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幼稚園小學化

最近我在立法會偶然碰到一群來自杭州的公立幼兒園校長,她們在香港參觀了一些幼稚園,不禁對我說:香港的幼稚園比較「小學化」、「成人化」。我回答說:香港也有一些幼稚園是以兒童為中心的,做的很不錯,很多內地幼教界朋友都讚不絕口。然而誰都不能否認,杭州朋友口中的「小學化」、「成人化」,的確是香港幼稚園的主流。內地幼稚園常被詬病為「小學化」、「成人化」,連她們也有此感覺,可見情況嚴重。 幼稚園的英文kindergarten本來是德文,十九世紀初德國幼兒教育家福祿貝爾(Friedrich Frobel)創辦全世界第一所幼稚園時,沒有叫它做「幼兒學校」,卻把兒童(kinder)和樂園(garten)併成一個全新的字,從此世界通行。台灣喜歡叫幼稚園的主管做「園長」而非「校長」,也就是貫徹樂園的初衷。 近幾百年,教育的最大變化發生在幼稚園。由啟蒙時期法國的盧梭,到德國的福祿貝爾,再到意大利的蒙台梭利和瑞士的皮亞杰等等,世人開始把兒童看成是兒童,而不再是「縮小的成人」。過去讀教育史,曾經看過西方的圖片,那些幼小的男孩都被裝扮成與父親一模一樣的小紳士,木無表情,唯一差別只是XXXS尺碼的衣服吧了。中國的幼兒也一樣,不單自小就要背誦古書,而且很早就被灌輸「勤有功,戲無益」的思想,一言一行,都要模仿成人。 但歐洲的思想家重新發現「童年」,心理學家的研究則證實了兒童的心理和認知特徵,的確有異於成人。於是幼兒教育翻天覆地,到今天,幼稚園充滿鮮麗的色彩,小朋友不會像中小學生那樣排排坐,他們唱歌、繪畫、遊戲、聽故事、做運動,充滿童心的老師想盡千方百計刺激他們的感官,鍛煉他們的手腳,學習生活,培養良好的品格和生活習慣。 而香港呢?幼稚園雖然也喚做「園」,但學術的成分極重,應該在小學教的讀寫算,幼稚園一早就教了,這就是「小學化」。有趣的是,「不要落後在起跑線上」這句話是十多年前從內地傳過來的,如今香港家長的心態比內地家長還要緊張得多,在整體社會氣氛的龐大壓力下,多數幼稚園又怎能逃出揠苗助長的噩運呢? 不過我總是樂觀的,近年不少家長已醒覺了,不再盲目追求程度深,要還孩子活潑的童年。幼稚園教育工作者的專業水平也提高了不少,會有更多人堅持以兒童為中心的教育理念。希望香港幼稚園能早日擺脫「小學化」、「成人化」的困局,為下一代創造理想的成長環境。...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取走手機事件的三點爭議之處

