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愛上圖書館

時代在進步。我讀書的年代, 中學圖書館裏只有一位管理員,如今已有專職的圖書館老師,而且大家都更重視課外閱讀。不過進步的同時也偶然會退步。例如政府幾年前在大量盈餘的情形下仍要節省,竟然把學校的閱讀津貼「節省」掉,所謂鼓勵閱讀,真的令人感慨萬千,但願當局過而能改。有心的教育工作者是不會因為政策風向而忘掉教育初衷的。我最近到過屯門區一間中學,校長和老師把圖書館經營得有聲有色,如果我有幸成為這學校的學生,一定會愛上圖書館。真佩服老師的獨到心思。我最喜歡躲藏在館裏一個略為隱閉的角落的一張彎彎的長沙發,坐在那裏,左右都是書架,後方是牆,牆上有窗,讓陽光把角落照得明亮,用盡地利。這角落明亮又寧靜,獨成一角,卻又與整個圖書館之間沒有任何區隔。如果我是這學校的學生,一定會愛上圖書館的這個小角落,在這裏「歎」書。而可以「歎」書的何只這個小角落?圖書館老師得到校方的支持改建擴大,甚至把門口改為玻璃門,讓年輕朋友在走廊就看到那既舒適又寬闊的空間,不期然被吸引進去。坦白說,學生多數住在附近的公共屋邨,居住環境一般,怎會不喜歡在這麼雅緻的環境中流連呢?而更重要其實不是設施。老師會安排各種各樣的活動,例如請作者到學校來,請同學讀作者的書,讓讀過書的同學與作者見面、談書,不是很好玩、很有意思嗎?更好玩的,是同學可以聯群結隊「出城」到書店去為圖書館買書,買同學們自己感興趣的、有益的書。試想想,如果我是這學校的學生,可以用學校的經費去買我心愛的書,不單是我可以讀,同學也可以讀,不會有一種「發達」的感覺嗎!讓圖書館不僅是for the students,而且是of the students,老師的心思和膽識真令人無法不佩服。據國際比較研究,香港學生閱讀的能力頂瓜瓜,閱讀的興趣和信心卻是「包尾大班」,慘不忍睹。我寄望,有更多年輕人被吸引進圖書館來,感受到課外閱讀的欣悅,只要共同努力,一切都是可以改變的。...

