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改善政策為學童拆牆鬆綁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今年3月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提交2018《政府工作報告》,在提到今年對教育工作的建議時強調,「抓緊消除城鎮『大班額』,着力解決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重問題。」 改善全日制實施情況 就着這個報告,引起內地再次關注教育競爭過大和學生過度操練問題,多個地區的教育體系紛紛響應。有報道指出,在新學年學校有多種方法為學生減壓,有學校取消「精英班」、有學校的班主任是經抽籤決定、有學校的教師甚至要簽署「承諾書」,保證不「超班教學」,即不會改變「起跑線」,把幼稚園「小學化」。 內地遇到的學生壓力問題,香港也十分嚴重。不少人向我說,學生上學時的臉孔都是繃緊和無精打采的,沒有笑容和活力,不要說快樂學習,連快樂上學也談不上。 特區政府於2000年推行教育改革,其中一個主要目標是培養學生「樂於學習」,為學生「拆牆鬆綁,創造空間」,包括改革課程、考試和評估機制,希望改變偏重學生成績而輕視全人發展、強調背誦而忽略思考的教學方針。 可是教改推行至今,學生的學習壓力有增無減,求學不是求分數已淪為空談。近年不同機構針對本港小學生學習或健康的研究調查,結果頗為一致,就是學習時間長、功課多、休息和閒暇少,加上學童和青少年自殺問題近年有上升趨勢,當中不少懷疑與學業和考試壓力有關,政府和社會對學生的學業壓力必須認真反思。 學生學業壓力的背後,固然有更深層的文化根源,要改變社會和家長「贏在起跑線」的惡性競爭風氣絕不容易,但政府有責任帶頭做起,先盡力移除、改變或減輕現制度下衍生的沉重壓力。現時小學的課程過於龐雜,有些頗為艱深,經常為學生帶來過多功課和補課的壓力;檢討後的TSA仍留下極大的尾巴,容易繼續操練;不少新措施和課程的推出,又再衍生額外課業;小學全日制非但未能讓學生在校內完成功課,反而加長了課時,學生做功課至深夜,沒有正常的玩樂和休閒時間,也減少接觸大自然的機會。 兒童是社會的未來,但我們的社會有沒有善待我們的兒童?今日的兒童如何,未來的社會也必如何。因此,政府要在保護兒童權利與健康,為學童拆牆鬆綁和創造更大的空間再加努力,例如當局應檢視並改善學校落實全日制的情況,檢討課程的深廣度,重訂適合和適量的課程和學習目標,在常規課程設計和教學模式上作出改變。與此同時,當局更要因應TSA可能出現的異化情況,加強對其監察或取消「全級應考」安排。 需有兒童參與共議 此外,我們要合力重整本港惡性競爭文化,雖然不可能一蹴而就,但各持份者包括政府、相關專業組織和議會、家長、學校和教師都各有責任。當局也須加強升學的多元出路,讓學生有機會在學術以外的範疇發展,打破大學的升學樽頸,才有望減輕求學只為求分數的應試文化和競爭壓力。 政府今年6月成立兒童權利事務委員會。綜觀世界各地的兒童事務委員會,「兒童參與」都是不可或缺的部分,也是每個兒童事務委員會重點投放資源發展和推動的地方。 根據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兒童參與是構成實踐兒童權利的三項原則之一,兒童有必要參與共議與他們有切身關係的議題和事務,表達他們的關注、感受並作出建議。當局應讓兒童參與兒童權利事務委員會,與成人委員共同商議兒童事務;另外也應成立兒童中央資料庫,為政策制訂和計劃服務提供適切的理據。 今天是學生開學的日子,我們希望學生帶着笑臉還是苦臉上學去?特區政府提倡為學生「減負」,但多年來的結果好像「愈減愈負」,政府要有更大的決心和意志,透過改善教育政策,為香港建構更健康的新一代和未來。...

