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解憂雜貨店

初看戲名,以為是輕鬆小品,想不到原來是生命教育。雜貨店賣雜貨,更為苦惱的人們提供意見。老闆扮演的角色,有點像輔導員、社工,或聆聽告解的神父牧師,但又甚麼都不是。他只不過是一個願意皺起眉頭,願意設身處地,努力地為對方思考,盼望對方幸福的普通人。他自己也難免有自己的困惑,甚至對於自己所做的一切,有所猶豫。在真實的人生裏,我們往往只能夠知道事情的某一方面;而穿越時空的戲劇效果則讓事情得以全面向觀眾展開,讓我們清楚地看到一顆水滴帶來的一波、然後又一波的無盡的漣漪。故事一環扣一環,父親的一番囑咐與雜貨店主人的意見影響了魚店音樂人,魚店音樂人影響了小芹姐弟,然後小芹又影響她的同伴,並且藉音樂感染了更多更多的人。而這一切一切,其中一個源頭,就是魚店音樂人在深夜遞交給雜貨店主人的一封信。沒有人完全清楚自己說過的某句話,做過的某件事,會產生如何的漣漪效應,特別是延續到生命終結之後。文藝的美妙之處,是可以形象地把這些超越生命極限的事情呈現在我們眼前,讓我們欣賞、感慨並低迴。這使我想起小學老師們。有人認為,中學老師比小學老師重要,因為他們只記得中學老師的種種,因此探望中學老師的總比探望小學老師的多。我不這樣想,因為我們今天所懂的基本知識和所抱的基本態度,很多都來自那些我們已經忘掉姓名、忘掉容貌的小學老師。由於記憶力的限制,我們可能記得某一兩位特別兇惡或奇特的老師,卻無法一一記得,某個算法是誰教的,某個英文生字是誰教的,是誰教我們基本禮貌,誰曾經帶來歡樂和智慧……也無法一一記起,童年的某個困惑,曾經有誰為我們解開過。而我們又把這些學過的、領受到的,傳授給其他人和下一代。如果小芹的同伴沒有穿越時空把信寄回來,讓雜貨店主人及時看到綠河女士車禍的真相,也許他會在遺憾中死去;穿越時空的戲劇效果令他跨越生命的限制而得到最大的安慰。而現實裏,我們都不會知道最後的結果。但我們可以浪漫地相信,努力地為對方思考,盼望對方幸福,撒在地上的種子,總有一些會開花結果,綿延下去。...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改革醫委會不能削弱專業自主

立法會審議改革醫務委員會的條例草案進入最後階段,草案經歷去年立法會換屆前的「難產」,到「三方平台」的膠着,政府由當天的「企硬」到近日提出接近醫生「共識方案」的修訂,讓爭論多年的醫委會改革終於露出曙光;事件也反映政府於強調病人權益時,專業自主的原則也不容忽視。增加委任議席存隱憂政府去年初向立法會提交《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建議把現時由28人組成的醫委會,在原有的4名業外委員,再增4名業外委員,以加快處理醫委會積壓的投訴個案;並建議把非本地醫生透過「有限度註冊」免試「保薦」來港執業的註冊期限,由現時不多於1年改為不多於3年,以紓緩公立醫院醫生人手的壓力。事實上,醫委會早於2001年已通過增加4名業外委員的改革建議,以回應公眾對「醫醫相衞」的關注;加上期間發生多宗涉及醫生專業操守、投訴過程冗長的爭議,改革醫委會和提升處理投訴的效率已是社會的共識。然而,支持增加業外委員,不等於認同增加特首委任的權力,例如原草案建議增加4名業外委員後,特首委任與醫生選任的比例將走向18:14。在專業自主得不到充分保障下,醫學界難免感到不安,擔心向委任比例傾斜的醫委會,將削弱醫生的自主權,難保日後不會放寬非本地醫生來港執業,影響本地醫療質素,受害的始終是病人。儘管時任政務司司長的林鄭月娥澄清,草案並無降低非本地醫生來港執業的門檻,修例後的醫委會仍以醫生為主導,反駁有關質疑是「天方夜譚」、「無的放矢」。然而,即使政府強調新增的4名業外成員中,3名是經病人組織選舉提名,並非特首直接委任,也難以釋除醫生的疑慮。加強溝通免社會撕裂就在食物及衞生局提出改革醫委會的差不多時間,教育局也提出大改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的組成方案,把教師直選議席減少一席至13席,另外增加多名家長和業外人士,令教師選舉產生的議席佔總數不足一半,大大減少教師在議會的影響力,粗暴踐踏教育專業。特首委任制度的殺傷力,教育界的感受特別深刻。身兼港大校監的前特首梁振英,沒有理會超過九成校友及校內人士反對,執意委任李國章擔任校務委員會主席,令不少教師、學生和校友等持份者不滿,擔心政府有意透過委任人選影響院校自主。事實上,醫委會的主要職能是釐定醫生專業水平、審批本地與非本地醫生的執業資格,以及處理涉及註冊醫生專業操守的投訴,向違反專業守則的醫生作紀律處分。因此,有病人關注組織曾建議另外設立類似醫療申訴專員的獨立機制,專責調查及處理涉及醫療的投訴。醫生與病人對醫療投訴可能有不同理解,但病人權益和專業自主不一定是對立的,而維護專業自主也不等於唯我獨尊。議員審議草案時不單要細察「魔鬼細節」,更要參考不同的聲音。這次修例也反映,政府若能與不同持份者加強溝通,對促成草案通過,甚至避免社會撕裂,會有一定角色。同樣地,政府在制度上的保證,比官員的澄清和保證,顯然更有說服力。...

