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我愛大提琴

今日很多小孩都學樂器,但愛樂器者不多,聽到Billy說:「我愛大提琴!」我不禁端詳這位年輕慧黠的小伙子,心裏叫了一聲:真幸福!Billy唸中一,這一天隨學校的中樂團到立法會演出。結束後我們與同學隨意閒聊,Billy 年紀最輕,卻拿着最巨型的樂器,相映成趣。他也不諱言,小學三年級開始學大提琴,「最初是媽媽逼我學的,但後來我愛上了它!」能愛上就行了,最糟糕是從頭到尾都是被逼!我請他單獨演奏,他毫不忸怩,坐下來,左手握琴,右手持弓,便純熟地拉出大提琴特有的低沉,簡直是演奏者的架勢。真羨慕他,也許他將來會成為出色的大提琴演奏家,也許他只是業餘愛好者,無論如何,小小年紀已經找到「真愛」,一種興趣,一生享用,不是太好了嗎?很多人到了三四十歲對自己的興趣仍茫無頭緒,相比起來,Billy真的很幸運。我對大提琴很好奇,Billy也不客氣,立刻要我坐下,教我握琴持弓的基本姿勢,還有按弦的指法,我跟着照做,依依呀呀地拉起來。那琴音難聽極了,幸好低沉並不刺耳。我想起了美國教育家約翰. 霍特(John Holt)老來學大提琴的故事。霍特是《How Children Fail?》和《How Children Learn?》兩本名著的作者,晚年自敘生平,寫了一本《永不太遲》(Never Too Late),記錄了他學習大提琴的心路歷程。他五十歲才開始專注學習大提琴,太遲嗎?他的書名就是答案:永不太遲!他說,困難是確實存在的。然而他也說,人成熟也有優勢,理解能力高,只要能夠專注,進步可以比年輕人快得多。多年前讀這本書,至今仍記得書中一個有趣的片段:霍特發現自己年紀大,讀譜速度比年輕的隊友慢得多,有一次演奏「掉了隊」,迷失在紛繁的音符和線譜之中,唯有趕到前面,找一個特別高音或低音之類的容易識別的位置,等大伙兒奏到那兒,才重新歸隊,十分狼狽!然而這個故事也說明,他完全可以學到可以演奏的水平!霍特為中老年學習者提供了一個非常出色的典範——誰說年紀大了就無法學好大提琴呢?!我要特別感謝Billy做了我一天的老師。他和霍特的共通點是愛上了大提琴,我相信,不管年紀多大,有熱情就有幸福,祝福年輕的Billy和他的團友們前途無限!...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少女‧大媽‧跳舞街