Continue Reading

【成報】遠眺一段幸福的開始

當年我在香港大學讀書,但由於參與「青年文學獎」籌辦工作的關係,經常要到中大去,而中大的同學也因此常到港大來。港大與繁囂相鄰,不太像校園。相反,中大地靈人傑,湖光山色青草地,再加上樸拙的校舍,特別是寧靜的晚上,更令我們這些自命文藝的青年嚮往。 已經忘記甚麼時候認識漢明了。我第九屆,港大。他第十屆,中大,見面的機會不算很多。他修讀生物學,喜歡穿運動裝,更喜歡問奇怪的問題,有時更會「打爛沙盆問到篤」地辯論起來,令他顯得與眾不同。 大概一年後,中大來了一些新臉孔加入「青年文學獎」的大家庭,其中有一位是婉鳳。與她見面的機會更少,但印象很鮮明,一如其名,是一位性格溫婉的可人兒。兩人應該是在「青年文學獎」認識的吧,不久就聽到隱隱約約的江湖傳聞,心裏為他們高興。 大學畢業後,昔日相識的老朋友各自奔赴前程,圈子不同,很少聽到兩位的消息。直到2015年7月2日,因為新亞書院一個培訓活動的邀請,在雲起軒吃過晚飯後,難得回到中大,便在寧靜的夏夜中散步下山,重溫三十多年前的難忘歲月。想不到就這樣與漢明重逢,在一個小空地,一群「食夜粥」的師生在練武術,場景幾近超現實。 原來漢明在中大教書,早已成為國際知名的大豆研究專家,並且擔任宿舍舍監,與同學打成一片,閒時一起談文練武。他又喜歡寫短篇的教學札記,在臉書上發表,經年之後,竟足以編成兩巨冊《教授札記》,2016年5月21日在尖沙咀星光行的商務印書館舉辦新書發布會,我應邀赴會。那個晚上非常熱鬧,他多年的學生和宿生都來了,發佈會充滿了他們美麗的回憶。為這個熱鬧的聚會打點一切的,就是從前那位年輕的可人兒,如今是成熟大方的林夫人了。 看着兩位沐浴在幸福的溫馨之中。如今漢明矚我為兩位寫幾句話,作為他珍珠婚送上的禮獻,那種溫馨的幸福感便更濃郁了。...

Continue Reading

【東方日報】教局機制穿窿 難防虐待兒童

香港回歸二十一年,政府管治無能,社會亂象叢生,港人叫苦連天,本報特別設立「香港沉淪」評論版,一方面揭示亂象根源,全方位監察政府施政,同時讓社會各界就不同議題表達心聲,包括提出可行政策或建議,為現時紛亂不休的政治、經濟局勢,以及市民關心的民生議題把脈。 接連發生的幼童受虐事件,揭發了教育局在處理虐兒問題上存在漏洞。 今年初接連發生幼童受虐事件,其中一名五歲女童更不幸離世,反映了虐兒或疏忽照顧兒童事件在社會上絕非罕見,社會各界,包括政府、學校亦有需要正視、檢討及完善制度,以便各方及早識別和介入事件,拯救孩子。接連的虐兒事件同時揭發了教育局在處理幼童缺課、虐兒或疏忽照顧兒童機制上的一大漏洞:「幼稚園的三十天缺課上報通知期」,除了比中、小學的七天通知期長,教育局亦未有專責人員跟進三至六歲幼童的缺課情況。 立法會教育界議員 葉建源 在各方努力下,教育局始落實了新安排,要求幼稚園在學生連續七天無故或在可疑情況下缺課時,必須通報當局,令幼稚園、小學、中學的缺課機制看齊。但是在虐兒事件上,我們仍可以做得更多,以防將來再有同類事件出現,例如,教育局本月便向幼稚園、小學、中學、特殊學校發放《處理虐待兒童及家庭暴力個案》(5/2018號)通告,取代2016年發出的同名通告,便屬於完善機制的一例。 校方難識別學子有否受虐 當中最重要的改動,就是明確指出在懷疑學生遭受父母/監護人虐待時,學校毋須徵得學生家長同意,即可把懷疑個案通知學校社工/「已知個案」的負責社工或轉介至社署保護家庭及兒童服務課(服務課),釐清了過往指引未觸及或含糊不清的地方。這新改動原意是好,但細閱指引,我們不難發現:學校如要有效識別和處理懷疑虐兒個案,現時是必須依賴前線教師和駐校社工的意識、經驗和警覺性;可是,政府現時在落實政策卻未有提供足夠資源,態度亦未見積極。 如在幼稚園方面,政府就未有提供駐校社工的資助,現時亦未清楚教育局的「缺課個案專責小組」會否了解及跟進幼稚園生的缺課個案。至於,現時強制小學、中學生上課的「入學令」亦未涵蓋幼稚園,變相令校方在學校識別幼童有否受虐一事上增添困難。小學方面,雖然本年度落實小學「一校一社工」,但是較常跟進及熟悉學生情況的小學輔導教師(SGT)卻未被納入政策之內,學校變成只能在社工與SGT之間「二選一」。這做法除未能令小學輔導團隊更加健全與穩定,更遑論增加了輔導人手去識別、跟進、處理懷疑學生受虐個案。 本港家庭環境多變,學生問題日趨複雜,教育局在不增加額外資源下,為了學生,專業的前線教師和駐校社工只好疲於奔命,付出更多時間跟進,這無疑只會對教育環境、學生福祉帶來負面影響。因此,在調整政策方向為及早識別、及早介入之時,我們亦應確保資源足夠及用得其所,否則政策只會淪為空中樓閣,相信亦不是我們樂於看到的發展。...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穩定」和「減壓」是未來教育施政的當務之急