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涉嫌在立法會大樓內搶走女行政主任手機,事件引起軒然大波,除了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與他所屬的民主黨分別予以譴責外,他更要面對警方的刑事調查、黨內紀律調查,甚至建制派議員提出、有機會喪失議席的譴責動議。 「搶手機」事件備受爭議之處,主要涉及3個層面,包括許智峯搶走他人物品的行為、這行為應否被取消議員的資格,以及政府派駐「狗仔隊」進駐立法會的安排。以上3個問題,其實都需要嚴肅正視,並且要分開處理。 首先,姑勿論事件有否涉及身體接觸或暴力成分,許智峯強行取走他人物品,明顯是不能接受,理應受到譴責。至於他應否受到立法會彈劾,喪失議員資格,則須視乎行為本身的嚴重性與懲罰是否相稱。截至現時掌握的資料,以及許智峯已為自己的不恰當行為公開道歉,於未完成相關調查程序前,仍難以作出這樣的結論,否則便是不合比例的懲罰。 「導火線」問題同須正視 至於第三個問題,我認為相當關鍵,也可以說是事件的導火線。許議員不滿政府人員監視及紀錄議員的行蹤,令他感到議員的工作和私隱不受尊重。政府「狗仔隊」監察議員行蹤不論有否涉及違反個人私隱,但行政機構派員監察議員工作惹人非議,卻是不爭的事實,不少議員也曾為此投訴,並向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表達強烈不滿。 然而,政府不但沒有尊重議事堂的尊嚴,讓「狗仔隊」可以肆無忌憚進入議員工作的地方,相反,更變本加厲,不論派駐人數或「狗仔隊」進入的範圍,已愈來愈泛濫。 所謂「狗仔隊」,並非到立法會進行偷拍或騷擾議員,而是政府派駐大量政務主任及行政主任,到立法會大樓監察議員的行蹤,議員所到之處,不論立法會大樓各個通道、各議員辦事處的層樓、各會議室的出入口,甚至在未經預約的情況下,突然走入議員辦事處「造訪」。 「狗仔隊」的人盯人和自出自入,早已令人感到不勝其擾,即使建制派議員私底下也有微言。為什麼一個負責監察政府的議會大樓,反過來要政府派員「觀察」?這批政務及行政主任高薪厚祿,政府是否需要每年動用大量人力,耗用無數公帑「觀察」議員,這又是否恰當?立法會是否可以同樣理由,到政府總部「觀察」司長和局長有否盡忠職守,為香港市民服務? 同樣地,立法會議事廳和大樓是否屬於開放的公眾地方也值得商榷。除了公眾在立法會大樓內的活動範圍受到嚴格限制外,即使立法會議員的助理,也只限於進出議員辦事處的所屬樓層,如需協助議員在會議廳外接受傳媒訪問,他們更必須在指定時間內「持證」及不多於兩人入內。 再者,議員有否出席會議或適時投票,既是議員的判斷和責任,如他未能履行職責,有負選民期望,他也須要向選民交代,甚至負上政治責任,難道「狗仔隊」不厭其煩的「觀察」,就可以改變議員的立場和投票意向?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事後向全體立法會議員發信,強調大樓的所有使用者,都應遵守法律及尊重大樓的其他使用者,而執勤人員亦不應受到干預。政府譴責許智峯的搶手機行為之餘,是否也應同樣反思行政與立法關係,特別是如何體現對立法會監察政府職能的尊重?...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大數據

不久前立法會四個委員會派出聯席代表團到大灣區考察,主要看看附近地區的高新科技和經濟發展。坦白說,對於高新科技和經濟,我是徹頭徹尾的門外漢,但有機會去看一看,開開眼界,總是好的。雖然不是四個委員會的成員,也「拉衫尾」去走了一走,但由於出發當天立法會還有會議,三天行程我只參加了兩天。行程緊湊,三天走了五個市。在東莞,有一個叫「散裂中子源」的科研基地,名字奇怪得很,實際上是一台巨型的加速器。加速和撞擊得出的不是火花,而是中子,科研界可以藉此解決不少問題,這樣的加速器全世界只有四部。在佛山,我們看了自動導航的小型飛機,不載人的、載人的都有,電視新聞裏特意報道身型巨大的張華峰議員坐上飛機的一幕,就是這裏。類似的項目還有很多,我不一一細說了。但與同行的議員聊起,他們印象最深的,卻是我沒有參加的第一天行程中的微眾銀行。據他們介紹,微眾銀行最突出的是小額借貸。民眾一時間需要小額現金,例如幾千元,低至五百元,一般銀行都沒興趣借貸,因為批核的成本太高了。即使銀行願意,民眾也不會願意等候漫長的批核過程,因此生意就落到財務公司或大耳窿手上。但微眾銀行卻盯上了這個市場,它利用通過不同方式收集的民眾的資料而形成的大數據資料庫,竟然可以在一秒鐘之內決定是否批出貸款。對,是一秒鐘之內!超過一秒鐘已算不合格了!他們的速度之所以如此驚人,原因是:早在顧客提出貸款申請之前,他們已經掌握這位顧客的生活的各方面資料,他是個怎樣的人?收入多少?花費模式如何?信用如何?能否償還貸款?諸如此類,巨細無遺,早已在大數據資料庫的掌握之中。這也難怪,內地在過去二十年裏,通訊科技實現了跨越式發展,在固網電話尚未普及、很多地方還沒鋪設電話網絡的時候,手機早已先行普及了。每一次使用手機裏的應用程式,每一次使用支付寶購物……一個人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都源源不絕流入大數據資料庫。香港市民不使用支付寶嗎?那麼facebook和其他社交媒體也一樣收集個人數據,只是老闆不同而已。有人喜歡它的方便,也有人害怕它的方便。喜歡也好,害怕也好,大數據的時代已悄悄來臨了。...

