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兒童遊樂場要好玩

上星期,有一群社工系學生到立法會見議員,不是投訴,不談政治,而是講述他們的一個研究,關於兒童遊樂場。聯想翩翩,我回到了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我的小時候,我們的兒童遊樂場。滑梯、鞦韆、氹氹轉、搖搖板、沙地、攀爬鋼架……我們熟悉的小時候的玩伴,就在公共屋邨裏,可以玩十幾分鐘,也可以消磨一整個周末下午。設備都很簡陋,也經常壞,木板斷掉,鐵鏽腐蝕,人為破壞,不一而足。壞了便沒有孩子光顧,一片荒涼。不過,每一次修理好,都立刻會吸引一大堆小孩子,攀高爬低,歡聲笑語,遊樂場便恢復了它的生命。畢竟,那個年代的屋邨孩子都窮,這完全免費的遊樂場就是最好的消遣。那年代的滑梯是全金屬打造的,取其堅固耐用的好處,卻沒想到那鋼鐵吸收了太陽的精華會變得火一般的燙,特別是悠長的暑假,我們少不免都曾經遭過「火燒屁股」之苦。但儘管如此,我們還是會去再玩,一來是沒有其他選擇,二來是學聰明了挑選早晚不太熱的時間,三來,也是最重要的,是滑梯真的好玩。好玩,因為它很高很長。從一邊拾級而上,爬到頂部,足有一兩層樓那麼高。有些兩三歲的幼童也興沖沖地爬上去,此時從高處一看,才怕得要命,打也不肯滑下去,要勞煩大人抱着哭得很淒涼的他們滑下來。而幼童的害怕,便正好是年紀稍大的孩子的刺激,那種速度,那種墜落,不正是小型的「笨豬跳」嗎?而這是完全免費的。今天的兒童遊樂場的滑梯,漂亮得多了,材料也講究多了,不會再「火燒屁股」,卻很少看到小孩子的踪影。偶然,會有父母帶同幼年的子女去玩滑梯。稍為年長的,唸小學的,都對那些新型的滑梯不感興趣,無他,太短了,滑下來只有兩三呎的高度,連滑的感覺也沒有!社工系的同學告訴我們,這就是實情,今天的遊樂場很安全,但不好玩。也因為它們不好玩,對於孩子的成長,也幫不了什麼。安全當然是重要的,但如果只要安全,忘卻了遊樂場追求樂趣的真諦,那就太可惜了。感謝社工系的同學道出了孩子的心聲。...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提升教育質素 開啟教育新里程