過去十多年來,縮班殺校引發的動盪,為本地教育帶來極大傷害。其中一個影響,是香港教育大學鄭燕祥教授在2004年提出的「樽頸危機」,教師面對超高工作量,再加上融合教育、持續進修等新要求,即使有良好意願或充足培訓,最終導致老師身心俱疲,繼而成為「樽頸」一部分,「進一步阻塞學校教育的有效運作」。林鄭月娥擔任特首之後銳意改善教育,這是好事。不過,前車可鑑,善意也可變壞事,故此我去年提出「兩階段」策略:第一階段的重心是「穩定、減壓」,繼而開展第二階段,即「持續發展」。兩階段並非截然劃分,但第一階段乃是第二階段的基礎。按照這個方向,我最近向林太親自遞交了由我撰寫的《2018施政報告教育政策前瞻》,提出了28個建議。這28項建議涵蓋大、中、小、幼、特各個教學範疇,有些是當務之急,政府需要立即處理,務求穩定教師團隊、穩定學校制度,以及為學童減壓。我認為未來四年的教育施政應該盡快完成第一階段的「穩定」和「減壓」兩個重點,否則無論政府推出任何新的項目和要求,只會令「樽頸效應」愈加嚴峻,系統將會再次超負荷,前功盡廢。...

Continue Reading

【成報】三個傻瓜「起跑線」

香港電影金像獎的頒獎嘉賓素來多是華人,不過今年負責頒發最佳男主角獎給古天樂的,出乎意料之外,竟是一位印度人!不過,由印度巨星之一阿米爾. 汗 (Aamir Khan) 負責頒這個獎,又有誰可以質疑呢? 印度「寶萊塢」(Bollywood)商業電影載歌載舞,熱鬧非常;但它之所以橫掃各地票房,乃是因為出色的電影手法,以及有深度的內容(在香港上映的幾齣電影確是如此)。至少,在短短的十年裏,我們便看到了兩部探討教育問題極為出色的電影。 香港人第一次認識阿米爾.汗,多數是因為2009年的《作死不離三兄弟》(3 Idiots,或譯作《三個傻瓜》)。九年前的這部電影,批判印度社會中對學習和知識的扭曲,由超齡(四十多歲)的阿米爾.汗飾演的大學生以其過人的機智挖苦當前教育的虛偽與扭曲。其中有一幕非常惹笑,令人印象深刻:工程學教授不滿意阿米爾.汗對「機器」(machine)原創的生動解釋,卻去表揚把教科書上複雜的定義背得滾瓜爛熟的另一位同學,更把阿米爾.汗逐出課室。 於是阿米爾.汗自創了對於「書本」的冗長定義,當教授質疑他何以把簡單的東西複雜化的時候,他便巧妙地反問:教授,你不是喜歡把簡單的事情弄複雜的嗎? 其實,在上述片段中最值得令人深思的,是何以教授萬事都奉書本為圭臬,全面封殺學生的深刻體會,否定學生的原創呢?何以書本永遠歸書本,生活永遠歸生活,兩者互不干涉,互不重疊呢? 《作死不離三兄弟》攻陷了各地的票房,香港大賣,說明觀眾對它的主題有共鳴。同樣橫掃票房的,是正在香港公映的另一部探討教育問題的印度電影《起跑線》(Hindi Medium)。 它不但成為印度本國歷史上最高票房的電影之一,而且在中國的票房收入更超過了印度本身! 電影剛播映優先場,暫時不應多談內容。只可以說,這部電影探討的問題,觸及學校教育、家庭教育、貧富懸殊、社會流動、社會語言等等,誇張而又真實。看的時候,有時竟然覺得眼熟,那些人物、那些情節,不正是太平山下的香港眾生相嗎? 電影是可以探討教育問題的,期待香港也會產生同樣出色的探討教育的電影!...