Continue Reading

【信報】重投資源 鼓勵學生愉快閱讀

昨天4.23是世界閱讀日;閱讀,從來都令人着迷。筆者從兒時至今非常喜歡閱讀,現在一有時間也會逛逛書局,打一下書釘,也順道看看有什麼新的好書。特首林鄭月娥宣布增加一項教育新資源措施,推廣閱讀,為全港公營中、小學、特殊學校推出閱讀津貼計劃「共享喜閱新時代」,該筆津貼將會是經常性開支並按班級數目劃分,每間小學每年津貼最多4萬元、中學最多7萬元、特殊學校最多3萬元,預計每年開支約4800萬元。筆者當然歡迎政府重推閱讀津貼,此舉可說是撥亂反正,回應了教育界的呼聲和訴求,並重新確立「閱讀是重要」、「政府支持閱讀」的正面訊息,也從實際上改善現時中小學圖書館購買圖書、推廣閱讀所面對的資源不足情況。培養青少年閱讀風氣政府自1997年起便一直為中小學提供中文及英文科兩項「廣泛閱讀計劃」津貼,為學校提供約8298至34468元(不等)的資助,讓學校購買圖書、期刊、多媒體閱讀材料及推行閱讀推廣活動之用,讓學生盡量多接觸中文和英文,培養良好閱讀習慣和興趣。惟上屆政府卻於2016/17學年,在無廣泛諮詢業界、無預警下,突然強硬取消兩項閱讀津貼。筆者當時已強烈批評政府做法拙劣,獨斷獨行。根據當時教協做的問卷調查,237間受訪學校中,便有高達九成學校不同意取消津貼,當中七成半更表明取消津貼會增加推廣閱讀的難度。推行多年的教育改革,4個關鍵項目之一便是「從閱讀中學習」,教育局削減閱讀津貼,可說是與教改目標背道而馳,引來很多校長和老師的不滿;更發出錯誤訊息,令市民懷疑閱讀不再是教育局關注的項目,或「政府不推廣閱讀」,做法絕對不能接受。因此,筆者多次向政府提出必須重設津貼,在最近的《財政預算案》推出前,更向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建議,為公營中、小學和特殊學校重新發放購買圖書的專項津貼,讓學校購買合適的中英文圖書,學校也可以利用一部分款項購買圖書贈送予學生作為禮物或獎品,以提高閱讀興趣。4月初,包括筆者在內的專業議政立法會議員與特首林太會面時,筆者亦當面向她提及政府應向學校發放此項津貼,讓學校購買圖書和相關材料,支援圖書館主任的工作及強化圖書館功能。事實上,香港學生閱讀問題非常嚴峻,由香港大學教育學院發表、5年一度的「全球學生閱讀能力進展研究」(PIRLS 2016),雖指本港學生閱讀能力、評考表現好,在全球參與研究的50個地區中排名第三,惟在「閱讀興趣」、「閱讀信心」卻分別排第33及41,「閱讀投入程度」更敬陪末席。這情況令人震驚,亦反映包含閱讀興趣、閱讀信心的整體閱讀能力,是不能透過像TSA等短時間的紙筆評估去提升,而是需要培養一個長時間的閱讀習慣、閱讀風氣。筆者希望政府能在是次經驗中汲取教訓,繼續在推廣閱讀上積極工作,與圖書館、學校、家長等不同人士一同推廣兒童、青少年閱讀風氣,強化公共圖書館和學校圖書館功能,並協助學校圖書館主任推動閱讀工作;同時,政府亦應加快檢視課程、考試評核制度等各個教育範疇,從根本上鬆綁教學、閱讀空間。...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楊潤雄發表TSA的公開言論