政府將於2月底發表新一份《財政預算案》,我日前獲邀與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見面,反映業界意見。席間我提交了由我撰寫的《2018年財政預算案教育財政暨教育政策前瞻》(《前瞻》),向政府提出多項教育及稅務建議,期望政府在教育方面採取具前瞻性與策略性的政策倡議和資源分配,着力改善學校的硬件和軟件,令教師和學生都能受惠於有效的措施之中,進一步提升教育質素,讓本港滯後多年的教育發展重回正軌,開啟教育新里程。在教育的範疇中,公共教育(Public education)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因公共教育有着促進階層融和、社會流動及解決跨代貧窮的重要作用;惟綜觀過去5年,上屆政府對於教育毫不重視,單是看教育經常開支(Recurrent expenditure)佔政府開支總額比例,2017年時就僅佔21.2%,就算連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上任後新增的36億元撥款,比率亦只是22.2%,較梁振英上任時的23%及1997年的25.3%低。增加投資穩定教學環境教育是人的事業,春風化雨,必須持之以恒,政府理應貫徹關懷和重視教育界態度,對教育作出長期承擔。因此,我建議《財政預算案》需增撥資源,使教育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GDP)比例在5年內至少由目前的3.5%提升至4%,長遠邁向與OCED國家平均的4.8%;政府亦應增加經常開支,減少低效的一次過撥款。具體而言,我在《前瞻》詳列了13項教育建議。首先在教師編制方面,《財政預算案》應該預留撥款,讓公營學校於2018/19學年進一步增加班師比0.1 編制,其中尤以中學更為迫切。眾所周知,中小學編制人手不足,是長期困擾教育界的核心問題之一。教師的工作量多壓力大,直接影響對學生的照顧。政府有責任為教師團隊提供合理的編制,減輕教師的工作量,釋放教師在行政和雜務的空間,才能令教師更能集中於教學和照顧學生的工作。另外,現時全港仍有萬多位已有大學學位但仍任職於文憑職系(CM)的中、小學教師,他們只能以較低的薪酬和晉升條件聘用,惟文憑教師培訓課程早於2004年停辦,教育局需要立即跟進這項嚴重打擊教師士氣的政策,首先在新學年分階段增加中小學的學位教師比例,例如小學增至80%,中學增至90%,並在短期內將中小學教師職級全面學位化。過去兩年,我亦先後走訪四十多所低於標準學校,有校長反映,一些如擴建教員室、加建禮堂和音樂室等較大規模改善工程,在現有年度大規模修葺機制(Major repairs)下根本難以解決教學設施和空間不足等潛藏問題,這也是「學校改善工程計劃」自2006年結束後的後遺症。就此,我建議政府重啟新一階段以學校為本的「學校改善工程計劃」,讓行政長官在其參選政綱中有關「改善學校硬體及軟件建設」的承諾得以兌現。幼稚園方面,縱使「免費優質幼稚園教育計劃」今年落實推行,惟政府僅採取整筆撥款資助模式,絕對不利於幼師團隊長遠發展。政府必須落實幼師薪級表,並在短期內增加幼稚園的人手,以處理學校的融合教育和課程規劃等問題。小學「一校一社工」政策另外,近年學生自殺問題嚴重,虐兒個案也屢見不鮮,各界關注學校的輔導服務。目前小學並沒有「一校一社工」的政策,輔導教師也很缺乏,與中學相距甚遠。自2012/13學年始,公營小學只能選擇「小學輔導服務津貼」購買服務或聘請學生輔導主任/教師,但這方法衍生甚多弊病,例如以價低者得的投標方式聘請輔導人員,導致人手不穩定,嚴重影響服務質素。我建議為全港公營小學提供「一校一社工」及輔導老師至少各一名;此外,亦應全面檢討和加強幼稚園的輔導和社工服務,幼稚園是發現兒童個人發展問題及家庭問題的重要場所,但目前幼師比例只能照顧教學需要,沒有餘力,而社工服務更是付之闕如,加強這些服務,實是當務之急。除此之外,我亦在《前瞻》內提出增撥資源改善特殊學校及主流學校融合教育,我更建議向學校發放專款,例如在未來3年向每間公營中、小學和特殊學校額外發放每年2萬元購買圖書專項津貼,讓學校購置合適的中、英文圖書,提升學生的閱讀能力。總結而言,政府確實有需要改變態度,重新重視教育,繼續為港培育優秀人才,重建市民對香港教育的信心。...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學校修葺受機制限制

