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非同凡響

最近看了兩齣好看的香港電影,風格迥然不同。《無雙》延續了《無間道》的高智力路線,構思曲折離奇,劇情出人意表,大卡士,大製作。《非同凡響》呢?它似乎並不追求曲折的劇情,沒有疊起的高潮,十分平實,卻細意經營,令人感到一種不一樣的精彩。《非同凡響》焦點雖然放在一間特殊學校(原型為粉嶺的普光學校),卻牽引出兩個分別來自Band 1、Band 3的學生(余香凝、岑珈其飾),以及兩人各自的家庭、學校、社區,三線並進,互相穿插,側面勾勒出整個教育制度和社會。其實這齣電影的關懷,並不限於特殊教育。電影一開始,徐老師(谷祖琳飾)厭倦特殊學校,申請到名校教書,面試時被問到帶隊參加校際音樂節的「業績」,她幽幽地回答說:「特殊學校組別,是沒有評分和名次的。」寥寥幾句話,道出了她的窘境,卻也點出了特殊學校的美麗之處——不競爭,不攀比。鏡頭一轉,是Band 1學生余香凝的學校,因為競爭,同學之間不肯借出筆記;因為競爭,校長告誡老師要小心言詞,避免刺激學生自殺;因為競爭高分,學生甚至學會揣摩上意……。不過導演歐文傑並沒有鞭撻制度,往往點到即止。兩位同學藉故不借筆記之後,還是有第三位同學樂意借出,減少了煽情,卻也使這部電影逃過了過度簡化的弊病。我喜歡這部電影,它雖然是戲劇,卻很有實感,令人仿如回到學校和社區現場。導演大量起用特殊學校的學生參演,毫不造作,與專業演員合作無間,小演員珈朗的演出更是奪目。劇中多個演員都有精彩演出(如岑珈其演出的男生),而最令我佩服的是余香凝的角色的塑造。在戲裡,這個角色很乖很有禮貌,但性格怯懦而退縮。當她媽媽(葉童飾)在挑戰老師的時候,余香凝失焦的眼神,使我回憶起無數這類高中生的畏縮與無奈。更有意思的是,余香凝經常拖著疲累的步伐,甚至偶有「寒背」的現象,她所面臨的巨大焦慮與無所適從油然而生。角色含蓄卻又絲絲入扣,可見導演觀察入微,而演員也非常優秀。還有很多想寫想講,普光學校、普光學校的學生、徐老師( 現實中的成老師)、主題曲和插曲、基層生活、珈其與珈朗、林嘉華與劉玉翠、特殊教育……就是這麼平實,而細節又那麼豐富的電影,非同凡響。...

Continue Reading

【信報】盡快延長資助機構僱員產假至14周

特首林鄭月娥在今年的《施政報告》建議延長法定產假,由現時10周增至14周。在法例未提交立法會前,政府已公布由當天起率先延長所有政府女僱員的產假至14周。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於數天後在其網誌透露,他在8月曾撰文提出政府在考慮延長法定產假的想法,及後當他在政府總部的飯堂午膳時,一位年輕的女公務員對他說,政府研究增加產假,是否可以考慮讓公務員早些實行呢?羅局長當時也坦白回答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及後,羅局長更笑說「爭取成功」先在公務員推行延長產假。不過,與政府薪酬掛鈎的資助機構僱員,包括醫護界、社福界和資助學校教師等,均未能與公務員看齊即時在政策中受惠。我不禁要問,如果當時走到局長跟前的是一位資助機構女僱員,結局會否改寫呢?一項影響面這麼大的政策,當局的考慮是否應該更全面及更仔細呢?。其實早在2012年已經出現同一情況。時任特首曾蔭權在2011年發表的《施政報告》,承諾向政府僱員(包括官校公務員教師)提供5天全薪侍產假,並宣布在翌年4月落實,但就是遺漏了資助教師。資助教師再受忽略當時身兼立法會議員的教協副會長張文光便在立法會上批評當局僅向公務員提供侍產假的建議,對非政府僱員並不公平,造成社會分化;教協及後亦致函要求教育局爭取所有資助學校同工應當同樣享有5天全薪侍產假。幾經爭取後,當局於同年9月發出行政通告,公布由2012年9月1日起,受聘於資助學校、按位津貼學校及直接資助學校的教師、非教學人員及專責人員等教職員同樣有資格享有5天全薪侍產假。沒想到,6年過去,政府再度忽略了資助機構僱員(教師佔絕大部分)的需要。資助學校教師的薪酬制度與公務員掛鈎,工作性質和教學專業承擔相類,大家都應付着同樣的課程及教學工作,兩者的工作量同樣沉重。教協在《施政報告》公布後已立即去信教育局,要求當局參考2012年時處理5天全薪侍產假的做法,讓今次延長14周產假的安排,能以行政通告形式在資助學校盡早落實,而不需要待法例修定程序完成後才向教師提供保障。我亦在《施政報告》公布後幾天的立法會公務員及資助機構員工事務委員會會議上,向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羅智光反映有關訴求,羅局長表示教育局正處理相關問題。教育局局長在10月13日電台上表示「相信能在一年內擴展至所有學校推行」,因為當中涉及計算補貼機制;然而,醫管局已於上月25日經內務會議通過延長14周產假,預計每年新增6000萬元開支。我希望教育局能同樣盡快在資助學校落實延長產假的安排。延續下一代是整個社會的事。延長產假是配合社會進步和家庭需要的一項德政,對鼓勵生育、嬰兒的健康和成長發展、母親的健康、增加母乳餵哺的機會及周數等等都有好處,絕對值得鼓勵,但望政府在日後推出政策時,能兼顧各個層面的僱員權益,以免顧此失彼,造成社會分化。...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放‧認‧關‧爭