Continue Reading

【信報】未來4年教育施政當務之急

過去十多年來,縮班殺校引發的動盪,為本地教育帶來極大傷害。其中一個影響是,香港教育大學鄭燕祥教授在2004年提出的「樽頸危機」,教師面對超高工作量,再加上融合教育、持續進修等新要求,即使有良好意願或充足培訓,最終導致老師身心俱疲,繼而成為「樽頸」一部分,「進一步阻塞學校教育的有效運作」。 兩個階段 恢復本地教育活力 林鄭月娥擔任特首之後銳意改善教育,這是好事。不過,前車可鑑,善意也可變壞事,故此我去年提出「兩階段」策略:第一階段的重心是「穩定、減壓」,繼而開展第二階段,即「持續發展」。 林鄭月娥政綱提出「為學生、老師、家長和校長,創造一個穩定、關懷、具啟發性及富滿足感的教學與環境」,也特別提到「穩定」,點出要害。但如何能做到穩定(和減壓)呢?我最近發表了《2018施政報告教育前瞻》,提出3個重點措施:提升中小學班師比、穩定中小學人口下跌影響,以及為學童拆牆鬆綁、加強對TSA的監察或取消全級應考安排。 提升班師比 穩定教師團隊 我把「提升中小學班師比」放在首位。正如上文所述,現時教師面對超高的工作量,當務之急是兩路並進:增加人手,精簡工作。對於增加人手,教育界的共識是增加一定比例的人手(即所謂每班增加累計0.3個常額編制)。 事實上,增加班師比,可以順利啟動多方面的變化,除減少教師現時過重的課擔之外,還可以提高中小學老師「專科化」的程度,減少兼教其他科,容納更多選修科等等。此外,還可以讓更多合約制的年輕教師轉為常額,對教育有多方面的好處。當局去年把班師比增加了0.1,教育界非常欣慰,期望當局再接再厲。 穩定學校制度 不應任由人口升降折磨學校 另一方面,政府亦不應任由人口升降折磨學校。過去「縮班殺校」的極端措施導致教育生態極不穩定,同工士氣低落,教師超額和失業嚴重。展望未來人口有升有跌,要設法穩定學校制度,包括全港小學盡快落實小班教學,凍結中學教師縮減編制,採納「以區為本」的減派方式以應付地區人口的差異等等。 為學童拆牆鬆綁 取消TSA全級應考 除了針對學校和老師的穩定以外,同樣需要為學童減壓。當局雖然在2000年教改時定下為學生「拆牆鬆綁,創造空間」的目標,但效果不彰。要真正落實教改目標,當局須全面檢視現行的中小學課程,重訂適合和適量的課程和學習目標,並在常規課程設計和教學模式上作出改變,以培養學生樂於學習、學會學習。 我們特別關注小三TSA問題,因為小三TSA扼着整個小學低年級的咽喉,老師、家長的行為都受其影響。今年當局讓小三TSA留下了一條「大尾巴」,當局須加強監察,如一切正常,當然最好,但如操練和異化持續或惡化,便應取消「全級應考」安排。 因此,在林太未來4年的教育施政上,應盡快完成「穩定」和「減壓」兩項目標,否則無論政府推出任何新的項目和要求,只會令「樽頸效應」愈加嚴峻,系統將會再次超負荷,前功盡廢。...