送狗迎豬,寫一個輕鬆的話題。偶然在網上看到一段短片,一群日本大媽跳勁舞,個個長髮濃妝,穿上大紅大綠兼且大墊肩的套裝裙,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打扮,加上並非高清的拍攝,老土兼嚇人。可是大媽們跳起舞來節奏強勁,動作誇張,表情「騎呢」,卻又非常齊整,充滿體力,絕非隨便亂跳,心疑一大群三四十歲的大媽們如何應付得了?好奇心驅使下竟然看畢全片。然後才發現不得了,這短片在Youtube的點擊率竟高達7500萬之多!而片中人其實並非大媽,而是少女,一群高中女生。十五六歲,本該青春逼人,化妝和衣着卻是「鬼五馬六」,創造了日本流行文化的一個奇跡:老土可以變時髦。這一場奇跡源於2017年的日本高校舞蹈比賽,來自大阪的登美丘高校舞蹈部挾着連續兩屆冠軍的姿態,打算把冠軍寶座再次攻下,來個美妙的「三連冠」。這些女學生日夜苦練,把八十年代由荻野目洋子唱紅的流行曲《DancingHero》編出節拍強勁的Disco大媽舞。有媒體(好像是產經新聞社)也看好她們,把她們準備和參賽的全過程拍成節目,她們信心滿滿地參賽,卻大熱倒灶,只得第二名。宣布成績一刻,女生們悲從中來,熱淚奪眶而出,一邊啜泣一邊向支持者鞠躬道歉……誰料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她們的短片在網上爆紅,登上Youtube 2017年日本第一名,不少日本人結婚擺酒的餘興節目,竟然是模仿她們的造型跳舞娛賓!到了年底,日本放送協會(NHK)更找來48歲但狀態極佳的荻野目洋子與她們同台演出,令一首32年前日本「經濟泡沫時代」的舊歌重新流行起來。在這之前,有誰會想過這首舊歌會重新紅起來,並且是因為一群高中女生呢?這首《Dancing Hero》香港人並不陌生,不少人誤以為荻野目洋子是原唱者,其實真正的原曲是西班牙女歌手Angie Gold在1985年唱的《Eat You Up》,同年荻野目洋子唱出日文版,一年後香港女歌手陳慧嫻唱出粵語版《跳舞街》。想像陳慧嫻如果在四五十個充滿活力的「少女大媽」簇擁下重唱《跳舞街》,一定也非常有趣。不過,香港高中生都在忙於準備考試,一大群高中女生日夜苦練跳舞,恐怕不太可能。這群日本女孩的成功,說明了老土可以變時髦——創新這回事,並沒有必贏的方程式,需要嘗試和想像力。《Dancing Hero》成功之後,她們獲美國荷里活邀請演繹電影《大娛樂家》(The Greatest Showman)的主題曲《This is me》。七十多個女生穿回校服,在校園裏跳出清新的舞步,回復青春本色,加上出色的攝影與剪接,又是另一番風貌。豬年來了,希望新的一年裏,年輕人都青春煥發,無論學習也好,生活其他方面也好,都積極投入,充實美滿。...

Continue Reading

【信報】考試費用應免收 營運模式須檢討

農曆新年伊始,在此恭賀各位讀者新年快樂,身體健康。踏入2月,意味香港中學文憑試(文憑試)開考日子愈來愈近,立法會財務委員會亦在農曆新年前,討論香港考試及評核局(考評局)的財困問題及政府應否代繳考試費 。筆者認為,考評局的營運模式、考試費由誰承擔 、課程考核形式確有一併檢討的必要。文憑試費用 基層負擔重政府現時支付一名中學生的單位成本費用,每年約為8.5萬元,讀畢中學合共約為50萬元;如按一般文憑試考生考4個主修科及2個選修科計算,每名考生大概須繳付約3000元考試費,這費用與政府支付的單位成本比較,不算是大數目,但對基層或有經濟困難的家庭來說,可謂沉重。綜觀世界各地(如澳洲、英國)早已豁免大學入學試費用,即把考試費視為學習費用一部分,反觀本港對「免費教育」的定義較為狹隘,基本上只包學費,不少家長仍須支付不能避免的文憑試費用。現時文憑試設有特殊教育需要(SEN)學生的特別考試安排,該特別考試安排的考試成本比一般考生的高;可是據現時考生自付費用的原則,即等同要所有考生攤分特殊考試安排的考試費,這情況並不理想。我們認為,特別考試安排屬考生權利,至少這一部分費用應由政府承擔。可是,政府除了去年在《財政預算案》為2019年文憑試考生代繳考試費的臨時措施外,對於未來仍未有任何計劃。適逢現時政府正與考評局檢討及協商營運模式,以改善財政狀況,檢討範圍應該包含「為考生代繳費用」。我建議,政府應該繼續免除學校考生的文憑試費用,並把文憑試費用納入12年免費教育之內,成為定制。考評局財困 因成本高昂至於考評局財困一事,據立法會文件顯示,局方自2011/12年推行文憑試後,除2011/12至2013/14年首3年整體收支錄得共約1300萬元盈餘外,隨後連年營運文憑試虧蝕,拖累整體開支,例如局方預計2017/18年整體開支會錄得逾1000萬元虧損。考評局近年虧蝕的最大原因,在於文憑試考生人數持續下跌,考生人數已由2011/12學年起的7.3萬,跌到2017/18學年的5.9萬,局方預計考生人數會持續下跌至2021/22學年的4.7萬;如單看文憑試營運成本,由早年考生人數多的130萬元盈餘,預計2021/22年是虧蝕1410萬元,情況非常嚴峻。考評局的財困,筆者認為可從兩點分析:一、文憑試考試成本高昂。因為本港文憑試與外國考試不同,複雜程度在國際間數一數二,如不少外國考試以多項選擇題為主,用電腦評卷,非常簡便;香港文憑試卻以書寫為主(文字題),當中涉牽一科多卷,有會話、聆聽等考卷,還照顧到有特殊教育需要的考生等,導致評卷成本較高。政府應檢視能否在確保文憑試的信度、效度的前提下簡化,以減低成本。另一方面,考評局的專業水平在國際享負盛名。在不影響本地學生考試和升學的前提下,考評局不妨研究其他開拓性的做法。研簡化考制 拓財政來源總結而言,現時政府注資解決財困應只屬過渡措施。長遠而言,政府有需要研究一套可確保考評局長遠維持財政健康的方案,同時政府檢討學校課程的「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亦應一併考慮調整高中課程及簡化考試。長遠而言,政府更應把文憑試考試費納入免費教育,減輕考生及家長負擔;政府也應該考慮其他方式(如提供一筆過的基金等等),考評局不妨積極考慮開拓新的財政來源。...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新年談豬