Continue Reading

【信報】以時間換空間討論小學一校一社工

今年《財政預算案》的教育部分着墨不多,較巨額的撥款不少是預留開支,不會馬上動用,例如建議再增撥的20億元經常開支,用在什麼地方?何時使用?當局至今仍沒框架,隨時在新學年仍未派上用場,可謂「蜑家雞見水,得個睇字」。 業界提出「1+1」模式 相反,另一項新政策卻突然急步推展,立法會特別財務委員會還未討論相關措施,大會也要個多月後才開始辯論和審議預算案,教育局竟在欠缺諮詢的情況下,打算於復活節長假後向學校發出通函,把政策定調;傳聞的安排令業界感到十分震驚和不安,擔心造成政策的倒退,最終損害學生的利益。 說的是將在小學推行的「一校一社工」政策。預算案提出於2018/19學年開始,增加公營小學的資源,鼓勵學校按校本情況,加強和優化社工和輔導服務,最終達致「一校一社工」。 沒錯,教育界和社福界普遍渴望小學可以實施「一校一社工」,以支援學校的輔導工作,但我們的建議是在每間小學設立一名學生輔導教師及一名駐校社工,即建立「1+1」輔導政策;這是我們看到青少年問題低齡化、兒童遭虐待、欺凌、吸毒、缺課、精神健康等問題湧現,性質亦愈見複雜,極需專業人員及早介入、深入輔導及長遠跟進。這政策我們倡議多年,但政府過去一直不為所動。 目前的小學輔導工作,主要分為學校聘用的編制輔導教師(SGT),其餘學校則採用全方位學生輔導服務津貼所聘用的合約輔導人員(教師/社工,SGP)。 今年「臨臨」疑遭虐待致死的悲劇,以及相繼發現懷疑兒童受虐個案,引起社會關注如何加強小學輔導服務,我們提出的「1+1」模式,即可同時加強輔導教師和社工的支援,以取得協同效應。因此,「一校一社工」本是來得及時,是一項德政,可以在現有的基礎上再加入社工。 可是教育局卻偏偏打算在3年內要學校以新聘的社工取締現在的SGP,以及要其餘百多家聘有SGT的學校為他們安排教席,工作則由新聘社工代替;這種以新換舊、因此失彼、明加實減的安排,令不少校長、相關教師和輔導人員憤怒不已。 有校長跟我說,局方完全沒諮詢他們,或者只是有限地向極少數校長提及方案,其他校長均毫不知情,政策說推便推,卻影響小學輔導服務深遠,現在是新不如舊,是政策的倒退。 有校長說,自從有了學生輔導人員和專業支援,他過去幾年已經不用到警署「搵仔、接仔」;也有老師說,小學輔導服務需有教育和輔導背景的SGT守護,加上社工專業及其他專業才是真正的優化。 不能取代輔導教師 我深信教師在小學輔導工作上扮演重要角色,而曾受專業輔導訓練、具備長期經驗及技巧的小學輔導教師,其角色至為重要。目前本港學校急須提升小學輔導工作,SGT具豐富經驗和知識,對學生了解亦深,學校即使增加社工,也不能取代輔導教師;教育局更不應貿然要求SGT重返教席,這是極不專業的做法,計劃勢將嚴重打擊他們的士氣,貶抑他們的尊嚴。 過去數天,我一直與教育局商討,多次要求局方押後發出通告的日期,以時間換取空間,讓各方在平心靜氣的環境下,討論一個各方皆可接受的方案,最後局方接納我的建議,暫緩發出通告。與此同時,我發起聯署,得到26位立法會議員支持,要求立法會召開緊急會議討論此事。我期望事件在諮詢和討論下得到圓滿解決,好的政策不會因錯誤的執行而失敗告終。...

Continue Reading

【成報】風起雲湧

葡萄牙人很純樸、熱情,在里斯本機場的詢問處買完票,接待員不忘告訴我,翌日是公眾假期,沒有一家博物館開門,但可以去看看Sintra,那邊是開放的。 Sintra? 很多年前參加西葡旅行團,七晚西班牙,是主菜;葡萄牙只佔一晚,是配菜,僅屬聊備一格。而事實上,葡萄牙的風光比較平淡,當年跑了一堆景點,若非拿出照片重溫就根本記不起。 當年沒有去過Sintra,是個怎麼樣的地方呢?反正公眾假期,原計劃的探訪活動都泡湯了,便去看一看吧。 火車從市中心開出,不用一小時就抵達了,交通可謂方便。然而風雲變色,上車時是好天,下車時已是霧和雨的世界,冷了很多,幸好多穿了幾件衣服。 此時對Sintra已開始有一個概念了:這是一個皇宮建築群,在過去一千年陸續落成,是昔日王室的避暑山莊。如果上次曾經到此地遊覽,一定印象深刻。第一站就已經很吸引,帶有一對高聳的白色煙囪的皇宮,就稱為「辛特拉宮」(National Palace ofSintra)。那一對巨型煙囪,進去後便知道是屬於那個巨型的廚房,一個廚房要用到兩個相連的巨大煙囪,當年那御的繁忙,也可相而知了。 辛特拉宮吸引之處,是伊斯蘭與基督教建築風格的糅合。西葡都被古羅馬佔領過,被北非來的伊斯蘭教徒侵佔過,雖然現在葡萄牙絕大多數是天主教徒,但歷史上的伊斯蘭教留下的痕迹,則到處可見。最明顯是宮裏的禮拜堂,正中央是一個深棕色的大十字架,明確是天主教的聖殿;但除此以外,整個禮拜堂的佈置、用色、圖案等等,莫不帶有強烈的伊斯蘭色彩。 後來發現,山上的佩納宮(Pena Palace)更美麗吸引,十足童話裏的城堡宮殿。可惜在山腳盤桓太久,已沒剩下多少時間。於是我沿著城牆走了一圈,走在上面,城頭極矮,風特別大,像隨時會被風吹倒跌出城外似的。更特別的是,雲的移動特別急,有如電影快鏡一樣,簡直就是風起雲湧,令人為之屏息! 葡萄牙曾經是國力無遠弗屆的海洋強國,想當年的海洋霸主每天在此處笑看風雲,如今都已落幕。此處依舊風起雲湧,但只供遊客欣賞憑弔,顯赫不會再臨了。...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政府別一刀切全港中一復位

