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我不是藥神!

進電影院看《我不是藥神》,有點感動。這幾年少看內地的影視作品,大片固然是張藝謀式的千軍萬馬壯偉美學,或者是頌贊現代城市生活的浮華小品,電視劇則是長篇的古裝宮闈片,否則便是宣揚官方政治路線的大製作,此中並非沒有佳作,如《延禧攻略》等,但太多的同類作品,難以引起興趣(不過據說香港不少中學生們喜看內地電視劇,未知是否屬實)。一位熱愛香港文化的上海朋友對我說,內地製作人都不願意觸碰現實生活,恐怕誤觸地雷,紛紛避到古典的懷抱。因此,看到《我不是藥神》那種生活的實感,有一種難得的清新感覺。電影裏呈現了上海繁華的另一邊。有一個鏡頭,遠處是浦東金融中心的高樓大廈,近處卻是雜亂的棚屋。一開場,左邊是浴室,右邊是賣印度神油的商店,處境有點滑稽,卻是實實在在的低下層社會,由此而展開一個低下層民眾如何面對貴價藥的改編真實故事。電影仍上映中,故事不詳細講,有興趣的自己看好了。電影使我想起了上世紀的美國德育專家柯爾伯格(LawrenceKohlberg)創作的經典兩難問題:漢斯的妻子患了罕見重病,眼看快要死了,唯一的希望是某藥店研發的一種新藥。新藥成本不高,但售價奇高,漢斯到處籌措也無法支付藥價,於是央求藥店老闆減價、分期付款,都被老闆一一拒絕。漢斯沒有辦法,在絕望中開始想到偷藥。漢斯應該為治癒妻子偷藥嗎?這是錯誤的嗎?對這個漢斯偷藥道德兩難問題(Heinz Dilemma),柯爾伯格沒有提供標準答案,不過他卻從中發展出一套德育發展理論。他發現,要緊的不是答案,而是選擇某一答案背後的理由(moral reasoning),幼童往往着眼於個人得失——贊成偷藥因為心愛的妻子會病好,反對偷藥因為會被罰。年紀稍大一點,會考慮到法律和社會關係——贊成者認為藥店高價無理,大家會支持偷藥;反對者堅稱偷藥犯法,犯法便是錯誤。再成熟一點的會考慮更多因素,例如普世價值,個人信念,社會良心等等,為支持或反對的決定作出辯解。電影裏的主角面對同樣的兩難抉擇問題,而且不是虛構的,而是在中國一個真實的處境:病人要死了,藥太貴了,犯法要面對嚴刑處分,這是真實的生與死,怎辦?面對着一大群戴着口罩向藥廠抗議的絕望病人,一個其實不相關的人,他可以怎樣抉擇?如果熟悉柯爾伯格的理論,你會發現,主角其實經歷了不同的發展階段,在不同的時候作了不同的決定。不過,看電影實在無須套入什麼理論,我感動的也並非這些。這個年頭,能夠介入現實的生活,拍出一套有水準的電影,講出一個牽動人心的故事,體現出一種普世的人道價值,已經足夠令人感動了。我很高興在2019年一開始,便看到這麼一齣好電影。...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加強支援基層學童

早前筆者發表了《2019年財政預算案—教育開支及政策前瞻》,並以「持續投資教育、積極發展人才」為副題,向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反映教育界的意見。在這份《前瞻》中,特別針對不少兒童貧窮情況,並以「學生資助政策」為題提出實際建議,期望局方可透過政策協助基層學童。兒童貧窮率微升2018年11月,扶貧委員會發表《2017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在政策介入前(包括減稅和發放現金福利等),2017年全港貧窮人口高達137.7萬,貧窮率達20.1%。