在狗年最後一個立法會委員會會議期間,我擺了一個小檔口,為記者、職員、議助、官員和議員同事寫揮春。教育局長楊潤雄要我為他寫一張「家肥屋潤」。他特別要求我用另一種顏色標出「家」下面的「豕」字,因為「豕」是豬的意思,明年豬年,正好應景;而「潤」則是他的名字。更重要的是,新春佳節,祝賀市民家家幸福,是好意頭。可惜我當時除了墨汁之外便沒有其他顏料,唯有把「豕」字改用筆劃較肥的隸書寫成,也算是另一種應景。中文字很有趣,有時也難以理喻。部首「宀」是象形字,是房屋的意思,上古甲骨文裏的「宀」勾勒出一間獨立屋的輪廓。屋子裏養了「豕」(豬),那就是「家」了。有人說,養了豬,生計無憂,故可安居樂業云云, 這也解得通。不過,為何屋子裏養了「牛」,卻又變成「牢」(監獄)呢?牛可耕可吃,養一條牛,生計不是更加無憂嗎?何以變成監獄?而監獄裏又幾曾見過有牛呢?中文字既趣且難,於此可見一斑。漢朝的許慎寫了一本《說文解字》,是中國第一本有系統的字典,是一本奇書。清朝的段玉裁為《說文解字》作注釋,也成為了文字學的權威著作。不過即使段玉裁這種一等一高手,碰到「家」字下面這頭「豬」,也百思不得其解,稱之為「一大疑案」!他換了一個角度,認為「家」本義就是養豬之所,「牢」是養牛之所,後來只因字義變化,「家」變成人住的地方,而「牢」則變成拘禁人的處所而已。他原文說:「竊謂此篆(家)本義乃豕之居也,引申假借以為人之居,字義之轉移多如此。牢,牛之居也,引申為所以拘罪之牢, 庸有異乎?」如果段玉裁是對的話,人在文字上搶佔了豬和牛的居所,想來也有點超現實!中文字經歷多次演變之後,有很多已經難以從今日的字形辨認出本來的字義。例如「豕」字,看甲骨文,的確是一幅豬的圖畫(竪着看),而且看得出野豬;但演變至楷書的「豕」,圖畫變成筆劃,無論想像力有多高超,也難以聯想到一隻胖嘟嘟的動物了。無論如何,豬年來了,胖嘟嘟的形象,有福氣的樣子,逗人喜愛。小時候豬公認是又蠢又髒,誰都不願做豬;今人反而以「豬豬」相稱,以示親愛,可見演變的不僅是字形字義,社會心態何嘗不變?在這一元復始之際,謹祝各位讀者家肥屋潤,身心康泰,事事順利,豬年幸福!...

