的論文,等閒要抄幾百張卡片,有些老師為了更有系統地儲存這些珍貴的卡片,特意訂購收藏卡片的小木櫃,好讓卡片可以分門別類,依某種特定次序(如筆劃序)排列好,以便有需要時拿出來使用。而事實上,並非每一張卡片都是有用的,有許多卡片終其一身都難以派上用場,只是白抄而已。 而編字典辭典呢?相信需要更多更多的卡片,一張卡片可能是一個字詞,也可能只是字詞的某一個義項而已。每張卡片都抄滿資料,為了確保資料準確,一定塗塗抹抹過許多次。到底編一冊一千頁的字典辭典,所使用的卡片,會否超過一百萬張呢?再加上塗塗抹抹、不斷修改,那一百萬張卡片到底代表了多少勞苦和心血呢! 不過,時代畢竟變了,無論當年如何艱苦地編訂,到了今天,不少字典辭典都被冷落了,尤其是中文字典和辭典仍然使用部首檢索的編排方法,「編」字查「糸」部,「排」字查「手」部,還有許多不清不楚要數筆畫查「難檢字部」,相信許多年輕人都不明所以,望「典」生歎了。 較為現代化的,如內地出版的《現代漢語詞典》,採用拼音編序,非常便捷,和英文字典很接近了。可是,難題來了,首先得要懂得唸這字,還要知道它的普通話拼音,才能使用。例如弭兵的「弭」字,大多數人查字典就是要知道它的讀音,如果已經知道它唸做mǐ,查字典的理由就沒有了一大半了! 進入電腦世代之後,我們仍然需要字典和辭典,但更多人會到網上去查了。台灣編的網上《國語辭典》,我便經常使用。而且網上查字典辭典,可以使用不同的輸入法,方便極了。 不過,印象之中,網上的字典辭典的審訂校對工作往往沒有實體書那麼嚴謹。編輯部大概不再抄卡片了,copy and paste,方便得很,但也錯得更多、更快!...

Continue Reading

【信報】為自資學生提供平等學費補助

上星期,立法會財務委員會通過36億元教育新資源,這是整個教育界多年來爭取得來的成果。撥款所涵蓋的項目,讓不少教育持份者受惠,包括幼稚園、中、小、特殊學校和大專師生。儘管如此,措施之中仍有不少細節並不完善,甚至帶來相當大的爭議,其中一個焦點是,教資會資助院校轄下自資部門(八大附屬院校)的學生應否與其他自資院校的學生一視同仁,獲得3萬元學費資助?資助學生方向正確香港現行的高等教育制度,一分為二。一邊是八大的資助課程,政府的資助比例甚高,每名學士課程學生每年的學費約4萬多元,但平均單位成本已接近30萬,其間的差額就是政府的資助部分。另一邊則是自資院校課程(包括八大附屬院校),儘管學生水平和課程質素均有一定保證,但這些課程並沒有獲得政府資助,學生要捱貴學費,每年六、七萬以至10多萬的比比皆是。不少學生讀完4年自資學士課程,已經一貧如洗,「學債」纍纍。學生讀書,既有個人得益,也有社會回報,提供一定資助是非常合理的。有見及此,我們由2013年開始,每年均向政府建議,為自資課程學生每年提供3萬元學費資助,以減輕學生和家長的經濟負擔。我們的建議是以人為本的,因此並無八大附屬院校和其他自資院校的區分。可惜過去幾年,梁振英政府對民間的建議均不聞不問,直到新政府才採納這個建議:由下學年起,向修讀指定14家合資格專上院校開辦的全日制、經本地評審本地和非本地自資學士學位(包括銜接學位)課程的合資格學生,提供每年3萬元的免入息審查資助,估計每年可讓約35000名學生受惠。這能夠紓緩自資院校學生的經濟負擔,新政策的方向是正確的。製造新的不公平可是,新政策只資助就讀14家指定自資專上院校的學生,無疑忽略了八大附屬院校中也有自資課程,就讀的學生也同樣遇到財政困難,政府何以厚此薄彼呢?雖然在八大附屬院校就讀自資學位課程的學生數量,只佔全部的大約五分一,但政府總不能因為他們只屬少數而不予理會,這令不少學生和家長感到不公平!政府的解釋是,當局希望自資院校與資助院校兩者都能健康發展,亦需時釐清自資界別和資助界別的角色,所以現階段不宜放寬資助範圍云云。這個解釋相當牽強,難以服眾。世人都不難明白「不患寡,患不均」的道理,只向部分人提供資助是難以令人接受的。因此,我在立法會財委會會議上提出一個補救的建議,促請政府於最短時間內完成對八大附屬院校的角色和定位的檢討工作。檢討結果離不開兩個答案:一、假如當局最終認為八大附屬院校應該繼續開辦自資學士學位課程的話,就應該以經常性開支向就讀該等課程的學生給予相同的3萬元資助;二、假如當局認為八大附屬院校不適宜開辦自資學士學位課程的話,也應該以「一筆過撥款」的方式,向現時的學生提供相同資助。只有這樣做,政府才可以表明其資助學生的政策是以學生為本,一視同仁,紓緩他們的財政困難,更圓滿和公平地貫徹政策的目標。我相信,這個補救方案會令政府免卻歧視之譏,也可減少不必要的社會怨氣,會得到社會公眾的歡迎。...