日前筆者在臉書貼上某低於標準校舍申請更換球場地墊的艱辛,以及變身前後的「對照」,吸引不少網友「讚好」。 事實上,這則校園的小故事,除了揭示教育局的維修準則未能與時並進,也反映出現有學校主要依賴「年度大規模修葺機制」(Major Repairs, MR)的工程作為大型維修,根本難以徹底解決學校在維修方面的困難。 低於標準校舍先天不足 該帖文提到一所小學用了數十年的石屎操場,因為損毀甚多,所以要求整個更換,獲覆只能以「維持原有標準」為審批準則,即是校方只能更換石屎用料,而不會換上新標準並更能保護兒童的膠粒用料。 大家可以想像,學校唯一可以跑動的操場破爛了,學生惟有冒着皮膚破損的危險,小心翼翼在操場玩耍,畢竟這是學校唯一一片空地;學校於是向當局申請更換新標準的操場用料,一個簡單而卑微的要求,就是要讓同學可以安心嬉戲。 後來筆者聯同幾位校長召開記者會,反映低於標準校舍的種種困境後,學校終獲准更換膠粒地墊,感覺煥然一新,學生也開心多了。 值得深思的是,教育局以「石屎地只能更換石屎地」作為審批準則的僵化例子,也是多不勝數,例如廁所水箱是手拉式則不可轉為按掣式、原有安裝窗口式冷氣則不可轉為分體式、長期發霉而受蟲蛀的木門則不得更換為鐵門等。 根據筆者2016年向全港學校進行的問卷調查,近九成學校認為現有的維修準則不應只限於「維持原狀」;尤有甚者,教育局只為學校「見爛補爛」,令不少學校的設施仍停留在數十年前的標準。 事實上,校舍不論新舊,每年少不免也要保養和維修。低於標準的校舍由於樓齡偏高,建築物老化,維修的需求更形殷切;根據現有安排,公營學校每年可透過MR向教育局申請維修。自低於標準校舍問題曝光、筆者與教育界的努力爭取下,去年的《財政預算案》終有「學校恒常修葺機制撥款將增加9%至12億元」的着墨,而「維持原有標準」的成規,近年亦見明顯放寬。 新增撥款無疑有助教育局加緊處理積壓的維修個案,確保校舍安全之餘,也減少石屎剝落的震撼畫面再現眼前。 治標不治本,正如不少校長反映,MR只能應付一般保養和維修,對於早年落成的低於標準校舍,像「鹹水樓」和「空心磚」的結構性因素,以至教學空間和設施遠低於現代標準,可說是無補於事。 重啟學校改善工程計劃 儘管教育局向學校發出的通函列明,大規模修葺適用於「改建工程」,但學校過去成功獲批的數量相對有限,特別是在資源限制下,教育局須優先處理涉及安全、衞生或法例要求等必要的項目,倘有餘力和資源許可,才會考慮其他的非緊急維修申請。 事實上,教育局由1994至2006年投放數以百億計的「學校改善工程計劃」,正是按不同年代的教學標準,分階段為學校提升教學空間和設施,以配合法例和教學發展需要,例如加建升降機、中央圖書館、提升消防安全設備等,倘若個別學校的工程成本過高,或因技術困難而不能進行工程,政府會與學校研究其他改善方案,包括原址重建或重置新校。 不過,自計劃告一段落後,涉及較大規模、費用較高的改建或擴建工程,已經不再有系統地進行。筆者近年走訪的低於標準校舍中,不少連上述幾項2000年前的標準教學設施仍然欠奉。 想當年,政府透過跨部門合作,多管齊下,為低於標準校舍提供出路。到了今天,當局只是重申「不同年代落成的校舍皆合乎當時的建校標準及相關要求」,政策是不是在退步呢? 在工程技術和財政盈餘皆不遜從前的情況下,政府是否更有空間,包括於新年度提供大筆非經常性開支,重啟新一輪「學校改善工程計劃」,並配合重建和重置的政策,讓低於標準校舍的師生免受建築物老化的潛在威脅,獲得公平的發展機會?...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我並非大晒

教學相長。有時候因為要教,所以學得更多。1995年,我進入香港教育學院任教,其中有一科叫做「生活技能」(Life Skills)。還有一科,名字很奇怪,叫做「課室內積極的人際關係」,其實就是「課室管理」的心理學基礎。這些都是陌生的學科,因此備課特別用功,到頭來,原來最受用的竟然是自己。這兩個科目有一個共同課題, 叫做「assertivenesstraining」,有人譯作「堅定訓練」,也有人譯作「果斷訓練」,似乎都不太貼切。Assertive很重要。近年禁毒處有句出色的宣傳口號:「企硬!唔Take 嘢」,「企硬」就是「say no」( 說不), 就是assertive的表現。能夠堅定地說不,的確是遠離毒品的重要條件。當損友威脅說:「仲係唔係朋友先?(還是朋友嗎?)」堅定的人便會說不:「即使是朋友,我也不會為了顧全你的看法而跟你吸毒的。」道理很簡單,但現實生活中並不容易做到,很多人根本不敢拒絕,尤其不敢拂逆朋友的意思。我年輕的時候更糟糕,何止不敢得罪朋友?唸大學時偶然進入一家連鎖生活用品店,我經不起推銷員的軟硬兼施,竟然破了小財,買了一個我毫無需要的護眼套裝!我把這個小小的經驗告訴年輕的準老師們,他們都笑得前翻後仰,但其實他們不少人都有類似的經驗。Assertiveness training告訴我們,這種人心裡有一種隱藏的觀念,就是對方的要求比自己的權利更重要,因此不敢違逆對方,不惜犧牲自己的原則,表現軟弱。但Assertiveness training也告訴我們,相反的一種觀念也不見得好。有些人把自己的願望視為最重要,不惜侵犯對方的權利與尊嚴,彷彿「自己大晒」,說話與行為都充滿攻擊性。例如推銷員推銷護眼套裝,攻擊性的顧客可能會破口大罵:「死開去啦!」他當然保障了自己的權利,卻把對方的尊嚴踐踏於腳下。這不是assertive, 而是invasive(侵略性)。Assertiveness training想我們告訴自己:「我的權利是很重要的,必須好好維護;但我並非『大晒』,我也會尊重你應有尊嚴。」這是民主社會裡的一種個人修養,我很高興在教學生的過程中充實了我自己。...

