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錯誤的路標

今回講的,是雞毛蒜皮般的小事。前幾天有事到某高等院校參加活動。活動開始前,參加者紛紛到洗手間方便,我也不例外,於是循着工作人員的指示走去,一直走到樓梯轉角,看到一個搶眼的紅色路標指示洗手間在上一層,便準備跟隨指示登樓。但不知是何緣故,可能只是因為直覺,我猛一回頭,便發現洗手間只在我前面兩呎之遙。這一刻,實實在在的一個洗手間就在我的跟前,而十呎之外的一個路標則告訴我,找洗手間請上一層!我看傻了眼。後來我站在廁外,觀察參加者的情況。有幾個像我一樣曾經猶豫過要按着路標登樓,但幸好及時發現了洗手間;也有好幾位十分「聽話」,跟着路標登樓去了。我「八卦」,也爬上一層看看,發現上一層也有男女洗手間,位置與下一層相同。換言之,嚴格而言,那路標沒有錯,樓上的確有洗手間,「聽話」的參加者跟隨路標的指引也會找到洗手間,只不過寃枉地多爬了一層樓梯而已。如果這些參加者回程沒有留心,沒有發現下一層原來也有洗手間的話,那他們應該會非常安樂,根本不會感到有任何問題。不過,如果他們回程發現了,一定會感到被愚弄──為何好端端現成的洗手間不讓人去,那個路標偏偏要把人指引到更遠的洗手間去?其實,這無論如何只是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而已。我只是疑心,當年這院校的物業處在弄路標時,他們到底是如何決定在這一個位置,貼上這麼一塊毫無必要的路標呢?而弄好之後,又是否有人發現過有問題呢?要除下這塊誤導的路標,相信很容易,一個報告,一個決定就可以了。但現實中這塊路標,以及其他許許多多錯誤的路標,都依舊傲然存在,還不知要存在多少年!到底是甚麼管理因素,讓它們一直在那裡,安然無恙呢?...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校本」不「校本」? --以小一入學政策為例

昔日的教育行政是由教育署管控的,明確而劃一,卻缺乏彈性;近十幾年,政府推崇「校本管理」,重視個別學校管理時的彈性。然而,何時劃一?何時容許彈性?有時弄不清楚,就會出現混淆。隨着新學年到來,幼稚園高班的家長將會特別緊張,因為2018年9月小一入學的申請已經開始;到明年9月入學時年滿5歲8個月的小朋友,可以參加政府的小一入學統籌辦法,入讀官立或資助小學。統籌辦法分為兩個階段,首階段是「自行分配學位」;如不獲取錄便會參加次階段的「統一派位」,當局會以電腦「隨機編號」方式分派,最終每位參加者必會獲得一個公營的小一學位。這個星期,便是首階段的「自行分配學位」的申請日子,家長可為子女向不受校網和地區限制的一間官立或資助小學遞交申請表,如果符合要求或在計分辦法獲得較高分者,便會獲甄選入學,結果於本年11月27日公布。不過,必須注意的是,所謂「自行分配學位」,其實是學校按照一套劃一的硬性計分方法進行,個別學校並無任何彈性可言。政策因「校本」之名而扭曲可是,我的辦事處最近收到投訴,指有個別小學在這階段額外增添甄選準則資格。我們跟進後,發覺是學校錯誤理解政策。本來,出錯的話糾正過來便可以了,但遺憾的是,教育局的相關部門竟然放棄為政策把關,還稱基於「校本」原則,學校的決定就是最終決定云云!白紙黑字的政策條文,就以「校本」之名由個別學校隨意改變扭曲,更獲個別官員肯定,實在令人咋舌!這裏先要簡單介紹「自行分配學位」的方法。這方法分為兩類,甲類為有兄/姊在該小學就讀或父/母在該小學就職,凡屬此類別的申請兒童,必獲取錄;乙類便是要根據「計分辦法準則」分配學位,例如相同宗教信仰獲5分、兄姊為該小學的畢業生獲10分等,便是這類的計分準則。無論政府的單張,以至家長收到的申請表,均清清楚楚寫明只要「兄/姊在該小學就讀或父/母在該小學就職」便必獲取錄。雖然曾有傳聞指有家長為着讓子女入讀心儀的小學,申請到該校任職校工,最後如願以償;這事曾引起爭議,但政策原意是要方便在學校任職的家長接送子女,便不應有額外的規限。不過,我們收到的投訴指,有個別官立小學校長要求申請的教師必須是公務員;我們也聽聞有資助小學校長要求申請者必須是「常額教師」,合約教師則不獲接受。這是變相修改原有政策,額外增添新的規限。官員沒糾正愈錯愈多投訴者於是向負責的教育局學位分配組查詢,竟獲覆學校可以決定是否接納申請,我的辦事處同事致電也獲得相同回覆。同事其後向局方高層查詢,認為有關學校不應額外增加新的規則,須要提醒有關學校糾正程序。本來,這些只是小投訴,不值一提,但值得注意的是,近10多年來,連部分教育局人員也經常誤以為「校本」至上,甚至推卸糾正學校偏離政策以至違規的責任。其實,遇有小錯誤,只要教育局官員提醒一下,學校很快便會改正過來,不會愈錯愈多,這是正常和簡單不過的事;但部分官員誤以為事事「校本」,沒有善用政府監督學校的權力,以致執行者未能恪守政策規定。小至小一派位,大至興德學校的嚴重問題,當中都有濫用「校本」原則的陰影,教育局能不認真檢視嗎?...