兒童貧窮方面,政策介入前18歲以下兒童的貧窮人口高達23.4萬,兒童貧窮率達23.1%,比2016年微升0.1%;就算是以恒常現金政策介入,兒童貧窮人口亦有17.7萬,貧窮率達17.5%,比2016年微升0.3%。兒童貧窮率高,兒童不但難以得到公平、良好的教育機會,亦會對拉近社會貧富懸殊及促進社會流動帶來一定程度的影響。政府在政策上雖有協助基層兒童,惟力度明顯不足,未能覆蓋有需要學生及家庭。例如,現時「在職家庭津貼」內的兒童或青少年額外每月津貼,申請時仍要視乎住戶入息及工時而定,造成未能提供工時證明的兼職或零散工(沒有連續性僱傭合約)的僱員子女無法享用兒童津貼。又例如在課外活動資助上,新成立的「學生活動支援基金」(前身為「香港賽馬會全方位學習基金」),領取綜緩或全額書簿津貼的中、小學生每年津貼額,分別只有350元及650元,金額不足,資助活動更需抽籤;「學生活動支援基金」及「校本課後學習及支援計劃」對象則為學校,學童選擇受限,活動亦未必是恒常舉辦,難以持續培養學童技能或手藝。縱使社署的「地區青少年發展資助計劃」增加資助上限至2000元及提升服務名額至1萬名,但是計劃卻宣傳不足、審批程序不透明,不足以覆蓋全港近25萬名基層學童,津貼額亦難以完全支援基層學童需要。為學生多方減壓在資訊科技學習方面,現時政府上網費津貼偏低,每個合資格家庭全年只有1500元(半額津貼為750元),甚或難以覆蓋居住劏房、偏遠地區的基層家庭;關愛基?資助清貧中小學生購買?動電腦裝置計劃,亦未能完全覆蓋所有清貧學生。為針對此情況,我建議直接資助基層家庭購買電腦及增加上網費津貼額,以縮窄數碼鴻溝。在大學方面,2016/17學年仍有約11萬名透過政府的大專生貸款計劃貸款的畢業生。他們平均需要還款15年,當中申請了「專上學生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的畢業生,在2016/17學年平均每年更要還款近1.2萬元,這無疑對剛畢業的年輕人來說,是一筆沉重財政壓力。我建議,政府應全面檢討現行各項大專學生資助計劃的助學金上限,亦應該在機制上取消現時用作抵消政府為學生提供無抵押貸款風險的「風險調整系數」,同時降低免入息審查貸款的年利率。政府亦應修改還款方式,讓畢業生在有財困時延遲還款(只還利息),令學債不會增加他們負擔。此外,整體來說,現時大部分學生均須通過「香港中學文憑考試」(DSE)入讀大專,然而每位考生的考試費卻高近3000元,這對學生、尤其是基層學生來說是沉重負擔,我認為政府應把公開考試費列入免費教育。至於政府在未來批出新的公共交通服務專營權或經營權協議時,亦應加入取消學生優惠年齡上限的條款,以支援工作數年後重返校園的青年,減輕他們的生活負擔。總結而言,政府除了應在政策上為學生創造有利的學習環境,持續投資教育,為本港培育優秀的人才,亦應該增加基層兒童的教育資助,令他們得到一個公平、良好的教育環境,此舉亦有助促進社會流動性。 ...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以科目老師為對象的「大館」導賞

剛過去的聖誕節假期,立法會雖然休會,大小會議都暫停了,但我的議會和教協工作並沒有停下來。最值得跟各位分享的是較早前我以立法會議員身分獲邀參觀「大館」,當時向負責人提出希望可以為老師另設導賞專團,以讓老師對「大館」有更深入的理解,方便結合學科知識再教導同學,讓歷史文化得以傳承。很高興這個想法在聖誕期間便實現了!在「大館」的協助下,教協為老師舉辦了兩個「大館」導賞團,一個給通識/常識/歷史等學科的老師出席,另一個是藝術專題,給視藝相關學科的老師。