Continue Reading

【信報】「主席指示」到底係乜東東

最近民主派與建制派之間,就立法會的《議事規則》與財務委員會的《會議程序》(下稱「規則程序」)問題,展開連場激辯。 事緣政府藉故褫奪6名民選議員資格後,建制派乘人之危,意圖改變「規則程序」,以便全面操控議會運作。 「主席指示」頗為瑣碎 我早說過,議會必須尊重少數派的權利,何況是代表大多數選民的「少數派」!在強弱懸殊之下,民主派惟有全力迎戰。一時間,幾十項對「規則程序」的不同修訂紛紛登場,看得市民眼花繚亂。 本文只集中討論其中兩項修訂,即財委會主席陳健波「頒布」的兩項「主席指示」。 到底「主席指示」係乜東東呢?單看「主席指示」的名稱,似乎是由主席發出的重要命令。然而,綜觀立法會歷史和條例規則,「主席指示」可謂聞所未聞,其法理地位和實效為何,主席是否有權發出這樣的「指示」,至今仍未有人講得清楚。儘管不清不楚,陳健波已宣稱執行這兩套「主席指示」了! 這兩套「主席指示」其實頗為瑣碎。第一項是把「縮短表決鐘時間」的辯論時間由慣例的3分鐘縮減至1分鐘;第二項是把原訂「同一天舉行兩次或以上的每節兩小時會議」的安排,改為主席可自行決定當天舉行會議的時間長度(事實上是合併同一天的各節會議為一次會議)。 本來的會議規定都各有緣由。縮短表決鐘時間的辯論時間,一向是參照其他「程序議案」(中止待續和休會待續)的相關規定;而財委會會議每節的時間安排,則是要遷就內務委員會會議的時間。這些規定也非聖旨,如果取得共識,完全可以修改,問題只是建制派的動機極度政治化,例如第二項修訂,陳健波便明言是為了增加阻嚇性,使被驅趕離場的(民主派)議員無法於同日重新參與會議! 其實,過去財委會主席也曾發出類似的書面文件,最接近的一類是主席裁決的書面解釋,例如曾經有議員提出大量修訂案,主席於作出裁決時,向議員發出一份事後的書面解釋,說明裁決的依據。但陳健波這次的做法並不一樣,屬「預先」的「裁決」,並堂而皇之地冠名曰「主席指示」,形同主席「釋法」。 規則程序之上僭建 不論《議事規則》還是《會議程序》,均沒有賦予主席解釋「規則程序」的權力。事實上,陳健波11月3日給我的覆函也坦率承認,這些所謂「主席指示」並沒有多大約束力,不管是代理主席、下任主席,甚至是他本人,都毋須遵守,並可隨時反悔。 他也表明,若遇上有議員在會上提出縮短表決鐘時間時,他「會因應當時情況,就該項議案的辯論發言時限作出決定」。然而,這是《會議程序》一早賦予主席的權利,又何須多作「指示」呢? 由此可見,發出這麼一份文件,煞有介事地稱之為「主席指示」,確實不足為訓。本人在此敬告大會主席及其他委員會主席,今後不要隨便在「規則程序」之上「僭建」什麼「主席指示」。至於陳健波主席,最好也不要只顧全個人面子,為了恢復議會的常規和習慣,考慮把「主席指示」收回吧。...