七十年代是香港學生運動的「火紅年代」。學生運動在六十年代後期逐漸成型,到了七十年代中後期以至八十年代初期,香港大專界有一句流傳甚廣的口號,叫做「放認關爭」。當年的中學生接受的填鴨教育,素來不問世事,但晉身大學生之後,由學生會迎新營開始,到處都是「放認關爭」,令新同學們眼界大開,也有些人感到壓力太大,吃不消。何謂「放認關爭」呢?這四個字分別代表四個短句,四個範疇:「放眼世界,認識祖國,關心社會,爭取同學權益」。當中,最受大專界重視的是中間兩句,又簡稱為「認中關社」。無論「放認關爭」也好,「認中關社」也好,都是當年大專界無人不知的口號。「放認關爭」這句口號的確立,在1975年3月的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舉行第十七屆周年大會,把前一年通過的「放眼世界,認識祖國,改革社會」學運路向作了微調,成為了學聯和各大專學生會的共同指導方向。我在八十年代初進入大學,也參加過學聯的周年大會。當時的周年大會一開就是幾天,每所院校的學生會按會員人數派出代表團,各代表團都可以就放認關爭等範疇內提出各種各樣的議案,經過漫長的辯論和投票,獲通過的議案就成為學聯的立場,成為學聯的幹事會該年度的工作方針。那些辯論大都是口水戰,但為了說服其他人,各個代表團都要設法搜集充足的資料,再加上雄辯滔滔,十足一場超長的辯論賽!可以想像,「放認關爭」的口號也是在1975年的這種大會上,經過多間院校學生會代表慷慨發言,總結學生運動多年的經驗後,最終投票通過。口號雖然一樣,但做法不盡相同。七十年代的香港學運有所謂「國粹派」和「社會派」的分野,兩派的爭議非常激烈,卻也相安無事。這是當年的一個奇特的現象,中學生接受的全然是填鴨式教育,兩耳不聞天下事,全副心思,盡在考試;但升上大專之後,不少人卻受到學運的熏陶。八十年代學運退潮,我們卻在1983年的學聯周年大會逆流而上,把「放認關爭」改為「放關改爭」:放眼世界,關心祖國,改革社會,爭取同學權益。結果「升級版」沒有流行,原來的口號也日漸廢弛,在歷史中漸漸湮沒了。    ...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四十年前