Continue Reading

【成報】閱讀.夢飛翔

「閱讀.夢飛翔」是一個民間慈善團體,一轉眼,成立至今已有十年光景。 十年前,一位小學校長不知哪裡來這麼大的勇氣與決心,丟下他在香港的高薪厚職,創辦「閱讀.夢飛翔」,毅然跑到湖南去,長駐下來。湖南是一個大省,有很多農村社區,他便一個接一個基層縣鎮去探訪,以專業知識幫助當地學校設立圖書館,培訓老師,讓農村孩子通過閱讀改變人生。 憑甚麼要人家相信你呢?憑甚麼要追求考試成績的政府和學校也感到設立學校圖書館的必要呢?但這位校長成功了。十年來,他出錢出力,向外籌募,成功協助成立的學校圖書館多達三百多間,受惠學生以萬計。而他關心的不僅是硬體設備,他會傳授方法,並且不時再次探訪學校,務求學生真真正正地得到閱讀的好處。近年,他又獲越南方面邀請,計劃便伸延到越南去了。於是他由黑髮跑到頭髮灰白, 在香港、湖南、越南之間,馬不停蹄。 這位校長叫做梁偉明。很多很多年前,我與他一起推動香港小班教學,大約十四年前,他跟着我去上海考察。我看着「閱讀.夢飛翔」發展的全過程,九年前,輪到我跟着他去湖南考察。我佩服他的堅毅精神,偶然會為他的推廣閱讀夢做一點小事。 「閱讀.夢飛翔」在8月17日舉行十周年慈善演唱會,梁兄邀我主禮,當然義不容辭。現場所見,除了他有一群老友幫忙做義工,更有多位不同年代的歌手獻唱,現場氣氛十分熱烈,說明他的工作得到很多人的支持。 常言道:人生有幾個十年?梁偉明把寶貴的十年貢獻了給農村的兒童,造就很多很多兒童的閱讀之夢,並因此而可以在思考世界中遨翔。我從旁看,他這十年過得非常有價值。 至於他創辦的這個團體,並不受人生的客觀限制,只要能夠延續下去,大可以有許多許多個十年!一人奮鬥是有限的,但如果得到共鳴,有更多人支持,則可以變成無限,不斷綿延。(「閱讀.夢飛翔」網址:https://readingdreams.org.hk/)...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強化學校預防流感的屏障

年初本港爆發冬季流感的一疫,除發現學童受襲的情況特別嚴重外,也反映政府在疫苗接種等預防工作的不足。防患於未然,政府隨後宣布在新學年推出由政府包辦的「學校外展疫苗接種先導計劃」(「先導計劃」),吸引全港超過半數共330所小學申請,可惜只有184所「獲選」。幸而,食物及衞生局接納我們的意見,成立由政府、教育界及醫學界組成的工作平台加以改進。 外展服務不受歡迎原因 回顧預防流感的處理問題,衞生防護中心上周就2017/18年度冬季流感的「疫情」作總結,涉及院舍或學校爆發流感的個案共600宗,超越過去5年的總數,當中73%來自學校,而在20宗兒童受感染後出現嚴重併發症或死亡的個案中,只有一人曾接種流感疫苗。 參考澳門推行到校接種流感疫苗後,學童的接種率可提高至六至七成,中心在今年3月邀請全港小學申請「先導計劃」,由政府安排注射人員或聯合私家醫生,為學校提供一站式的到校接種服務,預算有13萬學童受惠,以期把學童的接種率提高至五成或以上。事實上,提高學童接種率有不少好處,不單有助減少學童受感染及出現嚴重併發症的風險,更可因而減省學校在流感高峰期間,每當發現「同班內有3名或以上的學生相繼出現呼吸道病徵」,便須向中心呈報的工作量;而政府也毋須忽然宣布全港小學及幼稚園停課,以及額外撥款5億元,紓緩公立醫院醫護人手的壓力。 但要解決問題,首先必須了解過去做法的得失。政府於2016/17及2017/18學年,曾為小學提供外展疫苗接種資助的選擇,學校可按參與計劃的醫生名單,經招標物色私家醫生到校接種,但過去兩個學年,分別只有54所及65所小學參與,只佔全港小學約一成,成效不彰。 對於資助計劃不受歡迎的原因,多位小學校長向筆者反映,除涉及的行政工作及不知從何選擇外,更重要的是學校對疫苗副作用及有效期等安全性有疑慮。因此,「先導計劃」提供的一站式服務,加上學校和家長對政府注射人員過去到校為學生接種小兒麻痹及德國麻疹等疫苗的制度已建立信心,結果有330所學校提出申請,佔全港小學數目超過一半。 讓接種疫苗更「到位」 然而,「先導計劃」只有184所學校受惠,政府的注射隊也只限於服務其中30多所學校。至於146所「落選」的學校,筆者早前特別去信食衞局,並與立法會議員郭家麒醫生及香港醫學會的代表約見局方跟進。會上,我們向局方反映,既然學校有明顯需求,外展疫苗資助計劃仍有服務空間,加上醫學會也支持透過轄下9個社區網絡的醫生,為學校與區內醫生配對服務,政府是否可以扮演更積極的協調角色,讓接種疫苗的服務供求可以更「到位」? 政府在會上接納我們的建議,同意建立由政府、教育界和醫學界組成的工作平台,由衞生防護中心主動聯絡「落選」學校,經學校同意後,再由醫學會協助配對。為加快工作,筆者已把首批有需要配對的學校名單轉介中心跟進,以便盡早確定在10至12月,學校考試和活動高峰期時段,能否為學校安排接種。 政府在確保先導計劃順利完成後,應盡早檢討計劃,包括把每年的接種規劃提早進行,以便學校在編訂校曆時預早安排。同時,參考政府每年到校為小學生安排免疫接種的基礎及成效,政府是否可以增加注射人手,既提高接種流感疫苗的服務量,也減少向外聘用醫護人員可能出現的不確定因素。期望透過不同的接種模式,把現時約兩成的接種率提高至五成或以上,為學校和社區建立有效的防護屏障。...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快樂大叔