Continue Reading

【星島日報】是其是,非其非,積極進言,努力監察——我對政府教育施政的態度

香港教育系統向來優秀,但在經歷十多年教改動盪和吳克儉任局長時期的不作為,不少問題已經外露,不得不以大力度來扭轉頹勢。林鄭月娥當選特首後表示要做好民生,意味會改變多年來在民生範疇緊縮經常開支的做法。我同意教育界需要大力投資保持穩定,因此,我主張未來五年的教育施政要分兩步走:首先是安頓整個制度,注入足夠的資源,即所謂「休養生息」;然後是「充分發展」,即加強教育專業領航,充分發揮教育的潛能,令香港公共教育成為在世界上有一席位的優質教育系統,造福下一代。說到注入足夠資源,政府必須加把勁。林鄭政府上任後,在短時間內投入三十六億元經常開支,包括改善教師編制、特殊教育統籌主任常規化、為部分自資學位課程學生提供三萬元學費資助等,為教育界最逼切的問題「急救止血」。由本年三月到六月,政府和教育界充分溝通協作,為香港教育決策帶來了三點突破:重視民間智慧、充分諮詢教育界及對教育作出長期承擔。這三十六億元,並非所謂裝飾性的小恩小惠,而是實質的市民福祉,且為香港的基礎教育重新出發奠定較為合理的基礎。動力的減退不過,即使新增了三十六億元,亦只能把教育佔政府經常開支的比例提升百分之一而已,由今年初百分之二十一點二,提升至現在的百分之二十二點二,仍落後五年前梁振英上任時的百分之二十三,更遠低於一九九七年百分之二十五點三的水平。教育總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GDP)比例亦僅微升百分之零點一至三點五,與發達地區(OECD國家)平均百分之四點八的水平仍有很大差幅。可見無論從縱向比較香港政策範疇,或是橫向與國際比較,新政府在教育方面仍大有急起直追的空間。但幾個月過去後,我感到政府改進香港教育的動力似乎有所減弱,特別是中小幼的基礎教育層面。林鄭首份《施政報告》在教育方面的新措施,中小幼教育着墨甚少,較清晰和重要的一項,是學校冷氣。《施政報告》宣布將冷氣設備列為公營學校的標準教學設施,並由下學年起提供冷氣津貼,這無疑是一項突破,也是我多年爭取的。不過,學校冷氣充其量也只是改善學校硬件的一個方面而已,急需改善的問題,還有更大的低於標準校舍和無障礙校園。制度上最核心的問題,包括減輕學童壓力、改革高中課程和評核、進一步改善教師編制、提升學位教師比例、檢討小學校長教師的薪酬架構和保障幼師薪酬等問題,《施政報告》並無着墨。另外,TSA/BCA蠢蠢欲動,委員會代表性不足,諮詢是選擇性的,現在給人感覺是繼續推行,偏離林鄭政綱首先必須擱置再檢討的說法。我們擔心,林鄭政府對諮詢和採納教育界意見的過程大大減弱,致令教育界最關注的上述核心建議並未有得到足夠重視和接納。至於投撥經常開支作長期承擔也褪色了,原先說推出五十億元經常開支,現在的十四億元餘額,並沒有蹤影。就以改善教師人手編制來說,這已是教育界的最大共識。不過,政府在提出了三十六億元為學校增加班師比零點一後,沒有再為改善教師編制多走一步,這會削弱了增加零點一班師比所發揮的效果,因為增加的編制大多由學校既有的人手填補,令原有在學校的合約教師可以轉為常額職位,這雖是好事,但學校沒有因此而新增人手。於是,教師人手繼續不足、壓力仍然過大、學生仍未能得到充分照顧。所以,政府必須持續改善班師比,令學校在編制上能夠真正聘用額外人手,紓緩編制不足的問題。我期望當局短期內進一步再增加班師比零點一,以回應教育界要求總共增加零點三的共識,從而提升教學質素及穩定學校環境。另外,政府應積極推動本港高中教育的多元化,以免學生在文化學校課程得不到滿意的發展而苦無後路。新高中學制和文憑試推行了多年,是時候進行全面的檢討,選修科萎縮,無論對人文社會學科和數理學科的發展,都帶來不少衝擊,新高中課程的檢視已經變成非常緊逼的課題。對於幼兒教育方面,《施政報告》沒有任何新增措施。但幼稚園面對新資助模式,除了衍生不少行政工作,政府亦銳意加強問責,學校工作必百上加斤。由於幼稚園師生比例中位數,已達到甚至超越政府最新建議改善的一比十一,不少幼稚園人手因而改善不大。《施政報告》着墨較多的只有「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試驗計畫」,但這計畫於二○一五年底推出,並早已預告在試驗計畫結束後恒常化,兩年內名額由三千個倍增至七千個,以達致學前康復服務「零輪候」的政策目標。然而,早在計畫推出之初,業界已反映校內難以騰出人手與到校的專業團隊進行協作及為幼兒作課程調適。我建議將校內至少一名主任獨立於一比十一教學人手計算,以配備人手統籌校本課程發展。當局必須盡快提出研究幼師薪級表的具體方案和時間表,確保諮詢渠道透明,讓不同持份者充分參與,保障幼師專業。會員普遍支持這次《施政報告》重點轉移到高等教育,為「研究基金」注資不少於一百億元,以加強研究能力;用一百二十億元興建大學宿舍,另外注資三十億元,以免除修讀本地研究生課程的學生學費,總額超過二百億,雖然三項是一筆過撥款,但對高等教育發展有重大的意義。教協最近進行校長教師會員意見調查,有六成多會員表示接受或非常接受林鄭《施政報告》中提出的教育政策;有五成半受訪者表示接受或非常接受林鄭上任至今,包括教育、政治、社會政策等各方面的整體表現;認為林鄭政府相對梁振英政府時期的教育政策有改進的超過七成。在審視林鄭整體施政和參考了會員的意見之後,我在林鄭首份《施政報告》的致謝議案投下贊成票,也是我擔任立法會議員五年以來首次支持《施政報告》議案。我會繼續秉持是其是、非其非的態度,積極進言,努力監察政府的表現,同時寄語林太要以扎實的政績做好香港,為香港市民福祉盡力。...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是其是,非其非,積極進言,提出建議 —— 看《施政報告》教育政策