兩個導賞都由我和教協理事陪同,由於對象不同,主題也相應有異,一個以建築群的歷史和古蹟為主;一個重藝術價值和參觀館內展覽,構成了兩個非常獨特和有意思的導賞團。「大館」是一所古蹟及藝術館,建築群內包括三項法定古蹟—前中區警署、中央裁判司署和域多利監獄。警察總部捉拿了犯人,送到旁邊的裁判司署審理,再送到毗鄰的監獄,三者雖然各司其職,但都在這裏集中完成,執法司法監獄「一條龍」,是世界罕有的警政群集。第一個老師導賞團中,我們參觀了前域多利監獄,當時囚禁了不少名人,包括在日治期間被監禁的戴望舒。我在中學階段已看過戴的詩,因為參觀「大館」,還特地帶他的詩集到囚室重溫他在獄中所寫的兩首詩,別有一番感受。另外,透過這次的特別導賞,我們還可以進入在最後修葺階段的中央裁判司署,聽說這法院要在今年首季才對外開放,我們教協會員是第一批有導賞員陪同參觀的專團,真是榮幸!第二個導賞團重點是視覺藝術。「大館」按照文物保育的最高規格,保留了不少歷史建築原貌,我們通過陳舊的建築物群追溯往昔,得以領略結構之美。「大館」還新設藝術體驗,培養公眾對當代藝術、表演藝術和社區歷史的認識和欣賞。我們透過導賞得知英國殖民地官員怕熱,故高級官員的辦公室窗外設走廊,以免陽光直接照射室內。與此同時,殖民地者又不忘為建築物添一點東方特色,蓋上中國式的瓦頂。此所以華洋並蓄,無論華人或西人遊客來到這裏,都難免感受到一點異域風情。教協舉辦活動甚多,但今次的導賞以學科老師為對象的屬嘗試性質。活動之後我們向出席老師發出問卷,了解老師對有關活動的意見,以作日後活動的參考,歡迎各位不吝告知,以讓我們可以進步。...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大茶飯

新年伊始,教協一些朋友來個大吃大喝,是為「大茶飯」!教協是個同人團體,做理事沒有酬金,只因志同道合,還要有一顆服務的心。在芸芸同人團體中,教協的會議可能最為頻繁,理事會共39人,每周至少一次例會,在星期一晚上舉行。想像今時今日的老師經歷了一整天的教學工作,晚上還要拖著疲憊的身心,乘車到旺角的教協總部開會,討論教育政策,管理會內的大小事務,大至政制改革與教師學位化的進程,小至會所洗手間漏水或冷氣機維修,都要關照到,真的不簡單。至於要改的簿,要備的課,便得留到開會之後了,還未計算每個人的家庭崗位和責任。這種承擔,並非每個老師都願意付出。「艱險我奮進」,辛苦一點也不要緊,正因為志同道合。教育路上有很多挑戰也有很多樂趣,這是一個互相支持和分享的地方,成功做好的每一件事,都鼓舞我們繼續努力,承接45年以來的傳統前進。因此,忙裡必須偷閒,自己酬謝自己。碰巧是新年,不同年代的「教協友」共聚一堂,以歡笑潤澤心靈,以美食慰勞味蕾,過一個與平日開會完全不同的晚上。已經貴為校長的一位前理事,在飲飽食醉之後在臉書寫道:「Sooooo happy! Sooooo full!」我想是這個晚上的最佳寫照。Full的當然是大家的胃了,一大盤一大盤的刺身和牛丸大螃蟹羊小扒青菜炒飯水果逐一登場,中國的茅台克羅地亞的也是「茅台」再加上凍烏龍真茯茶各適其適,觥籌交錯,杯盤狼藉,直至各人滿意地捧腹為止,此full之樂也。而樂不止於吃,更在於友情。新知舊雨樂聚一室,互相問好,彼此調笑,毫無拘束,歡聲滿堂。最難得是久病的理事精神奕奕地歸隊,令大家安慰。而總幹事馮家強離任與生日在即,「老闆娘」奉上溫情滿滿的蛋糕一個,上書「江湖再見」四個大字,大伙再合唱「人生於世上有幾個知己……」一切都自然發生,毫無程序,此人情happy之樂也。微醉之中結束了一個快意的晚上,感謝借出場地的「老闆娘」和烹調團隊,讓我們享用了一頓美味而難忘的大茶飯!...