Continue Reading

【信報】稚子何辜 虐兒案揭政策漏洞

接二連三揭發幼童懷疑受虐事件,其中一名5歲女童更不幸離世。稚子何辜,事件除令人感到悲傷,更反映出虐兒或疏忽照顧兒童在社會上絕非罕見,社會各界,包括教育局確有需要盡快正視、健全和檢討現時制度,尤其是縮短3至6歲就讀幼稚園學童的缺課上報時期,以便讓學校、政府及早識別和介入,挽救無辜小孩。 檢討機制 統一標準 據傳媒報道,上周四(11日)旺角懷疑虐童案,一名就讀小三的女童自1月2日起缺課7天,校方未能聯絡家長後,隨即尋求社福機構幫助,相關機構最終派社工上門「拍門」而揭發事件;案中兩名幼童,除現時8歲、就讀小三的姊姊,還有一名4歲弟弟,而就讀幼稚園的弟弟亦自去年12月7日起便缺課近一個月。 這宗因姊姊缺課7天而揭發的案中案,除了證明缺課可以是揭發虐童案的契機,亦突顯現時教育局於跟進幼稚園學童缺課時的政策存在着漏洞——幼稚園的30天缺課上報通知期,除了比中、小學的7天長,局方甚至未有專責人員跟進3至6歲幼童的缺課情況。 現時針對中、小學生缺課,教育局《確保學生接受教育的權利》通告(《通告》)引述《教育條例》(《條例》)第279章第74及78條,指明家長有法律責任確保6至15歲子女定時上學,又規定學校於學生連續缺課的第七天向局方申報。 《通告》亦提及,政府有缺課個案專責小組跟進情況,如學生在首兩個月缺課,政府未能透過輔導讓學生重返校園,局方會按月向家長發警告信,至缺課起第六個月會按《條例》發入學令,如學生於14天內仍未上學,即屬違法,一經定罪,可監禁3個月及罰款1萬元。 另一邊廂,本年教育局推行的「免費優質幼稚園教育」計劃(《計劃》),卻未見局方積極跟進幼稚園學生缺課情況。《計劃》的《發放資助指引》亦僅有一段講述缺課:「若學童整月缺席,幼稚園必須把填妥的表格……呈報……以便幼稚園行政組因應個別的情況決定是否停止發放資助。」 一校一社工跟進家庭問題 由此觀之,局方在中、小學生缺課時均扮演一個非常明確、積極的跟進角色,惟在幼稚園方面卻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不但未有以學生身心健康為第一考慮,更只是關心資源運用,做法本末倒置;至於幼稚園的30天缺課通知期,亦與中、小學的7天通知期大相逕庭,做法不符現時教育生態,亦難以讓學校、局方盡早介入個案。 近日也有幼稚園校長向我反映,指幼兒教育不是強制教育,故局方漠視幼兒缺課,形成教育制度上幼兒成長發展的一大漏洞。校長又提到,要及早識別幼兒家庭問題,確需要專業社工介入,惟現時幼稚園非「一校一社工」,學校在聘請社工時更須自負盈虧,造成部分學校沒有社工或社工駐校日數太少,未能及時跟進。 總結而言,政府現時應盡早檢討對幼童缺課的處理手法,除須縮短校方上報通知期及主動跟進,亦應為幼稚園增撥資源,聘請社工,以保障包括3至6歲學童有良好身心發展。 我們並鼓勵業界多探討有關情況,如舉辦相關研討會,邀請專業人士講述虐兒個案的通報及處理機制、前線人員培訓等知識,認真探討如何完善、建全現有機制。...