過去5年,對不少香港市民尤其是教育界而言,可說是一場噩夢。特區政府在前任特首梁振英治下,在政治上剛愎自用、製造分化;在民生上親疏有別、凸顯矛盾,導致香港社會撕裂不安,民怨沸騰。無論在國際形象、人權法治、新聞自由和民主公義等重要價值都在節節倒退,遺禍無窮。 林鄭月娥成為新特首,她在選舉勝出後曾經表示:「今日存在頗嚴重的撕裂和積累了很多鬱結。我的首要工作就是去修補撕裂和解開鬱結,團結大家向前。」林太的確點出了最纏繞香港的問題─撕裂和鬱結。我們當然期望她和她的政府會撥亂反正,扭轉頹勢,讓香港回歸正軌,但她是否有能力做得到?在她的任期內,香港會否反而比以前更差呢?我們都非常關注。 林太上任後面對的,是梁振英留下來的一個空前對立撕裂鬱結的香港,市民和政府之間,市民和市民之間,北京和香港之間,信任、信心都下降到極點。而教育更是一個爛攤子,雖然仍有相當好的基礎,但經歷了十多年的動盪,再加上近幾年的摧殘,問題也是嚴重到極點。林太政府的優勢,可能只有累積多年的龐大儲備和盈餘。 林太上任後投入的36億元經常開支,為教育界最迫切的問題「急救止血」,這對教育界來說,是一個新的起點!由今年三月到六月,政府和教育界充分溝通協作,為香港教育決策帶來了三點突破,包括:重視民間智慧、充分諮詢教育界和對教育作出長期承擔。這36億元,並非所謂裝飾性的小恩小惠,而是實質的市民福祉,而且為香港的基礎教育的重新出發奠定較為合理的基礎。 這次《施政報告》重點轉移到高等教育,為「研究基金」注資不少於100億元以加強研究能力,用120億元興建大學宿舍,另外注資30億元以免除修讀本地研究生課程的學生的學費,總額超過200億,雖然三筆都是一筆過的撥款,但是對高等教育發展都有重大的意義。 不過,筆者感到有點憂慮,就是政府改進香港教育的動力在之後有所減弱,特別是中小幼的基礎教育層面。急需改善的問題之中,最核心的問題,包括教師編制的進一步改善、學位教師比例進一步提升、幼師薪級表等問題,施政報告並無著墨,而長期承擔也明顯褪色了,至少14億的餘額,並沒有踪影。 希望這只是筆者的過慮!筆者重申對林太及其政府會繼續「是其是,非其非,積極進言,提出建議」。筆者再度進言,未來五年的教育施政要分兩步走:首先是鞏固制度,注入足夠的資源,即所謂「休養生息」;然後是充分發展,加強教育專業領航,充分發揮教育的潛能,令香港公共教育系統成為可以在世界上有一席位的優質教育系統,造福下一代。...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一地兩檢」政府方案應諮詢公眾