有別於外國,香港學生人口的變動,經常會成為學校以至社會的重點話題,甚至見諸於報章,引起熱議。譬如說人口下降,很多發達國家和地區都會以此為契機,改善教育條件和師生比例。著名國際教育研究所創辦所長孔布斯(Philip Coombs)曾寫過一本《世界教育危機—八十年代的觀點》(1985),總結當時發達國家的策略:「很有意思的是,儘管財政緊張,中小學註冊人數下降,許多發達國家還是保持住了教師隊伍的規模,使之未受太大的觸動,其結果是降低了學生與教師的比例。」與這種因勢利導的策略不同,香港教育當局在財政充裕下,反而經常採取較極端的應對方法,例如收縮教育系統規模,以至縮班殺校,教師超額和失業情況嚴重,讓教育體系經歷一段段動盪的日子。10多年前,小學經歷縮班殺校潮,學校數目已減少百幾所,成為香港教育歷史上最大的悲歌。就算有這前車之鑑,教育當局對中學的學生人口下降潮仍然沒有放寬,只採取一些力度不足的措施,例如由2013學年開始,分3年的「1-1-1」或「2-1-1」(有收生壓力的地區)在中一級減派學生,有違中學校長共識的「3-2-1方案」,導致這幾年收生困難。按教育局統計,自2006/07學年開始,本地中一學生人數於10年內由8.3萬多,已年減至約5萬人,雖然有着這樣減少每班學生人數的有利條件,但教育局的基本政策仍然維持每班中一級高達30人以上(個別學校除外)。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統計,成員國家的初中每班平均學生人數只有23人,個別國家例如芬蘭和英國也只有20人,與這些地區對比,香港的情況確是很大的諷刺。中一適齡人口經過多年低迷,終由去年不足5萬人,預計回升至2019/20學年約5.45萬人,可能還會持續上升。教育局近期也宣布會按早年的「減派」情況,逐步按學校減派幅度,還原每班派位人數至34人。這「復位」措施將於2019/20年度起推行。不過,如果仔細觀看數據,一刀切式全港復位,對教育系統來說是否好事?據政府推算,2018/19至2021/22學年全港中一適齡學生人數雖然開始回升,但有些地區竟出現人數不升反跌的情況,個別區份學額盈餘仍然嚴重,如果政府採取一刀切式全港復位,要求學校於2019/20學年增派中一學生,在生源不足下,個別區份的學校收生便見緊張,長遠影響教育團隊的穩定和教學質素 。要解決此問題,其實局方有不少辦法,例如像過往「減派」時一樣,採用「區本」形式復位,在個別適齡中一人口上升的區份才加派,在其餘人口下降或升幅不顯著的地區,先採用凍結班數、容許保留超額教師等方法,甚至以這些地區,作推行小班教學或其他特色教學的試點,一來容許學校保留實力,以應付未來陸續回升的學生人口;二來亦可讓教育生態保持多元,讓家長、學生有更多選擇,相信做法遠比一刀比來得理想和按部就班。...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小三TSA留伏筆 政府業界齊監察