Continue Reading

【星島日報】應變學童人口變化 穩定教育生態

         適齡學童人口變化一直與本港教育生態息息相關,十多年前學生人口下降,當年主事官員卻猛力收縮教育系統規模、定下冷酷收生指標、大規模執行縮班殺校政策,就令當時教育生態極不穩定,釀成本港教育史上的最大悲歌。因此,根據學生人口變化,制訂合適政策、措施以穩定中小學教學環境是非常重要。  適逢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將討論議程「因應學生人口規劃公營中小學學位的供應和相關的穩定措施」,教育局應審視教育界各持份者意見,從教育角度出發,思考一套有系統的調節方法,長遠應對適齡學童人口變化對教育環境的衝擊。加強政策力度 穩定小學開班  在小學方面,由於早年「雙非」學童人數急劇增加及本地出生率回升,教育局為應付大量新增學生,便採取「加派」(增加統一派位階段個別校網學額)、「大肚班」(於空置課室開辦額外小一班級)、「有時限學校」等過渡措施。可是,自二○一三年實行「零雙非」政策,小一學額需求因此下降,按當局估算,小一適齡學童人口會在高峰期二○一八/一九年的六萬五千人下降至二○一九/二○年的五萬七千人。  面對人口由高峰回落,教育局指會撤回過去包括「大肚班」等應急措施,並讓學校保留「超額教師」三年,以及自二○一九/二○學年小一開始,讓學校在九月點算學生人數時,將開班準則由二十五人一班下調至二十三人。  政府的措施無疑對穩定班級結構而言是好的,可是,政策力度明顯不足。政府如要有效穩定收生,就應將現時計算開班人數的計算基礎,由二十五人一班下調至二十人一班 (即學校實際在學人數達二十一人即可開辦兩班),及進一步降低小學開辦一班小一的準則由現時十六人調低至十三人,以加強穩定小學開班情況,提高教育質量。  另外,小班教學推行至今已十載,目前全港仍只有七成多小學實施小班教學,適逢適齡小一學生人口下降,這正是全面落實及執行政府政策的良好時機,既收穩定學校生態之效,同時亦讓所有小學生能享受小班教學的好處。中學復位應按區本處理  中學方面,升中學生人口由二○一七/一八學年起回升,二○一九年參與升中派位的學生預計有五萬三千人,較去年同期多約三千人;面對人口回升,當局堅稱採用「學位調撥機制」、「復位」(據過往學校減派幅度,逐步還原每班派位人數至三十四人)、「擴班」(在調撥及復位後仍有欠缺的地區加開中一班級)等措施。可是,業界對此卻有不少疑慮。  首先,不少中學校長就反映「學位調撥機制」失效。以去年東區為例,局方調撥東區學位到觀塘區,原定東區可獲派一百六十五名觀塘區升中學生,惟實際派位只有八十一人,最終到東區註冊的觀塘學生更只餘五十六人;又如去年局方原定調撥六十二個葵青區學額予深水埗區,但實際派位卻只有四十一人;這些數據,均反映學位調撥存在誤差,打亂學校收生部署。  加上,學校如接受學位調撥他區,該校原有經其他區調撥的學額或會被教育局扣減、對沖,導致該校的派位學生數減少,令部分學校面臨「縮班」威脅,或影響教學人員架構,以至教學質素。除此之外,調撥機制亦容易造成 「上移錯配」,或加劇社會問題。  縱使如此,局方在預計全港適齡升中人口逐步上升後,卻無視各區的生源分布不均,執意要於二○一九學年進行全港「復位」,漠視了個別地區學校仍然面臨收生困難的苦況,做法極不合理。  面對適齡學童人口回升,其實教育界普遍認同「復位」,但卻認為當局應該以「區本」作考慮,即按不同區分情況才決定「復位」幅度,甚至容許暫緩「復位」。  早在二○一二年,教育局推行「減派」措施,時任局長吳克儉提到「以區本彈性處理每班派位人數」的好處,並指出這「區本」最能平衡學校持份者的需要和利益;去到執行 方面,當年局方亦按「區本」原則,容讓學校選擇 「2-1-1」或「1-1-1」減派方案,例如觀塘區當年就有五所學校選擇「1-1-1」、二十一所學校選擇「2-1-1」。另外,無論是「自願優化班級結構計畫」(每年減收一班中一)及 「循環式平衡班級結構」(即隔年減收一班中一),亦均是按區、按校情彈性處理減派人數。既然「區本」減派是一貫做法,回到現時中一人口回升,教育局又為何不可「區本復位」?  其實在「區本復位」之餘,局方亦應該盡快規劃推動中學的小班教學,滿足供求並同時維持,甚至提升教學質量。至於早年因各種原因而須縮減的常額教師編制(如自願優化班級結構計畫、收生不足而縮班等),局方亦應凍結縮減編制,直至改善至增加班師比零點三編制措施完成為止。持續跟進 研有系統調節方法  總結而言,面對學童人口變化,我們必須有良好及有利教育環境的措施去穩定公營中學、小學的教育生態;現時教育局雖然有一系列措施,但我們應理解這些行政措施,始終會對學校行政與教學帶來一定衝擊,甚至犧牲教學質素。我們除了每年的應急措施,更有需要找到有系統的調節方法,以化解人口升降帶來對學校生態的衝擊。...