政府今年7月25日公布了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於西九龍站進行「一地兩檢」方案,內容包括在香港西九龍站設立「內地口岸區」,而「內地口岸區」將視為香港特區區域範圍之外。方案公布後,即遭到不少人強烈反對,認為政府方案的成本效益沒有政府所說的明顯,而且違反《基本法》的條文和「一國兩制」的精神,通過方案猶如「割地兩檢」。政府也在提出方案短短三個月,便向立法會提交議案要求通過,然後便開啟「三步走」逐步落實法律程序,連正式的公眾諮詢也不進行,難免讓人質疑,政府的決定有否足夠的民意授權?現在的方案,對香港的效益是否真的如政府說的那麼大?而最重要的,是政府方案會否抵觸了《基本法》的條文和破壞「一國兩制」的精神?支持政府方案也同意先進行公眾諮詢負責任的政府必須在重大及具爭議的事情進行全面諮詢,政府現在的態度令人失望。為了得知教育界對政府「一地兩檢」方案的意見,我透過教協進行了會員的語音電話調查,成功訪問了800多位會員,調查結果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問卷的第一題問題,是問會員是否支持政府方案。結果顯示「十分支持」或「頗支持」的合共40.2%,「十分反對」或「頗反對」的合共43%。這顯示教育界對政府方案分歧極大,並存在兩極化,這與其他坊間的調查結果相若。第二題問會員,如果方案落實,會否影響他們對香港「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信心。回答「信心大增」或「信心稍增」的合共18.2%,「信心大減」或「信心稍減」的則高達49.7%,顯示信心減少的人包括在第一題表示支持政府方案的人。第三題則詢問會員是否同意政府進行本地立法前應正式諮詢公眾。「十分同意」或「頗同意」的更飆升至65.2%,而「十分不同意」或「頗不同意」合共只有14.7%。這個結果很有啟發性,顯示會員十分公道,就算他們支持政府方案,也有相當多人認為應該先進行正式的公眾諮詢,政府才能作出最後決定!在民主社會中,對具爭議的政策存在分歧,本來非常普遍。可是,對於爭議極大的議題,如政府不進行正式而全面的諮詢,或只作選擇性諮詢,都會嚴重削弱其決定的公眾認受性。公眾諮詢可以確保政策制定的過程吸納民間智慧,凝聚社會共識,既向公眾問責,也能制訂符合民情的政策。 從我們的調查可以清楚看到,支持政府「一地兩檢」方案的人,也渴望政府進行正式的公眾諮詢,讓社會公眾對不同方案的優缺點進行比較,向政府提出真誠的意見,讓政府作出更切合民意的決定,而責任也共同承擔。我期望政府在「一地兩檢」問題重新考慮,向市民進行全面諮詢,而這個精神也不限於「一地兩檢」。【教協會對會員進行「一地兩檢」方案調查】是否支持政府方案十分支持及頗支持 40.2%十分反對及頗反對 43%2. 對「一國兩制」和 《基本法》信心的影響信心大增或信心稍增 18.2%信心大減或信心稍減 49.7%3. 立法前應正式諮詢公眾 十分同意或頗同意  65.2%十分不同意或頗不同意 14.7%註:第1題包括「中立」答案選項;第2題包括「無改變」答案選項;第3題包括「中立」答案選項。...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大學宿位 嚴重供不應求, 原因為何?