政府日前宣布小三「全港性系統評估」(TSA)新方案,關於全港性評估部分,其改動方向完全符合教協和家長聯盟一直提倡的不記名、不記校、不向學校提交報告的「三不」原則,本來是好的。 消除評估操練壓力 可惜,新方案卻留有一條巨大的「尾巴」,讓個別學校可以在全港性評估之外,額外選擇全級參加評估,並可獲發學校表現報告。此舉很有可能延續操練誘因,難以令人對TSA釋疑,家長、業界、社會均因不滿而嘩然。 觀乎教育局上周五(16日)召開的記者會,基本能力評估及評估素養統籌委員會(TSA委員會)的官方代表形容,決定為認同評估文化的學校「開咗一道活門」,「有理說不清好難爭辯,不如畀學校自己作一個選擇」,「如果認同呢樣嘢,又有咁嘅訴求,咪自己舉手囉」;代表又說:「唔會有人會為10%去操練,正常人都唔會。」官方代表更多次強調,操練只是疑慮和觀感上的,彷彿操練從來沒有出現過,完全輕視問題的嚴重性,真的令人失望和難以接受。 我們即日回應,表達老師和家長的憤怒和憂慮,認為政府必須承認小三TSA經歷了過去約10年「異化」之後,今次改變的主要目的是,消除評估所帶來的操練壓力和誘因,以及消除其導致課程和教學扭曲的不良影響。如果政府不認清問題,繼續傲慢地認為操練不存在,根本不能對症下藥,改革也是徒然的。 我們向教育局提出多項具體訴求:對於個別小學可以向考評局申請發給該校的表現報告,我們是有疑慮的,擔心個別辦學團體、學校校方濫用所取得的資料。因此我們建議當局採取有效措施,包括校方決定全級參加評估前,須諮詢和尊重家長和教師的意見,學校報告只供該校校董會及教師團隊參閱,不得外傳和用作宣傳;最重要的是,設立監察機制,以防小三TSA異化,重回舊路。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翌日(17日)在電台節目回應我們的建議。他一改前一天委員會代表的態度,承認有過因TSA而出現的操練,並且不認同這種現象,必須解決。這是非常重要的,解決問題的第一步,正是先要承認問題所在。 對於我們提出的幾項建議,局方均有回應,例如楊亦認同校方在推行全校參與小三TSA前,須諮詢校董會的家長代表、教師代表等校內持份者。這做法不但有助增加家校溝通,亦可提高透明度,從而達致監察作用。此外,局方亦明確表示學生拒絕參與TSA不會受罰、無後果的立場,變相讓家長擁有是否參與「全級參加」的決定權。 為課程教學重納正軌 備受爭議的學校報告,楊潤雄亦明言學校不應、亦不可以利用報告作宣傳等教學以外的用途,亦不可向校內教學團隊以外的人透露報告。回想當初小三TSA異化的其中一個現象,正是教育局、辦學團體或學校利用TSA成績作比較和宣傳,因此這是非常必要的。 至於有關監察、檢討等最重要的一環,楊潤雄亦提出未來要持續監察,包括有否繼續操練、題目會否愈出愈刁鑽,甚至有否違反當初設立原意等情況,並提出或以問卷方式,向家長等持份者調查學校TSA的推行,其後亦會持續檢討。 總括來說,現時小三TSA方案所留的「尾巴」,本來是可以避免的。可惜政府的決心不足,讓個別學校申請全面應考及獲得報告,因而未能完全杜絕操練的可能及疑慮。在這情況下,惟有靠業界、家長與政府齊心協力,時刻監察,令小三TSA的流弊可以完全杜絕,讓全港小學低年級課程教學重新納入正軌,為學生減輕學業壓力、釋放自由空間,創造更有利的制度性條件。...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教育局應以公務員職位 取代有長期需要的合約僱員崗位