Continue Reading

【成報】三訪敦煌

第三次前往敦煌石窟,實際上卻是第一次。二十年前的印象已很依稀,進過一些洞窟,在黑暗的環境中看過一些壁畫,但看過甚麼,已沒有印象。十年前遊絲路,照例也到過石窟參觀,也照例印象模糊,飛天,佛像,黃沙,昏暗,人頭湧湧,只留下九層樓等地標的六張照片,證明曾經到此一遊而已。可這一回絲路行完全不同,一行十多人,主要是退休教師,敦煌石窟是重點的攻堅項目。在發起人的要求下,出發前要聽講座、讀書(不厚,三百餘頁),雖然相對於博大精深的敦煌學而言,這真算不上甚麼,但比起前兩次已算是有了一點準備──這點準備,猶如打開眼睛,讓我們對石窟一路走來的坎坷、壁畫塑像的美術宗教歷史的含意,有了一點基礎認識。因而這次敦煌之旅,不再是可有可無的某個景點,而帶有一點點朝聖的意味。這一次,我們參觀石窟的時間不再是兩小時,而是兩整天,包括莫高窟和較少人去的榆林窟。我沒有數算參觀過多少個洞窟。那些洞窟裏的壁畫和塑像,不少已在書上和網上看過,並不陌生。它們有甚麼特點,好在哪裏,妙在哪裏,好歹也有一點皮毛的了解。然而現場就是不一樣,當我們從荒涼炙熱的沙漠通過窄門走進石窟裏的陰涼,當我們逐漸適應洞裏的昏暗,當我們在電筒光的幫助下把書上網上零碎的畫面片段重新拼湊成一個整體,便可以想像古代工匠開鑿、繪畫的艱辛和意志,想像近代的敦煌人如何在困乏的環境中加以維護,更可以體會古人藉由壁畫和塑像想要傳達的生活經驗、宗教熱誠和美學感受。我們很幸運,得到敦煌研究院的專家的講解導賞,特別是范泉先生。他教我們在第45窟蹲下來以朝拜者的角度與釋迦和菩薩投向人間的眼神交接;他也讓我們不靠燈光,只借着洞窟入口透進的自然光,感受第158窟的臥佛的慈祥的笑容……他連續數小時的熱情而充實的講解,彷彿要把幾十年的心得盡可能與遠方來的參觀者毫無保留地分享。這些一代又一代把一生奉獻給敦煌藝術與歷史的朋友,我們知道的故事愈多,對敦煌的敬意愈大,也更能體會敦煌人維護敦煌、傳揚敦煌的熱誠。也許有一天,會四訪敦煌,而且停留更長,看得更多。...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她登上華山