Continue Reading

【成報】破損的操場

幾天前在「臉書」貼了一張拼湊的圖片,屬於俗稱的「整容前整容後」(Before and After)。圖的上方是2016年3月,我在雨中探訪某小學,與校長一起撐着傘,檢視學校的石屎地操場兼籃球場。小圖顯示石屎地早已破爛裂開,藍色和綠色的地面露出了一塊一塊灰黑色的底層,這樣的凹坑布滿了整個操場。 操場破損了,孩子唯有冒着皮膚破損的危險,繼續在操場玩耍,畢竟這是學校唯一的一片空地;而他們來自基層,也沒有更好的選擇。他們會避開破爛的地方,作他們的小遊戲,就像我們小時候,在沒有遊樂場的地方創造出自己的樂園。 然而,小孩子不能隨意亂跑了。偌大的籃球場,不能舉辦比賽了。這裏不可能做大型的集體遊戲,也不能隨心優悠地漫步了。 於是校長和老師向當局申請維修,一個簡單而卑微的要求,就是讓孩子可以在這片唯一的空地上安心地嬉戲。可是,當局的答案令人氣餒:維修無法進行,因為操場的所在太高了,又沒有電梯,沒法把機器搬運上去!一次又一次的申請,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光陰荏苒,年復一年,操場破爛如故。 怎辦?叫學校裏一代又一代的孩子繼續忍受這樣的操場嗎?叫家長包容一下,如果孩子因此嚴重受傷,也不要控告學校疏忽嗎?我們都明白這60歲的校舍維修時難免有點困難,但是否可以為了孩子,多想一點辦法,多走一步呢?於是我們開始了一場關心「低於標準校舍」的運動。 圖的下方是我們共同爭取的成果。2018年1月,我重返現場,在晴朗的冬日裏,與校長一起踏在全新舖好的操場上。這煥然一新的操場不再是石屎地,當局改為舖上塑料,成就了這個全新的美麗的操場。據說,沒有電梯,工人要把一大捆一大捆沉重的塑料用人力搬抬到操場現場,也是十分艱苦的。 從此孩子就擁有一個可以安心嬉戲的操場了,學校就可以舉辦小型運動會和籃球比賽了。我們無法準確計算這對於孩子的身心成長有多大的好處,但我十分肯定,也相信大家都會同意,這投入是十分值得的。有時候,我們多走一步,就會帶來孩子不一樣的生活,不一樣的未來!...

Continue Reading

【信報】立會議員助理待遇應合理

今次討論的焦點不是立法會議員,而是他們的一眾助理。現時立法會議員酬金和工作開支償還款額小組委員會正討論這個問題,要求政府委任的獨立委員會認真檢討。 薪津增幅 低於通脹 社會人士關注立法會議員的議政質素,其實議員議政,絕非只靠個人能力和天賦的單打獨鬥,他們必須依賴一個有力的團隊。在香港,政黨政治還未成熟,議員主要依靠的就是聘請的幾位議員助理。可以說,這些助理的表現,很大程度上已決定議員的議政能力和表現。 目前,立法會議員開設辦事處和聘請助理,經費來自相關的營運津貼,其開支上限為每年265萬元(有些人誤以為這是議員的個人收入,令社會人士以為當議員是一份「天價筍工」!其實,那是實報實銷的營運津貼,全部必須用於辦事處的開銷)。 這筆錢其實遠遠不足,以我的議員辦事處為例,現時共有7位助理,除了日常協助處理各種申訴、與政府、教育界定期會面交流、準備議會文件之外,還有政策研究、民意調查、學校探訪、出版工作報告等等。我這幾年的經驗是,這有限的津貼根本難以負擔高質素的政策研究。更困難的是地區直選議員,他們還要應付地區辦事處的開銷,可謂捉襟見肘。結果,議員助理的薪酬大都偏低,特別是地區直選議員的助理。 更奇怪的是,獨立委員會規定議員辦事處的營運津貼,只能按「丙類消費物價指數」調整。「丙類消費物價指數」是按較高開支範圍的住戶開支模式(例如較多奢侈品消費)計算出來的指數;按這個指數,議員辦事處的營運開支今年只能有1.5%的調整。 根據立法會秘書處統計各議員辦事處的營運開支使用狀況,職員薪金佔整筆津貼七成多。換言之,助理的薪酬的每年調整幅度也不能超過1.5%,不僅低於通脹,更遠遠比中低層公務員2.88%的調整幅度為低。這到底是什麼道理呢? 如果議員不忍心助理實質減薪,惟有兩個選擇,其一是減少助理人數,其二是壓抑其他工作(如編印工作報告、舉辦其他活動)開支,對議員議政質素的影響其實極大。 資源有限 人才流失 事實上,議員助理並非「有前途」的「行業」,他們不像公務員或私人市場有晉升階梯,更會因為議員落選(甚至被DQ)而頓時失業,因此願意就任的很多都是一腔熱誠、有相當學歷、想為香港做點事的年輕人。工資偏低,連每年調整幅度也要壓榨,結果助理只有兩個選擇:為了生計而轉工,或是在人手縮減或薪金不增的情況下處理日益增加的工作量。經立法會秘書處統計,上屆每位地區直選議員平均還有8至9名助理,但今屆已降至大約7名,情況很壞。 要提升議政質素,必先要有足夠資源聘請高學歷、高資歷的人士,可是今屆立法會近六成助理(261名)月薪低於2萬元,根本缺乏競爭力。反觀今屆政府新中央政策組招聘的政策及項目統籌主任和高級政策及項目統籌主任兩個非公務員職位,月薪已介乎3萬至4.8萬元、6萬至9.5萬元,根本無法相比! 問題很清楚,希望各界社會人士理解,也希望政府的立法會議員及政治委任制度官員薪津獨立委員會的各位委員認真考慮。...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TSA的流弊必須杜絕