回歸後不久,政府部門及公營機構便開始推動職位合約化,教育局轄下的官立學校同樣受著這種職位合約化的風潮影響,多年來更是最多合約僱員的首五個部門之一。面對公務員和議員多年來的批評,當局在2006年起開始檢討有關情況,並開始以公務員職位取代合約僱員崗位。 整體而言,政府部門的合約僱員是持續減少了,由2006年的高峯18,537名跌至2017年的10,380名;然而在教育局內,官立學校的合約僱員數目並沒有持續減少,反而有上升趨勢。2013年,教育局的合約僱員有909名,到2016年已經有935名,2017年的最新數字更是984名,當中主要增幅源於「以各項撥款或津貼聘用來應付有時限或屬季節性的服務需求」,由2013年的404名增加至2016年的463名,升幅達一成五。這些津貼包括學習支援津貼、學校發展津貼、資訊科技人員支援津貼等。 官立學校的合約僱員上升 上述這些津貼推行多年,而且學校有長期需要運用該筆津貼以向師生提供相關支援,從因應這些津貼而聘請的非公務員合約僱員數目逐年上升可見,學校需要長期聘用相關人員。我多次在立法會的相關事務委員會會議上重申,既然這些職位有長期需要,亦包括一定的技能專業,按合約條款聘請無助教師累積教學經驗及技能,影響教與學的穩定,並有可能打擊員工的士氣。今年一月,我更趁當局在發表《財政預算案》前,致函當局要求盡快以公務員職位取代教育局有長期需要的合約僱員崗位。 可惜《財政預算案》未有回應我這項要求。當局回應,官校在合約僱員轉為常額教席上已有進展,在2016/17及2017/18學年已有29所官立中學將其中52名合約僱員職位轉為常額教席。然而,從教育局整體合約僱員人數變化而言,52名明顯也無法遏止升勢,換言之尚有大量職位處於合約化的不穩定處境。 今年《財政預算案》教育經常開支佔政府總開支的比例為20.8%,是回歸以來最低的一次,1,137億教育開支中有超過四分一更是非經常開支,比例是歷年最高,這些開支中便包括上面提述的各項津貼。因此,要減少非必要合約職位並以常額取代,除了涉及教育局及公務員事務局外,更需有財政司的參與,一同檢討有關財政撥款安排,才能還教師一個穩定的工作前景,教學質素才會保障。...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學校行之有效 國歌教育何須立法

去年9月1日,全國人大通過實施全國性法律《國歌法》,至11月相關法例亦納入《基本法》附件三,意味香港須進行本地立法。本地立法源於兩地差異近日,特區政府已經就《國歌法》展開本地立法的程序,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已經把《國歌法》事宜列入本月23日的會議議程,而政府也即將向立法會提交有關會議文件,正式披露《國歌法》本地立法的構思和計劃。現時全國性法律《國歌法》共有16條條文,內容規範國歌《義勇軍進行曲》的奏唱方式、使用規定、相關教育等等。第一條概括寫出立法目的,乃是「為了維護國歌的尊嚴,規範國歌的奏唱、播放和使用,增強公民的國家觀念,弘揚愛國主義精神,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值得留意的是,全國性的《國歌法》僅有第15條載有罰則,是關於篡改國歌歌詞、曲譜等貶損、侮辱國歌的情況的;至於奏唱國歌時的禮儀等條文,則未見列出罰則。當某些全國性法律列入《基本法》附件三而須在香港實施時,如發現該法律須作出某些修改,便要經過本地立法程序後才可在港實施。這情況源於兩地法律、司法制度或事實情況的差異,例如現行全國性法律《國歌法》的罰則之中,有「由公安機關處以警告或者15日以下拘留」(《國歌法》第15條)的內容,這明顯與本港現時的制度有極大差別,根本不可能拿來香港實施,故《國歌法》必須經過本地立法程序,作出適當調整。中小學課程非法律規定回到教育範疇,全國性法律《國歌法》第11條指明「國歌納入中小學教育」;問題是,香港是否有需要透過立法規管中小學進行國歌教育呢?普遍而言,香港中小學都有教國歌,在「一國兩制」框架下教唱國歌也是合適的。不過,按照香港的傳統,中小學課程教什麼,並非由法律規定,而是由教育局及課程發展議會頒布相關的課程綱要或指引加以列明,例如2017年新修訂的《小學常識科課程指引》把學習國歌列為第一階段(小一至小三)的「核心學習元素」(頁33)。其實,香港中小學是有責任執行這些課程綱要或指引的,如果學校沒有履行這些責任,政府是有權追究和問責的。既然已有行之有效的制度,我們也就認為沒有這方面的立法需要了。...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對面的女校