穎是一位寡言的女孩子,留學英國,習慣獨處。寡言慢熱,是一種性格,無所謂好壞。但她有一個問題,是畏高。而這一次,我們要登上華山!對,就是鼎鼎大名的西嶽華山,「華山論劍」的那座華山!我們一行十多人,不少是退了休的老師,當中有幾個畏高的,聽說要乘搭登山吊車,早已經打退堂鼓了。其餘人等,興緻勃勃,希望一睹華山的雄偉景色,包括我在內。中國最著名的五嶽,加上喜馬拉雅山,我都不曾遊過,只去過浙江的雁蕩山,而且只是在山腰盤桓,因此這次面對西嶽的挑戰,特別緊張興奮。特別緊張興奮,是一點都沒誇張的。臨行前,有人提起唐朝大文豪韓愈的故事,這位韓文公不惜得罪皇帝,抨擊佛老不遺餘力,天不怕地不怕,卻被華山蒼龍嶺的萬丈懸崖嚇到腿軟,要投書求救,最終要勞動地方官派人救下山來,成為他老人家一生中最大的糗事!而穎的媽媽年輕時曾經攀登華山,給我們看一張當年發黃的照片,但見穎媽媽扶着鐵索,在懸崖峭壁之間不足一呎寬的窄道攀援前進,單看照片已叫人驚心動魄!一男一女,一古一今,一個嚇破膽而另一個很大膽,成了鮮明的對照,但兩者卻都傳遞着一個相同且強烈的信息:華山,不易攀啊!今天登山已容易得多了。穎媽媽當年從山腳一步一步爬到山頂,還要在山上歇息兩晚,都被索道(吊車)取代了。儘管如此,華山依然雄偉,當吊車翻過一個又一個山嶺時,一個山谷比一個深,那草木不生的高峻山嶺竟然是一整塊又整塊的巨石,從山峰之巔直墜向山腳似的,叫坐在吊車內的我們也不禁大驚小怪地呼叫起來,不斷舉機拍照。到山嶺之上,依然要走不少路,從西峰走到北峰,期間夾雜不少陡峭和高峻的路段。穎依舊寡言,舉步維艱,沉默地跟着大隊緩緩前進,在海拔二千米之上,每走一步對她都不容易。在西峰山脊的小路上,兩邊都是陡坡,她獨自一人,如履薄冰般彳亍前行,一步一步。在一個觀景台上,她不敢靠近欄杆,我們陪着她,鼓勵她伸手扶着欄杆,扶定了,再把身體靠前去;而她,緩慢地挪移着身軀,一寸一寸,終於站在欄杆旁邊,遠眺壯麗的華山景色。我不知道她此際心跳急促到甚麼地步,只知道她站穩之後,拿起心愛的菲林相機為華山拍照。征服華山!穎成功了,成功地突破了自己的限制。我想她一定為此而高興不已。其實為此的高興的,何止是她,還有穎媽媽,以及我們一班長輩──因為我們知道,憑着堅定的意志和踏實的腳步,今後她會征服更多有形無形的崇山峻嶺。...