小三TSA流弊之嚴重可謂路人皆見,已到了必須杜絕的時候! 教協自2011年至今做的教師意見調查,顯示TSA帶來的額外操練和教學目標扭曲都非常嚴重。2015年底,數以萬計的憤怒家長在網上反對TSA的,都記憶猶新。 至於政府,本來林鄭月娥在競選時承諾擱置小三TSA直至檢討結束為止,曾令人很有希望。可惜時至今日,政府取態仍然曖,不但要求小學預留日子舉辦小三TSA評估,而且據悉教育局轄下的「基本能力評估及評估素養統籌委員會」(簡稱「檢討委員會」),更建議繼續實施小三TSA云云。這些發展都令人憂心忡忡,恐怕TSA陰魂不散。 其實,該檢討委員會的代表性和公正性一直受質疑,例如: • 主席一職由教育局官員而非由社會人士擔任,變相只是「左手交右手」,由教育局官員向教育局官員提交意見而已。 ‧ 成員的委任有傾向性,最有代表性的教師團體如教協、最關注的家長團體等,都被排除在委員會之外。 • 成員之中,有學者一方面在委員會內參與TSA去留的決策,另一方面又承接TSA的相關研究工作,涉嫌有利益衝突。 • 去年五月報導,教大學者莫慕貞教授辭去該委員會成員一職,原因是「倡因材施測無人理會」,更加深局方不肯兼聽和委員會成員同聲同氣的負面形象。 • 該委員會就小三TSA去留所做的「檢討」被批評為有傾向性,例如大型問卷調查只做家長的而不做老師的,而給家長的問卷更被批評為帶有強烈引導性。 • 據悉該委員會曾在檢討期間見過一些校長老師,但直至今日仍沒有與教協代表見面──而教協恰恰是最有代表性、做過最多研究調查、又最有意見的教師團體。 試問這樣的委員會及其所做的「檢討」,又如何能服眾呢? 我們一直希望新政府開放兼聽,讓教育界在平靜的環境中休養生息。但如果當局一意孤行地照舊實施小三TSA,一定會引發教育界和社會人士的怒吼,教協也必然會表達最強烈的反對!其實,我們的要求很簡單,就是有效杜絕操練和異化的流弊,例如「不記校名」等等;如果無法確保流弊得到根治,便應該徹底取消小三TSA。如此而已,政府可以停一停,想一想,認真聆聽我們的聲音嗎?...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向財政司司長提交 《財政預算案前瞻》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將在本年2月28日發表今屆政府第一份《財政預算案》,我先後兩次跟他會面,反映教育界的訴求。 我向陳司長提交一份由我撰寫的《財政預算案前瞻》,提出教育是人的事業,春風化雨,政府必須持之以恆,致力維護穩定的教與學環境,並要更加重視公共教育(public education),因為公共教育對促進階層融和、社會流動,及解決跨代貧窮等問題起著重要的作用。 由於上屆政府並不重視教育,使教育經常開支(recurrent expenditure)佔政府開支總額的比例,由 1997 年的 25.3% 降至 2017 年的 21.2%,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上任時撥出的 36 億元新增經常開支亦只能將有關比率提升至 22.2% 而已,仍落後於 5 年前梁振英上任時的 23%;而教育總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GDP)比例亦僅微升 0.1% 至 3.5%,與發達地區(OECD國家)平均 4.8% 的水平仍有很大差幅。 我們期望本屆政府要做好教育施政,首要有一個涵蓋 5 年甚至超越 5 年的預算規劃。只有明確而充足的教育投資,步驟得宜,措施到位,方能在往後紮紮實實地做好教育工作。教育乃長期承擔,應以增加經常開支為主,減少一次過撥款等低成效而且不穩定的撥款方式。 增加教育經常開支 我建議《財政預算案》要規劃未來的教育撥款,使教育開支佔 GDP 比例由目前的 3.5%,五年內應至少提升至 4%(中國內地也早已達到4%)。長遠而言,應邁向發達地區平均的4.8%水平。 在措施方面,我提出要持續提升教師班師比例至教育界共識的 0.3,令中小學編制提升至合理水平。另外,自 2004 年起,文憑教師(CM)培訓課程已經停辦,但教育局仍然將教席分為文憑和學位教席兩類,前者的薪酬待遇遠遜於後者,做法不合理也不公道。我建議本屆政府分階段增加中小學的學位教師比例,並盡量採取憑學位得學位教席原則,盡快並首先由校內合資格的文憑教師透過改編職系填補學位教席。 重啟學校改善工程 至於學校的硬件,自從低於標準校舍問題曝光及教育界的努力爭取下,去年《財政預算案》終有改善學習環境的著墨,除了將學校恆常修葺機制撥款增加 9% 至 12 億元,以應付學校積壓的維修需求外,政府更承諾預留「足夠資源」,改善 26 所「火柴盒式校舍」的設施,唯有關的具體改善計劃、涉及的財政承擔,財政司司長至今仍未有詳細交代。我建議本年度的《財政預算案》增設撥款,重啟新一階段以學校為本的「學校改善工程計劃」,讓行政長官在其參選政綱中有關「改善學校硬體及軟件建設」的承諾可以兌現,而財政司司長的公共理財目標也得到實踐。 當然,我還繼續向政府提出爭取盡快落實幼稚園教師薪級表、檢討公營學校校長和教師的薪酬架構、增加學校的非教學人手、將特殊教育統籌人員的職級提升至主任級、增加小學社工及輔導人員和加強學術研究及科研發展等等,要求政府在政策和資源上充份考慮及配合,藉以提升公共教育質素。...