Continue Reading

【信報】加快校舍重置重建

新屋邨的校舍工程一次又一次滯後,除了早前因校舍與屋邨未能同步落成,導致區內學校被迫大幅加派,學生擠滿課室,家長被迫左頻右撲,為子女插班撲學位的苦況外,近日涉及遷新校改善教學環境的重置計劃,同樣未能按原定時間完成。須檢討工程延誤原因政府必須認真檢討這種情況,確保香港的珍貴土地資源不會長期閒置,造成另類的浪費,也讓師生可早日享有符合現代標準的教學設施及平等的發展機會。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將於本周五討論瑪利諾中學遷往安達臣道發展區的新建校舍重置工程。翻查紀錄,有關的校舍用地分配早於2014年10月推出,當時文件列明工程於2018年年底落成。時至今日,發展區內的安達和安泰邨已於去年全數入伙,但該中學的建校用地仍在「曬太陽」。教育局未有在文件交代延誤原因,工程預計於2022年第二季完成。換言之,新校落成比原定時間延誤超過3年。對於新屋邨與校舍未能同步落成,例如沙田水泉澳新建小學比屋邨入伙相距7年,衍生「撲學位」和「大肚班」,即班級結構失衡的後遺症,教育局解釋是鑑於土地資源珍貴,加上興建新校涉及龐大資源,故須考慮新校能否配合當區的長遠發展,包括區內的學額供求等。然而,這次新校舍「為改善基本設施的中學及小學作重置之用」,不會提供新學位,而是為觀塘區一些校舍設備不太理想的學校作改善環境之用。既然校舍用地和學位需求俱備,令人質疑這次重置工程是「慣性」滯後,還是涉及其他意料之外或不可避免的因素?政府必須清楚交代。據教育局提供的文件,瑪利諾中學的校舍面積只有2800平方米(24間課室),比現代標準30間課室的中學、佔地6950平方米為低;校內缺乏生物實驗室、輔導活動室等設施,而現有的綜合科學實驗室、教員室等,面積同樣低於標準。因此,該校透過重置徹底改善教學環境是值得支持的。校舍及設施同步與時並進事實上,類似瑪利諾中學的例子也不少,過去幾年,我先後到過多所低於標準的中學實地視察,學校普遍欠缺標準面積和數量的特別室,有些環境嚴重擠迫,校園幾乎不見天日;有些欠缺消防安全設施;有些連基本的禮堂設施也沒有。為學校提供基本設施是政府應有的責任,教育局原先為改善教學環境的「學校改善工程計劃」已於2006年結束,局方於同年定下「以每年進行不多於5項原址重建計劃為規劃目標」,至今提交立法會審批的只有3間,連同部分擴建工程,近5年已完成或正進行的亦只有10項。受校園面積限制而無法重建或擴建,這類學校只能透過重置改善,連同瑪利諾中學在內,由2010年至今只得兩間。學校「在設施不符合標準的狀況下辦學」,令學校發展受到不少限制,對同在公營學校接受教育的學生也不公平。政府必須積極為設施低於標準的學校提供更多重建或重置的出路,同時,教育局為學校提供的標準設施,例如課室、音樂室、圖書館、教員室等,有關的「校舍用途分配表」,對上一次公開的已是1998年3月的版本,而於去年5月更新的「新建校舍家具及設備一覽表」,不少項目,例如幻燈機、錄影機等,被批評與時代脫節。教育局必須盡快完成檢討及更新,讓校舍和設施同步與時並進,配合現代教學的發展需要。...