特首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中建議設立120億元的「宿舍發展基金」,取代現時逐項交付立法會財委會審批的做法,透過較簡便的程序加快向教資會資助大學(下稱「八大」)撥款興建宿舍。這對高等教育界來說是一個喜訊,不過,宿位長期供不應求的問題因何而起呢?是因為立法會撥款程序繁瑣?還是政府內部出了問題呢?尚欠超過一萬個宿位宿舍除了方便學生上學之外,還能夠令大學生活更加完整,讓學生在群體生活中學習與人相處和互助,是重要的非形式教育。根據政府現時的政策,八大的學士學位課程學生應有機會在修業期內入住學生宿舍最少一年,所有研究課程研究生、非本地學生和每天交通時間超過4小時的學士學位課程學生,也應可獲分配宿位。按此原則,公帑資助宿位長期求過於供,問題不斷惡化。  政府提交到立法會的文件顯示,在2016/17學年,八大宿位供應量合共只有29,206個,而額外需求量從2014/15學年的8,350個,增加到2016/17學年的10,203個之多。梁振英政府怠慢批出宿舍工程過去幾年,一直有大學校長私下向我反映宿位嚴重不足的問題,甚至有大學早已獲撥地興建宿舍,相關設計也已全部就緒。例如,香港城市大學計劃在馬鞍山白石興建學生宿舍,可提供2,168 個宿位,項目在2014年已經諮詢了沙田區議會和城規會,可是政府至今仍未將有關工程項目交到立法會。翻查歷史,立法會從來不阻止大學宿舍的興建,所有交到教育事務委員會的宿舍工程撥款項目,最終都能夠順利在財務委員會通過。那阻力到底在哪?我翻查過去20年的立法會撥款紀錄,發現自回歸以來,董建華政府最積極,總共批出了10,380個新增學生宿位;曾蔭權政府也增加了7,171個;而梁振英政府最怠慢,竟然只增加676個宿位,僅相當於董建華時代的6.5%、曾蔭權時代的9.4%,比例之低,實在令人吃驚。立法會撥款程序不是阻力今次《施政報告》建議設立「宿舍發展基金」,取代現時逐項交付財委會審批的做法,以簡化立法會撥款程序。對於撥款模式的改變,我認為值得議會和社會討論。但上述的資料告訴我們,宿位不足問題的主因並不在於立法會的撥款程序,而在於行政當局是否重視大學宿舍,有沒有及時提出撥款申請。  過去幾年,我曾多次在不同場合向政府提出要增加大學宿位,並在最近出版的《2017年新政府施政報告教育政策前瞻》中,建議政府利用財政司司長陳茂波預留給教育的180億元一次過撥款興建更多宿舍。今次《施政報告》終於正面回應問題,嘗試踏出重要的一步,補回梁振英政府的怠慢所帶來的巨大差額,期望日後政府能繼續認真處理宿位不足的問題。...