Continue Reading

【信報】高等教育「3年撥款」 「零和遊戲」困獸鬥

政府最近向立法會提交新一輪的高等教育「3年撥款」(Triennium funding),文件提出向八所資助大學撥款605億元,並在2019年增加超過150個與醫療有關的學士課程學額;議員如不仔細考究,可能誤以為資助學士學額數量有所增加。某些學系成「被宰羔羊」事實卻是不然。第一年資助學士課程學額仍將維持在15000之數,不多也不少。學額總量不變,卻要增加指定學科的學額,唯一可能的安排,就是把原屬其他學系的一部分學額轉移至指定學科;無論其他學系表現如何出色,總會有某些學系成為「被宰羔羊」。這就是八大學額「零和遊戲」(zero-sum game),每3年,就要上演一次殘酷的「困獸鬥」。一般人並不了解這個「零和遊戲」內有乾坤。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下稱「教資會」,UGC)資助的八大,第一年學士課程學額長期維持每年15000之數,當中分為兩大類。第一類:一般學科(為方便起見,也稱為「非人力規劃範疇」學科),例如歷史學、物理學、建築學等等,政府不會為院校指定學額。第二類:「人力規劃範疇」學科,例如教育、法律、醫學、中醫學、牙醫、護士、社工等,政府會通過教資會向院校下達學額指標,理由是這些學科或專業的畢業生主要由公營部門僱用,或者有強??由需要確保某些範疇有足夠的人才。上文提到未來3年加開與醫療有關的逾150個學額,便屬於第二類「人力規劃範疇」。「人力規劃範疇」學額的釐定是自上而下的,教資會或院校均無權拒絕。例如未來3年增加的超過150個學額(包括60個醫科、60個護理、30多個牙醫及專職醫療學科),按文件介紹,是政府參考《醫療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策略檢討報告》後作出的決定,當中縱有可能參考院校的意見,最終決定權卻仍在政府手裏。或打擊高教界人員士氣這並不表示政府增加醫療學額不合理。人口老化,需要大量醫療人才應付未來的社會需要,大方向是正確的。問題是,增加這150個學額的代價,在零和遊戲之下,很可能由人文社會學科、理科這一類科目付出。2017年,香港大學理學院宣布由翌年起取消天文學、數學╱物理學兩個本科生主修,實際理由不得而知,但如果是由於被「人力規劃」擠壓掉的話,類似的結果豈是我們想見到的呢?學科有興衰榮枯,筆者不認為所有學科都要千秋萬代,但如果純粹因為要增加「人力規劃範疇」學額,便要削減某些學科,那不單對受影響的學科不公道,也打擊了整體高教界人員的士氣。我們的具體建議是,以現有15000個學額為基線(baseline),「人力規劃範疇」和「非人力規劃範疇」兩類學額的增減互不影響。這一輪的「人力規劃範疇」學額增加約150個,總額便相應增至15150個左右。當中的增幅甚微,對質素影響不大,市民樂見,高等教育也不為受到無謂的挫傷,何樂而不為?...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得天獨厚的大館

歲末天涼,大館是一個新的好去處。這個星期,我一連去了大館兩次,原因是教協與賽馬會和大館合作,舉辦教師專題導賞團,一次是歷史專題,給教通識、常識、中外歷史的老師;另一次是藝術專題,給教授視覺藝術的老師。我負責帶隊,由於兩次主題不同,有機會從不同的側面了解大館。最大的感受,是大館得天獨厚,位處城市的心臟地帶,而竟然佔地甚廣。四邊高樓環峙,本身也有十幾座新舊建築物,但仍然享有兩個大廣場,空間闊大,沒有擠逼感。古今一爐,華洋並蓄,不同的人都可以從中找到可以滿足的元素。大館由三個部分組成:舊警察總部、舊中央裁判司署、舊域多利監獄,執法司法監獄「一條龍」,是世界罕有的警政群集。試想想,幾十年前,警察總部捉拿了犯人,送到旁邊的裁判司署審理,再送到旁邊的監獄,三者雖然各司其職,但都在這裏集中完成,連警車囚車也可省掉,豈不便利!因此歷史科和通識科都應該到大館走一走,看看古老的香港如何一步一步發展出來。