Continue Reading

【教協報】將流感疫苗納入恒常接種計劃

流感肆虐,幼童再次成為受襲對象,全港幼稚園連續第二年提早放農曆新年假,在學童健康的大前提下,我理解政府有需要止住升勢,並紓緩兒科病房爆滿的壓力,但政府也有必要全面檢討各項預防措施及疫苗接種計劃,強化學童的防護網,以免「歲晚停課」成為每年季節性流感的常態。根據衞生防護中心的監測數字,七成爆發個案來自幼稚園/幼兒中心(下統稱「幼稚園」),而兒童受感染入院的個案也創近五年的新高。政府在過去兩星期先後宣布兩項「非常」措施,包括在現有「學校 / 幼稚園 / 幼稚園暨幼兒中心 / 幼兒中心預防傳染病指引」(指引)之外,建議在四日內錄得三宗爆發個案的幼稚園停課七日,涉及的幼稚園直迫400間。由於疫情仍然嚴峻,政府接著宣布幼稚園提早放年假,這是繼去年全港幼稚園及小學提早放年假後,幼稚園連續第二年因流感而需要「歲晚停課」。小學接種率明顯提高「事實上,政府每年也有推出應付流感的措施,包括在每年10月展開接種計劃,以及在去年農曆新年前的「忽然」停課後,推出由衞生署派注射隊或邀請私家醫生到小學接種的先導計劃。報名參與的學校相當踴躍,但名額不足200間,令不少學校要花時間另作安排。我在上月也親身到一所小學了解先導計劃的運作,校方不用四處張羅及聯絡私家醫生,家長對衞生署的安排亦較有信心,學生的接種率也明顯提高。連同私家醫生及大學的到校接種,已安排外展接種的小學由17/18年度的65間增至18/19年度的394間,而6至11歲年齡組別的疫苗覆蓋率亦由過去約兩成增至五成四。現時,政府為學童提供的流感疫苗接種計劃有四類:綜援受助人可到母嬰健康院或學生健康中心、家長可帶同子女到私家醫生診所、學校可物色私家醫生到校,以及衞生署安排的先導計劃接種。有別於「沙士」或「豬流感」的非一般傳染病,季節性流感每年爆發有時,高峰期一般在1至3月,若不是疫苗配方與流行病株出現偏差,今年幼童的感染和入院率比以往嚴重,值得政府深入研究,例如現時五歲或以下兒童的接種率只有三成,能否形成有效的保護網?參與私家醫生到校接種計劃的幼稚園比例不足兩成,是否反映服務未能切合他們的需要?衞生署的先導計劃效果良好,是否可推展至幼稚園?預算案須增撥資源配合政府有責任全面檢討各項計劃的成效,並設定目標及配合人手,既強化學童的防護網,也紓緩公立醫院醫護人員超負荷的工作壓力。為此,我已先後在《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的意見書中,建議政府將流感疫苗納入恒常的接種計劃,並要求政府增加撥款,以及善用醫護專業的人力資源,以便更有效的應對流感。期待財政司在下月公布的《預算案》作出積極的回應。...