3月17日,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在兩個電台的訪問有以下言論,對應着教育界和家長的5項訴求和質疑。由於大部分觀點未見有官方文字紀錄,我因此整理成以下文字,並以書面語代替口語寫出,希望以此作為公開記錄,讓公眾繼續監察。記錄如有偏差,敬請局方指正。1. TSA為什麼需要檢討?我們認為經歷了過去約10年的「異化」之後,今次改變的主要目的,是消除小三TSA所帶來的操練壓力和誘因,以及消除其導致課程和教學扭曲的不良影響。特區政府應該正視此為核心問題,否則不能對症下藥。楊潤雄:「TSA開始討論比較多,是由2014、2015年度開始,我們承認當時的確出現異化,包括大家提及的操練文化……發覺制度真是有問題。」「我們對操練引致的不良後果十分緊張,尤其在小學階段,根本不應該發生,政府希望新TSA制度成功,如果有操練情況,我們知道後會盡早處理。」拒絕應考不會受罰2. 學校提出全級報考有沒有準則?我們認為今年時間短促,報考前須最少取得校董會的同意,特別是尊重教師、家長及其在校董會的代表的意見。日後的評估更應做好諮詢,取得大多數老師和家長的同意。此外,教育局若知道有個別辦學團體之屬校較多申請參加全級應考,宜了解當中原因。楊潤雄:「學校作全級報考的決定時,我們希望他們能充份諮詢學校持分者,通常可以透過校董會,但今年時間比較趕,有些學校可能未及召開校董會,但我希望無論如何,學校在今年提出全級應考前也能夠諮詢持分者,例如家長代表、教師代表等,由學校以專業角度去決定是否需要全級參與評估,從而拿到報告。」3. 個別家長是否可以不讓其子女參加由學校申請的全級評估?我們認為家長應有不讓子女應考的權利,學校不應拒絕,而家長更須獲通知有此權利。楊潤雄:「過往也有家長不願讓其子女應考,例如考試當天請假,或跟學校說不去考,學校有其既定制度處理……我們公開說過,就算學校、同學不去考,在教育局角度來說不會有什麼後果,不會強迫,學生也不會因而受罰。」分析報告不能濫用4. 學校應如何使用獲得全級應考後的詳細報告?我們認為該些報告只限該校的校董會及教師團隊參閱,其內容不應向家長、傳媒、教育局各級官員及其他社會人士透露。楊潤雄:「報告只是教學用途,不應該、亦不可以作其他用途,不應把報告交給非教學或非教學團隊的人士去看或做比較,因為報告有很多教學分析,普通人、普通家長未必懂得看……報告不可做教學以外用途,例如做宣傳。」監察檢討重中之重5. 教育局如何監察辦學團體或學校有沒有諮詢持分者、濫用數據和繼續操練?我們認為監察及檢討是重中之重,如果看到有流弊發生,教育局應該即時介入調查或改變有關情況。我們建議政府於首3年採用抽樣調查方式,分別了解教師及家長對小三TSA的意見。調查結果報告送交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公布,並且予以檢討。如果發現由小三TSA引發的操練或異化現象嚴重,教育局應該作出適當的跟進。楊潤雄:「從教育局的角度,未來我們會繼續監察,包括能否達到原先的目標,以及會否繼續有操練,雖然我們相信不會,但也會監察。我們可以有很多方法,例如有人提議做問卷,這個我們可以做的,我們可以問持份者和家長,看看學校有沒有操練……如果我們覺得學校將報告用得不妥當,例如派給家長、傳媒、或拿去跟其他學校作比較,我們會與學校跟進……我相信做完這次評估之後,看看問卷的反應,亦會與不同的持份者去討論,我們要長期監察。」...