1978年10月28日, 一個尋常的星期六,「青年文學獎」在英華女書院舉辦文學講座,由周兆祥主講散文和小說。我當時唸中六,早已參與文學獎的活動,當天提早到港大學生會,大概是幫忙帶一些資料和工具到會場去。我跟着第六屆文學獎主席張楚勇,各自提着盛載物資的紙皮箱去乘巴士。巴士沿着羅便臣道緩緩向上爬,阿勇不無感慨地說起,中文的地位危險了,中大正要改變收生制度,今後報考中大,不一定要中文合格了……後來與阿勇談起,他當然已淡忘了這一幕;但默默地聽他發牢騷的我卻把他的話牢牢記住了。而中大改變收生制度一事,也觸發了以中學教學語言為主題的第二次中文運動。當年青年文學獎的大學生搞手很照顧我這個中學生。有一位修讀心理學的李愛明,曾帶我「非法」進入港大圖書館找資料,找到1974年放任學校自由選擇教學語言的教育白皮書。這一年冬天的一個晚上,好像是李愛明的介紹,我去港大學生會舊大樓頂樓的禮堂,聽鄭艾倫有關母語教學的演講。鄭艾倫是港大語文研習所的英語導師,卻質疑中學實施英語授課的理由,曾經編寫《英文何價?》一書。據第二次中運另一搞手葉志堅的回憶,她的論述形成了第二次中運的理論基礎。聽完了那次演講,我相當激動,對中學英語授課有更大的質疑,對學校教育的意義有多一點反思,便冒昧寫了一封長信給鄭艾倫。她很奇怪何以有一個中學生寫信給她,便老遠跑到藍田邨和我見面,還約了我所屬的聖言中學中文學會的幾個同學,見面的地點是早已拆掉的第17座的藍泉冰室。與她同行的,好像還有港大學生會的吳少輝。據說,港大和中大學生會因此覺得事有可為,仿照學聯中學生組的意念,籌備成立中文運動中學生組。翌年4月1日,在中大科學館(飯煲底)舉辦大型講座,「中運中組」正式成立,並編印免費派發的《中鳴》月刊,我也因此學會了編輯刊物。(《中鳴》報頭的兩個字,是我在大會堂圖書館翻查參考書找到的金文,摹寫而成。看到自己寫的字被印成報頭,十分好玩。)我關心教育問題,就是這樣開始的。1978年10月28日,剛好是四十年前。(代郵:《中鳴》創刊號有我寫的幾篇文章,但早已丟失了,遍尋不獲。倘讀者仍藏有該刊創刊號,歡迎與本人聯絡。)...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切勿強行取消小學「加輔計劃」