Continue Reading

【成報】懷念Arthur

去年12月底,教院的舊同事在短訊群組中傳來壞消息,我們的舊同事、舊上司楊善錦先生在南美的玻利維亞旅遊時,不幸辭世。這完全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壞消息,楊兄是那麼爽朗,那麼健康,怎麼可能是他呢!我們平日都以洋名Arthur稱呼他。與他結緣,始於我進入香港教育學院(如今已成教育大學)任教,轉眼已經24年了。我們的那個學系有個很長的名字,喚做「教育管理及專業支援系」(EMPS,後來換過幾次名字),我是小小的講師,而他是系主任,是我的上司。10多年後,我離開教院,他也退休了,我們幾個舊同事又走在一起,為學校提供顧問服務,合作得非常愉快。我獲選為立法會議員後便退出了,而Arthur為學校做的各式各樣的服務一直沒有停過。他那麼有幹勁,那麼傾情於教育,如果沒有發生意外,相信他仍在為學校服務著,樂在其中,不會停止。Arthur形象非常鮮明,濃眉大眼,口若懸河,反應敏捷,很有魄力。他英語很好,曾留學美國,生活又講究品味,我一直以為他來自中上層社會。直至追思會當天才知道,他幼年來港,曾經和我一樣住過雞寮(今觀塘翠屏邨),與我兄長一樣讀過觀塘循道小學,是窮等人家。他考上了大角咀的銘基書院,成為該校第一屆學生,考進港大歷史系。我們那一個世代有很多人都一樣,依靠學校教育而擴闊視野,改變氣質,攀上社會階梯,由一窮二白的屋邨少年變成教師、醫生、律師、商人……不少人忘記了自己的出身,以為成功全靠自己,但Arthur不是這樣,他深深知道,他的英語能力、知識基礎、生活智慧以至人生機會,都與銘基賦予的。終其一生,他都以感恩之情惦記着母校,惦記母校的師長,直到近幾年更主動為銘基50周年而奔波,不辭勞苦。他的風範,影響着許多銘基師弟師妹。追思會當天,我沿着一樓的走廊緩緩而行,教員室的門外閒放着一列放置書簿的書架,傳來木質的氣味,球場上有幾個學生在打籃球。想像50多年前,這裏也是一樣的光景嗎?那個少年一定也曾在這走廊上走過,穿着校服,揹着書包,同樣的濃眉大眼,同樣開朗地笑着……他一定很喜歡這裏。Arthur,我們都喜歡你,不捨得你過早地離去,但也無法不接受這個事實。我們會記住你, 也祝福Winnie和你們的兩個已經長大的孩子,平安、喜樂。...

Continue Reading

【成報】再世紅梅記

本文見報之日的前一個晚上,是西九戲曲中心開幕,也是《再世紅梅記》再度首演之時。據說五千門票登記抽簽踴躍,一票難求。《再世紅梅記》乃著名粵劇劇作家唐滌生的最後遺作,是個奇情淒美的愛情故事。唐滌生寫過無數劇本, 著名的《帝女花》、《紫釵記》、《牡丹亭驚夢》等均出自他的手筆,而《再世紅梅記》則是他嘔心瀝血之作。說是嘔心瀝血,半點都沒誇張,寫此劇時他曾自言非常勞累,1959年此劇在利舞台首演,在演到第三幕「脫穽」之時,唐滌生在觀眾席暈倒,送院救治,遽然辭世,年僅42歲,真是天妬英才!今年剛好滿一個甲子,在新的戲曲中心重演此劇,正好向這位天才橫溢的劇作家致意。我素來不是粵劇迷,但受到一些老同學的影響,漸漸地也對粵劇產生興趣。回想當年入讀中文系,選修詩詞、散文卻放棄了小說戲曲,可能是一個最錯誤的決定。究其原因,大概是接觸傳統戲曲太少,兒時在電視上看的「粵語長片」又未到懂得欣賞的程度。高中在課本上讀過一點元代戲曲的課文,也沒有引起興趣,反而覺得那些格律規程頗為繁雜,又難以理解。因此一到大學選科,便連忙放棄了。問題只是沒有適時地遇到優秀的作品而矣。教書之後,遇到要教關漢卿的《竇娥冤》,那六月飛霜的冤情與悲憤的控訴,在備課之時已經感動得五體投地——我想,如果當年中學血氣方剛之時,碰到的不是老氣橫秋的作品而是《竇娥冤》,我一定會選修小說戲曲,成為戲曲迷!平日看電影會避免預先了解劇情,但為了更好地觀賞《再世紅梅記》的演出,我預先讀了劇本,以便在觀賞時可更集中在舞台上的演出。感謝多位粵劇界有心人,近年把唐滌生的原創劇本整理出版,讓小劇迷得窺全豹,可以細意欣賞其構思劇情之精,與乎對白曲詞之美。粵曲的語言是非常講究而典雅的,還夾雜不少典故;讀著讀著,我開始擔心在語文科過度強調其工具意義的今日,中學生在課本上有多少機會接觸到優秀的戲曲作品?有多少能夠欣賞這些古雅的文詞呢?我們文化裏的好東西,如何傳承下去啊?再一個甲子之後,會有更多人欣賞《再世紅梅記》嗎?這不是一個甲子以後的事,而是我們教育工作者當下的事。...