Continue Reading

【成報】羅校長二三事

說起來, 羅校長也算是一個傳奇。 有一位舊同事回憶說,有一次打完球,拿着球拍,路經一所中學,忽然萌生教書的意念,便按動門鈴。應門的是一位胖胖的、近乎光頭的阿伯,五十來歲光景,心想是一位校役。阿伯問明來意後便領他到校長室。然後,這位阿伯逕自坐在校長的座位上,開始面試…… 另一位舊同事的面試經過也難以置信。 她只是在校務處外面的沙發上坐一坐,羅校長談不了兩句,便吩咐書記拿合約請她簽了,整個過程只是幾分鐘! 這就是羅校長,不太重視衣着門面,十分隨和,喜歡不按牌理出牌。 羅志堅校長本來在教育署工作,官拜高級教育主任,應該是最重視規矩和程序的。 然而他毅然在40多歲時辭去高官厚祿,據他說,正因為他討厭官僚程序。 他主動廢棄了校規!他說,這裏只有一條校規:To do the rightthing at the right time in theright place(在正確的時間地點做正確的事),好玩到不得了,讓我們這些在校規裏生活慣了的老師也不知如何是好。同事們群起要求有校規,這些是Band 5學生呀,沒校規怎辦?難得他也不堅持,便請我起草了簡單到不得了的十條校規。 不過,校規頒佈後也沒有甚麼意義,校長根本不重視。他喜歡management bywalking(走到哪裏,管到哪裏),看到有學生拋棄垃圾,便隨意想一個方法處罰,例如把這位學生「冊封」為該地的「管理員」,負責清理「封地」內的垃圾。這些奇招流傳在外,引起傳媒的注意,在三十多年前登上了某雜誌的封面,令學校一下子成了「名校」。其實他的奇招說變就變,有同事形容為「亂中有序」,羅校長對這個說法感到十分滿意。 我們未必同意羅校長的管理方式,但至今仍懷念他。他不喜歡開會,不做考績,下放權力,讓我們各自發揮。很多動人的教育故事,就在這個自由的校園環境中上演。...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