大館展覽館一開始有一段約五分鐘的影片,介紹1841年開始,這兒如何開始興建第一座建築物,然後在一百多年歷史之中,逐步「滋生」出一整個建築群。參觀者可以從小見大,藉此見證香港的制度發展,如何由草創逐步走向成熟,走向現代。在這裏,參觀者可以探望一下二戰時被日本人囚禁的詩人戴望舒、一戰後曾落難於此的越南的胡志明,還可以看看貪污的總警司葛柏如何在此瑯璫下獄,促成日後廉政公署的出現。只要細細參觀,香港一頁一頁的歷史,的確可復現眼前。而歷史也通過陳舊的建築物以另一種形式呈現。英國殖民地者怕熱,故高級官員的辦公室窗外設走廊,以免陽光直接照射室內。與此同時,殖民地者又不忘為建築物添一點東方特色,蓋上中國式的瓦頂。此所以華洋並蓄,無論華人或西人遊客來到這裏,都難免感受到一點異域風情。經過翻新之後,大館還設有美術展覽館,還有各種不同的表演、食肆和小店。石屎林中,芒果樹下,有這麼一片地方,不僅可以讓老師帶學生來參觀,也可以讓市民一家大小來此休憩、娛樂、學習、欣賞,感受歷史,享用天倫,怎能不說它是得天獨厚呢!...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學童的聖誕願望

今天是聖誕節,一個普世歡騰的日子,兒童本來應該享受節日的愉快氣氛。不過,我們的兒童,是快樂的多,還是不快樂的多呢?請大家看看以下的幾組數據:一、聖雅各福群會今年10月進行一項關於學童自評壓力的調查,以10分為最高壓力指標,33%受訪學童自評壓力指數為7至10分,當中14%自評壓力為最高的10分,即是大約每7名學童,便有1人壓力「爆燈」。二、政府提交立法會的文件顯示,確診患有精神健康問題的12歲以下兒童和12至17歲青少年個案,由2011-12年度約18900宗,增至2016-17年度逾32000宗,增幅約七成。當中約20000人為12歲以下兒童。三、2018年11月扶貧委員會發表《2017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顯示恒常現金政策(下稱「政策」)介入前,2017年全港貧窮人口高達137.7萬,貧窮率達20.1%,創近7年新高;自「政策」介入後,貧窮人口跌至101萬,貧窮率達14.7%,亦是近5年新高。兒童貧窮問題方面,在「政策」介入前,18歲以下兒童的貧窮人口高達23.4萬,兒童貧窮率達23.1%。「政策」介入後,兒童貧窮人口雖跌至177萬,貧窮率是17.5%,仍比2016年微升0.3%,而且貧窮率集中在部分區域。四、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24小時情緒支援熱線中心於2017年處理總共13187宗求助個案,當中708人(5.4%)年紀小於20歲,學業、家庭和經濟問題是求助者致電較主要的原因。由此觀之,不少學童在生活上並不好過,有些或許還在今天佳節當前在忙學業、捱肚餓,或與父母爭吵。普遍來說,香港的學童面對着三大壓力:一是學業壓力,二是貧窮壓力,三是與父母和家人關係的壓力。保護兒童權利與健康作為一個富裕的社會,香港坐擁過萬億元財政儲備,但對兒童權利和健康的照顧明顯不足。我嘗試以兒童的角度作出以下的聖誕期許:一、幼稚園學生以玩樂為主,不應有任何學習和功課的壓力;二、在小學階段首先取消小三TSA,使之不再成為小學生的夢魘。與此同時檢討小學課程和評核的深廣度,改善全日制帶來的課程緊迫和功課考試要求,最重要的是讓小學生有更多閒暇時間玩樂和發展興趣;三、中學要進一步精簡課程和評核,學生有時間修讀更多選修科和有更多升學出路,以便在學術以外的範疇發展。四、政府能夠大力支援基層學童的經濟需要,無論關愛基金、綜援津貼和新成立的學生活動支援基金等,都有很大的改善空間,得以讓兒童的貧窮率進一步降低。還記得不少新任父母說過,最大的願望是子女健康成長,不奢求有什麼大成就。但隨着子女的年齡增長,父母施加於子女的期望和要求愈來愈多,對子女來說可能是最難以應付的壓力。我祝願家長們毋忘初心,要欣賞子女的獨特性,不隨便比較,不揠苗助長,讓子女能在關懷和鼓勵的環境中愉快成長。值得高興的是,我留意到不少家長在社交網站說今年的聖誕節功課比以前少,有些也只是閱讀和觀察的功課,讓學童擁有真假期。我希望學校和家長更能以兒童的權利和福祉出發,為學童進一步減壓,讓他們無論在節日與否,也能掛滿愉快的笑容。...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民生書院的禮堂