特首林鄭月娥任內第二份《施政報告》出爐。教育方面,新政策遍及幼稚園、中小學和專上教育等範疇,新增共47億元經常性開支。當中有些政策呼應了教育界多年以來的訴求,但部分政策推行細節卻令業界憂慮。舉例說,當局打算整合有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 SEN)學生津貼,雖然資源上有所增加,但建議方案顯然未能兼顧學校實際情況,致令不少校長感到不滿。我希望當局認真考慮學校意見,從長計議。首先說一下背景。1983年起,當時的教育署為成績顯著落後的小學生提供加強輔導服務,如在小學開設「啟導班」,連同1997年開始在普通學校推行的「融合教育」計劃,構成一套有系統的照顧SEN學生的服務。及後配合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的提倡,推行「全校參與」模式的融合教育,同時為了實施《殘疾歧視條例》,所有學校都有責任收錄SEN學生,並提供適切的支援。2000/01學年起,「啟導班」名稱更改為「小學加強輔導教學計劃」(Intensive Remedial Teaching Programme, IRTP),IRTP再分一般「加強班」(舊模式)和混合模式(新模式)兩種,前者是每8至15名合資格學生可加開一班,最多可開3班,即有3名常額老師;後者是學校可保留1名「加強班」老師,並可同時領取津貼。兩大模式資源2003/04學年起,教育局向小學提供「學習支援津貼」(Learning Support Grant, LSG),這津貼並不包含常額教師,學校可用津貼聘請人手及購買服務以支援不同程度的學生。學生按其特殊教育需要的嚴重性分三層支援,第三層問題較嚴重,得到的資源也較多。教育局可能認為新的津貼模式成本較低,故要求所有學校盡快由IRTP改為使用此津貼,而所有新成立/未曾使用IRTP的學校都必須採用LSG,不能再選擇IRTP模式。總結來說,小學融合教育主要是以LSG或IRTP兩大模式來獲得資源,支援全港約23,000名在公營小學就讀的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目前(2017/18學年),參加IRTP的學校有241所,領取LSG的小學則有213所。《施政報告》提出重整LSG、IRTP及融合教育計劃,為取錄較多SEN學生的學校提供常額教師職位,同時提升第三層支援的津貼額,意味現時每所學校津貼上限的165萬元應會增加,這無疑是值得歡迎的,也是教育界多年爭取的。不過,有教育局官員向學校指出,計劃重整後將取消IRTP的「加強班」,如屬實的話,勢令現時開設「加強班」的學校受到很大影響。為要了解IRTP對學校的重要,教協在《施政報告》發表前向全港小學校長進行問卷調查,短短6日回收104份有效問卷,學校反應熱烈。我們發現正使用IRTP的學校當中,有93%校長同意IRTP最有效支援SEN學生。若將採用LSG的學校一併計算,仍有75%學校認為IRTP最有效支援學生,證明大部分校長認同IRTP的重要性。校長們普遍認為取消「加強班」除了影響學校的班級編制外,另一重要原因是IRTP能以開班形式聘請常額老師,讓學校獲得較穩定和充足的人手,對學生的照顧因而比較充分和周全。如以一刀切的形式要求所有小學轉用LSG,勢將引起業界的反彈。不少校長向我們反映,「加強班」因有常額老師,對學生的學業輔導和行為跟進有很大作用,但如果改用新模式後,SEN學生人數的升降便會影響教師的聘任,無法穩定下來。照顧這類學生最需要穩定,這樣一來,定必影響教學。同時,校長擔心轉用津貼將迫使學校以短期合約形式聘請教師,或以招標形式購買短期服務,流失率和變動性必然較以前高,而SEN學生適應力不高,將打亂學校一直以來在IRTP下行之有效服務,影響SEN學生的成長。亦有不少校長表示,教育局較早前就此問題曾向學校諮詢意見,在會上表明反對取消IRTP的校長極多,有些提出了很多具體和充分的理由,向教育局解釋計劃對學生的重要性,他們質疑既然諮詢了校長的意見,而校長的反對意見也頗統一,如最後仍然取消IRTP,那便是假諮詢了。照顧SEN學生事實上,不同模式的支援各有利弊,不必一刀切要求所有學校轉為新資助模式。政府增加資源是好事,但學校保留寶貴經驗也十分重要。況且,教育局經常以校本和校情不同的理由,讓學校因應學校的需要而作出不同的教學安排和資源的選擇,這項措施也不應例外。因此,我促請當局可以彈性處理並讓學校按校本需要選擇資助模式,在增加津貼的同時,保留IRTP,讓使用IRTP的學校可繼續以「加強班」形式開班,讓學校不需適應新模式的運作,影響學生學習。至於其他正採用或打算轉用LSG的學校也可繼續,讓學校各適其適,按其需要照顧SEN學生,這樣才能到位地為融合教育提供適切的資源及支援。...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幼教支援不能再拖