Continue Reading

【蘋果日報】為何「好仔唔當差」又興起

今年有一套新電影叫《風再起時》,講述「四大探長」事迹,那亦是警隊最不受歡迎的年代,因此才會有「好仔唔當差」一說。直至1974年廉政公署成立後,警隊隨之而進行內部改革,變得專業化、社區化,在短短十多年間一躍成為全世界專業水平最高的警務隊伍之一,不少香港市民也對自己的警隊引以為傲。我還記得自己參與03年七一遊行時,50萬人走上街頭,把港島街頭擠得水洩不通;雖然大家心中充滿怒氣,但目標都是指向董建華政府,示威者和警察也能和平相處、克制忍讓,沒發生大型衝突。可是近十多年來,隨着政治爭拗和社會矛盾日增,當市民走上街頭表達不滿時,警方的對應手法似乎比過往欠缺耐性。梁振英上台後,情況更是變本加厲,一些「愛字頭」團體更出來挑動矛盾、製造衝突;另一邊的團體和市民,如採取相類的對抗手法,甚至肢體碰撞,衝擊事件便有可能發生。無論是甚麼團體引致的衝突,警方若不嚴正執法,應拘捕的不拘捕,不應拘捕的反而武力拘捕,便造成市民對警方濫權濫捕之感。警方在過往不少群眾運動或警民衝突時不斷強調守法的重要、不能姑息縱容任何激烈行動,但另一邊廂又縱容某一些政治聯繫人士的惡行,甚或警隊內部的違法違紀行為,如七警、朱經緯等。結果,由過往的互諒互讓,演變成現在的各不相讓、相爭對峙。根據港大「市民對香港警務處表現的滿意程度」調查,公眾對警隊由2007年6月八成滿意淨值的高,跌至現在只有37.1%,而且是連續三年滿意淨值低於50%。即使現在大型群眾運動發生頻率減少,但公眾對警方的不信任也因而轉至他們日常各種違法違紀事件上,甚或放大這些行為。這正是警隊被迫介入政治紛爭後所承受的惡果。現代警察制度創始於18、19世紀的英法兩國,而最早為警察執法制訂指導性原則的就是英國,該原則被稱為Robert Peel's Principles(皮爾原則)。該原則合共9項,其中心大原則是Policing by consent(基於人民支持的執法)。在這個大原則下,警察的首要重任是服務市民,警察與普通市民之間的區別僅是一身警服以及獲得薪酬,警察能夠行使多少權力也是取決於市民的認可和信任。因此,警察不能偏幫任何個別人士、派系,甚至政府自身,他們只能絕對公正地為法律效力。警隊應恪守專業中立這也是為何在殖民地時代警方會強調「政治中立」。冷戰時代的香港,是各個政治勢力聚居的地方,不時亦會發生派系衝突,若警方作為一支有實權、有武器的半軍事組織偏向任何一方,又如何能取得市民的信任,使社會秩序不受境外力量影響呢?這個「中立」,不僅在政治上,1973年時任警務處處長薛畿輔親自下令逮捕葛柏,在內部懲處違紀警員,不論高級與否,也是以法律為依歸,公正而中立執法,這次行動亦使市民開始對警隊稍為改觀。可是在40多年後的今天,雖然貪腐問題有所改善,但在公正而中立執法一事上,卻不如往時,無怪乎「好仔唔當差」一詞又興起。要重拾公眾信心,恢復警隊尊嚴,絕對不是靠甚麼辱警罪,而是讓警隊重回專業,公正中立的地為法律效力。不論面對何等人士、派系,還是警隊內部,均應一視同仁,平等執法。同一時間,也應該加強和改革公眾對警隊執法的監察,既是提醒警員行使權力時要謹慎細微,也是讓公眾對警隊有更多了解,減少誤會分歧的情況惡化。...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加快為特殊學校配套「追落後」