12 月14日,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以短短一分鐘的時間,通過給九龍城的民生書院中學部興建禮堂的八千多萬元撥款,給師生送上最好的聖誕禮物。禮堂大樓馬上可以興建,順利的話,將在2021年完工。民生書院佔地寬廣,很少人會想到,它的中學部竟然沒有禮堂!原來該校佔地雖大,但包括中學部、小學部、幼稚園三部分,如果分開來計算,又不算太大了。按道理,禮堂是每所中小學校都應有的基本設施,可是民生的中學部沒有禮堂,全校3500人唯有共用小學部一個禮堂。這當然捉襟見肘,限制極大,無論全校集會、表演、綵排以至體育活動,都要互相遷就時間,不少活動甚至根本無法安排時間,有很多學生喜愛的活動,就白白犧牲了。據說民生書院在1978年轉為津貼學校時,政府曾承諾為學校興建禮堂,可是一直沒有下文。二十年後的1998年,學校等得不耐煩了,便寫信給教育局爭取。如此這般又過了二十年,到今年,才等到政府把項目提交到立法會。有一首國語流行曲的歌詞:「左三年,右三年」,民生書院卻是左廿年,右廿年,一共等了四十年,真是「等到頸都長」!難怪11月7日這個項目交到工務小組委員會討論當日,幾十位師生一起前往立法會旁聽,一聽到工務小組一致支持撥款,全場掌聲雷動——他們實在等得太久了!民生是老牌名校,1926年創校,至今已有九十多年歷史。第一任校長,乃是港大第一位華人校長黃麗松之父黃映然先生,而黃麗松本人也因此成了該校學生,從小一到到中六,完成整個中小學學業。在香港教育史上,民生書院具有非常特殊的地位。最近讀黃麗松校長的回憶錄《風雨絃歌》,第一章對民生書院的早期歷史有頗多的筆墨。原來早期民生書院就已經中英並重,在小學階段尤其重視中文教育,然後隨著年級而逐漸增加英語的成分。對中文教育的重視,竟然被殖民地官員視為偏離正統,遲遲不肯給予資助。這一段早期歷史,也從側面映照出民間辦學並非總是一帆風順。像民生的中學部沒有禮堂的中小學校,全香港還有大約十所,它們還要等到甚麼時候呢?聖誕節快到了,希望它們也會像民生的中學部一樣,在不久的將來,收到令人興奮的禮物,結束漫長的等待。...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多管齊下為兒童張開保護網

上星期立法會通過一項由陳沛然議員提出的議案,獲得全數在席議員投票通過,這是近年少見的無爭議議案,代表着立法會的共識。議案是促請政府向醫院管理局增撥資源,先在幾區的公營醫院內增設一間危機支援中心,為性暴力受害人及受虐兒童提供24小時一站式服務。我是教育界的代表,當然關心虐兒問題。根據社會福利署的統計資料,今年截至9月的新呈報虐兒個案為793宗,平均每月88宗,比去年每月平均78宗有所上升。這究竟是個案的確上升了,還是因為年初接連幾宗虐兒案引起公眾的關注,增加了大家的警覺性和敢於呈報,暫時不得而知。虐兒個案上升原因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為要防止虐兒個案,必須在幼小階段築起有效的防護網。經過教育界及社福界的多番爭取,政府在上年度的《財政預算案》宣布透過獎券基金撥款5.04億元,推行為期3年的「幼稚園社工服務先導計劃」(「計劃」),為幼稚園提供每星期不少於兩天的社工駐校服務,預計首階段於明年2月推行。幼兒的理解及表達能力有限,透過社工與幼兒長時間相處、觀察及互動,可專業地識別他們的支援需要,更能達致及早預防和介入的效果,相應亦可減少更多社會成本去處理惡化的青少年和家庭問題。「計劃」提升社工服務,正面回應社會加強保護兒童的訴求,幼教界當然歡迎。可是,現時全港幼稚園的規模和學生人數差異很大,由二三十名至數百名學生的幼稚園都有,規模較大或有特別需要的幼稚園是否應該享有較多的社工駐校日數,甚至在編制上設立一名全職駐校社工以作支援?