有幾位立法會議員突然對自己的「大叔」身份感到很不安似的。 事情的起因,是五十不到的邵家臻議員看了一套以「大叔」為名的香港電影,感慨起來,在臉書上寫了一篇不是影評的觀後感。他說:「《大叔》教我等大叔:要找到屬於自己的鼓聲,按着自己的節奏,唔好亂,一下一下向前行……」本來非常積極。可是,他附了一個以「大叔進化度」為主題的所謂心理測驗,問題便來了! 測驗共有十二題,不知有何依據,例如第一題是「防脫髮廣告突然間開始吸引到你注意」,又例如第十題「成日講『而家啲後生……』」,頗為到肉,如果你中的題目愈多,你的「大叔進化度」便愈高,云云。 另一位議員梁繼昌馬上分享了這個心理測驗,說他中了三項,還問「唔知『專業議政』其他大叔又點睇?」這一問,球便拋到我們身上——唉!「專業議政」六位議員之中,除了郭榮鏗剛滿四十符合參選特首的資格外,全部都落水矣! 各人紛紛坦白從寬,莫乃光議員和我都自報中了四項,反而份屬前輩的李國麟議員報稱只中三項(看來有機會自大叔榜上除名),連不關事的途人也紛紛加入了長嗟短歎的行列。 其實,大叔又如何呢? 比方那個心理測驗的第三題:「去到唱K,新歌試唱頭嗰一千頁都唔識唱」,看似「中point」,不過細心一想,這不是很正常嗎?年輕人又何嘗懂唱老歌?最近有人把一個外國男孩唱《月光光》的短片轉給我,我想,這首歌在我的年代人人會唱,如果現在的年輕人連聽也沒聽過,不也很正常嗎?既屬正常,又何須不安呢? 作為大叔,大可擁抱「大叔」的身份。儘管有些會掉頭髮,有些會長肚腩,不同的年紀有各自的特徵而已,何足掛齒?只要身心健康,放下情結,便可繼續英姿煥發,享受快樂大叔的時光。正如邵家臻議員說:「要找到屬於自己的鼓聲,按着自己的節奏,唔好亂,一下一下向前行……」 謹與「專業議政」各位兄弟和千千萬萬大叔暨大嬸們共勉!...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學費申請調整機制 防止「收費學校」濫收費