Continue Reading

【信報】請予教大空間處理民主牆事件

9月7日,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的長子不幸離世。雖然政見不同,但驚聞她遽然喪子,我亦感到十分難過,當天便向她及其家人致以深切慰問。其後,大學民主牆出現對蔡女士及其長子的冒犯性標語,極其涼薄,我十分反感。這些行為缺乏同理心和人道關懷,是對死者及其家人極不尊重。因此,我呼籲有關人士停止、並收回這些涼薄言論和惡意抨擊。不過,事件發展至今已經一個星期,卻出現另一個問題——社會上不同人士和團體以激烈方式表態,例如進入教大院校範圍示威抗議,甚至指定大學校方以某種方式懲處。我認為這些行動都是不必要的。必須強調,教大是成熟的教育機構,校方可按一貫機制和校規處理有關事件。例如,於有需要時,教大可以根據《學生行為守則》交由學生紀律委員會跟進事件,這是一直以來行之有效的機制。於事情真相未有查明清楚、不知是誰所為之前,便高調向大學施壓,根本無助解決問題,反而會火上加油,激起更多矛盾,令大學淪為政治角力的戰場,最終令大學師生和社會受害。連坐法處理不恰當更嚴重的是,有報道指有其他學校的校長向教大校方表明永不錄用教大的學生,甚至已取消教大學生的實習計劃。假如報道屬實,我認為此舉極之荒謬。首先,校方至今根本還未查明張貼標語者是不是教大的學生。其次,採用「連坐法」方式處罰,違反教育原則,連帶沒有犯錯的同學也一同受罰,殃及無辜的做法並不合理。明顯地,民主牆標語事件只是個別少數人的所為,其他絕大部分的教大學生不應該受到牽連,而教育界和社會更不應該因為這次事件而標籤教大學生。...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寫在新一年《施政報告》之前

林鄭月娥女士於2017年7月1日就任行政長官,無論在選舉期間,以至在當選之後,都多次表示新政府會重視教育,提出了「優質教育,專業領航」的新方向。在理念上,她提出「為學生、老師、家長和校長,創造一個穩定、關懷、具啟發性及富滿足感的教與學環境」;在措施上,將全面檢視教育制度,務求簡政放權,為校長和教師減壓;在資源的投放上,提出即時增加每年50億元的教育經常開支。新政府上任後隨即向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提交36億元撥款方案,提出多項優先措施,包括向合資格升讀或銜接自資院校大學學位課程的學生提供學費資助、在中、小學的教師與班級比例增加0.1、在中小學增設1名常額專責教師擔任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增加特殊學校的教學人手和專職醫療人員以及延長幼稚園過渡期津貼等,最重要的是這次用的是「經常性撥款」而非一次過的撥款。在教育長期受到忽略、發展停滯不前的情況下,教育界普遍認同上述措施回應了業界的訴求,是一個好開始,值得肯定。事實上,本人在擔任立法會議員後的五年以來,每年均代表教育界向政府提出不少具體建議,但上屆政府並不重視教育,讓我們的訴求長期落空。就以去年12月為例,本人曾向上任政府提交一份名為「重視民意、尊重專業、人本關懷、發展所長」的2017 年《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的教育政策前瞻(前瞻)(全文:https://goo.gl/9fnJeO),提出的主要建議,全部都是教育界的核心訴求,可惜結果只是被束之高閣,不聞不問。本屆行政長官選舉共有四位有意的參選人,他們都把教育列為重要政綱,林太更把《前瞻》列出的主要項目,納入成為新政府優先處理教育政策,證明我們提出的建議,過去的政府非不能也,實不為也。不過,由於教育開支在過去多年持續萎縮,36億元新增撥款雖然是撥亂反正的好開始,但並不足以解決長期積壓的問題。教育是人的事業,春風化雨,不能以市場原則營運。我寄語林太,繼續認真吸納民間的好建議,區分輕重緩急,有序地在今後5年任期內逐步實施,持續投資教育,重視教育,讓市民真切地感受到香港的教育施政從過去的陰霾中復甦過來,也令所有教育持份者和市民對教育政策重拾信心。稍後,我將會撰寫新一年的《前瞻》,既供當局參考,也請各位會員指教。...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跟進逾千宗英國留學簽證個案