Continue Reading

【成報】說話要負責

普通人難免失言,如屬閒談,講錯了,唯有說一聲Sorry,更正重來。名人慎言,但也難免言多必失,偶然講錯,可大可小。不過無論如何,真的不幸講錯了,也唯有道個歉,更正重來,以免負面影響擴大,即所謂Damage Control。 近幾個月,名人失言事件接二連三,政圈有「殺無赦」,學術界竟然也爆出了「支付寶叫雞」(本想避開這個語帶冒犯的詞語,但思前想後,不直接引述實在難以顯示其表達方式的拙與劣)事件,而且兩者都一直抵賴,不肯誠意認錯,令人搖頭歎息。 大教授平日怎樣說話,並非我們關心的焦點,畢竟那屬於私人範圍。可是這一回,場合是「回歸20周年─國家與香港」研討會,形式是大型演講。遇到這類場合,任何人都會慎言,何況是高等學府的經濟系系主任兼大教授呢! 根據記者報道,他當時是這樣說的:「我識得有朋友去叫雞(召妓)嘅,佢叫雞都係『隊』個手機出嚟(付款),香港呢啲嘢仲未做得到!」 要證明內地電子交易的發達,例子多的是,怎麼會想到拿召妓的便捷作為證明呢!內地召妓事實上是否真的可用電子支付,大教授有沒有求證過呢?早有另一位經濟學教授指出,「地下經濟」為免留下「痕迹」一般都只接受現金,不會使用電子付費;大教授卻引述個別朋友的奇談就在講堂之上誇誇其談,是做學問的態度嗎?何況,即是真有其事,大教授又怎麼會在這種嚴肅的場合,把召妓之便捷抬舉成國家經濟發達的一大成就,還要嘲諷香港「仲未做得到」呢? 更糟糕的是,大教授使用了語帶冒犯的詞語,卻半點歉疚之心也沒有!立法會議員葛珮帆、黃碧雲兩位女士請他避免講這種話,都是好言相勸,誰料他反過來指摘批評者是「玻璃心」,是「思想太古肅」。他還堅持自己用詞準確,而且說自己素來主張思想自由,言論自由,不應作無聊的限制云云。 我沒有語言潔癖,但我知道說話要負責任。我也相信多數人都很清楚在甚麼場合應使用什麼語言,甚麼語言帶有冒犯性,難道大教授會不知道嗎?究竟是缺乏常識,還是缺乏反省呢? 希望大教授能從善如流吧!畢竟,他高居學術殿堂之上,一言一行,難免會影響社會各界和莘莘學子。...