特首林鄭月娥月初發表的《施政報告》(下稱「報告」),雖然回應了教育界提出的一些訴求,在各個教育範疇上新增資源及推出新措施,但在幼兒教育方面,無論幼師薪級表、幼稚園資助額、教師人手支援及代課津貼等,報告均沒有任何具體措施,幼兒教育投入的新資源最少,令人失望。 不論報告發表前向特首提交的《2018年施政報告教育政策前瞻》,或在報章及記者會上的評論,我都多番強調穩定幼師團隊,是建立優質幼兒教育的關鍵。 幼師薪級表變「探討」 幼師團隊一直面對持續的人才流失問題,因此教育界共識是盡快落實幼師薪級表,建立明確的專業階梯。然而,今年《施政報告》卻只提出收集長達3年的數據,用以「探討設立幼稚園教師薪級表的可行性」,薪級表由去年的「承諾落實」變為「探討可行性」,亦沒有完成期限,令人憂慮政府拖延政策,甚至有倒退的可能。面對每年遞增的幼師流失率,特首應當信守選舉承諾,盡快制訂幼師薪級表,保障幼師的學歷和年資。 報告既無積極措施應對人手不足問題,自然令現有幼師團隊承擔沉重的工作量。報告再次提及增加「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試驗計劃」名額,但只是重複上年內容。幼教界多番強調校內欠缺支援教師人手,導致計劃成效大減,但報告竟沒有在人手資源上為幼師團隊提供協助有任何着墨。 釋放婦女勞動力 另一方面,由於幼師以女性為主,不少更在育兒階段,學校承擔分娩假期的機會和支出等相對較高,令學校的財政倍感壓力,加上人手緊張而令她們不敢輕言放病假或產假體檢。其實,我和教協都多番建議需要在現有編制上增設兩名主任級別的教師,分別統籌校本課程發展和統籌校內融合教育,進一步改善幼稚園師生比例,並為幼師病假及產假提供代課津貼。 自「免費優質幼稚園計劃」推出至今,絕大部分全日制和長全日制幼稚園仍須繳交學費。教育界多次要求政府增加幼稚園整體資助額,為各類幼稚園提供全額單位成本資助,但政府未有回應;政府明年將檢討幼教資助計劃,若當局真的有意釋放婦女勞動力,必須大幅提高幼兒教育的單位成本,讓幼稚園有充足資源營運,確保有不同需要的家長獲得多元的幼兒教育。 其中值得肯定的是,報告宣布推出3年先導計劃,分階段為幼稚園提供駐校社工試驗服務,及早識別及支援有需要的學童,呼應了教育界一直以來的訴求,有助幼稚園盡早識別、及早介入校內個案,或能減少校園受虐個案。 不過,報告並無確定詳情,我期望政府以「兩校一社工」作為起點,較大或有需要的幼稚園應配置多一名駐校社工,若現存社工比例高於先導計劃標準,應容許幼稚園繼續申請以恒常資助補充,避免服務倒退。 總結而言,幼稚園絕對是今年最受忽略的教育範疇。幼教是基礎教育重要一環,政府必須正視人才流失問題,加強支援幼師團隊的工作,讓老師有更多心力為幼兒提供優質教育。...

Continue Reading

【成報】開正我嗰瓣!

近年粵語經常成為社會熱議的題目,最近還有一場「母語」風波,這令我想起一件往事。1980年我參加「香港高級程度會考」(A-level Exam),這是相當於香港大學入學試的公開考試,現在已廢除了。這一年的中文科作文卷有兩道題目可供選擇:一題是「霧香港」,另一題是「母語教學之我見」。第一題是描寫文,以中學生的能力,寫霧已不容易,還要寫出霧中的香港,對考生的語言能力和生活經驗都是極高考驗,因此不少人都被逼選了第二題。我不是被逼的。看到「母語教學之我見」這題目,我不少同學都首先想起我,因為當年正值「第二次中文運動」的高潮,我是「中文運動中學生組」(以教協為基地)早期的活躍份子,經常鼓吹母語教學,不僅曾在母校中學學生會大會上公開提過質詢,在中文學會的壁報板張貼過質疑英語授課的「大字報」(當時不知道有此名堂),在中文運動中學生組編輯的刊物《中鳴》上發表過文章,更曾在《城市論壇》台下發表過意見。這題目真是「開正我嗰瓣」!我看到題目也覺得難以置信,當年的公開試考卷極少貼近時事,這應該是個例外。欣喜之餘,我更提醒自己要小心謹慎。我深知公開考試的最大危機是「審題不清」,即答錯題,千萬不要開心太早,陰溝裏翻船。因為讀過不少資料,我當時已知道學術界對甚麼是「母語」是有分歧意見的,如果考官不同意我的定義就麻煩了,因此必須先下手為強,在文首界定一下。我當時大概是這樣寫的:「母語」有不同的解釋,這裏指自小習用的語言,香港中學生的母語,九成以上是粵語……我肯定考官對我的考卷會刮目相看,甚至會有點吃驚。試想想,一場公開考試,在有限時間內,一個中學考生可以在毫無參考資枓的情況下引述多份學術研究的結果,並且對母語教學的正反論點都作了舖陳和分析…… 就算考官並不同意我的觀點,也不可能把分數壓得太低。這是異常的幸運,當年考進大學,應該與此有莫大關連。誰說關心時事沒用呢!...