Continue Reading

【成報】興趣由故事開始

中文好,是怎樣培養出來的呢?建議你不妨在老同學聚會中問一問,中文最好的那些老同學應該會告訴你:與中文科的關係不大。 事實就是這樣,單純靠中文科是培養不出中文高手的!小時候每年背的十幾篇課文,分量太輕了,單憑那一點點東西,就想培養出一個小作家、一個小閱讀家,別妄想了!如果與中文科真的有關係的話,往往是中文高手會告訴你,他們的中文能力都是靠課外閱讀回來的。有一部分是愛上了詩詞,把唐詩三百首都背爛了,中文怎麼會不好?但更多的是喜歡有情節的故事,因為故事而愛上閱讀,例如成語故事、傳記故事,而最多的,是讀小說。 在九流十家之中,小說家是「不入流」的,卻是最令年輕人神往的。拿起一本小說,便進入了作者的經驗和想像世界,而且跌宕起伏,一走進去就難以自拔,非讀完不可。因此「不入流」的小說是吸引年輕人進入閱讀世界的最厲害的藥引,有些父母禁止孩子讀小說,認為不屬「正經」的書,硬要孩子反覆溫習枯燥的課本,扼殺了不少孩子的閱讀興趣。 然而孩子天生有瞞騙父母的本能和本領,有些老同學可能會告訴你,他們是拿着小電筒在被窩裏看完金庸的,又有一些是在茅廁裏讀完梁羽生的……千奇百怪,不一而足。當然,在我們那個年代,大多數父母是不大理會子女教育的,看到孩子拿起書本已經求之不得,又怎會嫌三嫌四呢?於是有些老同學會告訴你,他們拿着利是錢去買第一套《三國》《水滸》,去圖書館借一本又一本亦舒、瓊瑤,當看完一本,意猶未盡,便是掉進閱讀的泥沼中無法脫身之時──中文好,大部分人就是這樣學出來的。 他們一心追求的只是趣味,或許從沒有想過要學好中文。但語文這回事,沒有其他捷徑,唯一的方法就是多讀好書。當一個十二三歲的年輕人一口氣把五大冊的《射雕》讀完之後,那閱讀量已經超過整個中學課程的課文的總和了。讀完《射雕》,再讀《神雕》;讀完金庸,再讀其他……比起那些不讀課外書的同學,他們的中文怎能不脫穎而出呢?...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政治民生並不對立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甫上任,隨即到立法會舉行答問大會,交代她未來的施政大計,包括由教育界、家長和學生多年爭取的36億元新增教育經常性撥款。當行政與立法關係、社會和政治氣氛似有緩和,而撥款正在進入最後審議之際,4名立法會議員被法院裁定宣誓無效,喪失議員資格,令政治氣氛立即逆轉,連原本廣受教育界和社會支持,並可獲順利通過的教育撥款,也出現不少變數。以司法改變立會選舉結果上任特首梁振英入稟法院提出司法覆核,要求高等法院宣判4位議員宣誓無效,剝奪議員資格,是以司法手段改變立法會選舉結果,違背選民意願之舉。宣誓案以人大釋法對《基本法》加諸的重新演繹作為判決基礎,更令香港的法治和民主帶來極其嚴重的衝擊,影響深遠。面對新一輪政治風暴,有人主張要全面在議會抗爭,跟政府全面不合作。這種憤怒可以理解,但我們亦要重新思考爭取民主和公義的未來路向,更不應主動把涉及市民褔祉的民生事項與政治訴求對立,否則隨時令民主路變得更為艱難。有論者指新增36億元教育經常性撥款是新政府的恩賜或橄欖枝,通過是給林鄭臉上貼金,這並非事實;相反,這是教育界多年努力下共同爭取得來的初步成果,是政府為了挽回公眾支持所踏出的重要一步。以增加經常性開支作為開始,合約教師問題、有特殊需要學生長期支援不足、學生難以負擔自資學費等問題可得到初步紓緩。建基於這次撥款,教育界亦將繼續爭取其他教育上的訴求,讓教育得到更實質的改善;如果撥款最終因政治氣氛逆轉而意外觸礁,這不但不會對林鄭政府造成太大影響,反而市民會質疑為何議員要把民生事項跟政治掛鈎,對於我們爭取市民支持並無益處。將影響學生升學部署事實上,這次撥款涉及的並非只為爭取教師權益,還紓緩廣大學生及其家庭的經濟負擔。以自資學位資助為例,以往考獲大學入學資格的學生,由於資助學位不足,只能選擇修入讀學費較高的自資學位課程。在新撥款建議下,合資格學生將於新學年開始每年可獲3萬元的學費資助, 此舉將大大減輕他們的學費負擔或日後的還款壓力,整個措施可讓3.9萬名準備升讀自資學位的應屆文憑試考生和副學位畢業生受惠。對他們來說,這筆資助如果突然落空,將大為影響他們的升學部署。此外,這筆撥款還涉及不少改善教育質素的迫切項目,例如提供專職統籌主任和相關的專業人士支援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增加教師編制,吸納超額和合約教師,涉及數以千計常額教席。這些措施,同樣對於改善整個教育生態十分重要和迫切,教育界亦對落實這些措施一直抱有極大期望。立法會今天(19日)將召開最後一次財委會會議,倘若教育撥款觸礁,受影響的不只是教師和學生,社會也將陷入更大的對立。爭取民主和改善民生從來並不對立,作為議會內的代議士,我們一方面要為市民捍衞公義,亦有責任全面兼顧市民的褔祉。我們亦毋須把兩者放在對立面,令民生事項受到拖延。...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