8月31日,辦事處的電話響起,電話另一端是一位即將前赴英國留學的學生。他向我辦事處的職員說,早於8月初辦理簽證手續,卻一直未有消息,致電英國當局的熱線亦未能取得實際答覆。由於開學日逐漸迫緊,心裡十分焦急,擔心無法如期辦理入學手續,會被校方延遲畢業甚至取消學籍。其後,多名學生相繼致電求助。我感到事態嚴重,當日隨即聯絡特區政府官員,並且向英國領事館轉達學生的緊急情況,要求盡快解決事件。翌日,我與英國領事館副總領事直接通電話,對方承諾可以盡快跟進我們轉介的個案。因此,我們立即透過傳媒表示會協助收集受影響學生的資料。結果,短短數日,辦事處累積收取了超過一千宗個案,問題明顯十分嚴重。我們連日來把大量個案的資料整理,希望盡快交予領事館跟進,同時要求領事館特別處理需要在數日內到學校註冊的同學。不少學生的情況十分緊急,有學生早於5至6月已提出申請卻未有回音,更有學生在8月1日提出申請,原訂在8月中旬入學,結果一直未能成行。即使學校願意把入學期限延至8月底,但學生直至9月1日才取得簽證,結果學校取消他的學位。不少家長和學生都等得十分焦急,擔心學習計劃會受到嚴重影響。我們每日把新增個案交予領事館跟進,而事情亦開始有解決跡象,陸續有學生向我們表示已收到簽證。有一位學生聯絡我們時,更是從英國致電回來,說已取得簽證,並在當日即時上機前往英國,並且已經投入學校生活。雖然,部分個案仍然等待當局處理,但越來越多學生取得簽證,令我們十分鼓舞!在個案日漸增加的情況下,亦有不少人伸出援手,包括特區政府設立熱線電話協助求助人、香港郵政提供特別櫃位方便學生領取簽證、國泰航空亦豁免受影響學生更改機票的費用。這些措施,都有助減輕家長和學生的負擔。執筆之際,這次事件仍未完全解決,但不少學生已成功取得簽證,情況有明顯改善。我們會繼續跟進餘下的個案,希望最終所有學生均可以順利到英國升學,開展他們學業上的新一頁!...

Continue Reading

【信報】跟進英國留學簽證延誤事件

每年暑假,大批中學和大學生預備到海外升學,開展人生新一頁,希望學有所成,為自己的未來作好準備。學生有機會出國留學,心情本應十分雀躍,可是今年不少前往英國留學的學生,卻因留學簽證遲遲未獲批而憂心忡忡,並蒙受時間和金錢的損失,有些更完全打亂學業和工作的安排和規劃。 至少逾千學生受影響 8月31日,我的辦事處收到數名學生求助,指他們早於8月初辦理簽證手續,卻一直未有消息,致電英國當局的熱線亦未能取得實際答覆。由於開學日逐漸逼近,假若無法於校方的限期前抵達英國辦理入學手續,校方可能要求延遲一年畢業,甚至取消學籍。我們收到投訴後,感到問題嚴重,因此當日隨即聯絡特區政府官員,並向英國領事館轉達學生的緊急情況,要求盡快解決事件。 根據現時英國的政策,海外學生獲學校取錄後,須等待學校向英國邊境署(UKBA)申請接納入學申請證明書(Confirmation of Acceptance for Studies, CAS),才可正式在香港的英國簽證中心辦理簽證申請手續。 基於文憑試和應考英國聯招的學生於7月至8月才得知成績,及後方能取得CAS,以正常簽證批核時間15個工作天來說,於開學前取得簽證,時間是足夠的。如擔心出現意外,不少學生都會多付約2000元辦理特快批核簽證(priority visa),以便於3至5天內辦妥簽證。因此,不少受影響的學生原本已預留足夠時間辦理簽證手續,怎料當局遲遲未有批出簽證,令他們大失預算! 翌日早上,我跟英國領事館副總領事直接通電話,對方承諾可以盡快跟進我們轉介的個案。因此,我們立即透過傳媒表示,會協助收集受影響學生的個案。結果,短短數天,我們累積收取超過1000宗個案,問題明顯十分嚴重。 有求助者早於6月底已提出申請,卻一直未有回音;有學生於8月1日提出申請,希望趕及8月中旬到英國開學,結果申請一拖再拖,即使校方一再把入學限期延遲至8月底,最終該名學生於9月1日才收到通知獲發簽證,但學位已取消;有學生因簽證延遲,須花上數萬元不斷改機票…… 學生陸續取得簽證 上述情況,只屬冰山一角,不少家長和學生來求助時,表示過去數星期已因簽證一事而憂心不已,徹夜難眠,同時擔心即使簽證獲批,在大批學生趕赴英國的情況下,或難以購得機票。 我的辦事處於過去數日不斷整理這1000多個個案,除了第一時間把個案轉交英國領事館跟進外,同時亦找出一些需要於數天內前往英國開學的個案,把這些極為緊急的名單交予領事作特別跟進。 及後,特區政府也作出跟進,設立熱線和作個案轉介。香港郵政署還提供特別服務,讓學生直接到郵局領取簽證的郵件,省卻派送時間,讓學生可以最快的方式取得簽證。這些臨時措施,均有助學生盡快解決問題。 我們由星期二開始,已陸續收到不少求助者表示已經成功取得簽證,有同學收到簽證後立即購買晚上的機票赴英,有求助者也已開始英國的大學生活。可是,現時仍然有不少個案尚未領取簽證,特別是有求助人已被要求延遲畢業甚至取消學籍。我們會繼續跟進事件發展,並會隨時在facebook專頁(facebook.com/ipkinyuen)發布事件的最新消息,盡全力協助因事件受影響的家長和學生。...