不久前, 有人在網上張貼了一段短片,是若干年前母校遷址前的一天,母校的師弟們隔着鐵絲網向對面街的女校學生獻唱,一曲《對面的女孩你看過來》,大有離別前盡訴心中情之慨。而對面的女生們也隔着玻璃,微微露出高興的表情。據說這段短片在網上「爆紅」,一時傳為佳話云云。男校女校相與為鄰,並非罕見,不過昔日母校的地理位置較為特別,臨街的一邊是籃球場,是小息午膳休憩的熱門地點。同學們閒來無事,自不然三三兩兩,憑欄遠眺。而一街之隔的女校在沒有改建之前,圍欄不高,而我校居高臨下,憑欄的男生便有眺望鄰校女生之嫌了。據說當年的鄰校管理層對此十分介意,向我校的管理層提出要求,因此我校的老師們便立下訓令,小息午膳之時,無論如何不能靠近鐵絲網,否則罰無赦。同時,校方更定了一條恐怕全港以至全世界都沒有的校規,也是我畢業數十年之後仍能記起且能背誦的唯一一條校規:「不得無禮注視鄰校女生」!對於這麼一條校規,頑皮的同學們當然各有解讀,例如「不得無禮注視」,然則「有禮注視」便可以了嗎?這當然是刻意曲解,誰都知道立法原意並非如此,只是不太服氣而已。我讀書的時候,早會在有蓋操場舉行,每天除了事務性的宣布之外,都會由同學輪流讀出一條校規,每日一條,務求我們記住。有一天中學會考,外校來的會考生散佈在場地周圍,剛巧同學讀到這條奇特的校規,相信這些外校生都感到愕然,大惑不解,或者猛然失笑。如今母校已遷離了,這條校規應該也和過時的《大清律例》被丟棄了。同學們如令聚會,偶然想起這些古怪的舊事,也會不禁失笑。有時候,舊事之所以變得好玩,甚至值得懷念,正是因為它們奇怪得難以理喻!集體唱歌的片段在老師的干預之下很快就完結了。參加唱歌的師弟們應該也長大了,或許有的已經結婚,有的在談戀愛,也許已經忘掉曾經有過這個少年輕狂的小片段。不知道他們在網上忽然看到昔日的自己,會有怎麼樣的感受呢?...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小朋友學投票

 投票可以很好玩,特別是小朋友學投票。立法會每年都接待不少市民參觀,來自學校的數量不少,中學、小學、幼稚園都有,我們視之為一種公民教育。有時,如果時間許可,議員會現身說法,親自向參觀者介紹立法會的情況。我作為教育界的代表,也會抽空接見部分前來的同學。最好玩是接待幼稚園的小朋友。限於他們的年紀,他們總會有很多令人不禁失笑的認知偏差,我們稱之為「天真」,既好笑,又好真。有時候,我會與他們試玩選舉遊戲。在我的經驗之中,幼稚園學生比中小學生更樂於參與,當我詢問有誰想競選做議員的時候,馬上就會有十幾隻小手踴躍地舉起來。我特別喜歡與幼稚園小朋友玩這個遊戲,是很有理由的。小朋友雖然舉起了小手,但一旦點了他們的名,雖然站了起來,表情卻十分茫然。這也難怪,議員、競選都是非常遙遠陌生的事情啊!這時候,便需要大人的引導──小朋友,你競選議員,首先要介紹你自己。你叫甚麼名字?「我叫陳小明。」聲音太小了,其他小朋友聽不見,大聲一點好嗎?「陳小明!」你呢?「何小欣!」請你們講講政綱吧……一會兒的茶點(如果有),你建議同學可以吃點甚麼?「吃粥。」「吃蛋糕。」現在丟垃圾要罰1,500元,你認為足夠不足夠?應該罰多少?「2,000元。」「3,000元。」好,各位小朋友,聽了兩位候選人的主張,你會選哪一位做議員呢?每位小朋友只可以舉一次手。結果,投票非常踴躍,小朋友大比數選了何小欣,因為他們都想吃蛋糕。小朋友都很直接,千元以上的罰款完全超乎他們的想像,而蛋糕的奶油味道卻是那麼嫵媚,那麼貼近真實……這就是小朋友的起點,最初會比較稚嫩;而他們會長大,學著成為成熟的公民,終有一天會成為選民或候選人,盡他們的義務,同時也是行使他們選擇的權利。...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港府代文憑試考生繳費利與弊