Continue Reading

【信報】締造真正穩定、關懷的教與學環境

特首林鄭月娥上周公布任內第二份《施政報告》,推出多項教育新措施,回應了一些教育界長期的訴求,應該給予正面評價。不過,綜觀全份報告及施政綱領,仍然有不少措施的細節尚未明確,必須盡早釐清,例如「中小學教席學位化」、「增加小學中層職位」和「加強學校行政支援」等,這些議題對教師專業發展和學校教育的質素都有極大影響,當局必須認真處理當中的細節,否則出於良好意願的政策最終也可能以失敗告終。作為教育界的民意代表,我有必要及早提醒。穩定關懷 方向正確我即場聆聽《施政報告》的發表時,特別留意到第147段提到為教育界締造「穩定、關懷的教與學環境」,我認為林太抓到重心,方向正確。過去10多年,縮班殺校嚴重,學童壓力過大,都是缺乏穩定和關懷的教學環境所致,也是教育停滯不前、甚至逐步衰退的主要原因。當《施政報告》提出落實「中小學教席學位化」,更同時採納教協提出的「一步到位」建議,教育界當然歡迎。不過,教育界也非常審慎,由於實行細節尚未明朗,尤其是當局只宣布「預留」款項「改善小學的中層管理人手」(第164段),顯示政府似乎有意押後處理小學中層職位的問題時,教育界非常擔心一個不完整的改變所帶來的,可能只是混亂。現時小學的中層主任職位數量小,與中學差得頗遠。中學主任職級佔全體教師大約四成,但小學則只得兩成。由於中層職位不足,小學的主任往往要身兼多職,訓導主任同時兼一兩個學科主任的情況比比皆是。因此,當小學多年前出現學位教席的時候,本來屬於基本職級的「助理小學學位教席」(APSM,相當於中學的GM)往往被視為「升職位」,被要求分擔主任的行政職務,成為近年小學的普遍現象。這現象並不合理,卻不難理解。因此,當全部教師都轉為學位職系之後,作為學位職系最底層的APSM就再沒有理由分攤主任的職務了。那麼多的行政職務,一下子怎辦?這勢必造成校內同職級教師職責輕重不均,這將為學校帶來極大的、難以解決的不必要混亂。收生波動 盡快處理就此我有幾點建議:一、「學位化」是好事,但必須同步增加小學中層主任人員數量,計算方法可參考中學;二、在中學改編學位職系時,現時局方不論基層的CM還是主任級的AM、SAM,均只改編為基層的GM,而且要任職GM滿5年才能晉升SGM,這對本來擔任AM、SAM的老師並不公平,應該理順他們的年資計算;三、特殊學校教師往往兼教小學部及中學部,但職級只能按照普通中學或小學處理。現時中小學教師待遇的差異,令特殊學校的人事安排非常困擾,當局應一併理順。除了學位化和增加管理人員外,最困擾小學的,便是學童人口將於下年顯著下降,但《施政報告》竟未有提及穩定措施,應對小一收生的波幅。我認為局方應藉人口下降的機會全面推行小班教學,讓所有小學生都能享有小班教學的優勢,並研究推展至中學。同時,可按區處理學額問題,在跌幅較大的地區加強「減派」,把每班派位人數由25人減至23人或以下,並下調「開班線」。此外,部分早年分擔了小學生人口急升壓力而開設「大肚班」的學校,在人口回落需要減班時,當局必須妥善處理超額教師的問題,例如參考中學「三保」或提出更具針對性和效力的紓緩措施,絕不能把教師「呼之則來、揮之則去」,製造學校的動蕩和混亂,罔顧《施政報告》提出的「穩定和關懷」的精神。《施政報告》還有不少未有觸及的重要項目,例如幼稚園教師薪級表、進一步改善中小學教師班師比和減輕學生壓力的措施等,政府仍須持續改善教育環境,跟進包括上述提及的政策細節問題,才能締造真正穩定、關懷的教與學環境。...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當選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主席