Continue Reading

【信報】給施政報告的教育寄語

林鄭月娥於2017年7月1日就任行政長官,無論選舉期間,以至當選後,林太多次表示新政府會重視教育,包括為學生、老師、家長和校長創造一個穩定、關懷、具啟發性和富滿足感的教與學環境;全面檢視教育制度,務求簡政放權,為校長和教師減壓;以及即時增加第一個學年36億元的教育經常撥款。 在面對教育開支持續萎縮和上任局長極不作為的處境下,教育界認為這是撥亂反正的好開始。筆者進一步向林太提出,教育是人的事業,春風化雨,不能以市場原則營運,必須有長遠願景和清晰藍圖,執行上也有要制度的配合。 筆者認為本屆政府往後5年的教育施政,應分為兩大階段。首階段為「休養生息、鞏固教育優勢」,然後是「充分發展、強化公營教育」。 願景與藍圖 「休養和鞏固」是首階段的目的。香港的教育制度本來根基良好,但過去政府推動教育改革好大喜功,令不少持份者不滿,對教育制度漸失信心。政府要重新聚焦,拆牆鬆綁,好的措施繼續鞏固,壞的措施果斷取消,徹底解決歷年遺留下來的矛盾,讓整個教育界重新恢復活力。 老師方面,要穩定團隊,從過去的剝削和不穩定中休養過來,讓校長和教師有合理的編制和薪酬待遇,重新獲得尊重;學生方面,要改變現時過分催谷的風氣,應即時擱置小三基本能力評估(TSA),並深入檢討,確保不再有任何操練誘因;家長方面,必須改變過分緊張競爭的觀念,讓子女從過度偏重學業成績中釋放出來,同時關注他們的品格、自理能力、學習興趣等,重塑健康的學習環境;學校制度方面,不要繼續任由人口升降折磨學校,應該重置研究部門,發展一個新調節機制,力求制度平穩改進。 「發展和強化」是次階段的目的,最重要是提升公共教育質素。近年來,香港的公共教育有所削弱,學校制度出現階層分隔問題,影響社會凝聚力,造成分化。政府應從整體角度出發,讓公共教育重新成為向上流動的階梯;同時,政府應着力改善學校的硬件,改善低於標準的校舍和設施,令師生都得到合理的教學環境。 此外,政府要持續發展教育專業,提升教師水平,包括加強職前培訓、減少在職教師的教節和行政工作,讓他們入職後仍有可持續進修的空間。政府應重新審視現時的教育制度,照顧學生的多元發展,特別是高中後階段,要加強職業教育,同時全面檢視文憑試推行後,學生知識水平的深度和廣度,畢業生在全球的競爭能力。 為發展以上的願景和藍圖,政府必須配合明確的制度,方能確保教育有長遠和良好的發展,投入持續而穩定的教育撥款,逐步增加佔政府經常開支的水平,以及繼續提升教育佔本地的生產總值(GDP)。 此外,教育局取消過去不少諮詢渠道,例如諮議會、教育委員會,以及淡化教育統籌委員會的決策角色,令教育局容易偏聽偏信;政府必須重新建立有效的諮詢機制,確保政策制定過程,充分聆聽和吸納公眾的意見,以回應林太「公眾參與、與民共議」的理念。...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十號風球下的兩件小事