新一年《財政預算案》出爐,政府計劃為2019年香港中學文憑試(HKDSE)考生代繳考試費,這無疑是一個充滿善意的計劃;但建議一出,令不少考生、家長和老師擔心,一旦大量公眾人士以自修生名義報考,整個考試安排勢將受到干擾,影響考試運作及考生表現,這些反應可能出乎政府的意料之外。可納入免費教育範圍其實,文憑試考試費不妨納入免費教育的範圍之內。我最近也曾向個別政府官員建議,把考生(或日校考生)考試費用納入免費教育,以目前文憑試考生一般報考4+2科,大約須繳交3000元考試費,每年涉款總額僅為2億元,屬政府能承擔的範圍。綜觀世界各地,不同地域的「免費教育」涵蓋的範圍不一,有些地方包含課本、膳食、校巴費用等;澳洲、英國等地豁免大學入學試費用,這是把考試費視為學習費的一部分;香港的免費教育較為狹隘,基本上只包括學費,故家長仍須支付不少費用,包括不能避免的文憑試考試費。考試費對基層家庭來說不算便宜,故考評局設有「考試費減免計劃」,協助低收入家庭,有需要的學生和家長可向學生資助處申請,2016/17學年共有1.5萬個成功申請個案,政府為此批出3410萬元的減免總額。然而,這項資助計劃的成本代價也很高,而且減費屬一次性措施,是否用得其所呢?把考試費納入為免費教育的一部分,會否更加合算呢?我希望政府能深入考慮這個建議。回到今次預算案,代繳考試費很有可能變成財政誘因,吸引本來沒有需要、也沒有打算考試的人報考。這兩天不少人說要補考爭取好成績,亦有老師、補習老師說為深入了解考試方式而打算親身考試,有市民戲言要感受DSE氣氛,更有網民聲稱要「組團應考」,也有電台聽眾擔心有人「玩玩下」應考,其動機與目的,林林總總,不一而足,非常熱鬧。按現時自修生條件,市民只須年滿19歲即可報考,考生大增,絕非危言聳聽。考生大增對下屆文憑試的影響可大可小。雖然文憑試是以水平參照計算成績,但日校考生仍會擔心會影響他們「奪星」的機會,口試表現也有可能受到自修生的表現和態度影響。如果考生真的大增,也會影響考試場地、評卷人手等配套,拖慢批改試卷進度,嚴重者或會拖遲放榜日期。凡此種種,均為文憑試帶來難以預測的風險。短短兩天,我已收到不少家長、教師的反對訊息,甚至有本來可以受惠的家長明言寧願自己交考試費,也不肯承受這些無故加在他們頭上的風險,其擔心之情溢於言表。措施原意不應是增加考生政府這次代繳考試費的計劃,本來是減輕市民的財政負擔,而不是增加考生。如果因而出現財政誘因,導致大量市民一窩蜂報考,干擾正常運作,將會是非常不幸,亦可能嚴重影響下屆考生。我在3月1日的立法會會議上向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建議,把是次代繳費用的計劃改為只限學校或日校考生(亦即是上文所指的把中六學生的最終一次考試費用納入15年免費教育的資助範圍內),陳茂波回答稱會「再作研究」,即考慮我的意見。這是個積極的回應,我希望政府最終能提出一個惠民而不導致混亂的多贏方案,甚至把它變成一個恒常性的方案。...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