教育局早於2010/11學年推行特殊學校新高中學制,延長特殊學校學生的學習年期三年,並承諾為學校提供額外的課室、特別教學室及其他附屬地方。時至今日,有多少特殊學校未獲提供相應的配套設施,仍是未知之數。政府必須在工程規劃和財政承擔上加把勁,以加快為新學制及新政策所需的額外設施「追落後」,讓學校有足夠的軟硬件,配合政策發展的需要。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剛討論佛教普光學校加建新教學大樓及宿舍的文件,涉及的撥款近2億元,工程包括增加課室、特別室、社工室和相關設施,以配合特殊學校推行新高中學制及中度智障兒童寄宿的需要。屈指一算,延長特殊教育學習年期的政策已是八年前的事情,即使立法會接著通過撥款,工程仍需29個月才完成。換言之,由政策推出至設施落成,足足花上了十年的光陰。同步提供職業治療室根據教育局於2015年就「特殊學校校舍標準及設施改善工作」提交的文件,當年正為13所特殊學校進行改建工程,以及正為超過10所特殊學校籌劃改建工程。因此,我支持盡快通過普光學校加建工程的文件,讓學校多年來面對設施不敷應用的困境,可早日得到解決之餘,也不忘追問政府,其他特殊學校的改建工程進度又如何?除了因應新高中學制提供所需的額外設施,為配合《施政報告》的承諾,教育局於2017/18學年起,為輕度、中度、視障及聽障兒童學校提供一名職業治療師及一名職業治療助理,學校皆歡迎這項新措施,但同時也關注政府何時提供相關的配套,讓駐校的專職醫療人員有合適的工作空間,為學童提供治療及安排練習。可是普光學校的工程文件未見有相關規劃,只見有社工室及宿舍的護士當值室。 我認為政府既然正為學校加建設施,理應同步規劃及提供。正如特首去年宣布將冷氣納入學校的標準設施,教育局也即時修訂新建校舍文件的內容及撥款。僅18所學校完成工程?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回應時說,全港61所特殊學校中,有四十多所涉及的工程撥款不多於三千萬元,當中18所已完成工程,有數所仍在進行中;局方同時會透過每年的維修計劃,為學校提供所需的支援。至於提供職業治療室,她解釋需視乎學校是否有足夠空間進行改建,並承諾會因應新措施,陸續與學校商討有關硬件配套安排。對於特殊學校仍未完成加建工程的具體數字及障礙,教育局的答案明顯不足以反映全貌。我會繼續密切注視情況,歡迎學校提供資料,以便我更有效跟進不同學校的需要,並監察政策的實施情況。 ...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向特首提出的數點教育建議