Continue Reading

【信報】一地兩檢方案不應迴避公眾諮詢

政府今年7月25日公布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在西九龍站進行「一地兩檢」方案,指是政府的唯一方案,認為其他替代方案的構思「無新意」、「不切實際」,現在是時候做一個總結,即要盡快通過。對港效益是否很大對於如此影響重大的方案,反對聲音又那麼龐大,但提出短短3個月,政府便向立法會提交議案要求通過,然後便開啟「三步走」逐步落實法律程序,連正式的公眾諮詢也不進行,難免令人質疑,政府的決定有否足夠的民意授權?現在的方案,對香港的效益是否真的如政府說的那麼大?最重要的是,政府方案會否牴觸《基本法》條文和破壞「一國兩制」精神?其實,自政府公布「一地兩檢」方案以來,民間不少人士十分認真研究,不少人認為政府方案嚴重違反《基本法》條文和「一國兩制」精神,也有很多團體同時提出各種替代方案,包括內地口岸「一地兩檢」、「兩地兩檢」、「車上檢」、西九龍站「一地兩檢」CIQ(內地人員僅負責海關、入境和檢疫)、「北上預檢」等等。值得注意的是,反對政府方案的人,其實不少是不反對香港連接內地高鐵網絡,有些甚至不反對「一地兩檢」這個方式,只是反對政府提出的「一地兩檢」方案「三步走」的第一步,即由內地與香港特區達成落實「一地兩檢」的《合作安排》,內容包括在香港西九龍站設立「內地口岸區」,而「內地口岸區」將視為香港特區區域範圍之外。負責任的政府必須在重大及具爭議的事情作全面諮詢。為了得知我所代表的教育界對政府「一地兩檢」方案的意見,我透過教協會進行會員調查,其結果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教協會員調查可參考問卷第一題的結果顯示,「十分支持」或「頗支持」政府方案的合共40.2%,「十分反對」或「頗反對」的合共43%。這顯示教育界對政府方案有極大分歧,並存在兩極化,這與其他的調查結果相若。第二題問是,如果方案落實,會否影響他們對香港「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信心?回答「信心大增」或「信心稍增」的合共18.2%,「信心大減」或「信心稍減」的則高達49.7%,顯示信心減少的人包括在第一題表示支持政府方案的人。第三題則詢問是否同意政府進行立法前應正式諮詢公眾。「十分同意」或「頗同意」的更飆升至65.2%,而「十分不同意」或「頗不同意」合共只有14.7%。這個結果很有啟發性,顯示教協會員十分公道,就算他們支持政府方案,也有相當多人認為應該先進行正式的公眾諮詢,政府才能作出最後決定!在民主社會中,對具爭議的政策存在分歧本來非常普遍;可是,對於爭議極大的議題,如政府不進行正式而全面的諮詢,或只作選擇性諮詢,都會嚴重削弱其決定的公眾認受性。公眾諮詢可以確保政策制訂的過程吸納民間智慧,凝聚社會共識,既向公眾問責,也能制訂符合民情的政策。從我們調查可以清楚看到,支持政府「一地兩檢」方案的人,也渴望政府進行正式的公眾諮詢,讓社會公眾對不同方案的優缺點作比較,向政府提出真誠的意見,讓政府作出更切合民意的決定,而責任也共同承擔。我期望政府在「一地兩檢」問題重新考慮,向市民進行全面諮詢,而這個精神也不限於「一地兩檢」。...

Continue Reading

【成報】‘‘I Want to Go to School !’’

上周六,一大清早便要回到立法會, 這一次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召開公聽會,主題是「貧窮與兒童權利」。類似的題目已經講過不少次,但問題仍然存在,不得一次又一次地繼續講。這一次,有五十多位公眾人士也一樣大清早趕到立法會現場,他們所講的,不少是親身的經歷,因此也特別打動人。期間,一位看來是南亞裔的女士發言之後,主席張超雄議員問她身邊的女兒是否也要發言。女士不好意思地回答,那不是她女兒,是朋友的女兒,今年七歲,「是的,她有話要說」。那一位束起鬈髮的小女孩坐起來,對着咪用英語講了全場最震撼的一句話:「Iwant to go to school !( 我希望上學!)」就這麼一句話,她的發言就結束了,她的希望那麼卑微簡單,簡直令人鼻酸。然後,她看一看身邊的姨姨,只有七歲,眼神卻是那麼的抑鬱、無助!據那位南亞裔女士介紹,小女孩的母親是尋求庇護的難民。難民在香港不准工作,沒有收入,而女孩上學要交學費。政府基於人道立場是會支付她的學費的,可是母親必須先把錢交出去,才可以向政府的學資處報銷,那二千多元的學費從何而來呢?沒辦法,母親唯有逼於無奈去「打黑工」,結果人被拘禁了,女兒也就無學可上。無學可上,將會是怎樣的命運?能想像嗎?如果被逼顛沛流離的是我或你,無學可上,我們還會有將來嗎?有可能不成為社會的包袱嗎?孩子是無辜的,難民的孩子和所有孩子一樣,都不能沒有教育。基於人道立場,香港政府的立場是會為難民的孩子提供基本的教育的。可是,不知道出於甚麼原因,我們眼前這位應該無憂無慮的小女孩確實是無學可上!這究竟只是單一個案,還是冰山一角呢?究竟是哪一個環節出了問題,以致有孩子沒法上學呢?我們請官員重視這件事,好好跟進,回來報告。我相信,現場的各部門官員都會與我們一樣感到揪心。只要易地而處,捫心自問,誰又會忍心一個只有七歲的女孩子無學可上,顛沛流離之餘,連半點希望也沒有呢?...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