Continue Reading

【信報】研究及堵塞流感爆發缺口

流感疫情來勢洶洶,幼稚園/幼兒中心(下稱「幼稚園」)成為重災區,佔整體感染個案的七成,兒童入院率也處於極高水平。衞生防護中心急忙推出「非常」措施,建議如在4天內有3宗流感個案的幼稚園停課7天。政府在流感肆虐階段及早介入,防止疫情蔓延,並接納我的意見,統一公布停課名單,以免引起資訊混亂,加重學校的負擔,這都是積極的做法。根據衞生防護中心的每周流感監測報告,由去年12月30日至本月17日,即宣布停課前的個多星期,已錄得275宗爆發個案,受影響接近2000人,當中七成來自幼稚園,爆發的數目和速度升勢凌厲,6歲以下兒童入院的個案也特別高,迄今有10名兒童受感染後出現腦病變和嚴重肺炎等嚴重併發症,其中7人沒有接種疫苗。公布停課學校名單為防疫症進一步爆發,並紓緩病房的壓力,衞生防護中心日前建議在4天內錄得3宗流感個案的幼稚園停課7天,涉及的學校首天已超過200間。對於突如其來的「非常」措施,我相信學校為了學生健康都願意配合。然而,停課對學校帶來的工作負荷也不能忽視,尤其是幼稚園的人手有限,要在短時間內應付大量電話查詢、發出通告、取消校巴接送、加強清潔等工作,實不容易。我於是要求政府協助統一發放停課學校名單,既可減少家長不停向學校查問,也讓學校專注處理校務。政府從善如流,即晚在網上發放名單。除了忙於停課的善後工作外,幼稚園對於「非常」措施亦有不少疑問,例如剛於去年8月修訂的《學校/幼稚園/幼稚園暨幼兒中心/幼兒中心預防傳染病指引》(下稱《指引》),列明學童的流感發病率達20%或以上、有兩名或以上學童入住深切治療部,或一向健康的學童因流感而死亡,學校才須考慮「校本」停課。因此,「4日3宗」的額外標準如何釐定、今年疫情是否在政府推出「優化」措施後更嚴峻、現有指引是否不足以反映現況等,政府有必要檢視和交代,以釋學校和公眾的疑慮。回看上年爆發的冬季流感,幼稚園與小學同樣是重災區,七成三的個案來自學校,在20宗嚴重個案中,僅一人有接種疫苗。教育局在農曆年假前「忽然」宣布停課,食物及衞生局亡羊補牢,推出由衞生署統籌的到校接種先導計劃,但只限小學及名額不足200間。疫苗接種宜達七成反觀今年的流感重災區,爆發集中幼稚園,除涉及幼童的自理能力較弱和免疫系統未成熟外,幼稚園會否存在防控缺口值得研究,例如幼稚園的高感染率與相對較低的三成接種率有否直接關係?政府去年為幼稚園提供的「外展接種計劃」,邀請私家醫生到校注射,即使經政府「優化」減省招標程序,參與率仍不足兩成,是否反映計劃未能切合「用家」的真正需要?衞生署於2018/19學年在小學推行先導計劃反應和效果良好,政府是否可以更主動積極,把計劃推展至幼稚園,以強化這個高危組別的保護力?季節性流感每年定時爆發,政府先後推出不同的預防措施和接種計劃,但公立醫院仍是年年「告急」,學童的保護網仍存在漏洞。政府如在預防工作做好把關,市民減少受感染或入院所節省的資源,可能比每年購買及發放疫苗資助的開支更大,醫護人員或許毋須年年被迫「捱義氣」,校園也不用連年成為重災區。因此,政府有責任全面檢討各項疫苗接種計劃的成效及設定目標,包括參考醫學界的建議,把幼稚園及小學學童的接種率提高至七成,並制訂相應措施,方便政府預算每年的疫苗數量及注射人手,而《財政預算案》也應增加撥款,確保有足夠的資源和人手應對流感。...

Continue Reading