由特首林鄭月娥領導的本屆政府在教育範疇表明會以「專業領航」、「直接聆聽」的宗旨,深入研究教育的深層問題。4月6日晚上,我聯同專業議政的幾位議員與林太會面,表達對《財政預算案》的意見。由於時間所限,我只重點地向她提出數項在教育界已有共識的建議,期望這些「直接」和「專業」的意見得到政府重視,盡快獲得接納。 首先,我認為特區政府在現有穩健的公共財政及儲備下,必須增加投資教育,尤其是經常開支,為教育作出長期承擔,為政策製造穩定及可持續發展的環境。由於會面的原則是互不引述,因此我只就自己表達的建議向各位報告。 1、增加學校閱讀津貼 港大教育學院早前發表五年一度的「 全球學生閱讀能力進展研究」(PIRLS 2016),雖指本港學生閱讀能力在全球50個參與國家或地區中排名第三,但發現本港學生的閱讀興趣、信心、投入程度均偏低,閱讀課堂投入情況更是全球「包尾」,情況令人關注。惟教育局於2016/17學年取消「廣泛閱讀計劃」津貼,我認為會給外間政府不重視閱讀的不良觀感。我向林太建議,應參考我給政府《財政預算案》提出的方案,向學校重新發放閱讀津貼或撥款,讓學校購買圖書,並必須重視公共圖書館和學校圖書館的功能,重燃學生對閱讀的興趣。 2、強化小學輔導教師工作 《財政預算案》提出在2018/19學年推出在推行小學「一校一社工」,但教育局提出的方案引起現職學生輔導教師(SGT)和學生輔導人員(SGP)的極大憂慮。我向林太說,小學的輔導工作極其重要,不是社工可以取代。政府必須諮詢和尊重現職者的意見,確保現有輔導服務資源和人手不受影響的情況下,採納「1+1」輔導服務模式,即在每間小學至少設立一名學生輔導教師及一名駐校社工,加強和優化小學社工與輔導服務。 3、表達對新版TSA衍生流弊的憂慮 教育局在新版TSA留有伏筆,讓學校自行報名全級應考並獲得學校報告。我向林太表示,局方應確保TSA設立有效、嚴謹的監察制度,令辦學團體和學校不會產生互相比較的情況。我亦建議局方需規定全校應考前,要有系統地諮詢教師和家長的意見。 4、中小學百分百學位教席 我向林太提出應盡快處理中小學教師學位化問題,現在的學位教師比例遠遠不及需要,政府如未能即時全面學位化,必須有合理時間表,盡快完成百分百學位教席,取消文憑教席的政策。...

Continue Reading

【信報】自資專業課程質素把關

政府去年6月發表《醫療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策略檢討報告》,顯示醫護及多個專職醫療專業均出現嚴重人手短缺,其中物理治療專業更成為重災區之一。為解決人手荒,政府事先張揚,鼓勵自資院校開辦課程「追落後」,但在專業評審制度未具備下,令人擔心課程一旦未能取得專業認可,畢業生隨時要承受學費和前途「雙失」的風險,社會也白白浪費一批有志投身專業的人才。報告評估物理治療師人手短缺,由2020年的710人增至2030年的933人,調查時間顯然仍未反映特首林鄭月娥的新政,如學前康復服務及「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零輪候」時間等措施所涉及的額外人手。面對人力供應追不上發展需要,特首公開呼籲自資院校增加相關的培訓學額。與此同時,現時唯一提供物理治療課程的香港理工大學,下一個撥款年期獲分配的相關資助學額僅由130個增至150個,即只回復1998/99學年政府未削減學額時的水平。由此可見,如情況不改變的話,未來新增物理治療學額的供應,將主要落在自資院校。專業課程不獲認可的後果現時,自資課程只要通過學術評審,經特首會同行政會議批准,便可以頒授學位。然而,學術評審不能取代專業評審,涉及專業的課程,如未能通過所屬專業的評審,畢業生即使完成課程,也不一定能夠取得註冊資格,也就是不能執業,情況如2008年有自資院校開辦的護理副學士課程,由於課程在收生、師資、教學語言、教學設施和實習要求等均未能達到專業所需的標準,被護士管理局拒絕其評審申請,直至首屆學生畢業才被揭發。事件涉及3屆約140名學生,學生苦讀3年,因課程不獲專業認可而不能直接註冊成為護士,前路茫茫,更背負一身學債。為免學生「前功盡廢」,醫管局在護管局的「不反對」下,安排受影響學生轉讀課程銜接,事件才告一段落。時任護管局主席黎雪芬批評:「過往院校開設護理課程前多先申請專業認可,獲認可後才開辦課程及收生;但近年多了院校先開課、後申請專業認可,局方雖然不鼓勵這種行徑,但是這並不違規。」為堵塞漏洞,護管局及後建議「有意開辦註冊護士課程的培訓機構在獲審批前,不要開始有關課程或招收學生」,並提醒培訓機構必須通知學生評審的進度,以及修讀未獲認可課程所涉及的風險,各階段的評審進度及結果,已全在網上公開。法例與評審制度滯後事實上,現時不同的註冊專業,例如醫生、護士、社工、律師等,均有按法例成立法定註冊組織,以規管註冊、培訓及紀律事宜,以護管局為例,即使事發當年亦已設有一個由註冊護士、提供護理課程的院校代表,以及業外人士組成的評審委員會,履行專業評審的職能;新辦課程的評審過程及準則,亦已詳列在《訓練院校評審手冊》。筆者去年10月與多個物理治療專業團體,曾向食衞局表達對新辦物理治療課程評審的關注,惟至今只獲輔助醫療業管理局提供一份適用於醫務化驗、職業治療、視光、物理治療及放射等5個專業「通用」的6頁紙手冊。10年前自資護理課程不獲專業認可的風波,還可歸咎於透明度不高,而非評審制度有誤,首個自資物理治療學位課程今年9月開課在即,負責評審課程的委員會和評審準則仍未完備,是法例多年來停滯不前,還是自資課程走得太快?政府必須盡快彌補缺口,確保院校在開辦專業課程前,有嚴謹的評審程序可依,有專業認可的標準可循,而不是先有課程而後才有制度,甚至讓學生成為新辦課程的「白老鼠」。...