而規模較小的,由於校舍細小,學校則擔心沒有足夠地方予社工辦公或與家長會面,當局在規劃時應否考慮提供額外的支援?「計劃」推行初期,政府更要密切留意各幼稚園的推行情況,不能3年後才作檢討,而應該在有需要時向幼稚園提供適切的支援,調整服務策略;當局也應考慮如何向「計劃」以外的資助幼稚園提供額外支援,否則這些學校在社工的服務上相對失利,或有可能成為保護網的破洞。當然,當局應積極考慮幼稚園「一校一駐校社工」為長遠目標,從政策上提升支援幼兒的服務質素。為前線制訂實務操作手冊此外,教育局較早前回應幼教界訴求,為幼稚園訂立缺課通報機制。然而,在通報後,當局並沒有像中小學的缺課機制般有專人支援及介入工作,只是「聯絡學校了解詳情,並因應個別學生及家庭情況,提醒學校根據教育局的通告及社署的指引處理」。為什麼要求學校要從這本厚達354頁的指引查找處理方法,而不是政府設立有專門部門提供一站式服務的支援中心,為學校解決可能屬於危急的個案呢?我同時希望當局能夠為不同專業範疇的前線人員制訂一份方便易用的實務操作手冊,當中可包含初步評估檢核表、流程圖及操作程序等等,以及為各專業界別的前線人員提供定期講座或培訓。此外,由於兒童宿位不足,不少被虐兒童需要在醫院逗留一段不短的時間,最長需要等候144天。當局雖然在2017-18年度增加了30個兒童之家宿位至894個,但輪候人數仍然高達204人,平均需要輪候137日,可見有關加額數目仍是杯水車薪。兒童事務委員會已經成立,我期望政府能藉着這個機會一改亡羊補牢的思維,不要等到慘劇發生才補漏拾遺,除了現時增加對學校、前線人員的支援外,未來更應在立法、宿位供應上整全地預防和保護兒童免受傷害。...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水泉澳的小學啊!

水泉澳有一個美麗的名字,令人想起水鄉,有河流小溪,有唱晚漁舟。但事實上水泉澳是一個山頭,位於沙田,與山下的博康邨為鄰,座落在馬鞍山和獅子山兩個郊野公園之間,滿眼青翠,附近都是山林。此邨不知道是否有泉水灌注,但如今的十八幢大廈,均以「泉」為名,如明泉樓、竹泉樓、月泉樓,充滿詩意。十八幢大廈依山而建, 每幢高25-30層, 密密麻麻, 共一萬多個單位,可容三萬人口。初到水泉澳,最強烈的感覺就是斜坡,整條屋邨都建在斜坡之上,與我小時候居住的藍田邨很相似。藍田邨在翻新之前,共有二十三幢大廈,人口比今天的水泉澳還要多。但我們比水泉澳居民幸運,當年藍田邨甫一落成,就有五六所小學,我五十年前搬進去,就可到第五座側的佛教內明學校就讀。雖然舊式屋邨學校條件不好,總算有學可上,讓一家安居樂業。而2015年入伙的水泉澳邨,三萬居民,至今仍未有一所小學。小學是會有的,當局說,而且是新式的三十班大校,不過落成之日是遙遠的2022年。不少居民埋說,2015年上樓以為很幸福,可是孩子卻要每天到馬鞍山插班上學,來回路程足足兩個小時,真的要命!等到2022年,孩子已經升上中學了,那小學已經與他們無關!小學是會有的,當局說,不過所在的地點卻是遙遠的、更高的山頭。學校落成之日,水泉澳的孩子要每天攀山,在斜斜的上坡路上走十幾分鐘。前一陣子,我嘗試從水泉澳廣場走到山上的學校所在,正值秋涼,天朗氣清,仿如遠足,但也汗流浹背。可惜秋天那麼短,盛暑嚴冬,橫風橫雨的日子,背着沉重書包的孩子怎麼辦?接送他們的親人怎麼辦?要不每天都坐校巴吧?這也不失為一個辦法。斜坡難走,人要走十幾分鐘,巴士一下子就上去了。可是,幾分鐘的路程,該收多少元的車費?難道只收三元五塊嗎?有人願意每天做這種虧本的生意嗎?然則收十幾元幾十元,這些基層居民怎付得起?而且不是幾個幾十個學生,是幾百個學生,每天要多少部大旅遊巴才能完成任務?為什麼,小學在水泉澳總是那麼遙遠的事情?五十年前過去了,我們是進步,還是退步?在這麼先進的新型屋邨,在這麼詩情畫意的名字和環境裏,這麼一個遺憾陪着邨裏的孩子成長,不是太巨大了嗎?將來還會有新的屋邨落成,但願這種遙遠的遺憾,不再出現。...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