本港現時合共有二百多間收費學校,當中有過半學校於本學年向教育局申請並獲批加學費。這批收費學校的數量、學費加幅近年均呈增長趨勢,因此「學費調整」已不再是以往的個別事件,更成為現時教育界、家長們關注的民生事項,除牽涉學生是否能公平入學、教育質素是否符合高昂收費,亦有關政府公帑運用的原則。 就此,申訴專員公署(專員公署)日前宣布,公開邀請公眾就教育局審批「學校調整學費申請機制」提供資料及意見,對於公署主動調查,我認為這是一個好開始,亦是一個良好契機去讓我們檢視及監察現時的收費情況,防止學校濫收費。 本港於2017/18學年共有1087間中、小學,當中有241所學校向學生收取學費,這批學校分別為直資學校、私立學校及國際學校,佔全港學校總數的22%(個別直資學校未有收費,但數量不多)。同年就讀上述三類學校的學生亦有138154人,約佔全港692853名中小學生的兩成,意味每5名學生就有1人是入讀收費學校,數量之多,不容輕視。 學校加費頻繁 學校現時如欲調整學費,就須按《教育規例》(第279A章)第IX部「費用及收費」的規定,向教育局申請,並獲得教育局常任秘書長事先以書面批准。相關指引亦提到,學校如打算於新學年調整學費,便須向教育局提供「申請學費調整的理據」、「學校的財務狀況」,亦須就有關事宜「與家長溝通及回應家長關注」。 這意味教育局在決定學校是否可以增收學費時,除了有一個既定審批程序,亦掌握了學校申請加費的理據及最終決定權。 但是,雖然教育局手握決定權,審批時卻顯得相對寬鬆。據教育局2017年9月公布的資料,局方去年就收到並批准了147間直資、私立、國際學校調整學費的申請,獲批加費學校的數量已佔全港同類收費學校的六成。 在學費增幅方面,去年47間調整學費的直資學校,加幅普遍有4至6%,最大加幅更達50%,有傳統名校學費加幅就由15000元加至18000元。至於學費水平更高的國際學校,44間申請加費的學校有33所的學費加幅不多於6%,但亦有11所加幅為6至20%;有國際學校調整學費後,可向學生收取每年19.7萬元的高昂學費。 從未公開理據 可是,一如申訴專員公署所言,現時教育局就學費調整的審批制度是「欠缺嚴謹透明」,公眾甚至出現「該些調高學費申請往往輕易獲批」的質疑。這情況其實正正源於教育局整個審批學費調整的過程完全不透明,作為市民、家長,我們無從得知學校申請加費的理據,亦不知道教育局以什麼準則、條件、要求去審視相關加費申請。 筆者亦曾經收到國際學校家長的求助,指其校打算調高一成學費。該名家長直言加費令他們百上加斤,甚至形容自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雖然教育局其後向我澄清未有此事,但結果亦反映家長對校方是否調整學費、調整幅度等資訊一無所知,未能反映意見。 涉及濫收之嫌 此外,另一值得關注的情況,就是現時不少國際學校均設有如「提名權」、「學校債券」、「學校建設費」等收費名目,動輒便向家長收取數十萬元,甚至數百萬元的特別費用,收費之高,令不少家長咋舌。這些以不同名目收取的費用,顯然與學生的入學機會有關,個別學校亦會因應家長是否繳交特定費用,而優先安排學生入學或面試。 可是,現時政府卻亦未有把這些「費用」當作學費,因此亦未有就此進行規管; 這批學校當中,亦有不少學校是同時獲政府免費撥地或提供免息貸款,即獲得政府公帑支持。試問,該批學校在收取公帑資助、高昂學費時,為何又可在政府未規管下收取額外費用,甚至根據費用而影響收生?做法明顯有嚴重濫收之嫌。 作為家長,相信亦希望對學校收取高昂費用時有一定知情權,例如費用的用途、費用與教育成效是否成正比等,但現時教育局卻對此未有任何跟進 。 我建議,現時申訴專員公署主動調查收費學校向教育局申請調整學費機制 時,亦可同時將上述情況納入作是次調查及檢討的範圍,一來可監察學費升幅是否適宜,二來亦可堵塞部分學校以不同名目濫收費用的可能,有助提升及保障本港學校的教育環境、教育質素。...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