Continue Reading

【成報】雨的本身

窗外下着大雨,天色陰暗得近乎烏黑。雨水像是長長的省略號,又像是連續不斷的密碼,從天而降,不偏不倚,與對面大廈外牆的直線完全重疊。對,只有雨,沒有風。春夏之間常有這種雨。另一種雨和風一起來,例如颱風,雨隨着狂風起舞,有時斜插,有時橫吹,有時不辨方向,有時如萬箭齊下,助風為虐。但那不是此刻的雨。此刻,雨水滂沱,卻也非常寧靜。讀書的年代,常見到這種烏雲密布、無風的大雨。我唸書的中學位於山上,我們戲稱為九龍東區最高學府,上課的時候,可以看到窗外很遠很遠的山頭、屋邨的大廈,以及廣闊的天空。當天地驟然變黑,雨水滂沱之時,同學們便匆忙把窗關上,把課室悄然隔絕於風雨之外。我們無暇觀看窗外的景致,窗內老師不斷講同學不斷抄,儘管課堂教的可能是關於雨的題目,例如地理之類。窗裏窗外,是兩個世界,把窗輕輕關上,便不相關涉了。但老師總是會教到雨的。中四那年,學校來了一位愛爾蘭籍神父,教我們英語。他喜歡踢足球,喝啤酒,怎麼看都不像是喜歡教閱讀理解和英語文法的。因此我們的英文課變了流行樂曲課,他經常帶着錄音機,帶我們唱英文歌,然後解釋幾個英文生字。其中有一首,是Cascades 六十年代的Rhythm ofthe Falling Rain。Rhythm of the Falling Rain關於一段純純的失戀,以雷聲和雨聲開始,像所有能夠流傳後世的六十年代流行音樂一樣,有優美的旋律,動人的歌詞,試問一群十六七歲情竇初開的男孩怎能不代入迷上呢?從此下雨便被賦予了一層新的意義、新的聯想。然而,神父也沒有帶領我們去了解雨,感受雨的本身。那失戀的雨是來自錄音機的卡式磁帶的,它給我們優美的音樂感受和文字聯想,那都是很好的東西,但並不是雨的本身。只有在下課後,離開學校,撐起雨傘,或者捧起書包遮在頭上,從一座建築物跑到另一座建築物,跳過繞過一個一個地上的坑坑窪窪,或在巴士上忍受那連鞋帶襪的濕,再回頭看看那模糊了的世界,那才是生活中的雨。而這,學校是不太教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