隨著特首林鄭月娥宣讀新一年的《施政報告》,象徵立法會也正式開鑼。在議員同事的支持下,我獲選成為新年度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主席。為了更有效推動教育發展和監察政府施政,我期望透過與業界更緊密的互動接觸,以持平和專業的態度主持會議,做好「主席」的角色。作為教育界代表,教育事務委員會一直是我在議會工作的重點,過去6年的大小會議從未缺席。我認為委員會主席的角色是重要的,除了主持會議及與政策局商訂議程外,更重要的是帶動議員聚焦討論。事實上,委員會需要跟進的教育議題繁多,要做好主席的角色,業界意見當然不可缺少。因此,我期望各位透過種種渠道給我提點,讓我兼顧各方面的意見,把議會的工作做得更好,更有效地推動教育的健康發展。議會內外合力爭取學位化要推動或改變政策,往往需要有多方面的配合。正如《施政報告》剛公布落實教師學位化的新措施,這正是教育界在議會內外持續爭取的成果。回想這次爭取歷程,成果確實得來不易。我在立法會是僅有的教育界代表,除了我以外,比較少議員會專注為校長和教師的權益發聲。過去多年,我收到的校長教師意見中,除了教師常額編制不足外,最多不滿的便是學位化進程緩慢。我們都知道,教師隊伍中,沒有學位的只有極少數,反而持有碩士或博士學位的校長和教師陸續增加,但現有的薪酬架構未能彰顯教師的專業資歷。我於是把握每個機會,透過議會質詢、在委員會提出議題、就《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提交詳細文件有理有節地倡議等等,鍥而不捨要求政府加快學位化,讓老師同資歷同薪酬;議會外,教協早於十多年前已發起一系列行動爭取全面學位化,有關工作一直未有間斷,及至去年3月的特首選舉,我們再次集合教育界的意見和力量,要求候選人承諾當選後盡快處理教師學位化問題。事實上,爭取教席學位化並非為了教師的個人利益,而是關乎教師專業的公平待遇與薪酬架構的合理發展。因此,我歡迎《施政報告》終於回應我們多年來的訴求,落實在2019/20 學年於公營中小學一次過把教師職位全面學位化,並預留5 億元經常撥款,以理順小學校長和副校長的薪酬,及改善小學的中層管理人手。至於其他議題,例如增加教師常額編制,今次的《施政報告》沒有落墨,我將繼續在立法會密切跟進。有關教育事務委員會來年的討論建議事項,歡迎到https://goo.gl/rGYAB1 (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2018.10.11)瀏覽。...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兒童議會

立法會有個兒童室,專供幼兒前來參觀時,可以坐在地上聽大姐姐講故事。很多人都很奇怪為何立法會有這麼一個設置,其實一點都不奇怪。成熟的議會都非常重視教育工作,議會的教育工作最直接的做法莫如歡迎青少年進入參觀。前不久到英國議會去,便看到一群一群的青少年前去參觀,實地領略議會的功能。參觀者有幼兒,也有高中生,由老師帶隊,議會的義工講解,看得不亦樂乎!幼童聽不懂高深的事情,大姐姐講的故事都很簡單,我最近接待一群幼稚園小朋友,用了十分鐘講講立法會制訂法律,法律人人都要遵守的簡單道理。高中生卻不一樣了,他們完全可以模擬真實的立法會,進行複雜的辯論。不久前「兒童議會」的一眾兒童議員進佔立法會第三號會議室,就防止青少年自殺的一連串議案進行辯論。這些「兒童」與日常講的兒童有別,其實都已是高中生,坐在議員席上,完全可以雄辯滔滔,厲害處,有時真正的議員也會自愧不如。例如他們之中有人建議要加強家長教育,建議好得很,但不見容易推行,於是遭到其他兒童議員的反對。其中一位議員說:「家長教育固然是很好的構思,但建議中的家長課程是否強制性的呢?要是強制,能強制得來嗎?倘若並非強制,家長不願意來,你認為會有成效嗎?」說得真好,三兩句就點出了家長教育的困境,真是「橫又唔得掂又唔得」,比起斷言「得」或「唔得」成熟得多。比起我們的一代,他們的膽量和表達能力都出色多了。記得也是高中年代,我第一次站在禮堂向全校師生表達意見時,雙腿不由自主地發抖,口裡仍然在講,卻已不知道講了甚麼——那尷尬的情景,如今仍歷歷在目。而眼前的這些「小議員」們,面對着真的議員哥哥姐姐,一點都沒怯場,內容頭頭是道,時代真的進步得多了。誰知道「小議員」們之中,會不會有誰在他日成為真正的議員?但肯定地說,他們會比其他人更了解議會和公共事務的運作,也一定更能夠分析問題和表達意見,他日即使不當議員,也可以在其他領域有一番作為。...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