香港一周內連掛兩次八號風球,其中「天鴿」更令十號風球高懸,應該是本地天文史的一個紀錄吧。一提到風球,很多讀書和打工的朋友都會立刻聯想到意外的假期,當「天鴿」星期二趨近香港的時候,就已經有不少朋友在網上群組盤算着、議論着八號風球將於何時懸掛,何時除下。所謂「李氏力牆」之說,更是網上最流行的熱話。然而,當我們享用着這「額外的假期」之際,這城市裏還有許多人不能停下來,甚至要比平日做得更多。例如星期三清早,我便如常在家門口找到當天的報紙,報販選擇繼續派送報紙而非休息一天。又例如這一天,我原本約了一位電視台記者吃中午飯。風球高懸,飯局泡湯,我隨即看到這位記者朋友在電視新聞中出現,正在報導風暴消息。不久,有線新聞一位記者在杏花邨岸邊採訪時被突如其來的大浪推倒,令我更擔心這些記者朋友的安危。我把這兩則小事寫到「臉書」上去,引起了一些迴響。有人認為,安全最重要,報販因生計而要冒險派報,實在可悲。記者採訪,也沒必要走到危險的岸邊,一個離遠的遠鏡鏡頭,不是一樣可以交代風暴的現實情況嗎?也有人認為,八號風球仍堅持工作,報販和記者所體現的,正是敬業的香港精神!其實,他們並非一往無前的盲目犧牲,一定經過很多考慮。在我的記憶中,報販並非每一次八號風球都派報的,像剛過去的兩次風暴,一次有報,一次無報。為我服務的報販是個體戶,既是老闆也是派發工,有多年的派報經驗,一定會考慮清楚派與不派的利害對比。事實上,「天鴿」雖然厲害,但不同地區的風力雨勢都是不同的,報販一定也考慮過當中的風險。電視台記者到杏花邨取景,其實也是做過風險評估的。事實上當天還有其他電視台到同一地點取景,才有可能把有線記者被大浪推倒的情景攝進鏡頭,地點安全大抵是他們行家之間的共識。他們雖然穿雨衣、戴頭盔,做足安全準備,但心底裏都應該認為這個地點是安全的。巨浪「埋身」,只是「天鴿」的威力超出意料之外而已。儘管如此,我仍然感佩報販和記者的敬業精神。這一天是不會有人怪責報販不派報的,但他們決定多冒一點風險,多走一步,那一疊報紙的命運就完全不同了。這一天,記者也完全可以來一個遠鏡把事情交代過去,但他們素來不會滿足於此,他們會在安全範圍內冒最大的風險,設法讓舒舒服服地在家裡休息的觀眾們感受到杏花邨巨浪的威力。是的,當大多數人撤退到溫暖的家的時候,有不少人正朝相反方向跑出去。我們在危險的日子裏安全而不減豐盛,正有賴他們的敬業精神,不僅是報販、記者,還有消防員、民安隊、警察、鋸樹工人、蛙人、風球高懸仍要開工的茶餐廳夥計、巴士地鐵司機……...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